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精品】顾此余生走向你小说全集全本

2020-09-12 16:32 · 新商盟

此刻,蓝小棠已经挥着菜刀逼近,对着床上的二人就落了下来。

只是,在那么个千钧一发之际,时佩林猛地抓起一个枕头,向着菜刀挡来。

一瞬间,菜刀划开羽绒枕头,里面的的雪白羽毛纷飞飘落,仿佛下了一场唯美的羽毛雪。

而正因为枕头的阻挡,菜刀的势头已经减弱了大半,被时佩林扣住了刀背,然后稳稳地抢了过去。

他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窜了上来:“蓝小棠,你疯了,竟然要杀我?!”

他将菜刀扔在了远离众人的地方,然后跳下床,一下子扣住了蓝小棠的肩膀:“你竟然敢杀人?!”

“我怎么不敢?!”蓝小棠只觉得肩膀都仿佛要被时佩林捏碎了,她看着他,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你这么对我,你不得好死!”

“原本,我还打算,给你一笔赡养费。”时佩林已经冷静了下来,淡淡道:“现在,看来已经没有必要了。我不告你故意杀人未遂,就已经是对你很仁慈了。我马上通知律师,办理离婚。当然,你如果不办理的话,我可以告你蓄意谋杀。”

“你告!你以为我怕死吗?!”蓝小棠恨恨地看着他:“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宁愿死,也不离婚?”时佩林眯了眯眼睛,眸底划过一抹狠厉。

“我不可能成全你们!”蓝小棠回答得斩钉截铁。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时佩林说着,猛地一把,反手扣住了蓝小棠。

男女之间的力量悬殊,让她根本无法动弹,蓝小棠一边挣扎,一边喊道:“时佩林,你要做什么?”

“柔柔,你去地下室找一条绳子上来。”时佩林看向床上的女人,语气格外温柔。

柔柔?这还是蓝小棠第一次听到时佩林这么温柔地叫一个女人的名字,她气得近乎晕厥,可是,身子被制住,根本无法动弹。

床上的女人从地上捡起了时佩林的衬衣穿上,此刻,蓝小棠才看到,她的腿又白又长,修长的线条在宽大的衬衣下,越发有种撩.人的味道。

“佩林哥,我马上上来!”她说着,就那么赤脚跑了出去。

不多时,女人拿来了一条绳索,递给时佩林。

“时佩林,你竟然捆我?!”就算是再气再恨,可是,心中被挚爱如此背叛的痛,还是让蓝小棠模糊了双眼,她感觉自己的身子被一圈一圈绑住,她的眼泪疯狂决堤,浑身抖得不成样子。

最后,她全身被捆住,绳子勒得死紧,因为绳索粗糙,她甚至感觉到有的地方,似乎已经磨破了肌肤。

“你到底要做什么?!”她看着那个自己曾经决心要照顾一生一世的人,那个平日里看起来俊秀出尘的人,那个她照顾了两年,心系了两年的人,只觉得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反复搓揉着,血肉模糊,再不是当初的模样。

“我想让你看看接下来的事情,让你重新考虑一下,你不离婚的决定。”时佩林冷静地道,说着,他捏住蓝小棠的下巴,将一团毛巾塞了进去。

蓝小棠的瞳孔猛地放大,心底有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时佩林已经走到了女人的面前,他的手落在她的衬衣扣上,挑开了最上面的两个,然后,转头对蓝小棠道:“看到了吗,我爱的人是陈芷柔,现在,我们会做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

说着,他扣住陈芷柔的腰,低头吻向她的唇。

她马上伸臂环住他的脖颈,仰着任他采撷。

蓝小棠木木地看着两人的吻越来越深,然后,时佩林已经解开了陈芷柔最后一颗纽扣。

他的手滑向她光洁的后背,大掌一路向下,揽过她纤细的腰肢。

他的动作极缓极慢,每一个动作都好像在欣赏着艺术,直到,她被抓的难受,低低地埋怨:“不要,刚刚才做过……”

时佩林显然把她的婉拒当做了邀请,他的吻一路往下,一边吻着,一边低笑:“是谁说要做遍我家每一个角落的?现在,我们就开始吧!”

说着,他一把将她抱起,抵在了墙上,然后,开始了这不堪入目的运动。

蓝小棠被当做破布一般扔在角落,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只觉得整个世界仿佛天崩地裂!

