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豪门】一遇良缘入豪门全文列表在线

2020-09-12 16:38 · 新商盟

“要是什么样的女人都愿意的话,那我们公司还不成了那些女人的集中营了?”男人也跟在一起嚼着舌根,工作之余聊些八卦还是挺有意思的。

“啧啧啧……刚才是谁沉迷在人家的美色中不可自拔?”

部门经理的一个凶恶眼神让这些闲言碎语消失在人群里,一瞬间又恢复到原本平静的情景,大家各司其职。

顾公馆外面的车队划过黎明,婚礼如期而至。

黎知夏被各种嘈杂声吵醒,即可起身发现身旁已经没有了人影,今天是自己的婚礼。

黎知夏心里却是一直忐忑不安,顾司凉他是G城首屈一指的大人物,是TURIN财团的总裁,而自己却身份低微。

自己的决定对吗?黎知夏不停地在自己脑袋里问自己这个问题。

可是黎知夏只知道心里是爱着顾司凉这个男人的!

时间过去了一两个钟头了,可是黎知夏还是没有见到顾司凉的身影,这个婚礼中她却是只认识顾司凉一个人。

在造型师,化妆师的装扮下,黎知夏显得格外优雅有气质,头型焕发着高贵冷艳,换上了顾司凉中意的婚纱等着新郎。

当黎知夏再次睁开眼睛看镜中的自己,惊愕地张开了嘴巴,镜子里的女人真的是自己?好美……

自己仿佛是在梦里,这一切真的是事实吗?丑小鸭真的变成了白天鹅?黎知夏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感受真实性。

婚礼现场来了很多顾司凉商业上的合作伙伴,大家看着都是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可是顾司凉当然也是春风满面,微笑接待来的每一位嘉宾。

燕景吾作为BK财团总裁,在商场多多少少总会和TURIN财团有些交集,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和气致祥,可是顾司凉有何尝不知道燕景吾野心勃勃,一直想尽办法要把TURIN收购在自己手里。

“今天顾总的大好日子,恭喜恭喜啊!”燕景吾笑里藏刀,略显亲切地跟顾司凉握着手,心里却是不停地在谋划着。

这么多年过去了,燕景吾一直都是把顾司凉和TURIN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对顾司凉也是三分五次地进行设计陷害,可是顾司凉这个小子总是命大福大,每次都是巧妙地躲开了自己的计划。

燕景吾看到顾司凉今日大婚,心情也是甚好,从此以后顾司凉就有了软肋,这样自己也就多了一臂之力。

“谢谢燕总亲自过来参加晚辈的婚礼,真是太给我顾司凉面子了!”顾司凉只能笑脸顺着燕景吾应付着,同时也在担心着今天的婚礼治安管理会不会有什么闪失。

顾司凉注意到客人也都几乎到场,随即赶回顾公馆,他的小野猫应该等急了吧!

“黎知夏……准备好了吗?”顾司凉看着坐在镜前的女人的背影,娇小玲珑的身形惹人怜爱。

“顾司凉……你……你终于来了!”黎知夏一个回头却是惊艳到了朝着自己走过来的男人,顾司凉呆呆地望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女人,简直美若天仙。

“我的知夏新娘……今天的你最美。”顾司凉眼球定在黎知夏的身上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个小女人打扮起来真的很有女人味。

“真的?”黎知夏扯了扯身上有些发皱的婚纱,照着镜子看了看,还算是满意吧!哪里有顾司凉说得这么夸张?

