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放弃了挣扎屈辱泪水,无圣光私人玩物宅福社

2020-09-12 16:48 · 新商盟

HK酒店总统套房。

邢冉坐在床上,小手紧紧揪着裙摆,一张白皙精致的小脸布满忐忑不安。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不知过了多久后,水声戛然而止,浴室门打开,高大挺拔的男人走出来。

他五官极其俊美,眼神沉冷深邃,下身裹着浴巾,上身赤裸着,水滴顺着结实的的胸膛缓缓往下滑,直到浸入浴巾,消失在神秘部位的边缘。

邢冉只看了一眼就面红耳赤,急急地埋下头去。

忽地,鼻尖充斥了清冽的气息,男人挺拔的身躯矗立在她面前,她紧张地绷紧了身子,听他声音暗哑地开口:“知道跟我来酒店,意味着什么?”

邢冉头皮一麻,认真点点头,随即,又瞪大了乌溜溜的眸子,快速的摇头。

“知道?还是不知道?”

邢冉:“……”

男人突然伸手,将她从床上拽了起来,她猝不及防,猛地撞进了他的怀里,嘶,鼻子好疼,她眼泪汪汪地捂着自己的鼻子,慌乱又可怜的表情,令靳熠心头一跳。

他宽厚的手掌扣在她的腰间,将两人的身子紧紧地贴合在一起,俯首,英俊非凡的脸几乎贴到她的鼻尖,性感的薄唇边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你知不知道都不重要,你只要知道,现在该做什么。”

“……什么?”

“脱。”

男人薄唇里,清淡的只吐出一个字。

邢冉惊呆:“靳、靳先生……”

靳熠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她光洁如玉的皮肤,伏在她耳边暧昧地低语,“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勉强自己。”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朵上,酥酥麻麻的,她身子一僵,白皙的小脸涨得通红。

她虽然谈过男朋友,可因为某些事造成的心理阴影,她从未跟男人这么亲近过,这也导致秦宇的不满,最终跟她分手……

今天,如果她不按照他说的去做,爸爸心脏病拖欠的医药费又要上哪里去找,医院已经催了很多次了……

邢冉鼻腔一酸,眼中泛起一层水雾,她咬了咬牙,缓缓地将手指伸向了大衣的扣子上。

男人漆黑如墨的眼眸一直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当她抖抖索索地解开一粒扣子的时候,他薄唇一勾,单手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捧着她的头,把她整个人用力的抱在了怀中。

“靳先生……唔……”

炽热的唇霸道的覆上来,将她困在他怀中,不留一丝空隙。

小丫头意想不到的甜美,靳熠加深了这个吻,手掌抚上这具柔软的身体,手指大力的揉捏着,她惊慌娇弱的模样是那样的诱惑,竟让他有些把持不住,火热的唇舌将她牢牢缠住,吻得她的身子都软了。

他眸光一暗,猛地将她推倒在床上,男人沉重的身体随之压了上去,滚烫灼热的坚硬抵在她的身下。

她意识到那是什么,惊慌地摇头,“不……唔!”

慌乱的挣扎被他压制住,男人缓缓的舔吻,大力的吮咬,喘息粗重而炽热,喷拂在她脸上,烫得她心里恐慌,漂亮的眼中涌出泪光,楚楚可怜地摇头,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

男人的动作,就在这一刻突然停下,抬起头来看她,俊美的脸毫无表情,但漆黑的眼底却藏着浓烈的情欲。

他突然翻身从她离开,声音沙哑地说,“做不到的事,何必要逼迫自己,我对包养晴妇这种事没有兴趣。你需要钱,我需要一个挂名妻子,一举两得的事情,为什么不愿意?”

邢冉愣住了,眼泪涌出了眼眶,她真的以为自己会被他……

她咬了咬唇,“靳先生,为什么是我?”

几天前,她赶着去面试,不小心被他的车撞上,他将她送到医院,还给了她一份合同,让她做他两年的妻子,她觉得这份合同太荒唐,根本没放在心上。

他条件那么好,为什么偏偏是她?那么渺小的她?

002隐婚契约

靳熠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唇角微微一扬,“因为我看着顺眼,还有,长的不赖。”

他将那份为期两年的婚约重新递到她眼前,这份协议,只差邢冉签名,就可以生效。

邢冉心情复杂地拿着这份合同,她只要在上面签字,爸爸一万多块钱的医药费就有了,更甚至,日后所有的医药费,疗养费,都不用再担心。

靳熠,滨海最富有的男人,作为他的太太,又怎么会为那些发愁?

