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速推《贴身小神医》已完结小说阅读

2020-09-12 16:51 · 新商盟

第7章 卖假参的骗子

李嫣然母女觉得今天真是个好日子,理应好好张罗顿饭菜庆祝庆祝。

不过欢快之余,李婶也不禁问起林树怎么不上学回村来了,她上午并没出去,可不知道赵秀花在村里散播的传言。

李嫣然扯扯李婶袖子使了个眼神,说道:“娘,先别聊天了,咱们去摘点菜做饭吧,都快晌午了,小树哥可最喜欢你做的饭菜了。”

“你这孩子,明明才半晌,咋就晌午了,我看是你嘴馋了吧!”李婶嗔怪的说了句,不过也没多想,便准备去收拾准备下,这段时间她生病李嫣然照顾,这娘俩也好久没正经吃顿像样的饭了。

林树看看天色说道:“反正饭点还早呢,我去趟镇上,把然然挖到的笋子和竹节参拿去卖掉,免得不新鲜了又折价钱。”

李婶母女俩都没发觉,林树说的是陈述句,而不是以前那种弱弱的询问,她们不由自主的点头,竟然下意识的没半点质疑的想法。

林树也没耽搁,骑上她们家的破旧骑行车,一步三咣当的背着竹篓离开朝阳村,风一般的直奔红叶镇。

雨后的竹笋是最鲜嫩的时候,这一茬也最抢手,林树并没费力气,到镇上不等摆摊呢,就有人主动询问,大概了解过价格之后便以十五一斤的价格卖掉,正好十斤笋子卖了一百五十块钱。

对农户来说一百五不是个小收益了,但这样的好事不是每天都能有的,实际上没什么太大的意义,顶多能让家里吃顿肉罢了。

李嫣然把竹笋处理的很干净,如果有耐心的话碰到个好主顾,说不定每斤能多卖几块钱,不过林树这趟的重点是找药铺卖竹节参,所以就不打算费那个事了。

“哟小兄弟,你这竹篓里的山参不错啊,卖不卖,我一并买了回家泡酒去?”买竹笋的男子瞥见了躺在竹篓里的竹节参,眼睛亮起说道。

林树笑道:“来就是换钱的,你要给的价格合适我当然卖啊!”

男子沉吟了下道:“个头小了点,这样吧,这棵参我出一百五,正好让你今天凑个整数三百了,你看咋样?”

“我看不咋样!”林树依然笑呵呵的看上去憨厚至极,可话却说的不客气:“一百五想买普通山参都难,更别说我这棵了。”

男子有些不悦,皱眉道:“这话什么意思,你这参还不普通咋的了?一百五够公道了,我是正好要泡酒喝,不然也出不了这个价。”

林树摇头笑着不语,别说是这镇上的人了,就算是山下的村民也未必都认得这竹节参,实在没必要多说,他背上竹篓就准备骑车走人。

不料那男子却不让走,直接抓住竹篓道:“别走啊小兄弟,一百五可以了,不是我晃你,去药铺你未必能卖这个价,我酒罐里就差个参了。”

林树无奈,刚要解释,旁边一个赶集市的老者路过停下脚,瞥了眼竹篓,突然道:“一百五就像买棵竹节参,你们镇上的人心真黑,翻个十倍还差不多!”

“什么玩意,这是竹节参?百山参一竹节那种竹节参?”中年男子听了吓一跳,他倒听过竹节参的名头,但是没见过。

林阳没理会他,正愁不知道去哪卖呢,便朝那老者竖起大拇指道:“大爷是个行家,跟您打听下,镇上哪家药铺收这个?”

