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拿走女朋友第一次|宝贝,大点声 ,我喜欢你叫

2020-09-12 16:42 · 新商盟

当杨小川背着个木药箱跨过秀美婶她家堂屋的门槛时,就听见了秀美婶在里屋‘哎哟哎哟’的叫唤。

待他进门,一眼就瞧见了秀美婶貌似痛苦的趴卧在床上,好像是尾椎骨那儿很痛的样子。

听说是她在山里砍柴的时候,不小心摔到了这。

可是杨小川瞅着她那个卧姿,不由得眉头微皱,总感觉她有着几分不对劲。

就算再怎么痛,也不至于摆出这么一副姿势来吧?

似乎是听到了声音,趴卧着的秀美婶忙是扭头,一看到他,不由得嗔怪道:“你个死小川,怎么才来呀?都痛死你秀美婶我了,哎哟喂!”

杨小川不急不忙的先将他的那个木药箱给搁好,搁在了床头旁的那把木凳子上,问道:“没摔裂吧?”

“哎呀,婶怎么晓得有没有摔裂呀?反正就是好痛啦!你是医生,你看看有没有摔裂不就成了么?”

“那……”刚说个那字,就只见杨小川的脸颊微微的泛红了……

面对个女人,他还是有些放不开。

不过就秀美婶这个卧姿来说,也着实容易令他有些小想法什么的。

秀美婶那个着急呀:“哎呀,你那个啥呀?你说咋整就咋整呗!婶配合你就是啦!”

说着,她扭了扭屁股,又问:“是不是要婶把后面的衣衫掀开?然后把短裤往下放一放?然后你好检查尾巴骨?”

“嗯。”杨小川也只好点头应了一声。

秀美婶便道:“哎呀,不就这点儿事嘛?你瞧你瞧磨磨唧唧的干啥呀?瞧你那脸红的,你还是不是医生呀?没有给女人瞧过病还咋地?”

这一边说着,她就一边伸手到背后,将后边的衣衫往上一拽,然后直接就将她那条花短裤往下一拉……

杨小川瞅着,呆呆的一怔,有种彻底被打败的感觉。

这秀美婶的手法也忒重了,人家小川医生的意思露出尾椎骨就好了,可她那一拽花短裤,貌似有点儿过了吧?

这闹得小川医生是面红耳赤的,都呆愣了好一阵子才愣过神来。

完了之后,他这才大致的瞧了瞧她尾椎骨那儿……

可是这瞧了瞧之后,他的眉头就不由得紧皱了起来。她好像没有摔着哪儿呀,尾椎骨那一块儿没红没肿、没紫没青的,这压根就没啥事不是?

于是,他也就言道:“秀美婶呀,我看你这尾巴骨没事呀!”

忽听这个,秀美婶暗自微怔了一下,心里不由得又气又恼的,心想,他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呀?都这样了,他还不明白呀?这村里还真有拴在树下的牛不会吃草的?

事实上,她压根就没有摔着那儿。

用村里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她发浪了。

因为打自春节后,她家男人就出去打工去了,这都六月份了,半年过去了,没沾过男人的边了,能不想么?

见得这杨小川还真犯傻,她不由得言道:“哎呀,都痛死你秀美婶了,咋会没事呢?要不你摸摸,指定是摔着了哪儿?要不然怎么会那么痛呢?”

可是杨小川也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傻,他也是识破了她那点儿鬼心思,所以他便回道:“摸就不用摸了吧。反正这没红没肿的,也没紫没青的,没啥大毛病。你要是真说痛的话,我就给你开点儿草药吧,回头你自己捣碎了,敷在尾巴骨那儿就成了。”

忽听这个,秀美婶心里那个气呀,又是那个恼呀,真想干脆不装病了,真想直接爬起来把他小子给拽过来就给那个什么了。

但,她又怕这事回头会被他小子给传出去,要是那样的话,那她以后在村里还怎么见人呀?那还不得羞死哒呀?

再说,这种事情,她也只能给予对方暗示,引得对方主动,才能商量着保密。

可是她都这样了,杨小川这小子愣是不上钩,她哪有辙呀?

为了再坚持一下,没辙了,她也只好媚声的冲杨小川问道:“要不要……婶再把短裤往下拉一拉?”

