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沦为室友的玩物

2020-09-12 16:47 · 新商盟

郑芹是十里八乡最好看的女娇娃,每一次我见到郑芹,我都想找个机会和她男欢女爱一场。

她白皙的脸蛋儿、猩红的小嘴儿,水汪汪的眸子眨动间满含纯情,仿佛能撩进人心里去,尤其是胸前那饱满,更是让人迷醉,我做梦都想得到她将其压在身下。

我叫王超,今年26岁,有个双胞胎弟弟叫王柱,但他因为意外变成了傻子。

父母早逝,照顾傻柱的担子只能落在我身上,这也导致我至今连个女朋友都没有,甚至连女人小手也没摸过。可傻柱毕竟是我亲弟,我也不好嫌弃他,于是日子就只能这样继续苦熬着。

直至这天晚上,我遇到了找上门来求救的郑芹。

她在城里大公司上班当白领,那白衬衣、黑套裙、透明长丝袜的,看着就怪性感的,尤其是刚才迈过我家门槛的时候,身前那地方都颠颠儿的,勾的我直想凑上嘴巴去好好尝尝。

不过她好像认错人了,因为我跟傻柱双胞胎一张脸,我又穿着傻柱的衣服,她似乎把我认成了傻柱,这会儿正抓着奶瓶赶紧关门,还紧张的小声问我,“你哥王超在家吗?”

不知道郑芹找我干什么,于是我就以傻柱的身份,傻里傻气的问她,“我哥在里屋睡觉,你找他干啥?”

在我回答完后,郑芹长长松了口气,“睡觉就好,那咱小点声,我今晚可是专门来找你的。”

话说完,她就伸出白皙小手,解起了胸前衬衣扣子。

我当时就愣住了,心里还琢磨她找傻柱干啥呢,这怎么突然就解起了衬衣扣子呢?

衬衣扣子解开,郑芹性感的锁骨暴露出来,且随着扣子被解开的继续,我都看到些她那儿的鼓鼓囊囊了,那么白,真是有料,馋的我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郑芹却突然转过身,随后背对着我羞声说道:“傻柱,我后背让蜂子蛰了,疼的厉害,刚去表婶家要了些奶水,你帮我涂上揉搓揉搓。”

乡下人有土法子,被蜜蜂蛰了用奶水涂抹下,有止痛解毒的效果。

我这才明白,郑芹这是自己够不着,又不好意思让别人帮她弄,所以才找傻柱帮忙,毕竟我弟弟是个傻子,不会对她生出什么旖旎的念想。但……我不是啊!

我老早就惦记上郑芹了,恨不得能跟大街上的野狗干活似的立马要了她,把她按在身下就是一顿骑。

可我不能那样干,因为人家平日里高高在上,连正眼都不会给我一个,我根本配不上她。

但是今晚,我的机会好像来了,郑芹竟然主动找上门来,还把我错认成了弟弟傻柱。

于是我模仿着弟弟憨傻的表情,点头把这活儿给应了下来。

“傻柱,今晚这事你可不准对任何人说,对你哥也不准说,不然的话我就让大黄咬你。”

大黄是郑芹她爹养的一条狗,傻柱最怕大黄,所以郑芹拉出大黄来威胁。

我赶紧学着傻柱害怕的样子,连连摆手,表示自己绝对不会说出去。

看起来郑芹这才放心,白皙小手再次解起扣子,直至那件雪白的衬衣落下。

在衬衣落下的瞬间,郑芹白皙娇嫩的玉背展现在我眼前,单凭眼睛去看,我仿佛都能感受到她玉背的光滑。而横向束缚在玉背上的黑色薄纱胸杯背带,更是渲染出一种迷离的性感。

光是看后面就这么性感了,这要是看看她前面那两蓬被胸杯紧紧包裹的……

脑海中泛起这种念想,我心里就像猫爪狗挠似的难受着,非得想办法看看她那儿不可!

