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女频《替罪娇妻:总裁的私密独宠》小说大结局

2020-09-12 16:54 · 新商盟

第5章 可杀不可辱

单梵抱着手臂,好整以暇地在一旁看着,就好像受辱的不是他要娶的新娘,而他只是在看一个垃圾。

这女人装得三贞九烈,这么快就受不住了么?

被抱住的那人倒抽了一口冷气,温香软玉在怀,顿时再也难以克制,刺啦一声扯开了女人后背的布料!

教堂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齐齐屏息,等着下面发生的事情。

“帮帮我……”

梁诺低声呢喃,死命抱住保镖的腰,摸索着,终于碰到了对方腰间别的尖刀。

就是这个。

她用尽全力,推开保镖,顺势把刀抽了出来!

刀锋雪亮的光芒扫过整个空间,惹来几声惊恐的尖叫。

“这女人疯了吗!她还想在这里杀人?!”

“……”

相比于其他人的惊慌,单梵淡然极了,隔岸观火地站着,只是稍微挑了一下眉。

呵,想不到,这女人还真是有点意思。

不过她想通过区区一把刀自保?她当他单家养的保镖,都是废物么?

他饶有兴味地看着,突然间瞳孔一缩——

梁诺手里的刀,没有挥向保镖,反而毫不犹豫地往自己心窝扎去!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离她最近的一个保镖,脸都吓得发白,下意识地抬手一挥,那刀便直直划向女人的手臂。

一瞬间,血液横流,盛开在婚纱上,犹如雪地绽放的红梅。

“啊……”有人吓得惊叫。

单梵眯眸,冷漠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别的表情,那是——愤怒。

他大步过去,毫不怜香惜玉,一脚踹向她的手腕。

尖刀脱手飞出去,单梵掐住她的脖子,直接将她整个人半提起来,脸上的线条紧绷。

“想死?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梁诺被尖锐的疼痛唤醒意识,但失血过多和呼吸困难,瞬间让她虚弱了很多。

她攀着他的手腕,费力地喘息。

但她的目光仍然明亮,盯着他,仿佛里面闪耀着一团火。

她轻声却坚定地说,“就凭我是……梁家的千金,可杀不可辱……”

“……”

她说,可杀不可辱。

单梵仿佛被什么烫了一下,一下子将她用力掼在地上,不去看她艰难喘息的模样,不耐烦地对着下面吵吵嚷嚷的人群。

心里涌起莫名的烦躁,他抬脚便踢翻了一个花篮,象征纯洁的白玫瑰碎了一地。

“戏都看完了,你们还不滚?”

“这……”

刚才还兴奋的众人,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男人一记眼刀横过来,一下子犹如被掐住脖子的鸡,噤声了。

没有人敢忤逆单梵的意思。他是财富的主宰,也是最有话语权的人。

大家亦步亦趋地往外涌出去,单梵烦躁地扯了扯领带,松开两颗扣子透气。

性感的锁骨若隐若现,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风流不羁。

须臾,他想起什么,转身,果然看见观众席第一排还坐着一个女人。

他提了提唇角,挑衅一般。

“怎么,母亲还不走?”

女人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墨绿色长裙,发型一丝不苟,头上戴着一顶贝雷帽,浑身散发出一种贵族特有的气息,此刻正不满地看着他。

丘岚:“……胡闹!”

单梵闻言,脸上没有愠色,反而将手放在胸前,做了个绅士的半鞠躬。

“愿为您效劳。”

“……”

丘岚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良好的教养让她不再逗留,转身就走。

男人望着女人的背影,唇畔的笑放下,逐渐变成一个冷酷的弧度。

胡闹?这还只是开始而已。

所有阻止他和曼殊在一起的人,都应该受到惩罚!

他这样想着,又慢慢踱到台上趴着的女人身边,皮鞋踩上她伤痕累累的背,低声耳语。

“梁家千金……可杀不可辱?可惜了,我这人从来就喜欢和人对着干……”

梁诺趴着,心里是一片死寂的绝望。

这个男人的意思是,还要想别的法子侮辱她么?

她怎么可能会让他得逞。

她咬紧牙,竟回了他一个微笑,“即使你是单梵,也逆转不了生死……只要我想死,我就会死。”

“贱人!”

男人黑眸染上疯狂的怒色,在她背上用力一踩!

梁诺已是强弩之末,立刻便失去意识,沉入黑暗中。

第6章 放她回家

昏迷中的梁诺,仿佛海浪上,颠得她想吐。

身下某处,痛得厉害。

难受……

她简直想彻底昏过去,但那个恶劣的男人却偏不让,他用力扯着她的头发,在她身上凶狠地驰骋。

“梁梓珩对我的女人做什么,我就对你做什么……这滋味怎么样?嗯?”

