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美了女豆腐|宝贝都湿成这样了还说不要

2020-09-12 16:42 · 新商盟

朦朦胧胧中,欧阳志远又看到了那间漂亮的浴室。

里面传出撩人的流水声,这水声让欧阳志远的内心狂跳,气血翻涌,内心充满着难以遏制的向往。

浴室的门没有关好,露出一道缝隙,缭绕的雾气中,越发让人遐想。

欧阳志远一下子站了起来,内心狂跳,呼吸变得十分的急促。

齐雯是自己的初恋,初恋纯净的如同水晶一样,没有一丝的瑕疵。

乳白色的雾气微微飘动,刚刚沐浴完的雯儿,如同一颗雨后的翠竹,透着淡淡的馨香,带着一丝娇嗔妩媚,穿着一件漂亮的真丝睡袍,从浴室里袅袅地走了出来,抬起一双含情脉脉清澈透明的大眼睛望着自己。

漆黑而略微有点蜷曲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随意披散在细腻白嫩的脖颈上,本来精致漂亮的白皙脸蛋,在蒸汽的温润下,透出妩媚诱人的红润。

看着美丽如同仙女的齐雯,欧阳志远不由得伸出手臂发出轻轻的呼唤。

“雯儿。”

欧阳志远凝视着美丽的齐雯,喃喃的道:“雯儿,我爱你。”

齐雯脸色一红,深情的道:“志远,我也爱你。”

欧阳志远再也把持不住强烈的冲动,一把搂住雯儿幽香炽热的娇躯,疯狂的亲吻着雯儿的眼睛鼻子嘴唇耳垂。

两人忘情的亲吻着……

“雯儿,我爱你!”

“志远,我也爱你!”

两人互相呼喊着对方的名字,亲吻着,忘记了一切。

“叮叮叮!”

一阵刺耳的铃声,在欧阳志远的耳边猛然炸响,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欧阳志远一个机灵,猛然在床上坐起,内心呯呯狂跳,头疼欲裂,身上的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的衬衣。

我靠,又是这个折磨人的春梦,再次把自己折磨了一遍,这让欧阳志远极其的郁闷,有种想暴走撞墙的感觉。

这个诡异的春梦,欧阳志远已经做了五六年了,每当自己的心情好了几天,忘了齐雯的时候,这个甜蜜的春梦就会再次在睡梦中出现,梦中的销魂之爱,梦醒的蚀骨之痛,折磨着他。本来极好的心情,在刹那间,变得支离破碎。

人的一生中,有很多的无奈,有些事情,并不是想忘掉就能忘记的。

齐雯,自己的初恋,纯净的如同水晶一般的朦胧初恋。

这个恋情,如同一根毒刺,深深的刺在欧阳志远的灵魂之中,让他忘不掉,理不清,隐隐作痛。

晚上喝的太多了,好朋友李大鹏的私人侦探所开业了,欧阳志远去祝贺,不经意酒喝多了。

李大鹏是欧阳志远从小玩到大的发小,为人仗义豪爽,和欧阳志远如同亲兄弟一般,不分彼此。这家伙不久前,从美国最著名的一家侦探学校毕业回来,加入了世界福尔摩斯侦探所的行列。

福尔摩斯侦探所,在世界各地的城市,都有连锁分社。

年轻人在一起,根本把不住酒杯,几个铁哥们喝得分不清东西南北。

欧阳志远虽然酒量极好,但和自己的弟兄在一起喝酒,要的就是这种亲密无间的感觉和气氛,他没有使诈。最后,自己也喝高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就再次做了这个恼人的春梦。

欧阳志远懊恼的拿出抽屉里面自己配制的醒酒丸,还没来得及放在口中,电话铃再次响起。

这让欧阳十分的气愤,半夜三更的,是哪个家伙打的电话?还让人活吗?

欧阳志远连忙拿起电话一看,不由得一愣,是医院副院长萧眉的号码。一看是萧眉的电话,欧阳志远的眼前,立刻就浮现出一张精致妩媚,又带着一丝楚楚可怜忧郁的娇容来。

欧阳志远忙按下接听键。

“欧阳……志远……快来……我打……不开门……”

电话里传来萧眉断断续续的声音,声音里竟然带着隐忍的哭泣。

萧眉怎么了?

