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让你湿到不行的段子|大乔好大好深好烫撑满了

2020-09-12 16:42 · 新商盟

小姐都昏迷三天了,这可该如何是好啊!”碧青有些担忧的望着躺在床上脸色惨白的女子。

谁?是谁在她耳边说话?

“小姐?我们白虎世家可没有这么个丢人的废物小姐!”这时,一个身着华丽的女子走了进来,声音有些刺耳!

碧青见着来人,忙行礼:“奴婢见过二小姐!”

“二小姐说的对,她根本就不是白虎世家的小姐,只不过是一个废物罢了!”穆婷婷身边的贴身丫鬟鸳鸯附和着道。

“安静点!”穆云霓不满的出声,想要翻个身继续睡觉,要知道她昨天深夜才完成任务,累的慌!

周围的声音似乎停顿了下来,穆云霓满意的轻轻勾了勾嘴角,随即翻动的身体传来一阵阵刺痛,其中脑袋部分的疼痛更为明显,这是怎么回事?

身体的疼痛让她的思绪渐渐清晰,随即也反应出了不对劲!

她明明记得她昨天任务结束后就直接回她的秘密别墅休息了,怎么可能有人在她耳边说话了?

难道是有人破解了那些机关闯进来了?

可恶,有人闯进来了,她竟然没有丝毫察觉!

穆云霓懊恼中的同时整个人立刻进入戒备状态,想要睁开双眼,却发现眼皮好沉,不止如此,身体也很沉重,好像根本就动不了!

难道闯进来的人在她不知觉的情况下对她的身体做了手脚吗?

“呵,废物,既然醒了就别再装睡了!”耳边一个女子的讥讽声更甚。

废物?说她?穆云霓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她身为国家部秘密组织的十阶冰系异能者,竟然被人说成了废物!

穆云霓费力的睁开了沉重的眼皮,运用着身体的异能,手指微微的抬起,想要给耳边那个说她是废物的女子一点小教训,却发现她的异能竟然……没有!

而且眼前的情景有些不对劲,陈旧而古老的床榻和麻布般的床单,还有眼前这些穿着古装的女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突然,她的脑海中传出一阵阵刺痛,随即涌出许许多多陌生的画面,当画面停止时,她似乎有些明白了她目前的处境。

这里是皓天大陆,分为三个帝国,分别为南宫、轩辕、岚,还有四大世家。

她所在的是南宫帝国的白虎世家,白虎世家代代出天才,而她这具身体却是天生的灵力废物

身为家主的父亲将原身当成了弃子,亲生母亲也已经死了,她在府中的地位只能说跟下人差不多,但就这一具废物身体却拥有一个做皇子的未婚夫。

三皇子南宫浩也是一个天才,长的更是风度翩翩,帝国中喜欢三皇子的女子都讨厌她。

三天前,因为原身喜欢三皇子,去找三皇子,却又遇到那些爱慕三皇子的女子,在被人羞辱,被三皇子的爱慕者殴打时,她看见了三皇子。

三皇子却没有帮她,反而是狠狠的羞辱了她一番,还说决不会喜欢她这么一个废物,最后原身想要朝三皇子跑去的时候,更是被打了一掌,很不巧的摔在地上时撞到了一块大石头,出了很多血,没死都已经算好的了。

等等,她都已经来了,原身自然是已经死了!

“废物就要有废物的自觉,以后没事少出去丢人现眼。”

穆婷婷说完,却发现穆云霓在那里发呆,心中顿时不满道:“废物,本小姐在跟你说话了,你耳聋了吗!”

穆云霓紧皱眉头冷冷的望着穆婷婷:“闭嘴!”要是她现在还能使用异能,就直接将眼前这个开口闭口唤她废物的女子给冻成冰雕。

“你这个废物,竟然敢叫我闭嘴!真是好大的胆子,看我怎么教训你!”穆婷婷只觉得心中一顿怒火,区区一个废物,竟然敢无视她的话,还叫她闭嘴,真是活腻了。

穆婷婷动用灵力,手腕抬起,突然凭空出现了一条长鞭被她握在手中。

穆云霓看着那条凭空出现的长鞭,眼眸微微闪了闪,凭空取物!

