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顶级赘婿小说在线/顶级赘婿无删减

2020-09-12 16:41 · 新商盟

“你们不是怀疑我的血统吗?不是把我和我妈都赶出家门了吗?为什么现在又来找我?”

“你们以为我不知道,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江涛出了车祸,所以你们才回过头来找我的。”

“告诉你们,我可不会给你们江家当备胎,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江帆手里拿着一副字画,看着对面一名西装笔挺的老头子,脸色很不好看的说道。

“大少爷,那个,我想过去的事儿不如就让他过去算了,现在你的血统问题都搞清楚了,老爷的意思,你是长子,所以还是要回去继承家业,毕竟你父亲现在病危,江家需要一个男人来主持大局。”那个老头子慨叹的说道。

“你们赶我走我就走,让我回去我就回去,那我母亲这些年受的冤屈就不说了吗?”想起母亲临终前看着自己不甘心的眼神,江帆的眼圈都红了。

“那您说到底该怎么办?”

“没有怎么办,江家想拿我当救命稻草也行,但我也不是那么好摆布的,想让我回去,你们必须承认当年的错误,到我母亲坟前认错,而且还要把我母亲的灵位请入江家的祠堂,否则这件事情没有商量。”

“大少爷,您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你的嫡母是不会同意的……”福伯为难的说道。

“什么嫡母,她才是小老婆,当年用阴谋诡计……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算了就当我没说,我和你们江家的人一点关系也没有。”

“大少爷……”

说完这句话,江帆便甩开胳膊不顾而去。

“江家的人把老子当什么了,老子宁可一辈子留在宁家当赘婿,也绝对不愿意再跟他们有一点瓜葛了。我觉得当个废物挺好,最起码不用勾心斗角。”

江帆手里攥着那副廉价买来的字画,一路来到了位于林海路的一家电器厂,然后走了进去。

刚进门江涛就看到一名长腿美女从里面走了出来。

宁心悦,江帆名义上结婚四年的老婆。今天她穿了一身白色的工作装,秀丽的披肩长发做了离子烫,大眼睛细长而妩媚,娇俏的小鼻子上一颗介子那么大的小痣,偏是令她更显妩媚,此刻她俏脸冰冷的看着江帆。

“你怎么来这么晚,不知道新厂今天挂牌吗?你手里拿的什么?”

江帆立即嗫嚅了一下:“我寻思新厂开张也没什好送的,所以我就去买了一副字画。挂在墙上可能还挺好看的。”

最看不惯他这幅窝囊样儿。

宁心悦一看那副字画就知道是不超过一百块的普通货色,忍不住心里一阵别扭。嫁给这样的人真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这下可好了,拿着这种东西进去贺喜,肯定又会被亲戚朋友一顿冷嘲热讽。

宁心悦家里也不算特别有钱,顶多算是个中产,而家里又有好多分支,平时都在明争暗斗。

目前她家有两家电器厂,生意做的一般般,而今天是第二家厂挂牌的日子,所以家族了的人都在。

目前她家掌权的人是他的爷爷,而他的父亲宁彬为人很懦弱,一直都不受宠,连带着她也处处看别人的脸色。这不今天新厂挂牌,老爷子都没让宁彬夫妻俩过来。

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估计以后财产就没有她家的份儿了。

要说起她和江帆的婚姻,那就更加一言难尽,当初是因为死去的奶奶认识江帆过世的母亲,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给促成了。

因为是包办婚姻,而且江帆人又窝囊,整天待在家里无所事事,所以她很瞧不起对方,四年来两人过得一直都是假夫妻的生活。

“今天家里开会,选新厂的负责人,待会儿你进去最好少说话,别给我丢人。”

江帆点了点头,一副无可无不可的样子。

选负责人对宁心悦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她本来在家族里的地位就很低,如果这次再落选,以后在家族里基本上就没有话语权了。

