他添的我好湿好爽:中囯女vs黑老外链接一

2020-09-12 16:54 · 新商盟

老刘最近茶饭不思,被隔壁新开网吧的老板娘王玲迷得神魂颠倒,一心想要睡了她。

王玲今年二十六岁,身材高挑,脸蛋俊俏,一双水灵灵的媚眼性感至极,是不可多得的美人胚子。

自从见过王玲一次后,老刘的心思就像枯木逢春般,渐渐活泛了起来......

这天,老刘带着激动的心情,再次来到了王玲的网吧。

一见到老刘,王玲便甜甜一笑道:“刘师傅,您来了呀,快请进。”

王玲上前搀着老刘的胳膊,一边走着路,一边说道:“刘师傅,都说您是附近手艺最好的电工师傅,人家这网吧刚装修,您可得好好帮忙规划一下线路。”

老刘听着王玲娇滴滴的声音,感觉整个人都酥了,两条腿软的不行,差点走不动道。

更要命的是,王玲还一直蹭着自己的胳膊肘,加上鼻子嗅着那股诱人的体香,这让老刘真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享受的不行。

老刘想和王玲做那事儿都快想疯了,不过他心里也清楚,王玲可未必瞧得上自己这个老光棍。

王玲的老公他也见过,瘦瘦高高的,还整天带着个金丝眼镜,一看就是个精明人,肯定特别能挣钱。

而反观老刘,今年都五十多了,没有老婆孩子不说,还没有钱,整个就一穷光蛋。

但是老刘的电工技术是真没的说,和电路打了大半辈子交道,年轻时还在国电局当差,正儿八经的一级技工,活干的既漂亮又安全,从来没出过什么问题。

可是后来,老刘因为生活作风问题,整天逛窑子找小姐,被领导点名批评,这才没了公差。

从那以后,老刘也懒得再去找单位找工作,不过因为名气很大,那些比较注重安全隐患的老板,反而跑来请他去干活。

一来二去,老刘也拿起了架子,一般的小活儿,根本不接。

王玲的这家店其实也才不到两百平米,说白了就是个小网吧,虽然因为营业性质要排很多电路,但和那些公司、学校之类的比起来,就差得远了。

要是换做平时,这种小活,老李肯定理都不理。

可是看到老板娘王玲的那一刻,老刘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原因就是这个女人长的太漂亮了,比会所的小姐都漂亮。

两人稍微寒暄了几句后,老刘坐在人字梯上继续昨天未完成的工作,王玲则是在打扫网吧里的卫生。

有这么一个大美女在旁边,老刘一颗心痒痒的不行,根本不能专心工作,眼睛时不时就会在王玲曼妙的娇躯上瞄上两下,结果心不在焉之下,手中一个不小心,工具钳忽然就掉在了地板上,发出‘咣当’的声音。

“那个,小玲啊,帮我捡一下钳子。”老刘不想爬上爬下的,就招呼了一句。

王玲笑着应了一声,走过来听话的捡起工具钳,扬起手臂往上递。

老刘伸手去接,就在这时,他整个人为之一振,顺着视线,他似乎瞧见了王玲领口处的风光……

2

那绝妙的风景,让老刘情不自禁的调整了观赏的角度,想要窥视的更多。

这边老刘看的入迷,下面的王玲却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走光的事实,等她发现老刘迟迟不把工具钳拿走,而是目光火热一直在打量着自己,不免有点羞涩,甚至在内心深处,竟然没有多少排斥抗拒的心理。

她认为,老刘这个人其实挺不错的,技术好还不摆架子,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但身材很壮实,特别是认真工作时,眼神坚定汗流浃背的样子,特别的有男人味。

不过在王玲心里,有一点让她不自在。

那就是,老刘每次看她的眼神都透露着直白、渴望的情绪,火辣辣的非常具有侵略性。

每当被老刘盯着看的时候,王玲就会特别紧张,总觉得对方的眼神像是带电一样……

躲闪了老刘的眼神,她俏脸带羞的低声提醒:“刘、刘师傅,钳子……”

