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现代都市小说 经典完本小说巅峰之作

2020-09-12 16:39 · 新商盟

陈曦被一声闷雷惊醒,感觉身上汗津津的,抬头一看,空调的显示灯是灭着的,再按了下台灯开关,居然是停电了。

这倒霉地方,隔三差五的停电!他在心里嘟囔了一句,起身打开窗户,潮湿闷热的风和雨水一下涌了进来,让他感觉更加不爽。

在华阳集团工作了快十年,同期进入公司的大学生,有的已经当上了副总,而他却还是物资部的一名统计员,常年穿梭于公司的各个工程项目,整天面对枯燥无味的数字,几乎感觉这辈子都没什么盼头了。倒也不是怨天尤人,只是公司的人际关系复杂而微妙,像他这样农村家庭出身的员工,没根基没靠山,就只能靠运气了。

而他的运气似乎一直不太好。就像现在,这么热的天居然还停电,大半夜的估计也没人抢修,看来只能硬挺着了。

正热得心烦之际,手机忽然响了。拿起来一看,竟然是项目经理顾晓妍的来电?

坏了,不会出了啥事吧,不然的话,顾晓妍不可能这个时候给我来电话。他心里一惊,赶紧接了起来。

“顾经理,有啥指示?”他谨慎的问了一句。

电话那一端没有回音,他又喂了两声,却仍旧静悄悄的。

怎么搞的?他想,正想挂断电话重新拨回去,却猛然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他将手机紧紧的贴在耳朵上,屏住呼吸再听,终于听清楚了。那是呼吸声,很细微,还略有些急促.......听起来好像是那种比较兴奋时才会发出的娇.喘声。

他顿时就傻眼了,好半天也没缓过神来。

今天晚上,整个项目部就他和顾晓妍两个人值班,大半夜的,竟然打电话发出这种声音,这是啥意思呢?暗示?不可能啊,顾晓妍的冷艳高傲,在全公司是出了名的,发起脾气来,连公司一把手都敢顶撞,平日里除了工作之外,两人很少有什么额外的交流,怎么可能跟我来这一套呢?

听筒里的声音不仅还在继续,而且似乎还浓重了些,同时夹杂着一两声呻.吟,好像有魔力似的,让陈曦的心都有点痒了。

顾晓妍三十多岁,虽然整天板着张面孔,但白皙细腻的皮肤和高挑丰润的身材,仍旧是一副十足的女神相,公司里很多男职工都在私下里开玩笑的说,这辈子要是能把她给睡了,就不枉此生了。

莫非天上掉馅饼了?在这样一个黑咕隆咚的夜里,砸到老子头上了吗?陈曦想。

“喂?顾经理,我是陈曦,你有事吗?”犹豫了片刻,他又问了一句。

“陈.....陈......”顾晓妍终于说话了,只是声音很轻,他只感觉心脏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连声说道:“是我,有事吗?”

听筒里又没了声音。过了一会儿,只听顾晓妍很费力的说了一个字:“救......”然后就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就?就什么?他挠着脑袋想道。忽然,一个念头蹦了出来,该不会是救命吧!不可能啊,吃晚饭的时候,自己还讪皮讪脸的打了个招呼,没想到顾晓妍连眼皮都没撩一下,搞得他好不尴尬,就这么几个小时,能有什么事至于救命呢?

难道是遇到坏人了?一想到这里,他顿时来了兴致,那老子就来一个英雄救美,要把这出戏唱好了,馅饼没准真就砸我脑袋上了。这样想着,赶紧找出外裤穿上,打开手机的手电筒,顺手抄了一根棒子,急三火四的出了房间。

项目部是临时借用尚未拆除的当地居民楼改造而成的,是一幢两层建筑,顾晓妍办公和值班的房间,位于二楼。

陈曦住在一楼,出了房间,三步两步来到顾晓妍房间的门外,用力敲了几下房门,却没任何回应。

怎么办?他拨打了顾晓妍的手机,然后把耳朵贴在房门上,依稀可以听到手机在房间里响着,一直到自动挂断,也无人接听。他不禁有些急了,朝着大门狠狠踹了两脚,可那扇劣质的防盗门居然结实得很,一点没有被踹开的迹象。

看来,从大门进入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他灵机一动,快步下楼,从自己房间里搬出梯子,然后冒着瓢泼大雨,放在顾晓妍的窗外墙壁上,抬头看了下,位置还算够得着。

