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精品】一遇良缘入豪门全文免费阅读

2020-09-12 16:43 · 新商盟

陆执明没有再顺着她,上前强横的把她摁在墙壁上,声线低沉而诱人:“知夏,我想要你。”

黎知夏凌乱了。

她想也没想,抓起一旁的传单就甩了陆执明一脸:“走开啊你!”

陆执明根本就不松手,待传单纷纷扬扬的落下,他有些疲惫,低头抵在她的肩膀上,慢慢抱住了她:“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死……把你牵扯进来,真的……对不起……”

黎知夏突然想到了在会场上的时候,陆执明清清楚楚的叮嘱过她八点半要换班的事情。

他喜欢她,所以有意救她。

但是她贪小费留了下来。

还有在爆炸前十几秒,他把自己带离了爆炸波及区域,疾言厉色的让她走,是她脑子转的慢……

那个大叔不是善类,而陆执明在为他卖命。

即使有那么重要的任务在身,他仍是冒着任务失败的风险救了她一命。

现在,陆执明的脑袋抵在她的肩上,柔软的头发擦着她的脸颊,她突然觉得变成这样,她也根本脱不了干系。

然而若不是她的顶班打乱了陆执明的计划,顾司凉就会死啊。

顾司凉虽然嘴巴坏,但是他对她真的不错。

既然知道了大叔要陆执明再次杀害顾司凉,她怎么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黎知夏疲惫的推了推他的肩膀:“陆执明,你让我静一静。”

陆执明直起身,浅浅一笑:“你已经从顾司凉手里跑出来了,接下来要跟着我吗?”

“我不要。”黎知夏退后。

她还是跟着顾司凉比较有安全感。

会场上的爆炸和之后的枪击造成那么多人的伤亡,她怎么可能毫无心理障碍的跟一个凶手呆在一块儿?

陆执明苦笑:“也对。”

他的唇色有些发白,看得出来这几天在大叔那边没少折腾受罪,唇上那道被咬破的红痕很是鲜艳,黎知夏居然看出了点醉生梦死的靡丽。

她使劲儿摇头,把“陆执明很好看”这种念头赶出脑海,然后说道:“你不用管我,我会自己走得远远的,你只要不再来找我就行了。还有……那个大叔的话你也别太当真,不要再伤害人了。”

陆执明唇角一弯:“你知道我做不到的。”

“……”也对。

陆执明是什么人她也不想再追究,左右不过一个厉害的暗杀者,她不想知道太多。

她转身走了,陆执明也没有追,就那么站在原地倚着墙壁,目送黎知夏越走越远。

黎知夏刚出现在大街的主干道上就被顾司凉截住了。

黑色的保时捷拦住了她面前的路,顾司凉从车上怒气冲冲的下来,一把拽住黎知夏的手:“你真有胆量,敢从我的眼皮子底下逃走!”

黎知夏缓缓抬头看着他,苦笑一声:“我……”

话音未落,她两眼一翻就倒在了顾司凉的怀中。

“喂……黎知夏!”

……

黎知夏看着头顶熟悉的八十一瓣水晶莲灯,心情一下子变得低落起来。

顾司凉又把她带回了这里。

房门轻响,来人正是他。

顾司凉原本轻手轻脚的,见到她醒过来,躺在床上睁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也不再放轻脚步,直直的走了过来,坐在他专属的沙发上:“居然能饿晕,我真佩服你。”

黎知夏老实交代:“……没错,一开始我是想跑的,但刚跑出去就被人抓走了。”

顾司凉一言不发,等她的下文。

黎知夏舔舔有点开裂的唇:“我告诉你那个幕后主使是谁,作为交换,你要保护我和哥哥的安全。”

顾司凉笑了一声:“我知道他是谁。”

黎知夏一愣,赶紧解释:“那个人不是陆执明!”

“我知道。”

“额……”

黎知夏有点泄气。

顾司凉什么都知道,那他还会不会保护她啊?