萧眉柔弱无助的哭声,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萧眉是谁?傅山县医院胸外科的第一把刀,兼任傅山县医院业务副院长,一位英姿卓越倔强自信的成熟女人。

萧眉怎么会打不开自己的门呢?而且声音还带着哭腔,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受到了欺负?

“萧院长,你别慌,我这就过去。”

欧阳志远忙道。

一丝不安在欧阳志远的心里猛然升起,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猛地灌了一气凉开水,冲出了这间自己租住的单间房子。

第2章 喝多了的萧眉

欧阳志远的家在本市的最东面的文化街,而傅山医院,却在龙海市西郊,两者的距离,有10公里路。

欧阳志远上班是三班倒,碰到刮风下雨,就不能回家,所以,欧阳志远就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房子。

今天喝多了酒,就没有回去。

欧阳志远摇摇晃晃的骑上自己的自行车,急速的冲向萧眉居住的医院宿舍。

萧眉住在医院2号宿舍楼东单元三楼。欧阳志远上下找了个遍,竟然没有找到萧眉的影子。这让欧阳志远十分的着急。

欧阳志远赶紧掏出电话,拨打着萧眉的电话。

“萧院长,你在哪里?你的宿舍门口没看到你呀?”

“我在光明……花苑…”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背过气去。萧眉说的光明花苑,是萧眉的另一个家,离医院有五公里。

欧阳志远连忙把车子锁好,跑到街道上,等了好一会,才拦到一辆出租车。

当欧阳志远赶到萧眉的光明花苑,在二楼的东户门前,看到醉酒的萧眉。

萧眉抽动着柔弱的肩膀,趴在自己的门旁,正在哭泣,样子说不出的无助和忧伤。

欧阳志远心中深处的那根,被萧眉忧伤无助的哭声拨动得顿时颤动起来。

萧眉竟然喝醉了?这怎么可能?这还是优雅高贵风姿卓越英气妩媚的女院长吗?眼前的萧眉,就是一位受了万般委屈的柔弱女子。

欧阳志远心中一痛,连忙上前扶住萧眉,轻声道:“萧院长,这是二楼,你家在三楼,快起来,我扶你上去。”

萧眉平时并不喝酒,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

萧眉醉眼如丝,说不出的幽怨,看着欧阳志远,眼睛一亮,眼泪扑簌的流下,白皙修长的手猛地一下抓住欧阳志远的胳膊,有点语无伦次,喃喃的道:“志远,是你吗?你回来了吗?”

欧阳志远连忙点头道:“萧院长,我扶你回家,快点!”

“好的,志远。”

萧眉的眼睛看着欧阳志远,含着泪笑着道:“志远,咱们回家!”

萧眉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雪白的胳膊搂住欧阳的脖子,那种成熟女子的淡雅幽香,让欧阳志远心中狂跳。

欧阳志远稳住心神,搀扶着萧眉来到三楼的东户。

钥匙在那?欧阳志远找了半天,终于看到一串钥匙,竟然象男同志一样,挂在萧眉的腰上。

欧阳志远伸出手,摘下萧眉腰间的钥匙,快速的打开房门。

萧眉这套房子的地址,欧阳是知道的,但没有来过。

这一套房子,竟然是一套装修温馨的新房。

这难道是萧眉的新房?萧眉才结婚吗?在医院里,怎么没有人说过萧眉的丈夫,或者什么?

