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婚缠不休前夫别乱来》—全文在线阅读

2020-09-12 16:55 · 新商盟

第15章:我怀孕了

她是我脆弱时,唯一的港湾,也是因为想要成为她的依靠,我才这样努力的活着。

倘若没了妈妈,那我的人生连最后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赶到医院,我一口气跑到了五楼,冲到抢救室门口,抓住正好出来的一个护士,如同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我妈妈怎么样了?”

她叹息道:“情况不太好,医生一定会尽力……”

她话未说完,抢救室的门再一次打开,主治医生领头出来,我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们推出来的急救床,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给我妈妈盖这层白布,脸都挡住了,这样她呼吸多难受啊……”

“你们骗人……医生你告诉我,这是假的,是我妈妈在和我开玩笑,对不对?”

“妈妈,我来了,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你连一句话都没和我呢,你怎么会丢下我……”

我趴在床边,哭得声嘶力竭,无法接受这样的打击,一下又一下摇着我妈妈的胳膊,却只能感受她,她身体的温热一点点散去。

妈妈明明昨天还在打电话而我聊天,说等她身体好一点,想我陪她回老家看看外公。

怎么会突然就服用大量安眠药……

一定是我,是我太不细心了,是我没照顾到妈妈情绪的变化。

是我只顾着自己被冤枉的郁结,又一心想快点找到一份工作,没有多拿一点时间来陪妈妈。

疼痛和绝望并随而来,锥心蚀骨。

主治医生劝道:“宁希,你妈妈自从上次抢救后,情绪和身体状态就一直不太好,你要节哀。”

“谢谢您……”

我缓缓站起来,眼前蓦地一黑,陷入深不见底的黑暗。

再次醒来时,耳边只有轻微的点滴声音,透明的药水顺着输液管,进入血管。

我有一瞬间的恍惚,妈妈……是不是还在?我也许只是做了一场噩梦?

如果是一场梦,该有多好。

“你醒了?”

护士推开门走进来,抬头看了眼我的药水,轻声道:“经历再大的事,也要注意身体,就算不考虑自己,你也要考虑肚子里的孩子呀。”

肚子里的孩子?

我愣住,手指紧张地捏住被子,不确定的反问,“孩子?你是说我有孩子了?”

她惊讶的点头,“都快两个月了,你不知道吗?”

我的心里涌起难以言说的激动,似乎,笼罩着我的绝望被一点点撕裂,照进些微亮光。

但想到程锦时,心头不禁泛起苦涩,他大概不会希望我有他的孩子吧。

我抬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好像对待稀世珍宝,尽管,只有我一个人期待他的到来。

如果,妈妈还在,就有人和我一起盼望了。

打起精神后,我去了医生的办公室,我仍然不信,妈妈会就这样选择离开。

况且,她又是哪里来的那么多安眠药?

医生也没能给我答案,他确实在妈妈失眠的时候,开过安眠药,但很控制药量,而我妈妈,至少吞服了大半瓶。

大半瓶……她承受了多少痛苦,才能这样决绝的想要离开这个世界。

想到这,悲痛又铺天盖地的袭来。

妈妈的身后事,在小姨和雪珂的帮忙下处理得差不多了。

在所有人都离开墓地后,我再次跪在了墓碑前,一下又一下的触摸着墓碑上的照片,自言自语道,“妈妈,我怀孕了,你一定很为我高兴,对不对?其实我很感激这个孩子,你走了,要不是他的到来,我真的看不见任何希望了……”

有什么东西又模糊了视线,我竭力扬起一个笑容,“你放心,我会努力活下去,再也不会让你为我担心。”

话落,眼泪还是不争气的冒了出来,没完没了。

黄昏时分,我缓步下山,每走几步,都忍不住停下来回头看,走得越远,心里越空。

刚到墓园门口,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程锦时。

距离小宝出事,到今天,已经八九天了。

是考虑清楚了,要听我婆婆的话,和我离婚么?

又或者,是终于想起来,还有我这么一个人存在。

可我还没有想清楚,到底要不要告诉他,我怀孕了。

他知道了,也许根本不会同意我留下这个孩子。

我心情沉重的叹了口气,接通电话,没有出声,等着他先说话。

电话那头,约莫沉默了将近两分钟,他才沉声开口,“你在哪?”