不过黎知夏心里还是甜蜜的,有了身边的这个男人自己心里真的踏实多了!也许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爱情。

黎知夏挽着顾司凉的手腕下了车,看着这里浪漫美丽的婚礼现场,眼里满满都是感动,原来这个男人真的可以给自己一个梦幻般的婚礼。

婚礼的花篮及其周边都插上了靓丽的玫瑰花,长长的红毯上洒落着小巧可爱的樱花,花童在前面引路着。

所有人的眼光都聚在自己和顾司凉身上,黎知夏明显地感觉到手臂在抖动,自己还是第一次面对这么隆重的场景,过于紧张。

顾司凉也是感觉到了,转过侧脸对着黎知夏温柔地笑了笑,同时另一只手紧紧地握住了黎知夏的手。

“别紧张……跟着我走过去就好了!”顾司凉动作暧昧地趴在黎知夏的耳边说道,看着小女人的耳根随时红晕。

可是就在这一刻黎知夏却瞥到了站在旁边的苏雪晴,表情堪称是气愤极致,苏雪晴目不转睛地盯着和黎知夏卿卿我我的顾司凉,心里全是火气。

为什么这个男人愿意娶这个丝毫没有用处的女人?苏雪晴不明白顾司凉是怎么想的!自己哪里比不上黎知夏这个女人?身世还是外貌看相都比黎知夏好上千万倍。

黎知夏对着顾司凉笑着低低头,表明自己是可以的!虽说这样的场面自己确实担心会失控,可是黎知夏也不能让顾司凉在外人面前丢人啊!

顾司凉带着黎知夏在众人面前缓缓地走到牧师面前,面对着来宾微笑着。

“现在是伟大而又神圣的时刻,感谢大家为这对新人见证这最感人的时刻。”牧师手里的话筒在宣示着这一刻的美好。

座下掌声四起,当然有些人也是对这场婚礼很不服气,苏雪晴整个过程都是耸拉着脸,自己这么多年心心念念的男人却是要和其他女人结了婚。

“顾司凉先生……你愿意娶黎知夏小姐为妻吗?”

“我愿意……”顾司凉注视着面前的女人,宠溺着将黎知夏吹乱的碎发捋开,深情地吻上了黎知夏的甜唇。

苏雪晴看到此场景立刻起身想要离开,自己哪里会受得了自己爱的男人对黎知夏这样?

可是最终还是被苏父按了下来,不管怎么说都要顾全大局,万一惹怒了顾司凉也没有什么好的下场。

“爸爸……难道我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顾司凉他娶了别的女人?”苏雪晴心情低落,一时失控地顾不了这么多。

苏父看得出来自己的女儿很喜欢顾司凉,可是自己也很无奈,只能由着她去了。

牧师发现顾司凉的婚礼好像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顾司凉跪在地上用戒指环住了黎知夏的手指。

紧接着黎知夏便跟着顾司凉给客人们敬酒,顾司凉一边拉着黎知夏的手另一边还要注意着黎知夏的婚纱会不会绊倒这个傻痴痴的女人。

顾司凉脸上洋溢着笑容,看了看自己身边站着的女人很是舒心,简简单单的女人挺好!

顾司凉笑着一瞥,注意到燕景吾假情假意的面孔,自己就是要燕景吾这样的老狐狸在轻松的环境中露出破绽,自己早就知道燕景吾心怀不轨,可是一直苦于没有明确证据。

黎知夏一直在人群里寻找着自己的哥哥――黎大龙,难道哥哥他没有过来吗?黎知夏在默默地嘀咕着,不可能啊!

“想什么呢?那里!看见了没有?”顾司凉指着黎大龙的方向,看出来这个女人的心思,看得出来两个人的感情很深。

“你……你怎么知道?”黎知夏很是吃惊,顾司凉怎么会知道自己在找哥哥呢?这个男人真的还挺理解自己。

“都挂在脸上了……赶紧过去吧!”顾司凉轻轻地摸了摸女人的头,顺手把头发上的饰物理了理,目送着小女人像个孩子一样跑了过去。

“哥……你来了怎么都不过去找我呢?我都找了你半天了!”黎知夏突然出现在黎大龙的面前,简直是个惊喜,自己的妹妹长大了,终于出嫁了!

“刚才……是看着你和妹夫在忙着就没有过去打扰,再说了我也没有什么事。”黎大龙不好意思地看着这么精美的妹妹,总是觉得自己出现在这里会给妹妹丢人。

“哥……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你就开心点,我们两个人喝一杯吧!”黎知夏看到哥哥脸上的笑容,哥哥一定也觉得很欣慰吧!

