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重生农家女小说免费火热上线

2020-09-12 16:52 · 新商盟

柳之墨转头深深的看了李清灵一眼,他敏锐的感觉到她变了,她之前的性子比较沉闷寡言,就算被骂也是受着,不会还嘴。

刚才她不但还嘴了,还不着痕迹的让刘氏引起民愤,村里人可能没注意到这一点,但他这个旁观人却看的一清二楚。

还有就是她每次遇到他,都脸红的不敢抬头看他,只敢低低的叫一声之墨哥,就快速跑开。

而现在她不但没有脸红,还敢大声跟他说话了。

这截然相反的性子,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她?

他对她起了兴趣。

“之墨哥?”李清风见柳之墨不应他,遂叫了一声。

柳之墨回神,收回视线,点了点头,“可以,但现在水太凉了,要到夏天才行。”

“好,谢谢之墨哥。”李清风开心的直点头,只要能学游水就好,什么时候都行。

李清灵看到李清风那么开心,嘴角也扬了起来,小孩子就该活泼点,之前他太沉闷了。

转开视线时,她不着痕迹的扫了柳之墨一眼,他刚才看她的眼神,让她的心都提了起来,就怕在他察觉出什么来。

她真觉得他比赵氏精明多了,很不好糊弄,记得以后在他面前,一定要小心谨慎些,性格不能一下子暴露太多,要循序渐进的来,这样才不会引人注意。

一到家,柳之墨把李清风放下来,跟赵氏说了声就准备回家。

赵氏却叫住了他,把李清灵今天摘的毛窝窝分了他一半,告诉他这种毛窝窝,她们吃过了,是不会吃死人的,让他放心吃。

柳之墨低头看着那半篓子蘑菇,又瞥了眼正在起火的李清灵,眼里闪过一丝意外,“婶子,这毛窝窝是清灵妹妹去山上捡回来的吗?”

“嗯,是她捡回来的,她昨日也是走了运道,在山上遇到一位老人家,好心告诉她,这毛窝窝是能吃的,她才捡回来的。”

赵氏笑着接了话,她没告诉柳之墨,昨日她吃这种毛锅锅,是存了跟女儿儿子一起死的念头的。

今早醒来,她家三人都没事,她庆幸的同时又安了心,有了这种能吃的毛窝窝,她家应该能熬到秋收。

“那的确是好运道。”柳之墨看向忙着打热水的李清灵,犹豫了下才问,“清灵妹妹,你下次上山捡毛窝窝时,能不能叫上我?”

他家也没多少吃的了,要是有毛窝窝,他跟之砚的食粮就有着落了,抄书得来的钱就能攒着买精米给妹妹吃。

李清灵正试着水温,觉得有点热,又加了勺冷水,听到柳之墨的问话,她头也不回的嗯了一声,又伸手试了试水温,觉得合适了,转头去叫李清风,“小风,赶紧过来,再磨蹭下去,水就白烧了。”

李清风拽着湿衣服,脚一点一点的挪过去,红着脸说,“姐,我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洗了。”他都这么大了,还让姐姐帮忙洗澡,会不好意思的。

“大什么大,毛都没长齐。”李清灵完全不给他反抗的机会,大步走过去,三除两下把他扒了个清光,李清风捂着小鸡鸡,脸燥的都要哭起来了。

这次不用李清灵叫了,迅速的跑进了澡盆,坐了下来,还悄悄的拿着布巾遮住他的小鸡鸡。

李清灵转身放好李清风的湿衣服,看到柳之墨还在,她挑了挑眉,“你不冷吗?赶紧回去洗澡吧!我明早上山时就去叫你。”

柳之墨弯着眉眼对她一笑,说了声谢谢,即使在现代看过各样的美男子的李清灵都被这笑容刹到了。

之墨是长得好看,可女儿也不能这样盯着人家看呀!

