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的霸道总裁小说/霸道总裁吃醋强要

2020-09-12 16:46 · 新商盟

时佩林依旧沉默地看着蓝小棠,整个人没有半点儿类似愧疚的情绪。

此刻,冷静下来的他,脸上情动的红已经褪去,显得清秀英俊,半张脸上的巴掌印也丝毫不遮挡原本英挺的轮廓五官。

蓝小棠看着那张曾经让自己一见心动的脸,只觉得身上的痛,心里的痛,生生凌迟,连站立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他沉默着,看她的眼神越发凉薄,脸上是隐忍的不耐和厌烦,仿佛她是美酒佳肴上盘旋飞舞的苍蝇。

她被他的眼神刺激得浑身发颤,目光扫向床上的狼藉:“时佩林,当初你在这里躺了两年,我照顾了你两年,那时候,你是怎么对我说的?!”

“你说你会一辈子对我好,现在,刚刚康复就和这个贱人在一起,就是对我好?!还在这张我们结婚的床上?!”

“你这么做,怎么对得起我?我为了你,名牌大学毕业,没有上班,天天都像一个保姆一样照顾你,我把所有都给了你,你就这么对我吗?!”

沉默。

房间里一片沉默,仿佛蓝小棠对着的,都是空气!

她一转眼,甚至还看到那个女人在时佩林的怀中笑,眼底是毫不掩饰的嘲讽!

蓝小棠浑身的火再次炸开,她指着那个女人,冲时佩林道:“你现在就让她滚!如果她不滚,我们就离婚!”

“好。”一直没有说话的时佩林开口,格外干脆的声音。

听到时佩林的话,蓝小棠猛地一颤,震惊地看着他。

好像怕她误解了一样,时佩林淡淡地解释道:“那就离婚吧,我马上就找律师过来。”

蓝小棠仿佛没有听懂一般,怔怔地看着时佩林。

反倒是,他怀里的女人开了口:“大姐,你不是想离婚吗,佩林哥成全你了呢!”

“对。”时佩林看着蓝小棠,冷静地道:“你有什么条件,趁现在好好想想,一会儿律师来了我们好好谈谈。”

蓝小棠胸口剧烈地起伏,浑身因为又痛又怒,抖得好像筛糠:“你说什么?你要离婚?!”

“这不是你刚刚提出来的吗?正好我看我们也没有什么感情了,耽误着你也是不好。”时佩林虽然什么都没穿,此刻的他,却好似极有风度一般:“你不是总提这两年吗?那我就给你这两年的照顾费……”

他怀里的女人咯咯地笑了几声,接下话题道:“大姐,你看你浑身这幅气质和模样,跟大妈也没啥区别了。头发打结,衣服要腰身没腰身,说你是佩林哥请来的保姆,也没有人怀疑。这保姆按照市场行情,一个月4000……”

她眨了眨眼睛:“不过来服侍佩林哥的保姆,怎么一个月也得8000,两年24个月,一共十九万二,给你二十万好了!这么算,很公道吧?”

二十万?!她两年的宝贵青春,为了他牺牲了多少、付出了多少心血和真情,就这么当做乞丐一样打发?!

不,她不要成全这对狗男女!

蓝小棠愤怒地指着时佩林道:“时佩林,这个婚,我不离!”

说着,她猩红着眸子看向那个女人:“还有你!如果你想要做小三,那我就看着你能做多久的小三!是不是等到十年、二十年,你人老珠黄了,他还看得上你!”

“大妈,他不爱你,你霸占着这个位置有什么意义?”女人叹息道:“佩林是真心爱我的,我相信就算是过了二十年,他依然会爱我。有我在,他碰都不会碰一下你,佩林,你说是不是?”

说着,女人仰起头,勾住时佩林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唇。

时佩林迟疑了片刻,马上搂住女人,深深地吻了下去。

夏天午后安静明媚的房间里,响起了接吻的声响。

他们竟然当着她的面……

蓝小棠只觉得心底的火已然可以焚毁整个世界,此刻的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和这对狗男女同归于尽!

她猛地转身,向着一楼冲去,径直去了厨房,找到了那把她用过千百回的刀。

她一直都用这把刀给他切菜做饭,过去的时候,心底里都是爱意。

此刻,却想要用它要了他的命!