而她是多么希望眼前这个男人能给她帮上一点忙啊,可惜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儿。

这个男人只会烧菜做饭做家务,四年了连班都没上过,基本上就是个窝囊废,她早就失望透顶了。

不光是她失望,整个家族的人也没有人给他好脸色看的。背地里,甚至当着他的面都叫他废物。

宁心悦反正也懒的瞅他,说了两句话之后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就向工厂里走去。

“心悦,你可来了,我还以为你已经放弃了呢。”

“是啊,有自知之明不见得是什么坏事儿,其实你不来就对了,反正来了也没你什么事儿。”

“而且,你还带了一个废物过来,不是,我说错了,是妹夫。”

刚进入厂区,夫妇俩就遭到了一阵冷嘲热讽,尤其是宁心悦的堂哥宁瑞,竟然直呼江帆为废物。顿时让宁心悦脸色大变。

“宁瑞你太过分了吧,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宁心悦平时在家族里都是逆来顺受,不怎么反抗,没想到今天居然高调起来了,顿时就引起了现场一片口哨声。

“嘿,心悦厉害了,是不是觉得自己一定可以当上负责人啊。”

“就是,这么个废物她居然还当宝了。”

“我要是有这样的丈夫早就一头撞死了。”

他们这么一说,宁心悦顿时气的脸都红了,可是因为在家族里没地位,竟然也没还嘴只是狠狠的咬了咬牙齿。

“堂哥是吧,我觉得你这样不太好,无论如何心悦也是你的妹妹,你们不应该欺负她。”

而就在这时候,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在人群里最不起眼的废物江帆竟然站出来捍卫自己的老婆了。

这情形就连宁心悦本人都吓的够呛,而且她可不想让废物来捍卫自己,那样只会让她更加的丢人。

“你别说话,这里没有你的事儿。”宁心悦脸红的呵斥道。

“听见了嘛,江帆,你在这个家里根本就没有发言权,现在连你老婆都瞧不起你。你又凭什么让我们瞧得起你呢。”宁瑞嘚嘚瑟瑟的说。

“我老婆说我我愿意,但你们欺负她就不行,大家毕竟都是亲人,我看还是和睦相处比较好吧。”

也不知怎么的,江帆说了这番话之后,宁心悦的心里居然起了一层小小的涟漪,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总之挺意外的。而此时,一向在家族很受宠的宁瑞忍不下去了,一个废物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他叫板,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他一伸手就抓住了江帆的脖领子,上来就是一个大嘴巴。不过,江帆的反应特别快,脑袋一缩闪了过去。

随后一个膝撞,点在了宁瑞的小肚子上,把他打了个仰面朝天。

“一个赘婿竟然敢在我们宁家打人,反了天了。”

“就是,大家一起上好好的收拾他,把他赶出去。”

“这是要谋朝篡位呀,反了反了真是反了,跪下,让他跪下认错。”

“对,让他跪下,看他以后还敢牛掰嘛。”

“你们别打他,爷爷出来了,爷爷出来了。”虽然不喜欢江帆,但毕竟也是自己的“明媒正娶”的丈夫,打了他就等于打了自己的脸,而且这次还是为了她出头,宁心悦顿时就有些慌了。

这时候宁家的几个人已经扑了上来,七手八脚的按住了废物赘婿江帆,叫嚣着让他下跪认错。

而此时,有人推着一部轮椅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轮椅上坐着个白发老人,看上去很威严而又不苟言笑的样子。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你们也太不像话了吧。”老人沉着四方脸不悦的说。

“爷爷,您来的正好,这个废物真的是反了,他吃我们家的喝我们家的,竟然敢打我。”宁瑞捂着自己的小肚子跑了过去。

“有这样的事儿,的确是太不像话了。心悦,你丈夫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宁家,难道我们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地方吗?”