经过提醒,老刘可算回过神来,一张老脸也忍不住红了红,稍显尴尬的把工具钳接了过来,当碰到王玲的小手时,那光滑的肌肤,让他心头又是一阵荡漾。

王玲稍显慌乱的缩回小手,小跑着离开,几分钟后,才拿着一瓶水又走了回来,“刘师傅,休息一下吧,大概还有多久能全部弄完。”

老刘整理一下线路,从梯子上下来,一边喝水一边擦汗,口中说道:“还得用个四五天吧,主要就我一个人搞,比较麻烦。”

其实这点活他一天就能搞定,之所以拖着,就是想和这尤物多相处几天。

王玲听了老刘的话,心底焦急,忍不住抓住他的胳膊轻轻摇晃,“刘师傅,能不能弄快一点啊?排完线我这边还要安装电脑桌什么的,时间挺紧的……”

老刘感觉自己的胳膊都要被王玲给抱着,忍不住老脸一红。

“行行行,那我这把老骨头多卖卖力,争取早点帮你干完。”老刘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王玲忍不住激动。

兴奋之余,她无意识的和老刘贴的更近,忽然感觉到小腹部位碰到了一块石头。

王玲起初还没反应过来,等意识到那是什么的时候,俏脸顿时绯红一片,心跳也加速的厉害。

忍不住想到,这老刘岁数都这么大了,怎么比自己老公还要凶猛啊!

3

感受着那东西,王玲突然慌慌的,内心被一股莫名的复杂情绪填满。

既为她身为女人的魅力所自豪,又觉得这样想有些不守妇道。

心慌意乱之下,连忙和老刘拉开距离。

而这时的老刘也忍不住有点尴尬,同样没想到自己反应竟然会这么大,万一王玲因为这事有了防备心,把她搞到手的难度可就大了啊……

整整一下午,气氛都特别异样。

王玲似乎不打算再和老刘有任何亲近行为,偶尔说话,都离得远远的。

老刘见状心头郁闷,但也没什么办法,只能蒙头干活,期望重新让这女人对自己产生好感。

他卖力的排电线,装开关,已经做好了被冷落一两天的准备。

可谁知道,临近傍晚快要下班的时候,王玲忽然对他发出邀请,说是感谢他这几天的辛苦,让他晚上去家里吃个饭。

老刘当时就被着巨大的惊喜幸福昏了,忙不迭的点头答应,回去的一路上高兴的嘴巴都合不拢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中风了呢。

老刘一直对王玲都有着花花心思,而且下午发生了那种尴尬事,王玲居然还邀请他去家里吃饭,这让他觉得王玲对他是有好感的,起码不会排斥。

去了这极品尤物家里,自己好好找找机会,说不定真能一亲芳泽!

回到家里,老刘都一直处在非常亢奋的状态之下,以最快的速度,把拉碴的胡子刮掉,然后洗了个澡,还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好好捯饬了一番后,这才出门。

按照纸条上的地址,来到了王玲的家门口,先是抽了根烟,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后,这才敲了敲门。

不多时,穿着睡裙王玲开门出现,老刘看到她的第一眼时,心思就被撩动了......

王玲穿的实在是太性感了,真丝的衣料根本遮掩不住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仅仅是看到她曼妙的身姿,老刘就快要有点把持不住了......

反观王玲,她也知道自己穿睡裙有些不合适,只是赶回家洗完澡后习惯性的就穿了,等她反应过来想要再换时,老刘已经敲门来到。

此时看到老刘灼热的眼神,她按捺住内心的不适,悄声说道:“刘师傅,您来了啊,快进来吧。”

老刘嘴上笑呵呵的答应着,迫不及待的钻进了门,状若随意的在屋子里左看右看,嘴上问道:“小玲,你先生呢?”

“噢,他出差了。”王玲走进厨房,开始收拾着东西。

出差了?

老刘一听这话,苍老的心脏噗通噗通疯狂跳动起来,激动的身体都在发抖。

她老公不在家,这大晚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要是不发生点什么都说不过去!

4

这么想着,老刘尾随着进了厨房,他刚要说些什么,一眼就看到王玲弯腰俯身在找东西,姿势诱人……

乖乖!这也太刺激了吧!

老刘连连吞咽口水,用了很大毅力才控制着没流出鼻血。

而这时的王玲也听到动静,察觉到老刘过来了之后,俏脸不经意的变得红晕起来,慌慌张张的直起身,稍微带着点局促的说道。

“刘师傅,您怎么进来了?”