客厅的墙壁上,挂着一副结婚照。身穿婚纱极其漂亮,一脸幸福的萧眉,依偎在一位英俊儒雅的年轻男子怀里。

好一对金童玉女。

欧阳看着结婚照上,那个年轻的男子,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但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男子。

怀里的萧眉踉踉跄跄的倒在沙发上,但两条柔软的胳膊却依然紧紧的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没有松开。由于欧阳志远本身也喝了酒,步态不稳,和萧眉一下子倒在了沙发上,身子正巧压在萧眉的柔软的娇躯上。

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他猛地推开来萧眉,连忙站起身来,冷汗一下子湿透了后背。

镇定,镇定,深呼吸。欧阳志远微闭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

酒醉的萧眉真的是美到极致,浑身散发出无穷的魅力和致命的诱惑。欧阳志远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一个对女人有着原始青春渴望的年龄。

“水……志远……”

一声低低的透着说不出的凄凉委屈的呼唤,在萧眉的嘴里传来,将欧阳志远从愣怔中惊醒。

欧阳志远摇摇晃晃的给萧眉倒了一杯温开水,轻轻的扶起萧眉,让萧眉靠在沙发上,把温水送到萧眉嘴边。

萧眉含着泪,喝了一口温水,抬起让人爱怜的脸来,包含泪水的眼睛盯着欧阳志远的脸,醉眼朦胧,柔情如似,看着看着,萧眉的眼睛里猛然爆发出一抹狂喜的亮光,猛地一下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放声痛哭,一边哭一边喃喃的道:“志远,你不要我了吗?你为什么撇下我一个人走了,你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多么的想你吗?志远,我想你呀,白天黑夜的想你,志远,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萧眉的称呼,让欧阳志远内心一愣,萧眉怎么会这样称呼自己?萧眉爱自己?什么时候开始的,自己怎么不知道呀?

第3章 心痛往事

萧眉一边哭泣,一边嘴里喃喃叫着志远的名字,猛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娇艳红润的嘴唇,一下子吻上了欧阳志远的唇。

欧阳致远被萧眉搂住,幽香的娇唇,热烈的亲吻着,欧阳志远不禁心跳加速,全身火热,青春的骚动让他一下子意乱情迷起来,又恍如进入了那个梦中……

这是欧阳志远第一次真正和女孩子亲吻,显得拙劣而生涩。

今天,两人都喝了酒,酒精的麻醉下,忘记了自己是谁。

萧眉死死地搂住欧阳宽阔的后背,指甲已经刺进了欧阳的宽阔的肌肤,自己却泪流满面。

在天就快亮的时候,两人终于在床上相拥着睡着了。

萧眉在醉酒的情况下,把欧阳致远当作了林致远,而欧阳志远在和萧眉的接触中,不自觉的喜欢上了萧眉。

上午十点左右,萧眉在似醒非醒的时候,感到自己整个身子,依偎在一个温暖炽热的怀抱之中,顿时吓了她一跳。

萧眉下意识的伸手一摸,摸到了欧阳志远的胸脯,那种饱满结实温润的感觉,顺着掌心,传了过来,让萧眉内心一颤。

萧眉猛地睁开眼,眼前是一张英俊潇洒极其阳光的男孩子的面容。男孩子正在熟睡,那调皮的嘴角,竟然还挂着一抹十分迷人的纯真笑意。

欧阳志远!天哪,欧阳志远怎么会和自己睡在一起?

难道,昨天夜里和自己缠绵睡在一起的,竟然是自己带的徒弟欧阳志远?

萧眉呆呆的发愣,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自己守护了多少年的贞洁,没有给林志远,竟然给了欧阳志远。

萧眉连忙站起身来,但刚一站起身来,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

萧眉猛然想起来,昨天夜里,自己喝醉了酒,模模糊糊记得,在梦中,和自己的爱人林志远猛烈而疯狂的缠绵。

萧眉脸色一红,怎么会这样?

昨天是林志远的忌日,萧眉一个人来到自己和林志远经常约会的地方,独自流泪,喝着酒,不知不觉的喝醉了。

欧阳怎么会来到这里?萧眉赶紧穿好衣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猛的喝了下去,好让自己混乱的头脑加快清晰。

冷水的刺激让萧眉渐渐的冷静下来,昨天夜里的画面,断断续续的在脑海里闪现。

萧眉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白一阵红,自己怎么就喝醉了呢?自己怎么会把欧阳志远给叫过来了?自己真是该死呀,这下可如何是好?

