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顶级赘婿全文/顶级赘婿完本章节

2020-09-12 16:57 · 新商盟

第二天江帆一大早就出去了,直到中午才拎着菜回来。在厨房里忙活了一阵把饭菜都摆上桌,叫大家都出来吃饭。然后上楼做卫生。他每天都是这样,等大家都吃完了,他再下来吃。免得遭人白眼。

这就是他每天在宁家的工作。

“爸妈,你们先吃吧。我今天还要去一趟新发电器商城。”吃饭的时候,宁心悦显得心事重重的。

因为她刚刚收到宁瑞发来的一个微信,说他正在去新发商城的路上,而且找了朋友打通关系,估计能直接见到负责人了,那也就是有了成功的希望。要知道,新发电器城的负责人可不是随便就能见的。

吴霞询问之后,知道了这个情况,急得热锅上蚂蚁似的:

“坏了坏了,他能找朋友,咱们就不能找朋友嘛,宁彬你个死老头子,你倒是赶紧找找朋友啊。”

“我不认识新发的人啊,那可是燕京第一豪门,我哪有那样的关系呀。”宁彬着急的说。

“算了爸妈,没有朋友生意也还是要做,我先去看看吧。”

这时候江帆刚打扫完卫生从楼上下来,赶紧说:“那个,我正好也要出门,搭个便车行不行?”

“你出门不会走着去嘛,你不就是去菜市场嘛。我们心悦可是有正经事,捣什么乱。”吴霞摔了一下筷子说道。

“你自己打车吧。我这车不方便给你坐。”说完宁心悦便往外面走去。等江帆脱掉围裙追到外面,宁心悦的车已经没影子了。

江帆没办法,只能打了一辆车追过去,半路上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接,一路就追到了新发总部。

“宁心悦,你还真的跑来了,太幼稚了吧。这里可没你的份儿,我打赌你连负责人的门你都进不去。”宁心悦刚一下车就遇到了讨厌的宁瑞

“你能进的去?”宁心悦不甘示弱。

“嘿,没错,你说对了,我偏偏就能进的去,看到我身边这个朋友了嘛,他可是这里的市场部经理。李经理,麻烦您给我通报一声吧。”宁瑞冲着身边的中年人点头哈腰的说。

不过中年人上楼没多长时间又抱着个箱子下来了,垂头丧气嘀嘀咕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撞了鬼了嘛。好端端的解雇我。”

“李经理,您这是……”

李经理头也没回,钻进出租车里面走了。

这时候赶上江帆从出租车里下来,宁瑞觉得她们好欺负,就气呼呼的跑过来。

“谈生意还带个废物当保镖啊,我告诉你,我谈不成你们更没戏,还是趁早回家吧。”

“你来干什么?”宁心悦把他拉到一边责备:“你还嫌我这里不够乱嘛,赶紧回家做饭洗衣服去。”

江帆心里一阵苦笑,看来宁心悦真把自己当成家庭煮夫了,其实他现在可以做的事儿还真是不少呢。

就比如刚刚那个李经理到福伯面前给宁瑞通报,江帆得到消息之后立即就把他给开除了。

“不是,我是想告诉你,我这里也有个朋友,他说可以帮忙……”江帆赶紧解释的说道。

“你,有朋友?”

“嗯,小时候跟我一起长大的,现在虽然出息了,可是还没忘了我。他说都打点好了,你直接上去找他们负责人福伯就行了。那,那我在下面等着你吧。”

大概是觉得他上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宁心悦就自己上去了。

这情形把宁瑞看的目瞪口呆,但是他并没有就此离开,而是想等着一会儿看笑话。江帆瞅了他两眼也没搭理他,两人各自抽烟。

宁心悦上楼之后,直接就被前台带进来福伯的办公室,搞的她都有点蒙了,这里的负责人这么好见的嘛。

“您好,您是鼎新电器的负责人吧。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我叫江福,您的事我都听说了,合同也给您准备好了。您签一下字就可以了。”

宁心悦简直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进门到现在她还什么也没说呢。对方就把合同准备好了。江帆找的那是个什么朋友啊。

“哦,江先生,您没认错人吧?”宁心悦疑惑的说。

“哈哈,怎么可能呢。你的朋友面子不小,我们已经决定以后重点推荐你们鼎新的电器,没准还能给你们打造一个品牌出来呢。看看没问题就签字吧,我已经签好了。”

合同看了好几遍没什么问题,宁心悦虽然还是满腹狐疑,却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赶紧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而后拿了一份下楼。

福伯还把她送到电梯口,说了些以后合作愉快的话。

“怎么样老婆,合同签了吗?”