她本想把敌人老巢告诉他,但她是被蒙着眼睛进去出来的,根本就不知道那地方在哪里。

“反正你也不保护我,我自保还不行么?你放我走吧,我会离开G城,走得远远的。”

“你被抓走,居然还能平安无事的回来,嫌疑自然也就更重,我怎么可能放你走?”

“那你到底想干嘛?关着我又不保证我的安全……”

“我说过不保证你的安全么?”

“但是你也没说过要保护我啊。”

“只要你答应我一个小小的条件,保护你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黎知夏眼前一亮:难道是指认那个帅大叔?她见过那个帅大叔的,现在还记得他的长相,绝对可以指认他,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答应我答应!”黎知夏赶紧应下,生怕他反悔。

顾司凉眼底的狡黠一闪而逝,面上却做出一副吃了大亏的样子:“你这么快就答应了?不用听听是什么条件?”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黎知夏对顾司凉很有信心,她坚信只要指认了那个帅大叔,顾司凉就一定有办法把那个大叔打败,到时候她就不用再整天提心吊胆的了。

“那好,这样就算成立了口头契约,到时候也不能反悔的。”

“嗯!”

“婚礼在一周后举行,你先有个心理准备吧。”

“嗯……啊?你要结婚了?”黎知夏恍然回神。

顾司凉该不会是跟那个苏小姐修成正果了吧?她和苏小姐不对头啊,要是以后苏小姐变成了顾夫人,自己又在顾公馆蹭吃蹭喝,少不得被她嫌弃……

不等她天马行空的为顾司凉操心婚后生活,一记重雷砸到了黎知夏头上:“不错,跟你结婚,所以才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黎知夏不负期待的瞪圆了眼睛,蹭的从床上坐起来:“你说什么……”

猛地起身,她的血糖还有点低,结果脑袋一沉,整个人都扑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顾司凉的大腿上。

顾司凉悠扬的“呵”了一声,顺势摸摸黎知夏的头发:“想不到你这么的……热情。”

黎知夏挥开他的手,爬起来气愤的质问:“谁要跟你结婚啊?”

“你刚才不是已经答应了吗?就差拍胸脯让我放心了。”

“我以为……我……”黎知夏哑口无言。

听到顾司凉得逞的轻笑,她气坏了:“你、你没跟我说条件是什么,不算数!”

顾司凉不疾不徐的从口袋里拿出一支录音笔,在顶端的宝石按钮上一按,熟悉的对白就从里面传出来。

——你这么快就答应了?不用听听是什么条件?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看到顾司凉带笑的脸,黎知夏恼羞成怒,伸手就去夺。

这个骗子!根本就是在套她!

顾司凉对她的耍赖早就习以为常,手指一卷就把录音笔藏在身上,黎知夏冲过去翻找,突然被顾司凉恶作剧的拽了一把,她一下子就面对面的骑在了顾司凉身上。

两具年轻的身体忽然就紧密的贴合在一起。

体温透过两层薄薄的衣料相互交换,黎知夏怔然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顾司凉的脸。

顾司凉本就生得好,面容俊秀,棱角分明。她低头看着他浓密的长睫,忽然就觉得特别渴。

她赶紧撇开脸,脸蛋已经红透了。她扶着顾司凉的肩膀就要站起来,却被他搂了腰,动弹不得。

“顾……顾先生,放手……”

顾司凉比她好不到哪里去,声音带着异样的喑哑:“黎知夏,我还没听你叫过我的名字。”

黎知夏紧张极了,身体僵硬着,因为这个惹人遐思的坐姿,她也不敢随便动弹:“你先放开我……”

顾司凉搂在她腰间的手往上移动,到了她的脖颈,他压着她的头让她俯身。

黎知夏硬着脖子不想低头,他的手力气又大,她根本就反抗不了,只得被他压着俯下身来。

看到他的脸越来越近,黎知夏两手紧紧抓着他的肩膀,心跳得很快。

她的语句几乎都破碎了,声音柔颤得要滴出水:“喂,不要……”