看着睡梦中,还带着一丝笑意的欧阳志远,萧眉不由得叹了口气。

萧眉知道,昨天夜里,自己把欧阳当作了自己的爱人林志远。

欧阳,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萧眉坐在椅子上,点上了一颗烟,袅袅的烟雾,慢慢的升起来。她看来了一眼墙上自己和林志远依偎在一起的结婚照,内心伤痛不已。

志远,六年了,我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你还好吗?你会原谅我吗?

凄迷的烟雾之中,萧眉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那一天就像刀子生生剜着萧眉的心。

“眉儿,好好的活着,记住,遇到疼你的爱你的,就要勇敢的接受,这样,我就放心的走了,记住,你一定要答应我!”

林志远弥留之际,气喘吁吁地拉住萧眉的手,久久的不放,眼里流露出让人心酸的不舍。

“志远,志远,你会好起来的,眉儿离不开你,你也不能离开眉儿。”萧眉流着泪深深呼唤。

“不,眉儿,你一定要答应我答应我……”

林志远喘息着,嘴里开始涌出大量的鲜血,眼里露出了让人揪心的祈求,萧眉知道。志远是放不下自己呀!他虽然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但是他的心依然牵挂着自己,放不下自己。只有自己好好活着,自己的志远在天堂才会安心,可是,志远,眉儿又何尝能够放下你呀!志远,志远,你不能抛下眉儿。

“志远,志远,你不要离开眉儿,不要呀,眉儿不能没有你。老天爷,求求你,不要带走我的志远。志远……”萧眉伏在林志远身边放声大哭,悲伤的哭声连窗外的云朵都黯然神伤。

“萧眉,你就答应远儿吧。”

林志远的父亲林幕雪流着泪,看着萧眉。林幕雪知道,儿子已经不行了,禁不住老泪纵横。

萧眉看着林志远渐渐失去血色见见苍白的脸,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志远,我答应……我答应你!”

林志远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回光返照的笑意,微微抬起手,伸出勾起的小拇指。林志远已经说不话来。

第4章 阴差阳错

萧眉知道,林志远是想和自己拉钩,这是两人之间经常玩的游戏。萧眉颤抖着伸出自己的小手指,拉住了林志远的小拇指,两人的手指,拉在了一起。

医生们全力抢救,但林志远的伤势太重,抢救无效,终于还是走了。

欧阳志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钟了,昨天夜里,一次又一次的疯狂冲击,让他的体力透支了很多。欧阳一眼看到,萧眉正坐在椅子上,那张凄美的精致脸庞上,还隐现淡淡的泪痕,眼睛里,透出一种让人揪心的孤独和忧伤。

医院里,那个高雅自信果断的萧院长哪里去了?

欧阳志远连忙找自己的衣服,可是,由于昨天的狂乱,自己的衣服,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了。

萧眉看到欧阳志远醒了,在找衣服,没有说什么,脸色微微的发红,走到客厅,在地上找到了欧阳的衣服,拿了进来,把衣服放在欧阳志远的面前。

欧阳志远接过衣服,在被子下,手脚慌乱的穿好,猛然发现床单上,几片鲜红的痕迹,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天哪,萧眉竟然还是处子之身。

欧阳的脑海里,想起来昨天夜里,自己进入时候的那层阻力。怎么会这样?萧眉结过婚了呀?

欧阳致远疑惑的看着墙上悬挂着的那张结婚照,心里纳闷不已。慌乱的道:“萧姐,对不起,昨天喝多了!”

萧眉看了一眼欧阳,沉声道:“欧阳,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我们都喝多了,过了今天,我们都把这件事忘掉吧。”

欧阳志远看着一脸泪痕的萧眉,想起来这一个月以来,萧眉对自己的关心,昨天夜里自己竟然侵犯了萧眉,这也太不应该了吧。

萧眉看着欧阳致远在看墙上的那副结婚照,轻声道:“那是你林大哥,他在车轮下,救了两个孩子,而自己却永远的走了。”

萧眉说着话,站起身来,伸出手,抚摸着照片上的林志远。

“什么?林大哥去了?”