“嗯,老公,签了……”这话说完,宁心悦的脸登时就红了,她可从来没有叫过江帆老公,这次纯粹是下意识的。所以尴尬的够呛。

幸亏宁瑞及时跑过来解围:“什么,什么啊,吓唬谁呢,哪有合同,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儿。这里的合同是这么好拿的吗?”

宁心悦心里一阵高兴,既然他自己凑过来了,正好可以趁机杀一杀他的锐气。

“你自己看清楚了,这就是这里的负责人江福先生亲手跟我签订的合同,上面白纸黑字红章写着呢。”

“合同我已经拿到了,现在我就去找爷爷,新厂的负责人看来马上就要变更了。江帆,上车。”

江帆心里一笑,看来改变还是有好处的,来的时候打车,回去的时候,已经有美女当司机了。

一路上看到宁心悦脸上难得洋溢的笑容,让江帆心里忽然有种莫名的满足感,这就是当称职老公的幸福嘛。

宁心悦没有开车回家而是直接去了爷爷的别墅,当时有很多人都在。这些家伙全都是家族里的马屁精,成天什么也不干,就知道围着老头子转,想多分财产。

“爷爷,新发的合同我已经签下来了,而且条件非常优厚,您要不要亲自过目一下。他们还说要给我们大力推荐呢。”

这一句话,把在场的人全都震惊了。

宁心悦竟然拿下了新发的合同,要知道前面可是有好几批人都失败了。很多大公司为了拿到他们的合同也是绞尽了脑汁而不成,在新阳市电器产品想要进入新发,那可不登天简单呢。

而一旦成功进入新发,那年利润肯定要翻好几番啊。因为他们是连锁店,而且还有网络销售渠道,市场大的不得了。

“你是在搞笑?”一个向来瞧不起宁心悦的堂妹讥讽的说。

“心雨你什么意思,难道合同也有假的吗?”宁心悦自信的说。

“你说得没错,现在假和同她满天飞,怎么会没用假的呢。拿来给我看看,肯定是假的。”宁心雨一把将合同抢了过去。

宁心雨只比宁心悦小两个月,生的也是明眸皓齿,曲线玲珑,姿色虽然比宁心悦稍微差了一筹,但也不遑多让。

平时她也是最瞧不起江帆的一个,常说就算白送给她,再加一个亿的彩礼也不要这种废物男人,每次都把宁心悦搞的面红耳赤。

“你凭什么拿着那份合同,又不是给你看的,这可是给爷爷看的,你抢过去是不是没大没小?你这样不把爷爷放在眼里,是想当家做主吗?”

江帆这话出口,宁心雨顿时娇躯一颤,这家伙也未免太会挑拨了吧。假如爷爷相信了他的话,自己以后的前途可就堪忧了。万一日后分不到财产怎么办?

宁心悦的眼中倒是掠过一丝得意,她早就想教训这个妹妹了。

“我对爷爷不尊敬,你就尊敬了嘛,你在我们宁家只不过就是一名赘婿,而且你并不是我们鼎新公司的人,凭什么在这里指手画脚。甚至你连听我们商业机密的资格都没有,你还不快点出去。”

宁心雨一向伶牙俐齿,讲嘴皮子宁心悦在她面前还总是会吃亏,所以她一下就反应了过来。

“可是这份合同也有江帆的……”

“好了,不要吵了,心雨说的也没错,江帆虽然是你的女婿,可他毕竟不是我们鼎新公司的人,不能听我们的商业秘密。心悦,你做事儿未免太毛躁了,以后一定要注意谨慎。”宁天泽面无表情的说道。

老头子这话明显是偏心宁心雨,在场的人谁都听的出来。宁心悦本来签了大合同回来,为家族立了功,应该接受表扬,没想到却受到了责备。

顿时宁心悦感到一阵气馁和慌乱:“可是,可是这份合同怎么办?爷爷……”

“合同先交给我吧。剩下的事儿你不要管了,先管好你的老公就算了。俗话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连家都管不好,还怎么管理公司啊。”

听了这话之后,宁心悦委屈的眼泪下来了:“爷爷,您是因为我的丈夫不符合您的心意才这样说?可是当初有言在先,谁要是能签下合同,谁就当新厂的负责人,这也不算了吗?”

“这件事情我会考虑的,你们两个先回家吧。”

“就是,你连家都管不好,哪有能力管这么大的项目啊。您还是歇菜吧,省的爷爷看到你们心烦。”宁心雨趁机落井下石。

“都怪我不好,要不是我没用,爷爷也不会怀疑你的能力,不让你当这个负责人了。”出了门之后,江帆叹了口气,心想,老爷子是铁了心瞧不上宁心悦他们这家人了,这偏心的迹象太明显了。

“江帆,你就是个笨蛋,难道你真看不出来嘛,这件事和你没关系。我爷爷就是偏心。而你,也是真的不争气。呜呜……”坐在车里之后,宁心悦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难道你就真的甘心到手的胜利果实,拱手让给别人,让他们去坐享其成吗?”