老刘强压着心头的火热,说道:“这不是看你一个人准备饭菜,也挺麻烦的,过来给你帮帮忙。”

王玲急忙道:“不行不行,我邀请您来吃饭,怎么还能让您这个客人动手!您先在客厅待会,无聊看看电视也行,这边一会就好……”

“不要紧,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老刘二话不说就去抢王玲拿着的一把韭菜,无意间攥住那只芊芊玉手,顿时感觉整个人都酥了。

这手感,真软!

那只玉手被老刘压在手心,白皙的手背和他自己那粗糙的大黑爪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仅如此,老刘还觉得这个女人的手仿佛没有骨头是的,特别柔软,嫩滑。

王玲见状,只好答应老刘想要帮忙的好意,羞涩的抽回小手,自己去切菜,不曾想到,她微微弓着腰趴在那里,那挺翘一下子便送到了老李面前。

当致命诱惑的体香吸入老刘鼻孔,他浑身气血一下子涌了上来。

他本就有着不轨的念头,这下更是忍不住想入菲菲,不由和王玲靠的越来越近,幻想直接在厨房把这尤物......

王玲也隐隐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只能尽量把身子前倾,和老刘保持距离。

但她却忘了,这么一弯腰,她的屁股却在往后翘,导致老刘的那玩意儿......

“啊……”

王玲娇呼一声,她似乎感受到了身后的异常。

身为人|妻的她又怎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一时间,王玲的脸顿时红到了脖子根。

王玲和老公也爱过不少次了,但是老公每次几分钟就完事了,搞得她每一次都不上不下的,对比下来,老刘比他老公强多了!

5

这会王玲既尴尬又羞涩,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别样的快感觉,如电流一般流遍全身,整个身子都感觉轻了许多,软了不少。

好在此时她还没有失去理智,迷茫片刻,等清醒过来,赶紧巧妙的扭动身子,摆脱老刘的侵犯。

老刘正磨蹭的心猿意马,见王玲挣脱开来,有点不甘心,但也没有别的办法。

虽然他想睡王玲都想疯了,却没胆子大到霸王硬上弓的程度。

都这把年纪了,万一因为这事被抓进局子里,那老脸可真没地方放了。

王玲不配合,他只能收敛住,不敢做的太过分,稍稍往后挪了一下,装作无事的样子,把菜放到案板上。

“弄好了,你切吧。”

“嗯……”

王玲声若蚊音的应了一句,也不好意思提刚才的事,蒙头切菜,脸不知不觉变得通红,心中一团乱麻。

她一方面担心老刘再做出什么不规矩的行为,另一方面,为自己身体出现的反应感到不安。

王玲从来没想过背叛老公,更何况对象还是老刘这种年逾半百的老头子。

可是刚刚身体自然反应给了她不同的答案。那种突如其来的刺激,竟然让她隐约有些享受……

大概十几分钟后,饭菜做好,王玲脸色红红的对老刘说:“刘师傅,您先吃吧,我去洗个澡。”

老刘一愣,有男人在家还敢去洗澡,这女人就对我这么放心?

王玲强忍着下头的不适,脚步匆匆进了卫生间,等脱下内内后,看到那块小小湿渍,俏脸猛然一红。

从刚才开始,就有一股异样的感觉在她身体里作怪,但王玲怎么也没想到,会反应大到这个地步。

不知怎的,她脑海里忽然浮现老刘的身影,居然再次来了强烈的感觉……

再看饭桌前的老刘,心底同样不能平静,浴室里传来的淅淅沥沥水声,像猫爪挠心一样折磨,让他根本就坐不住。

两分钟后,老刘还是没能忍住,小心翼翼走到浴室门口,隔着磨砂玻璃,依稀能看到王玲窈窕的身姿。

这下老刘更按捺不住了,四处观察,看到门的一侧有处较大的缝隙,急忙趴在上面,眯着眼睛往里看。

而此时的王玲冲洗一番后,开始打沐浴露,白皙的玉手放在饱满上,眼神有些迷蒙。

其实她对那方面的需求是很强烈的,不单单因为身体和年龄到了一个成熟阶段,更多的是因为她老公根本不能让她得到满足,每次都是草草几分钟了事,那种感觉特别空虚。

一直压抑着的情绪,今天被老刘几次三番有意无意的挑动,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

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通过方才短暂的接触,王玲能够想象的到老刘的资本有多么雄厚。

这么想着,王玲就有些受不了了,她半咬着嘴唇,既害羞又兴奋,小手不知不觉的放在......