赵氏无奈的摇了摇头,清咳了两声,李清灵没听到,她没办法,只好伸手去拉她,“小灵,还不快去帮小风洗澡,水就要凉了。”

回神,李清灵难得脸红了下,说了声不客气,转身去帮李清风洗澡。

柳之墨眼里闪过笑意,弯腰拎起半篓子蘑菇,“婶子,那我先回家了。”

“好,回去记得洗个热水澡,喝碗姜茶。”

“嗯…”柳之墨走出厨房,走了几步,又神使鬼差的回头看了一眼正训着李清风的李清灵,想到她刚才说的那句‘大什么大,毛都没长齐’的话,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她也才十岁而已,说着这么老成的话,还真的挺好笑的。

实际上,李清灵还真的是用成人的心态去对待李清风的,完全忘记了她此时的年龄。

等柳之墨一走,赵氏就微蹙着眉头看着李清灵,叹了口气说,“小灵啊,你今日不应该跟你奶顶嘴的,对你名声不好。”

李清灵知道赵氏在刘氏面前逆来顺受惯了,没分家前,她家永远都是做得多吃的少的,相对于大房几人的红光满面,她家几个简直是面黄肌瘦了,偏偏她父母还不觉得怎样。

以前她是管不了,现在她是一定要扭转赵氏这种包子性格的。

“名声能当饭吃吗?”李清灵淡淡的出声,她摸着李清风身上一条条清晰可见的骨头,声音更淡,“娘,以前我们是得了好名声,可过得是什么日子,你心里没数吗?到最后我们又是怎样被分出来的,你还记得吗?”

瞥了一眼脸色苍白的赵氏,她咬了咬牙,狠下心来继续道:“娘,爹没了,家里只有你一个大人了,你还不立起来,我跟小风咋办?”

赵氏看到李清灵额头上的青紫,是对着她婆婆磕头磕出来的,霎时间,她的眼眶就红了起来,是她这个娘做的不够称职,不但没保护好女儿儿子,此刻为了那点名声,还责怪女儿。

她低下头,眼泪滴了下来,“是娘不够好,娘对不起你们。”

李清灵皱了皱眉头,帮李清风穿好衣服,才挪步到赵氏身边,无奈的开口,“娘,你别哭了,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她只是想让她看清楚自家的情势,让她知道不变的强硬起来,会继续让人欺负。

再就是,将来她家的条件变好了,赵氏还那么包子的话,再多的家当都会被刘氏扒拉去。

怕女儿多想,赵氏胡乱的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她抬头对李清灵笑了一下。

“娘是开心的,我女儿长大了,能保护娘和弟弟了。”伸手碰了下李清灵的额头,又满是心疼的问,“是不是很疼?”

李清灵看赵氏不哭了,松了口气,“不疼!过两天就好了。”

疼麻木了,也就不觉得疼了,这话她是不敢说出来的,不然又得惹出赵氏的眼泪。

怎么可能不疼,当时磕的那么重,她都听到砰砰声了,可看到女儿那张坚毅的小脸,赵氏抿了抿嘴,没再说什么。

只是心里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立起来,不能再让女儿护在她面前了。

次日,李清灵背着背篓去找柳之墨,进他家时看到柳之砚在念书,她走过去看了一眼,发现上面的繁体字,她大多数都认识。

“你识字?”柳之墨见她看的入迷,诧异的问她。

李清灵抬头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你教之砚念书时,我跟小风能不能过来一起学?”这样,她会识字就说得通了,以后也可以教弟弟了。

她不希望李清风做个睁眼瞎,就算以后没多大出息,至少也要会看会算,不被人哄骗。

柳之墨很干脆的点了头,一只羊也是放,几只羊也是放,对他来说没多大区别。

想到以后能光明正大的看书,李清灵咧嘴笑了,柳之墨看她笑的那么傻,忍不住伸手拍了一下她的脑袋。

“走吧!不是要上山吗?”他拿着一个比李清灵背着的更大的背篓,在离去前又吩咐柳之砚,在他回来前,一定要把刚才教的大字都学会,他回来检查。

柳之砚哀怨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要不要休息一下?”李清灵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落后她一大段路的柳之墨,等他走到面前,就开口问他。

柳之墨看着脸不红气不喘的李清灵,深深的妒忌了,别看这小丫头瘦不拉几的,走路快的很。

他扶着树干大口的呼出了口气,才说不用,他还能走的动。

“我累了,还是休息下吧!”李清灵直接坐到地上,还顺便安慰了一下他受伤的心灵,“你不像我这么皮实,能走那么远,已经很不错了。”

