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执念难安小说在线免费全集

2020-09-12 16:46 · 新商盟

顾氏集团大厦。

顶层椭圆形的豪华办公室内,正上演一场尴尬暧昧的脱衣秀。

窗帘紧闭,外人不知里头的奥秘。

顾念白随意地斜倚在进口的意式沙发上,薄唇紧抿,凤眼细眯,浓眉微锁。而后,将手里握着的半杯马爹利,一饮而尽。他漫不经心地打量了一下对面站着的女子,眉头一挑,换了一种姿势。

“季颜,如果觉得胆怯,不如也喝一杯?”

站在他对面一米远的,是一个皮肤白皙、身形丰满、面貌妩媚的年轻女子。女子的神情里透露出拘谨和紧张。

顾念白启唇一笑,起身,倒了一杯红酒,示意她张口。他喂她喝。

“不用。”季颜扭头婉拒,她不习惯他的靠近。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但她已能感觉出对方的摄人气场。

“那好,开始吧。记住,一定要打动我。”顾念白似笑非笑,随即拧了一个开关,室内变暖,灯光也旋即变成暧昧的绯色。

季颜深呼一口气,她颤抖着开始脱掉外衣。

“继续……这可是你在求我……”

“是的。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她咬紧牙关,提醒自己无论如何就不要放弃。已然逼上梁山了,那就继续走上去。

顾念白冰冷着脸,目无表情,但透过薄薄的衬衫,已然能感觉出她的芬芳诱人。她一咬牙,迅速将衬衫迅速卸掉至胳膊弯。

红色的内衣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显触目。

顾念白吸了一口气。

他有过情人,流连过花丛,但是季颜身材好的还是足以让他喷血。肤如凝脂,白似剥荔,那一抹深深的沟壑,更刺激的他想探进去,深深一泽芳润。

此刻他,他心意幽幽。

没想到,季松平的女儿,姿色超出叶雨秋那么多,真的让他意外。他本以为,和季松平的小姨妹联姻,能更大程度地掌控苏城乃至整个华东的地产业,却不想他的大女儿才真正迷人。

“继续……”

他闷哼了一声,体内涌起一股难以抵挡的热流。他知道那是什么。

季颜的眼中有泪光闪烁。这很羞耻。

很快,红色的内*掉落在地。

季颜美妙的身体在顾念白眼前展露无遗,身前那对粉色花蕾芬芳甜美的像三月的丁香。本能地,她伸手抱住胳膊遮掩。

顾念白克制着自己。她比他想象的还要精致可人。

“别挡着!你不是想报仇吗?你不是恨叶雨秋姐妹恨得咬牙切齿吗?这个关键头上,你得让我兴奋你知道吗?”顾念白冷哼几声。

一阵短暂的沉默。

“是,我是恨她,所以,才叫你别娶她。”

“呵呵,季颜,我是你能命令的吗?”顾念白便露出一抹玩味的神色,顿了顿,却又有点儿欲说还休:“我不娶她,难道我还娶你?”

顾念白陡然一问,季颜顿时傻眼,身子差点没站稳。

她不能前功尽弃,冷静,必须冷静。顾念白可不是一般的男人,自己就在走钢丝,如果不走到尽头,等待自己的就是粉身碎骨。

想到此,季颜就强颜欢笑:“顾少,不管怎样,我会小心伺候你的。”

顾念白邪魅一笑,用手勾住季颜的下巴:“算你识趣。记住,我顾念白喜欢听话的女人。”

季颜轻轻一叹,真的没有任何选择,是自己找上门的,只为了给母亲报仇。为了一洗十年的耻辱,她必须搅局,将顾念白和叶雨秋的婚事搅的鸡飞狗跳,搅的不得安宁,搅的人财两空。

母亲是被父亲和小三叶艳秋合伙气死的。母亲临死之前,叶艳秋就大摇大摆地带着拖油瓶妹妹登叶雨秋登堂入室。

她恨他们!

她要报仇。

凭什么,在父亲的悉心运作下,叶雨秋能够嫁入本城顶级豪门顾家,而她却要继续活在痛苦里,继续受唐氏姐妹的羞辱和折磨?

轻轻一扯,*裤就滑落了,这一切,尽数落在顾念白的眼里。

他紧抿双唇,心内微微着恼,这么美妙的胴体,大概也被男人采撷过了吧。季颜能豁出去脱光了勾引他,在男女作风上上肯定也开放,他不信季颜能够守身如玉。

“够了!”他不悦地低吼一声,捏在手里的酒杯左右摇晃,酒也泼洒了出来。

季颜一惊。“那我可以穿上衣服了吗?”

