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小说【亘古神荒】亘古神荒全文章节列表

2020-09-12 16:52 · 新商盟

“一个傻子,怎么就突然变得这么厉害?”没走多远,李虎便开口。他脑袋在渗血,满面伤痕,看起来很惨烈,他悲愤不已。

林猴等人默然无语。

苏旭,一个傻子,被他们欺凌了许久,今天却突然爆发,将他们所有人都打倒,夺走宝药。

“王威师兄,难道就这么算了?”许久,林猴捂着红肿的脸,被苏旭一巴掌扇来,他脸颊此刻还在裂痛。

“抢我王威的东西,整个云纹剑宗杂役弟子,还没有谁敢!”

王威开口,声音冷冽,眼眸里面更是闪烁着凶狞。

“这个小子,突然之间战力大增,竟然超越我。”王威冷冷道,“不过,他这点手段,对我兄长来说,不值一提。我会请求我兄长出手,找寻合适的机会,杀了这个傻子。跟我作对,就是这种下场!”

嘶!

李虎、林猴几人,都不由得一颤。

王威的兄长,乃是云纹剑宗内门弟子,惊才艳绝,极为出众,在他们心目中,那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若他出手,苏旭那傻子,肯定活不了!

……

“自星河风暴中,危急之中突破,得以涅槃,我如今的身体,已然不是当年的皇境体魄,只是一副新生的普通身躯而已,跟凡人无异。这些年又痴傻,几乎没修炼,太过脆弱。”

待得王威等人走远,苏旭甩了甩手臂,同时揉了揉自己的拳头。

虽然他一眼就看穿王威等人的破绽,也能够抓准时机,将他们的攻伐一击击破,打伤了他们。

但苏旭,也很不好受。

炼体境一重,实力太弱,身躯太脆弱了。

自己的掌剑,砍在王威身上,手腕骨都好像要断裂一般,若非强撑着,当时就要被王威看出来。

这也是苏旭为何,冷斥王威等人,要他们滚的原因。

否则,被他们看出来,便会很棘手。

“如今我神智,已然恢复,重新修炼,自然不在话下。最多一百年,我便要重新登临皇境!”

苏旭低语,眸光湛湛,神采飞扬。

他足够自信。

当年,他天赋超绝,能够在一百年,踏入皇境,打破神荒有史以来的修炼传说,震惊八荒。

而今,他再活一世。

有一万年前修炼经验,加上无数次探索神荒遗迹所得到的无上宝术,登临绝巅,轻而易举。

“嬴战,我会斩掉你的头颅,然后用你的身躯,重铸破界之桥,搭建在星河风暴里面!”

苏旭低吼着,凶意无俦。

“现在,当务之急,便是重新修炼。炼体境一重的境界,实在是太低,别说复仇,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许久,苏旭的心绪,才渐渐稳定。

“当年,我痴迷于剑,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练剑之上,虽然一身的剑术超凡入圣,横扫神荒。”

“论到攻击之强,无人及得上我。”

“但是,被嬴战偷袭,落入星河风暴中,我的身体,完全没法承受星河风暴的绞杀。”

“这件事,让我明白。剑术重要,自身的体魄,同样重要,当年我要是有一副无敌的体魄,纵然嬴战偷袭,我又何至于沦落至此!”

苏旭沉思,而今重来,他不仅打算重新练就无敌的剑术,更是要铸就无敌的体魄,能承受任何攻击。

他要比一万年前更强!

“选择哪种炼体之术?”

苏旭沉思,他曾为神荒剑主,矗立在神荒最巅峰,跟许多皇境强者都相熟,相互切磋过。

当时,论到体魄,最为强悍的,当属千岩皇主。

他将一种可怕的炼体之术,推演到极致,铸就一身岩体,堪比最坚硬的金石,坚不可摧。

论到实力,千岩皇主在神荒一众皇境的强者里面,或许排不上前列。

但没有人愿意跟他交手。

因为没人能伤到他。

苏旭踏入皇境之初,曾找这位皇主切磋,见识到其体魄的强横,纵然自身剑术凌厉,竟也难以破开。

后来,他探索神荒遗迹,一身的剑术愈发超绝,再次找千岩皇主切磋,才在其身躯上留下一道伤痕。

然后,他以一篇经文,从这位皇主手里,换到了其炼体之术。

“千岩之体么?”