可王玲不知道的是,她这一切的行为全都被老刘看在眼底。

本来犹豫不决的老刘,看到这一幕后,猛地生出一个疯狂的想法……

6

老刘根本没想到,外表温柔贤惠的王玲,竟然会在孤男寡女的情况下,躲在卫生间里......

女人通常会比男人矜持的多,一般不会做出这么不堪的行为,更别说一直给人小家碧玉印象的王玲了,以她脸皮薄动不动就害羞的性格,除非是真的忍不住了,才会做出这种事情。

如此看来,这个自己眼馋不已的尤物,是真的想要男人的滋润!

换而言之,今晚单独和她相处的自己,如果再大胆一下,说不定有可能直接把这尤物拿下!

这么一想,老刘心中模糊有了一个计划,强忍着激动的心继续窥视,直到王玲开始穿衣服,他这才悄悄摸摸的回到座位上。

刚洗完澡的王玲头发湿漉漉的披散着走出来,她掩饰的很好,只不过脸蛋还是红扑扑的,对着老刘不好意思笑了笑,“刘师傅,让你久等了。”

老刘闻着她身上散发的沐浴露香气,心神意动,和善说道:“没事,应该的。”

两人相对而坐,动筷开始吃饭,期间老刘一直在等机会,大约过了五六分钟,他在一次夹菜的时候,不小心碰到桌上的水杯,好巧不巧的是,水杯倒的方向正是王玲那里。

没有任何准备的王玲直接被温水洒了一身,薄薄的睡裙被浸湿大片紧贴在肌肤上,尤其是被老刘重点关照的胸前位置,更是全都湿了......

“哎呀!”王玲惊叫一声,下意识的后撤了些。

而老刘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不停道歉,压根不给王玲反应的机会,抄起桌上的手纸就凑了上去。

“小玲,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给你擦擦!”

嘴边说着,就已经触碰上王玲胸脯,下一秒,难以言喻的绝妙手感就让老刘完全沉浸在了其中,激动的呼吸都在发抖。

王玲当即一惊,想要拉开老刘的手,可不知怎的,被老刘摸到的瞬间,就感觉一股电流从全身袭过,莫名的没了力气......

她久旷难耐的身体本就敏感的不行,现在四肢绵软无力,做不出有效的挣扎,只能勉强保住清醒,强忍着舒适艰难开口。

“不……不要这样……你走开。”

老刘哪舍得走,见到王玲没有特别激烈的抵抗,顿时明白自己那个猜测是对的,这个女人绝对是渴望着那些!

看着王玲这小脸嫣红的样子,老刘内心简直亢奋的不行。

“放心吧小玲,我会好好对待你的。”这样说着,老刘上下其手,还准备进行最后一步,然而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剧烈的敲门声。

“小玲,你在家吗,快开门,我忘带钥匙了。”门口,站着一名廋廋高高的男子,穿着黑白格子衬衫,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他叫孟长河,是王玲老公,同时也是一名高中历史老师。

听到这声音,王玲如梦初醒,脸上绯红快速褪去,神色也顷刻慌乱了起来。

“老....老刘,我老公回来了,你赶紧找个地方藏藏。”说着,她快速把老刘推开,然后跑到门口。

同一时间,老刘也是一脸紧张,四目扫视之下,他的目光在电视柜旁的窗帘下聚焦,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他就小跑了过去,躲在了窗帘下,隐约间可以看到客厅内模糊的家具摆设。

“老公,你不是出差去了吗,怎么突然就回来了?”打开门后,王玲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微笑着说道。

“哎,我这不有个U盘忘家里了,里头还有一些重要讲课文件,趁着还有一些时间,赶回来拿呢。”说着,孟长河便走进卧室,拿完自己东西后,他看了一眼王玲,突然感觉眼前的妻子妩媚的不行。

“老婆,我发现今天的你特别漂亮....”嘴角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孟长河道。

“死鬼,你是不是想了?”多年夫妻,王玲自然明白孟长河笑容里的意思。

“哈哈!还是你懂我!”说着,孟长河直接横抱住王玲,将她放在客厅沙发上,然后开始宽衣解带。

“哎,老公,咱们能不能进卧室啊.....”好像想到了什么,王玲道。

“去卧室干什么,还是在沙发上比较有感觉,来吧老婆,这次我让你好好享受,保证你能体验到不一样的感觉......”这时的孟长河,已经把腰带解开......