看到玉背上被蜜蜂蛰到红肿的伤处后,我有了主意,随即伸手拿食指在她伤处摸了下。

但是刚刚摸完的,我就急声说道:“完了,你给我传染了!”

我这陡然间的急声,直把俏脸带着红润的郑芹给吓了一跳,更是迅速转过身来问我怎么了。

我哪还有心情回答她,那件黑色的、蕾丝花边的胸杯实在太美了,上面还绣着两朵金花。但胸杯里面的景象更美,看起来白皙的它们特别倔强,非要把胸杯给撑破荡漾出来似的。

仅暴露出来的部分,就那么大、那么大,直看的我眼睛冒火,口干舌燥。

我的表现郑芹并没看到,她正在低声嗔斥我说话声音大,随即又对我吩咐道:“被蜂子蛰了是不会感染的,你赶紧帮我涂抹奶水,涂抹完了就乖乖回去睡觉!”

我才不要,这仙女般的美女主动送上门来,我可舍不得就这么轻易放过。

于是我赖子似的直跺脚,含着哭腔喊,“我不管我不管,你就是给我弄传染了,我指头好麻!”

郑芹显然也是被我弄没招了,估摸着也是怕担心吵醒了屋内正在睡觉的‘我’,所以只好伸出白皙小手,将我的手指给攥在手中,快速帮我揉搓着,“我帮你揉揉啊,揉揉就不麻了。”

那小手,真温柔,尤其是她面对面的帮我揉搓,直让我感觉就像是把下面放在她胸前,她用那两蓬迷人帮我揉搓弄似的,真是过瘾。我头一次觉得,有个傻弟弟竟然还是件好事!

不过我可不满足于这样,所以我又说道:“你得用嘴巴给我吸吸,电视上感染了都是用嘴巴吸的。”

郑芹看起有些羞急,想来是穿着胸杯直接面对我有些羞人,而我的让她吸的要求使她更羞赧,所以她开始找理由拒绝我,表示感染不用吸这样。

但我不管这个,我就执意撒泼坚持,我是傻柱我怕谁?

所以最终她耐不住后背上被蜂子蛰的疼痛,只能违心的答应我。

在我抬起手指的时候,她羞红着小脸儿低下头,张开猩红小嘴儿将我指头给含了进去。

随着小嘴儿轻轻的前后吞吐,就跟在帮我吸那儿似的,时不时还会被滑腻香舌给触碰到这温润的触感,真是过瘾。然而更过瘾的是,因为她低头吸吮的缘故,我看到她胸杯里透露出的惊人鸿沟了。那么深邃,那么诱惑,就像是要把我的魂儿给吸进去似的。

我忍不住了,我想摸摸她那儿,我得试试摸郑芹那儿,手里到底是个啥滋味儿。

于是下一刻,我就伸出另一只手,直接抓上了她胸前……

第2章

没有任何意外,我一把就抓在了郑芹身前。

哪怕隔着黑色的胸杯,我也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其内的那种娇媚。

手感真是妙啊,那么有弹性,那么有温度,直让我下意识的抓在手中忍不住抚摸揉搓起来。

以至于郑芹当时就羞慌的嘤咛一声,俏脸更是随即通红。

她忙把我手指吐出来,更是把我抓她前面的手给打掉,羞声叱问,“傻柱,你干嘛耍流氓?!”

我都佩服我的机智,学着傻柱的模样我憨憨地抓了下脑袋,满眼的不解。

“耍流氓是什么,摸花就是耍流氓吗?那我喜欢耍流氓,你兜子上的花真漂亮。”

说完后我又伸出手,还想摸,但是郑芹羞羞的退后了半步,还嗔瞪我一眼。

随即她转过身,“行了,那朵花不能随便摸的,赶紧帮我涂抹后背吧!”