按照原主的记忆,这个女子身上应该有类似空间的戒指!

碧青忙跪下:“二小姐息怒啊!小姐才刚刚醒来,如果这时被鞭打,肯定会没命的,啊……”

“走开!”穆婷婷长鞭一甩,直接甩了碧青一鞭子,随即又将鞭子朝穆云霓甩了过去。

穆云霓身为冰系异能者就算没有异能,格斗方面也是佼佼者,想要避开这一鞭子并不难,但关键是这具身体很弱,非常弱,连动一下都觉得像负重几十斤一般,所以这一鞭子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她的身上,她咬牙闷哼了一身,鞭伤处一阵阵刺痛袭来,让她有些不适。

“哈哈,你这个废物,竟然还想躲?你觉得你一个废物能够躲掉我的攻击吗?”

穆婷婷得意的笑着:“虽然很失望你这个废物这次没有死掉,但是没关系,你活着才好,毕竟你活着,我就可以慢慢的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话音落下,又一鞭子朝穆云霓甩了过去,这一次,穆云霓同样没有避开,反而被一鞭子打下了床,摔在了地面上。

第2章 挨打!反击!

穆云霓咬了咬牙,摔下床后,双眸满是冰冷的望着穆婷婷,她自从通过特殊训练以后就没有被人伤到过了,哪怕是做任务,也直接将敌人冰封住了,何曾这么无力的被人鞭打过?

穆婷婷接触到穆云霓那双冰冷的双眸,身体里生出了一丝丝寒意,随即是愤怒,她竟然因为一个废物的眼眸而生出寒意,可恶!

“你这是什么眼神?你这个废物,竟然敢用这种眼神看我!”

当穆婷婷愤怒的再次朝穆云霓甩去一鞭,这一次,穆云霓没有躲开鞭子,而是直接伸手死死抓住鞭子,一阵阵火辣的刺痛从手心中传出,丝丝鲜血流出。

穆婷婷见穆云霓竟然敢反抗,顿时火了:“你这个废物,想做……啊!”还没等穆婷婷说完,穆云霓就顺着鞭子将她拉了过来,穆婷婷一时不备,身体有些不稳的朝穆云霓倾了过去,穆云霓趁机翻身将穆婷婷压在身下,取下穆婷婷发丝上的一根簪子朝穆婷婷的身上袭去。

穆云霓冷冷的开口:“要你的命!”

穆婷婷恼怒的望着穆云霓:“废物,你敢……啊……”

穆云霓狠狠将簪子刺入这个女人的死穴,却发现只刺进去了一点点,她皱起眉头,眼眸里很是不满,因为身体的弱小,连将簪子刺进她身体的力气都没有吗?

“既然如此……”穆云霓眼眸微暗,就算杀不了她,也绝不轻饶了她!

穆云霓用簪子抵着穆婷婷身体的几处痛穴,让穆婷婷好看的五官皱了起来,口中更是惨叫连连:“啊……你这个废物……你住手……啊……”

周围的丫鬟们都呆住了,她们没有看错吧!黄层中阶的二小姐竟然被一个灵力废物的三小姐压在身下折磨,而且看二小姐的模样,好像很痛苦。

其中穆婷婷的贴身丫鬟鸳鸯吃惊过后快速的反应了过来:“快,快拉开这个废物,要是二小姐受了什么伤,咱们可都要吃不了兜着走!”说完便朝三小姐走了过去,周围的丫鬟也一一反应了过来,忙走上前。

穆云霓眼眸闪了闪,知道寡不敌众,便最后刺了几下穆婷婷的痛穴,为了避免麻烦,在丫鬟来拉开的她的时候,狠狠按压了穆婷婷的睡穴。

穆婷婷闷哼一声,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不好了,二小姐昏过去了,快,快去叫大夫,你,快去通知夫人!”鸳鸯急急忙忙的吩咐着。

“是!”小丫鬟应下后忙转身离去。

鸳鸯恶狠狠的望着穆云霓:“废物,你这次竟然敢动手伤二小姐,你死定了,夫人和大小姐是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穆云霓双眸满是冰冷的望着鸳鸯,轻轻勾了嘴角:“是吗?随时恭候!”