苏旭沉思,一万年前神荒各大强者,所掌握的最为珍贵的的炼体之术,便是千岩皇主推演出的来这门炼体之术了。

修炼这门么?

苏旭凝思。

千岩之体,一旦练成,可铸就岩体,坚不可摧。单论体魄,都足以横推诸强,傲视神荒。

然而……

苏旭心里头,有些不甘。

对于他人来说,这门炼体之术,无比珍贵,强到可怕。

可曾经的自己,一剑之威,伤到千岩皇主。

千岩之体,纵能傲视神荒,又怎能敌过自己手中的剑?

而今,既然打算熬炼体魄,必须要选择能真正铸就无上体魄的炼体宝术,真正的坚不可摧!

他仔细思忖。

一万年前,他探索神荒无数遗迹,寻到无数经文,乃是神荒封印之前留下来的,都功参造化。

但炼体之术,却颇为稀少。

而且,未必及得上千岩之体。

“那一篇!”

忽而,苏旭眼睛一亮,放出灼灼之光。

他猛地想起,在一处极为古老的遗迹,曾为神荒绝境,便是当年踏入皇境,他都感到可怕。

那儿,烈炎环伺,炽热难当。

纵然当年他,以皇境的修为,深入其中,都极度的危险,险些陨落在里面,被灼为灰烬。

也正是在那里面,得悉一些,神荒乃是被上古强者,所封印下来的辛密。

后来,更是在其中,得到一篇经文,残缺不全,只有一部分,但经文显化,生出灵性,极为的惊人!

那篇经文,极具灵性,苏旭遇到时,意图将之吸纳,但遭遇到反抗,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镇压。

但也就只能镇压而已。

他无法观摩经文真意。

之后,得悉愈来愈多神荒被封的辛密,他一心想着集结神荒众皇主,破开封印,前往战场。

关于那篇经文的事,也就渐渐忘了。

“也不知道,那篇经文,还在不在我脑海?”

苏旭低语,自己落在星河风暴中,沉沦一万年,而今涅槃重活,修为尽失,不知道那篇经文还在不在。

他开始凝守心神。

心神,是一种极其玄妙的东西。

修者将自己的精气神,还有意志,凝为一体,熔炼出神魂,神魂之中,便会诞生出心神。

这是一种极其高深的境界。

炼体境修者,根本不可能掌握。

但苏旭,曾为皇境强者,超越炼体境无数个境界,自然掌握这种手段。

“还在。”

心神沉入脑海,探索一番后,苏旭赫然发现,当初得到的那篇炼体经文,竟然还在脑海中。

经文之中,当初阻碍苏旭研究的灵性,也已经散去,露出经文的原貌,乃是古拙的碎片纹络。

“难道说,这一万年,在星河风暴里面,这篇经文的灵性,也已经被绞杀,露出原来的真容?”

苏旭猜测,面露欣喜。

本来,这篇经文,灵性极强,抵制自己。但现在,一万年的时光,磨灭了经文中的阻碍。

而今,经文静静悬浮于脑海,散发出古拙而又厚重的意蕴。

古老的经文,流转着玄奥的轨迹,厚重而沧桑,流动着难以严明的韵味,让人忍不住沉迷。

“烛圣不灭体!”

当苏旭心神沉进去,脑海之中,响起恢弘的声音,仿佛上古的强者,在他脑海里面吟唱。

古老的经文,再度焕发灵光,在他脑海中浮沉。

苏旭仿佛看到,上古时期,邪魔出现,无穷的魔气席卷,带着毁灭的意蕴,腐蚀大地跟苍穹。

世间就要崩塌,毁灭。

而这时,璀璨的神芒,自烈日中诞生,晶莹而无暇,纯澈的不含一丝杂质,降落于世间。

然后,无尽邪魔,皆被镇压,焚毁。

“吞旭日之精,铸不灭之体!”

古老而恢弘的声音,在苏旭脑海中,浅浅吟唱着。

“好可怕!”

“好强横!”

很久,苏旭才惊醒,背后一身冷汗,没想到这篇经文里面,聊聊数百字,竟蕴藏了上古大战,凶煞摄人。

而这烛圣不灭体,想必就是那一缕烈日中诞生的神芒,横扫邪魔,镇压世间。

他感受到,一股霸绝的威势,横压天宇,无可匹敌!