“算不上懂行,俺们村有人挖到卖过,那棵比你这棵还小不少,卖了一千呢!”老者倒是很淳朴,并没有诳林树,想了想道:“是药铺肯定都收,但你要怕被骗就去老戏台旁边的培元堂看看,赵老神医的名声摆着呢,不至于坑人。”

林树道声谢,二话不说骑上车子直奔老戏台,留下那中年男子在那顿足,惋惜错过了捡便宜的好机会。

培元堂的赵清秋素有神医之名,林树也有过耳闻,早年好像爷爷跟着赵老爷子还有过来往,但他那是年纪小没啥印象,听那老者提到他才记起来。

到了老戏台没用怎么着,林树就瞧见了旁边培元堂的大牌子,地方不算大,但门口却停了好几辆小轿车,看牌照还有外地来的。

进门看到偌大的培元堂里各色人穿行,有看病抓药的病患也有忙碌的医堂工作人员,不过没能瞧见赵老神医的身影,估摸着在里面隔间里;

大堂里也有坐堂的大夫,正接待排队看病的病人,旁边的休息区还有几个黑衣大汉杵在那,不知道在做什么。

林树在门口站了站没人搭理,就主动走到药柜前,冲正低头抓药的一个年轻人问道:“你好,你们这收参吗?”

“不收不收,没看忙着呢,我们培元堂还能缺药材嘛,去别家吧!”忙碌不已的伙计不耐烦摆摆手,被林树一打岔他称错了一味药的尽量,有些微恼的瞪过来一眼。

林树歉意笑笑,却没动地方,又道:“不是普通山参,竹节参,也不收?”

“你这人怎么回事,让你走在这捣什么乱啊,害我又称错了!”那年轻人顿时火了,一拍桌子道:“还竹节参,我跟着师傅跑山跑一年都没见过竹节参,你咋那么能就能找到,我看你又是哪卡出节的假参来骗人的吧!”

林阳微微皱眉:“你找不到不代表别人也找不到,参没看就说是假的?别那么大火气,称错是你手不稳心不专,管我什么事?”

“嘿!口气不小,我看你是来找茬的吧!”年轻伙计彻底怒了,气冲冲道:“我手不稳心不专你抓个我看看,一个外行泥腿子,在这跟我充什么大尾巴狼!”

“陈皮,三钱是吧?”林树探头看了眼伙计手边的药方,又看看他面前的小天,直接探手随意朝伙计手边那堆药材里捏了点,放在天平上。

“哎你干嘛!”伙计没料到他真抓,想要阻拦时却发现已经完了,一撮陈皮已经放在天平上,他顿时大为恼火,伸手就要打开林树的手,可动作太慢,自然打个空。

抓药这种事,林树打小就常玩,对各种份量本就挺熟悉,如今身体大幅度强化,感知无比敏锐,甚至不需要称,他也能准确抓出相应重量。

打空的伙计怒火更盛,本来就忙的焦头烂额现在还跑来个捣乱的,他哪能忍,直接准备绕出柜台赶走林树,可不等他离开,却突然被一个闻声过来的中年人拉住。

“师傅,这小子来捣乱的,我赶走他!”年轻伙计说了句,气呼呼的准备过来却发现中年人并没撒手,不由得有些疑惑。

中年人瞪了眼伙计,朝天平上指了指,那伙计疑惑的看去跟着直接傻眼,之间小天平的指针不偏不倚正巧在正中,也就意味着跟砝码对称的另一端,不多不少,正好有三钱陈皮?!

要知道,一钱可只有三点多克,三钱不过十五克的份量,这么点重量放手上不仔细感受可能都注意不到,怎么可能直接抓出来?真是见鬼了!

伙计傻眼的时候,眼神发亮的中年人朝着林阳微微拱手道:“小兄弟是哪家的高徒,手上的工夫够扎实的!”

“我不是大夫,只是来卖药材的,刚挖的竹节参,你们收不收?”林树笑笑没理会这两人的惊讶之色说道。

中年人闻言皱起眉,挖药的山民他常见到,都是些跋山涉水的辛苦人,满手的老茧怎么可能精准分辨几克的重量?这年轻人,该不会真是来闹事的骗子吧?

