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删减】都市第一巨富小说在线列表全文

2020-09-12 16:41 · 新商盟

说实话,林叶也没想过这三个姑娘竟然会吵得如此厉害,甚至闹到了要叫人解决的地步。

他一开始就是想恶心一下这几人,但这世上有些人就是有双重标准,他们一直认为自己欺负人很正常,却接受不了别人的反击。

眼下李月月对他的威胁,他并没有放在心上,总之走一步看一步,也没必要跟人家撒气撒泼。

在说完威胁的话语后,李月月气得连连看了张浩好几眼,那意思也是不言而喻。

张浩脸色尴尬地搂住了王瑶的腰,小声跟她说道:“宝贝,我们先走吧。”

王瑶也是无法再忍受这里同学们的目光,她被张浩搂着走出了小树林,气恼地说道:“林叶这人好恶心啊,本来好歹还以为他是个正经人,想不到手段竟然如此阴险。”

“是啊,知人知面不知心,有的人表面上看着软弱,背地里却不是个东西……”张浩感慨道,“这下可好,我们两个可成了同学们的笑柄,明天这事儿铁定能传遍全校大部分同学。”

王瑶生气地说道:“一提这个我就来气,那林瑞儿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我。还有,她竟然还打算找哥哥教训我们。”

张浩连忙安慰道:“乖,到时候我会跟她哥哥交涉的。总之这个林叶太可恨,今晚我要是不教训他一顿,就解不了我的心头之恨!”

王瑶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精神:“你打算怎么做?”

“又不是只有林瑞儿才会叫人……”张浩哼道,“我现在就叫兄弟过来,今晚就要让林叶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王瑶激动地连连点头,她也是觉得林叶坏得很,必须给他点教训才行。

林叶哪里知道张浩和王瑶的心思这么多,他此时正还在乐悠悠地帮唐巧巧烤串。

虽然说他没有健康证,但看这情景,学生会应该是再也没脸面过来了。

林瑞儿一走,这儿的烤鱿鱼摊就只剩下唐巧巧一家,那生意更是火爆,两人忙得不可开交。

直到忙到了半夜十二点,随着烤鱿鱼全部卖完了,两人才终于松了口气。

唐巧巧数着手中的钞票,开心得像个小财迷一样,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儿。

林叶站在一旁看着唐巧巧数钱,跟她打趣道:“你这模样,活脱脱就是掉进钱眼里的典型例子。”

“去去去,你知道我们今天赚了多少钱吗?”唐巧巧问道。

林叶很认真地想了想,最后说道:“我个人认为,应该怎么都在三百块钱以上。”

“废话……”唐巧巧翻了个白眼,随后开心地说道,“今天的营业额,高达一千一百元!”

“这么高!”

林叶顿时一惊,他只知道自己在不停地串鱿鱼,却没想过竟然卖了这么多钱。

唐巧巧嬉笑道:“我估计是因为刚才三个姑娘吵架的事情传出去了,人们觉得有趣,就来我这边买烤鱿鱼了。而且林瑞儿现在不摆摊,她的客流也都归我们了。”

“也是……”林叶点头道,“照这么下去,月入两万指日可待。”

“嘻嘻,这是你的!”

唐巧巧又从营业额里抽出三百块递给林叶,他皱眉道:“给我这么多?”

“没关系啦,要不是因为你,我也挣不了这么多……”唐巧巧一本正经地说道,“而且这估计是你第一次靠劳动自己挣钱吧?我又怎么能亏待你呢?”

林叶呵呵一笑,这还真是他第一次靠劳动赚钱。

于是他也没推辞,从唐巧巧手里接过了三百块钱,温柔地说道:“谢谢你,在这个学校里,恐怕只有你愿意这么无私地帮我了。”

唐巧巧被说得有些脸红,她轻轻地说道:“讨厌,讲话不要气氛这么奇怪。收拾一下吧,接下来客人也不多了,我们要收摊了。”

“好。”

林叶跟着唐巧巧一起收起摊来,也许是因为今天鱿鱼卖了很多,三轮车的重量减轻了许多。

唐巧巧骑在三轮车上,林叶在一旁推着,唐巧巧特别开心地说道:“接下来的几天估计会很忙,你记得早些过来。哦对了,你还可以去办个健康证,这样他们就不能威胁我们啦!”