相较之下,曾经神荒炼体境第一人千岩皇主,其千岩之体,虽然也很强横,却比不上烛圣不灭体的一丝皮毛。

“这篇经文,诞生于烈日,乃神荒造化所生?”

苏旭惊叹,这种级别的经文,已经不是人力能够创造,或许是世间造化,所演化出来的。

也唯有如此,才能够解释,一篇炼体经文,竟会如此可怕!

“只可惜,它是残缺的。”

苏旭颇为感慨,他能够感受出来,这篇经文,只是一部分,残缺不惨,无法修炼到最高深处。

一旦选择修炼这篇经文,若是以后无法找到残缺的部分,体魄的铸就,可能会有缺憾。

而千岩之体,自己有完整的修炼之法,可以熬炼出无暇的千岩之体。

他仔细思忖,分析优劣。

“这一篇经文,乃造化所生,代表着世间最强。我若因为它残缺便放弃,必会留下永生的遗憾!”

“我这一生,连死亡的滋味都尝过,怎能留下遗憾!”

“就算经文有缺,待得我登临绝巅,镇压八荒,必能够将这一篇经文补全,铸最强之体!”

苏旭低吼,声音低沉,眼眸里面,满是坚决。

他要成为最强!

不仅仅是神荒的最强!

更是神荒之外,整个世间的最强!

所以……

他选择烛圣不灭体,铸就最强身躯!苏旭所得到烛圣不灭体的经文,乃是残缺的,只有部分。

这残缺部分的不灭经文,讲究在初晨之际,朝阳刚刚升起一刹,吸收其释放出最纯净、最温和的精粹,来熬炼身体,从而铸不灭之体!

太阳精粹,狂暴无俦,可焚煮万物!

便是一万年前,苏旭踏入皇境,修炼盖世剑术,纵横神荒,能置身在星河之中,也无法踏入那至阳至刚的太阳之上。

“不过,我若是将烛圣不灭体,修炼到极致,铸就不灭之体,便是太阳烈焰,也无法焚毁我。”

苏旭很激动。

这门炼体之术,超乎他的想象。

他抬头看看天穹,天边一抹红晕,朝气蓬勃,乃是旭日挣脱云层的前兆。

苏旭立时盘坐。

静待旭日挣脱的一刹,运转烛圣不灭体。

他凝神精心。

整个人的呼吸,也平缓下来,身子一动不动,在天穹一抹朝色的映照下,犹如一尊人形雕石。

天边,一抹醉人的红,挣脱云层。

登时,旭日的光辉,朦朦胧胧,温和而纯净,洒落下来。

“就是此刻。”

苏旭低语。

他开始运转烛圣不灭体的法门——那残缺的不灭经文。

身体出现起伏,犹如波浪一般,好似整具肌体,都在做某种呼吸,尽情地吸纳旭日洒落的精粹。

渐渐地,他的体表,蒙上一层淡淡的金辉。

点点金辉,在身体里面交融,化作温和的暖流,缓缓趟过。

他的肌体好似被洗礼了一番。

一层层细密而又乌黑的颗粒,从毛孔中排挤出来。

“呼……”

他的呼吸,渐渐的变得有节奏,绵长而浑厚,仿佛沉睡的巨兽,蛰伏着强大而可怕的力量。

当落在他脸上金色的朝霞,渐渐地变得赤红,蕴含灼热之力,苏旭的身体,不禁抖了个激灵。

体内好似有烈焰在灼烧。

他猛地惊醒,停止吸纳旭日精粹。

若是再修炼下去,自己目前的身体,根本承纳不住,会被这烈炎之力,给焚烧筋脉,造成极为严重的损伤。

“时间到了?”

苏旭抬头看了看天穹,旭日已经完全露出来,周遭的温度,渐渐地上升,蕴含丝丝赤炎之力。

原来,自己的修炼,已有半刻钟。

他醉心于修炼,却是忘了时间。

他开始观摩自己身体,只见自己的肌体,晶莹而纯澈,更是蕴含了淡淡的金辉,神圣非凡。

能感觉到,身体的强度,增加了许多,生机也比之前,要旺盛不少。

苏旭神清气爽,比一觉醒来还要舒服。

“烛圣不灭体,当真神异!”