不多时,王玲便开始发出旖旎的声音,连带着这一小片空间内都充满了暧昧气息。

听到这声音,老刘也有些按捺不住了,他小心翼翼抬起手,把窗帘掀起一角,很快,便瞧见了那血脉贲张的一幕....

忍不住吞咽了几口唾沫,老刘的呼吸也渐渐急促了起来,实在是难受,他干脆把手探下......

大概过了几分钟左右,老刘闷哼一声,同一时间,孟长河也是发出愉悦的声音,随后从王玲身子上爬了下来。

“怎么样老婆,我的表现还可以吧?”提起裤子的时候,孟长河有些得意洋洋道。

“什么可以不可以的,你每次不就几分钟么.....”白了孟长河一眼,王玲突然想起老刘那伟岸身姿,也不知道他能坚持多久,如果不是因为孟长河的打断,恐怕现在的她已经....

想到这儿,她面色一红,脑海中浮现一副特殊画面......

“老婆,我先走了,等我出差回来再战。”嘿嘿一笑,这时的孟长河,已经穿戴好了衣物。

“行啦,你赶紧去吧。”对于自己的老公,王玲并不太感冒,毕竟现在的自己不过二十六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可孟长河却远远不能满足她的需求,又怎么可能不会让她生出异心?

莫名间,她又想起了老刘,虽然这个男人年纪挺大的,可依旧雄风不倒,似乎很容易就能满足她的需求。

“小玲,刚才没给你添麻烦吧?”眼看着孟长河走了出去,老刘也从窗帘后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尴尬的笑。

“没...没有呢......”想到自己之前和老公在沙发上做,还是当着老刘的面,王玲面色不由一红,还挺不好意思的,忍不住抬头问道,“你....你刚才没看到什么吧?”

“你放心吧,我刚才什么都没看到,就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不过你们是夫妻,小两口嘛,这些都可以理解。”明白王玲的尴尬之处,老刘赶紧说道。

当然,他也不可能傻乎乎的承认自己不光听了声音,还主动掀开窗帘偷看了那种场面,王玲的丰腴姿彩,还有那搔首弄姿的样子,在他脑海深处深深烙印着,久久挥之不去。

正说着,老刘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抱歉,我先出去接个电话。”说着,老刘赶紧走到阳台,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老刘吗?”电话那头,是一道稚气未脱的女声。

“是啊,怎么了菲儿?”老刘道。

打电话过来的,是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她叫雪菲儿,好像是一名网络女主播,同时也是老刘楼下的租客,一个星期前刚搬过来的,因为长得漂亮的缘故,当天就被老刘以电路维护的名义互换了号码。

当然,老刘只是留个念想而已,他也做梦都想不到这小妮子会主动打电话给他,细细一问才知道,原来这小妮子卫生间的灯坏了,自己又不会换,稀里糊涂的,也就拨通了他的电话。

挂断电话后,老刘也顾不得许多,和王玲打了个招呼后,匆匆离开,较比王玲的成熟,雪菲儿倒是显得青春靓丽,满足了老刘对初恋的所有幻想。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老刘回到家,换了一条干净的裤头后,又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着装,方才提起工具箱,来到楼下。

没想到,雪菲儿就在门口翘首以盼,眼见老刘出现后,立马招呼了起来。

“哎,老刘,你总算是来了!”这会的雪菲儿还挺高兴的,眉眼间都带着别样的神采。

“等多久了菲儿?”说话的时候,老刘的目光不经意间在雪菲儿身上打量了几圈,此刻的她穿着一条白色小裙子,露出两条嫩白大长腿,充满青春活泼的气息。

莫名间,老刘只感觉自己的内心如枯木逢春般,渐渐沸腾了起来。

“也没多久,就十几分钟的样子吧。”回答着,雪菲儿将老刘带进屋内,“对了老刘,先给你泡杯茶吧,我这里刚好有上好的龙井,粉丝前几天给我送的。”

“先不急,还是正事要紧。”这会的老刘,充分发挥了职业精神,三下并作两步就走进了卫生间。

同一时间,他的目光在洗衣机旁的一堆衣物下聚焦,这是雪菲儿换洗的衣服,还有几件内衣摆在最上头,充满特殊诱惑力......