林叶噗嗤笑道:“好,都听你的。”

虽然他现在手上有很多钱,但看到唐巧巧这么为自己着想,他又怎么忍心拒绝呢?

一阵晚风吹来,唐巧巧舒服地眯上了眼睛,林叶这时候才注意到,她那好看的双腿上被蚊子咬了几个包。

他有些心疼地说道:“我去买点药帮你涂吧。”

“啊?”

唐巧巧顺着林叶的视线一看,才看见自己腿上的包,她吐了吐舌头嬉笑道:“之前烤鱿鱼太投入都没发现,没关系的啦,马上就有人给我送药了。”

“有人送药?”

林叶听得有些纳闷,而就在他话音刚落时,一个人影从小树林那边走来,对着这边喊道:“巧巧!”

林叶顺势一看,发现来的人有点眼熟。

那人身材消瘦,穿着一身宽松的短袖短裤,脚上踩着双运动鞋,标准的运动男孩打扮。

随着他走近了,林叶才看清楚,这不是周强吗?

周强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因为他是散打社的社长,据传他曾经在学校里以一敌三,还打得对方连连求饶。

唐巧巧见到周强,嬉笑着说道:“周哥哥,你来了呀。”

“嗯,给你送药……”

周强拿出一支药膏递给唐巧巧,轻声说道:“怕你又被蚊子咬了。”

说完,他转头看向了林叶,皱眉道:“这不是林叶吗?”

唐巧巧用力地点点头,嬉笑道:“他今天帮我卖烤鱿鱼,我们卖了可多可多了!”

“哦。”

周强的心里有些不舒服,而林叶疑惑地问道:“你们是?”

“是邻居呀。”

“是青梅竹马。”

唐巧巧和周强同时回答了林叶的问题,林叶恍然大悟,原来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啊对了,说好了要请你吃夜宵呢,结果今天正好烤鱿鱼都卖完了……”唐巧巧对林叶说道,“现在我们没法吃烤鱿鱼了,但我知道不远有个宵夜街,我们去那里吃宵夜呀,请你喝可乐!”

林叶噗嗤笑道:“好,谢谢。”

唐巧巧立即跳下了三轮车,对周强嬉笑道:“周哥哥,麻烦你帮我把车推回去,我请林叶吃宵夜,拜托你啦……”

周强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他还是点点头,轻声说道:“好。”

“嘻嘻,走吧!”

唐巧巧开心地抓住了林叶的手腕往外跑,林叶跟在唐巧巧身后,忍不住回头看了周强一眼。

他有些孤单落寞地站在鱿鱼摊旁边,看着两人离去。

“单恋吗?”

林叶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跟着唐巧巧一路走出了小树林。

“唉,又是一对情侣!”

漆黑的小树林里,有个男人看着牵手跑出去的唐巧巧和林叶,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身旁的张浩喝着奶茶,好奇道:“兄弟,这天色这么黑啥也看不见,你怎么知道那两人是情侣?”

“不是情侣能牵着手吗……”张浩身边的几个男人嘟哝道,“话说天色这么黑,我们到底要教训谁啊,连看都看不见呢!”

“是啊张浩,大半夜把我们叫出来,到底是要打谁啊?”

张浩一本正经地说道:“天色黑才好,会让人看不清我们的脸。我跟你们说,等会儿会有个烤鱿鱼摊被推出来,我们就照着推车的人使劲打。”

“这么黑,能看见吗?”

“能,鱿鱼摊的招牌是红底白字,这种光线也能看得清清楚楚,不过我等会儿就不出手了,说实话我挺弱的,只能麻烦你们几位散打社的兄弟动手。”

“行,那就交给我们吧。”

张浩嘿嘿笑道:“有你们几位高手帮忙,今天那小子肯定能受到教训。等揍完他了,我请各位兄弟去潇洒一下!”

三人都是客气地笑了。

“我们算什么高手,我们社长才是高手呢,他一个打我们几个都不在话下。”

“哈哈哈,想不到出来帮忙打个架还能去潇洒,赚大了!”

“别说话,我看见鱿鱼摊了!”