刚才的一切,已经令人发指了,却没有料到,时佩林竟然这么没有底线,当着她这个正牌妻子的面,和另一个女人在她的面前做这种事!墙壁前,陈芷柔被他攥住自己的力道掐的生疼,一边低泣着,一边埋怨道:“你弄疼我了!”

时佩林一边动作着,一边亲吻陈芷柔:“放松点……”

蓝小棠只觉得自己就好像坠入了一个无底的深渊,周围罡风四起,冰冷的风不断地凌迟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她明明都快要死了,却始终还是活着,就那么生生地承受着难以言喻的冰冷和疼痛!

“柔柔,我们换个地方——”时佩林说着,将陈芷柔抱到了房间的梳妆镜前。

“舒服吗?”他一边动作一边道:“我喜欢你叫。”

“这里、有、有、大妈、看着……”陈芷柔的声音断断续续地。

“就是要让她看着!”时佩林语气凶狠,如愿地听到了陈芷柔的尖叫。

他的眸色越发兴奋:“她不是不想离婚吗,那我们就在房间里每个地方都做一遍,让她看清楚了,以后这个家,她只要进来,都能想起我们亲热的画面!”

地上,蓝小棠蜷缩在地面,听到时佩林冰冷的声音,她的眼泪浸湿了木地板大片的地面,被塞住的嘴发不出声音,喉咙里却滚动着阵阵悲鸣。

可是,一切根本没有结束。

时佩林真的就好像他刚刚说的一样,抱着陈芷柔不断地变换地方,换了各种各样的姿势,房间里,到处充斥着他们的声音。最后,在他满足的喉结滚动声里结束。

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蓝小棠只觉得经历了人生最漫长的酷刑。

即使后来她闭上眼睛,眼前依旧疯狂地掠过那些让她撕心裂肺的画面,耳畔,还有两人耳鬓厮磨的声音!

他们结束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眼泪仿佛都留干净了,她木然地蜷缩在地面上,一动不动,红肿的眼睛毫无神采,仿佛被抽去了灵魂。

“考虑清楚了?”时佩林此刻已经洗了澡,穿好衣服,衣冠楚楚地出现在了蓝小棠的面前。

蓝小棠的眼珠都没有转动半分,依旧维持着原本的模样。

时佩林看着她,眸底都是烦躁。

过去刚结婚的时候,他也曾觉得她美过。那时候,她刚刚从大学毕业,眼神清澈,脸上都是胶原蛋白。

她对他笑的时候,眼睛弯弯好像月牙,眸底都是光亮,腮边还有两个小酒窝。

那会儿,他也想过,如果他能够站起来,一定牵着她的手,带她周游世界,相伴到老。

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变的呢?

似乎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她就渐渐越来越丑了。不会打扮、永远都穿着那两身难看的居家服。

她的嘴边,永远都是柴米油盐,和他说的话,最多就是,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做,或者,一句话叮嘱他不知道多少遍。

当初有过的心动和喜欢,渐渐被这样的生活所磨灭,他也曾想过应该对她好,可是,却在这样日复一日之中,变得越发没有了心情。

他们之间越来越没有共同语言,几乎一天都说不了几句话。他也渐渐对她,从喜欢,到感激,最后,到了平淡,甚至厌烦。

特别是,自从上班之后,他就认识了刚刚毕业的陈芷柔。她是他秘书团新招来的应届毕业生,她年轻漂亮、说话讨人喜欢,是沉闷的蓝小棠所没有的美好。

所以,一次带着陈芷柔应酬,喝了酒之后,他们顺理成章上了床,之后,他就觉得,多看蓝小棠一眼都是恶心。

她问他下班会不会家,他出差在外她给他电话,这些都让他烦躁不已,甚至,在好些天前,他就已经动过了离婚的念头。

他想着,他给她些钱,就算是补偿了她的两年青春。

反正她今年也就25,他也没碰过她,要再嫁人,也不是个问题。

可是,当今天她在他兴致正高的时候进来,不断地提起那两年的恩惠,就让他极度反感,从未有过的厌恶!

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不惜一切手段,和她离婚!

