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性难驯最新章节,兽性难驯全文阅读

2020-09-12 16:47 · 新商盟

第十三章:画符

有啊!怎么了?

当这句话差点就从我的喉咙里冒出来的时候,我侧脸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柳龙庭,我心里异常的紧张,如果柳龙庭自己察觉出来什么了,知道了我收留了山神对付他,山神会死不说,搞不好连我也会死,毕竟谁会对想杀自己的人心慈手软。

在这个时候,我简直是后悔死了我刚才与山神达成的那个协议,其实跟着柳龙庭除了累点不方便点也挺好,而且就算是他强迫我做那种事情,享受的也还是我,我为什么要杀他?

“找过我了。”我回答柳龙庭。

“你什么法力都没有,怎么对付她的?”柳龙庭又问我。

到现在,我坦白也不好,不坦白也不好,犹豫了一会,跟柳龙庭含糊的说:“我没对付他,是有个人帮了我,他要常翠花去救她老公,她才走的。”

本以为柳龙庭会对我刨根问底,但是柳龙庭却意外的并没有问这个帮我的人是谁?而是告诉我回去之后叫我打个电话给英姑,说这件事情处理完了,要她自己把这单子记在她那,顺便这次回家,他教我画符,以后我可以在紧要关头用来自保。

我有些吃惊的看向柳龙庭,没想到他还是关心我的,心头一暖,赶紧答应,心想着等我找个时间,和山神取消这个协议,我心里也不会觉的对不起柳龙庭了。

回到家里之后,奶奶又是满脸笑意从屋里迎了出来,自从我当出马弟子后,奶奶似乎比我还开心,不过将我拉到沙发上坐下,奶奶脸色稍微变得有些犯难,跟我说楼下的李奶奶,昨天说是为了感谢我给他们村子解决事情,又提了好几箱子的礼品来,礼品下面,放了好几叠的现金,她退回去都不行,说是他们村子的村民凑起来的一点心意,希望我别嫌寒碜。

我正想跟奶奶说看看有多少,如果钱少的话就收下,可奶奶刚才说话的时候一直都盯着我的脸看,我话还没说出口呢,奶奶忽然手指着我的脸说:“静静,怎么两天不见,你这脸……。”

我赶紧伸手一摸我的脸:“我的脸怎么了?”

“怎么长了很多黑痣啊!”

黑痣?不可能吧,我皮肤还算是不错的,特别是脸上,平常痘都很少长,怎么可能会莫名的长黑痣?该不是脏的吧?

我赶紧的去卫生间照镜子洗脸,这往镜子面前一站,我嘴上下巴上,长了五六颗芝麻大小的黑痣,不仅我的下巴上,就连我的脸上,也连续长了好几颗,最大的那颗,在我耳朵旁边,都有半片指甲盖这么大了!

我赶紧的用洗面奶洗,洗不掉,又用去角质的搓,还是搓不掉,我这两天就是去了趟马建国家,去的时候脸上还好好的,怎么一回来就变成这样了!

难不成,是马建国对我动了什么手脚?或者是柳龙庭对我做了什么?

现在刚回来,柳龙庭已经进了仙堂,我也没好去问他,正好要跟英姑交差,于是打了个电话给英姑,问问英姑我这脸是怎么了?

电话接通后,英姑语气里满是兴奋的跟我说:“怎么了白静大闺女,是不是事情都办妥了?”

“你想的美,哪有这么快的,只解决了铁岭那边的那件,柳龙庭说记你这,现在在家里稍微休息一下,这两天估计会给你办完。”我说完这话,又好奇的问英姑:“话说你不是坐堂仙吗?你为什么要接跑堂仙的单子?我才刚当出马弟子,你就不怕我把事情搞砸了吗?”

被我这么一说,英姑那边稍微尴尬了一下,说了几句她相信我的实力,然后转移话题,语气里都是我多疑的态度:“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吗?你还怪我,你接的单子越多,善缘也积的更快,话说接了这么几次单,你感觉怎么样了?”

