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的言情超好看小说/好看的值得通宵的小说

2020-09-12 16:53 · 新商盟

季颜本来就觉得脸上有些疼痛,被叶艳秋这样打了一巴掌,她的脸上感觉那种火辣辣的疼,嘴角也跟着有温热的液体的流了下来,她的头也跟着晕,差一点就摔在了地板上。

“你做什么?你疯了?”季松平算是反应过来了,他转身冲着叶艳秋怒吼,生平没有那么愤怒过。

季颜心里很清楚,季松平并不是心疼她,而是因为叶艳秋给他丢脸了所以才会这样吼叶艳秋。不过这样也好,虽然脸上有些疼痛,可是让季松平对叶艳秋的想法改变了,她的心里也算平衡了。

叶艳秋可能是太用力了,直到现在她的身子还在颤抖着,被季松平这样一吼,倒是清醒了许多。

叶雨秋扶着叶艳秋,大气都不敢出,这里根本就没有她说话的地方,可是看着季颜这么嚣张跋扈,她的心里也憋着一口气。

“松平,我真的气不过。”叶艳秋挣脱开叶雨秋的手臂,冲到了季松平的面前,抱着季松平就大声哭了起来,哭声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季松平完全被她的哭声给俘虏了,看着心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他的怒气自然而然的就消散了。

“别哭了,小心哭坏了身子。”季松平叹了一口气,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他外面光鲜华丽,其实家里并不像外界传说的那样美满。

自从季颜搬出去之后,他就对外宣称她出国深造去了,如今又……这真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估计今天这样一闹,他就成了全城人的笑话了吧。

“松平,我来季家那么多年了,从来都没有虐待过小颜,就连当初雨秋回来跟我说小颜抢了她的男朋友,我都没有责怪过小颜,可是为什么?她为什么要在今天这个日子给我这么难堪?现在全城的人都在笑话我吧?”叶艳秋根本就停止不了哭泣,直接趴在季松平的肩膀上哭的更厉害了。

“是啊,姐夫,姐姐兢兢业业地帮你处理家里的事情,让你安心的在外面打拼事业,今天是姐姐最重大的日子,被小颜她给弄的,姐夫,姐姐的命怎么会那么苦?”

叶雨秋说着说着就伤心的哭了起来,两姐妹一起在季松平的面前哭泣,整个客厅里瞬间又热闹了起来。

“演的还真像。”季颜终于从晕头转向之中恢复了,她抬起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渍,脸已经红肿的很高了,看样子要请假了。

“你说什么呢?还不给你小妈道歉?”季松平听到季颜这样说,完全没有内疚的样子,再加上叶艳秋哭的更加伤心了,他把叶艳秋扶到了沙发上,大步走到了季颜的面前,用力一扯,把她狠狠的往前一拉。

季颜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季松平的力气很大,以前没有经商的时候他也是学过武术的,后来觉得武术没有什么钱途才跟着人家去下海经商。

虽然季颜也练过跆拳道,但是男女的力气还是很有差别,被季松平这样一扯,季颜整个身子都撞到了茶几的边上,瞬间她觉得自己的世界再次天昏地暗了。

“姐夫,本来我不应该说的,可是姐姐从小就对我这么好,我不能看着姐姐这样受委屈,以前小颜和我在一所学校的时候,我交一个男朋友,她就过来抢一个,本来我以为小颜是闹着玩的,后来次数多了,我也就觉得好像是故意针对我了,我知道我不应该跟着姐姐一起过来季家,给姐夫添了那么多年的麻烦,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我做了什么让小颜那么小小的年纪就这么怨恨我。”

叶雨秋说完还用手擦了一下眼泪,“雨秋,别说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嫁到季家来,还连累了你。”叶艳秋一把把叶雨秋抱在了怀里,两个人就这样抱头痛哭。

“你们演的不累吗?”纵使再疼痛,季颜也不想在他们的面前示弱,“叶雨秋,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选择要送菊花给你姐姐吗?我就是想要提醒她,恶人总有一天会得到恶报的。”

季松平坐在沙发上,看着地上半跪着季颜,摇了摇头,“小颜,你还不认错吗?那个是你小妈,菊花是祭奠用的,你送你小妈这个我不说什么,可是你为什么要把好好的宴会搞成这样?”

