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值得反复读的5本书,经典完本小说巅峰之作

2020-09-12 16:54 · 新商盟

“可是我受的委屈咋办?不是给那小贱人白白地骂了?”叶雨秋嘟着嘴,满脸的不甘心,无奈自己的姐姐也不帮着自己。

“你以为我就会这样放过季颜?你姐夫刚才不是说了?如果她明天不回来,季家就不会承认她,如果她要是回来,到时候我们就让她在整个宴会上丢脸。”

“还是姐姐高明。”叶雨秋立刻移动着身体坐到了叶艳秋的身边,把头贴在她的肩膀上,宛如亲生的女儿那般。

“所以说你啊,以后嫁给念白之后就要多长点心眼了。”叶艳秋摸着叶雨秋的头,一脸宠溺。

季颜躺在床上几乎是睡了一觉,身边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才把她吵醒,这两天实在是太累了,主要是勾引顾念白绝对是一个高压力的事情,让她纠结了好几天都睡不好,心里寻思着顾念白会不会喜欢她的这些行为,好在一切都没有白费。

睁开惺忪的睡眸,看到来电显示,季颜的脸色变的更加难看了,她以为他不会再打电话过来了,想了一下,她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季松平在书房里静静地等待着,电话终于通了,只是电话那头没有声音传过来,于是他打破了沉默,“明天是你艳秋阿姨的生日,你回来吧。”

“她生日关我什么事情?我有必要回去吗?”季颜听到季松平这话气就不打一处来,天生的叛逆性格让她连一句服软的话都说不出口。

“你这混账东西,她再怎么说也是你的继母,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你的教养呢?”

“不好意思,教养这东西对于我来说都是没用的,早在我妈妈去世的时候我的教养就跟着消失不见了,早在你带着那个女人和拖油瓶进入季家的时候我的教养就不见了。”季颜满脸泪痕,每次回忆起这些,她的心里就一阵一阵的疼痛,说好了不疼的,说好了以后不会再想的,可是这一切都在季松平的指责中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

“你也知道那时候我也是没有办法。”季松平涨红着一张脸努力的想要解释。

“呵呵,还是算了吧,季总,你的那些拙劣的借口也只能骗骗刚开始不懂事的我,试问谁会在自己的妻子过世两个月就带着女人回来结婚的?”季颜说着用手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她真的不想让任何季家的人看到她的软弱。

好不容易从季家出来了,她要让他们看看这些人就算没有季家,她也能好好的,嫁个好人家。

“季颜,你说够了没有?我都打了两次电话给你了,你也该识大体一点,明天的宴会对我来说很重要,你要是不回来我的面子无处安放,你忍心看着你的爸爸这样吗?”

“我不忍心?不过季总,您还是我的爸爸吗?我的爸爸早就和我的妈妈一起去世了。您对我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

“你这个不孝女……!”季松平听到季颜这么诅咒自己,气的脸色发紫,全身颤抖着。

“季总,您别生气啊,不是想让我明天回去吗?我答应你。”季颜在电话里听到季松平如此生气的模样,她的心里好受了很多。

“你肯回来?”听到季颜这么说,季松平稍微平缓了一下自己的怒气,毕竟这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季总都主动邀请我了,即使我再不喜欢那个女人,我也不能不给季总您的面子,对吧?”

“小颜,你别一口一个季总的,我是你爸爸。”季松平蹙着眉,电话里季颜一口一个季总的叫着他,让他的心情十分不好。

“就这么说好了。明天我会准时回去。我也会给她准备一份大礼。”季颜说完想要挂了电话,对于季家的人她真的不想有太多的接触,他们已经伤透了她的心。

“等下,礼物什么的就不要准备了吧,你直接回来就是了。明天我会让管家给你送一套晚礼服过去,到时候你换上。还有你那个公寓,我看还是别住了。不安全……”季松平的话还没有说完,手机里就传来了嘟嘟的声音。