谁料,杨小川便是回道:“不用了,该看的我都看到了。我没有那么重的口味。我看秀美婶压根就没病,所以我就先走了吧。以后要是秀美婶有啥病的话,就去我那诊所吧。”

话毕,只见他小子背起他那个木药箱,扭身就出门了。

气得秀美婶嗔恼的抄起个枕头就朝门口丢去:“你等着,老娘早晚要……”

待从秀美婶她家出来后,杨小川仍是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心说,白跑一趟也就算了,居然还差点儿就失了身,真是郁闷呀!就算我杨小川再怎么无所谓,但在这种事情上,也不至于饥不择食不是?也要稍稍的过得去不是?怎么也得稍稍年轻一点儿的,脸蛋凑合一点儿的吧?

正在他郁闷的沿着村道往回走的时候,莫名的,只见一个小女孩正迎面朝他跑来:“小川叔!”

杨小川忙是抬头瞧了一眼,忽见莲花正在朝他跑来,他也就问了句:“咋了,莲花?”

“那个……”莲花忙是加快几步,跑到杨小川的跟前,仰着头、一脸无邪的看着他,“小川叔,我妈妈要我问你,我们家那条母狗和二傻子他家那条公狗扯在了一起,分不开了,咋办呀?”

第0002章 治不了

“……”杨小川一阵汗颜,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回道,“那个……没事,等它们办完事了,就自然分开了。”

可莲花听着,两眼却是懵然得一愣一愣的:“小川叔,啥叫等它们办完事了呀?”

“……”杨小川又是一阵无语,然后说了句,“你回去将小川叔的原话告诉你妈妈,你妈妈就懂了。”

“哦。”莲花懵怔的应了一声,然后又是愣了愣眼神,忽然说道,“哦对了,小川叔,我妈妈还说……她不舒服,要你去我家帮她看看病。”

忽听她这么的说着,杨小川也就耐心的问了句:“你妈妈哪儿不舒服了呀?”

“嗯?”莲花微皱了一下眉宇,想了想,然后回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妈妈就说她浑身都不舒服,这儿也不舒服、那儿也不舒服,她就是要你去我家。”

听得这个,杨小川不由得有些郁闷的皱眉一怔,这都是咋了?咱们这小渔村的女人咋都这样呀?

想着,他也就对莲花说道:“那个……莲花呀,你回去告诉你妈妈,就说小川叔治不了她那不舒服。”

“可是我妈妈说你能。她说你是医师,能治百病的。”

“但你妈妈的那种不舒服,你小川叔真治不了。”

“那我妈妈是哪种不舒服呀?”

“……”杨小川顿时一阵语噎,又是一阵汗颜,然后只好解释道,“你回去跟你妈妈说,她知道的。”

“哦。”莲花懵懵怔怔的应了一声,“我知道啦。”

完了之后,莲花也就转身跑着回家了……

只是杨小川依旧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忽然在想,看来老子作为小渔村唯一的留守青年,怕是真难以坚守这圣洁之身了呀?怕是早晚都会被咱们村里的这群母狼给吃了呀?

因为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打工热潮逐渐兴起,到了九四九五年,逐渐的,村里的年轻人和中年男子都南下打工去了,他们也都是要到过年那会儿才回来过个年,然后又走了,所以常年留守在村里的也就是老人、妇女和小孩了。

至于村里唯一的留守青年,也就杨小川了。

这时间一长,身边没个男人,村里的那些女人们也得有些寂寞难耐了,所以呢……也都打起了杨小川的主意来。

今日个不是这个肚子痛,明日个就是那个不舒服,都是要叫杨小川上门就诊,这等杨小川上门了之后,完全就不那么回事了,一个个都是猫闹春似的。

可惜的是,咱们小川医生也不是那种节操掉一地的人,也是有原则的,也就像他所说的那样,他是治不了她们的那种不舒服的。

但她们老是那样,咱们小川医生在想……貌似有句话说,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

貌似咱们村里还有句话说……哪有牛拴在树下还不会吃草的呢?

所以……躲得过初一,怕是躲不过十五呀?

……

这会儿,杨小川背着个木药箱沿着村道往回走着,心里不免又是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在想,沈玉芬咋就不闹那等不舒服的病呢?要是她闹的话,我杨小川倒是乐意帮她治治那病!