江帆有些心疼的想抱她,可是又不敢,以前有过那么一次,宁心悦差点没给他打死,听说后来都吐了。

“不甘心又能怎么样,我那个偏心的爷爷才是一家之主。”宁心悦抽噎着说道。

“不甘心的话我自然有办法让他们来求你。”

“你?”宁心悦不可置信的转过了头来。

“你还记得我那个朋友嘛,他在新发混的还算可以,所以我就打算让他再帮帮忙。”

“算了吧,现在这个世界人情冷暖,你混的不好,人家帮了你一次,就不会帮你第二次,你还是不要自取其辱了。我就是命苦。”

“那,也是……”

见他这个德行,刚刚对他有一点好感的宁心悦顿时又无语了,总之自己是不该对他抱有任何希望的。

“算了,我还是自己找找朋友吧。其实我在大学里的很多朋友现在混的也很好,没准有谁跟燕京江家有关系呢。”

“嗯。”

“烂泥扶不上墙,下车呀,还想让我送你回家呀。”

“不是,我没那个意思,我就是想安慰安慰你。”江帆尴尬的说道。

“下车呀,听不懂人话吗?”

“那,那行,我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好,晚上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这就回家做饭去。酸菜鱼,要不红烧肘子,还是弄个火锅……”

“不用了,谁有心思吃你做的那些破东西。”宁心悦使劲儿把江帆推下车,而后关上了车门。

“那我给你煲个皮蛋瘦肉粥,晚上给你当夜宵……”

江帆的话还没说完,宁心悦便狠狠的踩了一脚油门开走了。

就像吴霞说的,这种每天围着锅台转的男人,的确令人无法忍受。

宁心悦倒恨不得他像个男人一样骂她两句,也比现在面对个窝窝囊囊的家庭煮夫痛快多了。

从宁心悦的车上下来之后,江帆左思右想,觉得宁心悦每天这样忧思惊恐,只怕会影响健康,所以他直接就奔着菜市场去了。

江帆的生身母亲,和他的父亲就是在厨房认识的,当时她的母亲是一名18岁的女厨师,尤其精通药膳。

而当时已经贵为燕京江氏家族太子爷的江一夫恰巧有些风湿的毛病,吃了她的药膳之后居然好了。

后来两人还谈起了恋爱,再后来他们不顾家族反对结婚了,再后来江帆出生了,再后来家里出现了另外一个女人……

“江一夫你这个负心人,你给我记住,我母亲的仇,我早晚跟你算。”

江帆来到菜市场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一些往事,因此心中有些不快起来。

他觉得男人不应该像江一夫那样,用情一定要专一。

而江一夫恰恰相反,听信谗言,不顾结发之情,嫌弃自己的妻子出身低微,连带着看不上他这个亲生儿子,甚至听了别人的谗言之后,怀疑他的血统,把他们母子赶出了家门,使得她的母亲含恨而终。

这个仇,他无论如何也忘不了。

“老板,这个薏米,莲子,红枣,荷叶,你都给我来点。还有那个乌鸡也给我来一只……100块,您拿好。”

买了一些材料和食材之后,江帆一摸兜里没钱了,心里顿时一阵发愁。为了给宁心悦补身体,他今天已经超支了。就怕回家之后吴霞对他不依不饶,甚至说他贪污什么的。

可是当他拎着这些食材刚走出菜市场的时候,忽然看到福伯从对面走了过来。

“大少爷,您,您这,怎么能受这种委屈呢,他们家人这么对您的吗?”

“有什么委屈的,我觉得这样挺好,比在江家勾心斗角强多了,至少他们没把我扫地出门。对了福伯,你是碰巧遇到我,还是跟踪我来的?”

福伯老脸一红:“大少爷您这话说的可真是折煞我了,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跟踪您啊,我是特意来找您的。”

“找我?有什么事儿不能打电话,还故意跑一趟?”

“是这样的大少爷,老爷要见你……”

“江一夫!”江帆随即冷哼了一声懒散的说:“告诉他,我没空,有什么话跟我妈说去。”

“可老爷想见的是儿子。”

“哦,想见儿子啊,那也容易,让他回家去见那个出车祸的去。”

“大少爷!”也不管路上有多少行人,福伯忽然激动的喊了起来:“老爷真的病危了,我求你了。”

“你别求我,我求求你。”江帆吹了声口哨扬长而去。

福伯叹了口气,直接拿起了电话:“老爷,大少爷他不肯见您,该说的我都说了。我想他还是忘不了当年的事儿。”

“这个孽子,给他点颜色他就开染坊了。要不是我儿子成了植物人,我,我怎么会搭理他。你,你给我盯紧他,他要是烂泥扶不上墙,我就把财产都捐了,也不会留给他一分。”

“还有,你赶紧去看看二少爷,他才是咱们江家的希望。”

“是是是,是的老爷,我这就去。”

江帆回到家里就准备做饭,反正宁家二老都不爱搭理他,而且他们基本不进厨房,在这方小天地里他也是乐的自在。

可是饭刚做到一半,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只见是宁心悦打来的,于是赶紧接听。

“心悦,有事儿吗?”

