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容男女暧昧的词语,老太爷折腾小妾一晚上

2020-09-12 16:42 · 新商盟

林昆穿着一身地摊货,背着个破帆布包,从车站里出来一出来就被一群人给围住。

“兄弟,住店不!”

“来我们店吧,经济实惠,还有特殊服务!”

“兄弟,跟姐走吧,姐包你满意!”

……

林昆回头一看,顿时一哆嗦,那位口口声声包他满意的姐至少五十多岁,长的又老又丑!

林昆赶紧从人群里挤出来,钻进了一辆出租车里。

“小伙子,去哪啊!”司机师傅热情的笑道,同时眼眶里闪过一抹狡黠之色。

这司机是常年混火车站这一片的,一眼就看出了林昆是个外来的吊丝,心里头正琢磨着待会儿故意绕几个圈子,好宰这个小子一顿,林昆把一张纸条递了过来。

“去这里。”

司机师傅接过纸条一看,脸顿时绿了,嘴角的笑容也是微微一颤,只见纸条上写着:天楚国际大厦,走西南路,转高架桥,全程13.2公里……

尼玛,这公里数都标明了,还怎么宰啊!

司机师傅的心里暗暗诧异,这土小子去天楚国际大厦干嘛,那可是中港市首屈一指的上市公司天楚集团的驻地!

路上司机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嘴:“小兄弟,你去天楚大厦干嘛呀?”

“工作。”

“啥工作啊?”

林昆没有回答,干什么工作,他自己都还不知道呢,临走时问老胡,老胡只说到地儿就知道了。

司机又笑着说:“小兄弟,你别误会,我有个表侄也在那工作,所以就顺便问问。天楚集团可是大公司,待遇可不低啊!”

“嗯,待遇确实不错。”

林昆笑着说:“我们领导跟我说了,包吃包住,一个月至少一万块,而且工作时间还自由,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干啥的。”

“一个月至少一万块,而且工作时间还挺自由的……”司机师傅口中念念,回过头又打量了林昆一眼,道:“小兄弟,你是退伍军人吧?”

“昂,你怎么知道?”

“哈哈,这就对了。我那个表侄啊,也是退伍军人,他现在赚的工资跟你说的差不多,而且工作时间也挺自由的。”司机笑着道。

“那他是干啥活儿的啊?”林昆顿时来了精神,他这一路上就琢磨着这一个月至少一万块的工作到底是干啥的,现在终于能提前知道了。

“保安!”司机师傅铿锵有力的说出了这两个字,脸上荡漾起一阵艳羡的表情,本以为旁边这小伙子听了之后会精神一震,没想到林昆顿时蔫吧了。

林昆在心里暗吼道:“靠,有没有搞错啊,老子堂堂漠北军区狼牙兵团的兵王,大老远的过来,就是来当保安的?还不被笑掉大牙了啊!老胡……老胡我顶你个肺的!

见林昆蔫吧了,司机也就识相的不再搭话,心里却在奇怪,这小伙子难道对当保安很不满意么?

要知道,天楚集团的保安可不是一般人能当的啊。

普通的保安一个月最多两三千块死工资,天楚集团的保安一个月至少一万块保底,而且每三个月还有额外的绩效考核工资,再算上其他的福利待遇,比一般企业的金领赚的都要多啊!

出租车停在了天楚国际大厦的门口,林昆从车上下来,眼前的大厦气势恢宏,这绝对是象征着中港市经济财富的地标,可看在林昆的眼里却不怎么样。

他心里反复的琢磨着,自己肯定是被老胡给耍了,当了八年的兵,三年步兵,五年特种,九死一生的立下无数赫赫战功,临退伍就给三千块退伍费,说是给自己介绍个工作,原来就是个保安。

“靠!”

林昆骂了一声,在心里又将老胡给问候了一遍。

“先生,请问需要什么帮助么?”

大厦门口站着的保安主动走了过来,笑着冲林昆问道,不得不说这的保安素质就是高,即便林昆一身民工吊丝的打扮,保安的眼神里也没有任何的鄙夷之色。

“哦,我来找人。”

“请问你找谁?”

