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删节】透视神王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2020-09-12 16:35 · 新商盟

“不碰你?好啊,把这瓶酒干了!”一个肥头大耳,带着一个如同怀胎十月的啤酒肚分中年男子冷声说道。

看到楚嫣然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拒绝自己的揩油占便宜,让他十分不爽。

她们那一桌有三个人,中年油腻男楚嫣然和她的女秘书,两女一男。

女秘书应该也就二十二三岁左右,长相给人一种文静甜美感,黑亮的头发扎着一个马尾辫,配上一身职业文职西装裙,有一种办公室特有的女性魅力感。

听到对方的话后,楚嫣然面露难色,却没有发作。

换做平常,碰到对方那种有过分的举动和这种无理的要求的人,她是理都不理,转头就走的。

可现在她不得不忍气吞声,强忍着这股屈辱。

“好,我喝,喝了你就签约是吧?”楚嫣然咬牙说道,眼中带着一丝坚决。

“喝了,都好谈。”说完,中年油腻男往椅背上一靠,就静静的看着楚嫣然,一言不发。

“总裁,不要啊!你酒量本来就不行,平时又滴酒不沾。这么一瓶高度数的威士忌喝下去,可能会酒精中毒的!”

楚嫣然的秘书将酒瓶狠狠按住,不让她拿,同时满脸急切和关心。

楚嫣然心中微动,可自己的这些下属越是对她好,那她就更应该为了大家付出一些应该的努力!

“小莹,把酒给我!”楚嫣然对着女秘书认真的说道,眼里充满了不能拒绝。

“我不!大不了咱们重新来过!”那个被楚嫣然叫做小莹的女秘书哽咽的拒绝,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了。

中年油腻男有些不耐烦,伸出一只手用力的在桌子上拍了拍:“你她玛德到底喝不喝呀?别在这给我来什么姐妹情深,老子不吃这一套!

不想和我们鸿天的渠道合作就直接说嘛,干嘛弄这么一出,好像受了多大委屈。”

由于这一桌的想动闹得有些过大,同时中年男子仿佛有些故意的将音调抬高。

周围众人也是纷纷转过头来望向这个地方,想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不会有什么热心肠的人傻到过来制止什么。

第一,生活中无数的例子告诉我们,没事儿別瞎管闲事,可能会把自己搭进去。

第二,能到这里消费的都不是一般人,都是有些实力和背景的,能混到这种层次的人,本来就不是什么热心肠的人物。

第三,中年油腻男能这么嚣张,应该也不是什么善茬,谁会愣头青的似的招惹,招惹的起吗?

“我喝,我喝。公司那么多人等着吃饭,只要能将这件事解决,喝一瓶酒算什么?我楚嫣然还没娇气到这种地步!”

楚嫣然对着中年油腻男开口,但其实是说给冯莹莹听的。

她楚嫣然喝瓶酒不算什么,要知道公司还有很多人是需要养家糊口的!

“为什么她就不放过我们?本身我们产品没问题,她有特殊过敏,但我们已经主动承担了责任。

况且现在她的脸已经治好了,为什么还如此的咄咄逼人,不给活路,她的心是肉长的吗?”

冯莹莹泪眼模糊,声嘶力竭的哭喊着,身体在不断的抽泣声中轻轻颤抖,手上紧紧抓住的酒瓶却还是慢慢松了开来。

她很生气而无力,生气老天爷为何如此不开眼!为何要让一个如此好的老板要受这种委屈。

无力面对这种情况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楚嫣然从冯莹莹手里拿过酒瓶,深吸了两口气准备一饮而尽!

突然眼前冒出一个手臂将她拦了下来。

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她的耳边,如同天籁。

“我来吧。”

苏沐!楚嫣然瞳孔收缩,心里不自觉的泛起一股暖流。

上一次就是他,在自己极近绝望的时候,如同这般一样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就自己从深渊解救出来,给了自己极大的喘息的机会。

可高兴了没两秒,楚嫣然的眼神就黯淡了下来。这次又不是什么给人治疗脸上的痘痘,而是正儿八经生意场上的事,他又能做什么呢?

帮忙喝酒?人家针对的就是我,怎么可能愿意呢?