“爷爷,这件事情真不怪江帆,是宁瑞先动的手。而且他们还逼着他下跪,您可一定要主持公道啊。”宁心悦赶紧踩着高跟鞋跑到了老人的身边。

宁天泽今年七十二岁了,耳不聋眼不花,只是双腿因为一次事故站不起来了。

但他可不是老糊涂,而是一只老狐狸。

“有这样的事儿嘛,宁瑞,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宁天泽表情有些不高兴了。

“爷爷,您可别听他们夫妻俩瞎说,这都是他们编造出来的。其实是江帆先动的手,而动手的目的也很简单,因为他想当分厂的负责人。而我自然就成了绊脚石嘛。这人野心也太大了吧。”

“是这样嘛,心悦?”

从始至终宁天泽也没有向江帆看上一眼,更没跟他说过一句话,只是询问自己的孙子和孙女,可见在他的眼里,江帆的地位到底有多么低了。

“不是这样的,根本不存在负责人的问题……”宁心悦赶忙解释。

“什么呀,我们都看到了,就是这个废物口出狂言,也是他先动手的。”

“就是,绝对不会有错。”

“打了人还恶人先告状,真是好女婿啊,想要当我们宁家的大当家嘛。我看你们俩把爷爷都不放在眼里了。”

“咳咳!”宁天泽忽然脸色一沉:“心悦,你以后也应该好好的管管自己的丈夫,别让人家以为咱们宁家没家教,咱们怎么也算是大户人家,可不能让别人找机会笑话。还有宁瑞,今天这件事情我看就这样算了吧。毕竟也要给心悦一点面子。有些人没有自知之明,是需要管管了,但适可而止。”

“可是……”宁瑞眼珠一转,嗫嚅的说:“可是总不能把负责人的位置真的交给这个外姓人吧。这家伙野心也太大了吧,这是要毁了我们宁家的基业呀。”说着他还拿眼睛扫了宁心悦两眼。

“心悦,不管怎么说,打人毕竟是不对的。既然犯了错,就必须承担后果,这个工厂的事情以后你就不用管了。”老爷子说完之后,就让人推着轮椅走了,留下一屋子人脸上带着讥讽的笑容看着面前这对夫妻。

“嘿嘿。”宁瑞笑的尤其贱格:“怎么样宁心悦,我早说过你是竞争不过我的,这个负责人的位置非我不可。”

“放开我。”在宁天泽面前江帆也没敢说话,主要是害怕宁心悦又说他多事丢人。

现在宁天泽走了,江帆立即挣脱了束缚,指着宁瑞说:“你再敢欺负我老婆信不信我还揍你。”

“我呸,你个废物,刚才收拾你还不够是吗?”

“住手。宁瑞我告诉你,爷爷以前可是说过,谁能拿到新发电器城的合同,谁才能当这个负责人,现在你还没拿到合同呢。我还是有机会的。”面对宁瑞的咄咄逼人,宁心悦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

以前爷爷可是曾经当众许诺,谁能拿到新阳市最大电器连锁商城的合同,谁就当新厂的负责人,现在这句话应该依然有效。

“什么,你疯了吧,你知道不知道新发电器城是什么地方,那可是燕京第一家族江家的产业,他们会和你这样的人签合同,你简直笑掉我的大牙了。哈哈。”宁瑞和他身边的人同时爆笑了起来。

“那咱们就走着瞧。”

挂牌仪式完成之后,宁心悦再也没有心思留在工厂,带着自己的窝囊丈夫江帆一路回到了车上。

一路上宁心悦也没有和江帆说话,用长发遮住自己半张脸开车,有时候还故意摔打方向盘给江帆看,分明就是嫌他没用。

面对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江帆心里感触良多,刚刚他愤然出手也绝对不是讨好宁心悦,而是真的心疼她。