顺着梯子爬上去,砸碎了玻璃,从窗户跳进室内,一进屋就闻道一股浓浓的燃气味。由于当地曾经是农村沼气集中利用的示范推广乡镇,所以这栋居民楼安装了沼气管道。这种气味就是沼气中所参杂硫化氢味儿。

他冲进厨房,用手电一照,只见燃气灶上还坐着一壶水,火早就灭了,猛一进去,顿感头晕恶心,来不及多想,赶紧关闭了阀门,然后打开窗户,外面的新鲜空气夹杂着雨水涌了进来,让浑身湿透的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迷糊恶心的感觉也随即消失了。

转身出来,直奔主卧,推开房门的一瞬间,正好赶上一道闪电划过夜空,借着闪电的光亮,只见顾晓妍仰面躺在床上,脸白的像纸一样。

他的第一反应是人死了,随后的一声炸雷,更是吓得他连连后退,手一哆嗦,电话差点掉在了地上。缓了一阵,最后把心一横,硬着头皮往前走了几步。

“顾经理!”他试探着喊了一声,用手电往床上照去。

顾晓妍穿着一件乳白色的睡裙,头发披散着,好像是刚刚洗过澡的样子,稳住心神仔细一看,胸口似乎还有起伏。

吓死我了,看来还活着,只是昏过去了,他长出了一口气。

没死就好办,他把手机往裤兜里一揣,伸手将顾晓妍抱了起来,打开房门,直奔楼下自己的房间,进了屋放在床上,竟然也累得双臂酸麻,气喘吁吁。

这女人平日里看着挺瘦的啊,抱起来咋这么重呢,他想,习惯性的按了下灯的开关,这才想起早就停电了。

喘了几口气,赶紧把手机拿出来,拨打了120。简明扼要的把情况一说,接线员直接便问,患者还有呼吸和心跳吗?他将手指放在顾晓妍的鼻子底下,明显感觉到呼吸的热气,有呼吸,他说。

那就注意通风,还有,把中毒者衣服的领口都解开,要是圆领的,就用剪子铰开,总之保持呼吸顺畅,一会急救车司机会联系你的,急救中心的工作人员叮嘱道。

这睡裙的领口应该是不用铰开了吧,再大点就直接掉下去了,他想,脑海中随即浮现出顾晓妍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于是不禁有点后悔,刚刚抱下楼的时候,心里只想着救人了,也没顾得上啥,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呀,是否趁着昏迷不醒,好好欣赏一番呢?念头刚一冒出来,随即又感觉有些猥琐和无耻,这都啥时候了,自己居然还想着趁人之危,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顾经理,你能听见吗?”他用力的摇晃着顾晓妍的肩头,却只能听到几声细微的呼吸。

看样子挺重的,现在雨这么大,如果傻等120的车的话,搞不好个把小时就进去了,万一要是耽误了抢救时间,再留下点后遗症,那可就麻烦了,实在不行,我自己开车带着她往市里走,半路上应该能遇到120的车,这样岂不节省时间?于是拿定了主意,可还没等起身去找车钥匙,灯忽然亮了,来电了。

屋子里一亮,他不由自主的往床上看了一眼,心脏顿时砰砰的跳了起来。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到顾晓妍,修长匀称的四肢,雪白细腻的肌肤,玲珑剔透的身材......最关键的是,在薄如蝉翼的睡裙下面,居然是一片真空,该看见、不该看见的,如今都若隐若现的呈现在眼前。

想不到平时冷若冰霜的顾晓妍,居然有裸睡的习惯,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说实话,他当时眼睛都看直了。正看得流口水,顾晓妍忽然嗯了一声,随即缓缓睁开了眼睛。

“我这是......怎么了?”她吃力的问道。

陈曦有点尴尬,毕竟自己刚刚那副德行有点失态,也不知道人家发现没有,所以赶紧调整了下心态,一本正经的道:“你应该是沼气中毒了,我刚打过120,救护车一会就到,必须马上去医院全面检查一下。”

顾晓妍皱了下眉头,似乎是想坐起来,可挣扎了两下,却并没成功,陈曦有心上去搀扶一下,可顾晓妍穿成这样,本来就有点心猿意马,又恐怕被她发现自己的异样,所以站着没动,只是轻声安慰道:“你现在血氧含量比较低,最好是别动,等恢复一下再说。”

顾晓妍没有说话,只是轻咬着嘴唇,此刻她的神智基本清醒了,也意识自己几乎什么都没穿,本想赶紧坐起来,多少遮挡一下,可偏偏力不从心,折腾了半天,还是丝毫动弹不得,不由得又羞又恼,一着急,眼泪便流了下来。

