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丽被黑人在线播放,露娜的紫霞仙子高潮

2020-09-12 16:58 · 新商盟

在代理协议上落下最后一笔,余红豆回头攀上身后的男人,“南生,以后公司就拜托你了。”

父亲要她学管理,她却偷偷念了设计。现在公司濒临破产,父亲重病住院,她实在是一筹莫展。

幸好,她有个好男朋友。

娇艳如花的小脸上没有一丝瑕疵,秋水盈盈的双眸中盛满信任和期待。

顾南生的手顺着她的脸颊缓缓往下,墨色的深瞳中涌动着让人看不清的暗流,“那你要怎么谢我?”

沙哑低沉的嗓音,透着说不清的魅惑。

余红豆踮起脚尖,轻轻咬住他纤薄的唇,“你想我怎么谢,我就怎么谢!”

她想,等融资成功,等公司的情况好转,他们就立刻结婚。

强强结合的联姻,家人应该不会反对。

何况,他们是真爱!

低吟、喘息……

掐着时间,瞥见办公室的磨砂玻璃外影影绰绰透出那个人的身影,顾南生托起余红豆,将她重重的抵在门上。

柔软的后背撞在坚硬冰冷的玻璃门,骨裂的疼痛激得余红豆一阵颤栗,“啊!南生,好痛……”

“痛?”所有耐性随着那个身影出现消失殆尽,顾南生的晦暗的眸子里翻涌着无边的恨意。

他用力的挺身,仿佛要将她刺穿,“余正华要是知道你把公司卖给我,他会不会痛?”

熟悉的声音,陌生的语气,那似讥诮带着嘲讽的表情,余红豆一怔,“你胡说什么呢?”

她只是授权给他办理融资贷款的相关事宜,什么时候说要把公司卖给他?余正华是她的父亲,是他未来的岳父,他怎么可以直呼其名?

“余正华看到你在我身下放荡的样子,他会不会气死?”

“你到底什么意思?”感觉到他的状态不对,余红豆挣扎着想要推开他,迎来的却是新一轮的撞击,“别、南生,不要这样……啊……”

“不要?你在国外就爬上我的床,现在说不要?你在图书馆坐在我腿上的时候,怎么不说不要?浪成那样,也好意思喊不要?你跟你那个病痨鬼父亲一样虚伪、下贱!”

收到有人收购公司的消息,余正华不顾医生的阻拦赶过来,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这一幕。

心痛到无法呼吸!

他的公司,他的宝贝女儿,都要毁在这个人手里了吗?

他想要推开门,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往下倒。

“哐当!”

花盆落地的脆响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突兀。

余红豆一转头就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扶着花架软绵绵的倒了下去,“爸——”

即使隔着磨砂玻璃,她也一眼认出。那是刚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应该在医院养病的余正华。

这么容易就达到目的,实在太没挑战。顾南生失了兴趣,犹如破布娃娃般将她丢开。

余红豆顾不上他的讥讽,慌张的拉开门冲出去将余正华扶坐起来,抚着胸口帮他顺气,“爸,你怎么样了?爸,你别吓我啊……”

幸好衣服没脱,幸好她今天穿了裙子。

她的声音颤抖着,眼泪扑扑簌簌的往下掉。羞愧、狼狈涌在心头,她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父亲的命更重要。

“南生,别开玩笑了。快帮我打120,我父亲不行了。”

余正华的目光已经开始溃散,他半个身子压在她身上,仅凭着直觉死死抓着她的手,让她无法抽身。

拉上拉链,整理好衣服,他还是那个英俊无双的南生。只是曾经温柔的脸上,只剩下阴鸷和冷漠,“我从来没跟你开玩笑。”

他拿起桌上的文件,迈着笔直的长腿,准备离开。

就算再蠢,也看出他落在父亲身上的目光里填满仇恨。

红豆拽住他的裤腿,“南生,我不知道你跟我爸之间有什么过节,但我爱你,是真的。求求你、求求你看在我们过去三年的份上,救救他,好不好……”

第2章 全家死绝

“救他?”俊逸脸上在没有一丝温度,顾南生看着地上面如金纸的余正华,犹如看着一具尸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余正华,当年若不是你用卑鄙的手段收购沈氏,我父亲就不会跳楼自杀。未免你斩草除根,二十几年来,我母亲带着我远走海外。甚至不能光明正大的姓沈!”

“我今天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像你这种人渣,根本死不足惜!”

字字如刀,刀刀捅在心上,一侧的余红豆那一颗心顷刻间鲜血淋漓。

“所以,从一开始,你就在骗我?”

“是。”

简单的一个字,却重如铁锤。硬生生打碎她最后一丝奢望。

新生报到,他在机场接她。

逆光的剪影里,他对她微笑,他的眼睛里有星星。

从此,他对她有求必应,亲手将她宠上天。

可原来从一开始,这就是个骗局……

可眼看着父亲越发苍白的脸颊和青乌的嘴唇,她已经顾不上这许多,“南生,就算他现在死了,你父亲也活不过来。你帮帮我,你想要什么补偿,我都可以答应你!”