去求那个女人?可人家费了这么大力气,怎么可能就因为你只好过他的脸,就让这个事情揭过去。

楚嫣然心灰意冷,但看到站在身边的苏沐,还是有些高兴欣喜和窘迫。

自己平常好歹也是众人眼中的高冷女神,可两次碰到苏沐都是自己最狼狈的时候。

中年油腻男瞥了苏沐一眼,眼神中充满了轻蔑和不屑:“你丫的谁呀,你来?你配吗?”

“不喝是吧,不喝拉倒!”说完,男子大手一挥,起身就要离开。

这么一来,可把楚嫣然给急坏了,连忙拦住男子的去路,不停的道歉,将中年男子重新请了回来。

这一幕看的苏沐一阵心疼,同时也对这个女人充满了敬意。靠自己一步一步的打拼,不知其中受了多少心酸和委屈。

“快点啊,我赶时间,你们这和口酒至于这么拖拖拉拉的吗?

还有那个男的,別在我眼前碍眼,滚一边去。年纪轻轻不学好,学人逞英雄。”中年男子鼻孔朝天,牛气哄哄的对着苏沐说道。

“苏沐,你还是走吧,你能过来帮我,我真的很感激。可现在你在这里只能火上浇油,算我求你了,你走吧。”楚嫣然说的尽量语气平和。

又让我走!苏沐无奈,甚至有点想笑。

每次帮她,苏沐得到的回应就是——你走吧。

看来只能在一次次的力挽狂澜挽救自己在她心目中没有什么用处的男人的这种印象了。

苏沐没有双手交叉在胸前站在原地,没有离开。没有人注意到他一只手拿着手机,上面的摄像头正好正对着中年男子。

“沈婷婷让你来刁难她的吗?”苏沐之前从中年男子和冯莹莹那里已经听出来,是沈婷婷不想让楚嫣然好过!

而实际上,苏沐曾经和沈婷婷提到过,他和楚嫣然有些亲戚关系,小的时候楚嫣然的家里曾经帮助过他。

他们两个家庭并不出去也没什么来往,所以楚嫣然不认识他很正常。

但同时也恰恰证明了,连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不认识的陌生人他们家都愿意帮助,楚嫣然也不会插到哪里去。

所以希望沈婷婷婷不要记恨楚嫣然,毕竟两方都算得上是受害者。

当时沈婷婷很是痛快地答应了下来,更本看不出有任何怨气。

“沈二小姐的名字是你能提的吗?不错,就是沈二小姐的意思,怎么啦,不服?”中年油腻男更加嚣张的开口。

其实沈婷婷从来没有让人为难过楚嫣然,只是之前那件事被有些有心人知道后拿来做文章。

而这里边最能借机唬人的就属于这一位了,鸿天集团下负责渠道的一位销售经理。

鸿天珠宝是沈家起家兴旺的产业,最出名最赚钱。其实旗下还有很多其他行业的产业,投资了不少项目。

他这么一手借东风玩的不可谓不优秀,可偏偏遇上了苏沐这个沈家的救命恩人。

待中年男人说完后,苏沐拿起手机,戏谑地看着里面的人说道:“听到了吧,他说是你吩咐的!”

“放他娘的屁!你等着,我这就让人把他开除。”对面的沈婷婷快气的冒烟了,居然被人当枪使。

沈婷婷也没有要苏沐问男子的名字,截了一张男子的图,就发给了相关的高层。

之后下了死令,立刻马上开除对方,终生不得录用!

中年油腻男看着苏沐一脸轻松,还装出一副和沈家二小姐视频聊天的样子,感觉自己会比他会演戏太多了。

不由得觉的,可惜了自己这块有影帝潜质的好苗子。

“行了,别装了,真够没皮没脸的。你是想害死她们公司是吗?”中年油腻男突然之间眼神变冷,用充满了威胁意味的眼神盯着楚嫣然。

和楚嫣然一样,醉翁之意不在酒,话是冲着苏沐开的口,却是说给楚嫣然听的。

不想公司完蛋就赶紧把人赶走,把酒喝了!

楚嫣然憋屈至极,可又无可奈何。虽然希望苏沐是真的在和沈婷婷视频,可现实经验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

既然苏沐没有要离开的意思,那她便硬着头皮上前拉住苏沐的手臂准备将他拉走。

而当她拉住苏沐后,却看到沈婷婷的那张脸就在手机的屏幕里,顿时愣在原地!

这时候,中年油腻男的手机响起,接通了电话后,只见他如遭雷击。

他被开除了!就在双方都一阵呆滞的时候,苏沐电话那头,突然又冒出一张脸——沈云腾!