很明显,郑芹接受了我的解释,并不怀疑我是在故意抓挠她那儿的,这让我长长松了口气,刚才一时冲动,下意识的就抓在手中抚摸揉捏了,真是惊险又刺激,关键是还过瘾。

那么大,那么有手感,尤其是郑芹嘤咛的声音,真是迷死个人了。

这个美人儿在床上的时候被弄嗨的时候,肯定比小电影上那些曰本女人叫的好听......!

不过这只能是想想了,眼下可不敢对她这样做。

于是我伸手又摸了摸郑芹性感的玉背,真是光滑又温润,手感太棒了。

这么娇滴滴的仙女一般的美人儿,今晚竟然能够让我感受到她的身胴体,真是兴奋。

在这种兴奋中,我情不自禁的凑上嘴巴,亲吻吻弄起了她光滑的后背,更是探出舌头去感受她后背的细腻与光滑,让我用舌尖细细品尝到了她玉背的温润。

这种旖旎的刺激显然让郑芹感受到了,她羞急的逃离了我的亲吻吻弄,更是红着脸质问我干什么。

“电视上被蛇咬了都要吸毒,被蜜蜂蛰了也要吸毒的吧?电视上还说唾液有杀菌作用……”

我还想跟郑芹解释些什么,但她却长长松了口气,并且阻止了我继续。

“不用了,你不用弄些这个,电视上都是骗人的,你帮我倒上奶水揉揉就行。”

郑芹显然是羞到有些不耐烦了,如果我再磨蹭的话,她肯定会走人。

所以为了避免她的离开,我只好规矩的帮她揉弄后背伤处。

被蜜蜂蛰过的人都知道,那种痛可是能让男人流泪的,更遑论是郑芹这么个娇滴滴的美人。

所以当我伸手揉弄她后背伤处的时候,郑芹痛到娇声嘤咛,不停的直跺脚。

因为跺脚太凶的缘故,我都能从旁边看到她胸前的晃动。

那一颤一颤的,简直把我心都迷到随之上下起伏,对她那儿充满更大的兴趣。

我摸上瘾了,我怀念刚才那种撩人的手感,我还想再抓在手里抚摸揉搓。

于是我故意对郑芹说,“那天我见张寡妇脱光衣服躺玉米地里,有个男人骑在她身上,也不知道撅着屁股在干啥。后来张寡妇说好痛,那男人就摸她兜子,说摸摸就不痛了,这是为啥?”

我当然没见张寡妇跟人干那事儿了,这都是瞎扯淡的,我在引诱郑芹往那方面想。

而郑芹则紧闭着小嘴儿,羞羞的不说话,反倒是小耳垂变得通红。

显然在她看来,我这个傻子只是无意中说了件实情,她则联想到胸前被抚摸的场景撩弄分散了注意力。

当然,这也正是我所期望的,所以我揉弄她伤处时就更加卖力。

我得逼她,我得让她痛到忍不住,主动尝试我说的方法。

事实上,这种方法确实起了效果,因为在痛苦中坚持了半分钟后,郑芹就抗不住。

她终于张开了猩红小嘴儿,语气中斥满娇羞,“傻柱,你觉得我兜子上的花,美吗?”

有门儿啊!我当时就屁颠屁颠的点头奉承着,“真美,真好看,我喜欢!”

在我说完后,她就红着脸‘嗯’了一声,稍稍犹豫后又对我说道:“你喜欢……那就摸摸吧!”