只可惜,自己目前的境界,还是低了些,无法承纳旭日的精粹,只能选择在初晨之际,汲取最温和的精粹,用以熬炼身体。

苏旭有些惋惜。

若是现在的自己,还是皇境,修炼这篇不灭经文,估摸都可以踏入太阳边缘,尽情吸纳太阳精华,铸不灭体魄!

不过,总有一日,自己会比曾经更强。到那时候,烛圣不灭体才会真正的展现出无匹的风姿!

既然选择这篇经文,苏旭便有足够的自信,可以将这篇经文,修炼到极致,练就真正的不灭体!

“咦?我的身体里面,竟蕴含了如此庞大的药力!”

苏旭忽而一惊。

汲取旭日精粹结束后,任由那旭日精粹,化作暖流,滋养自己的身体,他意外发现,在自己的身体里面,潜藏着庞大的药力。

无比庞大!

但……

药力尚未化开,犹如粘稠一般,浓郁无比,体内部分筋脉,都因此而堵塞,致使旭日精粹无法流过。

“这……”

他隐约想起,王威一行人,前来勒索自己的时候,曾隐约提及到,云纹剑宗三长老,颇为照拂自己。

听说为了培养自己,所耗费的宝药,都足够培养出一尊炼体九重的武者来了。

看来,自己这十六年来,果然吞服了不少宝药。

他有些哭笑不得。

修炼一途,单单依靠吸纳天地之间的灵力,显然是不够的。适当吞服宝药,的确能增进修炼速度。

同时,在某些关键时刻,更是能打破境界的桎梏,顺利地踏入下一个境界。

但过犹不及。

吞服宝药,超出自己的承载,就会造成反噬,对自身的体魄,造成极大的损伤。

这十六年来,自己不懂修炼,根本没办法炼化庞大的宝药,那些别人艳羡的宝药,对自己来说,反而成了毒药。

此时,自己的体内,庞大的药力,几乎如粘稠,浓郁的化不开,将筋脉都给堵住了,长久以往下去,会损伤修炼根基。

“幸亏我神智恢复的早。”

苏旭有些庆幸,若是自己再痴傻几年,任由浓郁药力将筋脉堵塞,怕是这副身体,会就此废掉。

他再度盘膝。

开始运转不灭经文,熬炼体内的药力。

身体内部,那汲取旭日,所凝聚出的暖流,循着苏旭的心神,在体内的筋脉中贯通游走着。

途径堵塞的筋脉,被浓郁的药力所阻。

苏旭蹙眉,催动旭日精粹,冲击筋脉的堵塞。

登时,体内传来巨颤。

仿佛一轮鼓锤,重重在自己体内敲击。

他疼的面色发白。

但苏旭明白,自己筋脉的淤积跟堵塞,太过严重,必须要化开,否则后续的修炼,无异于空谈。

他凝守心神,继续冲击。

嘭嘭嘭……

体内传来一声声的轰击声,如雷鸣颤动,声音响彻。

他身下的沙石,都在颤动,似被巨力碾动,碎裂开来。

他的嘴角,溢出血渍,面色也苍白,这种痛楚,极不好受,好似身体要从内部被摧毁一般。

苏旭没有停。

一万年前,被嬴战偷袭,陷入最可怕的星河风暴之中,遭遇到最恐怖的绞杀,他都撑了下来。

而今,这点疼痛,对于他来说,又算得什么?

他立志铸不灭之体!那么,便是将他整个人摧毁,都无法改变他,无论有多痛,他都会撑下去。

轰隆……

不灭经文推动旭日精粹,冲击堵塞的筋脉,苏旭整张脸都发红,鲜艳欲滴,气息极为不稳。

同时,在他身上,渐渐地渗出药香。

淡香缭绕,带着清新之意。

却是些许药力,被他冲开,在体内熬炼,有些溢出来。

“嘭!”