因为沈婷婷就没离开过医院,而苏沐将问题解决后,沈云腾就又回到了医院来照看小安。

然后只听见从手机里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哈!苏兄弟,明天有没有时间,带你去看场好戏!”

正好明天休息,苏沐一口答应下来。

沈云腾这种人物说的好戏应该差不了。

“好,你把地址发给我,明天我派人去接你。”沈云腾说道。

“好,明天见。”说完,苏沐就挂断了电话,转身带着自己的兄弟们离开。颇有一种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风范。

而当事人双方皆陷入在震惊中无法自拔,让人一时间无法相信这是事实。

事情翻转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

第二天,下午。

苏沐被沈云腾派过来接他的司机送到一处古玩街。

古玩街不止是一条街道,是一片区域。古玩字画,翡翠玉石。

苏沐来到的这片区域就是玉石原石区。

刚下了车,就看见了沈云腾的身影,苏沐朝他招了招手,沈云腾同样招了招手示意让他过来。

他的身后站着十个人,眼里充满了跃跃欲试的样子。

“苏老弟,今天你哥哥我请你看的好戏就是要从他们十个人中选出一个,作为我鸿天珠宝赌石大会上的三人团体的其中一人。

现在我那里还缺一个看石头的,他们是我找来的现在没有签约的最强十人了。

今天也算是个小预热,让你提前过过眼瘾,哈哈哈!”

苏沐感觉还挺有意思的,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好戏呢?原来是这个。不过别说,我还真的挺期待的。

之前都是在电视节目里看赌石的,这次看见活的了。多谢沈老哥成全!”

“哈哈哈!你就知道开我玩笑,不过叫你过来一是让你过眼瘾,二是让你过手瘾!

也不知道送你什么礼物比较好,思前想后,我感觉自己这个礼物送的有创意!”

沈云腾儿子的病和自己的毛病治好后,现在整个人开朗了不少。

选拔规则是每个人找三块石头,从出玉率价值性价比进行综合考量。

而苏沐在沈云腾的热情邀请下,成为了其中的第十一人。

说句实话,这对于苏沐来说还真是一次不一样的体验。

以前的他哪有机会玩儿这个,而现在就算有了沈云腾给的那一个亿,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想到过来赌玉石吧。

比赛开始!

然后十个正式参赛选手直接进入状态,在各家摊位开始挑选石头。

有的人在石头上摸搓感受皮壳的质感;有的人拿着小手电筒照来照去;用的就用手掂来掂去感觉上面的重……

苏沐并没有竞争的压力,随便的在各个摊位之间走动。看到满意的,他就会在那个石头上画一个红色圆圈。

满意的?

他会看石头?

不会!

但是他能看到石头上散发的碧绿色光晕。

苏沐推测,石头上散发的光晕越亮,碧绿色越深,代表这块石头越好。

所以他将那些以他的标准来判断,表现突出的石头给画上了记号。

偶尔被那十人里边的人看见,都会摇头,感叹苏沐真的是一个外行人。

时间到后,是一个人均是拿着三个自己比较满意的石头。当然,有人也有些可惜,自己看上的一块石头被人抢占先机了。

而苏沐很简单,他就选了三块最亮最绿最便宜的!

三块石头大小不一,但放在整个赌石上个头都不大。

沈云腾看着苏沐带回来的那几块石头。

小的那块只有一个正常人拳头的大小,皮壳泛白无廯无纹,甚至还泛着一抹椿色。“十椿九垮”,可想而知苏沐挑的的这石头的品相了。

最大也只不过篮球大小一般,品相都辣眼睛。石头全身都长毛了,全是绿色苔藓,应该是被摊主扔在哪个犄角旮旯给忘了吧。

居然这都能让他找出来,也是不容易了。这也太为我省钱了吧。

就中间那一个足球大小的还不错。这里的还不错就是品相一般,可能有点机会出玉,在专业人士的眼里。

苏沐这三块石头,夹在一起花了不到两万。

其中品相一般的那个一万五!

沈云腾有些苦笑不得,老实孩子啊!

其实在他们这些常年玩石头的人眼里,苏沐的这三块石头连切的必要都没有。

可人家毕竟是个外行,就是过来玩儿的,切一切,享受一下过程也是挺好的。

苏沐是客人,不可你能让他等到最后开他的石头。

于是就先将苏沐的放在了切石机上。

“那个,我的这些石头能不能不切,用擦的?”苏沐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

众人一阵错愕。

就你这玩意儿还要擦?