黎大龙此时手里拿着杯子跟黎知夏碰了一下,喝了手里的酒眼角的泪水却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哥……哥,你别哭啊,我又不是不回去了!你这样我心里也是很难过……”黎知夏心底感动直接搂了过去,自己和哥哥在一起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哥哥哭。

“知夏……哥哥要看到你幸福。”黎大龙平时很是憨厚,可是心底善良,对待黎知夏也是真心实意。

燕景吾吩咐身边的人即可去调查顾司凉的女人,有了这个软肋还不相信顾司凉不会栽在自己手里。

顾司凉也是一直关注着燕景吾的任何动静,早已经对自己的人吩咐好一切注意事项,生怕燕景吾为了对付自己对黎知夏下毒手。

顾司凉看到一切正常,眼神关注着一切,看到黎知夏和黎大龙在一起大哭大笑着,便拿着酒杯走了过去。

“顾司凉……你怎么在这里啊?不是要去给客人打声招呼吗?”黎知夏对于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有些惊讶,大忙人怎么会在这里?顾司凉对着小女人翻了个白眼,随即牵着黎知夏的白嫩的手,“哥哥也是我们应该照顾的客人……不是吗?”顾司凉端起酒杯跟黎大龙碰了一下。

“我们一起喝一杯……谢谢你这些年一直照顾着知夏。”顾司凉眼神真诚地盯着了黎大龙,可能这个哥哥没有太多的本领,但是却是黎知夏这辈子最好的哥哥。

黎大龙憨厚地点点头,看起来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顾司凉这样的大人物竟然会对自己说出这么温和的话。

“顾……顾总,不过以后……以后我们家知夏就拜托你了!希望你可以好好地对她,知夏她是个很善良的姑娘。”黎大龙激动地拉着顾司凉的手,说着眼角里闪着泪花,说出自己心里的话觉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每天都晃悠在自己身边的小女孩长大了,终于今天嫁人了,看着顾司凉宠爱着知夏,黎大龙心里也是满满地感动。

“哥……你看你又怎么了?你放心好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黎知夏走上前去轻轻地擦去黎大龙脸上的泪水,像小时候哥哥给自己擦泪水一样的情景。

“好了好了……你们赶紧过去照顾客人吧!让我在这里静一静就好了!就是有些伤感。”黎大龙推着妹妹跟着顾司凉一起过去,他一直都不想让别人看到黎知夏还有自己这样无能的哥哥,觉得自己就是过来给黎知夏丢脸。

“哥……就让我和你待一会吧!”黎知夏看到哥哥忧郁的样子有些担心,退了回来苦着脸看着哥哥。

“没事的,你赶紧跟着妹夫忙去吧!”黎大龙逼着妹妹离开自己的视线,否则会引来更多异样的眼光。

苏雪晴手里拿着酒杯不停地晃着,心里却是在嘲笑着这对穷酸的兄妹,竟然想着靠男人挤入上流社会,可是上流社会可不是他们想像地这么简单。

苏雪晴眼神里透露着邪魅,突然闪过一个想法……

苏雪晴轻放下手里的酒杯,随后拿着一瓶鸡尾酒朝着黎大龙的方向走了过去,一路冷笑。

“黎知夏……这也是被你逼得,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兄妹感情有多深。”苏雪晴心里默念着,装作可怜楚楚的样子出现在黎大龙身边。

“请问你是知夏的哥哥吧?我是她的好朋友,想请你帮个忙……”苏雪晴嘟着嘴巴将手里的酒伸到黎大龙的面前,装作很软弱无力的样子。

黎大龙被面前的女人吓了一跳,傻呆呆地看了苏雪晴一眼,心里却是想着知夏的朋友自己应该帮忙才对,急忙接过苏雪晴手里的酒憨憨地费力打开了。

“打……打开了!”黎大龙笑着将手里已经开了盖子的酒递给这位自称是黎知夏朋友的女人,第一次见到穿着比较高贵的女人竟有些不好意思,便转移了视线挠了挠头。

苏雪晴接过酒直接朝前走了过去,故意将酒洒在了黎大龙的身上。

“大哥……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了!我不是故意的,只是突然脚底有些滑,所以……”苏雪晴装作真诚地给黎大龙道歉着,还不停地拿着纸巾给黎大龙擦着身上的酒水。