季颜看着手机,嘴角上扬,从没有有过如此的好心情,明天?呵呵,她会让他们成为新闻的头版。不是想她回去给他们撑面子吗?如他们所愿。

第二天晚上。

季家的宅子里灯火通明,季松平和叶艳秋站在的门口接待着来参加宴会的贵客们。

“松平,那丫头真的会回来?”叶艳秋小声地问着季松平,脸上还带着标准的微笑。

“昨天说了会回来,今天管家送礼服去的时候也说会回来。”季松平的眼睛往门口看了一下,到这个时间点了,客人都来的差不多了,可是季颜还没有回来。

“哦,李总,欢迎欢迎。”季松平看到多年的好友,带着微笑走了上去。

“季兄,今天嫂子生日,我怎么会不来呢?我还把我这个上不了台面的儿子给带过来了。上次我们说的事情还算吗?”李总的话里带着话。

“当然,只是小颜去给她妈妈买礼物了,可能现在还不是介绍他们时候。不过等会小颜就回来了。”季松平顺着李总看向他的身后,李总的儿子是一个二百斤的胖子,五官虽然不精致,可看着怎么也配不上季颜。

不过那也是没办法,公司需要李总的投资。

“哎呀,小李总真是一表人才,和我们家小颜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叶艳秋连忙过来十分热络地开口说道。

“这么好的姻缘还真是我们小颜高攀了呢。”这一席话一说把尴尬全部化解了。季松平和李总也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完全认为这是一桩天造地设的姻缘。

季颜站在花店门口,她并没有穿季松平送过来的晚礼服,而是套了一件简单的白色上衣,配了一条破洞的牛仔裤,再加上画了一点点的淡妆,今天的她显得格外地清丽脱俗。

本来季颜的皮肤就十分水嫩,再加上又遗传了她妈妈的姣好容颜,所以站在街上的回头率十分高,可是她的心思并没有放在这个上面。

她的手里捧着一束菊花,淡淡的黄色和她的白色很衬,现在并不是菊花开放的季节,她找遍了整座城市才找到了这家店里有专门从国外进口回来卖的菊花,只是价格嘛,当然有些贵了,说实话季颜还是挺心疼的,但是为了报复叶艳秋那对姐妹,她忍痛还是买了这一大束菊花。

好不容易打到了车,季颜连忙上了出租车。刚上出租,包包里的手机也跟着响了起来。

“我马上就到了,下班的时候堵车我有什么办法。”季颜把手里的菊花放在身边,对着电话说道,语气有些不耐烦。

“那你快来,我都说了让管家去接你,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那么重要的日子,客人可都来的差不多了。你是我的女儿,怎么还不来?这让人家怎么看我们季家?”季松平一脸严肃,就连语气都带着一丝让人很容易觉察的愤怒。

“要不然我就不去了。反正去了也是给季家丢脸,这样吧,你就对外说我出国去了不就完了?我还不愿意去了。”季颜也丝毫不客气,她说完也不着急挂电话,而是耐心地等待着季松平继续开口。

多年的生活习惯让她很了解季松平的为人,当他有求于人的时候什么都可以忍让。

果然季松平在电话那头松口了,“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刚才和爸爸玩的好的几位叔叔们都说很久没有见过你了,还问起你了,当时我就说你等会就来了。你要不来,爸爸岂不是要失信于人?”

“你失信于人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得了,您也不要太着急了,我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放心吧,我肯定会过去的,我已经在车上了。”季颜想了一下,趁着季松平没有开口催她,她补充说道,“不过我来的比较急,衣服也没有换,而且你给准备的礼物也没有拿。为了不给季家丢脸,我亲自去买了礼物。”

“没关系,衣服没换这里有的。只要人回来就好了。”季松平此刻哪管的了那么多,眼见着叶艳秋频频地往这里看,他就知道肯定又是有什么大人物来了。

“总之你快点到就可以了。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先挂了。”说完还没有等季颜反应就挂了电话。

季颜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呵呵地笑了两声,等着,等着我给大大的惊喜给你们。她转头看了一眼车上的那束菊花,嘴角微微的上扬。

宴会已经进行了一半,叶艳秋和季松平一直都是以恩爱夫妻的模样出现在众人面前,此刻叶艳秋穿着高贵的黑色晚礼服,本来就保养的十分得体,皮肤十分光滑,再加上季松平的宠爱,让她已经四十岁了,看上去依旧光彩照人。

此刻音乐戛然而止,季松平和叶艳秋站在客厅的中央,所有的灯光都打在了他们的身上,这也是叶艳秋特别制造的一个环节,也是她最得意的一个环节,这个环节将是她人生中最难忘的,因为此时季松平将会送给她以她的名字命名的一颗粉钻作为生日礼物。