能跟着她一声不吭的走了一个半时辰,她都有点佩服他的毅力了。

这次柳之墨也不逞强了,也像李清灵一样,坐在地上休息,低头看着地上发呆,爹娘病逝前,他的生活挺不错的,虽说也做点家务活,但不用像村里的孩子上山下地的干活。

可在爹娘病逝后,他要扛起家里的重担,他学着做饭,学着干农活,也要上山外围捡柴火。

从一开始的磕磕碰碰,到慢慢的熟练,个中的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好了,走吧!”李清灵站起来拍了拍屁股的灰尘,又带头往深林走去,柳之墨回神,起身跟上去,两人又走了半个时辰,就到了蘑菇很多的深林。

柳之墨看到一大片水灵灵的蘑菇,满身的疲惫一扫而光,他走到李清灵身边,问她哪些毛窝窝是可以吃的?

李清灵蹲下来,教他怎样辨认蘑菇,有些蘑菇很相似,可是有毒不能吃,一定要看清楚。

这里的蘑菇多,没花多少时间,两人的背蒌子就装满了。

看着这些蘑菇,李清灵背起背篓,转头问柳之墨明天还来不来?她明天想来摘一些回家晒干,想吃的时候随时吃,不怕会坏掉。

“明天是赶集的日子,我要去镇上一趟。”他的书抄好了,要拿回去给邢掌柜。

“赶集?”李清灵眸光一闪,她也想去镇上看一下,看看有什么可以挣到钱的,家里没钱,想买油都没钱买,“明天你去的时候可以叫我吗?我也想去镇上。”

柳之墨点头:“可以,不过要走路去,时辰要早点。”家里困难,为了省两文牛车钱,他只能选择走路去。

还记得第一次走路到镇上,他足足走了三个时辰,走的脚底都起了水泡,之后习惯了,速度也快多了。

对于走路李清灵表示完全没问题,她就算是想坐车,也没钱啊!

她现在对一文钱逼死一个大汉的这句话深有体会,没钱真的不行。

“你没问题就行!”柳之墨调整了一下背篓子的背带,“走了,回去了。”

来时背着空篓子他都累的不行,回去背着这么重的背篓,他很堪忧。

李清灵明显也考虑到这一点,所以回去时,走的很慢,还时不时的停下来休息一下,对她的体贴,柳之墨心里发暖。

他记得父亲在病逝前问他,愿不愿意跟李清灵结亲?

当时他猜到父亲的意思,无非就是要帮他三兄妹找个靠山。

遂他没多大意见,当即就点了头,只是他从小就看着爹娘过着恩爱,红袖添香的日子,也曾想过,将来也娶一个读书识字的妻子,可现实并非如此,心底难免会有些许遗憾。

此刻,心里却没那种遗憾了,他觉得有个能相互扶持,能体贴他的妻子,也很好!

“咦…”李清灵突然放下背篓,跑到一颗树下蹲了下来,柳之墨不知道她要干嘛?问她怎么了?

她没回答他,用手刨着土,他无法,只好走到她身边,看到她在挖着一颗野草。

他也蹲了下来,本想帮她忙,却被她拦着,“嗳,你别动,我来就好,这可是好东西,要挖完整才值钱。”

闻言,柳之墨只好收回手,呆在一边看她小心翼翼的挖着,足足挖了一刻钟,她才兴奋的把野草挖了出来。

“看,是野人参。”她把人参举到他面前给他看,“今日走运了。”

虽然年份才二十多年,但也值点钱,明日赶集拿去镇上卖了,卖了钱,她就可以买点油,买点米回家吃了。

的确是人参,之前爹娘病时,他买过给他们吃,只是…

“你是怎么认识的?”