他一边有些闷闷的胡思乱想着,一边沿着寂静的村道往回走着……

一阵阵山风吹来,捎带着山间的草木腥味,还有田间稻香,令人闻着,沁心入脾的。

这宁静的小渔村,好似一个世外桃源一般。

所谓小渔村,是因为村口有条河流经过,将整个村子给阻隔在了一个山角落似的,故名小渔村。

由于村子四周都是山,地势所致,所以也就导致了房屋比较分散,不是很集中,这边山头几户、那边山头几户的,零零散散的。

别看村子不大,只有那么百来十户人家,但这山山水水的,看上去,风景还是挺美的,且四季常青,气候宜人。

但,说实话,对于杨小川来说,窝在这个小村子里当名小医师,着实是没啥意思。

有时候想想,他也想外出打工了,只是自己除了医术,也不会别的,所以也就只能是暂时的窝在这个小山村里。

当然了,他也有着人类最伟大的梦想,那就是等攒点儿钱,娶个媳妇,生个孩子,为杨家传宗接代。

因为杨家到了他这儿,也就是一脉单传了。

按说,他也算是出身于医世之家,因为他也传承了爷爷的医术。

他太祖也是以医为生。

他爸也是跟着爷爷学医的,只是十六年前他爸遭遇不幸,过早离世了。

后来,他妈耐不住寂寞,不甘守一辈子的活寡,所以也就改嫁了。

那时候,他还小,还只有三岁,只是听大人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然后他妈就真的改嫁了。

他爷爷为了保住杨家不断了香火,所以也就没有让他妈将他带走。

也就是说,是他爷爷将他抚养成人的。

原本他爷爷是不想让他再从医了,想送他去读大学,让他走出这个穷乡僻壤的小村子。

只是奈何老人家年岁已高,也是力不从心了,最后也只能送他读到高中了。

对于杨小川来说,最大的不幸莫过于去年爷爷过世一事了。

对此,他也是心存愧疚,因为他觉着爷爷将他抚养这么大了,而他却是没能让爷爷过上一天幸福的日子,爷爷就那么的走了,所以他觉着愧疚。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也就是传承爷爷的医术了……

第0003章 死缠(上)

一会儿,待杨小川背着个木药箱回到家时,莫名的,只见村里的菜花婶坐在他家堂屋门前的门槛上。

这菜花婶忽见杨小川回来了,她就立马就诡异的媚笑道:“你个死小川,上哪儿去了呀?婶都坐这儿等你大半天啦!”

见得菜花婶那样,杨小川立马就有些发毛的皱了皱眉头:“那个……菜花婶呀,你又哪儿不舒服了呀?”

菜花婶则是没羞没臊的笑道:“还有哪儿不舒服呀?不就是婶的那儿有点儿痒嘛,来来来,快点儿吧,你快开门吧,进去帮婶瞧瞧!”

听得这个,只见杨小川的脸颊就有些泛红了,但相当郁闷的皱了皱眉头,一边打开堂屋木门上的铜锁,一边回道:“那个……菜花婶呀,瞧就不用瞧了,我直接给你开点儿药吧,你回去熬水洗洗就好了。”

可菜花婶则是忙道:“上回你不就这样么?不就直接开了点儿药要婶回去熬水洗洗么?这不……没好不是?还痒不是?所以你还是帮婶瞧瞧吧,看看究竟都咋回事吧?”

杨小川轰然一声推开堂屋的木门,回了句:“菜花婶呀,要是这样的话,我可就治不了了,你还是去镇医院瞧瞧吧。”

“咳!你这瓜娃子呀,婶不是不想去镇医院么?婶就是想在你这儿治不是?”

“可是……我真的治不了!”

“哎呀!婶说你能你就能!其实挺简单的!”说着,这菜花婶就一把拽着杨小川的胳膊,“来来来,上你家里屋,你就帮婶瞧瞧吧!”

杨小川那个眉头紧皱呀:“菜花婶呀,你别急成不?你也得等我把医药箱给放下了吧?”

“成成成,那你就快点儿吧!”