萧眉的话,让欧阳志远大吃一惊,看着墙上的照片,一种敬意在心里升起。

“恭贺萧眉林志远新婚愉快。”

欧阳志远在旁边,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几个字。

林志远?林大哥叫林志远?和自己的名字,重两个字,怪不得,昨天夜里,萧眉叫自己志远,萧眉肯定把自己当做林志远了。

难道,两个人还没来的极举行婚礼?林志远就…

看着萧眉柔弱的背影,欧阳志远想着昨天夜里,自己和萧眉的热烈缠绵,内心那种强烈的爱意,再次升腾起来。

欧阳志远以优异的成绩,去年毕业于山南省医科大学心胸专业,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进入医院工作。直到一个月前,欧阳志远才进入傅山县医院上班,认了萧眉当师傅。

之前的一年之中,欧阳志远却把父亲的中医医术,再次学习了一遍,领悟到了过去没有领悟的很多医术。特别是父亲的太乙五行神针的针法,欧阳志远已经做到闭着眼睛,盲针就能完成太乙五行神针的36手针法。

更让欧阳志远高兴的是,自己在大学期间,厂商和自己合作的几个医学项目,已经开始做大做强。

父亲欧阳宁静,自小跟着爷爷欧阳萧山学医,一身医术,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而且医德极好,无论穷人富人,一视同仁,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欧阳志远也是自小跟着父亲学医,在三岁的时候,就开始背汤头歌。

但在欧阳志远四岁的时候,父亲出了一次夜诊,回来的时候,全身血迹斑斑,步态踉跄,随身带着的药箱,也消失不见,神情变得极其憔悴,一言不发,从此后,不再行医。

江南少了一位悬壶济世的绝世神医。

欧阳宁静带着妻子秦墨瑶4岁的儿子欧阳志远,远走他乡,从江南来到山南省的龙海市,定居下来。没有人知道,欧阳宁静遭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欧阳宁静来到龙海,用所有的积蓄,买了一个大院子,作为栖息之地,但全家的生活,就陷入了困境。欧阳宁静本来就没有积攒下多少积蓄,很多老百姓看了病没钱付药费,欧阳宁静就自己贴出去了。

好在母亲墨瑶,是一位善良勤劳的母亲,靠着给人家做衣服,补贴家用,才能勉强维持住这个贫困的家庭。

欧阳宁静,不再行医,去到街上,靠打卦相面挣钱糊口。

欧阳志远上大学的费用压力不轻,欧阳宁静不得不在澡堂子里,找到一份修脚按摩的工作,供着欧阳志远和欧阳娜兄妹俩上学。

第5章 太像了

欧阳致远的初中高中,都在极其清贫中度过的,一直到上大学的时候,欧阳志远和人合伙开发了几个医药项目后,生活才好转起来。

这期间,李大鹏没有嫌弃欧阳志远的贫穷,和欧阳志远结为生死弟兄。

两个月前,好朋友李大鹏,终于托到关系,找到在傅山县卫生局上班的远房叔叔李坤,欧阳志远拿出了母亲给自己的一块玉佩,送给了李坤。

虽然李坤不知道这块玉佩到底值多少钱,但从玉佩身上发出的晶莹剔透的宝光来看,绝对是好东西,而且是一件古物。

李坤找了一位鉴宝专家看了以后,虽然专家说,东西一般,不值什么钱,但李坤是什么人?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官场的老油子,一眼就看出鉴宝专家眼里的那抹一闪而过的贪婪,他就知道,这块玉佩,绝对不简单。

李坤回到家后,悄悄的把玉佩珍藏起来,请了县卫生局局长王国栋一顿,王国栋给傅山县医院院长赵备飞打个电话,把欧阳志远安排到了傅山县医院心胸外科。

李坤和王国栋的关系,非同一般。

别看李坤只是一个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但这个人的路子极广。去年傅山县卫生局长王国栋,成功击败三位县卫生局副局长,荣升为正局长,李坤出了大力。

欧阳志远学的就是心胸专业。

欧阳志远第一天报道,就碰到了风姿卓越身材修长长相漂亮的萧眉。

萧眉长相极美,漂亮的脸蛋,带着一丝江南女子的清灵妩媚,特别是她那天鹅一般白皙修长精致的脖颈,透出一种圣洁的知性高雅,让欧阳志远内心十分的惊奇。

好漂亮的一位女医生。

欧阳志远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更没想到,她就是传说中的傅山县医院的心胸科第一把刀,同时萧眉还是县医院业务副院长。

龙海市傅山县医院的心胸科,在整个山南省都是很响亮的。

“欧阳志远!”

