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头强扒衣服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

2020-09-12 16:47 · 新商盟

第三章:鬼之道

王宏讲这话,好像我欠他似的!

我马上把他赶出去:“我怎么把我带来!”走着,你是我高中男神的份,我才要给你喝一口水,不然,你就不进我家了!”

“安静,我说你怎么变得如此粗暴了?”

王宏想拜托我在门外,我径直把门关上了。

但是,这个王宏是柳龙庭自己牵线的桥。我好像很在意那个。如果我赶走王宏,柳龙庭会惩罚我吗?

我的心里很犹豫,最后发誓,管他呢,再怎么惩罚,他是他,我也只要这肚子蛇的孩子,我认为他不参加,我怀孕以后,满的时候,山坡的蛇钻出来的场面,都觉的恶心恐怖袭击。

王宏敲门后,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看电视,听到后面传来男人的声音。“怎么样?电视可以吗?”

“不错。”

我回答完,她忽然露出奇怪的目光。柳龙庭赶紧回头一看,手搭在沙发靠背上。

“啪!”电视自动关闭,这是我感到非常惊讶,我在黑暗的1张,急忙看电视的屏幕电视上走去,按下开关,电视却意外地没有应答,我又再一次重新刺插座,还是反应吗!(我去柳龙庭,烧掉了我的电视机!)

“去叫王宏。”柳龙庭命令我。

原本王宏刚刚说到的我的心情很不愉快,现在我是柳龙庭烧电视,没有来过我的每一个地方,我觉得柳龙庭是个了不起的地方,我也没有柳龙庭!

“不,你要是想让我出去,就必须要把肚子里的蛇胎出来,否则我就不为你参选了。”

柳龙庭看到我说了这些话,没有太大的表情。在沙发上转了圈,坐在我旁边,用手扶住我的脸颊。

柳龙庭那细长的眼睛从我不到20厘米,这么近距离的盯着他的眼睛看,可能我的心脏跳动的频率加快,如此轻易地妥协了,但我又柳龙庭“腹害怕蛇,如果你是我的孩子,我立刻请王宏进入。”

又冷笑了一声。柳龙庭把目光转向我的脸。然后是高度紧张、起伏剧烈的胸膛和我的腹部。然后他开口了。“孩子们,你们的母亲说你们不行,要杀了你们,别让他们看到你的本事。”

柳龙庭说的就好像我的肚子里那些还像模压蛇问洞的他说的一样,但只是想笑的时候,肚子里好像有什么激烈的活动。我的肚皮的有点疼,还没来的及屋顶等激烈的疼痛,摸了一下我,我的全身,我肚子饿的肚子就像有什么东西咬我的内脏血肉密密麻麻的疼痛,就像无数的刀被切断,这样疼我的沙发上掉下来的瞬间,捏住摔倒了地上的肚子!

“现在还能出来吗?”柳老师满脸笑容地看着我还坐在沙发上,一边疼痛一边滚了下去。

“不……”。我拼命地回答柳龙庭。

虽然没说柳龙庭话,但我肚子疼得比刚才还要剧痛,这种痛苦把侵入骨髓的痛苦,就算是死也是这种痛苦的百倍!

,地上喊我是疯狂的疯子一样,最后是忍受不了,柳龙庭,爬过去,双手在他的脚,声音嘶哑的柳龙庭是“他们早点停下脚步,我参加竞选,什么我做什么。”

“真的吗?现在流行吗?”柳龙庭反问。

我慌忙摇头。下次再来不就好了,我什么都听你说。

我的这句话,是柳龙庭对不起,我也没那株的肚子的疼痛是这些后,慢慢消失了,柳龙庭手我支撑地面,手,脸前我从抚顺头发,安慰安慰一样,但是,我更恶心的“看你的痛,脸小,早知道了也白了,比刚才更顺从,我也才这么大的辛苦,快去换衣服,我们从现在开始外出王宏的妻子去母亲的家。”

哼,原来是猫哭假的慈悲,我现在想在剩下一句话的时候和柳龙庭说话,所以就按着肚子换房间了。

外出的时候,柳龙庭付成了我的身。

王宏刚才看,怕他对我的样子,现在我是自动奠仪如果能看了,请赶快小巧玲珑,我说我也看了,反正他老婆和她的好,我的钱的确是从事。

提醒柳龙庭我参加的话,那个钱,随意宏几句对应的王,乘坐他的车,他和他的老家去。

王宏和妻子的娘家也我家的园区1小时左右的车程,远处,村中眼睛,但是也不老,柄作为县的中心,在这里买套外,只来了二十多万花,什么也不知道王宏是踩着的小狗运。

王宏是带着他的妻子的娘家一进门,一译是霉菌的阴郁的气味,来到对面的一个大房间面为基础,朝向不好,但现在,白昼的太阳外,房间是沉重的,仿佛一股巨大的呼吸抑制,一般人觉的不好。