只见那小树林的走道上,真有个摊位在推着,虽然说天色昏暗,但上面的招牌也能勉强瞧见。

张浩定睛一看,正是唐巧巧的摊子,那这么说来,推车的人定然就是林叶!

他冷笑一声:“去,记得别说话,免得日后被认出声音来!”

只见散打社三人连忙站起身来,纷纷朝着周强冲了过去。

宁静的黑夜里,突然响起这么多脚步声,让正在推车的周强立即警惕起来。

突然,小树林里窜出了一道人影,那人迅速出腿,朝着周强就来了个飞踢。

周强皱起眉头,他身体往旁边一侧,正好躲开了来人的飞踢,同时提起膝盖,狠狠撞在了那人的裆部!

“嗷呜!”

这人惨叫一声就倒在了地上,而另外两人已经同时朝着周强冲来。

却见他不慌不忙,选了离自己比较近的那个人,直接来了个干脆利落的侧踢。

这一脚踢在了那人的腹部,将他踢得四脚朝天,而紧接着,第三人的拳头已经快到他的后脑勺。

他顺势往前弯腰,躲过了第三人的拳头,又将手肘用力往后一顶,撞在了第三人的胃部。

随着第三人倒下,周强拍了拍衣服,原本想出口说话,但最后还是没说话。

“这三人可能是躲在小树林里劫道的,若是我开口说话,日后难免会被认出……”他心里暗道,“早就听说小树林里不安全,以后可要每天来接巧巧才行。”

他推着鱿鱼摊,慢悠悠地离开现场,等走远之后,又忍不住嘟哝道:“不过这真是危险啊,幸亏今天那劫道的是遇上了我,还是要号召同学们加入我散打社才行,日后遇到这种事也有个防范!”

中兴街。

这里是最热闹的夜宵小吃街,如果说小树林那边是学生们的天堂,那这中兴街就是成年人的天堂。

这里消费不高,种类也更多,许多半夜肚子饿的人,都会来这里一饱口福。

唐巧巧坐在桌子前,香汗淋漓地对付着面前的麻辣烫,等吃得热了,又端起冰凉的可乐喝了一口,擦擦嘴豪迈道:“爽!”

林叶顿时噗嗤笑了:“瞧瞧你,像个小老头似的。而且天气这么热,为什么不吃烧烤却吃麻辣烫?”

“烧烤可贵了……”唐巧巧哼道,“你知道烧烤的成本有多低吗?”

“得得得,毕竟你就是个卖烧烤的,我说不过你。”

唐巧巧嬉笑一下,又认真地吃起了麻辣烫。

她的衣服已经紧紧贴在身上,林叶看着有些心疼,温柔地说道:“热坏了吧?”

“是挺热的……”唐巧巧满不在乎地说道,“没关系啦,回去之后冲个凉水澡就好了。我可乐喝完了,再去拿一瓶。”

“噗,你这小吃货。”

“嘻嘻。”

唐巧巧站起身,跑去外面的小卖部买可乐。因为店里的可乐比外头贵一块钱,她才舍不得在店里买。

林叶看着桌上的麻辣烫,轻轻地叹了口气。

以前有钱的时候,似乎没这么欢乐过。

“你们似乎玩得挺开心。”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忽然坐在了林叶的身边。

林叶转头一看,正想看清男人的脸,后脑勺却忽然传来了一阵大力!

原来是这男人抓住林叶的脑袋,将他的脸按进了麻辣烫里!

这麻辣烫吃了一会儿,不像刚端出来时那么烫,却也让林叶呛得极为难受。

尤其是里面的辣椒油,更是让他痛苦地大口咳嗽起来!

男人一把扯起了林叶,从桌上抽了张纸巾擦他的脸,冷声说道:“你们在这玩得开心,我的妹妹却在家里躲着哭鼻子。这笔账,怎么算?”

林叶艰难地睁开眼睛,只看见一张满脸横肉的脸。

这人一脸恶相,脖子上有个蝎子的纹身。

他抽出一把小刀,顶在了林叶的大腿上,冰冷道:“你来说说看,到底该怎么算?”

林叶又是痛苦地咳嗽好几声,艰难地问道:“你是林瑞儿的哥哥?”