他知道宁心悦这位前校花嫁给自己很委屈,而且他以前也真的很不争气,所以他打算要弥补一下。

正好刚刚宁瑞无意中透露出来一个消息,原来新阳市最大的电器连锁商城竟然是燕京江家的产业。那不就是自己家嘛。

本来他这辈子都不打算再跟江家有任何瓜葛了,可既然事情牵扯到了宁心悦,他的心忽然就动了一下。

“谢谢你!”临下车之前,宁心悦忽然冷着脸说了一句。

“你跟我说话吗?”江帆愣了一下,明显没搞清她的意思。

“谢谢你刚刚替我出手教训了宁瑞,这个人情将来我会还你的。”

“这也需要道谢,那不都是我应该做的嘛。咱俩是……”

“我不想欠你任何东西 ,分清楚点比较好 ,下车吧。宁心悦住在一栋跃层里面 大概有两百平米,她们家因为不被家族重视所以没什么钱,一家四口都住在这里。

一进门,江帆就听到自己的岳母吴霞在里面又哭又闹:“宁彬你这个废物啊,老娘这辈子都被你害了,你不光害了我,还害了自己的女儿,让你女儿也嫁给了废物。”

“哎呀,我说你不要闹了行不行啊,事情不是还没有最后敲定嘛。等女儿回来之后问清楚了再说嘛。”

这时候宁心悦和江帆从外面进来了,吴霞立即扑过来问:“女儿,怎么样,负责人的位置是不是丢了?”

“……是……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宁彬哭丧着脸:“刚刚宁瑞打电话过来了 说是安慰安慰我们,让咱家不要太难过了,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太可恶了。”宁心悦气的脸都红了,宁瑞欺人太甚。

“他还说是因为江帆动手打了他,所以老爷子才决定把负责人的位置给了他,到底是不是这样?”宁彬问道。

“爸,妈,不是这样的,我当时在场,的确是宁瑞先动的手,江帆他只不过是自卫罢了。”

宁心悦看了江帆一眼,意思好像再说,我现在正在还你的人情。

江帆心里慨然一叹,他同时从这个眼神里面看到了宁心悦对自己的失望,以及凄凉。

人情冷暖,有个他这样的丈夫的确令人抬不起头来。

因为对陈家人的寒心,江帆这辈子本打算一直安安静静的做个废物,可是现在他的想法有些改变了。

因为受到排挤,宁天泽今天甚至都没有让大儿子宁彬参加挂牌仪式,所以他们夫妻只能焦急的在家里等消息,结果等来的却是宁瑞耀武扬威的电话。

宁彬还好一点,为人懦弱,可吴霞却是个泼辣的女人,此刻满腔的怒火,几乎都放在了江帆的身上。

“你先上楼去,关上门,我们一家人有话说。”吴霞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对江帆说。

吴霞在这个家里算的上淫威赫赫,宁彬都不敢说话,更何况是他这个赘婿,江帆舔了舔舌头,低着头上楼了。

“我已经决定了,明天就让女儿去民政局离婚,再也不能让女儿跟着个废物过日子了,就这么定了。”

“真是没见过这样的,吃我们的喝我们的,什么也不干也就算了,竟然还坏我们的事儿,我们再也不能容忍他了。”

“老头子你去把结婚证和户口本都拿出来,待会儿我跟他说,大不了赔他五万块钱。”

宁彬有点犹豫,不管怎么说,这门婚事可是他死去的母亲定下的,而且母亲当年还嘱咐他要善待江帆。

“这样做只怕不好吧,江帆这孩子其实还算不错,平时把家务打理的井井有条,他做的菜不是挺好吃嘛。”宁彬犹豫的说。

“你就是个窝囊废,窝囊废才会欣赏窝囊废。”吴霞一指头戳在了宁彬的太阳穴上:“男人一天到晚围着锅台转,算什么男人,你想毁了女儿一生嘛。还不赶紧去。”

“妈,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离婚了?你吓操心什么啊?江帆他再怎么不好,也是我的合法丈夫,我会按照奶奶的意思,跟他相守一辈子的。”宁心悦也不知道怎么的,喉头忽然哽咽了一下。