“松平,算了,我也不想计较了,小颜还小,刚才是我一下子没有忍住才会打了小颜,对不起小颜,小妈跟你道歉,你是不是很疼?”这时叶艳秋倒是停止了哭泣变的平静了起来,她站了起来,走到了季颜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季颜。

“看看你小妈,你闯了那么大的祸,你小妈都原谅你了,你还要你小妈怎么去疼爱你?”季松平的心里好受了一些,女儿不省心,还好自己的老婆识大体。

叶艳秋冲着季颜伸出了手,想要掺扶着她起来,手刚碰到了季颜的身体,叶艳秋的身子就往后飞了出去。

季松平就听到叶雨秋的大喊声,“姐姐。”

事情发生的太快了,季颜等着双眼,刚才有一瞬间她真的相信了叶艳秋是准备来搀扶她起来的。呵呵,自己还是太单纯了,季颜在心里对自己吐槽道,她居然相信一个恶毒的女儿会来搀扶着自己。

叶艳秋的身子撞到了茶几的边角处额头狠狠地砸在了茶几上,茶几的玻璃都碎成一片一片的,有的碎片都染成了一片一片的红色。

叶雨秋和季松平第一时间小跑着走到了叶艳秋的身边,“艳秋,你没事吧?快点,管家呢?打电话叫救护车。”

“姐姐,你别怕,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你一定会没事的。”叶雨秋也跟着着急地叫了起来,而此时叶艳秋已经昏迷了过去。

季颜看着这一幕“感人”的场景,心已经如同死灰,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救护车很快就过来了,季颜看着季松平和叶雨秋抱着叶艳秋急急忙忙地往救护车走去的背影,她从未有过如此失望,就连当初赌气搬出去她也没有那种心情。

一阵喧闹之后,季家彻底安静了,季松平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跟她说,这让她更加绝望,这个家已经完全容不下她了,她在这里就是一个外人,一个彻彻底底的外人。

季颜的嘴角扯着连自己都觉得难看的笑容,即使脸上传来快要撕裂的疼痛感,她都觉得那些并不算什么。

她伸出手用力的扶着面前的茶几,几块碎了的玻璃碎渣嵌入了她的手掌心,血液顺着她的手臂往下流,季颜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她想努力地站起来,想去自己以前的房间看看,那里还有一些残存的记忆。

“大小姐。”管家看着这一幕有些不忍心,那毕竟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

“福伯,别叫我大小姐,我和季家已经没有关系了。”季颜十分狼狈,从小福伯对她就十分好,以前叶雨秋欺负她的时候,趁着季松平不在家不给她饭吃的时候,都是福伯偷偷地拿吃的给她,对于福伯,季颜十分感激,也十分尊敬。

“大小姐,老板他只是晕了头。”福伯走上前扶着季颜,沧桑的脸上满是疼惜,这个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就没有美好的童年。

“呵呵,以前我会信,可是今天我不会信了。福伯,谢谢你这么多年来对我的照顾,我想去拿回我妈妈剩下来的东西,这季家再也不是我向往的家了。”季颜借着福伯的力量终于站了起来。

不管叶艳秋怎么样,季颜都觉得完全不重要了,她甚至都能想象的到叶家姐妹醒来之后是如何说自己,这么多年了他们的伎俩就从来都没有变过,而每次季松平都会选择相信他们,这次季颜彻底失望了。

“大小姐,夫人的东西……”福伯面露难色,他的语气也开始支吾起来。

“我妈妈的东西怎么了?”季颜激动地抓住了福伯的手臂,妈妈就那么一点东西留给了她,都怪她当初搬出去的时候没有把东西一起带走。

“大小姐,你不要激动,前段时间雨秋小姐整理屋子的时候看到了夫人的东西,她说这些东西不吉利,所以就让佣人们拿出去丢了。”

福伯的话刚说完,季颜的脸上一阵惨白,那是妈妈留给她的。“叶秋雨凭什么动我妈妈留给我的东西?”

“这是夫人的吩咐,我们也没有办法。”福伯很无奈,“不过我偷偷的藏了一本相册起来,就想着大小姐你回来的时候给你,我这就给你去拿。”

季颜坐在沙发上,本来如死灰般的心在听到福伯说的话之后又再次复活了,她焦急地等待着福伯过来。

电话响了,季颜瞄了一眼号码,心里冷笑,该来的还是来了。她毫不犹豫地拿起手机放在耳边,“那女人死了吗?”