霎时间,老刘的呼吸就开始急促了起来,浑身血液流速也渐渐加快,脑海中浮现一抹稀奇古怪的场景,是雪菲儿,这个小妮子,如同一只小羊羔,被他肆意......

“老刘,你怎么了?”身后,传来雪菲儿的声音,她并没有意识到老刘的不对劲,只是感觉气氛有些古怪。

“哦.....没什么......对了,是哪个灯坏了?”抬头看了一眼卫生间吊顶,老刘赶紧转移话题。

“就是你头上那个。”指了指有些乌黑的白炽灯,雪菲儿道。

“行,你这边有梯子吗?”回头看了雪菲儿一眼,老刘道。

“梯子?”目露疑惑,雪菲儿直接摇了摇头,很快,她面色微红,明显有些尴尬。

“没事的,我记得咱们这栋楼的楼道口应该是有一把折叠梯子的,我现在去拿吧。”说着,老刘放下工具包,往卫生间门外走去。

“没事的老刘,我去拿就行了。”雪菲儿自告奋勇,很快就把折叠梯给拿了上来,别看她身子板挺娇小的,也就一米六左右的身高,但抬起梯子来,却丝毫不费劲。

“卫生间地板有些湿滑,你帮我扶住一下,我上去看看。”在雪菲儿扶住梯子后,老刘背起工具包爬了上去,三下五除而就把灯管给拆了下来,同时找到了问题所在,作为一名老电工,这点基本素养还是存在的。

“怎么回事老刘,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下头,雪菲儿问道。

“一些很普遍的问题,灯丝烧坏了,需要换个灯管。”下意识的,老刘低头往下看了一眼,但就是这一眼,让他整个人都有些不淡定了,身下也迅速起了一些反应。

没想到,这居高临下往下看,雪菲儿那小白裙里头的风光很清晰的就映入了他的眼帘......

由于年纪小的缘故,规模并不算大,单给老刘造成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担心再继续下去会把持不住,老刘赶紧把目光收了回来。

“我这边也没什么新的灯管可以更换,要不然我现在去楼下超市买一个吧?”雪菲儿倒是没有注意到老刘那种带有侵略性的目光,语气还挺随和的。

“行,你去买吧,我在这等着你。”说着,老刘从梯子上爬了下来,在等待雪菲儿的过程中,他的注意力又在雪菲儿那堆衣物上聚焦,鬼使神差的,他抬起手指,捏了上去,旋即还拽在手心里,开始把玩了起来,很快,他双手往上,把这玩意凑上去一闻。

鼻息间,瞬间涌入一股特别的气息,带着浓浓的荷尔蒙,激发着老刘的欲望,他只感觉自己脑海中的血液在此刻彻底沸腾了起来,要炸了似的!

实在忍不住了,他干脆解开裤腰带,准备好好的犒劳犒劳自己,可就在同一时间,卫生间外传来脚步声,似乎有个人正在快速往这边靠近......

玛德,怎么这么快!

听到这声音,老刘的冲动瞬间被理智给拉了起来,电光火石间,他赶紧把那玩意放回了那堆衣物里头,同时提上了自己的裤腰带。

“老刘,我把灯管买回来了。”走到卫生间门口,雪菲儿道,因为剧烈运动的缘故,她俏脸绯红,额角上残留着香汗,显得很是青春动人。

“哦哦....买回来了就好。”故作镇定,在点了点头后,老刘从雪菲儿手中接过灯管,中途还碰触到小妮子那白嫩的手指头,酥酥麻麻的,有如电触,简直让老刘激动的不行。

“老刘,上去的时候小心一点啊。”中途,雪菲儿提醒道。

“没事的,我老电工了,爬过的梯子可能比你走过的路还多,不要紧的。”很有底气的说出这句话,老刘拿着灯管爬上梯子,又从工具包中拿出螺丝刀,开始拧了起来。

因为是老电工的缘故,老刘这动作还挺快的,等安装完毕后,他特地要雪菲儿打了一下开关,伴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卫生间内瞬间被白炽灯光笼罩。