“没……没事的!反正这衣服又不值钱,不过你没事吧!”黎大龙心地善良,想法简单,根本就没有识破苏雪晴的技俩,还不停地安慰着苏雪晴。

“大哥……你可真是个好人,我没事的,只是你的衣服有些湿了!要不然我带着你过去换一件衣服吧!你也不想让别人看到黎知夏哥哥的衣服这样吧!”苏雪晴似乎已经洞察了黎大龙的性格,故意地误导着黎大龙。

苏雪晴看得出来黎大龙担心自己会给黎知夏丢面子,所以就利用这个弱点来对付这个憨厚的男人。

黎大龙皱着眉头想了想,觉得面前的这个朋友说得好像很有道理,便憨笑着跟着苏雪晴离开了。

黎知夏一直踩着高跟鞋跟在顾司凉身后给今天来的客人打个招呼,只是顾司凉的婚礼好多人都挤着头想要进来,毕竟以后的生意还要靠着顾司凉的照料。

黎知夏的脚已经痛疼地难以忍受,可是还是带着笑脸迎接着所有的客人,丝毫没有影响婚礼的进行。

顾司凉还是注意到黎知夏没有招呼客人的时候总是会皱着眉头,意识到这个小女人已经快要走不动了!便伸手稍稍提起黎知夏身后的婚纱,才发现小女人的后脚跟都已经溢出血来。

“你……你怎么不早点说啊?”顾司凉很是心疼地训斥着傻乎乎的女人,脚都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了,怎么也不抱怨一声呢?

黎知夏嘟着嘴巴低着头看着草坪,不敢直视对自己发火的顾司凉,自己也是不愿意因为自己耽误了婚礼如期进行。

顾司凉见黎知夏没有回应自己,直接一个公主抱将黎知夏腾空抱起,黎知夏却一直捶打着顾司凉的坚实胸膛。

“大家先吃好喝好,知夏她有些不舒服,我先带她到房间里休息休息。”顾司凉面对着这么多人一致投过来疑惑的眼神,抱着黎知夏统一回复。

顾司凉说完便直接从众人中走了过去,黎知夏只好将头埋在男人的胸脯前,根本就不敢看大家的眼光,心里却是在担心着,大家一定会觉得自己很矫情。

“顾司凉……你走快点,丢死人了!”黎知夏想要快点逃离大家的视线,小声催促着自己的男人,脸都一直在滚烫着。

“黎知夏……我抱着你怎么就丢死人了?让我在他们面前抱着你就这么不堪?”顾司凉本着脸对自己怀里的小女人说道,刚才还是一片晴天现在却已经是阴天并且已经快要下雷阵雨了。

“不……不是这样的!顾司凉你不要生气啊!”黎知夏偷偷地瞄了顾司凉一眼,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小气,自己不过是随口说说怎么就把他给惹怒了?

“我的意思是说,他们都盯着我有些不适应,是害羞啊……”黎知夏一路上都是很认真地跟顾司凉解释着,生怕这个男人在这个时候生气。

顾司凉,他一向是任性,万一真的把他给惹恼了把自己扔在这里可怎么办?