“你这是什么话?你小妈现在还在手术室抢救,你连一点内疚都没有?”季松平在电话那头怒喊。

季颜透着手机都能感受到季松平的怒火,她轻声笑了起来,“她在手术室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推她的。”

“你当我是瞎子吗?不是你推的难道她自己撞上去的?你小妈她那么一个爱惜自己容貌的人,怎么会用这样的方式诬陷你?”

“你都相信她了还打电话过来给我干嘛?想让我忏悔?季先生,我根本就不会忏悔,你也不要白费心思了。从今以后我和你季家断了一切的关系。麻烦以后不要打电话来骚扰我了。再见。”说完季颜就挂了电话,此刻她再也不会留恋什么了。

“大小姐,这个相册您收好。”正好福伯也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本泛黄的相册。

季颜双手接过福伯手里的相册,翻开来,那里都是妈妈的身影,还有她的。她坐在沙发上看着相册里的每一张照片。嘴角的笑容越来越灿烂。

“福伯,麻烦你拿把剪刀给我。谢谢。”突然季颜抬起头对着福伯说道。

福伯看着季颜露出这样幸福的笑容,二话没说就去找了一把剪刀递给了她。

季颜把妈妈和季松平还有她的合照全部都挑拣了出来,接过福伯手里的剪刀,季颜拿起照片十分认真的把季松平的身影给剪了。

剪完之后季颜又把照片平整地放在了泛黄的相册里,一直到最后一张放了进去,季颜的心里豁然开朗。

“福伯,谢谢你。我走了。”季颜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把相册放在了自己随身带来的包里,冲着福伯笑了起来,“谢谢你对我的照顾。”

这句话她是真心的,在这个季家就只有福伯对自己好。

“小姐,你这是真的要走?”福伯有些不舍。

季颜没有说话,她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季家的大宅,这里再也没有她留恋的东西了。

此刻已经是深夜,路上几乎没有人,就连出租车都没有一辆,微风轻轻地吹着季颜的脸颊,让她的心情好了很多。

脸颊还有些红肿,季颜都能看到自己鼓的有些高的颧骨。几年的跆拳道基础让她知道要想战胜困难就必须要忍,坚持。

在街道拐角的地方,一辆车一直停在那里,司机看到季颜出来了,低声报告,“老板,季小姐出来了。”

顾念白也看到了季颜走出来,他的眉黛轻佻,看到季颜这幅模样,他的心里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

“你下去跟着她。”顾念白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脱口而出这句话。

司机差点被自家的老板给吓到了,让他跟着一个女人,按照老板的意思还是不要让她发现?这么高难度的事情让他一个司机去做?不是说好了只开车的吗?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帮着老板看女孩子了?

司机纵使有太多不愿意也不敢违背顾念白的意思,顾念白在商界能够起来这么快全是靠着自己说一不二的性格,他说的话就是圣旨,如果你敢违背,你就大胆的试试好了。

季颜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才走回了自己的公寓。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季颜看到几个喝醉酒的醉鬼在走廊上歪歪倒倒地睡在那里。

这个公寓之所以便宜就是因为有这些醉鬼在这里,当初季颜来租房子的时候包租婆就跟她说的很清楚了,晚上超过十二点就不要出来了,不安全。今天也是她第一次超过十二点回来。

季颜看着躺在地上的醉鬼,一个一个喝的烂醉如泥,还有几个围着正在喝。

季颜本来不想惹那些醉鬼的,想着不着痕迹地就回去。奈何好像他们都不给她机会。

“哎哟,我们这里什么时候住了这么一个绝世美女?”正在喝酒的那帮醉鬼们有一个人已经注意到了季颜。

其他人被这么一说,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季颜的身上,他们不是没有见过美女,只是季颜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女儿,保养的也比较好,皮肤晶莹剔透,吹弹可破。这帮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好看的女人。

“想着这大半夜的独自一个人来这里,是想着便宜我们兄弟吗?”另一个稍微年长点的,比较有经验,他的一双眼睛色眯眯地盯着季颜看。

季颜感觉到了一阵危机感,这公寓的楼道里少说也有十几个这样的醉鬼,能在半夜喝醉酒的都是一些流氓之类的,她暗叹自己怎么如此倒霉。

“兄弟们,看样子我们今天的艳福不浅啊,不光喝饱了酒,今晚还有美女相陪。”那名比较成熟一点的醉鬼继续说道,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季颜。

“你们这是犯法的。”季颜双手环胸,脚慢慢地往后移,想要借机往门口走去。

突然她的身子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季颜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子就被抱住了。“我说老王,你这光说不行动可不好,你看差点到嘴的鸭子给飞了。”