“废话,找你当然有事儿,不然你觉得我会打你手机吗?”

“哦,那,那什么事儿,我正在做饭呢。今天做的都是你爱吃的,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压力大,特地给你煮了鲫鱼汤……”

对面的宁心悦忽然叹了口气,语气也软了三分:“行了,别做了,晚上你跟我一起出去吃饭,我们同学聚会。”

“啊,这……”江帆顿时疑惑不解,他们同学聚会找我干嘛。以前有这种事情,宁心悦可是从没叫过他。

“别废话,今天的聚会都要求带家属,你换一身好衣服赶紧过来吧。给你二十分钟。”

“喂……”

“二十分钟怎么够啊,再说我也没有好衣服啊。”

发愁归发愁,但以江帆对宁心悦的一往情深,既然宁心悦说了,他也不愿意让她不高兴。所以他赶紧解下围裙去准备。

“爸妈,实在不好意思,今天不能给你们做晚饭了,心悦打电话回来说是有同学聚会,必须让我过去。”来到客厅里江帆就一五一十的说了。

“去吧,反正你这样的人也为她做不了别的什么事儿,去见见世面看看差距也没什么不好。只是记住千万别丢人。”

“孩子她,妈,你看你这话说的,有点过了啊。帆子,你那还有没有钱,这一百块钱你拿着。快去换衣服吧。”

本来这钱江帆是绝对不应该拿的,但他实在没钱打车,不拿也不行啊。于是就厚着脸皮拿了。

可是他刚上楼就听楼下吵起来了:“我说你是大款是不是,就显着你有钱。你说他是个什么人啊,口袋里连一百块都没有,舔着脸朝老人要钱,这是人干的事儿嘛。”

“我说你少说两句吧。这些年在这个家,帆子也算任劳任怨,他除了没本事也是个老实人,一百块钱怎么啦?”

“我就是瞧不上他那个穷酸样,没钱自己赚,找老人要钱算什么啊。”

江帆脸红的都不好意思下楼了,心想,明天必须找福伯那点钱,既然我是公司的负责人,他们怎么也要给我工资吧。

“爸妈,我出去了。”

从楼群里出来,江帆一看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了,就算坐火箭都来不及,所以赶紧打车。这时候又正好接到宁心悦的电话。

等他到了宁心悦指定的那家饭店门口看看表,总共用了四十分钟。没办法,路上堵车了。

“我说江帆你怎么回事儿,我让你20分钟到,你自己看看时间,你是存心跟我过不去是吗?”

“不是,心悦你听我解释,我刚才在路上堵车了,我已经到楼下了……”

“行了,别废话了,楼上205赶紧上来吧。记得别多说话,有人说什么你也给我忍着。”

“行。”那边电话挂断了。

上了楼找到了205房间,江帆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其实他也有点尴尬,毕竟宁心悦的同学他都不认识。

随后,江帆就愣住了,他发现自己好像走错了房间,因为里面根本就没有宁心悦的影子。

“不好意思我走错了。”

江帆倒退回去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尖叫了一声,而他的鞋跟也被什么给硌了一下。

“看着点乡巴佬,走路不长眼睛啊,你知道我这鞋多贵吗,卖了你都赔不起?哎呀,你怎么满身的鱼腥味啊。卖鱼的怎么跑着来了?”

“我不是卖鱼的,我是来找人的。我说你怎么说话呢,不就是双破鞋嘛?”江帆刚刚在家里顿鲫鱼汤,因为出来的匆忙,身上的确有鱼腥味。

“怎么回事儿啊?”这时候,宁心悦忽然从身后的厕所里走了出来。

“没怎么,他踩我脚了。”

宁心悦顿时脸上一红:“对不起啊,秦伊人,这,这是,这是我老公。我想他不是故意的,要不我们赔你吧。江帆,还不赶紧道歉。”

“他?凭他也配是你老公,你,你骂谁是破鞋呢?”

相关文章:

滛男乱女在阅读全文_乖别害羞把腿张开宝贝|私欲

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湮欲大学生活第二部分 绝品女婿

我与家公的秘密/花不停的被校长灌满

对象在教室把第一次给我了*ktv卫生间开炮视频

容祖儿 春卷 容祖儿春卷是什么意思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