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拐个皇帝出去浪在线完整版

2020-09-12 16:59 · 新商盟

赵氏得到命令,尖嘴猴腮的走过去,狠狠的揪着叶秀的耳朵。

叶秀一个用力,直接远离,赵氏气不打一处来,双手掐腰:“嘿,这丫头片子,真是越来越能耐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四下看看,走到门口拿起扫帚就往叶秀身上打。叶秀想站稳,这小身子都不允许,直接倒在雪地上,任由扫帚如雨一般落在身上。

手里依旧紧紧攥着铜板,生怕一个掉落,就再也找不到了。

叶秀一声不吭,倔强的瞪着她们。

“显摆你眼珠子大呢?我让你瞪!”赵氏朝着她的脑袋打过去,扫帚尖锐的扫帚条刮到了眼睛,叶秀立即闭上眼睛,疼得泪水夺眶而出。

叶四妞在一旁看着,眼里满是得意。

柴房中的叶大妞被声音吵醒,勉强坐起身来瞧了一眼害怕的叶二妞,加上外头传来的大骂声,叶大妞心里暗骂不好,拖着病躯走出去。

眼看着叶秀新伤加旧伤,倒在雪地上手足无措,连忙跑过去挡在叶秀面前:“娘,五妹这是犯了什么错?你要这样打骂?”

赵氏也是打得累了,索性站起来歇息一会:“她动手打了四妞,你说该打不该打?”

“真的吗?”叶大妞不相信一直老实巴交的叶秀会动手打人。

叶秀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连忙把自己的棉袄脱下来披在叶大妞身上。

“五妹,你说话啊,你要是没打四妹,告诉大姐,大姐帮你解释。”叶大妞晃着叶秀的身子。

叶秀两个眼珠瞪得溜圆:“打了又怎样?”

“嘿,臭丫头,敢犟嘴!今天,我非打死她不可。”赵氏挥舞着扫帚。

叶大妞护着叶秀,扫帚打在她身上。

转过头,看向刘秀梅,跪地恳求:“奶奶,一个巴掌拍不响,五妹一定是因为我生病着急了,才动手打了四妹。奶奶,这个冬天的活,我都干了,好不好?你就放过五妹吧,她身上的伤还没好呢。”

叶秀根本不愿意恳求这些白眼狼:“大姐,别求她们,她们压根没把我们当家人,你生着病呢,怎么干活。”

“你闭嘴。”叶大妞冷喝,接着,磕了个头,“奶奶,大妞从来没求过你什么,这次求求你了。”

刘秀梅看的心里有些不得劲,白了一眼转过身:“行了,教训也教训过了,她糟了打,以后会长记性的。”

这些孩子,都是叶家的,她也见不得死去活来的,叹了口气,“柴房冷,回屋里住吧,养好身子,干活去。”

赵氏扶着刘秀梅回屋,叶四妞转头做了个鬼脸,笑嘻嘻的离开。

“咳咳……”

“大姐,你没事吧?”叶秀拍着她胸脯,“我扶你回屋。”

叶大妞抓住她的手,眉目多了一份无奈:“五妹,大姐知道你气不过,可我们又能怎么样呢?咱们娘亲死得早,后娘有六弟,咱们斗不过的。我告诉你多少次了,凡事要忍耐。”

“叶四妞抢了给你抓药的铜板。”叶秀恨得牙痒痒。

“我自己的身子我知道,不抓药也没事。好了,扶我起来,我得去干活,要不,奶又该挑理了,你也给我干活去。”

叶大妞执意如此,叶秀阻挡不来,见叶大妞背着篓子往外走时,叶秀忽然发现,从刚才就没看见叶二妞,莫名的回到柴房,发现她正靠在柴火上,颤抖不停。

这样弱小的性子,以后如何是好啊?