鸳鸯接触到穆云霓那满是冰冷好似没有任何感情的眸子,心底生出了寒意,这、这还是那个废物,为什么她感觉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鸳鸯暗自咬了咬牙,不管这个废物有哪里不一样了,她终究是斗不过夫人和大小姐的,对,废物就是废物,不论再怎么改变,都斗不过夫人和小姐的。

鸳鸯想通后强作镇定的望着穆云霓:“废物,我等着看你怎么死的!”随即转身快步的离去了。

穆云霓冷笑,死?呵,恐怕要让那些想她死的人失望了呢!

片刻后,房间渐渐的恢复了宁静,只剩下那个丫鬟和她自己,她微微的放松了一下虚弱的身体,软软的坐在地面上。

这时,一旁跟穆云霓一样受了鞭伤的碧青双眸含泪的朝穆云霓走了过来:“小姐,伤的严不严重?对不起,都怪奴婢太没用了!”

穆云霓抬眼静静的望着眼前的这个含着泪水的丫鬟,她曾做过训练,能从一个人的眼睛里看出一个人的问题,眼前的这个丫鬟是真的担忧她,明明她自己也受了伤。

这个叫碧青的丫鬟,大概是原主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真正关心在乎的她的人了吧!

穆云霓沉默半响,淡淡的开口:“我没事!”

碧青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家小姐:“小姐,奴婢来扶小姐上床休息!”

“不用!”她不习惯别人的碰触,哪怕眼前这个丫鬟是真的关心她。

穆云霓压下身上的疼痛,慢慢的站了起来,朝着床榻一步一步的走去。

碧青看着小姐倔强坚强的模样,有点微微发愣,以往小姐被欺负受了伤,都只是躲在一边默默哭泣,哪有一次像今天这样反打了二小姐,现在还忍着身上的伤自己走,小姐,好像变了呢!

穆云霓重新坐回床榻,眼眸微微泛暗,废物吗?

她穆云霓可不是一个废物了!

第3章忠心!异能?

穆云霓冰冷着一张脸,抿着嘴,大脑不停的转动,眼下她的处境比较困难,从原主的记忆中她可以得知这个皓天大陆的人可以修炼灵力,而灵力分为八个阶段,分别是灰、赤、橙、黄、绿、青、蓝、红、紫,其中灰是最低级的,可以说是入门,而紫阶灵力是最高级的,同样的,不能修炼灵力的人也可以成为武者,武者也分等级,最低的是一层武者,最高的则是武圣。

她所在的白虎世家代代出天才,嫡出大小姐穆明珠更是天才中的天才,不仅是南宫帝国的第一美人,年仅十六就成了青层上阶,现在更是在最威严的圣天学院修炼,名义下还是三长老的弟子。

而刚刚用鞭子打她的则是府中的嫡出二小姐穆婷婷,虽不及她姐姐那么厉害,但也是年仅十四就黄层中阶了,长相虽不是第一美人却也是小美人一个,最重要的是她是穆明珠的亲妹妹,她的母亲是白虎世家的正牌夫人。

她的身下还有一个嫡出四少爷穆子陵,据测试也是灵力天才,年仅八岁已经赤层了。

而她这具身体则是府中的庶出三小姐穆云霓,一个小妾所生,又是天生的废物,在白虎世家根本就没有地位可言!

穆云霓轻轻的闭上眼睛,靠在床榻上,准备思考一下,却因为身体的虚弱,缓缓的睡了过去……

酉时

穆云霓静静的靠在床榻上,呼吸十分的平稳,从旁来看就好似睡着了一般,虽穿着粗糙,模样看起来也不是很好,但却给人一种很平静的感觉。

碧青拿着手上的干净布衣和几株草药轻轻的靠近穆云霓。

“谁!”穆云霓猛的一下睁开眼睛,吓的碧青一个跄踉却也及时稳住了身形。

碧青稳住身形后便道:“奴婢刚刚去采了一点对伤口有好处的草药,想来给小姐敷药!”