她盯着合同许久,终于咬了咬牙,拿起笔在签名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靳熠淡淡一笑,指腹摩挲着那秀气的黑色字体,“从今以后,你就是名副其实的靳太太,不过我不希望我们已婚的消息传递出去,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你可明白?”

邢冉一愣,原来他想要隐婚,她点了点头,“我也不想吓到我爸爸。“

她“嫁“的可是超级有钱的男人,要是被父亲知道,肯定会多心。

接下来的事情,包括办手续,都是由助理石奎带着邢冉去的,靳熠连面都没露。

捧着一个小红本本,邢冉只觉得做梦一般,她居然……结婚了!而且是和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闪婚!

她车祸时受伤的是腿,腿上还打着石膏,行动不太方便,便恳求石奎说:“石助理,能不能送我回学校宿舍?”

石奎礼貌恭敬地说:“太太,您现在和BOSS一样,是我的上司,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吩咐。”

“哦,那就麻烦你送我回学校宿舍吧。”

石奎保持公式化的微笑:“抱歉太太,BOSS让我直接带你去他的私人别墅。”

等等,私人别墅?

“可是,我去靳先生的私人别墅做什么?”

石奎微笑:“太太,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既然您已经是BOSS的妻子,和BOSS住在一起,也是合理合法的。”

“……“她怎么就忘了呢?她和他现在可是夫妻了!

——

汽车停在一栋临海的别墅跟前,邢冉一瘸一拐地从车上下来,望着眼前精致的白色小洋楼,好奇地问:“这里怎么就一栋房子?只有靳先生家住在这里吗?”

石奎淡笑:“是的,这片土地都被BOSS买下了,BOSS喜欢清静。”

这也太霸气了,喜欢清静便买下了整块土地,那他喜欢的女人也应该是安安静静的吧?

那她在这两年的婚姻期限内,只要乖乖巧巧的,不去触碰他的逆鳞就可以。

忽然想到什么,邢冉仰起小脸问道:“石助理,靳先生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吗?他的父母呢?”

石奎抿唇一笑,“这些事情,太太可以直接问BOSS。”

偌大的景滨别墅里,空荡荡的让人心生恐惧,厚重的窗帘,拉的密不透风,邢冉望着那垂地的黑色丝绒窗帘,心道,居然还有人喜欢这种黑色的窗帘,可见,那个靳先生心里,是有多不明媚。

她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到窗户跟前,“哗啦”一下,将那窗帘拉开,外面灿烂的阳光倾洒进来,她舒服地张开双臂,很是享受那阳光和海风。

“谁允许你乱动家里的东西?”

清冷的声音陡然在身后响起,邢冉吓得回转身,就看见了靳熠那张板着的俊脸,以及……他光裸的上半身。

他腰间围着一条浴巾,头发湿漉漉的,胸膛肌理分明,在阳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

没想到会撞见这样一幕,邢冉脸颊一红,“我,我只是觉得这里很闷,想拉开窗帘透透气……”

男人漆黑的眼眸微微一动,看了眼那窗帘,唇角绷紧,“以后没有我的允许,家里的东西不要乱动。”

走到门口,突然又转过身来冷冷地提醒,“我喜欢乖巧听话的女人,娶你,就是觉得你够听话。“

“哦。“邢冉垂着小脑袋,绞着手指。

偌大的别墅,只有靳熠和邢冉两个人,靳熠一下午都在书房处理公事。

邢冉百无聊赖地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给好朋友薇薇打电话。

薇薇听说她跟靳熠结婚了,惊得大喊大叫,“不是吧,你真的跟靳少结婚了?“

邢冉捂着可怜的耳朵,“你别激动……”

“我能不激动吗?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竟然嫁给了滨海最有钱最帅气的男人!”

邢冉:“……”

“不过说真的,那个靳熠,看起来阴晴不定的,你还真这么稀里糊涂的嫁给他了?”