“二姐,大姐上山了,她还发着烧呢,你快去帮着大姐干活。我拿着铜板去抓药,还要上山去找金银花,你照顾好大姐。回来之后,让她在炕头好好躺着,知道吗?”叶秀叮嘱。

“好,好,我这就去。”只要不是在家,叶二妞哪里都愿意去。

叶秀这下才安下心来,她拿着铜板,去村头抓药,然后绕道去了村里最高的一座山,拿着棍子借力,往山上走。

金银花,在现代见过有种植的,但这种高山,只有山顶估计才能找到。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让叶秀找到一颗,欣喜地采下。

天色已晚,她打道回府。

走到自家杖子外时,见一个身材高挑瘦弱,黝黑的男子在门口晃来晃去,叶秀走上前,调侃道:“这不是邻家的铁牛哥哥吗?你来我家有事吗?”

铁牛闻声看去,快速跑过去,摩拳擦掌的手握住叶秀的手,不料,叶秀一躲,呵呵一笑:“铁牛哥哥,有事你就说。”

气氛有些尴尬。

铁牛挠挠头。

吞吞吐吐的问:“好秀儿,我今天在山上捡柴时,撞见你大姐,发现她脸色很不好,她是不是生病了?”

这情窦初开的模样,叶秀心里有些担心,认真的提醒道:“铁牛哥哥,咱们村里,最注重的就是男女不得私相授受,你的关心我替大姐谢谢你,希望你以后不要来了。”

说完,越过他往前走,走两步停顿,转头,“大姐的病没什么事,我已经抓到药给她治疗了,勿念。”

铁牛尴尬离开。

叶秀来到厨房一边熬药一边想。

大姐和铁牛哥哥什么时候对上眼的?还是说铁牛哥哥一厢情愿?这种事,要是被村里知道了,可不得了。

叶秀放心不下,放下手中的药,回到里屋,悄悄凑近,扒拉一下叶大妞:“大姐!”

叶大妞醒来,莫名问:“五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早就回来了。”叶秀眼神游离,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最终还是忍不住试问,“大姐,你和铁牛哥哥……你们是不是有情?”

叶大妞一听,本来发烧就红的脸更加红了。

见状,叶秀宛如热锅上的蚂蚁,连忙劝说:“大姐,你现在生病当中,可不能想那些没有边的事情啊。现下就我一个人知道,要是让第三个人知道了,你可是要被火刑的。”

叶大妞面露为难之色。

叶秀也不忍心再说下去,男女之情,太正常不过。忽然,外头传来一声叫唤:“五妹,药扑了。”

“哎呀。”叶秀连忙跳下炕,“大姐,你先别睡,药好了,我去给你端来。”

说完,朝着厨房跑去,让叶二妞拿过抹布,把药倒出来,看着药的颜色有些不对劲,上前闻闻。对于中药她不了解,也许,这个药就是这样的吧。

心系大姐,端着药就回屋给叶大妞喝。

然而,小半个月过去了。药都吃完了,烧怎么不见退?咳嗽的也越来越厉害。

此时已经半夜时分,在天寒地冻院子中,叶秀拍着叶大妞的胸脯:“大姐,你要不要喝点水啊?”

叶大妞摆摆手。

“我没事,咳嗽一会就好了。只是,眼看着冬天要过去了,我这身子骨,别耽误了春播才好啊。”

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春播。

待叶大妞好些了,叶秀把她带回屋子后,悄悄的来到厨房,看了看熬药的锅,没有什么问题,打开之后,发现药渣子底下漏出一点黄色物体,好奇的拿出来。

这才发现,药渣只是浮在上面一层,底下全是树皮。

把锅一丢,在厨房各处找了起来,在一堆柴火后面发现一堆烧焦的药。难怪大姐的病一直不好,原来药都被人烧焦扔在这里了。

除了三妞四妞,她想不到第二个人会做这种龌龊事,稳下心来,回去屋里。

第二天一早起身,叶秀上山捡了一堆的柴回来,然后又在后院洗衣裳。这小半个月,身上的伤不那么疼了,多活动活动,锻炼一下身子。

一早上茅厕的刘秀梅见到,脸上的严肃松了几分:“以后干活都这么卖力,也不用再讨打了。”

“是,奶奶。”

刘秀梅布满皱纹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和蔼,走在去茅厕的路上,发现有几块木板垫在地上,莫名疑问:“这是你弄的?”