别的感觉倒是没有,就是去了趟铁岭后,脸上莫名的长出了很多黑痣,不知道是怎么弄的。

当英姑听到我脸上长出黑痣的时候,惊疑了一些:“按道理来说,弟马身上长黑痣,说明是自身身体出了问题,要么是精血损耗过多,要么就是你身体缺失了某些东西,长黑痣,是提醒你要补充这东西,就像是缺钙的小孩子要补钙一样。”

我在铁岭几天也没干什么事情啊,怎么可能会精血损耗过多,而且我也没听过什么因为身体缺什么东西就长痣啊!

“对了,柳龙庭的蛇胎还在你肚子里吗?”英姑忽然问我。

说到这个我就来气,语气也不好:“在啊,他不肯把这些鬼东西拿出来,现在我肚子又变大了一些,要是再大下去,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穿衣服了。”

英姑关注的不是我说怎么穿衣服的话,而是跟我说:“那就难怪了,你去找柳龙庭吧,叫他渡些精气给你,你是人,肚子里怀的是蛇,本来就不同的物种,那些小蛇成长,也要同类的精气的,这柳龙庭对你也太不负责,你多和他沟通,免得到时候仙家与弟马不合,苦的还是你。”

既然英姑都没提醒我怀着蛇有什么不好,我心里原本想吐槽,但是又被她教我解决的办法给憋了回去,于是十分郁闷的挂了电话,跟着奶奶去看了那装着钱的袋子,袋子底下并排着一叠整整齐齐的红钞票,估计有六万。

六万除个山神,也差不多了,有些东西败落下去后,就不值钱了。

我叫奶奶只留了一半,剩下的三万,就拿去捐款吧,捐灾区,捐小孩子,都可以。

在家洗了个澡后,我去联系了另外一家遇事的主儿后,去找柳龙庭,问他出发时间,加上柳龙庭今天在车上也说了要教我画符,这种能保命的本领,学会了以后秀两手的时候也有个噱头,免得跟个傻吊似得站着不知道怎么办!

我戴了个口罩,去仙堂里找柳龙庭谈事学画符,毕竟我也有些不想让柳龙庭看到我这丑比样子。

柳龙庭倒是清闲的很,我进仙塘的时候,他就变成一条白蛇盘在香炉旁边吸着烟气,见我进来了,便变成人的模样,也不介意我戴什么口罩,叫我去准备笔墨,画符要用毛笔写,并且,其实符的本身是没有多大的作业的,作用厉害的,其实是念在符里面的咒,咒越强,画出来的符也就越厉害,不过我现在修为还浅,等我修为高了,他就开始教我咒。

虽然这咒是以后学,可是现在的符也很难画啊,柳龙庭先在白纸上给我画了个七奇形怪状的图案,叫我临摹。

这不要说让我照着画,我那手只要一拿起毛笔就开始剧烈的抖,下笔下去,弯弯曲曲的让柳龙庭都看不下去,于是便站在我身后,一手撑着桌面,一手伸过来握住我拿毛笔的手,跟我说:“你不要这么用力的捏着,握轻一点,自然就会顺畅很多。”

柳龙庭的脸都几乎贴在了我脑袋边上,他说话的气息从我脸边洒下来,也不知道是我自己想多了还是他口里就有股淡淡的香味,嗅的我一时间都神情都有些恍惚。

柳龙庭握着我的手,在纸上很流畅的写出了一个类似草书“禁”的字,我看着纸上这点点黑墨,又想起我脸上的字,跟柳龙庭说:“柳大仙,你给点精气给我好吗?”

只要柳龙庭给了我精气,我脸上的痣就会消失吧?

“你现在想要?”柳龙庭停了握住我手的笔,侧过半面好看的眉眼问我。

“是啊,想啊。”

“这是个禁字,作用是能封住一些东西的进路和退路,可以将他困在某个地方,你多练几遍,一会就会了,要是再不会,你今天都别想出去。”

柳龙庭和我说完这些话,专心的做他自己的事情,这种情况下,我简直就是要疯了,断断续续的写了好几个小时,才写了张满意的给他。

柳龙庭这还算是稍微的满意,我红着脸问柳龙庭,我已经联系了第二家家里遇事的,问柳龙庭什么时候去比较好。

柳龙庭跟我说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不过这次他有事情要回家一趟,估计要年后才回来,这次去,恐怕要我一个人。

我一个人?我一个人过去除了会傻站跟人客套,别的什么我都不会干啊!