“自便。”

这让她困惑。他……对自己的身体到底满不满意呢?读书的时候,她为了挣点学费,也当过不露脸的内衣模特儿,她的身材还是不错的。

但如果顾念白刻意挑剔,故意找茬的话,她非但不能破坏他们的婚事,反而让自己白白被顾念白白白占尽了便宜。

她抑制住不安,走到顾念白跟前,甩了一下乌黑的长长的长发,美目盼兮,声音娇软,嗲嗲地:“顾少,行不行,给个话嘛,你这样,让我心好紧张好紧张的。”说毕,一双玉手已经搭上了顾念白的肩膀。

季颜不知道,原来自己会撒娇。

听着自己甜腻的声音,她浑身也不禁一个激灵。不过看顾念白似乎很吃这一套,季颜更是温柔的像一只波斯猫。

顾念白沉吟了片刻,也就大手一伸,就势将她的细腰搂住,声音透着磁性的沙哑,眼眸深沉如潭:“季颜,那么……就先当我的情人,如何?”情人?

季颜思考了几秒。情人虽然见不得光,但这意味着顾念白接纳自己了。

这就有戏了!

她撅起嘴,搂住他的颈脖:“顾少,这么说,你是愿意了?”心里一激动,她就忘记了矜持,丰盈的双峰就触碰到他坚实如磐的胸膛。

顾念白倒抽一口气。

“先试用一个月,看你的表现。让我满意了,我会考虑你的提议。”

他顺势捏了她一把。

季颜脸红到了脚脖子根。

“穿上衣服吧。我不想听你控诉所谓深仇大恨,我只想让你取悦我、讨好我。”

姜还是老的辣。

顾念白没有当场要了她,所谓欲擒故纵。

他起身,打开了窗户,拉开了窗帘。从办公室内层的房间出来,又恢复了一副凌厉的办公模样。季颜顿了顿,也赶紧套上衣服。

她就听闻顾氏集团的总裁顾念白,虽然驰骋商场没几年,但行事干脆,作风利落,神秘低调而又富有计谋,这样的男人,真的是苏城女人眼中人人想钓的金龟婿。

他扔给她一张房卡,在本城最高档的格林酒店,有他的长年包房。“晚上过来,不得有误。”季颜本能地接过。她意识到,顾念白在风月上,是个十足的老手。想必在那间套房内,有无数个女人取悦过他。

“好,我会准时。”

她努力挤出一丝微笑,毕竟这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即将转身时,顾念白却又叫住她,语气轻浮而又愉悦:“晚上,我希望你活泼主动一点。”

她一听,脸更涨得通红,在顾念白的注视下,一气儿跑出顾氏大楼。

哼哼,天底下的男人都偷腥。

叶雨秋,等着瞧,这十多年,你凌辱我,折磨我,也该还了。季颜得意地一笑,给闺蜜打了一个电话,约在一个酒吧见面。

“蓉蓉,有空吗?”

蓉蓉是叶雨秋大学里的好朋友,虽然不在一个系,但感情好得很。蓉蓉毕业后,去了一家商场当楼层经理。叶雨秋则去了一家小公司当会计。

她了解蓉蓉一点身世,蓉蓉是一个私生女,母亲去世,生父不明。而她自己也在读大学时,搬离了季家,一个人租房生活。从某一个角度来说,她和蓉蓉一样,也是一个孤儿。

所以,她和蓉蓉有共同语言。

“没空,老板来了,一个楼层一个楼层地检查呢,到底什么事儿?”蓉蓉虽然不得出去,但还是很关心季颜的事情。

“哎……一言难尽。我只能告诉你,我要报仇了,就现在。”

“啊?报仇?你,你是说……你要去对付叶雨秋?找到方法了?”蓉蓉了解季颜家的事情。

“是,所以来问问你,方法可不可行?”

“你,告诉我,都用的什么办法?”蓉蓉也好奇了。

“最原始的办法!我勾引上了叶雨秋的未婚夫,就是本城炙手可热的顾氏集团的总裁顾念白!”