顾司凉轻轻地把小女人放在床上,俯下身子将黎知夏的鞋子脱下,仔细地观察着黎知夏的伤势,表情惆怅得看着女人受伤的脚。

“没事的!只要你不生气就好了!”黎知夏依然笑得很开心,心里也是甜蜜蜜的,她没有想到顾司凉可以这么体贴地顾及自己,就在刚才顾司凉皱着眉头打量着自己的脚黎知夏有些被感动了。

顾司凉抬起头望了黎知夏一眼,面无表情之后便耸拉着睫毛,掏出自己的手机高冷地站在窗前,另一只手揣在了西服的口袋里。

从背影看来,黎知夏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有些迷人,成熟稳重的样子都被他展现地淋漓尽致。

“回去一趟把你的医药箱取过来,上次你跟我提起过的那瓶82年的拉菲归你了。”顾司凉没等对方有任何异议,直接给了他想从自己手里要的东西。

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满足别人的欲望,这就是顾司凉做事的原则。

黎知夏正沉浸在顾司凉给予的幸福中,这个时候手机却突然地响了起来,黎知夏眼皮跳了一下,总是觉得这个电话来得有些奇怪。

“喂……你好,请问……”黎知夏看了看发现是个陌生人的号码,接通电话之后以正常的语气询问着。

“黎知夏……你哥哥现在在我的手里,如果在半小时之内你没有出现在东山路100号那我可能就不能保证你哥哥他安然无恙地回去了。”苏雪晴眼睛里全是仇恨,为什么一个乡下野丫头可以嫁给G城的首富?苏雪晴对这个结果一点都不甘心。

“你……你是苏雪晴?你放了我哥哥,我一定会在半个小时内到地方。”黎知夏突然醍醐灌顶,苏雪晴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让自己不嫁给顾司凉,这样苏雪晴才会有机会。

黎知夏突然慌里慌张,苏雪晴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而自己的哥哥又是跟善良单纯的人,根本就不会是苏雪晴的对手。

黎知夏慌忙挂断了电话,“顾司凉……怎么办?我哥哥被苏雪晴抓去了。呜呜呜……”黎知夏一时半会不知道该怎么办,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黎知夏脑袋里都是哥哥被坏人恐吓的场景,都是自己连累了哥哥,否则苏雪晴也不会想着对哥哥下手。

“知夏……你先别着急,我这就带你过去。”顾司凉一路小跑抱着黎知夏赶了过去,留下婚礼的一个烂摊子。

“顾司凉……你说苏雪晴她会不会让人把哥哥杀害了?”一路上黎知夏一直在哭着,哥哥这么憨厚的人一定被吓坏了!手心里也都是汗水,揪着心在猜疑着。

“知夏……不会的!苏雪晴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不让我们顺利地结婚,所以说她肯定不会伤害你哥哥的,只是想要拿他作为诱惑你的印子。”顾司凉最懂苏雪晴不过了,从小娇生惯养,几乎都没有自己要不到的东西。

顾司凉也是她欲望中的一个,她怎么会这样善罢甘休?

东山路100号的一个废弃工厂。

“原来你根本就不是我妹妹的朋友,你就是故意刁难我妹妹的。”黎大龙在苏雪晴给妹妹打电话的时候大致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黎大龙凶恶地盯着面前的女人,难得自己相信了苏雪晴。

“哈哈哈……你就是个傻子,你不觉得你现在才知道已经迟了点吗?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乖乖听话的靶子。”苏雪晴嘴角微微斜出一个弧度,蔑视地看了黎大龙一眼,世界上还真有这么迟钝的人。

“你不会有机会的,像你这样的女人永远都不能嫁给顾总。”黎大龙当然也知道苏雪晴的心理活动,这个女人就是想要让自己妹妹离开顾司凉,可是这么残酷无情的女人男人不会喜欢的。

“你胡说……要不是你那个不要脸的妹妹突然出现在顾司凉的面前,我就一定是顾司凉今天的新娘。”苏雪晴听到黎大龙的话很是恼火,站在黎大龙的面前对着他大声吼着,恨不得现在就让黎知夏这个女人从这个世界消失。

“你不许骂我妹妹,不许你骂她。”黎大龙每次看到妹妹被别人欺负总是站在她前面替她挡着所有的欺凌,忍不了任何人对妹妹有什么不好。

黎大龙情绪有些激动,甚至是愤怒。

苏雪晴给站在自己旁边戴着墨镜的男人一个眼神,男人直接给黎大龙踹了一脚,黎大龙整个身子歪倒在地。

“谁让你多嘴多舌的?你妹妹本来就是下贱,没有资格嫁给顾司凉。”苏雪晴蹲下身子在黎大龙面前宣泄着内心的痛恨。

苏雪晴一个手势身边的男人上前过去,抡起棍子朝着黎大龙打过去,“慢着……苏雪晴你是不是疯了?”顾司凉的声音突然传入自己的耳边,不过无论如何他还是来了!