“好啦,灯给你换好了。”微笑着,老刘爬下梯子。

“嘿嘿,这可谢谢你了啊老刘。”嘴角露出由衷的笑意,雪菲儿看向老刘的目中,明显多了一丝崇拜,“你算下多少钱,我给你付一些安装费吧。”

“小事情,收钱就见外了。”摆摆手,老刘无所谓道,“再说大家都是邻居,互帮互助都是应该的,不过,你不是说有上好的龙井嘛,这个倒是可以给我尝尝。”

“好嘞,我现在就去给你泡。”笑了笑,雪菲儿直接走出卫生间。

看着那白色短裙下的两条嫩白大长腿,老刘情不自禁吞咽了一口唾沫,很快,他来到客厅,还坐在了沙发上,眼睛开始四下打量了起来。

屋内的装饰倒是挺简单的,以黑白色调为主,电视柜旁边还摆着几盆绿植,充满一种小清新的气息。

而雪菲儿正背对着老刘,站在饮水机边泡茶,在打开茶叶包装的时候,还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下意识的,她弯腰去捡,但她没有意识到的是,此刻的她穿着短裙,这个动作瞬间让她春光乍现!

老刘的呼吸也开始急促了起来,他甚至有种错觉,这小妮子就是存心诱惑他的!

但这种风光,只是稍纵即逝,很快,雪菲儿就背转身来,将泡好的龙井端到老刘面前,微笑着说道:“来,尝尝吧,小心烫。”

一直以来,老刘都有喝茶的习惯,对茶道也有一些造诣,接过茶杯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掀开盖子闻了闻,一股浓郁的香味瞬间涌入他的鼻息。

“嗯,这茶不错,应该是茶农手工制作的,有一种纯朴的气息,刚好和我的口味。”赞叹上几句后,老刘立马开始品尝了起来。

“呵呵,既然你喜欢喝,那就拿去。”说着,雪菲儿把剩余的龙井拿了过来。

“哎,这怎么好意思呢。”摆了摆手,老刘摇头道。

“没事的,我也不太喜欢喝茶,倒不如喝白开水呢,放着也是浪费,倒不如物尽其用,给真正有需要的人。”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着,雪菲儿道。

“那行,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老刘倒是没有多作推辞,很快就把东西收下,“菲儿,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要不然我先回去吧,有事情再打我电话。”

在和雪菲儿告别后,老刘往门口走去,然而就在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嘤咛,是雪菲儿,本是一脸笑容的她神色突然扭曲了起来。

“菲儿,你怎么了?”看着捂着肚子一点点下蹲的雪菲儿,老刘面色变了变。

“我....我也不知道,就是最近肚子老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仅仅是说出这一句话,她便耗费了不少气力,身子蜷缩的更为厉害了,看到这种情况,老刘赶紧示意她不要多说,然后往前走近几步,开始观察了起来。

不到一分钟,老刘便确定了她的病因。

原来,这只是女性最常见的痛经现象,虽然雪菲儿这种比较严重,但主要诱因还是因为生活作息不规律导致的,想来也是,她几乎每天晚上都直播到凌晨,这样怎么能不出问题呢?

在确定情况后,一切都变得好办多了,毕竟,这种痛经现象除了万金油似的多喝热水外,按摩恰恰是一种最理想的疗法,通过指节的良性触摸,挤压几个关键穴位,一般都能缓解下来。

“老...老刘,你...你能看出我是什么问题吗?”这时,雪菲儿又开口了,眼眶中弥漫着泪水,身子更是如筛糠那般抖动着。

相关文章:

好大用力再深一点嗯嗯_被三个人轮流舔下班|明月几时有

男朋友下陌陌是什么心理——冷傲男被妻主打哭

惩罚 放 进 夹 震动 开 关_美女的沉沦&我的傲娇女上司

40岁女人绝经正常吗_都上课了还做这么污的事

呜两根一起会坏的,被强迫跪着口爆吞精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