这样的拒绝听起来是那么违心。

顾司凉的眼睛突然变得清明,他捏着黎知夏的脖子把她压到眼前:“下周结婚,别再想着耍花样。”

说着,他轻轻松松的把黎知夏往身前一推,黎知夏还没从状态里出来,对方突然抽身而退,一点暧昧的意思都没有。

看到顾司凉头也不回的出门,黎知夏瘫坐在床边。因为情动而有点发烫的身体慢慢冷却下来,她自己也回过神,想起刚才的种种,她再次眼前一黑。

天哪……她真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都被人卖了还要帮他数钱!明明在说那个婚礼的事情,怎么突然就变成暧昧现场了?!

好恶心好恶心!

快忘记快忘记!

黎知夏使劲儿甩头,把刚才所有的暧昧旖旎都甩出头脑,自己倒了杯水使劲儿灌,终于是把那股冲动给压下去了。

而另一边的顾司凉正在冲冷水澡。

因为事出匆忙,他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冲进浴室打开莲蓬头,把自己从头淋到脚。

刚才的玩闹真是让他猝不及防,看着她娇滴滴的样子,他居然有了反应。

顾司凉仰头抹去脸上的水珠。

他和黎知夏结婚是有目的的,一来是引蛇出洞,引,诱燕家老贼在婚礼现场搞破坏,到时候就抓他个现行。

二来,也正如黎知夏所想,如果在婚礼上抓不到燕家老贼的把柄,他也能用这个身份来护黎知夏周全。

还有一个目的,他自己都刻意的不去承认。

把黎知夏娶回家,似乎也是挺不错的。

顾司凉冲了冷水澡以后冷静不少,换了身衣服就给易青打电话。

易青是顾司凉的左右手,老板的指令有什么目的,他总能猜出个五六分。但是听说这一次是要对外公布黎知夏小姐嫁入顾家的消息,正在下楼梯锻炼身体的他脚下一滑,噼里啪啦的就顺着楼梯滚下去了。

顾司凉听到里面声音不对“喂?易青?”

易青爬起来,顺势坐在台阶上:“是我,顾总,刚才有点小意外,无碍。”

“好,明天先用TURIN官方媒体账号宣布婚讯,新闻发布会就定在后天早上。”

“没问题。”

挂了电话以后,易青抬手抹了一把额头,手指上染了血。

他神色一凛:血光之灾……真是个不好的征兆。

顾司凉听管家说黎知夏在房里吃晚饭,“嗯”了一声,然后平静的让管家和财团旗下的婚庆公司联系,因为他要结婚了。

管家听到结婚对象是黎知夏,虽说在意料之外,但仔细想想却是在情理之中。

顾先生也算是他从小看到大的了,先生的本性不坏,但天生凉薄,做生意杀伐果断,对女人也没什么耐性,先前交往过的名媛淑女抑或是影星名模,保质期最长也只有一周。

然而黎知夏被顾先生带回家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小丫头不简单。之后又知道黎知夏重伤是因为替先生挡了子弹,先生一回家又总会先询问她的情况,管家更觉得有戏。

以先生的社会地位,他无需用一个出身名门的妻子证明自己,只要喜欢就能留在身边。

黎知夏虽然年纪不大,但个性和脾气都是很不错的,他也待见有这样一个好说话的女主人,因此,在衷心恭喜了顾司凉之后,他就高高兴兴的把消息通知佣人们了。

直到来换药的护士向她道贺,黎知夏才知道自己这回是躲不过了。

顾司凉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她心事重重,晚饭都没怎么吃,在房里不停走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其实——

跟顾司凉结婚也是不错的。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做过丑小鸭变白天鹅的美梦,也幻想过白马王子黑马骑士什么的。

顾司凉突然开口说要娶她,刚听到的时候,她的惊吓大于惊喜,以为顾司凉在阴她,现在冷静下来,她觉得这个条件简直就是个从天而降的奶油蛋糕。

跟顾司凉结婚以后,她就可以住在这么漂亮的大房子里,不用再为钱担忧,房子车子都不是她要担心的问题了,她只要舒舒服服的当个富太太就够了。

穷人家的孩子总是早当家的,更何况她从小没爹没妈,只有一个单细胞的哥哥,兄妹俩相互扶持着长大实在是不容易。

她受过太多苦,也很清楚钱的好处,谁想整天拼死累活像条狗一样?