一道闷响,犹如雷鸣,带着霸绝的声音从苏旭身体里面传出来。

与此同时,他那闪烁着淡淡金辉的肌体上,袅袅药香溢出,弥漫着清新而纯净的气息,让人神清气爽。

“一处堵塞被冲开了。”

苏旭舒了口气,额头上满是汗滴。

“如此浓郁的药力,可不能浪费。”

这十六年来,他神智痴傻,就算吞服宝药,也不知道炼化,导致浓郁的药力,淤积在体内,造成堵塞。

他冲开堵塞,重新熬炼这股药力,曾经痴傻时的错误自然不会再犯。

苏旭凝神,再度运转不灭经文,熬炼这股庞大的药力,推动其滋养自己的身体。

渐渐地,他的身躯,变得莹润,有晶莹的光泽,透过衣衫显现出来,似乎孕育着恐怖的力量。

“呼……”

那逸散出的袅袅药香,也开始回凝,涌入他的身躯里面。

苏旭是一点药力都不放过。

喀!

终于,体内传来脆响,仿佛某种桎梏被打破。

苏旭身体不由得一颤。

他浑身都感到止不住的畅快!

境界突破了!

冲开一处堵塞,熬炼其中的药力,自己的境界,便从炼体境一重,到了炼体境二重。

苏旭面容平静,极为的淡定。

他没有停下。

而是在继续运转烛圣不灭体的不灭经文,推动汲取的旭日精粹,冲击体内剩余的筋脉堵塞。

“呼呼……”

境界突破后,身体的强度,也增加了许多,对于旭日精粹的承受能力,亦是大增。

苏旭发现,运转不灭经文的速度,都快了许多。

体内淤积的药力,在不灭经文的推动下,仿佛小河淌水一般,竟然都带着呼呼之音。

“嘭!”

“嘭!”

……

炼体境二重的实力,比炼体境一重,强了数倍,接下来冲击筋脉中药力的堵塞,便相对容易了些。

大约一个时辰,他筋脉中的堵塞,便几乎全部冲开。

只剩下最后一处,位于心口的位置。

这儿淤积的药力,亦是最浓郁的,几乎都凝成实体,挤压自己的心脉,若不冲开,会很危险。

但同时,心口位置,亦是武者要害!

心脉一断,非逆天宝药,难以维系武者性命。

这个位置的重要程度,能跟脑海相比!

饶是苏旭曾为神荒第一剑主,也得小心翼翼,以免伤了心脉,对日后的修行,造成不可磨灭的损伤。

哗……

他小心翼翼,将温和的旭日精粹,灌注到心口那堵塞的筋脉之中,跟之前冲击堵塞的霸绝不同。

而后,他运转不灭经文,温和地熬炼。

那旭日精粹,缓缓散开,如金色的雾气,缭绕在他心口位置,这是旭日的精华,蕴含无限生机。

一道又一道的金色雾气,从他的口鼻间呼出来,而后又循着心口位置渗进去,不息地熬炼着。

苏旭无比专注,忘却了时间。

“喀。”

忽而,在他心口位置,一声清脆的裂动响起,像是新生的幼禽,啄碎蛋壳,冒出头来一般。

他整个人,都是一个激灵。

自身散发出来的气息,也再度增强。

境界,竟又一次突破!

他赫然达到了炼体境三重!

炼体境的前面三重,为炼力阶段,中间三重炼血,后面三重淬炼脏腑。

共计分九重,将身体的打磨,层层递进。

当修到炼体境第九重圆满的时候,武者的肉身,便会打磨的晶莹无暇,肉身十分坚固,生机滂沱。

炼体境本身属于修炼的最初境界,前面三重炼力阶段,又是打熬气力,无需过多天赋,只要自身足够努力,加上一些宝药的滋养,很容易达到。

这也是为何,云纹剑宗划分外门弟子跟杂役弟子,乃是炼体境第四重。

到了炼体境第四重,开始熬炼精血,才能准备地划分一个弟子,是否有修炼资质。

当然,如当初的苏旭,神智痴傻,纵然有三长老照拂,给予诸多宝药,也无法炼化,停驻在炼体境一重无法突破,算一个异类。

至于王威等人,只能说一门心思,都在吃喝玩乐,抢夺他人的身上,不曾花费心思放在修炼上。

虽然炼体境前面三重,突破的难度,都不算大,只要努力,时间到了,自然就会水到渠成的突破。

可是……

如苏旭这般,一个上午,连破两个小境界,那也是云纹剑宗从未有过的事情,传出去要吓死人。

就算浩瀚神荒,这种情况,估计也绝无仅有。

毕竟,像苏旭这般,曾踏入皇境,为神荒第一剑主,涅槃重生之后,又痴傻十六年,体内淤积海量药力,也是找不出第二个了。

“炼体境第四重,对我来说,又有何难!”