李清灵小心翼翼地把野人参放进背篓子里,才开口回答,“我以前会跟我爹进山打猎的,他教我的。”说着,拿捡了一些松针叶盖在上面,还把柳之墨的背篓也盖上了,这样被人看到,也只以为他们背的是松针叶,绝不会想到背篓下面是蘑菇。

柳之墨对李清灵的话很信服,李叔的确是把打猎的好手,他经常上山,会认识些草药也不奇怪。

两人重新上路,走走停停,走到浅林时,刚好遇到上山捡柴火的林氏,她看到李清灵背着背篓,立刻走了过来,“小灵啊,背着啥啊?”

李清灵眼里闪过厌恶,叫了一声大伯母,闪开了她探来的手,“搂了些松针叶。”

林氏闪过不满,她伸头看了一眼,的确是松针叶,撇了撇嘴,转眼又暧昧的看了眼柳之墨,“小灵定了亲就是不同,捡松针叶都一起。”

李清灵最讨厌林氏那一副八卦的嘴脸,村里最喜欢到处说闲话的就是她了,现在被她看到她跟柳之墨在一起,回头村里就得到处流传着她不要脸的八卦了。

虽然她不怎么在意那些话,但是赵氏在乎。

“他是我未婚夫,帮我家干点活是应该的。”李清灵笑着大大方方的回答,“对了,大伯母,宝珠姐什么时候定亲啊?前几天不是有后生来相看吗?成了吗?”

李宝珠是她的大堂姐,又胖又懒,吃得又多,完全不辜负她宝‘猪’这名字,今年十五岁了,还没定亲,每次来相看的人,看到她胖如猪的样子,都会没下文。

这事都成了林氏的心头痛了,被李清灵这么大咧咧的挑起她的痛处,脸色就不好看了。

“什么相看的后生,你别胡咧咧,败坏宝珠的名声。”林氏大声斥了李清灵一声。

“不是吧?我明明听到我奶说,隔壁村…”

“你听错了,没有的事。”林氏又大声的打断李清灵的话,她转身挑起一担柴快步走下山。

经过这一遭,想来林氏不会传她坏话了。

李清灵转眼对上笑看着她的柳之墨,耸了耸肩膀,无辜的道:“对她这种人就得这样,否则,她不会知道痛的。”

柳之墨笑着嗯了一声说学到了。

李清灵:“…”

回到家,李清灵一看到赵氏,就拉着她进屋里,扒拉开松针叶,小心的把野人参掏出来。

“娘,你看,我挖到一颗野人参,打算明日跟之墨哥拿去镇上卖了,这样就可以买些米回来了。”

连续吃了几天蘑菇,她吃得都有点怕了,急需一点米来换口味。

又看了眼赵氏的肚子,要是卖的可以,还要买点肉回来,给肚子的宝宝补一下营养。

赵氏惊喜的看了看野人参又看了看李清灵,“你这丫头运道真不错,这都被你挖到,既然是你挖到的,就你自个儿做主吧!”

“哇,姐,你真厉害。”李清风仰着头,很是崇拜的看着李清灵,“姐,你明日真的去镇上吗?”

他眼里流露出他也想去的渴望,爹还在时,带他去过两次,他记得镇上很热闹,很多东西卖的,他不买东西,去看看也行。

李清风眼里的渴望那么明显,李清灵不可能看不见,想了一下,明日她除了去卖野人参,就是去镇上看看有什么能挣钱的活,那带着他应该是没问题,遂满足了他,“明早你能爬的起来,我就带你去。”

话刚落,李清风就高兴得扑了过来,紧紧的搂着她的脖子,“姐,谢谢你,我一定会很早醒的。”

赵氏却有些担忧,“要不小风别去了吧,镇上人多,挺乱的。”

李清风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他怕李清灵听赵氏的话不带他去了,连忙开口,“姐,我会乖乖跟着你的,保证不乱跑,你就带我去吧!”

“我没说不带你去呀!”李青灵睨了他一眼,抬头安抚赵氏,“娘,你别担心,我跟之墨哥会拉紧小风的。”

“娘…”李清风又拉着赵氏的手,撒娇般叫着她。

赵氏想到有之墨在,只好点了点头,李清风这又开心了起来。

他这一开心就不得了了,整个晚上话都说不停,还是李清灵威胁他赶紧睡觉,不睡就不带他去了,他这才乖乖的闭嘴睡觉的。到了寅时,他就自动醒了,还推醒李清灵。

李清灵差点把这个磨人精丢出去,她看了眼还黑乎乎的天,磨着牙问他起床那么早干嘛?