叶秀起身,点头:“对。奶奶,现在雪天路滑,您身子骨再老当益壮也架不住摔跤,垫上几块板子,好走路。尤其开春时,路上泥泞,等板子踩实诚了,开春不会脏了您的鞋子。”

刘秀梅什么也没说,转身之际,脸上带着笑容。

叶四妞在后面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她趁着刘秀梅进入茅厕后,回到屋子里,把棉被,棉袄,干净的不干净的都抱了来,往叶秀的盆里一堆:“这些今天都洗干净。”

叶秀抬头瞄了她一眼。

把盆里的东西全都拿了出去,双手紧紧抓着盆,嘴角一勾,秒速站起,端着盆往她身上一洒,胳膊夹着盆嘲笑:“四妹,我这倒水,你凑什么热闹啊?瞧瞧,你的新衣服,又脏了。”

“你……唔……”叶四妞话没说完,叶秀立即堵住了她的嘴巴。

左右看了看,确认没人,随即,凑近她,冷笑,“四妹,你还是不要喊了,赶快回屋去换一身衣服吧。要是病了,就不好了。另外,我提醒你一句,这次,给你个教训,大姐若是没事就罢了,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让你生不如死。”

这丫头,何时这般厉害?

阴狠森寒渗透叶四妞全身,棉袄上的水结了冰,那叫一个透心凉。

这年头,生个病,治不了根就会跟着一辈子,她也没有那么自信,相信奶奶会动用六弟以后娶媳妇的钱给她治病。

大口喘气,整理一下凌乱的头发,逞能:“等一会我去告诉奶奶,哼。”转身回屋去换衣裳。

看着她的背影宛如落汤鸡一般,叶秀冷哼一声,拍拍手拎着盆打水,继续洗衣裳。

叶四妞冻得“嘶嘶哈哈”的,抱着膀子回屋里换好衣裳,刚要去大屋,就看见门口有人晃悠,灵机一动,跑过去:“铁牛哥哥,你来看我大姐啊?”

她曾经看见过铁牛去山上找过叶大妞,两人还秘密的聊了些什么。

铁牛一看是四妞,心里有些惆怅。他清楚四妞是个什么人,不过,担心叶大妞的他,顾不得那些礼教了,从口袋掏出一块糖来:“四妞,给你吃糖。”

叶四妞眉开眼笑,把糖塞进嘴里:“铁牛哥哥,有事你就说呗。”

“四妞啊,你大姐的病好点没?这都半个多月了,前阵子我还总看见她出门,最近一眼都没看到,我好生担心。”铁牛浓密眉头紧皱。

嘴里的糖很甜,可四妞遭到叶秀的羞辱,心里叫苦,斜眼思索片刻,指着旁屋:“大姐在炕头躺着呢,这病啊,一直不见好。”

说着,凑近一步,小声低喃,“铁牛哥哥,趁着我奶和我娘不在家,你赶紧过去看看吧,我大姐总叨咕你呢。”

“真的吗?”

“我还能骗你不成?赶紧去,一会我奶和我娘出门回来,你就没机会了。”

铁牛乐的都快蹦高高了,又掏出一块糖塞进四妞的手,马不停蹄地往旁屋走去。

叶四妞见他进了旁屋,自己在院子里晃悠一盏茶的时间,见叶秀从后院回来也去了旁屋时,立即往大屋里跑去。

叶秀撩开厚重的门帘子,特意在门口的炉子上烤了一会冻僵的手。

忽然听见里屋发出蚊子一般的碎碎声,莫名往里屋走去,推门而入之际,便撞见铁牛光着膀子,抱着只穿了一件红肚兜的叶大妞。

两人见状,立即分了开来。

叶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仔仔细细的瞧了瞧状况,吞了一口口水,双眸仿佛地狱炎生的魔鬼冒着红光:“谁让你来的?”

堪比男儿的气势让七尺大汉的铁牛浑身发冷:“四,四妞说你们奶奶和娘不在家,我担心大妞,来瞧瞧。”

呵……叶秀冷声一笑:“瞧到炕上来了?”