“但是你得轻点,别像刚才那样揉搓,我疼。”

那娇媚旖旎的小声音传进我耳朵里,直让我亢奋。

我连话都顾不得回了,腾出一只手来就抓在郑芹身前,隔着胸杯卖力抚摸揉搓着。

看起来真有效果,在我抚摸揉弄的第一时间,郑芹就发出了旖旎婉转的嘤咛声,那娇媚的小声音仿佛会拐弯,更是钻进我耳朵里直撩我心头,撩的我身下火起。

而郑芹则在羞声嘤咛过后,魅声对我提起了抗议,“哎呀,傻柱你轻点,我那儿……难受。”

她越难受,我越亢奋,我就喜欢看她那痛苦的小模样,看在眼里心中充斥着满满的成就感。所以我更卖力了,对郑芹身前抚摸玩弄的更过瘾,直撩的她站都站不稳了,身子下意识的往后倒退。

可正是这一退,出事了,我那里刚好触碰到了她的身体我火起的身下,刚好顶在了她身下。

只一下,就顶的郑芹就呆愣在了原地。

很明显,这下子,碰顶到不该碰顶的地方了……

第3章

触碰顶到郑芹身下的那一下,说真的,很爽,那种肉乎乎的温热的感觉,隔着衣服我都能感受的到。

但我有些害怕,害怕身份被曝光,一个傻子怎么会崛起呢?!

看起来,郑芹这时候也羞恼到不行,再次挣脱了我对她身前的玩弄把玩,转身红着脸怒瞪向我。

她要质问我了,她开始怀疑我到底是王柱还是王超,我想要继续玩下去就必须打消她的疑虑!

于是在随后,我先行开口倒打一耙,而且比她还愤怒。

“我就说你把我给传染了,你看,我病毒都转移到下面来了,都肿这么大了!!!”

在我的倒打一耙下,郑芹看起来明显愣住了,她似乎都不知道该对我说些什么好了。

最终也只是嘟哝一句,“傻子也有本能啊,还那么强烈……”

这话让我暗暗松了口气,终于把她疑虑给打消了。

不过我只装作没听见,还不停地问她,“你说吧,现在该怎么办?我这都肿了!”

郑芹不搭理我,只管让我赶紧把奶水倒在伤处,揉搓下拉倒了。

我才不干呢,好不容易跟她这么个娇滴滴的大美人有了亲热的机会,我绝不会放过!

于是随后我就边摇晃着身子、边含着哭腔撒泼,“我不嘛,你都给你传染肿了,你要是不帮我治好,我就去你家告诉我叔儿,你把我传染了不管我!”

天底下任哪个女人也不愿自己羞人的事情被父亲给发现,我笃定郑芹也不例外。

事实上的确如此,随后郑芹就羞恼的直跺脚,“傻柱,你怎么这样啊,说好不许说出去的!”

她一跺脚,身前裹在胸杯里的美好就开始直晃动,那白花花的美,都快把我给晃醉了。

也正是因为遭受到这种诱惑,我更加的火大,也更加的需要她帮我释放,所以我执意坚持。

最终郑芹被我逼到绝路上,也没了别的办法,只能羞声答应我。

“别喊了别喊了,我帮你揉弄还不行嘛,我帮你揉弄下消消肿,你那儿就好了……”

这正是我所期待的,于是我痛快答应。

下一刻,面对面站在我身前的郑芹就羞红着媚人脸蛋儿,将白皙小手伸向了我那儿。

隔着裤子呢,我才不要这样,这样手感不好。

所以我都不带跟郑芹商量的,直接就把没腰带束缚的裤子一把褪了下去。

在褪下的瞬间,有什么猛地一下子跳了出来,直接出现狰狞在郑芹的视线中。

还上下挑动几次,就跟在郑芹挑衅似的,这把郑芹给羞到俏脸通红通红的。

她忙捂住了滚烫的脸蛋儿,对我羞恼质问,“傻柱,你干什么!”

我表现的很无辜,“不是你要给我消肿吗?我帮你揉弄,你把衣服脱了,你帮我揉弄,我也得脱掉吧,不然你怎么帮我揉,你怎么知道肿的地方在哪?”