第8章 阳盛攻心



瞧出中年人的疑虑,林树直接从竹篓里拿出毛巾包裹的竹节参,放在柜台上轻轻打开。

他微微顿了下,突然发觉手指碰到竹节参时,上面的光气竟然被指尖拉扯起来,似乎眉心的珠子想把这光气也给吸收掉。

林树暗自皱眉,他还当阴阳珠只会吸收病气之类,看来并非如此,不过暂时没工夫细想,直接缩回手指笑道:“身如竹节须似叶,上头芦碗重重叠,您请过目,是竹节参没错吧?”

“什么乱七八糟的,碰巧抓准一次份量又不能说明啥,你说这是竹节参这就是啊?”年轻伙计不服气,他当学徒多少年了,还不敢徒手抓药呢,自然不相信林树有这能耐,瞎猫碰见死耗子还差不多。

“你懂个屁!”伙计话音刚落,却被中年人一巴掌拍开,怒骂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好好学用心记,到现在连真假都看不出来,滚蛋,别在这丢人现眼!”

年轻伙计被拍的晕晕乎乎,吓的赶紧让开却没跑远,他还没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呢。

这时中年人认真的再次拱手道:“自我介绍下,培元堂赵元川,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称呼?熟知竹节参的口诀肯定是行内人了,小兄弟就不用遮掩身份了吧?”

“我叫林树,真不是大夫,起码现在不算是……”林树苦笑,指着竹篓道:“这竹节参,是今早上山挖竹笋碰巧遇到的,至于口诀,也只是听家里长辈提过罢了。”

赵元川想了想,十里八村的同行他就算不熟悉也都听过,真没有能跟眼前这个俊朗年轻人对得上号的,便只得作罢不再纠结,低头再去打量那参忍不住赞叹道:“的确是身如竹节须似叶,百山参出一竹节,林小兄弟好运气啊!”

林树咧咧嘴,心道说我好运气那是你不知道我以前多凄惨,不过,吸收了阴阳珠,好像真有点时来运转的感觉。

仔细鉴定了竹节参,赵元川也没废话,直接道:“这参我们要了,小兄弟开个价吧!”

林树揉揉咕咕叫的肚子,咧嘴道:“行情我是真不懂,培元堂这么大招牌肯定公道,赵先生给个价吧,这快晌午了,我卖了好回家吃晌午饭。”

“哈哈,那是自然,我们培元堂自然童叟无欺,这样吧,竹节参太稀少没有个行情标准,不过我们曾一千收过株两年份的,这株应该三到四年,给你三千样?”

人参有百药之王的美誉,竹节参更加稀少珍贵,价格肯定比普通山参要高,但不管山参还是竹节参,价值都跟参龄有直接关系,基本每增一年价值都能上个台阶,这株大概三年半,给三千的确算公道。

“成交!我可以回家吃顿好的了!”林树没犹豫,对村里人来说,三千算笔大财了,而且能抵李嫣然的大部分学费,他很满意。

赵元川也痛快,叫过来旁边傻眼的伙计又训了顿,才让他知会后面取钱,不多时那伙计拿着个信封过来,转交给林树,打开里面是三十张大红票子,分外喜人。

“小兄弟莫急!”见林树拿了钱准备走人,赵元川却叫住他道:“我看小兄弟不是医家也是个采药的行家,能不能打个商量,回头再遇到好药材,还是送我们培元堂来?价钱肯定好商量!”

“好说!”林树五脏庙又开始唱戏,从昨晚到现在他水米未进实在是饿,便准备匆匆回去。

“大夫!大夫!”可就在他要转身的时候,里面突然传来一阵呼喊声,跟着就是一片混乱,扭头看去见是等候区的那几个黑西装大汉,此刻已经乱作一团。

赵元川和坐堂大夫都匆匆跑过去,林树一只脚都踏出门槛了,犹豫了下又转回来,赵清秋的神医名声他算是熟悉了,说起来还没见识过,不如再忍耐下瞧瞧看,毕竟他以后大概也要行医的。

凑过去仗着身形优势,林树很快瞥见了混乱的源头,是个容貌秀丽的丫头,看上去跟李嫣然差不多大,想到这林树突然苦笑,自己明明也比她们大不几岁,心态怎么变得这么老成了?大概,跟昨夜的经历有关吧!

