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驾到请签收/全章节/萌宝驾到请签收完结篇完整版

2020-09-12 16:56 · 新商盟

铂金帝宫顶层。

走廊狭长幽静,色调奢华的猩红地毯铺满整个地面,头顶昏暗的灯光将顾黎的影子无限拉长。

黑色的长摆礼服被撕的支离破碎,雪白的肌肤暴露在外,乌黑的长发散落在剪头,更衬得她整个人娇小不已。

热……

浑身像是处在滚烫的岩浆里一般,汗湿的头发紧紧贴着额头,困倦的双眼像是随时随地就要合上,双脚摆在松软的地毯上,绵软无力。

“别跑,站住!”

身后传来一声叫喊,顾黎艰难的回头,半阖着的双眼瞧见两个身着黑西装的彪形大汉。

她被下了药,有人在追她……

药性发作的越来越厉害,腿上像是灌了铅,头也晕的眩目。

恍惚间,脚尖一阵刺痛,毫无防备的,她摔倒在地,身子不住的往旁边斜,靠在了一扇门上。

下一秒,门突然开了。

顾黎喜出望外,赶紧撑着身体往里挪了挪,关上了门。

房间里没开灯,四处昏暗一片,顾黎粗略的环顾四周之后,扶着墙站了起来,往前几步之后,她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困倦的眸子在一瞬间有了神采。

热……想要冷水……

身体里的火烧得她浑身滚烫,白皙的脸上有着不正常的酡红,更显得她整个人明艳动人。

她踩着虚浮的脚步,缓缓踏进卧室,向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毫不犹豫的推开门,顾黎看着眼前的景色,面上闪过震惊。

竟然有人,还是个男人!

流水声戛然而止,高大的男人迅速的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浴巾围上,继而转身,用那双凌厉幽深的眸看向顾黎,面色阴沉难看,“滚。”

顾黎原以为这个房间里空无一人,却没想到居然有一个实打实的美男,不仅长相俊朗,身材更是让人血脉喷张。

她知道,这个男人可以救她,但她想到男朋友陆扬的脸,又想到明天就是她和他的订婚典礼,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自己失去初贞。

可身体却好像根本就不受她大脑的控制……

她痴笑一声,迷糊着往前走了几步,最后停在男人的面前,右手抚上他的胸膛,“乖,小帅哥,姐姐想用下你的浴室。”

听到这话,男人的脸已经不能用阴沉来形容,那双如同神祗一般的脸上早已是阴云密布,雷霆嚣张。

“不管你是怎么进来的,三秒钟之内,给我……”

男人话还没说完,两片薄唇就被一片湿润的温软袭中,女孩柔嫩的双手缓缓踏上他的腰腹……

一瞬间的,男人浑身僵住。

“小帅哥,乖,姐姐不会弄疼你的。”

女孩娇嫩的脸上满是红晕,粉红的樱唇微张,吐气如兰,白皙的皮肤上有着迷人的清香。

顾黎不知道该怎么做,她只是本能的靠近那团火源,用自己虚弱的身体靠着他,双唇无意识的在他的下巴流连徘徊……

“姐姐真的好热啊……你得帮姐姐降降温……”

刺眼的天光透过窗帘的隙缝照射进来,顾黎缓缓睁开眼睛,只觉身体疼痛难忍,像是被货车碾碎了骨头一般。

房间里满是欢爱过后的气息。

顾黎忍着痛,用手肘缓缓支撑起身体,抬眼望去,俊朗的男人正闭着眼睡得安稳。

那么一瞬间,顾黎觉得自己完了,她垂下头,下巴抵住膝盖,缓缓将脸埋进手掌里。

今天,是他跟男朋友陆扬的订婚典礼。

可她竟然跟别的男人睡了!

脑海里不受控制的浮现出顾茵茵那张恶心的嘴脸,如若不是她设计让自己和陆扬喝下那杯交杯酒,事情又怎么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

恨意在一瞬间喷薄出胸口,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她猛地抬眼看向墙上挂着的时钟,夏日昼长夜短,虽天已大亮,时钟却才指向六。

她再次看了眼身边的男人,小心翼翼的下了床,穿好衣服离开了酒店。

订婚典礼,她必须要赶过去!

几分钟之后,床上的男人睁开了琥珀般的眼睛,他侧头看去,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只留下淡淡的余温。

他望着床单上那抹刺眼的红,微眯起眼睛,若有所思。

出了酒店,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顾黎掏出手机,是父亲顾威博。

“喂,爸。”顾黎不知道昨晚的事有没有传出去,也不知道顾茵茵有没有在背后挑拨,此时此刻,她只能竭力的使自己冷静下来。

“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你跟陆扬的订婚典礼?”

