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详细的肉肉床文 两根硕大挺进我的身体

2020-09-12 16:52 · 新商盟

第三章 规矩

大哥进去了半个小时没出来,这时候,说他必死无疑的人越来越多,就连那个大人物都走了过来道:“那人是是大哥吧,小兄弟你别担心,十万我不会要回来,就当买了条命。”

说完,他就要带人走。

“等等!”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对他说道。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道:“嗯?”

“我哥肯定能出来,你再等等,就算出不来了,这十万我也不要你们的,家里是穷,但是却也不稀罕这点钱。”我把钱放在了地上说道。

大人物看了我一眼,没在说话,他犹豫了一下,道:“行,看在你们兄弟感情的份上,我给你这个面子。”

一个小时候,一艘木筏从那十二道鬼窟轻轻的划了出来,木筏上站着一个一身肌肉线条流畅的男人,在他的旁边,还有一具骸骨。

“出来了,我大哥出来了,看到了没?!”我眼泪都出来了,我从来就没有这么幼稚过,似乎是对那些不相信我大哥的人炫耀一般。

那人大人物脸上也变的庄重,他看着我大哥,直到我大哥把木筏撑到边上,马上有人去收拾那遗骨。

大哥上了案,对大人物道:“你可以回去做鉴定。”

大人物勾住我大哥的肩膀道:“不用了,看到那个戒指我就直到那就是我的孩子,兄弟,谢了你了,你这个朋友,我唐人杰交了!小王,包给我拿来!”

那个小王现在都不敢看我大哥,他把包递了过去,大人物从包里掏出一沓钱,之后又把钱放回包里,把包都塞给了我大哥道:“兄弟,这钱你拿着!”

我虽然不是视财如命的人,但是看到那一包的钱也有点激动,毕竟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在场的人也是,我甚至听到很多人吞口水的声音。

谁知道我大哥把包推了回去,道:“我捞尸,一次十万,多了分文不取。”

大人物愣了一下,道:“兄弟,这钱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我想跟兄弟你交个朋友。”

大哥依旧把包推了过去,扛起木筏道:“我不喜欢交朋友,尸骨我已经拿回来了,你可以回去了。”

说完,大哥对我跟我妈说道:“走,回家吧。”

大哥虽然没接那个钱让我感觉很是遗憾,但是却也感觉解气,这时候的大哥在我眼里真是帅呆了,我跟在他的后面,我妈还是一脸泪痕的跟着大哥一起回家,回家之后,大哥就把外人都关在了门外。

有看热闹的人,也有那个叫唐人杰的大人物还有他的马仔。

进了屋子之后,大哥去冲了个澡,回来之后,他把那十万块钱包好递给了我道:“回去把房子修了,不够找我。”

“这我怎么能要。”我道。

“这不能要仲谋,是妈跟你弟弟欠你的。”我妈流着泪说道。

“我让你拿,你就拿着。”他看着我,说话依旧是那么的不容置疑。

“我真不要。”说完,我把钱丢在了桌子上。

他看了我一眼,道:“不要是吧?”

我点头道:“不要。”

他拿起钱,直接就打着了打火机要点了钱。我赶紧拦住他道:“你疯了?!”

“你不要,我就烧了。”大哥说完,放下钱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最终我还是带上了钱,虽然我跟大哥认识没几天,但是我有直觉就是他这个一个人断然是说话算话的,他说我不拿会烧了,那就肯定会。

我跟我妈出门的时候,外面人再看我们俩,就没有那种戏谑的眼神,甚至很多人都一脸的崇拜,那个叫唐人杰的大人物还没走,看到我出来之后迎了过来道:“这位兄弟,你哥呢?”

“他休息了。”我道。

唐人杰递给我一张名片,道:“我唐人杰最喜欢交朋友,尤其是有本事的朋友,这是我的名片,咱们有机会联系。”

说完,他不容我拒绝,就把名片塞进了我的手中,之后带着那一群人扬长而去。

我知道,他要结交的是我大哥,像他这样的大老板,如果不是大哥的本事镇住了他,凭我他估计都不会多看一眼。

不管怎么说,我大哥经此一次,算是一战成名。

竖旗捞尸不再是笑话。

而是一个可以从十二道鬼窟之中捞尸的异人。

他的技艺,被传的神乎其神。能进出十二道鬼窟自如就算了,更神的是他仅凭一滴血就能在鬼窟之中的万千尸骨中找到那人的孩子,这更被认为是“神技!”