跟顾司凉结婚的话,她稳赚不赔,一步登天,除了会有被暗杀的危险……不过想要高收益的话,肯定也要承担起高风险嘛!

她挨了一枪都能大难不死,而且顾司凉这些年不也活得好好的嘛?

难道现在就是她时来运转、咸鱼翻身的时候?

想到这里,黎知夏瞬间释然,心情一下子就好了很多。

顾司凉晚上来看她的时候,她正斜倚在床头看一本小说,看封面正是最近流行的脑残狗血玛丽苏文,平时她忙着兼职赚钱,哪有时间看小说。

顾司凉没想到她喜欢这种调调,走过去坐在床边:“过来,给我看看你的肩膀。”

因为两个人下午刚发生过暧昧,黎知夏有点扭捏的放下书,解带子的时候有点不好意思,索性垂下手不解了:“你要看就自己动手。”

顾司凉也没指望她有多听话,就把她拽到跟前,拉下她的衣襟看了看。

还是青紫一片。

黎知夏突然记起顾司凉也替她挨了一下,有一点心疼他:“你不也被打了么?上过药没?”

顾司凉恍然:“我都忘了。”

“你把衣服卷起来,今天护士刚好拿了药过来,我给你涂。”

“嗯。”顾司凉发出一声慵懒缱绻的鼻音。

黎知夏对他的态度和以往不一样了,他能感觉出来。

听到他这略带促狭的声音,黎知夏有点害臊,不过还是硬着头皮逞能:“你可别多想!你那一下是替我挨的,我又不是想看你……”

顾司凉轻笑一声,用一副“我知道你心思”的表情开始解扣子,黎知夏哼了一声下床去拿药膏,折回来后,顾司凉已经脱了上衣,趴着等她来伺候了。

黎知夏坐在床边,看着他背上那一块比她肩膀还要严重的伤,心情很是沉重。

她不知道顾司凉对她到底是什么想法,但是他毫不犹豫的帮她挡包的时候,心里一定是在乎她的吧?

黎知夏挖了一块药膏:“疼的话你就出声啊。”

“嗯……”

他毫无戒备的把后背交给她。

黎知夏把微凉的药膏抹在他有些发烫的后背,他的肤色偏白,撞伤中央呈紫黑色,外面一圈泛青,在他身上仿佛一个重灾区。透明的药膏抹上去,黎知夏的手指有点发颤。

顾司凉一动不动的趴着,等她涂了药以后仍是不动声色。

黎知夏有点奇怪,难道是睡着了?

她戳了一下他的手臂,声音也不由得放轻:“哎,醒醒,涂好了。”

顾司凉没有什么反应,黎知夏忍不住凑过去。

近距离看着他的脸,有一半埋在被子里,露出的半张脸精致无俦,是她幻想过的模样。

上次暗杀失败,坏大叔让陆执明再杀顾司凉一次,她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顾司凉?

可是,如果陆执明失手,大叔就要杀了他啊……

虽然陆执明不算什么好人,策划爆炸案伤了那么多人,但是他却在爆炸之前救了她一命,她到底该怎么做才能两全其美?

就在她为难的时候,顾司凉倏地睁开了眼,定定的看着黎知夏。

黎知夏被他漆黑的眼眸吓了一跳:“你……醒啦?”

“在想什么?”

