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之前睡过别的人|男朋友把我整哭了还继续

2020-09-12 16:43 · 新商盟

王浩,待会到你上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被我老婆发现了!”

我的老板陈宏斌,此刻正坐副驾驶的座位上,对我嘱咐着。

而我,是陈总的司机,可以说是他的心腹。

我那个美艳动人的老板娘做梦也不会知道,陈总正拉着我,与他合谋一件无比荒唐的事情。

再过一会,陈总就会回到他的卧室,跟老板娘准备做夫妻之事。

而我,得赶在他做完前戏之后,悄悄去把他换下来,代替他上场,完成后面的事情。

更扯的是,我不但要代替他,还要努力让老板娘怀孕。

陈总没有什么怪癖,也不是没有那方面的能力,他之所以想让我悄悄代替他,去跟老板娘做那事儿,唯一的目的,就是希望我能把老板娘的肚子变大。

原因是他患有死精症,一直瞒着没跟其他人说,所以结婚八年了,都没能让老板娘怀孕。

而前段时间,陈总他爹查出得了癌症,医生说最多还有两年时间,这下可把陈总给急疯了。

因为他老爹是老封建,总觉得延续香火最重要,所以放话给他,如果死之前还看不到他有孩子,就会把大半部分的遗产都给他弟弟。

没办法,谁叫他弟弟有俩儿子,而他一个都没有呢。

陈总实在没办法,便求我帮忙,悄悄跟我说了这个秘密。

我一开始想拒绝,觉得这种事情实在是感觉怪怪的,可是,一想到陈总对我也算是有知遇之恩,我又有些迟疑。

三年前,我21岁,是一个退伍回来的愣头兵,连份两千块钱的工作都找不到,陈总觉得我这个人还不错,招我做了他的专职司机,而且一上来就给我五千一个月,对我特别照顾。

现在,我每天住在陈总的别墅里、开着陈总的迈巴赫、每月拿着一万五的月薪,日子过得不要太潇洒。

所以,我心里有些感激陈总,再看他心急如焚的样子,我脑子一热,就答应了。

其实,我答应陈总,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的老板娘林思佳。

没别的,就是因为她长得实在太漂亮了!

老板娘今年才刚刚32岁,容貌惊艳、气质无双,皮肤白如凝玉,身材也丰腴的恰到好处,看着跟25岁似的,简直是人间极品。

而且,老板娘还是整个滨城的上流社会公认的第一美妇,在无数豪门阔太里,都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要不是陈总没生育能力,这么完美的女人,他哪舍得让我来?

此时,陈总交代完我事情,看了看时间,对我说:“我老婆差不多洗完澡了,我得赶紧过去,家里的佣人我都打发走了,待会我会悄悄给你发视频,你等我暗号。”

我急忙点了点头,心里激动又紧张。

陈总走之前,扭过头来一脸严肃的说:“你嫂子今天排卵期,我会给你创造机会,让你连续努力三天,你一定给我加把劲,争取让你嫂子怀上,知道了吗?”

我赶紧说:“知道了陈总。”

陈总满意的微微点头,扭身便下了车。

我把车停进车库,回到自己位于一楼的房间,匆忙洗了个澡,剩下的时间,便在忐忑不安的等着。

几分钟后,我便收到了陈总发来的视频邀请。

我急忙点了接受,然后关闭了麦克风,视频里的画面先是黑了一下,然后便逐渐显出影像。

视频里,陈总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他移动手机,将手机摄像头正对着他与老板娘那张奢华的欧式大床。

画面很快稳定不再抖动,我估计他是把手机立着放在电视柜或者什么位置上了。

陈总放好手机,站在床边喊道:“老婆,你洗好了没有?我都快等不及了!”

老板娘的声音传来:“正在擦头发呢,马上就好了,别着急。”

片刻后,我那个风韵美艳的老板娘便出现在了画面里。

她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双手捧着一块毛巾,正在那瀑布般的头发上小心擦拭着。

我被老板娘出浴的模样惊呆了,她真的太漂亮,完全不化妆,那皮肤好到白里透红,五官也精致到无可挑剔,长长的睫毛又弯又翘,美的不可方物。

老板娘刚走到陈总跟前,陈总便忽然伸出手,扯下浴巾,她那傲人的身体,瞬间暴露在了视频画面中!

2、

被陈总扯下浴巾,老板娘并没有在意,也没有遮挡身体,而是一边继续擦着头,一边开口道:“你先别着急嘛,等我擦干头发。”

老板娘擦头发的时候,身体轻微颤动,让我看得眼睛发直,身体一下子就热了起来。

这一刻我特别羡慕陈总,他有钱,有势,还有一个这么完美的老婆,这么完美的女人。

如果换做我是他,宁愿少要点遗产,也绝不愿意把这么极品的老婆,拱手让其他人,更不可能让她怀上其他男人的孩子。

我眼睛不眨的盯着画面,只见陈总不理会老板娘的话,直接用双手抱住老板娘,低头便亲吻了上去。

老板娘发出一声销魂的嘤咛,然后将毛巾丢到一边,抱住了陈总的腰。

看着老板娘,我已经兴奋的不能自已。

这时,陈总已经抱着老板娘,将她扑在了床上。

老板娘很快就有些沉迷了,那嘤咛声越来越大。

两人的前戏持续了三五分钟,陈总没有继续,而是从床头拿过一个黑色的眼罩,对老板娘说:“老婆,今天你戴着眼罩,好不好?”

