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书包高辣一对一 不许穿内裤方便我做

2020-09-12 16:58 · 新商盟

第1章 她若死了,你来陪葬!

安谧死了。

唐诗怔怔地坐在床边,看着薄夜丢给她的那张离婚协议书,只觉得全身冷得发抖。

一小时前,他掐着她的脖子问她,“安谧是不是你推下楼去的?”

一小时后,他叫了律师过来起草离婚协议,将合同劈头盖脸砸在她身上,“唐诗,你这辈子都欠她两条命!”

没错,是两条。

一条是安谧,还有一条,是安谧肚子里怀的薄夜的孩子。

而她唐诗是谁,是薄夜的正牌妻子,却也只是个笑话。

她红着眼睛看向薄夜,因为急切,整个人都在打哆嗦,“不是我推她下去的,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肯相信我!

对,他不信她,要不然不会在第一时间掐着她的脖子逼问她,更不会短短一个小时就起草好了离婚协议书。

无情的眼神交织在她身上,良久,薄唇边勾起一抹危险的笑,“如此费心地演绎,很希望我相信你的谎话?相信之后呢?”

没用,已经晚了!

唐诗的心重重地一颤,薄夜认定是她干的,那就是她干的!安谧已经死了,不管她怎么解释,都比不过一个死掉的人。

唐诗忽然一笑,抓着笔就开始在合同上签字。

不就是离婚吗,好!

“薄夜,我唐诗爱了你十年,就当这十年是个笑话。从此以后桥归桥路归路!”

唐诗忍住泪,将笔扔在桌子上,转身打算离开。

薄夜看着她的动作,冷意更甚,“你不会以为,单单签个离婚协议就完了吧?”

唐诗的脚步顿住,“你还想做什么!”

“血债当然要血偿,我要你们唐家所有人给安谧陪葬!”男人冷酷无情地宣告着一个事实,“明天起,唐家将会迎来炼狱!”

唐诗的脸刷的一白,震惊地看着眼前这个面容妖孽的男人,这是薄夜啊,明明五官深刻凛冽,眉眼还都是她深爱的样子,可是他为什么能说出这种话?

五年暗恋,五年婚姻,她在他的人生里也曾经留下那么长的足迹,可现如今为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他要将她打入深渊。

“如果你认定了安谧是我害死的,就尽管冲我来,我这条命你拿去!”

她颤抖着双手抓着薄夜的胳膊,死死的,“为什么要对唐家出手!我爸妈待你如同亲生一般,我们唐家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安谧的死,就你们唐家做的最对不起我的事!”

薄夜狠狠捏住唐诗的下巴,笑得如同地狱里走出的修罗,“用手段强迫我娶你还不够,现在连她的命都要取了,唐诗,我没你狠!”

如同一桶冰水当头泼下,唐诗浑身发颤,“在你眼里我是这样的吗?”

“在我眼里?”

薄夜像是听见了笑话一般,带着恨意的眼神掠过唐诗的脸,“唐诗,你也配入我的眼?”

修长的手指甩开唐诗的下巴,很是嫌恶地擦着手。“她死了,你一定要付出代价。”

伴随着低沉的嗓音,外面开始下起了大雨,劈里啪啦的雨点摔在窗上,清脆作响,唐诗的心也被淋得水湿,她用痛到极点的语气喃喃着,“薄夜,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错怪了我……”

薄夜的心口突然间就紧了一下,可是很快,深邃的双眸又沾染了鲜明的恨意,“错怪你?像你这样的人,会有无辜的一面吗?唐诗,你永远对不起我!”

恰逢天边炸开一道惊雷,刺目的光照亮了男人眼中嗜血的恨。

唐诗惊地倒退了两步,眼泪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

男人拿了合同摔门而出,房门被关上的时候,砰的一声,紧闭的门,隔开了两个世界。

一瞬间,她的世界分崩离析。

第2章 跪下赎罪,情深是罪!

后面几天一直都在下雨,安谧下葬的这天也在下,仿佛全世界都在为安谧的死而悲伤。

葬礼上,来了很多人。

当着众人的面,薄夜宽大的手掌死死地按着唐诗,让她跪在安谧的坟墓面前,像是铁下心让她跪着跟安谧道歉。

唐诗挣扎着,却被男人狠狠甩了一巴掌,“少来装什么无辜,你最没资格装无辜!”

唐诗忍着疼,忽然间就笑了。

细雨中,女人笑得空洞又绝望,可笑声刺激了薄夜,他不管不顾地上前,一脚踹在她嘴角。

唐诗整个人翻滚出去,匍匐在地上,呕出一口血来。

黑色的皮鞋出现在她的视野里,她抬头,望着他冷峻的五官,忽然间心里就没了那种感觉。

多狠啊,这样的男人,到底是自己错了……

错就是错在爱上他!

唐诗咬牙,“我不跪!”

“你犯下的罪,跪都是轻的!”男人暴怒着拎起她,又狠狠将她摔回地上,可是唐诗没喊一声疼。

她笑了,“你在外面一堆情人小三我当做看不见,你天天新闻报纸传绯闻我也当不知道,我这个妻子做得跟条狗一样,你还要我怎样?你说我杀了安谧?我对她起杀心?她安谧算什么人?比家世比学历比长相,她抵得上我唐诗一根手指头?”