“没什么……”

她想直起身,却被顾司凉搂着脖子压下去,结果变成两人面对面的侧身躺着。

有了今天下午的尴尬,现在躺着倒不算什么了。

顾司凉看着她:“后悔跟我结婚?”

黎知夏有点心虚。

要是说“不后悔”,会让顾司凉以为她是个随便的女人,拿钱一哄就能到手。

但要是说“后悔”,她良心又会痛。

万一顾司凉也后悔的话,两个人岂不是一拍两散了?

想法战胜了理智,她决定用行动来表达一下自己的态度。

唇上一软,老司机顾司凉愣住了。

他没想到黎知夏会主动。

黎知夏只是轻轻一下就要撤,顾司凉一把抓住她的后颈,把她牢牢固定在那里,促狭的笑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吻他的时候,黎知夏已经后悔的想让时间倒流。

这不就更随便了吗?她还不如说不后悔呢!

她语无伦次道:“也没什么意思……就是看你嘴唇漂亮……”

咿呀!她脑袋秀逗了,究竟在说些什么玩意儿!

顾司凉笑了起来,也不松手,反而慢慢起身,两手撑在她的身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语带诱,惑:“不止嘴唇,其他地方也很漂亮……你要尝尝么?”

既然是她先开门迎客,那他也不能太不知情趣,总得宾主尽欢才好。

“不不不用了,我……”

话音未落,顾司凉倾身吻下,和那种轻轻触碰的程度完全不同的霸道顿时席卷了她的神经。

“唔……”

她两手推着顾司凉的胸膛不让他靠近,但随着他的吻逐渐加深,黎知夏脑袋变得晕乎乎的,完全不能思考。

她的手慢慢绕到顾司凉的后背,不由自主的抱紧了他。感受到黎知夏的接受,顾司凉眉眼一弯,神色变得分外温柔。

他稍稍起身,微微喘着气看着身下已经红透了脸的黎知夏。分明还是一个青涩的小女生,居然就能把他撩拨得心猿意马。

如果这是美人计,他也甘之如饴。

“喂,黎知夏,是你先勾引我的。”他抚着她发烫的脸,声音低醇,“过了今晚,你就再也没有后悔的余地。”

黎知夏看着顾司凉的眼睛。

后悔?

她应该不会后悔的吧……

她不是三贞九烈的节妇烈女,她觉得遇着了对的人,就可以把自己交出去。

而顾司凉,大概就是她要等的那个人吧。黎知夏抬起手臂挡着脸,羞怯得不敢和他视线相交。

“看着我,黎知夏。”黎知夏慢慢放下手臂,紧张的看着他。顾司凉微笑着亲吻她。

翌日晨光熹微,阳光透过百叶落地窗投射在黎知夏稍显疲惫的面孔上,黎知夏身上酸痛席卷而来。

黎知夏缓缓地睁开惺忪的睡眼,注视着睡在自己身边的男人,细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印上了稀薄的黑影,黎知夏看着看着觉得高挺的鼻梁也是尤为好看,疲惫的眉梢却让人心生怜悯。

黎知夏羞涩微微一笑,回想着昨天晚上,可却是让人觉得无比幸福。

黎知夏正如痴如醉地欣赏着眼前美景,甚至情不自禁地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划过男人迷人的鼻梁。

“看够了没有?”顾司凉的声音突然传入黎知夏的耳畔,黎知夏偷看男人却被抓个正着,迅速地收回自己贪婪的眼光,即可拉起被角捂住了红晕的脸蛋。

“谁看你了?我没有看你……”从被角里发出勉强的辩解,结果却被男人一个反身直接压在了身下。

黎知夏即可探出脑袋来,“顾司凉……你……你要干什么?”黎知夏弱弱地问了一句,皱着眉头,自己哪里还能承受住?一大早的这个男人难道就忍受不了了?再说了昨天晚上不是已经……

“你这个女人一醒来就勾,引我,你说我要干什么呢?”顾司凉冷笑一声,这个女人稍稍一个动作都把自己整个人的魂都勾走了!