我们从三里屯回到家里,刚到家村长陈青山就赶到了我家,一看到我就对我竖起了大拇指,道:“牛逼,你哥真牛逼!”

我嘿嘿一笑,没说什么,但是却也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大哥的奇异的确是让我感觉非常的有面子。

陈青山把我拉到沙发上说道:“我也是刚听说你大哥这么厉害,这不有人就找到了我,想请你大哥也帮忙捞个尸。这人你知道,就是我一朋友,马家堡的马老三,他闺女小时候不是落进洛水河了,尸首一直没捞着,大家当时就说是冲进那鬼窟里了。本来都不抱希望了,这不你大哥来了?”

“这事你得找我大哥商量啊。”我道。

“我跟他不是不熟吗?咱们农村家里不跟那唐人杰比,他是大老板,十万块钱不是谁都掏的起的。”陈青山道。

我一听就明白了,敢情这是来讲价的,我虽然有心拒绝,但是陈青山自从我参加工作以来对我颇为照顾,我也不好说什么,就道:“一起去找我大哥说说,你也知道我跟我大哥才认没几天,不过我想既然我开口了,肯定会看面子的吧?”

我在家没闲一会,就跟着陈青山,带着马老三夫妻俩,这俩夫妻还带着礼物一起登我大哥的门。

到了大哥家里,我大哥就那么冷冰冰的坐着,听马老三说他小女儿的事情,说完,马老三问道:“这么多年了,尸首还能找的到吗?”

我大哥点了点头道:“能。”

马老三掩饰不住的欣喜,随即道:“兄弟,咱们都是乡亲,你也知道,农村人想拿十万块钱出来,有点难。”

我大哥摆了摆手道:“十万,一分不能少,钱到,我下河捞尸。”

马老三有点尴尬,搓着手道:“咱们这关系,不能少嘛?”

我大哥站了起来道:“不能。”

眼见着我大哥就要走,马老三赶紧拉住我大哥,又一脸哀求的看着陈青山,陈青山则下桌子底下踢我,我就站了起来硬着头皮道:“大哥,三哥是个多年的朋友,咱们农村人的确是没钱,但是想要找到孩子尸骨让入土为安,能不能通融一下?”

我大哥瞪了我一眼,这一眼让我打了一个哆嗦,这个眼神真的太过冰冷。他道:“不能。”

说完,他挣脱了马老三,去了院子里静坐。

——这一下,我也挺尴尬的,反倒的马老三叹气道:“叶子兄弟,你也别自责,进十二道鬼窟捞尸,这本事值十万,我这就回去凑,就是借也要借到。”

马老三的老婆拉住马老三道:“你疯了?十万?孩子不娶媳妇儿了?!”

“闺女也是自己的孩子,当年没看好她让她进了水,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的吗?我闭上眼就能看到咱们闺女在水里对我哭着说她冷!就是倾家荡产我也要把她接回来!”马老三说完,红着眼睛站起来道:“我这就回去凑钱,等着我。”

马老三走后,陈青山叹了口气道:“你这大哥,脾气很怪啊。”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站了起来,出去跟大哥站在一起,他在默默的抽烟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走到他身边之后,他递给我一支烟,这是我们本地的百姓烟,六块钱一包,之后他对我轻声说道:“捞尸的事情,你不要再管。”

我点了点头道:“恩,我知道,规矩不能乱。”

——其实我也想清楚了,我不能为大哥开这一道口子,不然以后大家都找我讲价钱那怎么办?给这个面子了不给那个面子?

马老三说的那句话很有道理:这本事,值十万。

马老三在傍晚的时候凑齐了十万块钱拿了过来,甚至还有很多零钱,他老婆跟在他身后一直哭,不知道是心疼钱还是怎么,马老三颤抖的把钱递了过来,说实话,马老三家的情况我知道,过的也不怎么好,看着他夫妻俩身上那破旧的衣服,我都不好意思接这个钱。

这一刻,我甚至感觉大哥真的有点不近人情了。

最终,我还是接了钱。

收了钱之后,大哥用同样的办法取了马老三一滴血,之后扛着木筏进了河,此时天色已晚,我劝大哥道:“都晚上了,挺危险的,要不明天吧?”