“你总算露出真面目了……”

薄夜拿鞋尖挑起她的脸,薄唇边翘起一抹危险,“我今天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话音刚落,人群后面就出现了一排警察,在唐诗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冲上前,将她按住,干脆利落地套上了手铐。

看着手上的镣铐,唐诗开始奋力地挣扎,“你们放开我,你们凭什么抓我?!”

“唐家大小姐竟然是个杀人凶手!”

“还高学历!呸!”

“丧尽天良!真是人心险恶!”

“薄少有这么个老婆真是倒霉!”

记者和镜头齐齐对着她,将她的惊慌失措悉数捕捉在内,画面里,唐诗惨白着脸,像个女鬼。

“谁让你们抓我的?你们有什么证据?”

“呵?你觉得,没有十足的证据,在这个法制国家,他们会随便冤枉你吗?”

男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唐诗转过身来的时候,他手里捧着一个骨灰盒,穿着一身高级定做的西装,如同帝王一般睥睨着她。

“薄夜,你派人抓我?”唐诗的嗓子哑了声。

薄夜捧着骨灰盒继续往前走着,看都没看她一眼,“我只不过还给安谧一个真相。”

“真相?真相?”

唐诗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一般,忽然间开始大笑起来,疯癫的样子像个疯子。

周围的宾客很是顾忌地躲开,然而记者却仿佛看到了什么大新闻,抓紧着将直播的镜头朝着她挤去。

各大媒体的摄像机将画面即时播出去,十三亿人,十三亿人看到了她恶鬼般的模样。

手上的手铐被她挣得铮铮作响,唐诗冲着薄夜大吼:“薄夜!你到底有没有心!五年夫妻情谊,哪怕是条狗也不会让人这么侮辱!”

“侮辱?”

薄夜一手搂着骨灰盒,另一只手狠狠扣住唐诗的下巴,“你害死了安谧,你跟我说侮辱?”

“我说了,我没有害死她!”

唐诗疲倦地解释完,突然惨笑一声,他到底是不相信啊,还是怎么解释都没用。

啪的一声耳光,穿透了人群中的议论声。

“你再说一句你没有!

熟悉的刺痛感袭来,眼部神经刺激了泪腺,大颗的眼珠不断地从唐诗脸上滚落下来。

唐诗眨着眼,努力看着浑身嗜血的男人,看着他眸子里的人,是怎么的狼狈,怎样的可笑。

忽然间,她双手猛地打在薄夜手里的骨灰盒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它打落在地上!

“薄夜,我告诉你,这辈子,我都不屑去做那种事情!你不信我便不信我,但我绝对不会容忍一个死人骑到我头上来!你早晚会有报应!”

“小谧!”

薄夜发疯一般怒吼一声,将唐诗死死掐住,“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杀了我啊!”唐诗惨笑一声,“你这么信她,甚至不顾我的清白,你还有什么做不出来?你不就是仗着我爱你吗!你不是要诛我的心吗!来啊,反正我心上都千疮百孔了,也不介意你再补一刀下去!”

警察上前将唐诗用力拖下,拖着她拽向警车。大家看着一场闹剧,看着那个面容俊美的男人脸上狰狞恐怖的表情,只觉得人心惶惶。

薄夜死死盯着唐诗的背影,“唐诗,你这辈子拿来赎罪都不够!”

唐诗大笑两声,眼泪生生逼了出来,“薄夜,你会后悔的!没准安谧肚子里的孩子都不是你的种呢!倘若你有天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对不起我——”

倘若你有天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对不起我……

不知道为什么,天空的雨变大了,冰冷的雨滴落在每个人心头,如同老天动容震怒!

滔天大雨淹没了她的身躯,唐诗被按入车内,发疯般的笑声却止不住地传出来,扎在下葬现场每个人的耳朵里!

“薄夜,我若不死,我只愿再也不要见到你,我若死,这便是我无上的幸运!”

百无一用是情深,不屑一顾是相思!

她明白了,她终于明白了!薄夜根本没给她留活路,逼她离婚,把她关进监狱,一辈子,她都为她的愚蠢付出了代价!

唐诗笑得咳血,忽然间就没了闹下去的力气,她摇下车窗,无数镁光灯照过来拍她这副疯癫的样子,可是她却不管不顾,视线死死锁住薄夜。

“我错了。”

她说,“薄夜,我发现我真的做错了……”

薄夜上前,忽然有些想知道,这个女人想说什么,却见她抬起头来,无神地看向他,仿佛整片世界都在她眼里慢慢坍塌。

“薄夜,我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爱上你……”

五年婚姻,五年的爱恋,一夕之间,化成碎片!

他当真是半分信任都没有给予过他,所以这样残忍无情,将她打入地狱,将她的全部付出都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薄夜,你这辈子,欠我太多!!

警车在暴雨中开过,唐诗的叹息如同很快就被雨水打散在空气中,就如同她最后那一眼,虚无缥缈而又绝望麻木,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薄夜看着远去的警车,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替安谧报了仇,明明是该高兴的……

背后有风呼啸而过,冰冷雨水落在肩头凉进心里。

当这一刻真正到来的时候,心口为什么就像是缺了一块,听着她的喃喃自语,仿佛针扎一般难受……?

相关文章:

接吻时发出嗯的声音男朋友能忍住吗*让我吃吃你的奶

爬桌子下给总裁含|老公不在家别人让我走不了路

艳遇老师,美女野外紧身皮衣皮裤

宝贝含住它,王爷/一天接3个客人_接20个客人

脱了胸罩让男人吃奶头_被两个男人绑着玩_高H浪荡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