何其讽刺。

房间里的二人,以为蓝小棠离开了,却没料到,她竟然去而复返。

刀锋上淬着夏日的阳光,蓦然凌厉的反射,晃得时佩林眼前一花。

当他看清蓝小棠手里是拿着菜刀时,吓得浑身一震,心几乎提到了嗓眼。此刻,蓝小棠已经挥着菜刀逼近,对着床上的二人就落了下来。

只是,在那么个千钧一发之际,时佩林猛地抓起一个枕头,向着菜刀挡来。

一瞬间,菜刀划开羽绒枕头,里面的的雪白羽毛纷飞飘落,仿佛下了一场唯美的羽毛雪。

而正因为枕头的阻挡,菜刀的势头已经减弱了大半,被时佩林扣住了刀背,然后稳稳地抢了过去。

他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窜了上来:“蓝小棠,你疯了,竟然要杀我?!”

他将菜刀扔在了远离众人的地方,然后跳下床,一下子扣住了蓝小棠的肩膀:“你竟然敢杀人?!”

“我怎么不敢?!”蓝小棠只觉得肩膀都仿佛要被时佩林捏碎了,她看着他,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你这么对我,你不得好死!”

“原本,我还打算,给你一笔赡养费。”时佩林已经冷静了下来,淡淡道:“现在,看来已经没有必要了。我不告你故意杀人未遂,就已经是对你很仁慈了。我马上通知律师,办理离婚。当然,你如果不办理的话,我可以告你蓄意谋杀。”

“你告!你以为我怕死吗?!”蓝小棠恨恨地看着他:“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宁愿死,也不离婚?”时佩林眯了眯眼睛,眸底划过一抹狠厉。

“我不可能成全你们!”蓝小棠回答得斩钉截铁。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时佩林说着,猛地一把,反手扣住了蓝小棠。

男女之间的力量悬殊,让她根本无法动弹,蓝小棠一边挣扎,一边喊道:“时佩林,你要做什么?”

“柔柔,你去地下室找一条绳子上来。”时佩林看向床上的女人,语气格外温柔。

柔柔?这还是蓝小棠第一次听到时佩林这么温柔地叫一个女人的名字,她气得近乎晕厥,可是,身子被制住,根本无法动弹。

床上的女人从地上捡起了时佩林的衬衣穿上,此刻,蓝小棠才看到,她的腿又白又长,修长的线条在宽大的衬衣下,越发有种撩.人的味道。

“佩林哥,我马上上来!”她说着,就那么赤脚跑了出去。

不多时,女人拿来了一条绳索,递给时佩林。

“时佩林,你竟然捆我?!”就算是再气再恨,可是,心中被挚爱如此背叛的痛,还是让蓝小棠模糊了双眼,她感觉自己的身子被一圈一圈绑住,她的眼泪疯狂决堤,浑身抖得不成样子。

最后,她全身被捆住,绳子勒得死紧,因为绳索粗糙,她甚至感觉到有的地方,似乎已经磨破了肌肤。

“你到底要做什么?!”她看着那个自己曾经决心要照顾一生一世的人,那个平日里看起来俊秀出尘的人,那个她照顾了两年,心系了两年的人,只觉得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反复搓揉着,血肉模糊,再不是当初的模样。

“我想让你看看接下来的事情,让你重新考虑一下,你不离婚的决定。”时佩林冷静地道,说着,他捏住蓝小棠的下巴,将一团毛巾塞了进去。

蓝小棠的瞳孔猛地放大,心底有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时佩林已经走到了女人的面前,他的手落在她的衬衣扣上,挑开了最上面的两个,然后,转头对蓝小棠道:“看到了吗,我爱的人是陈芷柔,现在,我们会做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

说着,他扣住陈芷柔的腰,低头吻向她的唇。

她马上伸臂环住他的脖颈,仰着任他采撷。

蓝小棠木木地看着两人的吻越来越深,然后,时佩林已经解开了陈芷柔最后一颗纽扣。

他的手滑向她光洁的后背,大掌一路向下,揽过她纤细的腰肢。

他的动作极缓极慢,每一个动作都好像在欣赏着艺术,直到,她被抓的难受,低低地埋怨:“不要,刚刚才做过……”

时佩林显然把她的婉拒当做了邀请,他的吻一路往下,一边吻着,一边低笑:“是谁说要做遍我家每一个角落的?现在,我们就开始吧!”

说着,他一把将她抱起,抵在了墙上,然后,开始了这不堪入目的运动。

蓝小棠被当做破布一般扔在角落,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只觉得整个世界仿佛天崩地裂!