从顾威博的声音里,顾黎能听出他的不满和愤怒,赶紧顺从的道,“我知道,我现在马上回去,昨晚家族聚餐喝多睡在帝宫了。”

“行了,赶紧回来吧,陆扬快过来了。”顾威博的声音里透着不耐。

挂上电话,顾威博转身,发现顾茵茵正一脸茫然的盯着他。

“爸,姐还没有回来呀?”顾茵茵故作关心的问,“我昨天好像看见姐往帝宫顶层去了,也不知道我姐突然去顶层干嘛。”

顶层?那里可是……顾威博神色一变,继而又恢复正常,佯装愠怒,“陆扬快来了,赶紧跟你妈再去准备准备。”

——

顾黎回到家,为了掩盖住锁骨和胸口上的吻痕,她借口先回卧室,打算用化妆品遮一遮。

可刚扯开衣服,房门就被从外推开,顾茵茵一脸震惊的站在她身后,大喊道,“姐,你身上怎么会这么多吻痕?你不是从来都不让陆扬哥碰你的吗?”

这声音引来了不远处的顾威博和继母陈丽华,还有刚好赶过来的陆扬。

一瞬间,顾黎像是一个被脱了衣服的小丑,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顾茵茵,她死死地盯着顾茵茵的脸,余光瞧见失望的父亲和难以置信的陆扬。

“爸,是她,”顾黎指向顾茵茵,“是她给我下了药!”

“姐!”听到这话,顾茵茵瞬间红了眼,“你自己不知羞耻跟男人乱搞,怎么能污蔑我给你下药,我知道你从来都不待见我跟我妈这个后来之客,可没想到你会这么想我。你这么做,对得起爸,对得起陆扬哥,对得起我吗?”

“是啊,”陈丽华附和,“你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你自己的妹妹呢!”

陆扬盯着顾黎锁骨处的吻痕,漆黑的眸子里仿佛要喷出火,“顾黎,你这么做,把我当什么?”

“我没有……”顾黎辩解,“我不是故意的,是顾茵茵……”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空中响起,顾黎抬眼,震惊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与此同时,陆扬不动声色的和顾茵茵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皆是嘴角轻扬,心照不宣。

这一巴掌打的顾黎几乎懵了,在她的印象里,顾威博从来没有对她动过手,她看着自己的父亲,只觉眼前的这个人陌生的很,“爸,你不相信我吗?”

“你太让我失望了,”顾威博阴沉着一张脸,“我们顾家怎么出了你这样的人?”

“爸,我……”泪水不受控制的爬上眼眶,顾黎轻摇了摇头,“我不是你口中的那种人,我是被人陷害的!”

“你说茵茵给你下药,那你有证据吗?你说你不是那样随随便便的人,那茵茵就是那种心思恶毒的女人了吗?”陆扬面露愤怒,“顾黎,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怎么变成了这样?

顾黎突然想笑,她最信任的父亲对她没有半点笃定,最深爱的男友也没有选择在第一时间相信她,而是帮别的女人说话。

这一切是怎么了?

“行,”顾黎抬头,忍住快要流出来的泪水,继而冷漠的看向陆扬,“既然你选择相信顾茵茵,那我们就解除婚约吧。”

解除婚约?

陆扬浑身一震,虽然这一切都是他和顾茵茵设计好的,可真到了这一刻,他却觉得这个女人说的太轻易了,七年的爱情长跑,从校服到婚纱,她就这么轻易的放弃了他?

顾黎没错过顾茵茵脸上得意的笑,她讽刺的笑了笑,看向顾威博,征求他的意见,“爸,可以吗?”

不等顾威博说话,她又道,“我累了,先回房间了。”

说完,她朝着楼梯的方向转身,却被陈丽华尖酸刻薄的声音叫住,“等一下,你信口雌黄的冤枉了我的女儿,就不打算道个歉?”

“道歉?”顾黎怒极反笑,人要不要脸到什么地步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她缓缓走向顾茵茵,凭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自己说,我需要道歉吗?”

“姐,真的不是我做的,”顾茵茵眼泪巴巴的看着顾黎,“我知道你嫌这件事丢脸,但你也不能把它嫁祸在我的身上呀,我……”

“啪——”

顾茵茵的话被一声清脆的巴掌声打断,她捂着脸,双眼含泪面露震惊的看着顾黎,颤抖着唇瓣道,“姐……”

“你别叫我姐!我真嫌恶心!”顾黎恼怒到极致,胸口里的火烧的她肺疼,她再次抬起手,还想往顾茵茵的脸上招呼过去,却被陆扬拦下。

“够了!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德行!”陆扬紧蹙着眉,看着顾黎的眼神中满是失望和唾弃。

一旁的陈丽华瞅准时机,赶紧抱住顾茵茵,双眼发狠的盯着顾黎的脸,“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恶毒,茵茵说了没做就是没做,你自己在外偷男人,还冤枉茵茵给你下药,你也太不要脸了!”

说完,她又对顾威博道,“你看看你养的什么女儿,平日里看上去像个大家闺秀,怎么如此泼辣,还不知羞耻!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这就是所谓的千夫所指?

顾黎呵呵一笑,心里仿佛被人拿刀扎了一下,鲜血直流。

“把大小姐送回房间,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她出来。”顾威博闭上眼,心力交瘁的吩咐。

相关文章:

一剑刺入她柔软的腹部文|把樱桃一个个挤出来唐臻

当过兵胆子依然很小_小混蛋求你别弄里面

每次做完都要换床单;给女朋友口的技术图解

舌头咬磨花蒂_口吹解决宝爸生理需要

两只手指进不去——精子过几天会从体内流出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