萧眉坐在办工作后,看到这个名字,内心一跳,一股无言的酸楚,在心里升起。怎么会这样?这个名字怎么会和自己故去的爱人一样?都叫志远?

萧眉抬起头来,仔细的看着前来报到的这个男孩子,萧眉的心灵,受到了强烈的震动,眼睛有点湿润。

太像了,怎么会这样象?特别是这双深邃漆黑的明亮眼睛,竟然和志远的眼睛极其相似,简直就是同一双眼睛。

志远已经走了六年了,眼前这个极其阳光帅气的男孩子,怎么这么像志远?就连名字都重复两个字?这个男孩子,竟然也是山南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和我们毕业于同一座山南省的重点医科大学。

志远,你走了六年了吧?你怎么会忍心撇下我一个人,独自离开这个世界?你不想我吗?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眼睛湿润了。

萧眉的爱人叫林志远,是萧眉的大学同学,两人在毕业后,本来要留在山南省的省城南州市,但由于父母不看好林志远,极力反对,萧眉和林志远远走他乡,进入龙海市的傅山县医院工作,林志远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市政府机关。

萧眉和林志远的感情极好,历尽千辛万苦,冲破家庭的阻挠,两人在工作一年后,就准备结婚,新房子就在光明广场。

但就在两人照过婚纱照,领了结婚证的第二天,林志远在斑马线上,推开了两个惊慌失措的孩子后,自己却被醉酒司机撞飞了十几米,永远的离开了萧眉。

两人虽然谈了这么长的恋爱,两人只是亲吻抚摸,没有突破最后的防线,两人都要在新婚的最神圣的时刻,互相拥有对方,可惜,天不作美,硬是拆散了这对恋人。

这个致命的打击,让萧眉几乎崩溃绝望。萧眉消沉了一年多,每天都泪流满面。

看到自己的孩子这样的结果,萧眉的父母也很是后悔,但萧眉还是倔强地自己走出了生活的阴影,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一篇又一篇的论文发表获奖,一个又一个的大型手术,在她手里获得成功。

经过五年的拼搏,萧眉获得了整个傅山县医院的认可,被提升为主管县医院心胸科的主任,业务副院长。

萧眉凄美柔弱的情绪变化,让欧阳志远的内心猛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爱怜,他第一眼,就感到了,他们之间,似乎存在着丝丝缕缕的联系。

他看到了这个华光四射的成功女人,背后隐藏着的深深的忧伤,这种忧伤,让欧阳志远的灵魂都感到强烈的颤抖,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这个女人。

第6章 危急时刻

这个想法,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自己和这位副院长,刚刚见面呀?怎么会有这个荒唐的想法?

接下来,欧阳志远就跟着萧眉实习。

身材高大英俊,极其阳光的欧阳志远的到来,让整个心胸科震动起来,漂亮护士们和女医生们的眼睛都直了。

精通中医的欧阳宁静,在欧阳志远小时候,就用中药改变着欧阳志远的体质,特别是欧阳志远的洗澡水,添加了很多可以增强体质的中草药,让欧阳志远的体质和气质,变得极其灵透和儒雅,特别是他身上那种清新的如同雨后阳光的灵透味道,对女人们有种极强的杀伤力,充满着神秘的诱惑力。

一段时间后,欧阳志远让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和震惊,这震惊不是因为欧阳志远的阳光帅气,而是因为他出类拔萃无比神奇的中医医术。