“哥哥……哥哥,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黎知夏即可扶起倒在地上的哥哥,看着为自己受伤的哥哥黎知夏心里即是心疼又是内疚。

黎知夏直接将哥哥搂在了怀里痛哭着,“知夏……哥哥没事的,你别哭啊!你知道的,哥哥从小身体都是很棒的!”黎大龙看到妹妹突然出现心里也是莫名感动,这足以证明自己的妹妹重情重义,并没有把自己忘在脑后。

“苏雪晴……你凭什么这么对待我哥哥?”黎知夏一个转身给了苏雪晴一个耳光,“啪……”的一声,似乎这一耳光响彻了整个废工厂。

苏雪晴一时被黎知夏打得有些发懵,这个女人她有什么资格扇自己耳光?苏雪晴刚要抬起手还黎知夏一个耳光,可是悬在空中的手却被一道有力的手臂挡了过去。

“顾司凉……是这个女人打了我,难道你刚才没有看到吗?”苏雪晴根本就没有想到顾司凉会这么护着黎知夏,一直都以为顾司凉是为了和自己赌气才和这个乡下土包子结婚的!

苏雪晴顿时呆住了,眼睛瞪着顾司凉,可是顾司凉并没有因此改变过自己的态度。

“苏雪晴……不要太过分了!”顾司凉费力一甩,将苏雪晴甩地朝后踉跄了一下。同时用警告的眼神盯着苏雪晴。

黎知夏将黎大龙扶到了车上,不管顾司凉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她现在最担心的是哥哥有没有什么大碍。

“知夏……不用这么紧张,哥哥没事。”黎大龙看着黎知夏一直都是蹑手蹑脚的,生怕自己会弄疼了哥哥,黎大龙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开心,因为有这样关心自己的妹妹。

很快顾司凉将黎知夏和黎大龙送到了医院,顾司凉在外面陪着黎知夏等待着正在检查的黎大龙,黎知夏有些紧张,担心哥哥会出事。

“知夏……没事的!相信我一切都没事的。”顾司凉紧紧地握住了黎知夏一直冒汗的手,将她搂在自己怀里。

婚礼现场一片狼藉,主持婚礼的工作人员也是忙着给顾司凉收拾着烂摊子,当然也不敢对自家总裁说什么怨言。

只不过这样混乱的婚礼却是让燕景吾开心了一番,“顾司凉……这才是刚刚结婚都已经出了这么大的幺蛾子,好戏估计还在后头。”表情暗藏杀机,随后便跟着司机离开了!

黎知夏在医生的解释下终于深深地舒了一口气,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了下来。

“知夏……要不然把哥哥带回顾公馆修养两天吧!他一个人回去也没有人照顾着,你也不方便总是回去。再说了,哥哥也是因为我们两个人的婚礼才变成这样的。”顾司凉思量了一番,觉得这应该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可……可以吗?你……你不介意?”黎知夏正在发愁着,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和哥哥相依为命,可是现在自己已经嫁给了顾司凉就没有以前的自由身。

“介意啊!当然会介意。介意哥哥会打扰到我们的二人世界。”顾司凉一脸坏笑地看着黎知夏,就知道下一秒不解释清楚这个小野猫一定会呲起自己的毛。

“都什么时候了还跟我打趣。”黎知夏一脸娇羞地碰了顾司凉,嘟着嘴巴眨着眼睛踮起脚尖轻吻着顾司凉的脸颊。

在黎知夏和顾司凉的坚持下,黎大龙终于同意了他们的提议,本来就觉得自己是妹妹的累赘,这样就更不好意思过去打搅他们的生活了。

晚上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可是事情总不会就这样结束了。

苏家。

苏父一直盯着宝贝女儿红肿的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顾司凉越来越过分,一点都不给自己面子。