杨小川则是不急不忙的扭身走到堂屋的黑木桌前,将背着的木药箱给搁下,然后扭头冲菜花婶说道:“菜花婶呀,瞧就真的不用瞧了。我帮你把把脉就成了。你说上回没止住痒,可能是我下药没对症吧?”

可是哪晓得这菜花婶扭身过来,又是一把拽着他的胳膊,愣是要把他往他的里屋里拽:“哎呀,把啥脉呀?你这瓜娃子呀,你帮婶看看咋了?婶都不怕羞,你说你一个大小伙子的,还是医生,你说你还怕个啥羞呀?再说,你是真木还是假木呀,不是药就能止痒的,懂么?”

杨小川这个无奈呀,眉头紧皱着,不是他不想帮她,而是他真没有那个胃口呀!

想想,这菜花婶长得是三大五粗的,哪儿都一样大似的,且身上还有着一股子狐臭味,要是哪个男人还有那胃口的话,那也真是够令人佩服的了。

见得她愣是要这样拉拉扯扯的,杨小川可是有些急了,忽地一晃膀子,甩开她的手:“我说,菜花婶,你能不能不这样呀?”

忽见他小子这样,还急了,菜花婶不由得一愣:“哟呵?你这瓜娃子还装什么斯文呀?装什么大头蒜呀?别以为你爬村长家的墙头那事,老娘不知道?你说你还装什么装呀?难道你就情愿爬墙头偷看沈玉芬,也不看送上门的我么?”

听得这菜花婶这话都说出来了,杨小川又是眉头一皱,也就忍不住说了句:“这女人和女人……它不一样好不?”

“有啥不一样的?婶不是女人呀?她沈玉芬有的,婶没有呀?她沈玉芬无非也就是皮肤白一点儿,脸蛋好看一点儿,除了这个,哪儿不一样呀?”

听得这话,杨小川甚是无奈的皱了皱眉头,然后也懒得跟她扯这烂七八糟的了,便是话锋一转:“好了,菜花婶,你要看病就看病,别搁这儿拉拉扯扯的好不?再怎么说,我杨小川也还是个没娶媳妇的大小伙子好不?所以你这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呀?这被人家说三道四的,以后我杨小川还怎么娶媳妇呀?”

“哟哟哟!还成何体统?”菜花婶不由得讥讽道,“瞧你个瓜娃子,你以为你多读几年书,就搁婶面前拽词了是吧?告诉你,杨小川,你可别在婶面前假装正经了,可别埋汰婶了!就你,偷看沈玉芬那事我就不提了!你说你,就去年人家李家大儿子结婚的时候,你不也大半夜的趴在人家窗户么?搁村口那树林里,你不也偷看了人家刘美丽么?就你,还搁婶面前假装正经呢?”

听得菜花婶这一顿数落的呀,咱们小川医生的脸终于有些挂不住了,泛起了一阵阵囧红来……

事实上,他也着实不是啥特正经的玩意。

那爬墙头、趴窗户、钻树林等等等,这等事,他杨小川也是没少干的。

所以这在菜花婶面前装正经,着实是有点儿颜面扫地。

但,他也是有针对性的,不是是个女人他都偷看的。

正如他自个所说,女人和女人不一样好不?

只是现在这菜花婶这般的缠着他,他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过了一会儿,没辙了,他也只好说道:“我偷看也好,偷听也好,那是我的事情,你菜花婶还管不着呢!成了,你要是真来看病的那就看病吧,要不是成心来看病的,那么你就请回吧!你没事,我还有事呢!”

“哟呵?”菜花婶感觉有些看不懂他小子了似的,“你个瓜娃子还真装上了呀?你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呀?你还真想要婶来硬的咋地?”

第0004章 死缠(下)

忽听菜花婶那么的说着,杨小川不由得浑身微颤了一下,貌似还真有点儿惧她似的。

事实上,他也知道,这个菜花婶可是很能缠人的。

上回,他就是玩了个临阵脱逃,才保住了自个的圣洁之身。

因为这菜花婶可不像村里的其她女人,她可是真放得开,且还会软硬兼施。

反正她是个寡妇,谁爱说啥就说啥去吧。

别说是杨小川,就是村长,她菜花婶都曾软硬兼施过。

见得实在是没辙了,杨小川也就说了句:“菜花婶,你要真这样的话,我可会报案的哦!”