他眨了眨眼说爹以前就是这么早的起床去赶集的。

她呼了一口气,伸手捂着他的眼睛,让他继续睡,等之墨哥来叫再起来。

“可…”

“不睡就不带你去了。”李清灵又只能用这招来威胁她,她现在还困的很,实在没精力应付他。

李清风委屈的扁了扁嘴,“那好吧!”

感觉没睡多久,柳之墨就来她家叫她了,她还模糊着,倒是李清风一骨碌的爬起来,大声的应了一声,接着又伸手去推李清灵。

“姐,姐,之墨哥来了,快起来。”

这熊孩子…

李清灵叹了口气,认命的爬了起来,去趟镇上,都要大半夜起来,真不容易。

她把头发梳好,跑出去快速的洗漱好又,把野人参用帕子包好,揣进衣袖里,背好背篓,又被醒来的赵氏叮嘱了一番,才带着李清风跟着柳之墨往镇上走去。

李清风一开始很兴奋的向柳之墨问东问西,等走了两个时辰后,就累得不行了,他拽着李清灵的手,不停的喊姐。

能坚持两个时辰已经很不错了,李清灵也不勉强他了,让他进背篓里,她背他走。

柳之墨看到李清灵那小身板,就提出他背李清风,这次,李清灵拒绝了,“没事儿,我来背着就好,他很轻的。”

他见她坚持,也不勉强,只让她要是背累了,就换他来背。

李清灵嗯了一声,却一路上都没喊过一声累,柳之墨还怕她逞强,要换他背,她都说不用。

别看她个子小,可她从小就做惯了农活的,李清风那点重量,对她来说还真的不是问题。

到了茅安镇门口,李清灵才把背篓放下来,摇了摇已经睡了一个时辰的李清风,“小风,醒醒,我们到镇上了。”

李清风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看到已经到镇上了,他有点不好意思的对李清灵笑了笑,他也没想到一坐进背篓里就睡着了。

李清灵重新背起背篓,牵着他的手,跟着柳之墨进了镇里。

今日是赶集日,镇上很是热闹,到处都是小贩吆喝的声音,记忆中李清灵也没来过几次,更别说她是现代来的,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一时间,她看的很是入迷。

在路过一个包子摊时,李清风闻着包子的香味直咽口水,却抿着嘴转开了眼,他知道他家没有钱,买不起包子。

他这一反应都被李清灵看在眼里,她摸了摸放在袖子里的野人参,转头问柳之墨,“之墨哥,你知道哪里有药铺吗?”

他们那么早出来,也没吃东西,还走了那么远的路,别说李清风,连她都饿了。

所以她打算早点把野人参给卖了,先吃点东西,填饱肚子,再慢慢逛。

柳之墨对镇上是挺熟悉的,他带着李清灵往另外一条街走去,这条街叫南街,很多商铺酒楼,看起来很是繁华。

李清灵从北街到南街就看出了区别,北街多是小老百姓逛的,南街是富人逛的。

“我们等下要去一家叫济世堂的药铺,这家药铺童叟无欺,你下次要卖药,就去这家药铺。”柳之墨开口说,还跟她普及了镇上所有的药铺。

李清灵从中得出了结论是,济世堂服务好,对富人穷人都没差别,而跟济世堂齐名的百草堂,就很仗势欺人,只为富人服务。

“小李公子,你来了?是要买药吗?”药童看到柳之墨三人,迎了上来,面带笑容问。

柳之墨爹娘病时,是济世堂的大夫看的,他来过这里抓了好几次药,药童都认识他了。

柳之墨摇了摇头,他指了指李清灵对药童道:“我妹妹要卖药,不知药铺收不收?”

药童这才看向李清灵,脸上的笑容不变,“请问小妹妹是要卖什么药?”

李清灵暗自点了点头,这家药铺的服务是真不错,没有因为她年龄小,穿的破旧而看不起她。

她从衣袖拿出那颗野人参,打开帕子递给药童看,“小哥哥,我是要卖这颗野人参,不知价钱如何?”

