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推5本熬夜必看的言情小说,熬夜看完的人小说言情

2020-09-12 16:48 · 新商盟

……

国际上著名的外科医生加纳森都已经断定了病人的死亡,福叔的脸色惨白,随即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赶忙拉着秦雪瑶道:“姑爷,对,还有姑爷,姑爷说人死了三天以内他都能救活!”

“扯淡!”因为手术失败而秃废的陈凯盛突然来了力气:“人都死了,还怎么救活?”

“闭嘴,你这个庸医,害人不浅,若是早让姑爷来,岂会有这么多的事情?”秦福狠狠地瞪了陈凯盛一眼,然后拉着秦雪瑶就离开了。

秦雪瑶有些魂不守舍:“福叔,他……他真的可以吗?”

“不知道,不过现在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秦福叹了一口气道。

二人来到了餐厅之中,就看到方余正在大快朵颐,秦福走过去一把抓住了方余的胳膊:“姑爷,快,老爷死了,死了……”

“死了?”方余很是不在意道:“那个陈医生不是说有百分之五十七点八的成功率么?”

“可那不是还有百分之四十二点二的失败率么!”秦福无奈道。

方余却是并不着急,放下了筷子,望向了秦雪瑶,得意道:“倒也不是不能去,不过你要求我!”

“求你?”秦雪瑶咬牙切齿道:“做梦,你做梦!”

秦福则是急的直跺脚:“小姐,您就别重视您那高贵的面子了,现在救老爷要紧,要是老爷死了,那可就……”

秦福都快哭出腔来了,秦雪瑶抿着粉嫩的小嘴唇,过了半晌才咬牙切齿道:“方余,我……我求你……求你救救我爷爷……”

“大点声,我听不见!”方余没好气道:“你是在给蚂蚁说话吗?”

“求求你,救救我爷爷!”秦雪瑶歇斯底里的大喊道。

方余这才站起身来,轻轻的拍了拍秦雪瑶的肩膀:“这才对嘛,还有,千万别忘了咱们之间的约定!”

说完这番话,方余直奔一旁秦老爷子的卧室而去,倒是秦雪瑶,低声道:“方余,你若是救不好我爷爷,你就完了!”

此时的卧室之中已经传来了哭腔,一旁站着还没从手术失败阴影中走出来的陈凯盛。

“起来其来,别耽误本神医治病!”方余没好气道。

“呵,”陈凯盛冷笑道:“人都死了,还治什么病?”

“庸医,庸医害人啊!”方余摇了摇头,走到了病床前,仔细一看秦老爷子的伤势,然后手中突然多了一个很古朴的紫檀木盒子,打开以后,抽出几根银针来,“唰唰唰”的插在了秦老爷子的几处大穴之上。

“滴滴……”

突然心电图的仪器动了,一旁陈凯盛的助手瞪大了眼睛:“看,病人的生命特征恢复了,这……这……”

一旁的国际著名外科医生加纳森同样瞪大了眼睛:“Miracle,miracle……”

miracle,就是奇迹的意思,加纳森目瞪口呆,表情之中尽是震惊,他行医数十年,还从未有见过如此场景。

“这……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陈凯盛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一屁股瘫倒在了地上,脸色惨白,没有丝毫血色。

方余把手放在了秦老爷子的伤口处,运行体内的真气,他的一双手就如同强力吸铁石一般,那子弹居然破肉而出,正好落在了方余的手中,方余拿起子弹仔细一看,眉头紧锁了起来,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狙击步枪的子弹,根本不是一般的匪徒所能拥有的,看来刺杀秦老爷子的人不简单啊!

方余把子弹放在了一旁的盘子中,望向了一旁的陈凯盛:“小陈,小陈……”

“啊?”一旁瘫倒在地上的陈凯盛瞪大了眼睛:“你……你是在叫我?”

“废话,这里就你一个姓陈的,不叫你叫谁?”方余没好气道:“这个伤口是你弄出来的,赶紧缝合好!”