我无力道:“墓园,有事么。”

他声音微紧,“你去墓园做什么?”

我抬头望着夕阳,压下满心的凄凉,淡声道:“给自己挑个墓地。”

妈妈去世了这么多天,他要是对我有一点点关心,早该知道了。

既然他不知道,我又何必告诉他,用妈妈的离开,换他的同情,我做不到。

“宁希,你发什么疯?”他像是被我这句话点燃了怒意,提高了几个音调,“来公司一趟,把离婚协议签了。”

程锦时,我怀孕了,我想让我们的孩子,出生在一个完整的家庭……

话到嘴边,我连说出来的勇气都没有。

有什么东西裹挟着水汽穿胸而过,传来无法忽视的痛楚。

我对他所有的感情,似乎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我张了张口,还没发出声音,一辆黑色大奔停在了我的身前。

车门打开,我蓦地怔住,一个紧张,不小心挂断了电话。

我紧紧捏着再次响起来的手机,一言不发的看着宁振峰走到我的面前,四年未见,他苍老了许多,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我原以为,就算和宋佳敏离婚了,他也应该过得春风得意才对。

他眼圈有些发红,“你妈妈,今天下葬了?”

我直接把手机关机,克制住情绪,声音颇淡,“嗯。”

他看了眼墓园,眼神有些空洞,末了,自嘲道:“我还是不去了,她应该也不想看见我。”

既然不去,又来做什么。

我什么都没说,提步就要往自己车旁走去。

“小希……”

他叫住我,语气带着一丝试探,“你看见昨天的新闻了吗?”

我顿了下,这几天我连手机都没怎么看,冷声道:“没有。”

他连着咳嗽了几声,脸上泛起不健康的红润,“家里的公司出事了,好几个批次的食品被查出致癌。”

我微怔,再也忍不住,声音轻讽,“家里?你不提,我都要忘了自己还有家了。”

当年,我在他们的婚礼上,被赶出宁家。

他纵容宋佳敏,一分钱的手术费都不愿意给我,把我逼得走投无路。

那个时候,他怎么就忘记了,我是他的女儿。

他略显浑浊的眼里闪烁着水光,恳求道:“小希,当年是爸爸一时糊涂。现在公司面临巨额赔偿和罚款,你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它倒闭,对不对?”

第16章:你要不要娶我

我心头微动,也总算明白了他的来意,亏我还以为,他是终于良心发现了。

我抬手拉开车门,语气波澜不惊,“你希望我做什么呢?我一个已经被赶出宁家四年的人,又能做什么?”

他大概也是真的无路可退了,上前两步握住我的手腕,脸色有几分赧然的开口,“你帮爸爸,帮宁家去求求程锦时,好么?”

我蓦地拧起眉心,连我和程锦时的关系,他都弄清楚了,难怪会来找我。

此时只觉得特别讽刺,宁家顺风顺水时,巴不得我不要扯上关系,现在需要我了,就找上门来了。

我一点点抽出手腕,无比痛心,“与其求我,不如去求求你的前妻?她才是程锦时心尖上的人。”

我抬腿就要上车,却传来“扑通”一声,是膝盖落在地面的声音。

我的身体在刹那间僵住,动弹不得,心脏被勒紧,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这些年,我恨他,特别是看着妈妈病情一次次加重,我脑子里冒出过无数大逆不道的念头。

对,恨意在巅峰时,我恨不得他和宋佳敏一起去死。

可是怎么,他现在跪在我的旁边,我连低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更别提快感。

“小希,爸爸真的知道错了!你妈妈才刚走,宁氏是你外公外婆出资创办的,你忍心看着它倒闭么?我只差五千万,公司就可以正常运转下去……爸爸求求你了……”

他声泪俱下,不知是不是我听错了,我竟真的听出了悔意。

而他说的话,也恰巧戳中了我的软肋。

我妈妈刚走,而宁氏,也有她的心血。

我掩下情绪,尽量平静地开口,“我试试看吧,如果可以,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他连是什么要求都没有问,就满口应下。

我驱车径直前往东宸集团,在地下车库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才走进VIP电梯,直达顶层。

我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就看见程锦时伟岸的背影,伫立在落地窗前。

听见声响,他转身,透着些焦躁,“为什么关机?”