“这得拿给我们掌柜看过才行,请你稍等片刻。”药童拿过李清灵手里的野人参,就进了里间。

没多久,一位留着短胡子的中年人拿着她那颗人参走了出来,柳之墨看到他,笑着叫了一声周掌柜。

“是小李公子啊,好久不见了。”周掌柜笑容满面,对柳之墨极有好感,可惜柳夫子去的早,这后生也因此退学了,不然前途无量,可惜了。

“这是周掌柜。”柳之墨向李清灵介绍,李清灵立刻机灵的对周掌柜鞠了一个躬。

“周掌柜好!”

周掌柜伸手撸了撸胡子,“小姑娘,你的这颗人参,我看了,挖的不错,根须都在,就是年份不大,只能给你一两银子,你看怎样?”

李清灵也知道人参年份不大,就不会很值钱,能卖到一两银子,她已经很满意了。

“可以的!”她伸手接过周掌柜递给她的一两银子,“掌柜,我要是挖到其他的药材,还能拿到你这里卖吗?”

“可以,看药材给价钱。”

“谢谢掌柜!”李清灵喜的又向周掌柜鞠了个躬,周掌柜摆了摆手,连说不客气,心里却感慨,这孩子实诚。

离开济世堂后,柳之墨拿着他抄写的两本书去了书肆,当李清灵看到柳之墨抄了两本书才得二十文钱,霎时惊了,这么厚一本书,竟然才得十文钱,这也太便宜了,也深深体会到这时代挣钱艰难。

走出书肆,柳之墨见李清灵时不时看他一眼,他疑惑的摸了摸脸,“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李清灵摇了摇头,她只是突然间有些心疼他而已,从殷实的家境到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他一人杠过来肯定很辛苦,“快饿死了,我们快去吃东西吧!”

她一手拉着一人,快步往北街走去,走到那摊包子摊,老板看到生意上门了,赶紧开口,“小姑娘是要买包子吗?一个肉包子两文钱,一个菜包子一文字,包大馅多,包你吃了还回头。”

“那我要六个肉包子六个菜包子。”李清灵一开口,柳之墨就不赞同的看了她一眼。

“你买那么多,吃得完吗?”现在挣钱这么艰难,她这一下子就去了十八文钱,再添两文钱都可以买两斤糙米了。

原本李清风听到李清灵要买这么多包子,还挺高兴的,转眼间,又听到柳之墨的话,他又纠结了,犹豫了一下,就扯了扯李清灵的衣服,“姐,要不买三个就好了,买那么多要很多钱的。”

李清灵一边让老板包起包子一边说,“我们三人加上我娘,之砚,还有柔柔,一共六个人,正好一人两个包子,怎么就吃不完了?又不是经常买,难得一次而已。”

闻言,他愣了一下,没想到她连他的弟弟妹妹都想到了,这刻,他的心情是挺复杂的。

看到她要给钱,他赶紧拦着她,从怀里掏出抄书得来的,准备给妹妹买精米的二十文钱,数了十八文递给包子摊老板。

李清灵扬了扬眉,很干脆的把手收了回来,前世听人说过,看一个男人爱不爱你,就要看你舍不舍得为你花钱。

虽然她不知道柳之墨爱不爱她,但是她觉得他是个会疼人的。

“好吃…”李清风终于吃到了他心心念念的肉包子,喜得连眼睛都看不见了。

“烫,慢点吃。”李清灵把其他六个包子放进背篓里,见李清风吃得急,赶紧出声。

李清风嗯嗯的点头,咬包子的速度却没变,李清灵见状也不管他了,不噎着就行。

她也拿着一个肉包子,啃了一口,觉得味道还不错,这时候的人也实在,包子包的挺大的,她吃完一个包子,恐怕都饱了。

“你不饿吗?”李清灵啃了半个包子,看到柳之墨却还没开吃,“赶紧吃吧,我们还要去买其他东西呢!”

柳之墨看了她一眼,心里有些犹豫,但看她吃的那么香,最后还是拿着包子吃了起来。

这是一种新的体验,以前他从未这样过,现在感觉还不错。

李清灵边吃边看,可看了很久,都没发现挣钱的路子,就算是摆摊,也得要本钱啊!