苏旭检查自己的身体,气血滚动,肌体晶莹,带着惊人的光泽,浑身都弥漫着年轻的生机。

寻常炼体境三重,论到肉身,又哪里及得上他?

纵然此时,他想要再度突破,踏入炼体境四重,也没有任何难处。

“不过,我刚刚突破,连跨两个小境界,需要先稳固一番。这一次,我涅槃重生,修不灭经文,势必要铸就无暇的烛圣不灭体!”

苏旭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接下来几天。

每到初晨,旭日升起的一刹,他盘坐于山头,尽情汲取旭日最温和的精粹,熬炼自己的身体。

而其余时间,他则是熟稔,巩固自己的境界。

很快。

炼体境三重,他便巩固完全。

这几日,修不灭经文,汲取旭日精粹,将之熬炼入体内,苏旭的身体,愈发晶莹,仿佛玉石铸就。

这是一种很惊人的现象。

一万年前,苏旭乃绝世天骄,在炼体境的时候,同样极为注重境界的打熬,花费了大力气,身体的熬炼,比起别的武者,要强了一大筹,却都没有任何的异象。

然而,现在才炼体境第三重,他的肌体,就时而有晶莹的光泽透出来。

“这种惊人的异象,太容易引起关注。”苏旭思索,目前的自己,实力太弱,要是引起过多的关注,反而对自己不利。

他开始思索,在脑海中回忆。

幸而,脑海里面,有一篇敛息的法门,乃是一万年前神荒遗迹之中某一位皇主,擅长暗杀所掌握的。

归虚法!

听闻那位皇主讲,这一篇敛息之法,并不简单,乃是脱胎于上古时期,神荒某位无上大能的法而来。

归虚法乃是一种无比独特的法门,收敛气息,融入虚无,就算在你面前,肉眼能看到,也感知不到任何的气息。

这一篇法门,要想修炼成,并不容易。

还好苏旭要求不高,只消遮掩肉身所溢出的晶莹光泽。

没多久,他修炼归虚法初入门径,就做到了这一点。

这时,他才开始,打量自己的体魄。

虽然有归虚法的遮掩,但他自己内视,能够很清晰地看到,身体的每一寸,都散发出莹莹光泽。

气血流动间,肌肤鼓动,带着惊人的力道。

“我能感觉,虽然只是炼体境第三重,但是比起一万年前来,我在炼体境第五重的时候,都强了许多。”

苏旭思忖。

加上自己的眼界,论到实力,自己怕是都能够跟别的炼体境六重、七重的武者相抗衡了。

炼体境三重,对抗炼体境六重,乃至七重!

这说出去,绝对不会有人相信!

“苏旭哥哥,宗门弟子晋升的时辰,就要到了,你还在这儿带着,也不收拾一下,不急不忙的。”

忽而,杂役峰的山脚,传来一道喊声。

苏旭顺着喊声看过去。

一个穿着杂役服的少女,背负一柄长剑,身姿单薄,极为羸弱,看起来要被长剑压垮似的。

苏旭在脑中思索,对于这个少女,隐约有点印象,似乎在自己痴傻这些年月,颇为照拂自己。

他眼中顿时柔和了些。

“哎……”

这人有些焦急,快步来到苏旭面前,但见苏旭不为所动,反而是盯着自己,她悠悠一叹。

“苏旭哥哥,你不着急也是应该的,你有些痴傻,我是一个废物,整个云纹剑宗的杂役弟子,谁都有机会晋升外门弟子,但我和你,却是不可能了。”

说完,她干脆坐在地上,面带苦闷。

“废物?”

苏旭微愕。

他开始认真观察少女。

其年纪不大,十五六岁的样子,面目清秀,眼睛大而灵动,但脸上的肌肤,却尽是苍白之色,没有丁点儿血气。

这根本不像一个生机勃勃的年轻少女。

他放开心神,去感应少女体内的情况。

少女体内,冰冷而枯寂,苏旭的心神渗进去之际,好似触摸到冷冽的冰霜,整个人都是一颤。

“枯冥绝脉?”