“余正华,你看看,你的好女儿在求我!”

顾南生并没有看她,而是讥诮的看着只剩下出气没有进气得余正华,“什么都补偿不了,只有死,一命偿一命,才能两清!”

*

寂静的手术室门口,余红豆呆滞的蜷缩在地上,望着那盏代表着希望的灯。

从黑夜到天明,整整七个小时,她一动不动。

“啪”手术中的灯终于熄灭,她猛地一下子站起来,又“砰”的跪在地上。

她的腿,全麻了。

医生和护士推着盖着白布的车出来,“余小姐,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恍如晴天霹雳,炸得余红豆的脑子嗡嗡作响,“不、不会的。爸、爸,你不要丢下我,你起来看看我啊……”

母亲去得早,余正华又当爹又当妈,一手把她养大。可她却引狼入室,丢了公司,还丢了他的命。

“爸,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余红豆握着那冰凉的手,满脑子都是父亲的样子,可是越来越模糊,她坚持不住,失去了意识。

待她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明媚的阳光,窗外的花草绿树,都让她无比的憎恨自己!为什么死的人不是自己?为什么?

如果可以,她真的愿意把这颗心换给父亲,好过现在这么痛……

电话铃响了很久,她才回过神,“喂,吴律师。”

“余小姐,大事不好了。公司高层集体指控你出卖公司换取个人利益,法院已经立案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

风华集团实际是以余正华为核心的家族企业,所有的公司高层都是她的叔伯长辈。他们怎么会调转枪头诬告自己?

余红豆的手不住的颤抖着,冰凉的手机变得滚烫无比,灼烧着她的耳朵和她的心。

“是顾南生,他带着你的文件来公司夺权。你那些叔伯们立刻就明哲保身,全都指控是你出卖公司。”

“哈哈……”

原来如此!

余红豆怒极反笑,她狠狠的将手机摔在墙上,昔日明澈的眼眸中此刻只剩下暗无天日。

什么骨肉亲情?什么一命偿一命?

顾南生,你好狠的心!你真的要我们全家死光才甘心吗?!

第3章 绝望

转眼,便到开庭的日子。

余红豆一身黑衣,衬得消瘦的小脸越发苍白。她站在被告席上,面无表情的一一反驳过那些居心叵测的亲人,直到法官宣布带证人顾南生出庭。

她沉寂的眼眸中终于有了一丝波澜。

“顾南生先生,请问你和余红豆小姐是什么关系?是否如他所说,你们是相恋多年的情侣?公司是她请你代为管理的?”

“不是。我和她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她只是我众多追求者当中的一个,一直对我死缠烂打,令我不胜其烦。”

“至于公司,是她自己无力管理,心甘情愿抵押给我的。有合同白纸黑字为证……”

剪裁精良的手工西装包裹着完美的身材,他坐在那里,冷漠的脸上带着睥睨天下的矜骄。

从进门到现在,他没看过她一眼。

“顾南生,你的心,怎么可以这么狠?”泪水早已经哭干,余红豆盯着那张颠倒众生的脸,眼底蔓延着无尽的绝望。

轻飘飘的几句话,就把他们那些温暖甜蜜的过往抹杀得一干二净。

也对,从一开始,他就在骗她。他给她的原本就是梦幻泡影。只恨自己清醒得太迟、太迟……

即便是在前一刻,她对他仍怀着一丝希冀……

他的冷漠、他的强势,犹如利剑刺穿她的心,“好好好,我认罪,我认罪!”

按在桌上的手紧紧抠住边沿,才能勉强支撑着身体不倒下去。

“是我,是我有眼无珠,是我出卖公司,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她望着高高在上的法官,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再不想看他一眼。

任由他再说下去,不过是把原本就鲜血淋淋的伤口,撕给更多人看。

她是高高在上的余家大小姐,从未遇到过真正的失败。可遇到顾南生,短短几句话便击溃她所有的骄傲和自信……

就这样吧!判刑入狱,从此再不相见!

苍白的脸颊应为愤怒而泛着绯红,垂下的发丝凌乱而颓然。相识三年,这是顾南生第一次看到她如此失态。眉头几不可闻的微蹙,旋即又舒展开。

这样也好,她是余正华的女儿,父债女偿,天经地义。

走出法庭,错身而过的瞬间,余红豆低垂着眉眼凄然道,“顾南生,我们从此,两清了。”

言罢,她昂着头迅速的走过,步伐虚浮又决绝。

“两清了?”顾南生看着她纤瘦却挺得笔直的背脊,险些一步踏空。

*

监狱。

一个五大三粗的女囚,握着磨尖的牙刷将余红豆逼到厕所一角,“整天冷着张脸装逼给谁看?真当你还是余家大小姐?”