“等等啊……”

林昆又把手伸进了后屁股兜,这次摸出了张皱巴巴的名片,照着上面的名字念道:“楚相国。”

“楚,楚董!?”

2

第一卷_第二章

保安脸上的表情马上变的不自然起来,看向林昆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堂堂天楚集团的楚总楚相国,岂是一个土包子说见就能见的?

尽管内心鄙夷,但极高的素质让他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怎么说也是在部队里当过连长的角色,自然比正常人更懂得‘人不貌相’这四个字。

林昆又看了看名片,道:“对,就是他,这上面写着‘天楚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他在哪儿啊,你赶紧带我去见他,见完了我好开工。”

保安一阵汗颜,堂堂天楚集团的董事长,在中港市乃至东三省跺一跺脚地都会跟着颤的男人,怎么从这个‘土包子’的口中说出来就跟个普通人似的,不知道见楚董是需要提前预约的么?

见保安不答话在那发愣,林昆蹙了蹙眉,问道:“怎么,见他有难度?”

保安马上回过神,笑着道:“先生,是这样的,见楚董是需要提前预约的。”

林昆烦躁的挥挥手,道:“我没预约,你就告诉他是老胡让我来找他的,他自然就出来见我了。他要是不肯见我倒也省事了,老子立马走人!”心里本来就别扭,说话的口气自然就冲了些。

保安面露为难,道:“先生,你这让我很难办啊,我们集团是有规定的,我没有权力直接带你去见楚董,要不这样吧,你在这稍等一下,我去向我们领导打电话请示一下,然后我们领导再向他的领导请示,然后领导的领导再请示一下楚董的秘书……”

林昆打断道:“我靠,这么麻烦!”

保安道:“没办法,这是规定。”

林昆看着保安,道:“哥们,你也是当过兵的吧,咱们军人哪个不是血气方刚的硬汉子,这么墨迹的工作你做的来?算了,楚相国我不见了,这工作我是干不了,老子走了!”

说走就走,林昆转身拦了辆出租车就坐了进去,剩保安一个人原地发愣……这神马情况,搞半天这小子是来当保安的?不对啊,当保安应该先找保安主管面试,通过了再去找人事部面试,这小子怎么直接就找楚董?

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李丁无奈摇头,就当是碰到个愣头青了。

林昆本打算直接杀回漠北的军区驻地,给那该死的老胡点颜色瞧瞧,诓他堂堂的兵王来中港市当保安,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得给出了,在去火车站的路上,他甚至已经在脑子里放演了无数遍老胡的那栋红砖小二楼被炸飞的场景,升腾起的浓烟尤如狼烟一般蹿入漠北广袤的天空……真过瘾!

可当出租车停在火车站门口的时候,他临时又改变主意了,算来他已经有两年多没到大都市里玩耍了。

好不容易来大城市一趟,不痛痛快快的耍一回,岂不是很对不起自己?再说了,那满大街的长腿美腿小丝袜,不整一个尝尝多遗憾啊!

“师傅,我不在这下了,中港市什么地方热闹好玩,你把我送过去。”

“好嘞。”

司机当然乐得再多拉一段,屁颠的把林昆拉到了繁华商业区。

下了车,林昆找了处僻静的地方给小伍打了个电话,小伍是林昆在部队时的手下,按入伍的时间比他晚退伍一年,两人除了上下级关系,还是多年过命的交情。

林昆对着电话说:“小伍,你帮我准备二斤C4炸药,把动静闹的大一点,最好能让老胡知道。”

小伍道:“老胡要是问我怎么说?”

林昆道:“你就说我过两天回去要炸了他的小二楼。”

小伍哈哈笑道:“好!”

挂了电话,林昆嘴角狡黠的一笑,小声的嘀咕道:“老胡,老子我在这边尽情的玩耍,你就坐在你的红砖小二楼里担惊受怕吧,哈哈哈!”