可别小看了这颗粉钻,这颗粉钻可是全球独一无二的杜拉粉钻切割而成的,虽然整块大的已经被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富商也买了过去,这块小的就是那块大的切割的时候多余的部分,这颗小小的粉钻也十分珍贵,季松平也是花了好多钱托人找了关系才拿到的。

灯光一熄灭,原本还比较喧闹的客厅立刻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宴会的中央位置。

“今天谢谢各位光临寒舍来参加内人的生日宴会,在场的各位都是商界政界比较重要的人物,也十分繁忙,再次感谢你们的到来。我和我的妻子叶艳秋女士结婚了十余年,同样在她生日的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给她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礼物,一直以来我都欠她一枚戒指,如今我把这枚独一无二的艳秋粉钻送给她,希望她能够喜欢。”

季松平的话刚说完,管家就手里捧着一个小小的盒子走到了他们的身侧,季松平拿起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里面躺着的一枚通体发光的粉钻。

叶艳秋看到那枚钻戒之后一脸激动,这是属于她的戒指。季松平拿起钻戒正准备给她戴上,这时门口出现了骚乱完全打乱了这个美好的时刻。

所有人的目光已经全部转移到了门口,再也没有人注视着客厅中央如此恩爱的夫妻。叶艳秋蹙着眉看向门口的方向,季松平给了管家一个眼神,管家立刻走了过去。

季颜站在门口看着一脸得意的叶雨秋,真的恨不得上去打她一巴掌才好。

“现在才过来,你的诚意呢?今天是姐姐的生日,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叶雨秋把季颜拦在了大门口的位置,死活不让她进去。

“我是来参加宴会的,你有什么权利阻止我?”季颜不温不火地反驳道,虽然她的心里有些恼火,可是几年的跆拳道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小不忍则乱大谋。

“手里的花放下来,穿成这样也就算了,手里拿着菊花?你是故意的吧?”叶雨秋被季颜两句话说的面红耳赤,在季家她确实算不上什么,可是她有一个疼爱她的姐姐,再加上顾念白,刚才她还介绍了顾念白给姐夫,算是给季松平搭了一座桥。

“我怎么会是故意的呢?今天下班比较急,所以没有换一份,我想买了一些花送给小妈,这些花可是国外专运过来的,你怎么可以抹灭我的一份心意呢?”

“你们在这里吵什么?”季松平和叶艳秋正好走到了门口,季松平看到季颜的装扮,先是一愣,接着才缓过来那是他的女儿,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季颜了,好像出落的更加漂亮了。

“爸爸,小妈,我好心的过来祝贺小妈生日快乐,可是小姨却好像误会了我的意思,我知道我不该来的。”季颜故意把声音说的很大,她低着头站在门口绞着手,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

这场景任由谁看了都会觉得这是后妈虐待前妻孩子的样子,叶艳秋狠狠地瞪了一眼站在她身边的叶雨秋。

“小颜啊,怎么会呢?你小姨不是那个意思,她的意思是说我们给你准备了晚礼服,你怎么没有穿?”叶艳秋是何许人也,见到这个阵势,她连忙上前挽住了季颜的手,满脸和蔼可亲的样子。

“小妈,我觉得小姨就是这个意思,而且先前我也给爸爸说过了。爸爸是知道原因的。”季颜很想把手从叶艳秋的手里给抽出来,因为她的手臂被叶艳秋掐的实在太疼了,她有些忍不住了。

她的话成功地把问题都抛到了季松平的面前,季松平的脸色虽然有些不好,但是这么多人都看着呢,即使知道家里不合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

她笑着挽着季颜的肩膀,“你小妈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小阿姨也是跟你一起长大的,她可能是太维护你小妈了。快上楼的换件衣服吧。”

“是啊,小颜,谢谢你给我送的礼物,我很喜欢。快上楼去换件衣服吧,然后再下来吃点东西。都让你不要自己辛苦出门去工作了,你还偏要自己去独立,这辛苦的小妈心里十分心疼你。”

季颜听完了叶艳秋的话差点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了,这演戏演的也太像了吧。是不是奥斯卡还欠着她一座小金人啊?最佳女主角的奖项,说的她差点就信了。

“姐姐,她送的是菊花,菊花!”叶雨秋差点就尖叫了起来,“你见过哪个人过生日的时候送菊花的吗?”

