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小说《最强女婿》全集无删减版本@

2020-09-12 16:53 · 新商盟

第三章 女婿打岳母


顿时周江有些无奈,把你女婿打了?我难道就不是你女婿?想起白天刘秀英坚决不借钱的时候,周江更是来气。

他冷漠地看着赵秀英道:“不跪。”

“你还敢顶嘴了,”赵秀英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表情,指着周江的鼻子骂道:“他可是建筑公司老板,你就一个和水泥的,你反了天了?你现在给我跪下来!”

周江目光中带着意思愠怒:“我妈缺手术费,正躺在病床上,让他把我的工资给我他还刁难,难道不该打?”

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刘秀英冷冷笑了起来:“你妈是什么命?赵有钱是什么命,能比吗?”

周江已经懒得隐藏自己的愤怒,眉宇间一股火气腾然升起。

刘秀英两道厚重的眉毛高高扬着,继续说道:

“你也不想想,你要是没做错什么,他会扣你工资?”

周江笑了。

他被生生气笑了。

他也懒得再和这个泼妇争论什么,直接一个大嘴巴子甩了过去。

“啪!”

一声巨响。

瞬间别墅里安静了。

刘秀英捂着脸,惊诧无比地看着周江:“你……你敢打我!”

周江一摊手,“你也不想想,你要是没做错什么,我会打你?”

一时刘秀英支吾住了,愣了半天,嚎啕大哭起来:“你……你,哎呦,没天理了,女婿打丈母娘了……”

“闭嘴!”

周江冷冷瞪了刘秀英一眼喝道。

他已经懒得再忍耐这个丈母娘了,直接不带搭理地从刘秀英身边走了过去,慢步踱到赵有钱身边,“你想怎么样?”

赵有钱一脑袋纱布,蓦然怔了怔。

在他印象中,周江就是个任打任骂的软蛋,今天竟然把这个泼辣的丈母娘给打了!

一瞬间,他被周江的气场吓得竟然脚都有些软,向后踉跄一步,被身后的人扶住,他才意识到,自己好歹也是带了好几个人来的。

赵有钱背也挺直了许多:“今天,你要是不跪下来磕头认错再把钱还回来,我就把你手筋给挑了!”

没有说话,周江直接一脚踢了过去。

赵有钱好歹也得有一百八十斤,一脚竟被踹了有三米远!

他摔倒在地上,周江一脚踩在他身上:“我问你,还要道歉吗?”

咽了口唾沫,赵有钱支吾着开口:“你……你别跟我来横的,我告诉你,我……哎呦。”

他的话还没说完,周江已经又是一脚踢在他腰上。

后面赵有钱的亲戚赶紧过来帮架,不过,他们这几个人,在周江面前,似乎有些弱了。

也不知道为何,这个以前的废物,力气竟然这么大,四五个人都拉不住,随手一甩就能把一人撇开。

周江也感觉到自己力气至少大了三倍,直接用拳头把赵有钱给打得叫不出声来,才撒手。

而赵有钱带来的人,已经不敢再去帮忙了,小腿着打颤,都是离得远远的。

他们实在搞不懂了,为什么周江一下子会爆发成这样。

周江的名声在这个这一群亲戚里,算是响当当的没用,谁不知道刘家这个废物女婿?

平时不管是谁,周江都是卑颜屈膝的,连顶嘴都不敢。

可今天,先打岳母,又把这个虎背熊腰的连襟打了,像是换了个人!

周江的眼神,向几人身上一瞥,顿时吓得几人连连后退。

冷声一笑,周江道:“把他抬走送医院吧。”

赵有钱带来的这群亲戚,如获大赦,赶紧把赵有钱给搀扶着送医院了。

刘秀英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嚎啕哭着,一幅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周江大步朝着他走了过去,冷漠地看着她道:“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抬起脑袋,刘秀英看着周江这张脸,霎时间出了神,半天没想起该说什么话。

她从来没想过周江也会有这样一面,要搁以前,哪敢这样对自己啊!

刘秀英很想痛骂周江一顿,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又卡住了,支支吾吾地看着周江,半天没吭个声。

见到这情况,周江顿时都忍不住冷声笑了,摇了摇头:“欺软怕硬。”

说罢,他也不回自己那间小破杂货间了,直接转头走了出去。

周江身上也没有什么钱,晚上只得走了两公里,找了个小旅馆,住了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一个电话把他从床上闹醒了。

电话那头是刘青青的声音:“周江,你现在在哪?”