我不敢告诉他,宁振峰来找我了,否则他肯定不会给我钱。

在他眼里,当年就是宁振峰强迫的宋佳敏,他不可能不恨。

我低头看着脚尖,“手机突然没电了。”

哪怕低着头,也能感受到他灼灼的目光。

见他没说话,我故作随意的走到沙发旁,坐下,“离婚协议呢?给我签吧。”

我记得,上一次,他给我看的那份协议,除了房产之类的,还有五千万存款。

他有一丝愕然的看着我,“你想清楚了?”

我仰起头,“如果我不签,你能同意么?”

不会,他已经做了决定,我又何苦挣扎。

四年毫无感情和信任的婚姻,我的心,也已经千疮百孔了。

只是要可怜我的孩子了,注定一出生,就没有爸爸。

他没作声,黑眸幽深,好似要直直看进我的心底最深处。

我有些疲惫,靠在沙发上,努力遮掩自己的真实目的,“开玩笑的,离个婚可以分到那么多财产,我求之不得。”

他眸中浮起寒意,“宁希,你别开口闭口都是钱。”

我唇角勾起一抹惨淡的弧度,“我当初和你结婚,不就是为了钱么?有什么不能提的。”

他狠狠的剜了我一眼,直接打内线要陈琳把离婚协议送进来。

很快,我没有任何犹豫的签了,我不敢,害怕晚一秒,自己就会后悔。

可是,把协议递给他的时候,我还是迟疑了,指尖下意识用力捏着协议,不愿松手。

他索性松开手,眸光晦暗不明,“既然是为了钱,就痛快点。”

我的心仿佛被撕裂,却半认真半玩笑的问,“如果,我肚子里揣着你的种,这份离婚协议,是不是可以作废?”

他凌厉地睨了眼我的肚子,忽地拽住我的手腕,将我扯进他的怀里,一字一顿的开腔,“你怀孕了?”

鼻息间全是他的气息,冷冽又独特好闻,我猛然清醒过来,“开个玩笑而已。”

他对我没有感情,好不容易签了离婚协议,怎么可能因为我怀孕,就生出变数。

我不应该拿孩子来赌,拿钱、滚蛋,才是正确的。

他骨节分明的手钳住我的下颚,深邃的眸子阴冷暗沉,“宁希,我没这么多玩笑和你开!”

又怒了,我发现结婚四年,我们只是居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而已。

我越来越不了解他。

我明知道不管我说什么,他都不会听,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宋佳敏没那么简单,你还是防着点吧。”

“不劳你费心。”

他甩开我的下颚,我鬼使神差的顺势抱住他,用尽了自己仅有的力气,只想要再抱他一次。

我闭上眼睛,努力记着下一刻的感觉。

心,仿佛被什么刺透,很疼。

我踮着脚尖,埋在他的颈窝,闷声道:“程锦时,再见。”

再也不会见了吧,我和他之间,本就是云泥之别。

说罢,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多看他一眼,我就会溃不成军。

五千万在当天晚上就打进了我的账户,我直接转给了宁振峰。

我坐在高铁上,看着窗外疾速倒退的景色,感觉这些年,不过是一场梦。

我回到了外公家,距离南城一千多公里的地方。

妈妈说过,她想回来看看外公,现在她不能回来了,就让我替她圆了这个心愿吧。

正好,我也不想在继续南城生活了,换个地方,重新开始。

外公虽然七十多了,但身子骨比一般老人家都要健朗,知道我会长住,更是开心得不行。

我老实告诉外公,我离婚了,但是还怀着孕。

但没告诉他妈妈去世的事情,白发人送黑发人,我怕他承受不住。

外公这些年看开了不少,反倒气势十足的骂起了程锦时,说错过了我,是他没福气。

日子过得很宁静,我的肚子,也一天天大了起来。

只有我和外公两个人,我却过了这些年来,最有年味的春节。

窗外烟花璀璨,电视机正放着春晚,外公把包好的饺子下锅,一边念道:“你妈妈啊,就最爱吃芹菜牛肉的饺子,你吃东西的口味也随着她。”

我眼眶陡然一湿,已经瞒了外公几个月了,下一次他要给妈妈打电话时,我都不知道还能编什么理由。

我翻着手机,吸了吸鼻子,“是啊,还是和您一块过年好,这样芹菜牛肉的饺子都是我的了。”

外公朗声笑着,说了什么,我没听清,可能是外面鞭炮声音太响了。

我只是怔怔的看着手机屏幕,拿着手机的指尖泛白。

过完年,我回了趟南城,参加大学舍友的婚礼。

婚礼结束的第二天清晨,我就决定返程。

周雪珂开车送我到机场,我要下车时,她抱了我一下,不舍的问道:“你真打算长期不回来了?”