可是菜花婶则是回道:“你要报案就报案呗,他们派出所管得了抢、管得了偷,还管得了老娘和男人睡觉咋地?”

“……”杨小川彻底无语,一阵狂汗,只觉这菜花婶太彪悍了……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真是没辙了,杨小川也只好求饶道:“菜花婶,你就放过我吧!不管咋说,我杨小川还是个未婚青年呢,将来还要娶媳妇呢!”

可菜花婶则是忙道:“将来娶媳妇那是将来的事情,你说你个瓜娃子的怕个啥呀?再说,咱们小渔村也没有与你年龄相当的姑娘不是?即便你要娶,将来也只能娶个外村的姑娘不是?”

“……”杨小川彻底被打败了,真不知道再说啥是好了,只是觉得这菜花婶不仅彪悍,还一套一套的说词,只要他一句话过去,她就立马一句话给反回来了……

见得杨小川再也没啥可说的了,这时,菜花婶装温柔似的拽了拽他的胳膊,在他耳畔柔声道:“好啦,你个瓜娃子就别磨蹭了。咱们赶紧的进你家里屋吧,完事后,婶还得回去做饭吃呢。”

杨小川听着,实属无奈的扭头看了看她,然后说了句:“那……菜花婶呀,你还是赶紧回去做饭吃吧。”

忽听他说了这么一句,菜花婶不由得又是一瞪眼:“你?我说……你个死小川,你还真想要婶来硬的咋地?”

没辙,杨小川又是紧皱着眉头,显得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

菜花婶瞅着,又道:“我说你个瓜娃子咋就这么木呢?你说这事,有多少男人想要还要不着呢,可是你个瓜娃子……你说婶都这样了,你还有啥不好意思的呀?”

趁机,杨小川忙是说了句:“那你还是去找别的男人吧。”

“你说你个瓜娃子又想存心气婶了不是?咱们小渔村你又不是不知道,男人都跑光了,都外出打工去了,这村里除了你个瓜娃子,哪还有个能雄起的男人呀?这耕地都没有男人了,哪还有男人耕田呀?要是有的话,也不至于这么苦了婶不是?”

可杨小川又是说了句:“不是还有不少老头么?”

“那都是些歪把茄子了,还扯啥呀?”

趁机,杨小川便是没辙的来了句:“我也一样。”

“你小子就是胡扯!你说你这年纪轻轻的,咋可能嘛?”说着,菜花婶又是没羞没臊的说道,“我还不知道,你个瓜娃子的不就是嫌弃婶长相不好么?可是婶告诉你,这女人呀,不论美丑,其实都一个样儿,没啥两样的!”

说着,她话锋一转:“好啦,你个瓜娃子的就别磨蹭了!”

可杨小川还是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也不吱声了,反正就站那儿不动。

菜花婶可是有些急不可耐了:“你要再这样,婶可就真来硬的了哦!”

杨小川还是不吱声,只是心里在想,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没想到他这个留守青年的门前也这么多的是非,真是郁闷呀!

随之,他又在想,既然她们都以看病为由,那么以后老子干脆不开这个诊所得了个屁的,反正也赚不了几个钱……

正在这时候,村里的广播忽然响了起来:“喂---喂---喂---现在开始广播,请村里的杨小川杨医生听到广播后,请速到村口去一趟……”

还正在广播着呢,忽然,就只见村口的王老头忽地一下窜进了杨小川他家堂屋,急切切的嚷嚷道:“小川,快!拿上你的药箱!赶紧的!村口那儿正人命关天呢!”

这又是广播,又是上门来叫人的,不由得,杨小川忽地一怔,忙是冲王老头问道:“村口那儿都咋了?”

“你先赶紧的拿上你的药箱吧!”王老头急切切的回道,“那个谁……咱们的镇委书记正奄奄一息的呢!所以,你得赶紧的!”

相关文章:

嗯太紧了太深了啊_小黄文纯肉短篇_短篇小说

师傅的傻丫头完整版t@韩娱bts我结的小说

怎么拒绝男友性要求;水太多了下面就不紧了

烂货我捏烂你的奶,肉肉彩色不遮挡之老师,超能空少

在女朋友面前和闺蜜做/王爷的通房丫鬟h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