陈凯盛有些不乐意,好歹他也号称外科小神医,今天却被人当成助手来使唤,心中怎能高兴?

不过秦雪瑶在身边,而且病人又是秦雪瑶的爷爷,他也不好发作,只好硬着头皮走到了秦老爷子的身边,帮秦老爷子缝合伤口。

良久,陈凯盛轻轻的擦拭了一下额头上面的汗水道:“好了!”

“好了还不赶紧起来,你能把病治好?”方余轻哼一声道:“庸医!”

“你……”陈凯盛气的浑身颤抖。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三分钟就能治好的病,被你治了三个小时也没能治好,还把人给治死了,不是庸医是什么?”方余得理不饶人道:“还有,泡妞就泡妞,你可倒好,居然拿人命关天的事情来做文章,你这样做有医德吗?”

“我……我……”陈凯盛一时之间忍不住,气血翻涌,“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来,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

“呦吼,气的吐血三升啊,没事,放心的吐,就是把你身体里面的血吐完,本神医也保证把你救回来!”方余轻哼一声,然后转身望向了秦老爷子。

“福叔,把老爷子扶起来。”方余道。

秦福赶忙走过去,把老爷子搀扶坐起来,方余拔掉了老爷子身上的银针,等最后一枚银针拔出来的时候,秦老爷子瞬间喷出一口乌黑的淤血来,弄的床上的被单全都是。

这淤血正是秦老爷子体内大出血留下来的。

“咳咳……”秦老爷子忍不住咳嗽了一下,然后眼睛睁开了。

“老爷……”

“爷爷……”

看到病人醒了,方余这才转身离开,嘴角叼着一支烟,坐在了屋外的石凳子上面。

“瑶瑶……瑶瑶……”秦老爷子幽幽的睁开了眼:“是方余,是方余救了我,对吗?”

秦雪瑶轻轻的点了点头:“是,爷爷,是方余救了你!”

“我知道,我就知道,”秦老爷子点了点头,然后道:“方余呢?把他叫过来!”

“咦,人呢?”秦雪瑶打量了一下房间,根本没有发现方余的身影。

“刚刚我看到出去了!”秦福赶忙道。

……

……

秦雪瑶走出了房间,一把拉住了坐在屋外石凳子上面正在抽烟的方余:“方余,我爷爷要见你。”

“别,我方余是一个乡下小子,你们秦家人我高攀不起,”方余轻哼一声道:“马上安排车,送我回长寿村!”

秦雪瑶的黛眉轻蹙了起来,紧紧的盯着方余,她也知道,方余是在生刚刚的气,她抿着粉嫩的小嘴唇,低下了高贵的头颅:“对不起!”

“哈哈……”方余笑出声来,不动声色的捏了秦雪瑶那粉嫩的脸颊一把,笑着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才是我的好老婆嘛!”

说完这番话,方余站起身来,已经去了卧室,倒是秦雪瑶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还愣在当场,过了半晌,她气的身体都在颤抖,心中暗骂,这家伙真是太无耻了,不动声色的调戏了她,还捏了她的脸……

“方余,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秦老爷子有些虚弱的望着方余。

“行了,老爷子,你的身体还很虚弱,别多说话了,好好的休息休息,”方余摆了摆手:“这几天吃点清淡的,身体虚弱,吸收不了多少营养,我给你开上几服药,喝上十天半个月的,你就可以大鱼大肉燕窝鱼翅的使劲补了。”

“嗯,好,好!”秦老爷子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望向了一旁的陈凯盛:“这位是……”

“爷爷,这位是陈医生,听闻您受了伤,陈医生亲自赶来为您开刀,嗯……”秦雪瑶赶忙道:“虽然没有成功,不过陈医生还是很有心!”

“嗯!”秦老爷子点了点头:“瑶瑶,陈医生也辛苦了,给陈医生一百万,算是这一次的手术费吧!”