“五妹,你别说你铁牛哥,他也是为了家里同意我们在一起,才生米煮成熟饭的,我是自愿的。”

叶大妞连忙穿上衣服。推攘着铁牛,“趁着我奶和我娘没回来,你快走。”

“谁说她们不在家的?恐怕现在人家正火急火燎的往这赶呢。”叶秀真对叶大妞的榆木脑袋真是无奈了。

“难道四妞骗了你?铁牛哥,你快跑,让我奶她们撞见了,你我都得死。”叶大妞慌乱下大力推了一下铁牛。

铁牛连忙点头,拾起炕上散落衣物,跳到地上就要往外跑,刚到门口,就被叶秀一把抓住,狠狠的往炕上一甩,指着窗户:“跳窗出去,顺着后园子滚出去。”

铁牛连忙点头,打开窗户之际,不忘回头:“大妞,我一定会来提亲的。”话毕,跳了出去。

叶大妞此刻竟还很开心。叶秀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就在铁牛前脚走,就听见外头传来一句:“奶奶,你快点。”叶秀刷的一下跳上炕头,淡定自如的给叶大妞整理衣服,扶着她躺下,整理被子,给她盖好:“大姐,一会你只要装睡就行了,嘘,别出声。”

叶大妞点头。

三妞四妞扶着刘秀梅和赵氏进来,四妞那叫一个勤快,进来发现没有铁牛的身影,翻箱倒柜的找,一无所获,指着在炕头补丁衣服的叶秀:“人呢?”

叶秀莫名其妙,慢条斯理将针线放下,奇怪问:“什么人?”

“你别跟我装蒜,刚才铁牛哥进来的,还和大姐做了那种事,这可都是我趴在窗口亲眼看见的。”叶四妞趾高气昂。

叶秀嘴角勾起,不慌不躁,不怒反笑:“四姐,你怎么有趴窗户的习惯啊?你可能看错了吧?这里就我和大姐,我从没看见铁牛哥的身影啊。”

“四妹,你真的看见了吗?”叶三妞相比之下沉稳不少,就怕一个不准成,弄巧成拙。

“四妞,你知道奶奶最讨厌的就是撒谎。”赵氏提醒。

叶四妞嘟着嘴巴,咬紧嘴唇:“我真的看见了。”说着,气鼓鼓上炕,冲向叶大妞,却被叶秀拦截下来,“四妹,大姐病着呢,你要干什么?”

叶四妞用力的推了一下叶秀,叶秀故作好像很疼一样,摔在炕上,故意让叶四妞冲过去。

她一把拉起被子,发现叶大妞穿的也好好的,一点凌乱的迹象都没有。

这下叶四妞慌了,看向奶奶,委屈道:“奶奶,我真的看见了。”

“好冷啊。”叶大妞喃喃自语。

叶秀急忙过去,给她盖好被子,还看见她眨了一下眼睛。

叶秀忍住笑意,把视线投向赵氏,诉苦:“后娘,我知道你们看不上我们三姐妹,但也不用这样落井下石啊。大姐生病一直没好,那些药,还被三姐和四姐给扔掉,大姐一直硬撑着,我们已经很隐忍了,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赵氏一脸懵。

叶三妞柳眉一蹙:“五妹,大姐的药一直是你熬的,我看都没看见,别冤枉了好人。”

看她脸上的确是不知情的样子。她给自己开脱时没有连带叶四妞。即便是亲姐妹,也隔着肚皮。

叶秀灵机一动:“三姐,你就不用给四姐开脱了,那些药,四姐看着我拿回来的。昨晚,我看见药都被四姐丢在厨房左侧的柴火后面了。”

刘秀梅定睛观看每一个人的举动,火眼金睛的她顿时看出了叶秀的鬼机灵,立即转身看向叶四妞,提醒:“四妞,最近让你上山捡柴火,看你挺能干的,厨房的柴火以后别放在那里了。”

叶四妞莫名其妙。

这阵子,她哪上山捡柴了?