“我在外面睡觉。”周江道。

刘青青道:“昨晚的事情,我听说了。”

“你是来兴师问罪的?”周江不咸不淡地问。

“不是,”电话那头沉吟了一会儿后,传来刘青青的声音:“可能是你在家里受了太多气了吧,我能理解你,但是如果下次你在遇到这种情况,我希望你还是忍耐下去,毕竟你现在有没有收入……”

“行,我明白。”周江冷笑着回了一句。

刘青青道:“你妈的医药费你总要挣到的,你给你介绍了个工作,你来我们医院当清洁工吧,至少也有份稳定的收入,你现在来我医院吧。”

“我现在过去。”周江说着,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

他现在脑袋里有一百个名医的经验,有什么比到医院工作更适合的?

虽说现在周江行医资格证已经被吊销,但留在医院里,没准还能碰到机会。

到了医院,刘青青带着周江,在人事处报道之后,领了工作服,签了劳动合同之后,算是上岗了。

“我知道清洁工这种工作不体面,但至少也有份收入,你好好干,钱我已经先帮你垫着了,你慢慢工作还钱吧。”

刘青青看着周江道,也许是因为昨晚的事情那么一闹,她对周江的态度似乎也软了许多。

不过对她来说,周江还是个外人,尤其是牵扯到金钱上。

虽然她会为周江先把钱垫着,但绝不会,真就让周江心安理得地接受这十万。

“还有,”刘青青凝目注视着他道:“你注意你的身份,见到我叫刘医生,我不想别人知道你是我丈夫。”

“嗯。”周江点点头,他从没想过刘青青高攀,更何况,刘青青也从来没承认过自己这个老公。

刘青青颔首一下,便转头走了。

捏着扫把,周江在被分配的走廊上打扫地板。

一抬头,却蓦然痴了一下

第四章 喝醉的医生



一个身着白大褂的女人,正在一间急诊室的门口走来走去。

女人额头上全是香汗,发丝贴在白皙的脖子上,目光在往上一抬,这是一张近乎完美的脸蛋,可此时这张脸上全是忧虑,却平然增添了一份意外的美感。

女人在急诊室门口,踱来踱去,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很快,女人有些等不及了,转头问身后的医生,“外院的专家到哪了?”

“已经在路上了,”那医生回答道,表情有些忧虑:“陈院长,我看病人的情况很危急了,就算外院的专家过来,估计也没办法,我觉得现在还是把病人转院吧,不然咱们医院若是出了医疗事故……”

“不能转院,病人现在的情况不能颠簸,若是现在转院,就必死无疑了!”陈秋雨摇了摇头,粉唇一咬坚定道:“还是等外院的专家过来吧。”

她身后的那个医生叹了口气,摇摇头,坐在了一边,似乎是不能理解这个呆货院长,人都要死了,不先想办法保住医院的名声,管它路上颠簸不颠簸呢。

过了莫约十分钟,那外院的专家终于来了,陈秋雨带着一群医生,赶紧到医院门口夹道相迎。

医院的人在两边排开,过了莫约五分钟,只见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医院门口。

五秒后,只见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从轿车上下来了。

脚踩到地面上,男人的脚步顿时一晃,脸上有些红红的,走进去,舌头打着结道:“带我去看病人吧。”

这些出来迎接的医生面面相觑,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

请来的这个外院的专家,明显就是刚喝了酒过来的啊!那一身的酒味,简直像在酒缸里泡过!

但是此时貌似也没别的办法了,医院里能用的招,都已经用过了,也只能靠着这个外院的专家了。

陈秋雨迎了上去,赶紧拿上一件白大褂给男人披上道:“赖教授,病人在楼上,我给您带路。”

赖教授眼睛惺忪着:“赶紧的,我在酒桌上被你扯过来了,等治完这个病人,我还要回去喝酒呢,我今天陪的可是重要人物,要是得罪了,你们这小破医院可担当不起。”

来到急诊室门口,赖教授推门就要进去,却被一只纤手给拦住了。

陈秋雨递过去一个文件夹道:“赖教授,这是病人的病历单,您看一下。”

“看什么病历单,你瞧不起我?”赖教授说着,一把推开了她的手,一脸义正言辞地道:“我行医都多少年了,什么大场面没见过,治个急性哮喘还要看病历单?给我一边去。”

说着,又要推门进去。

可陈秋雨却不依不挠,闪身挡在了门前,一张俊逸秀雅的脸上写满了坚毅:“病人的情况比较特殊,不然那我们也不会叫您来了,您还是先看一下!”

“闭嘴!”赖教授眉头忽然一皱,拿起病历单,扔在了地上,“我是什么人,你是什么人?你一个小医院的院长,也够来教训我?”

陈秋雨霎时楞了一下。

几秒钟之后,她还是捡起地上的病例单,推到赖教授面前:“您还是看一眼吧,毕竟为了病人的安全,您……”

“我再申明一次,”赖教授被酒劲迷得脑袋昏昏沉沉,垂着眼皮子道:“再废话我就走了,不过,请我出诊的三万块钱,我可不会退,你就让你们医院这帮废物去治吧。”

陈秋雨和旁边的医生,都气得眼前发黑,年纪大的医生,气得手都哆嗦起来。

就算是大医院来的专家,也不用不着对他们这么趾高气昂吧?