“好!”秦雪瑶点了点头,然后望向了陈凯盛:“陈医生,这一次多谢你能来帮我爷爷做手术,正好,家中马上做好饭了,陈医生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吧!”

“算了算了,”陈凯盛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我突然想起来,我的诊所里面还有一些事情,秦同学,我先告辞了,改日再见……”

说完这番话,陈凯盛逃似的离开了,倒是陈凯盛的师父加纳森,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方余,他想要拜你为师!”秦雪瑶能听懂英语,有些瞪目,世界顶级一流的外科专家,居然要拜方余为师,这……

“告诉他,我听不懂鸟语,让他走!”方余摆了摆手道。

“鸟语……”秦雪瑶没好气的瞪了方余一眼,她可不会把方余的话翻译过去,而是对加纳森说着一些感谢的话,然后送加纳森出门。

等秦雪瑶回来的时候,却发现众人的目光都放在她的身上,秦雪瑶当下立刻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面色羞红,不解道:“你们……你们都这样盯着我作甚?我的脸上又没花!”

“哈哈,是没花,不过很漂亮!”方余笑道。

众人再次哄堂大笑,把秦雪瑶弄了一个大红脸,秦雪瑶愤愤的掐了方余一下,那模样,如同一个娇羞的小媳妇一般。

“瑶瑶啊,你也不小了吧,”秦老爷子沉声道:“而且你与方余也早有婚约,依我看,不如你们早日成婚,你看如何?”

“什么?”秦雪瑶愣了一下,赶忙道:“爷爷,我……”

“行了,什么也不用说了,”秦老爷子很是坚决道:“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等我身体好了以后,找个先生,看个黄道吉日,然后完婚就好了!”

秦老爷子拍板决定了下来,秦雪瑶虽然有些不太情愿,但看到秦老爷子那虚弱的模样,也不好忤逆老爷子的意思,只好点头答应了下来。

“你答应了就好,既然这样,那你们从今天开始就住在一起吧!”秦老爷子很开心,并且不停道:“等你们结婚了以后,抓紧时间,生个大胖小子,也好让我这老不死的享受天伦之乐,岂不美哉……”

方余听的很开心,不时的点头应和,秦雪瑶那脸颊之上尽是红润,娇羞不已,而看方余的模样,更是生气,恨不得把方余摁在地上揍一顿。

离开了楚家庄园,方余跟在秦雪瑶的身后。

“小姐,上车!”秦雪瑶的司机兼保镖刘艺,恭恭敬敬的请秦雪瑶上车。

他也知道了,方余是秦雪瑶的未婚夫,一时之间恨得牙根痒痒,虽然刘艺只是一个小司机,可每天都陪在秦雪瑶的身边,他的心中还想着像网络小说里面那般,什么女总裁的贴身保镖,然后发生一些暧昧缠绵的事情,可是谁知道突然冒出来一个秦雪瑶的未婚夫,一下子让他恨得牙根痒痒。

“这位就是方医生吧!”刘艺上下打量了方余一眼,然后道:“幸会,幸会!”

刘艺伸出手来,嘴角挂着笑容。

伸手不打笑脸人,方余也马上伸出手,和刘艺握在了一起,紧接着刘艺就开始发力,嘴角挂上了一丝冷笑。

他要给方余一个下马威,看方余那瘦不拉几的模样,想来医术厉害几分,可是身手差的远了,他却是不同,他是专业的保镖学院毕业的,别的不敢说,一个人打十几个还是没问题的。

方余倒是有些好笑了,一个小小的司机,居然敢跟他比腕力,这不是找死么,几年前,地下世界有一个号称“北极熊”的家伙,曾经徒手搏斗北极熊,所以得了这么一个绰号。

北极熊与方余比掰腕子,结果在医院躺了三个月,一直到现在,每到下雨阴冷的天气,手臂都还隐隐作痛。

刘艺正得意的,以为对面的方余马上会憋成大红脸,匆忙求饶,可是谁知道,方余突然一个用力,刘艺瞬间感觉如同大钳子夹住了自己的手一般,疼痛难忍。

“你……你……”刘艺气的身体在颤抖,这可真是打虎不成反被虎伤。

“我怎么了?我很好!”方余轻哼一声,然后再次加大了力道。

“啊——”刘艺再也忍不住了:“求饶,我求饶……”

方余这才放开了手,轻轻地拍了拍刘艺的肩膀,笑道:“小子,认清你自己的身份,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保镖而已,真当你是什么了?没有那个实力,就不要装逼,否则装逼不成反被草,那岂不是不好了?”