“顾司凉……你……你还是早些起来去上班吧!昨天晚上已经是疲惫不堪了。”黎知夏嘟着樱桃小嘴小声喃喃着,却是能听到顾司凉急促的呼吸声。

顾司凉温柔地捋开自己身下女人额头的碎发,顾司凉的笑容如同一抹阳光,身下的女人沐浴其中。

“好……就听你的!”顾司凉修长的手指轻滑过女人的鼻梁,眼神里全是宠溺,担心这个小女人会承受不了这么剧烈而又频繁的运动。

黎知夏还没有回过神来,下一秒身材高大的男人已经是衣冠楚楚了,可是自己竟然觉得顾司凉整理衣服的举动都是如此迷人。

“今天上班就算了,结婚前应该好好陪陪你,今天带你出去试试婚纱……觉得怎么样?”顾司凉回头看着已经痴醉的小野猫,似乎都没有听自己说话,依然躺在床上盯着自己傻笑。

“黎知夏……你……你傻笑什么?”顾司凉没有办法走到女人的面前,轻轻地敲了敲她的脑袋,下一个动作即可吻上了小野猫的美唇,尽情地享受着女人的香甜。

很快顾司凉牵着女人的手出现在商场,黎知夏则是很羞涩,两个人还是第一次以这样的关系,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一路上都是把头埋在顾司凉身后。

“顾总……你……你来了!”这家名声响彻整个G市的婚纱店,自从顾司凉接手顾氏集团开始就已经被顾司凉买下了,其实是心里早有打算。

顾司凉没有正眼望去,只是在环视着店里的婚纱,虽说这家婚纱店的销售量在整个G市首屈一指,可是顾司凉也是在它身上费了不少心思。

“哇……这里的婚纱好漂亮……”顾司凉直到现在都没有看上中意的婚纱,可是身边的小野猫,一看到婚纱即可甩开自己的手冲了过去。

顾司凉睁大瞳孔,满脸惊讶,无奈地摇摇头跟在黎知夏的身后,“真不明白这里的婚纱哪里好看了?”顾司凉小声喃喃自语。

黎知夏却是像一匹逃脱缰绳的野马,撩起婚纱上洁白的白沙,原来自己也可以仙气十足。

“黎知夏……这个不可以……不好看。”顾司凉看着黎知夏拿起一件婚纱在自己身上比划着,可是很明显这件前后都是露了不少,顾司凉皱着眉头在脑袋里想像着婚礼现场的男人对自己美丽的新娘虎视眈眈,心里不由打颤。

“真的不好看?”黎知夏皱着眉头,盯着顾司凉疑惑着,可是觉得还是挺合适自己的身材,更重要的是设计简单有气质,怎么在自己身上就不好看了呢?

顾司凉见黎知夏在纠结着,很是犹豫,对着黎知夏狠狠地点点头,“不好看……没有骗你!”

顾司凉忍住不笑出声来,其实打心底觉得这个小野猫穿上婚纱一定会惊艳全座!

黎知夏只好嘟囔着嘴把自己心爱的婚纱放回了原处,站在旁边的服务员也不敢吱一声,自己面前的可是自家总裁。

顾司凉眼睛一瞥发现角落里的一件独特的婚纱,顾司凉对这身婚纱印象尤为深刻,当时刚刚上市的时候却被苏雪晴看中。

顾司凉回想着那天令人作呕的情景,“顾司凉……我一定会穿上这身婚纱嫁给你。”苏雪晴当时穿上了一样款的婚纱故意地爬在自己的腿上,看在外人的面子顾司凉只能任由她肆意横行。