终日相处,我很清楚傻柱的思维逻辑,所以就按他的方式来做事。

果然,郑芹再次相信了我这个傻子的解释,最终拿掉双手,露出羞红的脸蛋儿。

“真是上辈子欠你的,我竟然要用手帮你揉做那个,羞死了,偏偏还那么大……”

羞声嘟哝中,郑芹颤颤的伸出小手,最终摸向了我那里,摸向了让她美眸中斥满惊羡的地方。

第4章

在触碰上的第一时间,我就感受到了郑芹小手的温柔。

那么温润,那么柔软,还有她的紧张,因为那只小手攥的有点紧,郑芹的娇息也开始急促。

这个时候的她已经羞羞的闭上了眼睛,媚人的脸蛋儿上斥满羞红。

那急促的娇息显然是在告诉我说:她好紧张,我那里的强硬和火烫让她好紧张!

随着郑芹小手来回的轻揉的来回揉弄,我就更爽了,舒服的几乎要叫出声来。

任十里八村的人一起想,谁敢想象郑芹竟然在帮我揉弄那个地方。

这种神仙般的享受,是我之前无论如何也不敢幻想的,但今晚却成真了!

我越发觉得弟弟的傻子身份真是好用,我以后可得利用好了这点……

正在我享受郑芹温润小手抚弄的时候,郑芹却羞声开口了。

“傻柱,你那里怎么……这么凶呀,一直都这么凶吗?”

很明显,我那儿的强硬引发了郑芹的好奇心,这个骚性的女人,八成是想那个了挨弄了。

我恶意的揣摩着,像她这么漂亮的女人,在公司里肯定没少被领导那个劈开腿往里弄。

所以我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凭什么她公司里的领导能那个弄,我就不能?

于是我借着回答引诱她,“我不知道啊,但是有时候好像早晨起床的时候,反应会更大会更大。”

刚刚说完我就懊悔了,因为之前我还冤枉郑芹,是被她给传染的。

不过万幸的是,这会儿郑芹芳心应该乱了,并没有注意到这点,或许她更在乎我那儿的大吧!

而后,郑芹更是羞声问我,“那我帮你揉弄着,你、你……你那里舒服吗?”

她的这个问题,让我更加笃定她发骚了,被我那儿引诱的有想法了。

于是我点点头表示很舒服,又贪婪地问她,“我又想摸你兜子上的花了,怎么办?”

娇息急促中郑芹羞羞地看了我一眼,随即红润着小脸蛋儿低下头,小声说道:“喜欢就摸吧!”

她显然是起性了,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况且我之前也摸过两次了,她抗拒心理没那么大。

在得到郑芹的回应后,我就迫不及待的伸出双手,分左右直接扣在了郑芹身前。

在扣上去的第一时间,郑芹就娇声旖旎嘤咛,显然是我给她带去了强烈的刺激。

这一点,从她那握的更紧、节奏更快的小手上就感受的出来。

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我已经顾不得什么胸杯上金花的掩饰了,直接粗暴的一把将郑芹那件黑色胸杯给拽了下来,任凭她胸前那两蓬迷人的美好荡漾着、轻颤着。

那么性感,那么迷人,让我第一时间就兴奋的凑上双手,然后抓弄着,爱抚着。

原本郑芹似乎有些羞急,想要嗔斥些什么,可随着我手掌的更强烈爱抚,她当时就迷离了。

仰着脑袋,任长发飘散在身后,郑芹美眸闭合,脸上写满了旖旎的表情。

“傻柱,不要、不要这样,你不能这样摸我那儿的,那儿只有我未来的丈夫才可以这样摸,你不要这样,傻柱,傻柱……”

郑芹一遍遍旖旎的央求着,呼喊着我,但是小手却是不松开,依旧紧紧握住我的身下。

相关文章:

恩啊小浪货把腿张开小浪货蹄子水多奶大

陌陌约到炮全程截图.被惩罚到哭着求饶嗓子哭哑bl

大尺度文边做饭边做:春药强制play

好看的完本小说 小说完本排行榜

男性丸睾痒怎么回事~让爷好好滋润你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