穆云霓扫了扫她手中拿的药材,原主的记忆中,这个碧青的确会识一点草药,好像碧青从前的父亲就是一名大夫,后来她父亲出事了,她成了孤儿,走投无路之下才来到白虎世家做了原主的丫鬟,也正是因为碧青会识一点草药,所以原主每次挨打受伤没钱请大夫的时候都是碧青去后山采的一些能止血的草药!

穆云霓淡淡道:“我自己来!”

“是!”碧青有些害怕的将草药交到穆云霓的手中,她感觉变了的小姐好可怕,尤其是那双眼睛,冷冰冰的,她看都不敢看!

穆云霓接过草药将叶子部分弄碎,然后敷到伤口上,边敷边淡淡开口:“你怕我?”

碧青没有开口说话,但是从她的神态来看,就明白她怕!

“你不必怕我,我不会伤害你!除非你背叛我!”碧青是一个忠心的好丫鬟,所以她不会伤害她,但若碧青哪一天背叛了她,她也绝不会手软!

碧青忙摇头,跪下:“奴婢是绝对不会背叛小姐的!奴婢用性命起誓!”小姐曾于她有恩,她进白虎世家做奴婢就是为了报恩,所以她绝对不会背叛小姐的!

穆云霓看着碧青的眼睛,里面有着坚定:“起来吧!”碧青若忠心,她不介意护着她!

穆云霓将草药按压在伤口处,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她微微的停顿了一下,将敷在伤口处有些弄碎了的草药叶子拿起来:“这是什么草药?”

碧青刚起身就听见小姐问她话,看了看小姐手中的叶子:“回小姐,这是寒灵草!是一种带有寒性的草药,这草药虽有寒性,但对伤口有着止血的好处,小姐不用担心,只要将奴婢采的这种烈性草药和寒性草药一起敷用,就不会感染到寒灵草的寒性!”

寒性?难怪!穆云霓试着运用了一下异能,果然指尖处传出了凉凉的感觉,细细看,还有一丝丝的薄冰,很薄很薄!

穆云霓难得心情好的勾了勾嘴角,她原以为她换了具身体是不可能会再有冰异能了,看来她的身体不是没有异能,又或者说她魂穿过来时,异能也跟着过来了,只不过因为身体的虚弱,她没有激发出来异能,而现在这株带有寒性的草药刚好激发出了潜在她身体里的异能!

“这寒灵草你是在哪里采的?”这草药她只敷了一点,就让她的异能显示出来了一点,那么如果多一些,她的异能肯定就可以早日恢复成最佳状态!

“回小姐,这草药是奴婢在后山上采的,后山有许多这种草药,小姐要是觉得不够,奴婢可以去多采点!”

穆云霓凝视了一会儿手中的草药:“多采点,然后将草药的汁弄出来和水浸泡在一起!”

“是,小姐!”碧青虽然不是很明白将寒灵草的汁弄出来和水浸泡在一起是为什么,但小姐既然吩咐了,那她便做。

事后,碧青先将剩下没有敷用的草药清理一下,然后按照小姐说的弄成汁和水浸泡在一起,然后拿入小姐房内。

穆云霓将一碗绿油油的水接过,在碧青不明白的眼神下放到了嘴边。

已经到这一步了,碧青要是还不明白那就真笨的无药可救了,她慌忙开口:“小姐,不可啊!”

同时,碧青将手伸了过去,想要将水碗拿走。

穆云霓抬头淡淡的扫了一眼碧青:“没事!”这寒性于她有益,外敷伤口,便能带来一丝好处,若是服入体内,肯定效果更好。

“小姐,这寒灵草是属于寒性的,若于烈草混合,那还比较好,若就这样服入体内,必定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小姐的身体本就虚弱,若再被这么多的寒物入体,后果恐怕不堪设想!”待碧青刚刚说完,穆云霓就已经开口将绿油油的水喝入了体内。

碧青一副完了的模样,随即慌忙:“大夫,奴婢去请大夫!”小姐的身体那么弱,现在又喝了那么多寒性药物,她想救也救不了了,只有请大夫来看才行。

“行了,我没事!”

穆云霓淡定的将空碗放到一边:“相反,我觉得身体舒服了很多!”寒灵汁在她的体内游走,她的异能在一点一点的恢复,异能的恢复让她的伤口也慢慢的复合了起来。

碧青一脸的不相信,小姐身体那么虚弱,喝了那么多寒物怎么可能没事?