陈曦最怕女人的眼泪,尤其是漂亮女人的眼泪,像顾晓妍这样超级美女就更不用说了,一时之间,张口结舌的也不知道是该劝几句还是说点别的,只是愣愣的站在原地,可那双眼睛却总是不由自主的落在那些比较诱人的地方。

顾晓妍一哭,胸口起伏得更加厉害,轻薄的睡衣下面,那挺拔傲人之处随着抽泣不停的抖动,这无限的美好让陈曦无论怎么控制,都无法彻底将目光移开,而且渐渐的,身体竟然也有点小反应,一时更加窘迫不堪。

“你......你还没看够吗?!赶紧给我找件衣服啊!”顾晓梅一边哭一边说道,虽然没了平日里的趾高气扬,可还是命令式的口吻。

陈曦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解释道:“这不是刚把你抱下来,还没来得及嘛。”说着,正打算上楼去找衣服,可手机却响了,他估计应该是急救车的来电,于是赶紧接了起来。可电话一接通,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原来,由于暴雨的缘故,在附近高速公路上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恶性交通事故,造成重大伤亡,不仅是急救中心的救护车,就连绝大多数医院的备用车都被临时征调到事故现场救援去了。而他所在位置又距离市区比较远,一时很难派车过来,所以急救中心的人建议,如果患者中毒并不严重,是否考虑自己开车送医,不然就是一个字:等!

“算了,我自己送吧。”陈曦说完,赶紧挂断了电话,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顾晓妍,略一思索,直接从衣柜里翻出自己的一套睡衣递了过去:“你现在情况挺严重的,咱俩得马上走,别再耽误了治疗,我这身衣服是刚洗的,你先凑合换上,我这就去把车开过来。”说完,连雨伞也顾不上拿,抓起车钥匙就冲了出去。

公司为值班人员配有公务用车,虽然是台老旧的桑塔纳,但保养得不错,车况相当凑合。等陈曦浑身湿透的再回到房间,却发现那身衣服还放在原地,而顾晓妍仍旧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咋的?嫌我衣服脏啊?都到了这时候了,还穷讲究什么啊,难道还得上楼把衣服给你找来,然后伺候着你化好妆再去医院吗?他的心里虽然这样想,可还是耐着性子道:“你等一下吧,我上楼给你找衣服去。”说罢转身刚欲走,却被顾晓妍喊住了。

“不用了,我......我......我实在动不了......帮帮我。”她断断续续的道,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难堪,总之,额头上竟然全是汗珠儿。

闹了半天是这么回事,陈曦听罢,心气平静了不少,抓起衣服比量了半天,却有些感觉下不去手。上衣还好办,闭着眼睛往上一套就行了,可这裤子确实挺难的,无论怎么避嫌,可起码得提到屁股上面啊。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密集的雨点把窗户打得啪啪直响。不能再拖了,他想,这里地处市郊,如果再磨叽一阵,路上积水太多,恐怕开车也出不去了。想到这里,索性把头扭向一边,闭着眼睛的把衣服套在了顾晓妍身上。手指所及之处,尽是如凝脂般细腻且充满弹性的肌肤,尤其是屁股,真是妙不可言的感受......如果不是有意控制自己意念,还真有点想入非非了。

穿好了衣服,将顾晓妍抱起来,塞进了桑塔纳的后座。雨非常大,就上车这么一会,顾晓妍身上的衣服便湿得差不多了,躺在后座上,浑身瑟瑟发抖,陈曦见状,只好再次冒雨冲回房间,翻出一条毛毯,将她严严实实的包裹好,这才坐回驾驶室,启动了汽车。

来回折腾了这么久,陈曦几乎跟水里捞出来似的,衣服完全贴在了身上,他也顾不上许多,简单擦了把脸上的雨水,开车便冲进了暴雨之中。

雨比想象的要大很多,陈曦所在地是个小镇,距离市区至少还有十五公里的路程,开出一段路之后,他便开始紧张起来,车灯所及,路面到处都是积水,有些地方甚至连路都看不清楚了,只能凭着感觉硬冲过去。

所幸的是,这台老旧的桑塔纳还真挺给力,再加上他的驾驶技术过硬,一口气冲过几处积水严重的路段,终于驶上了国道。国道上的情况要好多了,陈曦这才有工夫扭头往后看了一眼,却发现顾晓妍一动不动的躺在后座上,好像又陷入了昏迷状态。于是心中更加焦急,脚下猛踩油门,车速始终保持在100公里以上