对于林昆来说,这城市里白天也没啥可玩的,商业区除了人多热闹、来往的美腿黑丝多以外,也没啥意思。

他先随便找了个地方吃了口饭,然后就坐在商场门前的广场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欣赏着来来往往的各色美女,就盼着太阳能快点下山,好到酒吧里痛痛快快的玩一把。

楚相国刚开完一个重要会议回到办公室,贴身带着的手机就响了,号码显示‘老胡’,他马上笑着接听了电话,不等他开口,对方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

“楚相国,你个老小子!我要被你坑死了!”

楚相国都被骂懵了,道:“老胡,你咋骂人呢?”

“骂你,骂你都算轻的,老子现在杀人的心都有了!”

楚相国彻底蒙圈了,这可不像自己认识多年的老胡啊,他堂堂漠北一号首长,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能让他这样的人气急败坏?

“老胡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急躁啊!”楚相国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干笑道。

“急躁?”

电话里传来了老胡的冷笑:“哼,老子的小二楼都快被人炸上天了,你说我该不该急躁?”

“什么?”

楚相国惊的手机都差点从手中滑落,他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老...老胡啊,你不会是在逗我吧?”

“哼,逗你,我特么哪有那个闲情逸致。”将楚相国骂了一通之后,老胡的心情也稍稍好转,毕竟是自己相识多年的好友,他也不好在责怪,于是问道:“你是不是没有好好接待我派去你那的小祖宗?”

“啊?”

楚相国也反应过来了,他说道:“老胡,你说要炸你小二楼的不会就是他吧?”

“这一次我是被你丫的害惨了,林昆那小子让人在这边准备了二斤C4炸弹,说是这两天就回来把我的小二楼炸飞!”

楚相国哈哈笑道:“老胡,你这一惊一乍的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他不是你手底下的兵吗?难道你还镇不住他?莫非他真的有这个胆量干炸飞你的小二楼?”

“那是你不了解他,这混小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当初首长的司机触怒了他都被他狠狠揍了一顿,更别说我这漠北一号首长的二楼了!”

“那你就拿他没辙?”

3

第一卷_第三章

“没辙,彻底没辙!我发给你的资料都看了吧,全国四大军区没人制的了,这小子天生就是个鬼才,我从军将近四十年,从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兵,现在漠北这边的东突分子,只要听到他的名字都能吓尿了。”

楚相国神情一震,老胡发来的资料他早就看了,由于内容太过夸张,他以为是老胡跟他吹牛皮杜撰的,现在听老胡的口气,好像是真的……

“不是你杜撰的?”

“杜撰你妹啊!咱俩认识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跟你吹过牛逼!要不是看在当年越南反击战的时候你替我挡下一枪,我才不愿意把这小子诓去你那给你的小外孙当爹呢,本来他的退伍费是三十六万,为了能让他去你那,我愣是给说成了三千,这以后要是被他知道了,我更麻烦了!”

最末,老胡咬牙切齿的威胁道:“楚相国,林昆那小子现在肯定还在中港市,你老小子要是不把他给我安抚住了,让他回来炸了我的小二楼,我就带领漠北军区的十万铁军杀到中港市,把你的天楚大厦给捣平了!”

“哎,老胡,咱得讲道理吧,我还没见到那小子呢……喂,喂,老胡?”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了盲音,楚相国摇头笑了笑,“这老小子,脾气可一点都没变,整不整就那把十万铁军搬出来,哎,这是要吓唬我一辈子啊!”

从抽屉里抽出了个档案袋拆开来看,看了一会儿后,楚相国笑着自语道:“连老胡都怵的小子,有点意思……要真那么厉害,我倒不介意真把女儿许配给你。”

“秦秘书,你来一下。”楚相国拿起桌上的座机道。

秦雪马上敲门进来,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窄裙,脚上踩着米白色的高跟鞋,典型的一身OL的打扮,来到楚相国的办公桌前,礼貌的问道:“楚董,你有什么吩咐?”