窗外正在下淅淅沥沥的雨,我看着她红红的眼睛,笑了笑,“应该吧,你要为我高兴才对。”

她有些欲言又止,“我可能不应该告诉你,可是,还是觉得你该知道。”

我戴上围巾,“什么?”

她愤愤不平道:“程锦时今天要和宋佳敏结婚了。”

我低下头,心底苦涩,“嗯,我知道。”

过年那天,我就看见了新闻,虽然很快被撤了下去,我还是看见了。

一直到现在将近半个月,我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为了不让外公担心,我努力压下自己的情绪,可是夜深人静时,总是辗转难眠。

尽管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心口,还是会遏制不住的疼。

雪珂大抵是知道我不愿多提,一直送我到安检口,也没再说什么,只叮嘱我注意身体。

我坐在飞机上,只觉得怅然若失,过了今天,他就是别人的丈夫了。

不由觉得讽刺,我捧着一颗真心,换来四年隐婚。

宋佳敏机关算尽,却可以拥有一场盛大的婚礼。

我拿出手机,正要关机的那一瞬,进来一条短信,来自陌生号码。

是我婆婆在我妈妈病房的一张照片。

我看清后,整个人如遭雷劈,耳朵嗡嗡作响。

这个角度,看不见我婆婆的表情,但我妈妈脸上的绝望,显而易见。

婆婆手里还拿了瓶药,递给我妈。

药……我妈妈就是服用了大量安眠药去世的!

照片右下角的拍摄时间,是我妈妈去世的前三个钟。

她前脚刚走,我妈妈就自杀了!

为什么?

她到底和我妈妈说了什么,为什么要拿药给我妈……

难道就因为她认定是我害小宝受伤,又担心我不肯和程锦时离婚么?

我的怒气、恨意,几乎要穿透胸膛,在机舱门就要关上的时候,不管不顾的就下了飞机。

几分钟前,我想的是从此两不相干。

此时此刻,我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谁都别想好过!

婆婆想程锦时和我离婚,让宋佳敏嫁入程家,我偏不!

出了机场,我先去医院做了个B超,紧接着去了一家南城知名的高奢礼服店。

半小时后,我穿着一袭款式大方精致的礼服,套了件毛呢大衣从店里出来。

在马路边随手拦了辆出租车,“师傅,东方酒店。”

司机师傅看了我的穿着,笑着搭话,“东方酒店今天被人包下来办婚礼,你也是去参加婚礼的吧!”

没错,东方酒店今天被程锦时包了。

我死死捏着手心,扬起笑容,“是啊,我丈夫在酒店等我呢。”

程锦时,只能是我的丈夫。

他们想结婚?做梦吧!

我到东方酒店时,已经想好了该怎么混进去,却有个陌生人塞了一张请柬给我。

像是,特意在这里等着我。

我拿着请柬顺利进去,饶是早有心理,还是有些出神。

现场布置的低调奢华,璀璨灯光下,衣香鬓影。

司仪的旁边,站着穿着一身定制礼服的程锦时,远远望去,更是衿贵清冷,高不可攀。

宋佳敏的父亲,牵着她,一步一步朝程锦时走去。

我缓缓脱了大衣,露出六个多月的孕肚,冷眼数着她的步伐。

还差三步,还差三步她就走到程锦时身边了。

蓦地,一道深沉锐利的目光,穿过人群落在我的身上。

我勾起唇角,一边笑着迎上程锦时的目光,一边伸手不疾不徐的推倒了身侧的香槟塔。

哗啦——

数不清的高脚杯砸向地面,音乐声戛然而止。

全场的目光都朝我看过来,我却一瞬不瞬的看着程锦时,声音清透,掷地有声道:“程锦时,我怀孕了,你要不要娶我?”

相关文章:

和男友做到腿软,好湿好大硬得深一点

强奷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

尿道锁控制膀胱排尿~迪拜男人的性观念

在女生身上驰骋是什么:惩罚你不许把它拿出来

医诺千金:唐少用心良苦在线阅读全文免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