“日后我房内的茶水就这个了!”

这个当成茶水?

碧青一脸的犹豫:“小姐……”

穆云霓淡淡的看着她:“这是命令,你既然叫我小姐,那就要听我的命令,如果不愿意听,也可以!离开这个院子!”

“不、小姐!奴婢知道了!”离开这个院子她还怎么报恩啊,顶多她日后多弄点带有烈性的食物给小姐服用,然后天天注意着小姐的身体,一旦发现问题,马上带小姐去找大夫。

“嗯!”穆云霓轻轻点了点头。

天色渐渐转黑,穆云霓让碧青退下之后,便开始催动着身体里的异能,指尖上凝成了一个小小的冰块,她的眼眸里泛起丝丝笑意,这样下去,她的异能一定很快就能恢复!

第4章 扭断!教训?

翌日

穆云霓正端着寒灵草的汁水慢慢的喝着,房门突然被极其粗鲁的打开,进来了两个下人和一位有着些许胡子的刘管家。

穆云霓轻轻的扫了一眼刘管家,随即仿若未成看见一般,淡然的将手中的汁水喝完。

碧青眼眸中满是担忧,她知道,肯定是昨天的事,这下该怎么办才好啊?

刘管家看着穆云霓,皱了皱眉头:“废物,跟我们走一趟!”

“我若是不走,你准备如何?”穆云霓淡然的将手中的空碗放到桌面上。

刘管家与两个下人鄙夷的看着穆云霓:“你不走?呵!这恐怕由不得你!”

刘管家转身对那两个下人一摆手,两个下人就朝穆云霓走了过去。

碧青情急之下快步站到穆云霓的身前,似是想把小姐挡在身后。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又怎么可能挡下两个健壮的下人了,碧青被一把推开,倒在地上是,眼眸里满是泪水,她真的好没用,除了会识点药草,什么用都没有!

没有丫鬟的碍事,其中一个下人最先走到穆云霓的身边,抬手就朝她的肩膀抓去。

穆云霓的眸子微寒,一把伸出手抓住那个下人的手,狠狠的一扭!

“啊——”下人的惨叫声响起,整个人顿时一脸痛楚。

但是穆云霓并没有因为他的惨叫放开他的手,而是继续将她的胳膊扭曲着,直到扭了一圈,好似断了才一把甩开。

穆云霓转头,双眼满是冰冷的望着另一个想要靠近她的下人,那个下人接触到她那双冰冷的眸子,竟不由自主的朝后退了一步,随即看到还在地面上痛苦呻吟的下人,更是直接朝后退。

刘管家有些震惊的看着眼前的情况:“废物,你竟然敢动手?”

穆云霓冷冷的看着他:“身为下人,竟然妄图对主子不敬,我下的手还算轻的了!”

“你!”刘管家一时气怒,却也知道就算她是一个废物,但也的确是府中的主子,只不过她平时的懦弱,让他们忘了她是一个主子罢了,而且他能做到管家这个地位,也是有一定的眼力,他能够看出,这个废物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刘管家想了想,决定先观察观察:“老爷和夫人有请三小姐去大厅一趟!”

“要我去大厅也可以!”

穆云霓一边说着,一边站起了身子,走到房外拿了一根棍子,将棍子递到碧青的手中,轻轻的扫了一眼之前那推了碧青的下人:“知道怎么做了吗?”

碧青看着小姐的眼神,双手有些颤抖的走到那个被小姐扭断了一只手的下人面前。

那下人强忍着疼痛站了起来想要跑,却被穆云霓一脚踢到地上。

穆云霓看着碧青一副不敢下手的样子,声音有些微冷:“受了欺负就要加倍的还回去,这点你都做不到吗?”

碧青咬了咬牙:“奴婢,奴婢做的到!”随即挥起棍子对着那个下人一通乱打,一开始还不敢,后面就像鼓足了勇气一般,使劲的打,这些下人可没少欺负她,对小姐也是时常的侮辱,今天她终于可以出气了。

刘管家有些哑然的看着眼前的情景,心中更是明白三小姐变了:“三小姐,这、是不是准备去大厅了,老爷和夫人还等着了!”