苏旭的眸子,却是猛地一睁。

有凛冽精光闪过。

他心神震动,就连归虚法,也有些不受控制,他的身体,透出晶莹的光泽,璀璨而神圣。

少女感受到异常,皱了皱眉头。

苏旭瞬间收敛气息,一切恢复平常。

“你叫什么?”

许久,苏旭平复心情,问道。

“苏旭哥哥,你又忘了我的名字。”少女嘀咕,有些不满,随后又道,“也对,你神智有恙,记不住很正常。”

“我叫云梓瑶。记好了,下次可别忘。”

“云梓瑶……”

苏旭的眸光,登时变得无比柔和。

是他!

一万年前,苏旭醉心于剑,极尽修炼,不理外物。

他一心想着,站在神荒最巅峰。

当他踏入皇境,横扫神荒之后,却又想着,突破皇境,开创整个神荒从未有人开创过的奇迹。

故而,当年的他,一直都是孑然一身。

后来,得悉神荒辛密后,便欲携众皇主,破开星河封印,杀出神荒。

可神荒之外,太过残酷。

连上古时期,诸多无上大能,都血战而亡,最后不得不选择,封印神荒,保留下一丝火种。

苏旭那时候想,或许这一次出去,自己的性命,也会保不住,他不愿自己一身的剑术失传。

最终,他收了一个徒儿,留下自己的传承。

那个徒儿,名为云泽。

云泽,出自一个大家族,但天生绝脉,无法修炼。

探索过诸多遗迹,苏旭却知晓,云泽不能修炼,并非他是一个废物,而是其特殊体魄所致。

其一身绝脉,正常法门,无法修炼。

这种体魄,被称为废体,也是很正常。

但是,苏旭却从神荒遗迹之中,探得一缕辛密,这种枯冥绝脉,非但不是废体,而是世间最强恒的体魄之一。

这种绝脉,在先辈的摸索下,有一种独特的法门,将绝脉的潜力,尽数挖掘,开发到极致。

枯冥皇体!

一种无比强大的肉身,一旦练就到无暇,单凭体魄之力,都能够跟皇境的强者争锋,甚至是超越。

而这种恐怖的体魄,唯有枯冥绝脉的人才能够练就。

“苏旭哥哥,你今天好奇怪。”见苏旭一眨不眨,看着自己,云梓瑶苍白的面颊,不禁浮现一缕绯红。

她隐约发觉,今天的苏旭,有些不一样,有一种难言的气质。

那种气质,吸引着她,让素来从容面对苏旭的她,此刻芳心忍不住的乱跳,很是不安。

云梓瑶连忙别过头,不敢再看。

“虽然,宗门规定,到了炼体境四重,才能够成为外门弟子。但若是能够,夺取比试任务的第一,就能够直接晋升。”

云梓瑶嘀咕,白皙的手指,撑着略显苍白的下巴,道:“若是我们两谁能够夺得第一,那就好了。”

“外门弟子,福利待遇,可比杂役弟子好多了,每个月分发的炼体丹,都多了足足两颗呢!还不用干那些粗重的活。”

她掰着白皙的手指数道,旋即,又猛地摇头。

似乎,这种不切实际的梦,连想都不敢想。

“任务,第一?”苏旭疑惑。

“说是任务,其实就是宗门的考核,安排一场小历练,让杂役弟子,一起参与,检验弟子们是否认真修炼。”云梓瑶回答,苍白的脸上,带着羡艳。

苏旭心头一动。

当年,他匆匆离去,对于弟子云泽,只留下传承,未曾过多教诲。

云梓瑶的出现,或许是让他弥补曾经留下的遗憾。

“苏旭哥哥,你今天怎么会关心这件事?”云梓瑶忽而很奇怪。

苏旭一笑,他没有回答,而是站起身来:“走。”

“走?去哪儿?”云梓瑶问。

“带你晋升!”

相关文章:

完整小说《再嫁蜜宠:我家上司很高冷》在线阅读TXT

萌妻入怀老公放肆爱小说(连载中) 萌妻入怀老公放肆爱最新章节

来追我啊追到我就让你嘿嘿嘿/我和闺蜜做了怎么办

男主粗暴重欲肉现言_床笫之欢描写细致文段

3p一女两男前后夹击|大j老外轮了我一夜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