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不要两根群p好大要死了纯辣高H文|无敌魔婿

2020-09-12 16:51 · 新商盟

夜探古玩街

  古玩夜街是滨江的特色,古玩夜街,顾名思义,只在晚上开放。按理说,行家鉴宝总得光线充足明亮为好,免得灯光昏暗下打眼。

但饶是如此,古玩夜街的人也是摩肩擦踵,往来不绝。传闻,古玩夜街之所以如此兴旺,就是有滨海附近山区的土夫子盗墓所得的宝贝不敢见光,只能在夜间黑市寻熟人转手。

但也有不少浑水摸鱼,偏挑一些外行宰客。这种行径在古董行屡见不鲜,也阻止不了真正来淘宝的玩家。

张鹏飞把车放在路边,漫无目的在街上转悠着。他所练功法,最是少不了天才地宝温养真气和一些古玩上蕴含的真气。

这些古玩玉器在地下历经百年,所含真气比地面上的更加精纯深厚,有的灵石古玉吸收日月精华,蕴含真气丰富,甚至可供一名修炼者直接到达练气期。但这种宝贝就是可遇不可求了。

张鹏飞所修《神照经》不但修炼起来事半功倍,更是可以感应到古玩玉器上的真气多寡,要不然,张鹏飞也不会贸然进入古董夜街了。

他在街上转悠了大半天,都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真气蕴含最丰富的是一方玉佩,跟其他丝毫没有真气可言的古玩相比,也算是聊胜于无吧。

张鹏飞本想入手,但老板看出了张鹏飞的心思,直接狮子大张口,给张鹏飞要三万。

张鹏飞一气之下扭头走了,他虽然娶了吴小乔,但他不想用吴家的钱,所以现在还是穷光蛋一个,手里满打满算就只有以前上班攒的两万多块钱。

转了一圈之后正准备离开,在街角突然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真气流动。张鹏飞立刻停下了脚步,他扭头一看,注意到那股磅礴真气来自路边摊上的一个黑色盒子。

张鹏飞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转悠到了小摊面前,假装对其他东西很感兴趣的问东问西,等老板不耐烦的时候才拿起那个黑色盒子。

看材质,是檀木的。

当张鹏飞拿到手中的时候,心中无比震惊。这檀木盒子中蕴含真气居然比自己刚刚感应到的还要磅礴,张鹏飞有信心,只要将这些真气吸收,那么他最起码可以突破筑基期。

“这是啥玩意儿?”张鹏飞拿着盒子随意道。

“化妆盒。”老板随口说道。

“给我女朋友拿回家也不错,这个多少钱?”张鹏飞道。

老板道:“我马上就收摊了,你要想要就一百块拿走。”

“一百块?”张鹏飞撇撇嘴,咬咬牙道:“就一百。”

张鹏飞给了老板一百块,将檀木盒子拿到手中,感应着其中的真气流动,不禁皱了皱眉头。

这檀木盒子只是一个假象,里面应该还另藏玄机。

张鹏飞仔细感应,明显能感应到这真气的来源并不是檀木盒子。

他正想着回去好好研究一下,突然身后有人叫道:“小兄弟慢走。”

张鹏飞回过头一看,是一个中年男人和长发美貌少女,看那长发少女衣着光鲜,而中年男人一直跟少女保持半步之遥,两人应该不是父女。

“有什么事?”张鹏飞问道。

长发少女眼神一定盯着张鹏飞手中的檀木盒子,道:“你手中这檀木盒子……能不能卖给我?”

“不卖。”张鹏飞直截了当,转身欲走。

中年男人和少女对视一眼,中年男人忙道:“小兄弟留步。”

张鹏飞急着回去修炼,被叫住之后有些不耐烦。

中年男人呵呵一笑道:“我是附近紫宇轩的老板陈秋,能否请你到店里坐坐,这位小姐和这盒子有一段渊源,想和你聊聊。”

张鹏飞低头看了一眼盒子,又看了看长发少女殷切的眼神,无奈叹了口气道:“好吧,不过这盒子我是不会卖的。”

长发少女还要再说,被陈秋拦住了。他呵呵笑道:“没关系,去喝杯茶聊聊天而已,前面请。”

张鹏飞跟着两人到了紫宇轩二楼,陈秋忙前忙后的泡茶跑腿,长发少女就端坐着,眼神一刻不离的盯着檀木盒子,隐隐有泪光闪动。

短暂的接触,张鹏飞暗暗猜测这长发少女身份非富即贵,若是寻常朋友,陈秋这个商人是不会如此小心奉承的。

“我愿意出十倍价格,将这盒子买下来。”长发少女道。她一说完,陈秋忙咳嗽了一声。

张鹏飞不假思索道:“不卖。”

“十万!”

