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情深:贺少的私宠》全文阅读完整版

2020-09-12 16:50 · 新商盟

第十三章 如果贺总没来

四周一片倒吸凉气得声音,裴嵩脸色一变,不明所以的看向贺寒川:“好好的,贺总这是什么意思?”

只见他不紧不慢的收回长腿,然后目光落在呆住的向晚脸上,笑了笑:“裴公子不是说没得玩吗?现在不就有的玩了?”

大冬天泳池里得水有多冷,只有掉进水里得人知道,但谁也不敢吱声,贺寒川是谁,那是跺跺脚都能让整个B市颠倒得男人。

在场得这些小富二代最多被称作少,可他是总,从称呼上就知道他不是那些靠家里得二世祖。

裴家虽然不是一般得小门小户,但裴嵩也不敢轻易招惹贺寒川,看了一眼被他护在怀里的向晚,他顿时明了了:“原来是贺总的人,是我们眼拙了。”

贺寒川也没有否认,低头看了看桌上酒,随意举起一杯,“你说的话大家都是图乐子罢了,该怎么玩怎么玩,扰了你的雅兴,这些都挂我的帐。”

“这怎么好让贺总破费。”

“你生日,自然得我请,你们先好好玩,我一会儿上来。”说完,他揽住向晚,不顾裴嵩什么反应,转身朝外走去,弄得身后一群人都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

直到两人走出天台,水里扑腾的人,才敢扯着嗓子喊:“快拉我上来。”

周围很快就又恢复了玩乐,而裴嵩却盯着地上向晚收拾了一半的酒瓶,脸色难看至极。

向晚被贺寒川攥着肩膀扯进电梯,待门一关上,她就像个垃圾一样被他甩到了一旁,腿部不灵便让她下意识的扶住了电梯壁。

贺寒川看着她,讽刺的笑了一声:“如果我没有来,你接下来要做什么?当众跳脱衣舞?嗯?”

“我……”其实贺寒川没来的时候,她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他来的及时,顿了顿,她低下头,道:“如果贺总没来,我会脱。”

贺寒川皱起眉,极冷的开口:“或许刚刚那男人说的一点都没错,向晚,你还真是浪,我不来,你是不是还打算勾搭一个富二代来救你离了这儿?嗯?”

“是”她攥着自己的手指,微微的抖:“可贺总想看的不就是这些吗?一个杀人未遂的罪犯,被家人抛弃,被同事排挤,被所有人践踏,叫我脱个衣服只是最基本的,未来我的日子都会是这样,我能指望谁一次次的救我?”

她说话的时候,眼睛微微有些红,但却没有哭,明明是熟悉的眉眼,却偏偏生出一股颓靡的美感。

贺寒川看着她,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不疼,但却不舒服:“你说什么?”

她有些豁出去了,“你们都说我毁了江清然,但其实……是她毁了我,你喜欢她,所以你想尽办法从我身上替她讨回她的债,可我呢?我的债呢?我这辈子因为她毁的彻底,如果不是害怕贺总不高兴对我家里人出手,我一点都不想看每天的太阳升起,因为……你们所谓的世界是我的地狱。”

这是她的心里话。

贺寒川突然想到她出狱那天那副眼神空洞的样子,莫名像是想到了什么,“那天没有遇到我的话,你要做什么?”

她没说话。

电梯里的灯有些暗淡,照在她身上,让人有种她随时都可能消失的错觉,挑了挑眉,贺寒川一把扣住她纤细的手腕,怒声道:“说!”

向晚被抓的生疼,挣了两下,没有挣开,干脆放弃了:“如果没有遇到你,我会自杀!你满意了吧!”

被逼着说出心里一直以来的秘密,向晚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力气,无力的靠着身后冰凉的铁壁,原本强忍着不掉眼泪的眼睛,却泪如雨下。

第十四章 我向晚的命就不是命吗!

“贺寒川,我根本没有故意伤害江清然,为什么你不信?两年来,我每一天都生不如死,两年后你又一次毁了我的希望,江清然的命是命,我向晚的命就不是命吗!”

这是她出狱后第一次哭,没有嚎啕大哭,只是不停的流眼泪,贺寒川拧眉瞧着她,两年前的向晚哭着向他解释,他内心毫无波澜,可两年后,他看着她哭,却烦躁的不行。

这样的情绪波动,让他抿紧了唇,他看着她哭的通红的眼睛,皱眉道“向晚,别成天到晚想着一了百了,就你这样的就算死了也还是会进地狱,注定上不了天堂。”

“可如果地狱里没有你和江清然,对我来说就是天堂了。而现在的人间,因为你,才是地狱!”

这时,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

“好,很好。”贺寒川怒极反笑,攥着她的胳膊,拖着她出了电梯,站在电梯门口的清洁部主管见到贺寒川先是一喜,但目光触及到他伸手拖拽的人,脸色顿时就白了,连忙迎了上去:“贺总,这是怎么了?是她惹您不高兴了吗?”

“滚!”

清洁部主管被那眼神一震,顿时吓得不敢上前。

向晚腿疼的厉害,胃也难受,他腿长步子大,她几乎是被他拖着走的,直到她被他拖进了一间房间里。

然后,她被他甩到了地上。

但下一秒,她就被他扼住了脖子,像是两年前一样。贺寒川那张艳绝四方的脸就在离她一寸的地方。

“向晚。”他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向晚的身子不自主的抖了一下:“我是你的地狱?嗯?”

向晚因为呼吸不畅脸色憋得通红,脸上还有未干的泪水,看起来可怜至极,她不挣扎,甚至希望贺寒川能够就这样掐死她。

可偏偏贺寒川不如她的意,既没有放开手,也不使尽全力,手下的肌肤温热,他甚至还能感受到那跳动的脉搏。

看着她绝望无神的眼睛,他突然低头,向晚瞳孔微张,只觉得唇间一痛,紧接着浓浓的血腥气在两个人的唇上蔓延开。

那样的唇明明是干涩的,但却如同罂粟,却让贺寒川沉迷其中,他哑声道:“向晚,既然我是你的地狱,那你就记住,你永远都逃不掉。”

两年前她把自己包装漂亮的送到他的面前,他连正眼都不会瞧,但现在她穿着最脏的清洁服,粗陋不堪的在他面前,他却吻着她。

她想推开他,却没有丝毫的力气。

她打了一个哆嗦,咬牙道:“贺寒川,别这么对我,求求你……”

身下的人一动不动,贺寒川的手卡在她的脖子上,他低头看着她,明明是那样生动的长相,此刻却如死灰。

他骤然清醒,松开了她,目光落在她的肩头,瓷白细腻得肌肤上有两道碍眼得旧伤疤,他眼底泛起一丝寒意,顺手将一旁的外套丢在她身上,冷声道:“滚出去!”

向晚拿着那外套,咬紧了唇,缓缓的坐起身子。

而此时,

身后的门却传来一阵敲门声,紧接着,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寒川哥?你在房间吗?”

即便是化成灰向晚也能认得这个声音,抬头看了看贺寒川,就见他脸色如常,抬腿要去开门,她一愣,伸手拽住了他得裤脚:“我不想看到她……”

贺寒川皱了皱眉,见她脸色苍白,以为她是胆怯,刚想说什么,却见门径直被打开了。

相关文章:

总裁拉开拉链掏出巨大:男主禁欲闷骚的古言

b干肿了高兴,和男票在学校厕所做

人死亡之后意识的去向

男主进入女主详细的描写片段/会议室开会桌下憋着h

五十多岁的浪女人口述,啊好深好痛肉污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