“爸爸……难道你就眼看着我被别人欺负吗?”苏雪晴知道自己是爸爸心头肉,自己想要什么爸爸从来都没有拒绝过,挽起爸爸的手委屈巴巴地撒娇着。

苏父一直深思着,不能让女儿白白地受这样的侮辱。

清晨顾司凉刚刚踏入公司,后脚跟就跟着苏父。

苏父铁青着脸,气势汹汹地坐在顾司凉办公室的沙发上,似乎一定要为女儿讨回一个公道。

“郑助理……给苏总泡个茶。”顾司凉心里当然也是有些数,早就知道苏雪晴不会吃亏,可是自己并不会后悔自己做过的任何事情。

“不用了……”苏父还是绷着脸,语气里带着不可抗拒的力度。

“不知道苏总这么早过来我这里到底有什么事啊?”顾司凉眼睛一直看着助理刚刚送过来的文件,漫不经心地问道。

“顾司凉……你就不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你和雪晴从小玩到大,怎么就这样看着她被别的女人欺负呢?”苏父对着顾司凉大声吼着,恨不得把顾司凉拉过来打一顿。

自己的宝贝女儿自己从来都没有舍得动一个手指,竟然被别人欺负了。

“苏叔叔……我一直以来都是把雪晴当做是自己的妹妹,可是那并不是被欺负,也不是别的女人。”顾司凉说话的语气也加重了不少,办公室的氛围有些奇异。

两个人各不相让。

“第一是雪晴先动手的,其次你也知道的,那是我顾司凉明媒正娶的女人。我怎么舍得她被欺负呢?苏叔叔,你说对吧!”顾司凉放下手里的文件,起身走到苏父旁边很郑重地说明着。

“顾司凉……你……你终有一天一定会后悔的!那就等着我给你送的结婚大礼。”苏父被顾司凉气得脸都绿了,直接摔门而去。

整个G城想要娶女儿的年轻有为青年多得去了,只不过一直都是女儿对顾司凉情有独钟,才让有些人没有了机会。

顾公馆。

黎知夏心里一直忐忑不安,总觉得这一切来得一点都不真实,她知道苏雪晴不可能就这样放弃。

回头看了一眼哥哥,心里纠结着,似乎发现自己前面的路都是迷茫的,甚至有些怀疑自己和顾司凉结婚是不是件错误的事情。

黎知夏觉得为了自己做豪太太的梦想牺牲了很多,哥哥也是,自己的自由也是。

黎知夏竟然有一种想法,想要带着哥哥逃离顾司凉的世界,他们的世界过于复杂,而自己和哥哥根本就不属于这里。

“哥……对不起你。”黎知夏走到黎大龙面前握着他的手说道,这一次仅仅是受了一些皮外伤,谁又知道下一次会发生什么呢?

黎知夏不敢去想,苏雪晴这个女人毕竟是年轻,可是苏家的势力自己好像真的是惹不起。

“知夏……一切不都已经过去了吗?没事了!”黎大龙摸了摸了黎知夏的头,看着妹妹为自己担心心里也是不舒服。

“别忘记给陆执明打电话啊!免得让人家老是为我们担心。即使不喜欢人家也不能无情无义,你说是吧。”黎大龙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刚才还答应让妹妹给陆执明回电话呢!

相关文章:

镜子看两人结合处吞吐_撩到她腿软

蝴蝶b多少人有一个/女朋友在别人胯下承欢

控制灌肠排泄膀胱甘油|被吃奶跟添下面特舒服电影

两个小丫头稚嫩紧窄 连吃奶边做下面很爽|千娇百魅

随着摩托的颠簸我进入了她,大学四年男票每天都要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