“啊?”蓉蓉吃惊极了,可她马上表示赞许:“对,姐们,就这样干!我一看那叶雨秋心里就来气!你都被那对姐妹压榨了多少年了!你要去挖墙脚,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蓉蓉更是蛊惑她。

“好了,蓉蓉,既然你忙,电话里也说不大清楚,还是改日见面详说吧。”

“行。”

挂了电话,季颜就回到出租屋。手机急促地又响起来,她愣了愣,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陌生的号,她一般是不接的。但今天,鬼使神差地,还是按了键。

“季颜,是我。”

听着这低沉的声音,季颜马上知道是谁了。顾念白!他的声音沙哑而又低沉,魅惑中带着吸引。

“我,我知道。”因为紧张,她莫名地就口吃起来。

“今晚,不必来了。”

“哦。”

“我另有事。过几天,我再通知你。”

就这么简短,电话挂了。

季颜心里好一阵轻松,长长吁了口气。

一路走着,还没进出租屋,就听得后面有高跟鞋着地的尖利声音。她怔了一怔,该不会是……一回头,果然,她看见了身后几米处叶雨秋一身艳丽的装束。她睥睨着自己,脖子抬得高高的,脸上浓妆艳抹的失去了本来的面目。

季颜压根不想理她,加快了步子。

“站住,你给我站住!”叶雨秋的声音傲慢犀利。名份上,叶雨秋是季颜的小姨妈,但只大季颜三岁。季颜今年二十二,叶雨秋二十五岁。“喂,我说,贱人,给我站住!”

季颜一听就火了。小的时候,叶艳秋和叶雨秋没少叫自己贱人。没了亲娘就等于没了亲爸,反正季松平从来都是向着这俩母女。只要她稍微还口,季松平甩手就是一巴掌。

她转过身,看了叶雨秋几眼,以冷峻的眼神回骂她:“贱人是说你自己吧?”

“什么?”叶雨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小到大,她是想怎么欺负季颜就怎么欺负,她这才搬出去没多久,就敢骂自己了?该死的,叶雨秋的手已经伸出来了,小时候,她可是打季颜打惯了,一天不打手就痒痒了。“贱人,我好心好意来叫你,明天我姐四十岁生日,叫你回去吃饭,你竟然敢骂我贱人?”

季颜屏住了呼吸,就在叶雨秋伸出手的那一刻,她狠狠地捏住了叶雨秋的手腕。为了让自己手腕有力,她还特意去健身,去练了跆拳道。

“你!你给我放开!”叶雨秋没想到季颜力道如此之大,一张粉脸涨得通红。行啊,季颜,等一会回去,我要你死的难看!叶雨秋不想吃眼前亏,悻悻地走了。

季颜冷冷地看着她,深深呼吸了一下,进了出租小屋。坐在床边上想了半天,转头看着已经准备好的衣服。究竟应不应该回去呢?说真话,她是很想回去的,可是想到那两个女人,她的心里就有一万个不愿意回去,叶艳秋的生日,为什么要让她回去?单单的就是为了季家的面子吗?

想到这里,季颜呵呵了两声,面子?在她搬出季家门的时候,她早就把季家的面子踩到了脚底下,在外面她从来都不会说自己是季松平的女儿,即使那段时间再苦再累,住这样破旧的公寓楼她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季松平的女儿,堂堂季氏企业的千金大小姐。

那个她所谓的家早就在妈妈去世的时候毁灭了,现在的这个家里已经完全没有她的存在,就连当初那么疼爱自己的爸爸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叶雨秋明显就是过来找麻烦的,季颜十分清楚,她就这德行。小时候叶雨秋对她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如今还是改不了,一见面就说她是贱人,呵呵,贱人是吗?等她真的搞定了顾念白之后,她一定要让叶雨秋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贱人。

季颜顺势躺在了床上,双手捂着自己的脸,现在的她已经完全不需要在靠着季家过日子了,但是妈妈……季颜钢铁一般的心开始动摇了,若是说季家所有的人都跟她为敌,那么只有她去世的妈妈才是她的软肋,不可动摇的软肋。

就在这时,静静地躺在床上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季颜蹙着眉抬起头看了一眼来电,迅速地站起身来,拿起手机就挂了。

季家别墅。

季松平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看着手机里传来的说话声,一股怒气不知道要怎么发泄。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抓着手机的手也在颤抖。他咬着嘴唇,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叶艳秋的手里正拿着一本美容杂志看的津津有味,好像对这类事情并不上心。她的身边坐着叶雨秋。