欧阳志远上班的第三天下午,接送实验中学学生的大客车,在参观完市博物馆的回来途中,和一辆货车相撞,客车瞬间侧翻。

几十名中学生的生命,处在极度的危险之中。

刺耳的救护车声,由远而近传来,让所有医生们的心脏,骤然收缩,气氛在刹那间凝结。

第一批伤员在十分钟内送到。

院长赵备飞,身穿白大褂,亲自组织专家医生,守候在抢救室门前。

由于傅山医院距离出事地点最近,再加上,傅山医院的外科,极其的有名,因此,部分比较伤势严重的受伤学生,被送到这里来。

实验中学是省重点中学,整个龙海市的高官和富家子弟,都在这个学校上学。赵备飞知道,考验傅山县医院的时候到了,这个关键的时候,对傅山县医院的发展是个机会,对自己的仕途更是个机会。

这些中学生里,说不定,就会有市长市委书记的子女们,如果自己的医院能成功的抢救治愈这些领导者们的孩子,自己就会搭上这条线,自己的命运,就会再次飞跃。

赵备飞把整个傅山县医院的各科主治大夫和专家,都快速的集合过来,赶到急诊科。

主管心胸科的萧眉副院长,早已赶来。欧阳志远就跟在萧眉的身后。

救护车的刺耳警笛声中,五六个生命垂危全身是血的中学生,被护士快速抬下车来。

萧眉的速度极快,她脸色凝重来到第一个身受重伤的少女担架前,这个女孩子伤势极其凶险。

这个女孩子,脖子扭曲变形,胸部塌陷,脸色惨白,呼吸几乎停顿,嘴唇发紫,双眼半睁,瞳孔已经开始发散。

“一号抢救室,测量血压胸透化验血型准备血浆,立刻手术。”

萧眉不愧为胸科的第一把刀,一见女孩子的危险情况,没有丝毫的慌乱和紧张,立刻果断判断出,女孩子的胸腔遭到撞击,胸腔塌陷,很有可能,断骨刺破了心脏。

萧眉一边随着车子小跑,一边大声吩咐护士要做的一切手术前的准备工作。

配合萧眉的护士长李楠,动作干净利索,在进入抢救室之前,就快速的剪开女孩子的衣服,露出女孩子的胸部。

萧眉和胸外科主治医师王健看到小女孩子的胸部是,两人都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里一沉,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头升起。

女孩子已经开始发育,右边的胸部没有变形,而靠近心脏部位的胸部,竟然被撞击得塌陷变形,血迹斑斑,整个胸部已经产生黑紫情况。

女孩子的嘴唇一片青紫,肯定心脏受到伤害,如果断骨刺破心脏,这就不好办了。

这时候,女孩子的呼吸骤然变得急促,脸色灰白,嘴里猛然涌出大量的鲜血。

萧眉和王健一看,心脏骤然暴缩,两人的眼里,都露出极其惋惜的神情,这个女孩子就怕抢救不过来了。

女孩子的情况极其危险,动手术恐怕已经来不及了,说不好,还没有开始手术,女孩子就会死亡。

欧阳志远神色一变,手指扣住小女孩的脉门,连忙伸手在怀里取出一个针盒,大声道:“给我酒精。”

此时,手推担架车已经进入了抢救室,行进途中,几位动作利索的护士,已经给女孩子量完血压,化验出血型,利用手提式透视机,透视完毕,得出结果。

“左侧断骨刺进心脏!”李楠在给病人做完胸透,大声道,但语气已经有点放弃的感觉。

“滚开,欧阳志远,你想干吗?我要马上手术!”

第7章 下针

四十多岁的胸外科主治医师王健,平时的脾气就很暴躁,现在看到欧阳志远要给这个病人扎针,竟然没有通过自己这个主治医师同意,直接自作主张。

你欧阳志远眼里还有我王健吗?

王健眼睛里顿时露出强烈的不满,心里很是恼怒,不由得大声呵斥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根本没有时间和这位主治医师王健废话,一把抢过护士长李楠手中的酒精棉,手法利索的擦拭着银针,手指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在女孩子的胸脯上快速地下针。

准备做手术的萧眉,看到欧阳志远在给这个女孩子扎针,也是吃了一惊。

欧阳志远竟然懂得中医?