“丫头,你是不是傻了,你奶奶当初是老糊涂了,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反正咱们现在已经养了他四年,对他仁至义尽了,你奶奶泉下有知也该瞑目了,你还有什么顾虑呀?”吴霞着急的跳脚。

“我……我不全是为了我奶奶……”说到这里宁心悦才真正感觉到有些委屈。

因为她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习惯了生命中有江帆的存在。

还有她们的那个卧室,一桌一椅,包括气味,四年来都让她感到那样的熟悉和踏实,她实在不想离开这种感觉。

倘若江帆能改变一点,哪怕只有一点,她就可以忍下去。可是那个废物他能吗?

“那是怎么啦?”

“没,没怎么……”宁心悦眼中闪烁着泪光,“我只是觉得他终究有一天会改变的,我对自己的丈夫有信心。我也不指望他多么有出息,平平常常的找一份工作就好。”

说完,委屈的泪水便顺着脸颊扑朔朔的掉了下来。

江帆一直站在楼梯口听着,他不是喜欢偷听,只是觉得自己有权利知道老婆心目当中对他的真实想法。

她希望我改变,她没有要跟我离婚的意思,只希望我找一份普通的工作……平常冷冰冰甚至尖酸刻薄的老婆,江帆从没试过走进她的内心世界,没想到她对幸福生活的要求竟然只有这么低。

如果我连这点都做不到,我还算是人吗?

“可是女儿,你不跟他离婚你就不可能成为分公司负责人,咱家你爸这么窝囊肯定无法继承遗产,你要是再这样下去,咱家就彻底完了,没准以后连饭都吃不上。”

“你看你说的,这不至于嘛。”

“你少说话。”

“爸妈,我有点累了,我就先上楼了,你们也别吵了,休息一会儿吧。”宁心悦打了个哈欠走到楼上来。

刚一进门就看到江帆坐在大床上盯着自己,把她吓了一跳:“你想干嘛,给我下来,谁让你上去的。”

“心悦,我想好了,我要为了你而改变1!”江帆站起来,表情很认真的说。

“呵呵!”宁心悦凄凉的一笑:“你说,你要为我改变,你要怎么改呢?”

“你想让我怎么改?”

“哦,这样啊,我,我年轻的时候做过一个梦,我将来的夫君,必须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富可敌国,状元之才……你就照着这个标准改吧。”

说完这句之后,宁心悦直接没好气的爬到床上,连衣服也没脱,蒙上被子睡着了。

“好,我尽全力。”

虽然已经晚上八点钟了,但江帆还是出去打了个电话:

“福伯,你们想让我回去也行,但我现在就想要新阳市新发电器城的控制权,你能做主吗?”

“大少爷,感谢老天您终于想通了。老太爷吩咐过我,只要是大少爷您提出来的要求,除了那件事情,全都可以答应。”

福伯口中所说的那件事情肯定就是让母亲进祠堂的事儿,这件事情江帆本来是绝对不会让步的。

但现在为了宁心悦,他决定再给江家一些时间。但无论如何到了最后他还是不会让步。

“那么明天我就要正式接手商城的工作了。”

“啊,这……”福伯犹豫了一下。

“怎么有什么问题?”

“是这样的大少爷,这些年您的行踪我们一直都不知道,估计您在商业上缺乏经验,所以老太爷的意思是让我给您当个助手。”

江帆心里一动,暗想,什么当助手,分明就是对我不放心,留个人在我身边监视我。

罢了,那就随你的便吧。反正都是为了老婆。

“好啊。”

相关文章:

《千亿狂妻慕少乖乖就宠》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不断的在她的身上驰骋着|唔,好甜呢,水都流出来了

《小说推荐》修罗宗师小说在线完本章节

剑三编辑器粉盒子,粉我吧视频编辑器下载

她哭喊着让他停下来|男主抱着女主随时随地做的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