男人点头道:“对,我是她哥哥林豹。”

“我会想办法赔偿你……”林叶咬牙道,“别吓坏那个女孩,她是个好人。你就跟着我们,等她回去之后,我再赔偿你。”

林豹冷笑道:“还算个有担当的汉子,行,我也不担心你跑,反正我知道你是哪个学校的。给你一个小时,跟那妹子吃完回去,然后来这条街的台球厅找我。记住,要是你一小时内没搞定,那妹子我也不会放过。”

“好。”

林豹满意地收起小刀,吊儿郎当地走出了店铺。麻辣烫老板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吓得有些哆嗦,等林豹走后,他小声说道:“小伙子,你怎么把这尊凶神惹上了?他刚坐牢出来。”

“没事……”林叶摇摇头,有些恳求地与老板说道,“别说了,别让那姑娘知道,别吓坏她。”

老板小鸡啄米似地点点头,而没过多久,唐巧巧已经捧着一瓶可乐跑进来了。

她又坐在桌前哼哧哼哧地吃着,林叶拿了张纸巾,帮她擦了擦嘴,温柔地说道:“不要吃得到处都是。”

饶是唐巧巧性格挺开朗,此时也有些脸红,她低着头,小声说道:“讨厌,不要突然就帮女孩子擦嘴,像个流氓一样。”

“那还是我的错咯……”林叶无辜地说道,“你稀里哗啦地吃得到处都是,我还不能说说你咯?”

唐巧巧顿时不乐意了,她挥着筷子说道:“不可以说女孩子吃得稀里哗啦!坏蛋,别看我这样,我认真起来可是很淑女的!”

林叶噗嗤笑道:“好好好,我承认你是淑女。快吃吧,吃完以后送你回家,明天还要早起上课呢。”

唐巧巧嗯了一声,此时她看见了林叶面前的残渣,嘟哝道:“还说我吃得稀里哗啦呢,你比我更可怕。”

林叶低头看了残渣一眼,那并不是他吃出来的,而是刚才林豹直接将他的脸按进碗里造成的。

他微微一笑,轻声道:“我这是怕你没面子,所以特意吃得比你急。”

“坏蛋,不跟你贫!”

唐巧巧又稀里哗啦吃了起来,等吃饱之后,她满足地拍了拍肚子,啧啧道:“舒坦。”

“能不舒坦吗,你就点份泡面加俩丸子……”林叶调笑道,“六块钱的麻辣烫,吃得这么饱。”

“哼,吃饱吃爽就行,干嘛点贵的吃!”

“嗯,我送你回家。我可先说好,可乐你请我喝,麻辣烫我就不请你了,咱俩AA制,毕竟六块钱呢,贵得很!”

“讨厌!人家才不要你请!”

两人付款出门,唐巧巧还在回味着今天的火爆生意,林叶跟在她的身边,安静地听她展望未来。

反正说来说去,最后都是多开几家烤鱿鱼的分店。

唐巧巧的家距离学校不远,就在小树林后面的棚户区。那里都是务工人员住的,房租便宜得很。

林叶将唐巧巧送到家门口,轻声说道:“快回去睡觉吧。”

“嗯……”唐巧巧点头道,“你也早点回去睡。”

“好。”

林叶对唐巧巧招了招手,等看见她进家门后,便快步走向了中兴街。

想不到林瑞儿的哥哥竟然来这么快,必须早点将事情给解决,不能把麻烦带给唐巧巧。

他想了想,就去旁边的银行ATM机取了一万块钱。

等来到台球厅,林叶一眼就看见林豹正在和林瑞儿打台球。

深夜的台球厅几乎没有客人,只有他们兄妹俩。

林瑞儿身材好也敢穿,她此时换了一身紧身连衣短裙,随着打台球时的弯腰,甚至有些若隐若现。

此时她瞧见了林叶,只是轻蔑地瞥了他一眼,随后根本不在乎自己裙子短,又弯下腰继续打球,对林豹说道:“哥,一球一百。”

“真是个社会人……”林叶在心里暗叹,“估计是被自己哥哥带坏的。”

林豹则是哈哈大笑,他坐在旁边的台球桌上,对林叶招了招手:“过来。”

林叶平静地走向林豹,他知道面对这种人不能害怕,一旦害怕的话,人家就会变本加厉。

“说说怎么赔偿吧。”

“还挺爽快,听说你以前是大少,见过世面?”