听着刘秀梅的意思,她以为要她干活,立即反驳:“奶奶,我知道我没捡柴火你生气了,以后不会了。”

然后指着叶秀,“你别冤枉好人,再说,我也没那么蠢,要是真的害你们,我干嘛把药丢在柴火后面?况且,柴火明明在右侧……”

突然,叶四妞好似意识到什么,立即闭上了嘴巴。

刘秀梅无奈。

叶三妞更是不屑,自己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妹妹。

赵氏给了她一记冷眼。

叶秀冷哼一笑。

叶四妞反应过来,紧忙解释:“娘,奶奶,我没进过厨房!我……”又一次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刘秀梅嘴角抽动两下,一拐棍打在叶四妞的身上,冷喝:“那药,是用钱换来的,你们是姐妹,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

转头朝向赵氏,没好气数落,“三妞和四妞都是从你肚皮里生出来的,怎么差距这么大?四妞这种行为,是我们没有教育好,让我死了到底下怎么和我早死的儿子交代?你,把四妞关进柴房,没我的话,不许放她出来。”

“老娘啊,天寒地冻的,柴房冷。四妞身子骨弱,恐怕遭不起这罪啊。您已经打了她,就算了吧。”赵氏求情。

“算什么算?这家里的风气越来越浑浊,我要是不正正风气,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一家之主?废话少说,三妞,陪奶奶回屋待着,气得我心直蹦。”刘秀梅捂着胸口,岚山步伐往外走。

三妞去搀扶刘秀梅时,赵氏给了她一个眼色。聪明如她,怎看不出赵氏让她求情的意思!

只是,她和四妞虽是双生子,却那么蠢,平时,就仗着自己是妹妹,没少和娘说她的不是,心里早就嫉恨。

才不会求情。

“奶奶,别气了,回屋之后,我把六弟抱来哄哄你。”叶三妞献殷勤。

“还是我三孙女懂事。”刘秀梅夸赞。

叶秀好笑的看着揉着屁股的叶四妞,冷哼一声,嘲笑道:“后娘,奶奶都发话了,你还不把我四姐关柴房去?一会让奶奶知道你迟迟不肯责罚,定会和你发脾气。”

赵氏恨得牙痒痒,哑巴吃黄连,一身气没处发。上前拎起叶四妞的耳朵:“我平时白白疼你了,跟我去柴房。”

叶四妞护着耳朵,叫苦连天:“娘,你轻点,好疼啊。”

叶秀下炕,特意趴着窗户看着赵氏把叶四妞丢进柴房,她立即回到炕沿处,碰了一下叶大妞。

叶大妞先是睁开一只眼睛,见屋子里只剩下叶秀一个人,她这才坐起来。

内心无比愧疚,要不是因为铁牛的关系,她也不会让叶秀和后娘她们如此,捏了一下叶秀的鼻子:“真有你的。这次,大姐谢谢你。”

看着她平安无事,叶秀就高兴。

一个多月过去后,叶秀为了让叶大妞好好休息,把活都揽到自己身上,二姐也任劳任怨。然而,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天,她从山上捡了一堆柴火,还采了不少东葵,刚从奶奶那里领到一块碴子饽饽的奖赏,回到屋里准备给一直未好的叶大妞吃,一进门,就发现她窝在炕头,不知在想什么。

“大姐!”叶秀叫了一声。

叶大妞抬头,双眼空洞:“五妹,我这个月,没来月事,今早,我悄悄去找刘大夫看了一下……我……。”

叶秀一愣。

自从上次铁牛离开后,就一直没有出现,更别说提亲了。立即把手里的碴子饽饽放下,爬上炕,抱着叶大妞,有些自欺欺人:“会不会是延后了?”

叶大妞颤抖:“刘大夫说我,有喜了!”

相关文章:

一口吮住肚兜下的凸起,揉捏娇乳硕大律动前后

老头玩丫头小说_男女强吻摸下面揉 高辣h文乱乳

怎么吸男朋友的命根才舒服:乖抬头看我们结合处

小浪货操这么久这么紧|十二三岁的女孩会动情吗

睡了自己的老姑*骑在男孩身上驰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