正全速行驶中,忽然发现右前方的路边停着一辆车,一个男人正站在大雨里拼命的朝他招手,不禁下意识的踩了一脚刹车,随后便听后座上咕咚一声,心中暗叫不好,回头一看,顾晓妍连人带毯子从座位上摔了下来。这一摔,让她从半昏迷状态下又清醒了过来,口中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没办法,他只好将车缓缓停在路边,正打算下车将顾晓妍再抱回去,却发现一个人堵在了驾驶室的门口。深更半夜,外面下着暴雨,一个陌生男人堵在车门口,换成任何人,都难免有些紧张。陈曦没敢开门,而是警惕的看着车窗外男人的举动。

那个人一边敲打着车窗,一边扯着脖子喊道:“师傅,帮帮忙,我的车抛锚了,能把我带到市里吗?我有急事,要多少钱都行!”

陈曦看了一眼停在路边的车,依稀是一台奥迪A6,性能这么好的车,咋赶不上咱的老桑呢,他在心里嘟囔了一句,随即把车窗降下来一点,这回彻底看清楚了雨中男人的模样。

这是个五十岁上下中年男人,戴着一副眼镜,可能是在雨里站久了,浑身上下早就湿透了,头发也都贴在了脑袋上,样子有点狼狈,不过文质彬彬的,倒也不像个坏人。既然车已经停下来了,那就索性捎他一段路吧,他想。

“我可以把你带到市里,但你得先帮我一个忙。”说着,他下了车,打开后车门,朝那个男人大声喊道:“到那边去,帮我把人抬上去。”

两个人合力把顾晓妍重新抬回到后座上,等一切弄利索了,这才分别上了车,坐稳之后,男人有些疑惑的问道:“那是你爱人吗?”

“这是我们单位领导,沼气中毒了。”他一边开车一边道:“我得去医院,到时候你自己找个地方就近下车吧。”

“行,只要能找到出租车的地儿就成。”男人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道:“谢谢你啊,小伙子,我在雨里站了快半小时了,过去了好多辆车,你是第一个停下来的。”陈曦听罢不由得暗笑,要不是一脚刹车把顾晓妍摔地下了,我也不能停车啊。

“其实这也怪不得人家,大半夜的,又下着这么大雨,谁敢轻易停车啊。”男人自言自语的道,随后看了眼陈曦,不解的问道:“小伙子,你啥单位的啊,大半夜还能中毒。”

“华阳集团的,这不是在工地上吗,我们租的那个破楼用的是沼气,结果把人给熏了。”陈曦目视前方,双手紧握着方向盘,顺口说了一句。

“华阳集团,好单位啊,咱们平阳市数一数二的大型国企,听说你们年终奖一发都是好几万嘛。”男人说道。

“你听谁说的?我咋从来没得过那么多钱。”陈曦撇了下嘴,把车开得飞快。

中年男人似乎很健谈,继续说道:“华阳集团的工地,哦,是不是前面那个天然气管线工程啊。”

这句话倒是让陈曦一愣,按理说工程还没正式开工,附近的老百姓不应该知道啊,于是好奇的问道:“你咋知道的啊?”

“我......我就在附近住嘛。”中年男人似乎犹豫了下,支吾着说道。

能开奥迪A6的,没准是当地的乡镇干部呢,陈曦想,难怪知道工程的事。于是笑着问道:“你是乡里的领导吧?”

中年男人赶紧解释道:“不是的,我就是附近的老百姓。”

正说着,忽然迎面过来一辆大货,有一半车身压过了路中线,吓得陈曦赶紧打了一把方向盘,大货车紧贴着桑塔纳开了过去,二人都不约而同的出了一身冷汗。

我操!陈曦骂了一句。男人则更加紧张,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的路面,生怕影响了陈曦驾驶,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路面上还是有几处积水很深的路段,陈曦也顾不上许多,都是猛轰油门,一口气冲过去,有一次水竟然没过了引擎盖子,车子也差点憋灭了火,不过最终都有惊无险的闯了过来。

“行啊,小伙子,你这技术不错啊,当过兵吗?”男人由衷的赞叹道。

“嗯,做梦的时候当过。”他开玩笑的道。

车子很快驶入了市区,男人掏出钱包,却发现里面的纸币都被雨水泡得一塌糊涂,于是笑着说道:“这钱也没法给你了,这样吧,你说个数目,然后把电话留给我,明天我安排人给你送过去。”