长发少女有些急了,完全不在意陈秋的提醒,着急道:“大哥哥,不瞒你说,这檀木盒子是我祖上之物,丢失之后多方寻找不到,今天机缘巧合碰到你,我想把这盒子请回去,也算是尽一下晚辈孝心。希望你能成全!”

长发少女这话近乎恳求了,张鹏飞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对长发少女身上的气息探索了一遍,发现她不是修真之人才放下心来。

“实在不好意思,不卖。”张鹏飞道。“一百万都不会卖。”

“一百万!”长发少女说话,陈秋就瞪大眼睛道:“你真是狮子大张口,樊小姐买你的东西是看得起你,你别不识抬举!”

“我看这破玩意儿根本就不值钱,若不是跟樊小姐有渊源,别说是一千块,白送给我都不要。”

张鹏飞抬眼看了一眼狗急跳墙一般的陈秋,话不投机半句多。他不屑一笑,起身欲走。

“小兄弟留步。”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家庭聚会

  张鹏飞余光一看,从里屋走出一个满头银发长须的老者,一身长袍,戴着一个眼睛,面沉如水。

“师傅。”陈秋忙鞠躬道。

“小姐来了。”老者朝着长发少女微微颔首,瞥了一眼陈秋道:“多大岁数了,还这么轻浮孟浪。”

“是,徒儿知错。”陈秋低着头,仿佛受到强大的威压一般,大气都不敢喘。

老者走到张鹏飞面前,和颜笑道:“小徒学艺不精,贻笑方家了。可否让老头子看上一看?”

张鹏飞也想试试老头的深浅,将檀木盒子递给了老者。

老者双手接过盒子放在桌上,突然眼前一亮,拿起盒子自己看了看。

长发少女见状,忙问道:“唐老,可是有什么不对?”

“巧夺天工,简直巧夺天工。”唐老连连咂舌,道:“小秋,去把我屋中的匣子拿来。”

陈秋忙去屋子里拿出一个方匣,唐老道:“如果我所料不错,这是明武宗时候豹房的东西,工部奉旨所造,名叫七巧盒,外表只是个盒子,其实内含机关。”

说着,唐老从自己的方匣子中拿出一块抹布沾了点不明药水,在盒子上一抹,盒子上顿时露出一块图案。

唐老忙打开盒子,在盒子底部用手按了几下,只听得啪啪几声,盒子底部顿时打开了,露出一枚光彩夺目的宝石戒指。

长发少女看着张鹏飞道:“一千万!”

张鹏飞扯了扯嘴角,从盒子中拿起宝石戒指,怪不得刚才感应不到盒子中的真气,原来这才是宝贝。

“戒指我拿走,盒子送你了。”张鹏飞摆摆手转身走了。

长发少女拿着锦盒,连忙追了上去,却发现张鹏飞早已没了踪影。

张鹏飞开车回到家,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他轻手轻脚的上了楼,却发现吴小乔正抱着双手坐在沙发上。

看到张鹏飞回来,吴小乔瞥了他一眼,视而不见。

张鹏飞径直朝自己的小房间走去,就听到身后吴小乔道:“等等。”

张鹏飞转过身,疑惑的看着吴小乔。

“明天去爷爷家,有很多亲戚,你还去吗?”吴小乔看也不看张鹏飞一眼。

“你怕我去了给你丢人?”张鹏飞反问道。

“你……”吴小乔回过头瞪了张鹏飞一眼,又转过头道:“你随便。”

“哦,我知道了。”张鹏飞神色淡然的点了点头,回到自己房间关上了门。

吴小乔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张鹏飞紧闭的房门,把抱枕狠狠摔在沙发上,踢踢踏踏的回了自己房间,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了。

楼下,刚刚从医院回来的吴峰听到楼上两人的交谈,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掏出手机,给秘书打了个电话。

“小李吗?看看小乔身边还有什么职位,给张鹏飞留下。”

挂了电话,吴峰心中思绪久久不能平息。

第二天一大早,吴峰就叫上了张鹏飞,要他一起去父亲吴天德家。

张鹏飞看了一眼吴小乔,后者哼的一声钻到了车里,显然是极为不情愿。

张鹏飞正想推脱,见吴峰眼神热切,也不好拒绝。另外,他也想去看看吴小乔的爷爷了,吴家之人多对自己成见很大,唯有那个年过八十但仍然精神矍铄的老人对自己青眼相加,每次见面都要拉到身边说上几句话,让他在十年屈辱之中感受到些许温暖。