刘艺气的浑身颤抖,当下恶狠狠的瞪了方余一眼,不过也不敢说什么,坐上了驾驶座,准备开车。坐在车子上,刘艺如同故意炫车技一般,速度开的很快,而且拐弯的时候还来了一个非常潇洒的漂移,得意的望向了秦雪瑶,却发现秦雪瑶面无表情,闭目养神。

再一看方余,表情之中尽是不屑,这个司机也真是好笑,就这种车技也敢拿出来炫?丢人不?小爷我十岁的时候开的都比你好!

就在这时,方余敏锐的发现后面跟着一辆现代车,嘴角挂上了一丝冷笑,这辆车从开始到现在一直跟着,看来这群人是想要打他老婆秦雪瑶的主意。

“慢着!”方余道:“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些事情,你们先去,我办完了事情就去了。”

“你以为你谁啊?你说下车就下车?”刘艺轻哼一声道。

一旁的秦雪瑶则是黛眉轻蹙,虽然方余很无赖,惹人烦,可再怎么也是他秦雪瑶的未婚夫,刘艺一个小小的司机,居然对方余如此讲话,太过分了!

刘艺不知道,因为他这一句话,在秦雪瑶的心中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停下,让他下车!”秦雪瑶冷声道,语气之中散发出来一种上位者的威势。

刘艺一愣,赶忙把车子停了下来,方余打开了车门,望着秦雪瑶的车子远去,然后背负双手,挡在了路中。

秦家庄园在郊外的山上,山间别墅,此时的路是环山路,道路很窄,堪堪勉强容许两辆车子对向通过,而方余此时就站在道路中间。

那背后跟着的现代车“嗤”的一声急刹车,停在了路中间,然后从车子上面下来了几名黑衣人。

“小子,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拦着我们的去路?”那领头的黑衣人恶狠狠道。

方余的嘴角叼着不知道从哪里哪来的狗尾巴草,轻哼一声道:“你们知道你们跟踪的那辆车里面坐着的是我什么人吗?”

“什么人?”几名黑衣人面面相觑。

“那是我老婆,”方余轻哼一声道:“你们这群不知死活的,居然敢打我老婆的主意,你们想死吗?”

“你老婆?”那领头的黑衣人不屑道:“据我所知,秦雪瑶还是单身,你小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要和你好好的说道说道,”方余轻哼一声气道:“秦雪瑶亲自去长寿村,哭着喊着求着我娶她,而且……”

那领头的黑衣人可不愿意听方余在这里废话了,当下举起手枪,顶在了方余的脑门上,冷声道:“识相的马上给我滚开,否则的话……”

“你这家伙,倒是好让人不爽,也不听人把话说完,”方余毫不在意道:“我可没那个毛病,你的话还没说完,继续说,否则的话就怎么样?”

“呵,你小子倒是有几分骨气,”那领头的黑衣人冷哼一声道:“否则的话我就要了你的小命!”

“哎呦!”方余夸张道:“我好怕怕啊,我的小心脏‘砰砰砰’的跳动个不停,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听着那阴阳怪气的声音,那领头的黑衣人咬牙切齿道:“小子,这是你找死,别怪我心狠了!”

说着,那黑衣人扣动了扳机,可是脑海中想到的那种爆头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只是听到“咔”的一声,黑衣人瞪大了眼睛:“这……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方余举起了手,手中正是那黑衣人手枪中的弹夹,嗤之以鼻道:“连弹药都看不住,你有什么资格当杀手?”