哎呀,这乡镇领导口气不小呢,陈曦想,于是笑着道:“那你就给一万块钱吧,我电话号码也好记,139后面全是0。”

男人听罢一愣,随即认真的道:“我没开玩笑。”

“我也没开玩笑。”陈曦瞥了他一眼道:“139后面全是0,我叫雷锋。”说着,直接将车拐进了市第二医院的大门。

“你自己坐出租车吧,我只能到这儿了。”陈曦朝男人说了一句,然后抓起自己的包,开门下车,将顾晓妍抱了出来,直奔急诊大厅而去。

挂号交钱检查,等一切都忙完了,顾晓妍也挂上了吊瓶,他这才喘了一口气。看了眼时间,已经后半夜两点多了,刚才跑前跑后的还没什么感觉,现在被空调的冷风一吹,浑身湿透的他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正合计找身干爽的衣服换上,忽然见顾晓妍挣扎着坐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他赶紧问道。

顾晓妍无力的把身子靠在墙壁上,看了他一眼说道:“今天晚上这件事,不许跟任何人说,知道吗?”

“这不妥当吧,沼气中毒是安全责任事故啊,我是值班人员,如果不汇报的话......”他的话还没等说完,就被顾晓妍打断了,很明显,她的状态恢复了不少,起码说话连贯多了:“我也是今天晚上的值班人员,而且,还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发生的一切情况都由我负责,与你没有任何关系,哪来这么多废话呢!”

这句话让陈曦颇为不爽,心中暗道,为了救你,老子拼死拼活的,你可好,连句谢谢的话都没有,现在还用这种口气说话,也太不近人情了吧!于是冷冷的道:“你是项目负责人不假,可华阳集团又不是你开的,再说这事本来也没什么啊,顶多通报一下,啥也不影响,可如果瞒着的话,按照公司规定,是要停职停薪的,我要下岗了,你养活我啊?”

“我凭什么养活你啊?再说,你不说,我不说,怎么可能泄露出去呢?”顾晓妍声音提高了些说道:“就算是要汇报的话,也等我回去再说,总之,现在绝对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这句话把陈曦闹糊涂了,他愣愣的看着顾晓妍,半天也没想明白到底为什么。

“看什么看啊,你现在汇报,公司那边马上就派人到医院来,我穿成这样,你让我怎么见人?”顾晓妍无奈的说道。

闹了半天是为了这个啊!陈曦恍然大悟,如果此刻公司有人来的话,看见顾大美女穿着我的睡衣,这确实是件不怎么好解释的事儿,于是,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些秀色可餐的画面,差点笑出了声。

顾晓妍似乎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狠狠瞪了他一眼,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我警告你啊,要是敢四处乱说的话,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话音刚落,观察室的门一开,一个五十来岁的女医生拿着一摞检查结果走了进来,一见顾晓妍正靠墙坐着,立刻命令道:“谁让你坐着的,赶紧躺下,你身体还没恢复,现在不能乱动。”

见顾晓妍躺下来,她又转身对陈曦道:“小伙子啊,你怎么还能动手打老婆呢?我告诉你啊,幸亏你家里沼气,要是煤气的话,就算抢救过来,也得落下后遗症,你看看多危险啊!”

两个人随即反应过来,医生肯定是误会了,以为是两口子打架,女的想不开寻短见了呢,一时都哭笑不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打老婆?陈曦有点纳闷,这话是从何说起呢?再仔细一看顾晓妍,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她的额头上不知道啥时候肿了个大包,远远看去,活像长了个犄角。

奇怪了,啥时候脑袋还撞个大包呢?哦!一定是那脚刹车,她从后座上摔下来,没准撞到什么地方了。

医生大姐又数落了几句,便开门出去了,前脚刚走,顾晓妍就摸着自己脑袋问道:“我刚刚就觉得这地方疼,到底怎么了?”

“肿了个包。”陈曦苦笑着将事情大致说了下,听的顾晓妍又气又恼,可又无从发作,只是一个劲摇头叹气,最后无奈的道:“你赶紧去找大夫,把咱俩的关系说清楚。”说完,发现陈曦站着没动,把眼睛一瞪喝道:“想什么呢?赶紧去啊!”

相关文章:

医道邪少|艳妇雪白细嫩的艳妇 乡村艳妇免费完本小说

说只是蹭蹭然后就进去了——快穿女主高H

脱了在外面蹭什么感觉|人妻浑圆饱满臀

《霸道boss顶级宠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你慢一点疼你太大了/啊求求你停下来医生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