“我是谁,跟你没关系!”余红豆靠着墙,冷冷的看她。

她的性格很好,从来不与人结怨。即便不像以前那么爱笑,也不至于在这里得罪人。可这个女人三番四次的针对她,明显是受人指使。

“你的刑期只剩半年,若是伤了我,对你没有半点好处。”余红豆提高声音周旋,希望引来其他人关注。

“出去又能怎么样?没有钱也是死路一条。”女囚摩挲着牙刷上得锋利,玩味的一笑,“但杀了你,我就能得到一大笔钱,足够我出去以后风风光光的过下半辈子。”

果然是买凶杀人!

余红豆拢在身侧的手一紧,“是谁?”

“你下去问阎罗王吧!”女囚大吼一声,举起牙刷就扑了过来。

她的力气很大,厕所的地形又狭窄。但余红豆学过跆拳道傍身,即便是在最近身体虚得厉害,也能勉强不让她伤害到自己。

听着外面越来越近的人声,感觉到她体力渐渐不支,女囚趁机给她的心伤上撒了一把盐,“贱人,顾南生都不要你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你害死自己老爸,弄得众叛亲离,就让我送你去一家团聚吧!”

顾南生?又是顾南生!

果然,夺走公司不够,害死父亲不够,送她入狱也不够!他要她死!要她从神坛跌落,死在臭气冲天的腌臜地方!

脸上重重的挨了两拳,锋利的牙刷插进胸口,眼前却还浮现着那张冷酷绝情的脸。

“顾南生,你看!到这个时候,我还忘不了你啊!”余红豆勾着嘴角凄绝的一笑,“大概只有死,才能忘了吧!”

她颓然的闭上眼睛,紧握的拳头倏然一松……

第4章 意外

黄泉路那么长,怎么走都走不到头。

余红豆焦躁的睁开眼,入目的是一片惨白。

空气里弥漫着让人安心的消毒水味道,可她却感觉不到一丝喜悦。

她为什么还活着?她这样的罪人,难道不该下地狱吗?

“你运气很好,要不是狱警来得及时,你恐怕就醒不过来了。”医生温和的声音拉回她的思绪,“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想开点。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就算为了孩子,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孩子?什么孩子?”余红豆错愕的看了医生一眼,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小腹,“你是说,我怀孕了?”

“是的,已经六周了。”看她面色惊恐,医生好心安慰道,“你别担心,孩子很健康。”

他害她家破人亡,她却怀了他的孩子,和其讽刺!

“不、我不要这个孩子。”余红豆激动的拉着医生的手,果决得一如那日在庭上认罪,“请你帮我手术,拿掉。”

她的伤口未愈,一动就扯得全身都疼,终究只能无力的躺在床上。

“你现在这种状况,确实不太适宜要孩子。但他既然来了,难道这不是一种缘分吗?”

“不管发生什么事,孩子都是无辜的。你若是不想要,当初就该做好准备,而不是等到现在,不是吗?”

医生温柔的宽慰如涓涓细流蜿蜒进心底,滋润着余红豆那颗千疮百孔的心。她曾是无比幸福的期待着能孕育他们共同的孩子。现在,没有他,她还有孩子。

从此母子相依为命,她在这世上将再不是孤独的一个人。

一抬手,她才惊觉自己早已经泪流满面。

等到伤愈出院,余红豆的肚子已经显怀。她没有被送回牢房,而是直接带到监狱门口。

“恭喜减刑出狱,出了门就别再回头。”

狱警“砰”的关上大门,余红豆好一会儿都没回过神。

难道是顾南生?

不、不可能。他亲手送她入狱,还不惜买凶杀她,又怎么可能会帮她?

“红豆。”心酸又欣喜的声音拉回她的思绪,转瞬她就落入一个宽厚的怀抱,“延宗哥哥来接你了。”

得知余家出事的消息,周延宗已经第一时间处理好手上的事情,从国外赶回来。他花了很大一笔钱,才把她从里面弄出来。

可看到心爱的女孩变得面黄肌瘦,憔悴不堪,他还是心如刀割,“对不起,延宗哥哥来晚了,让你受苦了。”

多年不见,他已经褪去少年青涩的模样,眉宇间多了成熟和稳重。

余红豆眼中的泪强忍着也决了堤,“不、一点都不晚。谢谢你,谢谢你还记得我。”

她不想孩子出生在监狱里,幸好他来了。

“延宗哥哥,将来我一定会把钱还给你。”上了车,余红豆的情绪才彻底稳定下来,“谢谢你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为我雪中送炭。”

“傻丫头,钱财不过是身外物,我只要你好好的。”周延宗浅笑着摸摸她的头,“现在,想去哪儿?”

回家?回公司?

无数个念头在红豆脑海中闪过,却又被她一一否定。

家破人亡,她早已经无处可去。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我开了养女的处/39式口吹

【精编版】颜少一宠成婚小说在线全文章节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_动漫美女全彩禁处受辱

乖 我们生个孩子,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好

男朋友喜欢把下面放在我胸上,老板把我按倒办公室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