沈云腾也被苏沐的话给震到了,这是传说中从天而降的自信吗?

苏沐既然要求了,也不好不答应。

切石头的师傅只好换了工具,重新开石。

众人只是一阵感叹,外行歪到姥姥家了,却是心比天高!

开石头的师傅很专业的摩擦着原石。

天!

没过一会儿,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出绿了!竟然还是一块玻璃紫翡!

这运气可真是没谁了。

下一块石头。

我靠!

又出绿了!

老坑玻璃种的满绿,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帝王绿!

这下很多人已经不相信这只是单纯的运气了。

最后一块。

大家恨不得眼睛都不眨。

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等待着结果

滋滋滋……

机器与原石皮壳的摩擦声是现在唯一的声音。

……

哗!

一而再,再而三!

大家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玉石——福禄寿!

三彩翡翠!红,黄,绿三色匀称的美感在这玻璃种质地的翡翠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十个正式的参赛选手看哭了。

沈总你这什么意思?不带这么玩人的。想拿我们练手可以,但这完全没必要啊。

我们和他根本不是一个等级啊!

蚂蚁与大象掰手腕吗?

有意思吗?!

他们不知道的是,沈云腾都差点没控制好前列腺尿了裤子。

你不是个医生吗?什么时候转行赌石了?转行我就算了,还这么厉害!

毫不夸张的说,以今天苏沐的战绩去参加赌石大会,一定是冠军!

成本低的要命的情况下,开出来的石头个顶个的极品。

而且它还是玻璃种三彩,这可要了亲命了,真真的可遇不可求!

三块加在一起,单单是此时原石估价差不多能有七八个亿的价值。这还是在不清楚那福禄寿能被喊到什么价格,这还是拿着以前比这个档次低的三彩来估算的。

如果加工成成品,那价格就更会疯长了。

尤其是它们都没进一点脏!做成手镯之外,掏出的部分玩全可以做成戒面挂件之类的东西,利用率极高。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都是完美!

而成本不到两万块钱!

一刀穷?不存在的。

在苏沐这里,只有一刀富!

沈云腾眼神充满火热,已经没有任何再看其他选手的石头的心思了,然后想到了什么。

赶紧上前紧紧抓住苏沐的手:“之后的赌石大会,你就是鸿天珠宝代表队的队长了!”对了苏兄弟,本来你开出来的石头就应该归你,可是你哥哥我实在太喜欢这三块翡翠了,卖给我吧!

要是实在不想割爱,我也不强人所难。”沈云腾双手不停的在三块翡翠原石之间摸过来摸过去,喜欢的不得了。

“瞧你这话说的,既然哥哥你喜欢就拿去吧。再说了,本来这石头也不属于我。”苏沐转过身,望向其他参赛的十个人,继续说道:“他们开出来的石头,是属于哥哥你的吧?

怎么换成是我就不一样了呢?既然哥哥你想我去参加赌石大会,那我就是第十一个参赛选手啊。石头本来就属于你!”

沈云腾被苏沐的话说的一阵感动。

实话实说,苏沐的这种说法也没有错。

这次他找过来这些人,是为了测试他们看石头的能力,故而选择出最有资格代表鸿天珠宝去参加赌石大会的队员。

而他们只不过是过来一个人就行了,他们出行的费用和买石头的钱,都是鸿天珠宝出的。

无论开出来的成绩如何,是赔是赚,都与他们无关。赔了不用掏钱,赚了也分不到。

从这个角度来说苏沐说的并非没有道理。

可沈云腾怎么会答应,苏沐本来和他们就是不一样。

让苏沐当什么第十一个竞赛选手,只不过是随口说说的罢了。归根结底,沈云腾还是想要出点钱让他过来玩一玩,体验一下赌石的魅力。

还有就是苏沐开出来的石头价值太大了,他沈云腾还做不到没皮没脸的就这么欣然接受。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做本来就不应该是你的!你把你哥哥我当什么了?我还不至于心黑到连你的钱都坑!

这三块石头单从原石来看,价值得有七八个亿,我占一些便宜,给你七个亿!”

沈云腾假装嗔怒,用力拍了拍胸脯说道:“现在公司的流动资金很多抽掉出来为赌石大会做准备了。

现给你打过去一个亿,之后过了这段时间补给你!”