“够了,雨秋,那是小颜的一份心意,她不知道菊花是什么意思。”叶艳秋本来心里就不是很痛快,她已经刻意忘记了这菊花的存在了,偏偏雨秋在这个时候还特地强调。

季松平看着叶艳秋的脸色不怎么好,想出来打圆场,怎奈季颜完全不给他机会出来。

“小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当然知道这菊花是什么意思,我也特地挑选了这个菊花送给你的。这是我的一份心意,以后还会有很多惊喜。”

场面一下子变得尴尬了起来,季家一家三口站在那里大眼瞪着小眼,火药味十足的样子。而来参加宴会的人此刻都在交头接耳地讨论着季家的八卦。

在最角落,有个身影一直都没有动,他的手里拿着一杯红酒,饶有兴致地看着门口这一出好戏,原本他以为季颜只是为了钱才会勾引他,原来还有这出啊。

顾念白的嘴角微微上扬起来,季颜,你倒是让我印象十分深刻。他在心里补充道。

叶雨秋只是他接近季家的一枚棋子,说实话凭借着叶雨秋这样的性格,他还真是不喜欢,再加上叶雨秋完全没有脑子,只知道仗着叶艳秋的势力欺负弱小,这次的宴会他十分清楚叶雨秋是为了给季松平搭桥才会硬缠着他来的,本来想走的他却在出门的时候看到了季颜,他一时兴起就又回来了。

“你知道你还买?”叶雨秋十分维护叶艳秋,她听完季颜的话之后想都没有想,上去就一巴掌打在了季颜的脸上。从小她就是这样打季颜打习惯了,所以刚才她也本能的做出了这个动作。

“啪”的一声,声音响彻了整个客厅,就连在最角落的顾念白都听的真真切切,可见这一巴掌打的多清脆。

打完这一巴掌,叶雨秋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宴会,嫉妒和愤怒已经冲昏了她的头脑,她已经做出了本能的反应。自己什么都不比季颜差,从小季颜就比她好看,出身还正。无论她怎么努力季颜都一直压着她。

“雨秋,你在干什么?”首先反应过来的是叶艳秋,她一把把叶雨秋拽到了自己的身后,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叶雨秋。

“姐姐,我……”叶雨秋无法辩解刚才自己的冲动,她抬起头看了一下,周围的客人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

“小颜,你没事吧?”叶艳秋完全不理会叶雨秋说什么,她假装上去扶着季颜,看看季颜的脸。

季颜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早就料想到的事情,有了准备,这个巴掌也不算十分疼。

事情都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了,宴会也无法继续下去了,叶艳秋的心里充满了恨意,可是却也不能表现出来,在外人面前,她一定要扮演好季松平的贤内助。

她给了季松平一个眼神,季松平立刻领悟,他走到了客厅的中央,和客人们说了一声抱歉。那些达官显要并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他们知道季松平要处理家事,所以在季松平开口说话的时候都已经自觉的起身告辞了。

很快客厅里就剩下了季家一家人,所有精心准备的东西都没有派上用场,叶艳秋的心里别提有多火,今天原本是她最风光的时候,就被这个死丫头给破坏了,这口气让她怎么忍。

不过相比较他们,季颜的心里可开心极了,她就是来搞破坏的,外面还有她打电话叫过来的记者在偷拍,他们不是要她回来给他们撑场面吗?她就来好好的给他们撑撑场面。

叶艳秋一下子没有忍住心中的怒气,抬起手趁着季颜和季松平都没有注意,狠狠地往季颜没有红肿的脸上又是打了一巴掌,力气比叶雨秋的力气还要大,可见叶艳秋的心里是多么恨季颜。

季松平也没有想到叶艳秋会打季颜,这是他看到叶艳秋第一次在他的面前打季颜,他停顿了三秒钟都没有反应过来。

相关文章:

《情深梦起霍少溺宠成瘾》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 霍天霖周舟小说

又污又恐怖的小故事/大棒子太粗了不要

神豪武帝系统免费全集/神豪武帝系统完结大结局

撕咬吸吮她粉红的奶头 又大又肥硕的奶头小说

贵妇高官交换小说 唔轻点太大了啊好胀by,做爱故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