刚才的一切,已经令人发指了,却没有料到,时佩林竟然这么没有底线,当着她这个正牌妻子的面,和另一个女人在她的面前做这种事!墙壁前,陈芷柔被他攥住自己的力道掐的生疼,一边低泣着,一边埋怨道:“你弄疼我了!”

时佩林一边动作着,一边亲吻陈芷柔:“放松点……”

蓝小棠只觉得自己就好像坠入了一个无底的深渊,周围罡风四起,冰冷的风不断地凌迟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她明明都快要死了,却始终还是活着,就那么生生地承受着难以言喻的冰冷和疼痛!

“柔柔,我们换个地方——”时佩林说着,将陈芷柔抱到了房间的梳妆镜前。

“舒服吗?”他一边动作一边道:“我喜欢你叫。”

“这里、有、有、大妈、看着……”陈芷柔的声音断断续续地。

“就是要让她看着!”时佩林语气凶狠,如愿地听到了陈芷柔的尖叫。

他的眸色越发兴奋:“她不是不想离婚吗,那我们就在房间里每个地方都做一遍,让她看清楚了,以后这个家,她只要进来,都能想起我们亲热的画面!”

地上,蓝小棠蜷缩在地面,听到时佩林冰冷的声音,她的眼泪浸湿了木地板大片的地面,被塞住的嘴发不出声音,喉咙里却滚动着阵阵悲鸣。

可是,一切根本没有结束。

时佩林真的就好像他刚刚说的一样,抱着陈芷柔不断地变换地方,换了各种各样的姿势,房间里,到处充斥着他们的声音。最后,在他满足的喉结滚动声里结束。

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蓝小棠只觉得经历了人生最漫长的酷刑。

即使后来她闭上眼睛,眼前依旧疯狂地掠过那些让她撕心裂肺的画面,耳畔,还有两人耳鬓厮磨的声音!

他们结束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眼泪仿佛都留干净了,她木然地蜷缩在地面上,一动不动,红肿的眼睛毫无神采,仿佛被抽去了灵魂。

“考虑清楚了?”时佩林此刻已经洗了澡,穿好衣服,衣冠楚楚地出现在了蓝小棠的面前。

蓝小棠的眼珠都没有转动半分,依旧维持着原本的模样。

时佩林看着她,眸底都是烦躁。

过去刚结婚的时候,他也曾觉得她美过。那时候,她刚刚从大学毕业,眼神清澈,脸上都是胶原蛋白。

她对他笑的时候,眼睛弯弯好像月牙,眸底都是光亮,腮边还有两个小酒窝。

那会儿,他也想过,如果他能够站起来,一定牵着她的手,带她周游世界,相伴到老。

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变的呢?

似乎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她就渐渐越来越丑了。不会打扮、永远都穿着那两身难看的居家服。

她的嘴边,永远都是柴米油盐,和他说的话,最多就是,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做,或者,一句话叮嘱他不知道多少遍。

当初有过的心动和喜欢,渐渐被这样的生活所磨灭,他也曾想过应该对她好,可是,却在这样日复一日之中,变得越发没有了心情。

他们之间越来越没有共同语言,几乎一天都说不了几句话。他也渐渐对她,从喜欢,到感激,最后,到了平淡,甚至厌烦。

特别是,自从上班之后,他就认识了刚刚毕业的陈芷柔。她是他秘书团新招来的应届毕业生,她年轻漂亮、说话讨人喜欢,是沉闷的蓝小棠所没有的美好。

所以,一次带着陈芷柔应酬,喝了酒之后,他们顺理成章上了床,之后,他就觉得,多看蓝小棠一眼都是恶心。

她问他下班会不会家,他出差在外她给他电话,这些都让他烦躁不已,甚至,在好些天前,他就已经动过了离婚的念头。

他想着,他给她些钱,就算是补偿了她的两年青春。

反正她今年也就25,他也没碰过她,要再嫁人,也不是个问题。

可是,当今天她在他兴致正高的时候进来,不断地提起那两年的恩惠,就让他极度反感,从未有过的厌恶!

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不惜一切手段,和她离婚!

他再也不想看到她!

相关文章:

雪乳好大揉捏:撅高含着玉势羞耻惩罚

师生乱合集2第一部分 好大啊好深还要的黄文

灌满米青液调教|三个小洞都满了

嫖到女同学好爽_色诱闺蜜男友h文

第一次ml经历/偷星九月天玄苍情缠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