苏沐无奈的笑了笑,也不再坚持:“好,不过一个亿就行了,再多我是不会要的。”

看着苏沐坚决,沈云腾也不矫情,“好,那做成成品以后,送你几件!这个你可就不能推辞了。

再说过两天的赌石大会还要请你帮忙呢,你什么都不要,我怎么好意思呢?”

“额那好吧,谢谢哥哥了。”苏沐感觉有些头晕,这有钱人都这么花钱的吗?

实际上当然不是,他们又不是傻子,而是现在的苏沐所展现出来的价值,要远远超过他们所付出的金钱!

无论是苏沐现在所展现出来的医术,还是他在识别翡翠原石方面所展现出来的惊人才华,都不是眼前这点钱所能衡量的。

他只是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他现在在别人眼中就是一个移动的宝藏!

面对沈云腾如此的热情,苏沐不知如何是好。虽然是他给沈婷婷治好的脸小安治好了病,但又何尝不是沈云腾他们改变了曾经一无所有的自己。

至少在钱财方面,他现在不需要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沈云腾搓了搓手,冲着苏沐挑了挑眉,故意露出几丝带着狡猾的眼神开口说道:“其实今天除了让你体验一把赌石之外,其实还有另一件事需要麻烦你。”

“嗯,沈大哥你说。能力范围之内,全力以赴!”听到沈云腾要找他帮忙,苏沐感觉好了不少。

要不然总感觉平白无故的拿了人家一个亿,心里有些不得劲。

听到苏沐很快的应承下来,沈云腾也是开心的不得了:“是这样,我有一个关系不错的朋友,英华私立学校最大股东家族的二少爷关牧白,年龄不算大和我差不多岁数。

常年受一种忽冷忽热的疾病的困扰,虽然不至于要人命,但是很是消耗人的精气神,现在他的身体是越来越差。

可和我儿子小安一样,去个大医院做各种检查,花钱请各种专家会诊,都一无所获。

本来都已经放弃了,现在横空出世了个你这样的人物,我感觉可以试一试。”

苏沐点了点头,英华私立他知道,可以说是全国性质的私立贵族学校。师资是国内外最顶尖的,校园设施全国一流,所以能上的起英华私立的都是有钱有地位的。

这也代表着一种阶层,只有自身实力达到了一定程度的家庭,才能有资格有能力上的起英华私立!

又是一个有钱人!大佬认识的人还是大佬啊。

“那现在人在哪里?需要我们现在过去吗?”苏沐问道。

“人就在离这儿不远的德云轩,在那里喝茶听相声,也是个活宝。

不过也能理解,对这种怪病缠身可能感觉随时自己就命不久矣,能开心一天是一天吧。”

沈云腾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些唏嘘,眼神不禁黯淡了几分。

说句实话沈云腾常年混迹于生意场上,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屡见不鲜,能够用真心交的朋友并不多,关木白算得上一个。

如果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朋友这样走点,对于他来说也是很大的打击。

而自从遇到苏沐后,发生了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事,让他重燃了希望之火。

德云轩离这里并不远,所以他们是走路过来的。到了之后,沈云腾让苏沐在外面的沙发坐一会儿,他去里边喊人。

毕竟不可能在里边儿听着相声,在吵吵闹闹的人群呼喊声中给人看病吧。

那样也太不尊重苏沐了,太不把人家当回事儿了。

而当苏沐坐下之后,就看见对面坐下一个穿着比较清凉,身材火爆的女人。

苏沐的眼睛有些不由自主的,朝着女子多看了两眼。尤其是展露出来的胸前的那抹雪白。

同时,女子带着的一个玉石做的佛像吊坠,正好在那两团之间。

苏沐看见这个佛像吊坠后,顿时大惊!

吊坠泛着一抹猩红的血色,同时延伸出一丝血光与女子的额头相连,典型的血光之灾的前兆!

苏沐有些纠结要不要上前去告诉对方,所以时不时的就多看了对方两眼。

然而还没有等苏沐开口,就从对面冲过来一个男人,怒气冲冲的骂道:“看你妈啊看!”

相关文章:

本人直男半夜被室友口了:迪拜人喜欢中国女孩

推荐几部野外生存的小说\文笔好高质量的重生文

完整版小说尤先生,请克制在线阅读

菊开天下_潇湘溪苑掌掴红肿肉团

床震吻胸吃胸视频大全,他用力的揉弄着她的雪乳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