“这个与你无关,只管说怎么赔偿。”

林豹饶有兴致地看了看林叶,随后说道:“我是讲道理的人,事情我已经听妹妹说过了,主要是其他几个人找事,而你则是把火引到了我妹妹身上。这样吧,我妹妹每天烤鱿鱼净收入有六百块,你要承担其中两百,还有五千块的罚金里,你要承担两千块。”

林瑞儿淡淡地说道:“我多少天没摆摊,你就赔偿多久,每天给我转两百,直到我重新出来摆摊为止。”

林叶摇头道:“如果你一辈子不摆摊,我难道还一辈子每天给你转两百不成?”

“有意思……”林豹嗤笑道,“那你想赔多少。”

只见林叶拿出一万块钱放在了台球桌上,他冷声说道:“这里有一万,眼下赔偿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你拿走一千,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还有一种是你拿走一万,但你们必须承诺,再也不去小树林摆摊卖烤鱿鱼!”

“哈?”

林瑞儿顿时一愣,她坐在了台球桌上翘起二郎腿,冷笑道:“林叶,我哥让你来赔偿,结果你却是来垄断生意的?”

林叶耸了耸肩:“反正你的摊位已经被收了,以后还想卖烤鱿鱼也不容易。既然这样的话,倒不如把生意都给巧巧。”

“你怕是有病吧!”

林瑞儿没好气地骂道:“我每个月都能挣一万多,现在你拿一万块叫我别做这生意?你让老娘干什么去!”

林叶很认真地想了想,最后说道:“小树林缺个卖臭豆腐的,我觉得行。”

“你是不是有病啊!你怎么还真想到了老娘应该干什么啊!”

林瑞儿气得差点没把台球杆丢出去,但她心里忽然感觉有点道理,小树林确实缺个卖臭豆腐的。

林豹也是很认真地想了想,最后摇头说道:“不行,臭豆腐太臭了,我妹妹接受不了。”

“哥,你怎么还被他牵着鼻子走了……”林瑞儿没好气道,“要是你答应了他,那他哪是来赔偿的啊,那个唐巧巧都要赚翻了好吗?”

林豹想想也是,他冷声说道:“我妹妹说得对,赔偿是让你付出损失,怎么现在变成了让你们赚得更多?”

“那这样吧……”林叶耸肩道,“卖水果怎么样?还缺个卖水果的,我帮你们提供低价的进货渠道,但你们以后要帮忙罩着唐巧巧的摊子,毕竟小树林人多混杂,麻烦也多。”

林豹顿时一愣:“卖水果……好像也行。”

林瑞儿没好气道:“哥!都说了是让他来赔偿的,你怎么脑子就转不过弯啊!不过……卖水果确实行。”

林瑞儿是真没想过,自己都把哥哥给搬出来了,林叶竟然还有心思过来谈生意。

本来她是想借着哥哥跟林叶发飙,但是卖水果的点子打动了她。

是啊,卖水果多舒服啊……不用像卖烤鱿鱼一样,这么热的夏天还要受罪。

她沉思了一会儿,问道:“你真能提供低价进货渠道?”

“可以……”林叶点头道,“我家以前有钱的时候,我经常去楼下买水果,每次冲会员卡,一冲就是几千块钱,跟那老板熟得很。现在那老板不开水果店了,改做水果批发商,我们依然经常联系,跟他要点水果不困难。”

“唔……”

林豹耸肩道:“行,本来以为你是个怂货,想不到还挺有胆量的,竟然敢和我谈生意。要是你真能搞定,那你跟我妹妹的恩怨就一笔勾销,赔偿我也不要了,我还能罩着那个唐巧巧的摊子。”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林叶松了口气,如果这样的话,以后唐巧巧赚得就会更多。

“你先跟我妹妹打会儿台球吧,我还有事儿要办,一球一百。”

林豹放下台球杆,走到了角落的小房间里,随后开门进去。

林叶皱起眉头,他不想在这儿打台球,但林瑞儿已经又抓起台球杆,弯腰瞄准了白球,轻声说道:“别怕,我球技差得很。你先别走,等会儿有个人要你接一下。”

她话音刚落,白球已经准确地飞出去,撞中了一颗球,漂亮进洞。

林叶在心里暗骂,这还叫技术差得很?