我向师母寒暄了几句,王宏把我伸向她老婆所在的那一间屋子的门口,扎了一缕头发,散发出了一个女子吃,我向他经了:“那是我老婆李娟,现在是发神应当。”

弟子的,我昨天也偷偷参加王宏老婆看着,一句话也不正常,一个人直挺挺的坐在床上,呆呆地完全是无聊的吃东西,但是她的背上一大张挡住我们的视线,她吃的是什么也不知道。

“怎么样,白仙婆婆来了什么。这个房间漂亮吗?”问我王宏。

柳龙庭不在,我在俗人的我也能看见什么?准备怼王宏,但那里有冰冷的东西在裙子下从早上开始我的脚里卷了进来,我的整个身体一怔,仿佛瑛姑柳龙庭上半身的被,全身不动,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我的身体正在控制!

“看了,这个家了遮蔽鬼的道路上了。”

我的嘴,柳龙庭说的话,我柳龙庭强行被附身了!

柳龙庭说话的时候,他的房间是我的脸,刚才我也什么也没看,现在是柳龙庭上半身,原本漂亮的房间里耍,刚才房间的格局也发生了变化,就像公路,公路的道路的到处都是,垃圾袋,部分腐烂的动物的肝一样的东西!

李之后也慢的坐在床上,她的几个孩子上学的黑色影子,背着她坐在我的正面是女人的肚子很大,清穿李之后隐藏了她的脸,我只能看见她梳马祖道一头的水亮的头发。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的好不好,转世重生,在这里逗留的极端人类,难道我要注意做鬼怎么办? !”柳龙庭眼神黯淡,喝了房间里的主句。

结果柳龙庭仙,有几个胆小趴在李娟体的东西,听见了柳龙庭的声音吓了一跳,立即尖叫走向墙壁的墙缝里,李之后对面的那个女人坐着听的饮柳龙庭怒,反而数团的影子一样消失,反而手按照李之后的肩膀,转身的腐烂了的一张也不知道五官的脸盯着我的脸,盯着看了!

第四章:山神娶亲

此时我吓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要不是柳龙庭附在我身上,估计我站都站不住。

我们两这么相互对视了快有十秒,那女人才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似得,那张恐怖的脸顿时变得慌张起来,甩开了李娟,飞快的就要往墙上逃,而柳龙庭自然是不给她机会,嘴里快速的念着什么咒语,手掌顿时往墙上用力一拍,就像是给墙上了道枷锁,那个女人猛地往墙上撞过去,却被反弹在了地上,可是仍然不死心,躲瘟疫似得躲着柳龙庭,不断的想往墙上爬,尖利的指甲飞快的挠着雪白的墙面,发出一阵阵尖锐可怕的声音!

见她慌成这样,墙上的几个小黑影想拉住这女人,但是根本就没用,他们的力量穿不透柳龙庭施了法术的墙,几个孩子,和那个女人,竟然像是我们人似得,呜呜呜的哭了起来,不过没有眼泪。

柳龙庭看了他们一会,放开了我的身体,从我身上下来,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我说:“原来是被流放了。”

“被流放了?什么意思?”我问柳龙庭,因为柳龙庭下了我的身,我也看不见刚才的女鬼和那几个小鬼,我面前还是一个房间,不过这时李娟已经倒在了被窝上。

“被流放就是有些人前世犯了大错的,生死簿上划了名字,死后地府不再收容,于是就流放到世间,任其自生自灭,这种鬼魅一般没有多大的能力,不然刚才也不会连认我都难,而且这个女人估计是渴望超生,就在鬼路上徘徊,见着了怀孕的李娟,出于某种原因,所以就缠上了她。”柳龙庭也算是耐心的回答我。

“既然没什么能力,你要怎么处理她?”

“去找张纸和笔来。”柳龙庭转头对我说。

我赶紧的转身到门口,对趴在门口不断的向我们屋里张望的王宏喊了一句,叫他给我张纸和笔。

王宏这会倒是很听我的话,赶紧的问他丈母娘要了纸笔,然后问我我刚一个人在屋子里嘀嘀咕咕什么呢?是在和仙家说话吗?