楚相国把一份只有林昆照片和基本信息的资料递给她,道:“你把这个交给保安主管蔡大河,让他尽快找到这个人,不,还是你亲自带人去找吧,越快越好。另外跟机场、火车站、汽运站都沟通一下,千万不能让他离开中港市。”

“是,楚总。”

秦雪抱着资料离开了楚相国的办公室,一边翻看着资料,一边给保安主管蔡大河打电话:“蔡主管,我是秦雪,马上给我安排一队有侦察兵经历的保安,越快越好。”

挂了电话,秦雪站在了落地窗前,金色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霞彩万千,她身高一米七,身姿曼妙曲线玲珑,生了一张男人看过一眼便会刻骨铭心的冷艳脸庞,不知道的人都会以为她是靠着脸蛋上位,大错特错,她的能力要远胜于她的外表,而且她还有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

百凤门舞厅,位于中港市夜生活最为繁华的南城区。

百凤门一楼的大厅里,绚丽的舞台灯光闪烁的人眼花缭乱,高亢的DJ音响咆哮的翻山倒海,舞池里人山人海,形色不一的人群随着节奏疯狂的扭动着身体。

林昆坐在一楼的吧台前喝着酒,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吧台后的妹子聊着,这妹子长的不赖,但脸上的妆太浓了,胸前的弧度虽然傲挺,但独具慧眼的林昆一眼就看出,除了刻意的挤压之外,她的罩罩里还垫了东西。

出来找一夜情,林昆的要求其实不高,脸蛋一般就可以,但身材一定要好,这样才能玩的出感觉,看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猎艳对象,不是相貌身材就不达标,就是已经有男伴的了,林昆渐渐有些不耐烦了,心里头琢磨着,该不会是今天晚上自己不犯桃花,猎艳无果吧。

这时,他突然看到二楼的楼梯上下来个女的,这女的扶着楼梯把手,一路踉踉跄跄的,几次险些摔倒,后面跟着几个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男的。

正常人看这女的,肯定以为她喝多了,但林昆一眼就看出来她是被下药了,下药的显然就是跟她身后的那几个男的,林昆虽然鲜有机会出来过夜生活,但他知道像这样给小姑娘下药的下作行当,在夜场里不奇怪。

女的一步三晃的朝这边跑过来。

随着这女孩越来越近,突然,这女孩向前一冲,直接扑在了他的怀里,女孩身后跟着的那几个男人,马上脸色不善的围了过来,虽然什么话也没说,但瞪着林昆的眼神已经明白地写着——小子,别特么的多管闲事啊!

林昆坐着不动,眼神轻描淡写的在几个男人的脸上扫了扫,全然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

其中一个光头走了过来,粗鲁的将女孩从林昆的怀里拽了起来,女孩费尽全力的想抓住林昆的衣襟,但中了迷药,根本抓不住,被拽起的一瞬间,女孩晶莹的大眼睛里满是泪光闪烁,眼神可怜的看着林昆:“救救我……”

4

第一卷_第四章

中港市南城区警察局。

二楼审讯室。

林昆和章小雅坐在一男一女两个警察的对面,中间隔着一条小方桌,男警察阴阳怪气的冲章小雅问道:“姓名,年龄,干什么的。”

章小雅低着头,这是她第一次进警局,心里很紧张,支吾了一阵才说出声:“我叫……”

“98,63,99。”林昆突兀的出声道。

“嗯?”

男警察眉头一皱,瞥了林昆一眼,趾高气昂的叱问道:“我问你了么,说的什么玩意儿!”

林昆不搭理男警察,眼神直直的看着女警察,脸上一副认真考究的表情,他刚才的话一出口,女警察那白嫩的脸蛋顿时红的像苹果一样。

见林昆不鸟他,男警察很火大,他转过头看了看女警察,从女警察那白里透红的脸蛋里,他马上就明白那三个数字的含义了!

……那是女人的三围!

相关文章:

抵在 洗手台 挺进 撞击 噗嗤噗嗤好涨太深了|那年花开

人妇系列 200 肉捧好大好长好硬好爽|我是列车员

女人腿抬得高洞就大 一女被两男吸奶的小说|极品小司机

微信摇一摇怎么勾搭女人,六个男生轮流老师视频

为什么刚做完下面很疼_调教性,奴: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