见我脸上浮出一些不开心又担忧的神色,柳龙庭伸过手来捏我的下巴左右看了看,语气十分平静的跟我说:“这次是个小东西,你能对付的,不然,我刚才也不会逼你学会画禁符。”

第十四章:五弊三缺

  我看了眼桌上被我画的如鸡爪瞎划的符咒,我真是不敢相信我画的这种鬼东西能救我,本还想着求柳龙庭一会能不能先把我的事情解决了再走,可还没等我话说出口,柳龙庭原本捏着我的脸蛋的虎口忽然用力一捏,一道生疼的刺痛感从我腮帮子传了过来。

  “这次我不在家,如果你敢做出什么对我们孩儿不利的事情,小心我让你家破人亡。”

  这是在警告我吗?

  刚才在柳龙庭极力满足我的瞬间,我竟然还以为他对我有意思,或者是喜欢我啥的,没想到是我想错了,柳龙庭会对我好,满足我,只是为了让我肚子里的蛇胎有个安生之所!

  妈的,我暗暗骂了一句,伸手就把柳龙庭的手从我脸上拍下来:“你这人真是讨厌,你最好是保佑我别被那个东西给吃了,要是我死了,你那一肚子后代,也得死翘翘!”

  柳龙庭听我一说这话,微微一沉吟,趴在我耳边笑了一声,对我说:“我当然舍不得你死,我还没尝够你,放心吧,若是真的有危险了,我会派人来救你。”

我真是要被气死了,刚想坡口大骂柳龙庭他把我当成什么了?想用就用,不想用就丢,我好歹也帮他在修道,他这人到底有没有一点点的情谊啊!

可是还没等我骂出口,柳龙庭就不见了,屋内空空荡荡的就只有我一个人。

  我越想越气,伸脚就往他握过的拖把上用力一踢,我怎么会遇上这种倒霉事情,原本这种神神鬼鬼的事情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老婆死了关我什么事?他几百年道行了连个老婆都保护不了,还把这件事情赖在我身上!他算是什么男人。

  我在仙堂里起码坐了有一个小时左右,等气全都消下去了,这才想起要把常霸天和常翠花供奉起来,我就等着柳龙庭好早日修成正果,这样我就可以跟他一刀两断了。

  不过答应英姑的事情,我自然是要去做,我就不相信我没了柳龙庭,就什么都干不了!

  为了避免明天的意外,我熬夜画了至少一百张符,希望到时候的危机关头能保我一命。

  柳龙庭回家的事情,我并没有和奶奶说,第二天早上起来,直接就坐车去了出了事情的人家家里。

  这户人家离我家不远,就在我们市与英姑家两个市区的交界处的一个湖泊旁边,湖泊叫三镜湖,就是三面湖泊相连的一个总湖,平常也是我们这市民一些周末郊游的好去处。昨天听电话里头的男人的话,他是在三镜湖里养殖水产的,具体的事情没有说,就是说要等我过去看。

  我到男人说的村庄子里头的时候,才上午九点,男人带着他老婆站在路口接我,迎我下车,我跟他们夫妻简单的解释了一下是英姑派我来的时候,夫妻俩也并没有介意什么,而是跟我说外面天气冷,屋里有暖气,拉我往屋里坐。

  柳龙庭不在,我心里也有些紧张,按着正常的程序,我坐在炕上问到夫妻俩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夫妻两人相视一眼,倒是也不隐瞒,跟我说他们只是被雇来的养殖户,也是守湖的,其实这里的水产是他们市里一个大官家的产业,其实事情倒是也不大,就是前几年几个年轻人在三镜湖里淹死了后,没打捞到尸体,从此之后,湖里经常发生一些诡异的事情。

  “什么诡异的事情?”我问这夫妻俩。

  夫妻俩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女人对我说:“其实也说不上来什么诡异的,就是每次去捞鱼的时候,都觉的不舒服,就像是船底下有眼睛盯着船上看,有时候还能听见喊救命的声音,非常可怕。”

  当女人说完的时候,男人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跟我说:“不止这个,几个月前我划船去养殖网里看鱼苗,中午饿了,我就往湖里洗了个苹果,我还看见湖里有个被泡的发白的人在湖底走动,一眨眼就不见了!”