这时,她眼尖的看到一家布庄,就让柳之墨跟李清风在外面等她,她进去看一下。

店里有好些人在买东西,她抬头打量了起来,当她看到店里挂着的络子,眼睛就亮了。

她本想问一下多少钱,看了一圈,才看到店里就一个人在忙,估计是这家店的老板,无法,她只能站在一边等着,等其他人都买了单,她才走上前去。

“掌柜,请问你这里收这种络子吗?”她指了指上面挂着的络子。

其实在李清灵一走进店里,杜十娘就看到了,只是她忙着,也见她只到处看看,就没开口。

却没想到,这小女娃儿会这么有耐心的等她招呼完了其他客人,才礼貌的开口问她。

这份耐性,让她对李清灵有了好感。

“收的,像这种样式简单的,一文钱一个,这种样式复杂的,三文钱一个。”杜十娘分别指了不同的络子给李清灵看,让她心里有个数。

李清灵点了点头,记得赵氏是会绣荷包的,又开口问杜十娘收不收荷包,杜十娘也说收,简单的两文钱一个,精美的四文钱一个。

听了杜十娘的话,她想了想,还是觉得做络子比较好,绣荷包的时间长,会累到赵氏。

“掌柜,请问一捆彩线多少钱?”

“六文钱一捆。”

李清灵当即花了十八文钱买了三捆彩线,她会打中国结,这里没有中国结卖,到时候打出来给掌柜看看价钱如何?要是价钱高,她就教赵氏打。

“姐,买到什么了?”李清风看到李清灵出来,好奇的问。

李清灵伸手牵着他,“买了些彩线,让娘打络子拿来换钱。”说罢,又看向柳之墨,“之墨哥,米铺怎么走?”出来这么长时间了,该买东西回去了。

柳之墨说了声跟我来,就默默的走到前面带路。

走了半刻钟,到了一家米铺,李清灵问清价钱,就买了十斤精米,二十斤糙米,三斤菜籽油,一斤酱油,一斤盐,一共花了四百五十五文,看着嗖嗖出去的钱,她都心疼了,这钱也太不禁花了。

“给,这是你的。”李清灵把五斤精米,十斤糙米递给柳之墨,柳之墨定定的看着她,不伸手,也不吭声。

她干脆放进他的背篓里,很不害羞的说了一句,“以后记得对我好就行。”他对她家的好,她都记在心里。

柳之墨抿着唇,重重的点了下头,他会一辈子对她好。

“去买了肉就可以回家了。”李清灵想到久违的猪肉,感觉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姐,要买肉吗?”李清风瞪大眼睛看着李清灵,见李清灵点头,他咧着嘴就笑了起来,他很久很久没吃过肉了,今晚终于有肉吃了。

李清灵看他这样,有些心酸,她一定要努力挣钱,让她家能天天吃上肉。

“大叔,这肉怎么卖?”站在肉摊前,李清灵开口问。

“肥的十五文,瘦的十文。”肉摊老板笑的爽朗,“今日宰的猪好,你看这肥肉多肥啊!小姑娘要多少?”

这里的人都喜欢吃肥肉,越肥越好,李清灵打了个冷颤,“大叔,帮我切一斤肥肉,一斤瘦肉。”看到削的干净的骨头,“大叔,你把这骨头送我吧!”

“行,这几块骨头都送你,下次还来帮衬我啊!”肉摊老板爽快的把几块骨头也绑好,反正这骨头也没人买,送人还得人情,“小姑娘,一共二十五文钱。”

李清灵数了二十五个铜板给他,接过猪肉,放进背篓里,对柳之墨跟李清风一笑,“好了,回家吧!”

相关文章:

宝贝上面都是你的水_两个囊袋都挤了进去h

被抵在门上强行进入——用手帮我释放总裁

班里的男生把我的内裤,公主特殊成年礼h文罗煞国

小黄文纯肉污到你湿,同桌上课要我把腿叉开

用手抠女朋友下边她呼气很厉害_蛇有两个跟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