邢冉咬着唇不说话,其实她也不知道当时怎么脑袋发热,就把字给签了。

现在想想,她叹了口气,“是有点后悔了,这个人脾气还真是古怪。那张脸,冰冷冷的,大白天的,家里的窗帘也拉的严严实实。”

“怎么,后悔嫁给我?”冰冷的男声突然响起。

003太太没有过问权

邢冉一抖,险些把手机扔出去,咽了口唾沫,干巴巴地喊:“……靳、靳先生。”

电话那边,薇薇还在说话,兴奋的声音从手机麦克风里传出来:“冉冉,我听说靳少一夜不倒,嘿嘿,你现在是他老婆了,赶紧试试,跟我汇报汇报战况!”

薇薇,快别说了!邢冉僵硬地扭头,头皮发麻的看了眼靳熠。

俊美无俦的男人,脸都绿了。

“靳先生?呵,这个称呼还叫上瘾了?”

男人迈着修长的腿向邢冉逼近,那肌理分明的胸膛,差点晃瞎她的眼睛,她下意识地往后退,却不想拖着一条打着石膏的腿,脚下不稳,身子直直地朝后载去。

“啊——”她害怕地尖叫。

一条强健的手臂突然神来,揽住了她的腰肢,跟着,往前一拉,邢冉娇小的身体便扑到了他的怀里。

男人身上淡淡的沐浴露的气息涌入鼻端,滚烫的手掌扣在她腰间,她的脸快要贴上他光裸的胸膛,她慌得想要将他推开,他却抓住了她的手,漆黑的眸子盯着她,唇角勾起一抹极淡极冷的笑意,“想不想试试你朋友说的一夜不倒?”

邢冉小脸刷地一下红透。

薇薇那个大嘴巴,害惨她了!

而手机,还在通话中,那边的人坏笑说,“冉冉,你刚刚叫得那么惨?该不会是被靳少给扑倒了吧……”

邢冉脸色由红变黑,可恶的薇薇,你要害死我了!

她手忙脚乱地挂掉通话,抬头便对上他深邃的目光,眼中噙着饶有兴趣的笑意,仿佛盯着某个小宠物一般……

邢冉心头一颤,慌忙避开他具有侵略性的目光,“靳先生,放我起来。”

“喜欢这么叫我?”他俯首靠在她的耳边,炽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肌肤上,让她心头发慌,浑身不自在,“我们现在是夫妻,私底下,我不介意你叫我的名字。”

邢冉正慌乱无措,大门忽然被打开。

一位保养极好的中年贵妇,手上挎着限量版的LV包包,款款走了进来,一抬头便看见这样暧昧的场面——

靳熠光裸着上身,搂着邢冉的腰,两个人的身子几乎贴在一起。

中年妇人和邢冉同时愣住,唯有靳熠,风轻云淡的拍了拍怀中小女人的后腰,沉声吩咐:“起来,站好。”

邢冉这才回过神来,面红耳赤地从靳熠怀里退出,尴尬地站在一边。

那位美妇也反应过来,将包包随意放到茶几上,犀利的目光从邢冉身上划过,“阿熠,怎么也不介绍介绍这位小姐?”

她故意将重音放在小姐二字上,语气里带着轻蔑,邢冉脸色一白,咬着唇垂下头去。

靳熠眉头微微一皱:“妈,这是您刚过门的儿媳,邢冉。”

靳美妍惊叫出声,“什么?你说你们结婚了?”

靳熠长臂一伸,揽过邢冉的肩头,微笑着凝望着她,柔声说:“冉冉,叫妈。”

冉冉……他叫得这么亲密,让邢冉浑身都不自在,咬了咬唇,艰难地喊了一声,“妈……”

靳美妍精致的面容染上一层薄怒,瞪着靳熠和邢冉,厉声道:“别叫我妈,你不是我靳家的儿媳!”

邢冉抿着唇,不知所措,她仰头望了望靳熠,却见他唇边扬起了淡淡的笑意。

靳美妍怒气冲冲地说,“靳熠,你给我解释清楚!之前我给你安排的贺峰银行总裁的千金,夏尔晴小姐,你为什么不同意?现在,你给我娶了这样一个小丫头回来,你告诉我,她是哪家的?有没有尔晴的条件好?”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双飞风韵犹存两个熟妇_五十多岁的浪女人口述

紫黑囊袋拍打_七十老太婆下面什么样

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 宝贝真棒&我和妻子的别样生活

体内制物h*两具身体纠缠在一起总裁小说

2019国产在线视频快速 在线影院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