可是偏偏医院这一大群医生,确实束手无策,而赖教授,就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像是在交流互相眼神中的无奈。

一声不甘心的叹气,陈秋雨终于把手上的病历单放下了,看着赖教授推了推手道:“请……请进吧。”

赖教授鼻孔朝上,发出一声冷哼,大步走进急诊室。

一众医生也不敢进去,只好在外面干等着。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清洁工制服的男人拎着扫把,走了过来,随便拉住一个医生问道:“里面病人什么情况?”

那医生转头一瞧这一身清洁工的装扮,登时不耐烦地一挥手:“关你什么事,扫你的地去。”

急诊室门口,其他医生,也不由地向周江投去嫌弃的目光。

周江有些无奈,又大步走到刘青青跟前问道:“你和我说说什么情况吧。”

“你不要和我打招呼!”刘青青眼眸往他身上一瞪,嫌弃得像是脚上停了个癞蛤蟆,咬着粉唇道:“我不想被其他人知道你是我丈夫!”

周江耸了耸肩,“你要是不告诉我里面的情况,我就只能把我的身份曝光喽,一个大医生,丈夫是清洁工,应该很丢脸吧。”

“你……”刘青青气得都语塞了,心道这世上怎么还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她平复了一下心情,也只能告诉周江道:“里面的人,是个哮喘病人,刚刚哮喘病发作,但是医院用什么办法也抢救不回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病人的呼吸现在还是没有平稳下来。”

周江又问:“这个病人,脸色是不是发青,指甲发白?”

刘青青楞了一下,点点头。

似乎明白了什么,周江也不再询问,朝着急诊室门口走了过去,趴在门上往里面瞧。

旁边的这些医生,看到周江竟然和刘青青搭上话,顿时都觉得奇怪。

毕竟刘青青在整个医院相貌都是数一数二的,虽说她已经结婚,但不少医生,还是忍不住过来献殷情:“刘医生,这个清洁工和你说了什么?他是不是骚扰你,我帮你把他赶开吧。”

“不用,”刘青青面色铁青,沉声道:“这就是个神经病,随他吧。”

正说着,突然听得“哐”地一声巨响。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急诊室的门竟然被踢开了!

而踢开门的,正是刚刚那问东问西的清洁工!

顿时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这怎么回事?

却见周江把扫把一丢,对着里面喝道:“你给我停下,你这一针下来,病人就命归西天了!”

急诊室里,正在施针的赖教授,也转过头来,看着这个清洁工,刹那间眉梢间两团怒火陡然升起,转头对着陈秋雨问道:“你们医院是怎么回事?一个清洁工竟然来闹急诊室!”

“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处理!”刘青青赶忙道歉,朝着周江走过去,对着他喝道:“你赶紧给我出去!你这是扰乱社会治安,我可要报警了!”

周江昂首挺胸地道:“你报警吧,这个老东西,喝醉了酒行医,正好把他抓了!病人根本就不是哮喘病发作,而是虚阳症犯了!这一针下去,扎在会***上,病人直接就命归西天了!”

“又关你一个清洁工什么事?”

病床前,赖教授一脸不屑:“什么虚阳症,我听都没听过,你少在这给我不懂装懂,滚一边去!”

陈秋雨清澈的眸子里全是怒火:“你是我们医院的清洁工吧,你已经被开除了,现在收拾东西滚蛋!”

周江还想开口争辩,可是周围一群医生已经围了上来。

有年轻的医生,已经支住了他的胳膊,想把他拖出去。

“我现在就走,不用劳烦你们。”

周江手一挥挣开了他们,他也知道自己人微言轻,此时再怎么说也没用。

说着,他直接转头往外走。

可是走了五步,他的脚步却又顿了一下。

咬了咬牙,周江又走了回来,走到刘青青身边,咬着牙道:“等下病人会出事,你让他们依次扎下阳谷穴,中庭穴,天庭穴这三个穴位,病人能救回来。”

刘青青的脸寒若冰霜:“用不着你操心,你安心当你的清洁工吧,啊不,你清洁工都当不成了,你自己去重新找工作吧。”

摇头苦笑一声,周江也没有说什么,转头走了。

相关文章:

10倍潜力! 三季度机构最看好的10只医药股! (名单)

宝贝太大了用力坐下来—啊老师好痛哦轻一点哦

阿嗯停慢点太深了|往上一挺舒服吗宝贝

日日批视频免费播放 同事 他把我批日出水了 腿开点

宝贝腿分大点我舔不到前面了|嚣张神豪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