  当我听到这个后,眼泪都快要被吓出来了,女人一听男人这么说,气的直骂他为什么这种事情没告诉她,要是哪天她一个人下湖看到这种东西,那非得吓死不可,而男人就安慰女人说什么就是怕她害怕,就没告诉她,要是辞职不干了,对不住他们老板。

  看着夫妻两人争来争去,我倒将我我害怕压制下来,虽然夫妻两人都有过这种恐怖经历,不过有些时候,这种感觉,也有可能是人的幻觉,就像是有人知道一个地方死过人,他路过那的时候,就会总觉的那地方闹鬼,但是如果换做一个不知道这个地方死过人的路人经过这,那这个路人就不会觉的这地方有什么异常。

  这是人的心理暗示,如果要确定这地方闹鬼,起码要找到证明他出现过的证据,柳龙庭不在,我更相信科学。

  “那也有可能是你们的错觉,你们有没有能证明这湖里确实有不干净的证据,就是湖里的东西给你们带来了哪些伤害,或者是能证明他们确确实实存在的?”

  可能是看我小,夫妻两人有些不愿意说,但是不说的话,又不能向我证明,犹豫了一会,男人对我说:“有,但是小仙姑你得做好心理准备,我怕吓着你。”

  本来我心里都已经准备好上战场的打算了,但是经男主人这么一提醒,我心里根本就害怕的不行,根本就不想去看什么能证明那东西存在的地方,但是我现在是以仙姑的身份过来的,如果不去的话,未免也太怂了些。

  “不怕,带我去看看。”我长吸了几口气,才有勇气将这话说出口。

  见我同意,男女主人起身,将我往屋外带。

  夫妻两人住的地方,其实还是和三镜湖有些距离的,在我们去的路上,女人问我做仙家多久了,看着我年纪,也就十八左右的岁数。

  这被夸岁数小,我当然是开心了,不过我可没脸说我做了还不到半个月,于是含糊的说已经做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我看之前的仙,都起码都是三十岁以上,你这小姑娘实在是太小了,你家的仙,是祖上传下来给你的吗?还是自己结缘的?”

  我没想到,女主人还懂的这么多,于是跟她说是我自己结缘的。

  “我以前的一个伯母也是仙家,之前听她说过,自己结缘的仙家,大多都逃不过五弊三缺,重的就要死,仙家会等弟马的下一个轮回,我的伯母,就是被她的仙给克死了。”

  女人跟我八卦这些话,我忽然又想到之前我同意做柳龙庭的弟马的时候,她好像跟我说过,她的老公,貌似也是给仙家害死的。

  “那五弊三缺是什么?”我问女人,我从来就不知道做个仙也有这么多的禁忌讲究,毕竟英姑之前也没告诉我这些。

  不过,在我刚问完女人这些话的时候,男人往前面不远处的厚厚的冰,对我说:“仙姑你看那里。”

  我顺着男人向我指着的地方看过去,可是除了一层洁白的冰,我什么都没看见啊。

  “那里有什么?”我问男人。

  “那个冰窟窿那里,有三个人站在那,站了好些天了。”

  听着这话,我怕的浑身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裹紧了我身上的衣服,再向着男人指的冰层望过去,这下我认真看了,只见男主人说的是真的,那广阔的冰面上,真的有个冰窟,三个白色的高大人影,就像是被吊在冰窟上面一般,垂直的悬着,三张可怕的大白脸,就朝着我们几个人地方望过来!

相关文章:

绝品医仙完整版 绝品医仙全章节阅读

sm调教 无翼乌全彩之调教大全_孕妇情乱小说

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 宝贝张开腿,男朋友就压下来

男女激烈床上滚床单—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

技术活是什么意思,养儿是个技术活蓝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