他看不见柳龙庭和那个女人,我也就没搭理他,把门一关,走到柳龙庭旁边,将纸和笔递给他。

柳龙庭拿起笔纸,端端正正的在纸上写了上了:岳天香,三个字,字迹刚劲秀气,是个人名。

然后递回给我说:“你把这个,供在我们堂口,到时候岳天香就是我们堂口的兵马了,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调遣她们,这种被供奉的鬼灵,称为清风,以后我们堂口的兵马越多,我们的实力也越强。”

“意思就是我们以后还会收别的兵马?”我问柳龙庭。

“对,就相当于一个将军,他要去打仗,手下会有很多兵马,我们也一样,清风对地府的事情比较熟悉,以后遇到关于阴事的,可以直接找他们出马。不过我跟你是直系的关系,以后收到再多的兵马,她们都归我管,但我归你管。”

不知道为什么,柳龙庭说到最后这一句的时候,我心里还觉的有点儿尴尬小暖心,反而没刚才这面排斥他。

柳龙庭非常快速的察觉到了我此时的心理,原本正经的脸忽然对我阴阴一笑,靠在我耳边语气忽然轻浮了起来:“是不是顿时觉的你权利很大?晚上我来找你。”

我都没参透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却莫名的觉得他不怀好意,伸手就想把柳龙庭的手给拍下去,可柳龙庭却反而十分自然的抓起了我的手,拿起我手掌贴在他的两唇之上,用力的抓着不让我扯开,直勾勾的盯着我看,让我不由得想起了那种电影里的那种桥段,他撩的厉害,让我心悸的也厉害。

“拉倒吧,谁会来找你,你赶紧放开我!下流!”我使劲的扯开柳龙庭的手,柳龙庭垂眼看着我,嘴角浮起抹阴沉的笑意,他的眼眸子,就像是两谭深山井眼,幽深不见底。

柳龙庭将我的手放开,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对我说要记得刚才对我说过的话,我白了他一眼,装作没听见,去打开了门,让王宏进来。

王宏一进来,也顾不上我们了,赶紧的向着他的老婆走过去,问我他老婆怎么样了?

我猜岳天香已经被我们收服,没人再缠着李娟,估计也很快就醒了,于是对着王宏说已经没事了。

正当我说着话,李娟的头动了动,王宏顿时开心的朝着我喊了起来:“白静,我老婆醒了,我老婆醒了!”

我赶紧走过去看,只见李娟揉着脑袋,睁眼看了王宏一眼,问他说:“你抱着我干啥啊?”

“你刚醒,我当然要抱着你。”王宏超恶心的当着我一个外人的面秀恩爱。

“老公,我刚才做了个梦,我梦见我被一个女人带到一条脏兮兮的公路上,那个女人给我喂吃的,告诉我怎么生孩子,还保护我不让别的人拉走,好奇怪的梦啊。”李娟一脸无辜的说这些话。

现在李娟醒了,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在回去的时候,我把柳龙庭交代给我的事情告诉王宏,跟他说她丈母娘家那房子不能住了,这里面阴气重,住久了,会折寿死人的。

老婆醒了,王宏心情也好了很多,对我说这屋子倒是不会住了,不过这次还真的感谢我在过年前把他老婆的魂给叫了回来,说着,给我塞了个红包,我摸着有点沉,本来想不接,但是王宏笑嘻嘻的跟我说叫我收着,干我这行,可比他赚钱多了,以后他给我介绍生意,到时候,可别忘了给他点分成啥的。

我猜他怎么可能给我这么多钱呢?竟然想的是这出,于是干脆把钱往包里一放,说以后看缘分。

王宏请我吃了顿晚饭,我回到家里都已经八九点,好在回家之前也给奶奶打了个电话,奶奶自己一个人吃完晚饭睡觉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柳龙庭白天跟我说的那几句话的影响,我去仙堂给岳天香上供的时候,都有点紧张,生怕柳龙庭会在仙堂里对我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不过我把岳天香供上祭拜了之后,柳龙庭也没出来,这让我心里缓了口气,也累了一天,就去脱衣服洗澡,上床睡觉。

晚上大概十一点左右,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被浑身传来的一阵紧紧的勒痕给弄醒,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缠在我身上似得,把我颤抖有些疼了。

可我就算是醒了,眼睛也睁不开,但却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那个东西在咬我心口,我的手掌心里被塞进了一个奇怪的东西,它就握着我的手。

因为我确实是很困,加上这种感觉也没让我多反感,既然眼睛睁不开,我又转头在被窝里换了个方式去睡。

第二天早上,奶奶叫我起来吃早餐,我睁开眼睛后,窗外强烈的太阳光都把窗帘照的透亮,混着晨光,我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蛇腥味,就像是昨晚我屋里养了蛇似得。

这让我顿时就想起昨晚的事情,心里想该不会是柳龙庭昨晚来找我了吧!那它昨晚对我干了什么?我下意思的伸手看了我的手掌,也没什么异样。

和奶奶坐在桌上吃早餐的时候,奶奶问了问我昨天发生的事情,还是比较满意我表现的,然后又忽然问我说:“静静,你有没有听说过山神娶亲?”

相关文章:

女神沦落为玩物李雪菲-女宿舍艳史寝室全文

如果一个男人想改变你/不许穿内裤来我办公室

和女朋友旅游*双腿间流下一滩液体王爷

教室里我挺入了她体/男女床上啪啪啪

日本人jizzjizzz视频 厨房 亚视人页码57 吃奶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