说着,方余背负双手,打量着面前的四个黑衣人,冷冷道:“本来看你们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还想放了你们,可是我最讨厌别人用枪指着我的脑袋,也罢,今天就教训教训你们!!”

话音刚落,方余突然动手,身如闪电,一拳,一脚,紧接着又是一个潇洒的鞭腿。

“咔嚓咔嚓咔嚓……”

几名黑衣人俱是惨叫一声,重重的砸到了地上,断胳膊的断胳膊,断腿的断腿,方余出手,可是毫不客气。

这些黑衣人一个个目瞪口呆,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甚至还没有看清楚方余是怎么出手的,就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腿断了,然后砸到了地上。

方余走向前去,“噗”的一口,吐出了嘴里的狗尾巴草,瞬间,那狗尾巴草就扎进了路边的石头中,几名黑衣人目瞪口呆,随口一吐,这狗尾巴草就镶嵌进了石头中?这……这家伙是人是鬼?

“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我问什么,你们回答什么,否则的话,我不介意把你们当成那块石头!”方余指着那狗尾巴草镶嵌进去的大石头道。

众位黑衣人俱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若是狗尾巴草像刚刚那般射中她们的身体,肯定会在身体里面留下一个窟窿。

“好,好,不管你问什么,我们都回答。”那领头的黑衣人战战兢兢道。

方余沉声道:“是谁派你们来的?”

“这……”众位黑衣人面面相觑,而那领头的黑衣人则是牙关紧咬道:“是七爷!”

“七爷?”方余皱眉道:“他是什么人?”

“不知道,”那黑衣人道:“只知道七爷在东海市的地下世界有绝对的话语权,除了心腹的几个人,没人知道他到底是谁。”

方余点了点头,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几个人的肩膀:“好,看你们配合的份上,走吧!”

几名黑衣人大为感激,就差跪在地上给方余磕头了,几个人上车,车子刚刚开始移动,方余的嘴角挂上了一丝笑容,饶有兴致的望向了那辆现代车。

方余在他们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实际上是指间暗藏着银针,扎入了他们肩膀上面。

那开车的司机刚刚发动车子,就立刻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一瞬间,那车子朝着一旁的山崖下面开去。

“轰隆隆”的一声,汽车重重的砸了下去。

方余背负双手,从上往下,看着那掉下去的车子,嗤之以鼻:“打我老婆主意,你们居然还想完好无损的离开,当我方余是吃素的?”

方余背负双手,慢悠悠的离开了现场。

……

下了山以后,方余打了一个出租车,然后按照秦雪瑶发短信给来的地址,来到了秦雪瑶的住所。

在海边,凉爽的海风吹来,让人心旷神怡,再一看这里,有很多的独栋别墅,方余也是忍不住感慨,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住的地方都这么高端,佩服,佩服。

走进了秦雪瑶说的八号别墅,打量着别墅里面的装饰,方余忍不住点头,里面的摆设既有东方古典的韵美,又有西方流行的浪漫气息,高端大气却又不失档次,低调奢华却又不失内涵。

望着坐在沙发上面的秦雪瑶,方余忍不住道:“这可真是娇妻美妾大宅子呀,瑶瑶,这里就是我们的婚房吗?”

秦雪瑶冷哼一声道:“我才没兴趣和你结婚,你还是去找你们长寿村的宋寡妇吧!”

“宋寡妇哪有你漂亮啊,”方余笑道:“你这么漂亮,娶了你,带出去那肯定是倍有面子!”

“够了,”秦雪瑶冷声道:“我要和你约法三章!”

相关文章:

美女与动物大战视频/少爷好大含不住

小淫货真紧|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圣手辣医|一女被两男吸奶的小说_揉胸亲奶揉下面视频

小奶妓前后灌满浓精*美女与外卖大叔

蹲下拉开拉链含|结婚前一天晚上打分手炮被发现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