“没事。”他道。

我们再一次出门进洛水河,围观的人依旧一大堆。

大哥这一次用了半个小时就从那十二道鬼窟之中出来,木筏上,放着一具很小的尸骨,马老三在看到尸骨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痛哭,跪在地上不停的给大哥磕着头。

有些钱,花的心疼,但是值。

一天之内,从十二道鬼窟之中捞出两个尸体,一个三年多,一个十几年,大哥再一次震惊了人们,同样传来的,也有大哥的狠,这个狠是要价狠,十万块,并且绝对不讲人情,他亲兄弟的面子都不卖。

我听了之后也就是笑笑,说难听点,我的面子才几斤几两?

第二天一上午,就有一个外乡人得到消息直接带着钱过来找到大哥,他也是捞自己的亲人,十万块钱一交,大哥依旧是划着木筏,很快就把尸骨找到。

两天时间,净赚了三十万,没有任何的成本,用时最长的时间是一个小时多一点,就是唐人杰儿子那一次,这让村民们羡慕的都直流口水。

但是在捞出这个外乡人亲人的尸首之后,大哥回来后,把那个可捞十二道鬼窟之尸的旗子收了起来。

大家都以为他这是名声传出去了就不需要立这个旗子了,谁知道不是。

下午的时候,依旧有人来,大哥可以打捞陈年捞尸,这几十年来流进十二道鬼窟的尸体不少,所以来找的人也多,下午的时候就再一次有人来。

“我一年只进三次鬼窟,今年的已经进完了,不会再捞里面的尸骨了。”大哥说道。

“就不能通融通融,加钱也行!”下午来的这个人带着个眼镜,穿着一身名牌,开的奔驰车,看起来就不缺钱。

“不行,这是规矩。”大哥说话依旧是不容置疑。

接下来,大哥真的不进鬼窟了,在那个奔驰眼镜男走后,还有几波人来找,大哥都是同样的说法,一概拒绝,后来他干脆再一次立了一个旗子道:“一年进三次鬼窟,一次十万。今年已三次,若有捞尸者,明年再来。”

第四章 规矩2

  大哥立起了规矩的旗帜之后,他那边清静了不少,反倒我这边就事情多了起来,因为有很多人都抱着侥幸心理来求我这个弟弟,希望看在我的情面上大哥能网开一面,我直接都拒绝了。后来我恨不得直接拉个旗子也说明一下,大哥不会看我的面子,捞尸之事我不管。

  就这样大概过了一个星期,我忽然接到一个电话,这几天不停的有人打电话来讲情面,我本身想挂断,但是一看号码,后面四个数字都是8,这样一个号码断然是价值不菲,我也不算是势利眼,而是看到这个号码之后就想着万一是领导呢?就接了起来。

  “小兄弟,是我,唐人杰,还记得吗?”那边是一个中年男声。

  “唐老板怎么会不记得?”我说道,我本来还想问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号码,但是转念一想,以他的能力知道我的号码应该不算是什么难事儿。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世伯,是一个顶天的大人物,你这能明白吧?以前他曾经在洛水附近打过游击,不少战士死了之后沉尸洛水河,最后被卷入了鬼窟之中,最近我跟他聊起这个事儿了,他对孙仲谋兄弟很感兴趣,也想把当年战友的尸体给捞出来,我知道兄弟你有能力,上学的时候成绩就好,分配在村里可惜了点,我本身想找你大哥,可是他有那奇怪的规矩,所以就托你帮个忙,这件事要是办成了,那好处可不是用钱可以衡量的,兄弟是明白人,我的话你明白吧?咱们就当交个朋友。”唐人杰道。

  说实话,我真的是有点心动,唐人杰口中的顶天大人物,那决定一下我这个小人物的命脉可以说是一个电话的事情,这可关乎我一辈子的前程,但是我一想那天我带马老三过去谈价钱的时候大哥那个冰冷的眼神就有点不寒而栗,道:“唐老板,说实话我很想帮忙,但是我大哥那人你也知道的,这事就恕小弟爱莫能助了。”

  “这我倒是听说了,仲谋兄弟的脾气真是怪,这样,你牵个线,见个面,不管成不成这个人情我领了,你看怎么样?”唐人杰道。

  我犹豫了一下,道:“成,唐老板你等我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我就直奔我大哥家里,见到他之后就算我心里有点害怕他,还是说了情况,最后我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道:“我知道你有你的规矩,但是这事事关你兄弟的前程,就跟他们见个面,拒绝也没事,可以吗哥?”