穆云霓转身没有理会刘管家的话,但是人却已经朝着大厅走去了,刘管家见三小姐愿意走了,忙在身后跟着,除了那个正在被打的下人,另一个则是心有余悸的跟在管家身后,他现在十分的庆幸刚刚最先走到三小姐面前的不是他!

大厅

穆云霓神态自若的走了进去,入目的便是坐在主位的一个中年男人和侧位风韵犹存的妇人。

风韵犹存的妇人名梅雪,是穆婷婷的母亲,白虎世家的夫人,年芳三十多,却因保养得当,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女子,穿着华丽,看着她的眼神中隐隐有着愠怒。

至于另一个中年男人,穆峰,穆家的家主,原主的亲生父亲,虽已有四十岁,却看起来像刚步入三十左右的男人,这或许跟他修灵力有关的原因,此刻他正着一身暗青玄色的锦袍面容严肃的坐在那里,当她走进来的时候,她能够感觉到他眼中的不耐烦。

不耐烦?是了,她本来就是一个废物,一个弃子,这样一个弃子的她突然惹那么多的麻烦,他肯定会不耐烦了。

穆云霓走到大厅的中心站定,淡淡的开口:“叫我来,有何事?”

“放肆,这是你面对父亲该有的态度吗?”穆峰斥呵出声,神情中的不耐更甚。

“父亲?原来我还有一个父亲吗?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孤儿来着!”虽然她在现代本身就是一个孤儿。

“你!”

穆峰双眸从不耐烦变成了怒气:“你这个废物,在外丢人现眼,败坏家族名声,在内还敢伤害自己的姐姐,现在还对身为父亲的我如此不敬,你信不信,我将你赶出白虎世家!”

原本在这个女儿小时测灵力是一个废物的时候,他就放弃了这个女儿,甚至已经打算好了,找一个不败坏家族名声的机会将这个废物女儿赶出白虎世家,省得丢人,却没有想到当今皇上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赐了一道婚旨下来,皇上赐了婚,他若是将人赶出了府,岂不是跟皇上作对吗?

他虽是白虎世家的家主,但如今府中子女没有一个人与白虎签订契约,没有白虎的白虎世家,仅仅只能算一个守护白虎的守护者罢了。

梅夫人安抚的开口:“老爷,消消气,气坏身子可就不好了。”

随即梅夫人又转头望着穆云霓:“云霓,不是我说你,你怎么可以做出伤害姐姐的事了?现在又说什么自己是个孤儿,你这是在变相的诅咒老爷吗?”

她昨日得到婷婷被这个废物打昏迷了就十分的气愤,要不是担心婷婷,她昨晚就想去把穆云霓给办了,一个废物也敢动她的女儿,简直是不知死活!

穆云霓轻笑:“伤害姐姐?就因为她昏迷了,所以是我在伤害她?那我昏迷三天三夜,刚刚醒过来就遭遇她狠辣的鞭打,这又算什么?”

“云霓,你昏迷是因为你自作自受,你明知道自己出去会被世人耻笑,会给白虎世家丢脸,你却还要偷偷跑出去,还当众纠缠三皇子,婷婷原本是想去看看你,给你一点小小的教训,让你长长记性,却没成想你竟然将婷婷打晕了。”梅夫人说完,一脸伤心难过的模样。

一点小小的教训?呵,那时她若不还手,恐怕这虚弱的小身子就得再死一次了吧!

“梅夫人说的到轻巧,她只不过是想给我一点小小的教训,却是差点要了我的命!”语罢,穆云霓又淡淡的笑了:“也罢,恐怕就算她真的要了我的命,你们也不会在乎,毕竟我只是你们眼中的废物罢了,既然如此……那我便离开白虎世家!”

相关文章:

我和老板在车里做了一个小时|穿着珍珠内裤上学下面流水

温柔如你温若晴在线阅读-温柔如你温若晴最新章节免费

我和寂寞艳妇全文目录,征服熟肥老妇小说

宝贝办公室小点声,赤裸的妈妈

少妇粉嫩冒着白浆|肉多汁多水多的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