林瑞儿又瞄准了下一颗球,这次白球比较远,她有点够不着,就抬起一条腿放在了台球桌上,完全不考虑自己穿的是超短裙。

林叶抱着非礼勿视的态度,连忙转过身去,林瑞儿见到这一幕,嗤笑道:“你现在看不见桌面,不怕我用手把球丢进去?”

“我不习惯这种场面。”

“你以前不是大少吗?”

“那也不习惯。”

“哦,看不起我是吧……”林瑞儿冷笑道,“以前是大少爷见过不少漂亮女人,现在就算是穷逼了,我这种档次也入不了你的眼,对吧?”

这时,林叶终于转过了身来,看向了林瑞儿的眼睛。

却见林瑞儿趴在台球桌上,不管是领口还是裙子下面,都有些若隐若现的味道。

林叶皱起眉头,说道:“对,我看不起你们。”

林瑞儿顿时一愣:“你说什么?”

“我不明白有个坐过牢的哥哥有什么好炫耀的……”林叶冷声说道,“我这次过来跟你们谈判,也不是害怕你们,只是不想跟下三滥扯上关系。在我的眼里,你们就是下三滥。”

“你还真敢说?”

“有什么不敢的?”

“你知道个屁……”林瑞儿不耐烦地说道,“你这种大少爷出身的,哪里知道穷人的家长里短。但凡有别的好工作,老娘还需要穿个低胸去卖烤鱿鱼?”

“可是……”

“懒得听你说废话,你什么都不懂。你只是刚刚成为一个穷逼而已,有什么资格对我们这种穷惯的人指手画脚?”

林瑞儿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裙子,随后将台球杆往桌上一丢,冷声道:“不打了,懒得和你玩,去小房间接人,我估摸着差不多了。”

“哦。”

林叶将视线看向了小房间,说实话他还挺好奇的,不知道那小房间里究竟有谁。

他走到了小房间门口,当推开门之后,顿时闻到了一股浓郁的烟味。

却见小房间里坐着几个打扮暴露的小太妹,她们咬着烟,瞥了林叶一眼。

而在小太妹的身边,有个头发凌乱,脸被打到红肿的女人,可不正是李月月吗!

林豹嗤笑道:“老子从来不打女人,但女人可以打女人,所以叫了几个妹妹来帮忙,每人扇了她一百个耳光。”

李月月此时真是被打得极惨,她嘴角还流着血,被打得有些昏昏沉沉的。

林叶皱紧了眉头,想不到林豹办事的速度这么快,就算李月月想去找张浩帮忙,估计也来不及。

“把她带走吧。”林豹点了根烟,嗤笑道。

林叶深吸一口气,虽然李月月刚整过他,但他现在又不能弃人家于不顾。

毕竟再这样打下去,万一打出事儿了可怎么办?

他走向李月月,将她扶起来往外走,刚走到门口,又一个小太妹凑过来,突然就一耳光甩在了李月月的脸上,对她骂道:“明天带五千给瑞儿妹妹,听见没有?”

“别打了……”林叶皱眉道,“把人打坏了怎么办?”

小太妹切了一声,而林叶扶着李月月走出小房间,等出来的时候,林瑞儿只是冷冷看了李月月一眼,淡然道:“会长,明天记得替我交五千块罚金。”

李月月害怕地点点头,她跌跌撞撞地走出台球厅,等一走出台球厅门口,她就没忍住,眼泪一个劲地往外流,一屁股坐在楼道里,捂着嘴一直哭。

现在的她哪儿还有之前大美女的样子,简直是狼狈不堪。

衣服也被扯破,头发乱得像个疯子,肩膀上和大腿上都有抓痕。

林叶叹了口气,捉摸着一个女孩子这样出去也不行,于是他对李月月说道:“你等等我。”

中兴街那不止有食物,还有夜市摆摊卖衣服的,虽然那儿的衣服很廉价,但至少能给李月月用。

他随手挑了件短袖短裤就回到台球厅,此时李月月还坐在楼道里哭,他便将衣服递给李月月,说道:“楼上的楼道里没人,你去那换一下吧。”

“滚!”