“你猜,他这样碰过我的女人吗?”

阴恻恻的声音,不断响在耳畔。

当晚,梁诺就发起了高烧,面色绯红,辗转呓语。

连接到急报赶来的医生都傻眼了:虽然早就知道单先生脾气古怪,招惹到他没有好下场,但这位……未免也太惨了些。

撕裂伤除外,手臂上的伤口草草包扎,更可怖的是那满背的伤口,有些已经化脓,血染了一床。

夜风浓重,男人倚在宽阔的阳台,身上披着一件深灰的睡衣,身材修长。

手里,一点烟火闪烁。

单梵刚从一场情事中抽身,锐利冷漠的眸里混合着一抹餍足,容颜像个吸饱了精气的妖怪,令人目眩神迷。

医生抹着冷汗过来,有些束手无策道。

“单先生,这位小姐伤得太重,高温持续不退,恐怕……”

“恐怕?”

单梵掸掉烟灰,目光朝这边扫了一眼,语气轻慢,却立刻让人浑身凉透。

医生这回连声音都抖起来,“不是我们不尽力,是病人自己求生意志薄弱,再加上高烧引起心脏衰竭……”

单梵一张俊美过分的脸,掠过思索。

忽然想起她白日里说过的话——只要我想死,我就会死。

呵,她还真有胆子。

单梵垂下眼,纤长的睫毛下,瞳孔闪过冷意,将烟蒂摁灭。

“给她上强心针。”

想死?他可不是什么慈善家,会任由欠债人逃债。

更何况,想不到她的身体和她的命一样贱,不仅滋味不错,还能经得起他折腾……他自然舍不得这样对曼殊,所以,养个发泄的玩具倒也无可厚非。

单梵邪气地舔了舔形状美好的菱唇,似乎回忆了一下女人味道。

梁诺睫毛颤动,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双极其黑的眼珠。

那眼珠像极浓的墨和极深的夜,里面没有一丝一毫人类的感情,只有撒旦才有这样的眼睛。

她死了么?

梁诺是这么想的,也这么问了出来。

耳边传来一声轻笑,带着嘲弄和不屑。

“是,你是死了——那么在滚去投胎前,你有什么未完成的遗愿吗?”

梁诺一愣,这不可一世的声音,似乎是有些耳熟?

她脑袋仍然昏眩得厉害,来不及思考那么多,垂下眼睫,哑着嗓子道。

“我……我想回家。”

她出来这么久,都没有回家,不知道爸爸妈妈都担心成了什么样子。

听到她的话,那个声音笑得更加狂妄,带着浓浓的鄙夷。

“啧,我还以为你有多舍生忘死,原来你也不是完全没有愿望……嗯?”

尾音上挑,邪恶的语气太熟悉,让梁诺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那双眼睛逐渐后退,显露出一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

可是看着这张脸,梁诺就想起那些恶魔行径,实在欣赏不起来。

她没死……她原来没死。

梁诺苦笑,心里觉得一阵悲哀,在这个魔鬼面前,她真的连自己的生死都不能决定。

“你想怎样?”

她似乎放弃了挣扎,目光暗淡下来。

这就认命了?

单梵有些无趣,修长的腿在房间里迈了一圈,眼珠忽然又流光溢彩起来。

他目光邪肆地圈住她,“假如,我放你回家呢?”

“……”

梁诺猛然抬头,眼里一瞬间爆发出明亮的光,如同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梁诺走了。

单梵站在阳台,眸光晦暗不明地看着女人单薄的身影跑出别墅铁栅栏门,她跑得那样不顾一切,即使身上的伤让她跌跌撞撞,也没有丝毫停顿。

还是管家双手交叠,恭敬地凑过来。

“单先生,就这么把她放回去,真的不会有事吗?好歹她也是梁家的千金……”

“梁家算个屁。”

男人撑着栏杆,身材的每一根线条都恰到好处,唇边含着笑,即使说着粗鄙的话,也只让人觉得他风流。

“关于她家里那点破事,都查清楚了吗?”

“是,正如单先生看到的那样。”

“很好。”

夕阳映衬下,单梵眸光亮得像妖,玩味地看着女人的身影逐渐缩小成一个点。

人生实在是太无趣,导致他很喜欢折腾人,亲手的捏碎他人的希冀,看他们愤怒张皇的愚蠢样子。

现在,他倒是很期待,这女人被摧毁最后一丝希望的表情……

相关文章:

爱爱小说 太深了水多我受不了啊_温柔的诱惑

慢慢地加入第二根手指|怀孕滚烫堵住

领导的大肉棍又长又大|男朋友两天要了我十次

肉肉彩色不遮挡 黄得让人湿的片段_胯下挺进美妇身体

女人励志早安语录简短/女人挣钱早安励志语录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