他再也不想看到她!“佩林哥,我看她好像有些傻了,我们是不是给她压力太大了?”陈芷柔走到时佩林身边道:“要不然给她半天考虑时间吧,再说,人家现在浑身痛,不想见到什么律师……”

“好,就听你的。”时佩林点了点头,走过去给蓝小棠解开身上的绳索。他面对她的时候,马上就换上了一副冷漠的表情:“赶紧理好衣服出去,今天柔柔就住这里,我们不想见到你!”

蓝小棠感觉到身上的绳索一松,她整个人就那么歪倒在地上。木然的眼珠里,映出面前二人搂在一起的画面。

她只觉得,原本已经碎裂的心底,一点一点干涸,仿佛西部贫瘠干裂的土壤,再也等不到那场心头雨。

“还啰啰嗦嗦做什么?!”时佩林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蓝小棠此刻生无可恋的模样,就觉得心底的烦躁愈演愈烈。

他一脚踹在了她的身上:“滚!”

虽然时佩林没有用力,可是,在那么一刻,蓝小棠却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成了破布娃娃,被踢碎了千百块。

她茫然地撑起身子,艰难地理了一下滑到肩上的衬衣,然后,呆呆地站起,转身离开。

看到蓝小棠的身影消失在视线,时佩林心底的火更是无法控制一般,他猛地抬腿,向着床脚揣去。

“嘶——”疼得倒吸气的声音。

一旁,陈芷柔心疼地抱住时佩林的腰:“佩林哥,你怎么这么用力,踢伤了怎么办?”

“没事。”时佩林看到怀里的女人,心底的火慢慢熄灭,总算恢复了冷静的情绪。

此刻,蓝小棠浑浑噩噩地走到了一楼,打开门,却没料到,门口突然出现一道高大的身影,因为她动作太急,不由撞在了那人的身上。

她完全没有看他,而是绕开他就往前走,仿佛一个被指令操控的傀儡娃娃。

男人转过身,看向走向草坪的蓝小棠,眯了眯眼睛,深不见底的眸中,多了几分玩味和探究。

片刻之后,他抬起手,按响了别墅的门铃。

别墅之中,时佩林听到门铃声,以为是蓝小棠回来了,于是,根本不予理会。

可是,门铃声格外执着,他不得不搂着陈芷柔下楼,打开了门。

当看到门口站着的男人时,时佩林不由愣了一下:“小叔?”

男人看向时佩林怀里衣衫不整的女人,唇角斜勾起一道弧度:“我好像打搅你们了?”

“没有没有,小叔,请!”时佩林说着,让开了门。

男人走进的时候,眸子不经意地看向陈芷柔,眸光深邃,似褒似贬。

陈芷柔一转眼,就看到了他此刻的表情,她不由一愣,眼中本能地燃起一抹惊艳。

她也只是听时佩林提起过一两次,说他还有个小叔,叫时慕琛,是他爷爷的幺儿,算是老来得子。

只是,这位小叔平常总在外地,难得回宁城一趟。

陈芷柔原本以为所谓的小叔,应该就是个老男人的模样,却没料到,长得竟然如此出尘。

他穿着随意的休闲衬衣和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可是,一动一静间,头顶就仿佛有一束光,让他不论是站在哪里,都能吸引到所有人的目光。

他的五官和时佩林不同,时佩林皮肤很白,看起来清秀冷清。

而他的皮肤有些古铜,带着成熟男人的韵味,五官精致,立体硬朗,却在似笑非笑之间,有种独特的慵懒肆意,让人一时竟然移不开眼。

时佩林看到这一幕,心底涌起一阵嫉妒,他搂着陈芷柔的手不由用力了几分。

时慕琛好似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他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双腿交叠,姿态慵懒放松,深邃的目光看向时佩林:“佩林,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好像看见侄儿媳妇了?”

时佩林只觉得心头的烦躁再度涌起,他的眸底涌起一抹厌恶:“她马上就不是了!”

“哦?”时慕琛的尾音微微挑起:“这样……也好。”

相关文章:

食人族为什么要吃人呢 是否另有隐情

便秘拉不出来卡住了bl_被同学摸出水了的长故事

很黄很污的小黄文有肉体_教师系列h合集在线阅读

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_用性器具的调教女小说

总裁肉肉每一章都有的|慕韵吧忍着不生延产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