黎知夏垂头丧气地跟在顾司凉身后,还是让顾司凉自己看看吧!免得自己喜欢的他又不喜欢。

黎知夏一直跟在后面走着,可是一不小心却撞上了前面突然停下来的厚实的后背,“顾司凉……你……你干嘛突然停下来?”黎知夏摸了摸头小声抱怨着。

黎知夏慢吞吞地走到顾司凉跟前,顺着顾司凉的眼光看了过去,“这件?你看上了这身?”黎知夏指了指顾司凉一直盯着的婚纱。

顾司凉点点头,就是要这身婚纱了!他就是要让苏雪晴醒一醒,这身婚纱会出现在自己的婚礼上,可是新娘永远都不会是她。

黎知夏看了看,觉得还是挺满意,于是在售货员的帮助下很顺利地穿上了这身意义特殊的婚纱。

当穿上婚纱的黎知夏出现在顾司凉的眼前时,顾司凉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黎知夏若隐若现洁白的肌肤,小女人把这身婚纱穿出了感觉。

黎知夏纤细的腰身也是若然可见,精致小巧的锁骨看起来定是诱惑。

“顾司凉……你这……这是什么表情?又是不好看吗?那还是再换一身吧!”黎知夏脸上都是不满,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穿什么样的顾司凉都不喜欢。

甚至有些厌倦,没有想到结婚会这么麻烦,如果说顾司凉都觉得不合适,那自己岂不是要成了大家的笑料?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这身真的很合适了!”顾司凉即可起身拦下了黎知夏,自己是一时半会被小野猫迷住了,没有想到却被她误解了。

“真的?顾司凉……你不能骗我。”黎知夏很是怀疑,心里在猜疑着顾司凉是不是为了哄自己才故意这样说的!表情依然很是紧张。

之后顾司凉把小女人送回家后一个人到了公司,可是刚踏进办公室,不请之人很快地跟了上来。

苏雪晴不相信顾司凉会真的愿意和土里土气的黎知夏结婚,今天浓妆艳抹的打扮着,妖娆的身姿出入在总裁办公室,一路上公司里的男员工的眼球一直定在女人的身上。

可是人家的目标可是自家总裁,跟自己丝毫没有关系。

“顾司凉……你不会真的跟那个女人结婚吧!你只是在玩玩她对不对?”苏雪晴说着直接坐在了顾司凉的身上,环绕着男人的脖子。

“苏雪晴……有些事情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我当然会结婚但是新娘不可能是你。在我没有发火之前从我身上让开。”顾司凉绷着脸说出自己的心声,神情暗黑,顾司凉没有时间跟这种死缠烂打的女人纠缠不清。

苏雪晴瞥了男人一眼,顿时感觉到浑身冷飕飕的,苦着脸从顾司凉身上下来,顾司凉发火的前兆也不过如此。

“顾司凉……可是我是真的爱你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冷酷无情?”苏雪晴即可抽搐起来,泪水从眼角里滑落出来,装作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想要博得顾司凉的怜爱。

“这跟我有关系?喜欢我顾司凉的女人满大街都是,按照你的说法我岂不是都要对她们负责了?”顾司凉冷哼一声,漫不经心地说道,眼睛却从来都没有离开过电脑屏幕。

“顾司凉……你……你一定会后悔的!”苏雪晴心情几乎崩溃,提着香奈儿新款包摔门而去。

苏雪晴此时也不管别人的看法,一路上不停地擦拭着泪水,暗暗下定决心一定会让顾司凉后悔。

公司里的员工见此状开始议论纷纷,聚在一起开始着自己的八卦表演。

“怎么样?根本就没有出了我的意料,我们家总裁怎么可能是什么样的女人都会要的呢?”一个女人眉飞色舞地说笑着,打心里觉得苏雪晴有些不自量力。

相关文章:

【精编版】偏偏染尘埃小说免费无删节

喜欢吃脚的男人的心态,抽上抽下腰一挺

斗罗大陆4漫画 斗罗大陆16册漫画

男友钻进我衣服里吸奶 小妖精含牢了我喂饱你-(好吃,不过饺子)

男朋友喜欢抱起来做_快穿之众男主肉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