张鹏飞坐上吴峰的车到了吴家老院。这是一个三层的洋楼别墅,在滨海市最有名的温泉度假村滨海庄园之中,竹林环绕,野趣盎然。是当初吴老爷子开发滨海庄园的时候特意留下来给自己养老的,平时只有他和小儿子吴山一家一起住。

吴老爷子两子一女,长子吴峰接管家族企业,长女吴琳早年移居国外,近几年才回国发展。小儿子吴山喜爱古玩字画,经常跟一些古董行里的人在一起,日子过得也算是逍遥自在。

到了二楼,姑姑吴琳和女儿女婿都已经到了,跟小婶儿一起拉着吴小乔夸赞新娘子真漂亮之类的。

“爸和二弟呢?”吴峰问道。

“爸在屋里呢,二哥不知道干嘛去了,新女婿来了也不知道看一看。”吴琳看着张鹏飞,啧啧道:“听说哑巴会说话了,大家都惊讶坏了,我是昨天忙,没有顾得上去现场看。”

婶婶和小乔表姐都哄笑起来,看景儿似的上下打量着张鹏飞,张鹏飞面无表情的端坐着。

等到了吃饭的时候,吴老爷子才从房间里出来。三杯酒下肚,吴老爷子放下酒杯道:“今天一为鹏飞和小乔完婚,了却我二十年的心愿,以后我就是闭眼也能去见鹏飞他爷爷了。”

“爸,大喜的日子说这些干嘛?”吴琳埋怨道。

吴老爷子呵呵一笑,继续道:“再就是鹏飞能张口说话,赵家的子弟果然是非同凡响,我吴家确实是高攀了。鹏飞,我敬你一杯!”

在座众人皆是大惊,吴老爷子白手起家,挣下这一份家业。平时为人倨傲,几个子女小时候见了都老鼠见猫一样害怕,长大了之后也不曾得到父亲只言片语的鼓励宽慰。这一个倒插门儿女婿竟能让吴老爷子主动敬酒。

而且,吴家确实是高攀了之语也是真真切切听到众人耳朵里。

张家一个破落户,张鹏飞父母更是在他十岁那年意外失踪,若不是吴老爷子暗中接济,他张鹏飞能不能活下来还另说,怎么会高攀?

吃完了饭,等吴老爷子上楼了,一家人坐在客厅里闲聊天。

“张鹏飞,你早不开口晚不开口,偏偏婚礼现场的时候能开口说话,还真是奇迹啊!”姑姑阴阳怪气道。

表姐也问道:“张鹏飞,你现在能开口了就算是正常人了,现在做什么工作?”

张鹏飞道:“目前还没工作。”

“呦,那就是在家吃软饭喽。”姑姑撇嘴道:“小乔现在是大明星,一个电视剧几百上千万。男人一分钱不挣可不行,像我们家刘文峰,在佳士得拍卖行当高级鉴定师,一副画的佣金都几十上百万。男人,就得有担当,有魄力。”

“这么多呢?”小婶儿惊讶道:“吴山平时也倒腾这些古玩字画,文峰这么厉害,可以帮忙鉴定一下。”

“没问题!”姑姑拍着胸脯替女婿保证着。

小婶儿一拍大腿,又道:“小乔,我娘家侄子刚从华尔街回来,现在在国内一家网络公司当高管,年薪千万,人又长得又高又帅,赶明儿给你介绍介绍。”

吴小乔看了张鹏飞一眼,见他一言不发,心中不由得气恼。

姑姑看吴小乔的眼神,撇嘴道:“这婚姻啊,就得门当户对,自己又配不上,又拖着不放,这种人心眼得有多坏啊。”

这几乎已经点名道姓了,但张鹏飞依然一言不发,置若罔闻。

吴小乔暗道真是个窝囊废,起身就要出门。

“小乔,怎么走了?”吴小乔刚要出门,就看到二叔吴山带着一位唐装老人走了进来。

相关文章:

男生对你有情愫的动作肢体——扣的水水都出来了gif

奶尖儿送皇上 带套/今天是危险期 不要小说

攻强大的肉宠溺双洁*穿越之沦为肉食

两性男女交_配现场视频 陌生人 日本真人做爰直播+试看 下面

军婚搂著她的腰不断冲刺_珍珠项链磨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