叶雨秋一直注意着季松平的表情,见他脸色变了,她用手肘拱了拱身边的叶艳秋。

“我说松平啊,你这不是自讨没趣吗?那丫头要是回来的话,还能那么说雨秋吗?瞧瞧雨秋回来委屈的模样儿,是不是她又不肯接你电话了?”叶艳秋缓缓地放在手里的杂志,细声细语地说道。

“是啊,姐夫,你看看小颜在外面都学到了什么。我过去的时候只是问她今天要不要回来?我还劝她搬回来住,毕竟她是季家唯一的女儿,一个人住着一个破烂的公寓也不是很安全,你知道吗?小颜听到我说她的公寓不好,直接就骂我我是贱人,我回来都没有敢跟你说呢。明天又是姐姐的生日,真不知道她回来会做出什么有损姐夫你颜面的事情。”说完叶雨秋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着转了,本来她就生的比较娇小精致,这表情一出更加让人相信她是受了很大的委屈。

“你们都别说了。小颜是我看着长大的,她的品行我能不知道吗?”季松平的脸红通通的,他喘着粗气,努力克制住颤抖的身子。

“松平,你这话我就愿意听了,雨秋也是跟着小颜一起长大了,照理说他们两个应该是情同姐妹,雨秋本来就是跟着我这个姐姐过来住的,心里上也有压力,你这样的意思莫不是说我们欺负了小颜?”

叶雨秋听到叶艳秋这样帮着自己说话,她双手掩着自己的脸,刚才还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滚滚地下来,“姐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过来跟着你们住,当初若不是只有姐姐一个人,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

“你这孩子,姐姐是这个意思吗?你哭什么啊,本来就受了委屈了,还哭成这样,等你和顾念白结婚了,到时候多帮助你姐夫这就算补偿了,乖了,都这么大的人了,还爱哭鼻子。”叶艳秋虽然已经四十岁了,但是十分疼爱叶雨秋,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来宠爱,几乎就是要什么有什么,如今看到叶雨秋哭的这么伤心,她的心里也跟着疼了起来。

“够了,你们还嫌不够闹吗?艳秋,明天是你的生日宴会,你准备好了吗?晚点我再打个电话给小颜,不回来的话季家就不会承认她的名分了。”季松平终于按耐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

“松平,其实我的生日真的无所谓,我只是希望这个家能够好好的。小颜她在外面的那些传闻我不知道你听过没有,她已经搬出去五年了,大学的时候也传过她和男人不清不楚的,而如今在外面五年更是……我都说不下去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把季家的颜面放在心里。”叶艳秋扶着叶雨秋,拿着纸巾给她擦着眼泪。

叶雨秋象征性的哭了两下,嘴角微微地上扬,完全掩饰不住她此刻的心情。

“这些事情我不希望再听到了,我去书房,你把明天的细节再整理一下。”季松平强忍住心中的火气,抿着嘴唇,声音十分深沉。

叶艳秋是什么人,没有两手察言观色的技能还能和季松平过下去吗?她深知此刻季松平已经完全处于盛怒的状态,她立刻摆出一副乖顺的模样,“老公,你也别生气,明天是我的生日,应该开心就好。我去安排一下,你也别太累了。明天让雨秋把念白带过来,你不是说要找念白合作项目的吗?”

说完叶艳秋就给身边的叶雨秋一个眼神,叶雨秋连忙顿悟过来,她连连点头,“是啊是啊,姐夫,念白说明天一定会来参加姐姐的生日宴会,到时候我肯定帮你。”

听到这些话,季松平的心里好受很多,刚才的怒气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嗯。我先去书房。”

转眼楼下就剩下了叶艳秋和叶雨秋两姐妹了。

叶雨秋坐在沙发上,一脸埋怨地看着吃着点心的叶艳秋,“姐姐从小就疼我,这次我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姐姐倒是不帮我了。”

“你是不是傻了啊?你看不出来你姐夫的心情吗?我可是跟着他过了这么多年的,你刚才要是继续说季颜那个小贱货的坏话,我敢保证只能适得其反。”叶艳秋狠狠地瞪了一眼一脸委屈模样的叶雨秋。

相关文章:

错位沉沦中的女教师,我被按摩师做了三次

堵住了一滴都不许流出来|怎样含gg不会吐

她无力的抓住床单哭|呜两根一起会坏的公交车

家庭乱伦小说_女友被别人在室外调教

美女被糟蹋 美女被吃掉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