  大哥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道:“见可以,规矩不能破。”

  唐人杰很快就安排了饭局,可能是为了表示对大哥的尊重,饭局安排在三里屯的农家乐当中,这天农家乐里里外外到处都站着穿着黑西装站的笔挺的人,看热闹的村民们都被驱赶,一进这里面我就有点紧张,因为这给我一种鸿门宴的感觉。进了包房之中,我就看到了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坐在主位,唐人杰坐在一边。

  看到我们过来,唐人杰站起来满脸堆笑的道:“叶子,仲谋,来这边坐,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刘老,北京来的。”

  刘老站了起来,伸出了手要握手,大哥站着却纹丝不动,我赶紧伸出手去握住刘老的手道:“大哥不喜欢跟人接触,刘老见谅。”

  刘老看了一眼大哥,没说话坐了下来。

  我们入座之后,唐人杰开了一瓶红酒,笑道:“仲谋,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饭,今天可要多喝两杯。”

  大哥拿起酒杯,直接扣在了桌子上,接着道:“要做什么事叶子已经跟我说了,如果还是那件事,就算了,规矩就是规矩,不能乱。”

  气氛瞬间就尴尬了起来。

  一丝愠怒从唐人杰的脸上一闪而过,但是他很快换了一幅笑脸道:“干嘛那么严肃呢?我说了,咱们就是交个朋友,来吃饭。”

  大哥站了起来,对刘老说道:“老先生,我敬你是战争年代的英雄,也知道您想要让战友尸骨还乡的心,你可以过了今年大年初一第一个来,而且我只能帮你捞出三个人来。这瓶酒,我就当给你陪个不是。”

  说完,大哥端起酒瓶一饮而尽,之后对刘老和唐人杰抱拳道:“告辞了。”

  说完,大哥拉着我就要走。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当我唐某人泥捏的?!”这时候,唐人杰拍了一下桌子叫道。

  屋外,瞬间冲进来了十几个人,一个个手中提着铁棍,我一看这情况,肠子都要悔青了,我就不应该拉着大哥来赴约!

  “唐老板,有话好说,大哥就这个脾气,之前他帮过你不是?”我赶紧说道。

  谁知道,我话刚落音,身后就噼里啪啦的打了起来,等我回头的时候,大哥正在抓这一个人的头砸向包间的门。

  房间的里空间本身就小,战斗开始的很快,结束的更快,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个人,他们想要爬起来,却只是挣扎站不起身。

  大哥回头看了一眼唐人杰,道:“现在可以走了吗?”

  唐人杰看了看地上的人,脸色有点略微发白,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大哥拉着我就准备出了包间,在门口,大哥忽然站住了身形,我看过去,一眼看到有三个人手里拿着枪,枪口正对着大哥的脑袋。

  我还是现实中第一次见枪,枪口虽然对准的是大哥,却离我如此之近,说不害怕是假的,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从始至终没有说话的刘老正看着我们俩在笑。

  大哥没有跟枪硬扛,而是一步步后退,门口那三个人三把枪,把出了包间的我们再一次的逼了回来。

  “我一直都欣赏有脾气有性格的年轻人,更别说你的身手不错。”这时候,刘老慢悠悠的说话了。

  大哥回头看着刘老,一言不发。

  “我大老远的跑过来,一瓶酒就打发了我不太可能,给一个你坚持你规矩的理由,说服我你们可以走。”刘老说道,刘老说话慢吞吞的,但是却有一种稳如泰山的霸气。

  大哥看着刘老,刘老也看着大哥,他们两个都是眼睛都不眨一下,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之间的战争已经足够犀利。

  “有人赐我一口饭吃,给我定的规矩,我若是坏了规矩,死的人是我。”大哥轻声的说道。

  唐人杰站了起来,问道:“谁?!”