以手术为主的西医医院,一般比较排斥中医的。现在,欧阳志远竟然要给这个女孩子扎针,难道抢救人,不需要动手术吗?这个女孩子的肋骨可是戳进了心脏,必须立刻做手术的,一刻都不能耽误。

欧阳志远十指急捻,如同弹琴一般,快速地下针。这种极其熟练的下针手法,让萧眉眼睛一亮。

萧眉知道,咱们国家的中医,是比较神奇的,有些病,西医无法治愈,而中医是可以治愈,特别是这种针灸艺术,更是神奇无比。

“滚开,欧阳志远,你一个还在实习期的实习医生,竟敢私自在病人身上下针,这里是外科,不是骗人的狗屁中医,如果耽搁了抢救病人的时间,你要负全部的责任!”

王健看到这个小小的实习医生,竟然没有理会自己,更是极其的生气,双眼狠狠地瞪着欧阳志远,对着欧阳志远咆哮着,一脸的鄙视。

王键根本看不起欧阳,欧阳志远下针之前,没有征得自己的同意,这小子太目中无人了吧。

心胸外科主治医师王健,是心胸外科的副主任,分管心胸外科所有的手术。前几天,当欧阳志远来报到的时候,王健感到了一种莫名的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让王健冒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无名之火,王健斜着眼睛看欧阳志远,看哪哪都不顺眼。

后来,王健终于找到了自己为什么这样反感欧阳志远的原因。原来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萧眉。王健离过一次婚,他一直暗暗地喜欢萧眉,但萧眉却像一只骄傲的白天鹅,眼睛根本看不到自己,对自己的殷勤视而不见。

自从这个叫欧阳志远的小白脸来到心胸科,萧眉的脸上,出现了难得的笑意,特别是看到萧眉和欧阳志远在一起讨论医术的时候,两人的态度亲热随和,就像一对恋人一般,王健看在眼里,如针芒刺背,恨不得冲向前去,把欧阳志远的那张让人讨厌的小白脸狠狠地揍烂。

现在,欧阳志远又在自己面前冒然下针,这让王健极其的恼怒生气,王健终于找到了呵斥欧阳志远的机会。

“如果我不下针,这个孩子根本撑不到你给他做手术,即使动了手术,她也会死在手术台上。”

欧阳志远冷冷地看了王健一眼,手指一弹,开始下最后几针。

欧阳志远使的是太乙五行针中的乙木回春针,这种针法,能激发孩子体内的生命潜能,让她能撑过手术这段时间,如果自己不用太乙回春针,激发孩子的潜能,吊住孩子的一口气,萧眉和王健即使打开孩子的胸腔,由于孩子的伤势过重,根本撑不到动手术,孩子必死无疑。

猛烈地撞击,已经让这个孩子到了死亡的边缘,生命的尽头。欧阳志远没有请示,并不是看不起王健医师,而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时间就是生命呀,何况现在是从死神手里夺取时间。

跟在后面的院长赵备飞,刚开始看到欧阳志远私自下针,眼中寒芒一闪,刚想发作,但看到王健已经开始出头了,赵备飞不动声色地看了欧阳志远一眼,静看事态发展。

赵备飞知道,欧阳志远的工作,是县生局办公室主任李坤亲自开的口,安排过来的,李坤是不能得罪的。

“滚!

王健愤怒终于爆发了,胳膊一伸,就想推开欧阳志远。

但欧阳志远这最后几针,也正是最最关键的时候,女孩子是生是死,就在这最后几针上了。

欧阳志远脸色一寒,左手一边快速地下针,右手一拳打在王健的胸口上,冷声道:“你别再边上干扰我,等我扎完针,保证给你时间做手术。”

所有的人都没想到,欧阳志远会在这时候动手,打了王健一拳。

相关文章:

按住脑袋 喉咙发射,已婚男人想睡但尊重你

宝贝把腿张开好深一点h【桃花开】吻胸摸腿办公视频大全

嫁给非洲人天天晚上,富二代家里用保姆漫画

十大巅峰网络小说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神级赘婿》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