“不是还有你吗?这小丫头柔柔弱弱的能飞到哪去?”那名被叫老王的男人的笑容更加猥琐,紧跟着几个喝醉的酒鬼都跟着围了上来。

刚才在季家已经折腾了很长一段时间,再加上又是徒步走了回来,季颜的力气早就消耗完了,此刻的她就如同一个待宰的小羔羊一般等待着大灰狼的到来。

“你们放开我。”即使这样,季颜还是强压住心里的害怕,她迫使自己镇定,自己好歹还是学过一阵跆拳道,这几个小流氓还是可以解决。

季颜想到这里,用力地开始挣扎,“你们放开我,你们这样是犯法的。”

“犯法?小丫头,你是在做梦吗?还是没有清醒?这里是什么地方?警察三不管的地方,你以为我们这帮人会没事在这里过夜?太天真了。”

季颜听到那名叫老王的男人这样说,而且已经靠近了她,她的全身就打哆嗦。警察三不管的地方?那是什么地方?当初租房子的时候包租婆并没有说的很清楚,只是让她不要夜里十二点之后出来而已。

“瞧瞧这丫头的皮肤,我老王上过那么多女人,就数这个女人的皮肤最滑了。”老王的手已经抚摸上了季颜的手臂。

“我也来摸摸。”老王身边的小混混咽了一下口水,看着季颜红肿的脸,他还真没有想到这女人的皮肤会这么好。

“你们放开我。”季颜努力地躲闪着,奈何被身后的男人抱着,她都能感受到一股灼热顶着自己。季颜暗叫不好,她一个转身,使用了跆拳道的一个过肩摔,可是没有力气,根本就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那种效果。

没达到效果还不算,由于身后的男人力气很大,她甚至还把自己给摔倒了。

“哎哟,这个女人还会点啊?真是太带味了。”抱着季颜的男人用舌头舔了舔嘴唇,“我就喜欢这样野的女人。”

季颜在地上翻滚着,抗拒着,狂叫着,可是根本就没有人搭理她,她好像忘记了,在这么深的夜里,这公寓里除了这些流氓,没有人会过来救她。

她感觉到有人已经撕扯着她的衣服了,领口已经被扯下,露出了一大片的雪白的肌肤。几个男人压着季颜的手臂和腿,不让她挣扎。

季颜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她的心里现在特别想念她的妈妈,她甚至想着等过了今晚,她就去陪着妈妈。

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这次真的完蛋了,季颜在心里想着。反正也不抱着希望了。

耳边的淫笑声不断,渐渐地季颜想要挣扎也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顾念白走进来看到了这一幕,季颜被几个男人压着,他们的手在季颜的身上摸着,而那个傻女人却只是知道哭。

一股怒气升了上来,他二话不说就上前揍了那帮酒鬼。酒鬼的所有精力都在季颜的身上,并没有发现顾念白的存在。

直到被顾念白给打了,他们才停止手里的动作。抬起头看向这个坏了他们好事的男人。

“哪里来的混小子?坏我们的好事?”老王往地上淬了一口,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其他跟着老王的小混混们也都停止了动作站在老王的身后。

“不要命了,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来这里坏我们的好事?”后面不知道是哪个小混混跟着出腔。

“滚。”顾念白看都不看他们一眼,他怕脏了他的眼睛。他的眼中只有躺在地上流着眼泪的季颜。

季颜的一双眼睛空洞地看着天花板,看着那抹灯光,嘴里低喃着一些话。

顾念白靠近了才能够勉强地听清楚季颜嘴里叫着的是妈妈,她的嘴里居然叫着妈妈,顾念白觉得有些讽刺。

他脱下自己的西装,盖在了季颜的身上。而这一系列的动作季颜完全没有知觉,她的目光依旧很空洞,嘴里依旧叫着妈妈。

顾念白彻底怒了,想着昨天那么义无反顾勾引自己的女人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他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小混混们。

相关文章:

双飞风韵犹存两个熟妇 宝贝太大要涨坏了/都市俏佳人

好湿热花径.舌尖探进紧致的*男子像狗一样舔鞋

小说推荐【总裁的重生腹黑妻】小说在线免费大结局TXT

穿成病娇反派的炮灰师尊~杏鲍菇太大了塞不进去

两根一起要坏的/娇美白嫩惨遭蹂躏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