面对林叶的好心,李月月却是粗暴地推开了林叶,她抬起头来,死死地看着林叶,咬牙切齿道:“都是你害的……这一切都是你害的!我去哪儿弄五千块,你这是逼我去死,我去哪儿弄五千块!”

“这本就是你咎由自取……”林叶冷声道,“要不是你一开始想害我,事情也不会到这个地步。”

“就是你的错!”

李月月擦着眼泪,哭道,“以前觉得你家里有钱,还使劲跟你交朋友,那时候我多春风得意。现在你穷了也就算了,还要把我给害了,林叶你真不是个东西,你把我害得那么惨。要不是为了混份好工作,我至于去巴结张浩吗?”

“能不能找到好工作,是取决于自己能力的……”林叶淡然道,“所以这衣服你要不要?难道你要穿着被扯破的衣服在外面走?”

李月月吸了吸鼻子,她一把扯过林叶手中的衣服,站起身跑到了楼上。

等她换完衣服下来,脸色还是不太好看,尤其是被扇肿的地方,看起来比之前更肿了。

“走吧……”林叶说道,“你回家去涂点药。”

李月月咬着嘴唇,说道:“我不回去。”

“干嘛不回去,顶着这张脸在外面逛?”

“就是顶着这张脸才不能回去,我现在连学校都不想去了……”李月月又流出了眼泪,哭道,“我不能让人看见我这个样子,林叶我跟你道歉,我知道你在学校外面有个公寓,我能不能去你的公寓里住?”

“哈?你干嘛不去住酒店?”

“我没钱住酒店,我也不想住很破的宾馆,我想住在好一些的地方,但我没有钱。”

“得,都被打成这样了还不忘物质……”林叶叹气道,“你伤害了别人,轻描淡写的一句道歉就想别人帮你,也未免太把自己当中心了吧?”

李月月反问道:“那你想怎么样,我都跟你道歉了,你不要太贪心。”

林叶耸肩道:“你这种人的道歉一文不值,想住在我家可以,但你要给我一个承诺。”

“什么承诺?”

只见林叶忽然拿出手机,对着李月月拍了张照片。

李月月顿时一惊,连忙用手挡住自己的脸,林叶却冷声道:“不准挡着,否则你就回去住,让你认识的那些人瞧见你这张脸!”

“你!”

李月月强忍住内心的怒火,只好慢慢放下了手。

林叶又对着她的脸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慢悠悠地说道:“想让我帮你也可以,我刚才已经跟林瑞儿商量好了,她以后不准再在小树林卖烤鱿鱼。如果你要我帮你,那只要你是学生会长一天,你就不能通过其他烤鱿鱼摊位的审核申请,只允许唐巧巧一家鱿鱼摊的存在。”

说到这时,他露出了很坏的笑容,扬了扬手机:“如果你不照做,那我就把照片发到学校论坛上,让全校都看见你的这张脸。”

“林叶,你太过分了!”

李月月气得浑身发抖,她怎么也没想过,林叶这家伙都已经穷困潦倒了,竟然还敢用这种手段威胁她。

这种照片决不能留在他手上,否则他要是无赖下去的话,自己该吃多少苦头?

她在心里不断想着办法,脑海里忽然想起白天时林叶在办公室看她腿的眼神。

对!

这不就是个办法吗?

就算现在被打得颜值降低,但至少身材还在,现在跟林叶同住一室,难道还吃不定他?

只要林叶中了她的美人计,想借机删掉照片还不是轻而易举?

想到这儿,李月月心里差不多有了主意,她挤出了笑容,对林叶说道:“行,我答应你!”

相关文章:

美女只穿一条绳子*他越猛我就越想要

男朋友看到女朋友哭会心疼吗:女朋友能亲能摸就是不给

双腿间的小花苞/男按摩师赤裸按摩奶头

乱辈真实故事_中国真实伦 乱 (我心中的月光)

一个寝室3个攻一受|在学校课上做污污的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