那女孩即便躺着也看得出身形高挑,模样打扮跟周围的人形成鲜明对比,瞧着都金贵,可此刻她却双眼紧闭脸色惨白,额头上更是有细细的汗珠渗出。

“怎么回事,赵神医呢?我们不是约好了的!”在坐堂大夫慌忙施救时,几个黑衣保镖身侧一个老者怒吼出声,语气中满是愤怒。

“实在抱歉,家父一大早遇到了急症出诊了,估计应该快回来了,我这就让人打电话问问!”赵元川安抚着老着,还算镇定自若,随即又问了句那个坐堂大夫:“元山,怎么样?”

“阳盛攻心!大哥,赶紧让咱爹回来,我先用针稳住她气血。”坐堂大夫模样跟赵元川有几分相似,此刻凝重摇头快速说着,接过旁边助手递过来的针囊就准备行针。

“女子怎么会犯阳盛攻心之症呢?”赵元川愣了下,不过情况危机来不及细想,转身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赵先生,这恐怕不是阳盛攻心!”林树原本只是打量那昏迷的女孩,可集中注意力时,却发现女孩的气血如光气似的呈现在眼中,微微错愕之后,他赶忙对赵元川说道。

“嗯?小兄弟,现在情况危机,有什么话咱们回头再聊!”见是他,赵元川愣了下,匆忙就离开去打电话。

林树想跟上去,却被刚才那个挨训的伙计拦住,只见他横着眼道:“你这人怎么回事?懂个口诀蒙抓次药就当自己是高手了,别搁这添乱成不成?赶紧走,再不走我叫人赶你了啊!”

这小子刚才因为林树吃瘪挨训,这是憋着火气呢,林树懒得跟他计较,转身却见赵元山正要对女孩百会穴下针,这是能稳气血的要穴之一。

“不可!”林树见状也顾不上别的了,大喊出声道:“她不是阳盛,百会穴只会加重病症!”

赵元山怔了下,疑惑看来见只是个毛头小子,顿时怒道:“人呢!这都什么情况了还不看着点?诚心添乱是不是!”

“哎卧槽!”那个小伙计莫名又挨了训,顿时气恼的要来拉扯林树,却被林树轻易避开,这时那女孩身旁的老者冷冷看过来一眼,咬牙切齿道:“赶出去!”

老者话音落下,旁边的黑衣壮汉直接探手朝林树抓来,他们不是医堂的人,可不用对谁客气,事关自家小姐性命的危机时刻,赶人都是轻的。

然而这黑衣壮汉自信的一抓却落空了,他怔了下,转头却见林树不知怎么反倒穿过的人群,径直朝昏迷的大小姐走去。

“拦住他!”黑衣壮汉低吼一声,跟几个同伴同时出手朝林阳抓来,而这时赵元山也大怒道:“都给我安静点,我要施针!”

“现在不能用针,会害死她的!”林树也是焦急,原本这事是跟他无关,但跟随行善积德的爷爷长大,他做不到见死不救,干脆再次出声干扰赵元山施针。

赵元山快气死了,百会穴是人体要穴,此处施针稍有不慎说不定会损伤大脑,他必须全神贯注不受打扰才行,偏偏现在乱成一片。

他看看故意捣乱的林树,怒道:“把他丢出去,立刻马上!”

其实不用他说,那几个黑衣壮汉也想这么做,可奈何,林树滑溜的跟泥鳅似的,左右闪躲怎么都抓不住不说,反而越来越靠近赵元山和昏迷的病人了!

“废物!一群废物!”旁边老者看看自躺着的女孩心疼的不行,再瞧瞧几个保镖顿时气得破口大骂,现场更加嘈杂混乱了。

相关文章:

囊袋一下下拍打/磨人的小妖精松一点

二叔帮我洗包皮/可以直接在包厢里干公主吗

体育生飞机喷射|男生说看见你就想做

口述情感故事 都市爱情小说好看的爱情小说

精编版~《偷香兵王》全集小说【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