老板娘忍不住发起牢骚:“戴眼罩干什么?黑漆漆的,我容易头晕。”

陈总赔着笑说:“老婆,你戴着眼罩的话,我感觉能发挥的更好……”

这套说辞,是我们计划中的一部分。

由于我老板娘骨子里很要强,所以陈总也有些忌惮她,让我来替代他,使老板娘怀孕这个事儿,就绝对不能让她发现,必须悄悄进行。

而且,为了保证怀孕后胎儿不受影响,我们还没办法给老板娘用灌酒等办法。

所以,必须在老板娘清醒而又不知情的情况下,完成这这件事。

于是陈总就想了这个主意,忽悠老板娘戴着眼罩,那样,她就失去了视觉。

画面里,我那个美艳的老板娘有些无奈的说:“真不知道你这都是什么癖好,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喜欢这种?”

陈总陪着笑说:“老婆,这是我在书上看到的,如果不和女人对视,心理压力会小一点,我会发挥的更好。”

“真的?”老板娘将信将疑,伸手拿起眼罩,问他:“那你还想用什么其它法子?”

陈总笑嘻嘻的说:“当然是用你最喜欢的方式了。”

这个点子,也是老板与我先前商议好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这个策略才有可行的机会。

因为陈总毕竟大我十几岁,他的身体已经有些发福,如果是用其他方式,老板娘很容易就能发现我的身材和她老公不一样,那样瞬间就会露馅。

这时,老板娘没有拒绝点了点头,有些俏皮的对陈总说:“那你待会可要好好表现哦!”

陈总急忙站起身来,一边帮助老板娘翻过身,一边笑着说:“老婆,你放心,待会我一定全力以赴。”

说完,他便催促道:“你先把眼罩戴起来。”

老板娘扭过头来媚眼含丝的看着他一眼,自己将宽大的黑色眼罩戴了上去,一下子把她小半边脸都遮住了。

陈总一见她戴上了眼罩,急忙对着摄像头招了招手,嘴里向我比划着口型:“快过来!”

3、

得到陈总召唤,我急忙下床,光着身轻手轻脚的上了楼梯。

来到陈总卧室的门前,我听见陈总说话的声音:“老婆,我们今天做个小游戏好不好?”

老板娘说:“你好烦,还不赶紧的,做什么游戏啊?”

陈总嘿嘿笑道:“我们来做一个谁先说话,就要学狗叫的游戏,规则是待会儿开始之后,谁都不要说话,谁先说话算谁输!”

老板娘气道:“陈宏斌,你是三岁小孩啊,还玩这种幼稚游戏。”

陈总急了,哀求道:“我想试试不说话只专心那个的感觉,你就答应我嘛,好不好?”

我知道,这个“游戏”,也是我们计划的一部分。

因为,万一我跟老板娘那个的时候,老板娘开口跟陈总说话,而我又不能开口接话,那就完了。

本来,陈总的意思是,我和老板娘办事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守着。

这样,老板娘要是说话了,他还能回应两句,免得老板娘起疑心。

可是我接受不了。

如果那个时候,身边还有其他人,我会紧张的找不到状态。

陈总无奈,只能用这个办法曲线救国。

他知道老板娘是个体面的人,肯定不会愿意学狗叫,所以才用这个赌注,来迫使老板娘在被我偷天换日的时候,保持沉默。

风韵而高傲的老板娘,原本不愿意答应这个无聊的游戏,但拗不过陈总死缠烂打,只好无奈的说:“行行行,我答应你就是了。”

“嘿嘿,谢谢老婆!”

陈总的声音听起来很激动。

我心里也非常激动,因为马上我就可以代替陈总,去占有那个极品的老板娘了。

这时候,我听见陈总说:“宝贝,你先别动,我去个卫生间,回来我们就开始,等我回来的时候,咱们的游戏也默认开始,到时候咱俩就都不能说话了。”

老板娘无奈的催促:“好,我知道啦,你快去快回……”

一阵光脚的脚步声传来,房门被无声的打开。

陈总看着我,急忙用手势和口型催促我道:“快进去!”

我紧张的腿有些打摆子,同样用口型问他:“那你呢?”

陈总急忙无声回复:“我在门口等着。”

我还想说点什么,陈总已经迫不及待的把我推进了屋。

我被推进房间,顿时被一股淡淡的幽香所吸引。

这是我第一次进陈总和老板娘的房间。

房间很大,装修也很豪华,整间屋子里都铺满了羊毛的地毯,赤脚走在上面舒服极了。

我内心兴奋又紧张,瑟瑟发抖的穿过了玄关,一进到卧室内,就看到我那美艳无双的老板娘,正趴在床上,只戴了一副宽大的黑色眼罩。

相关文章: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噗嗤噗嗤好涨太深了h np

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放松 太紧 动不了 叫出来

唔小东西快坐下去_好湿啊,小东西/已婚妇女出轨聊天记录

红臀哑哑 惩罚*自己夹住毛笔

舰娘全彩本子 里番外番口工全彩本子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