  刘老却在听完大哥这句话之后脸色一变,随即一摆手道:“明白了,你们走吧,大年初一我会过来。”

  大哥拉着我,一起走出了这个农家乐,一直到我确定后面没有人跟来,才敢去擦额头上的冷汗,到现在我的双腿都有点发软,刚才在这个里面发生的一切,我都感觉跟做梦一般。

  回到了大哥家,大哥给我倒了一杯水,喝了水我才心中稍微安定,我对大哥说道:“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他摇了摇头道:“没事。”

  我有点尴尬,每次跟大哥单独的相处,都让我如坐针毡,不得不承认,跟这个人相处会有很大的压力。

  坐了一会儿,我起身就要告辞,大哥把我送到门口,临别时候对我说道:“少跟那个唐人杰接触,他这个人有问题,还有那个刘老,他不只是想要捞出战友尸体那么简单。”

  “啥意思?”我问道。

  “直觉。”大哥说道,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不愿意再说太多,直接就关上了大门。

  ——唐人杰没有再来骚扰,那个刘老应该也走了,而之后,大哥再一次的立了一个规矩,这是他一年只进三次鬼窟,一次收十万规矩之后的补充款,这个规矩非常的奇怪,让很多人看不懂。

  那就是他只捞活人,不捞死人。

  这一句话,他依旧是挂了一个旗子出来。

  很多人在看到这句话之后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只捞活人不捞死人?捞尸人不捞死人?那还叫什么捞尸人?只捞活人的话,那应该只能算是救人吧?

  很快发生的一件事,就让人们明白了大哥这句话的意思。

  离三里屯大概十里的地方,出了事儿,四个中学生结伴在河里划船,结果遇到的大风,船翻在了水里,尸体一猛的都找不到,因为大哥最近名气正旺,所以这四个学生的家长就求到了我大哥这里。

  大哥让这四个家长分别写下了这四个孩子的生辰八字,生辰八字是写在一张红纸上,再写完之后,大哥拿着这四张红纸上了他的二楼。

  不一会儿,大哥走了下来,对其中一个学生家长道:“你的孩子我捞,因为他还活着。”

  这个家长一听这话,马上就对我大哥跪了下来感激涕零,但是另外三个不干了,问我大哥这是什么意思?我大哥指了指外面的旗子道:“我写的很清楚,我不捞死人。你找其他人,也可以捞出他们的尸体。”

  大哥说完,就出了门,果不其然,他救出了一个溺水的孩子,被停留在岸边的救护车给抢救了过来,而另外的三个孩子,在被其他的捞尸人给打捞出来的时候,早已气绝身亡。

  那个孩子被大哥救出来的家里一家老小带着锦旗和钱敲锣打鼓的来谢我大哥,给我大哥送来了一万块钱,但是我大哥只收五百,不肯多收,不进十二道鬼窟捞活人,一次只收五百,多了不收,少了不行。

  大哥的名声再一次的鹊起,附近的人都几乎要把他给传成神。

  他滴血找尸骨,八字定生死的技巧,更是让人们津津乐道他是一个深藏不漏的阴阳大师。

  就连同行们都对大哥非常的敬重,大哥的不捞死人,无疑是给他们留了一条活路,不然有大哥在,他们吃这碗饭会很难。

  有人传我大哥的神技,也有人说我大哥矫情,一个损阴德的捞尸人,还真把自己当回事,立这么多的规矩,对此我嗤之以鼻。

  见识过大哥单挑十几个人之后我明白一个道理。

  不是只有大侠们才有奇怪的规矩。

  而是只有大侠们,才有守住他们规矩的实力。

  大哥,无疑就是一个大侠。

相关文章:

求求你放开我撕裂哭/女双性恋的迹象

早上起来分身还在她体内|小东西你里面都是水

夹子夹花核惩罚塞东西_巨物紫红狰狞含吞吐

很肉到处做1v1青梅竹马:宝贝你那里还可以放h

做到你怀为止孕的漫画/宝宝你里面好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