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坐上来夹够了没 把腿张开,塞冰块|无敌魔婿

2020-09-12 16:53 · 新商盟

鉴宝之争

  “这位是我的老师,唐金阳唐大师,古董鉴定方面的专家。”吴山一进门,就跟家人介绍道:“我最近刚收了一件东西,所以特意把唐大师请过来看看。”

姑姑女婿张文峰一见到唐金阳,立刻从沙发上坐起来,双手握住唐金阳的手道:“唐大师您好,您还记得我吗?”

“你是……”唐金阳皱眉看着张文峰。

“你曾经给我们讲过课,我现在是佳士得拍卖行的高级鉴定师。”张文峰道。

唐金阳呵呵一笑,拍着张文峰的肩膀道:“好好好,后生可畏。”

“唐大师说得对,年轻人啊,就是应该趁年轻干一番大事业,多认识一些像您这样的人物。”姑姑嘴里说着,眼睛瞥着坐着角落一直不说话的张鹏飞道:“一点本事没有,整天想着躲在女人屁股后面吃软饭,算什么男人?”

几个人听完,目光都落在张鹏飞身上。

“张先生,您……您也在这儿。”唐金阳注意到张鹏飞,顿时喜出望外,排开众人,直接小跑过去,双手给张鹏飞握手。

张鹏飞懒洋洋的站起来,伸手和唐金阳握了握手。“你好,唐大师。”

“惭愧惭愧,在您面前我哪儿敢称大师。”唐金阳谦逊道:“我还有很多问题想给您请教一下,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

众人惊的下巴都快掉了,唐大师居然会跟张鹏飞这个窝囊废这么客气?

吴山道:“唐大师,您认识张鹏飞?”

唐金阳呵呵笑道:“和张先生算是有一面之缘。”

唐金阳将那天檀木盒的事儿说了出来,笑道:“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眼力,前途不可限量啊!”

姑姑本想恶心一下张鹏飞,抬高女婿张文峰,却没想让女婿给张鹏飞做了垫脚石。她撇嘴不屑道:“他会什么古董鉴定,也就是瞎猫碰见死耗子罢了。”

吴山看着张文峰古井无波的眼神,暗暗点了点头。唐金阳在古董行浸淫多年,看古董和看人的眼光一样,绝对错不了。

“小山,你不是有珍贵藏品吗?也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啊!也让我们看看张鹏飞到底有多厉害!”吴琳皮笑肉不笑道。

吴山笑着就要推脱,架不住几个人一再要求,只好从书房拿出一幅画来。

张文峰想显示自己,上去就要鉴定,被吴琳一个眼神给拦住了。

吴琳撇着嘴道:“文峰,你那么着急干嘛?万一你鉴定完了有人想浑水摸鱼,跟着你说怎么办?”

这话明显就是针对张鹏飞了,他扯了扯嘴角,起身拿起画,刚展开一半画轴便道:“这是真迹!”

“这就完了?”吴琳撇嘴不屑道:“要是这就算鉴定,那以后随便找个阿猫阿狗就可以当鉴定大师了。”

“我就说是瞎猫碰见死耗子,没想到一下子就露馅了。”吴琳道:“文峰,还是你来吧。”

张文峰打开画轴,拿出随身携带的放大镜道:“明代唐伯虎的仕女图,啧啧啧,这可是价值连城啊。不过……这是清末的仿品,是赝品,你看着着墨和画风,古板匠气,哪有一丝江南四大才子的肆意洒脱?”

吴小乔表姐听了洋洋得意,看着默不作声的张鹏飞道:“这才叫鉴定!比那些信口胡说的厉害多了。”

吴山一看自己买回来的赝品,脸色顿时黑了下来,把希望放在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唐金阳身上。“唐大师。”

唐金阳拿过画轴,仔细看了一会儿,正准备说话,突然眉头一皱,又伸手摸了摸画的用纸,顿时恍然。

“这画儿……是真的!”唐金阳捻着胡须道。

“真的!”

张文峰顿时脸色通红,吴小乔的表姐脸上顿时也有些挂不住,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张鹏飞。

“不过……这是画中画,表面上一层是仿制的赝品,真迹在下面。这画中画也差点让我打了眼,其中真迹也只不过是清末不知名画家张全中临摹唐伯虎所做,比表面上这幅值钱一些,也算不上价值连城。”

“那就还是假的喽!”吴琳松了口气。

紧接着瞥了一眼张鹏飞,皮笑肉不笑道:“张鹏飞,这唐大师和高级鉴定师都鉴定是假的了,你怎么说?”

张鹏飞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吴小乔表姐道:“妈,张大师现在正想着怎么解释呢,偏偏你这么没眼色,非要拆穿人家的西洋镜。”

小婶儿也哼了一声道:“一家人面前还故弄玄虚,我看他连哑巴都是骗人的,还是文峰为人真诚。”

张文峰压根没有看出是画中画,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能露怯,他呵呵一笑道:“我一向是有一说一的,这幅画中画也差点让我栽了跟头,不过好在多年的鉴定经验让我多注意看了会儿。”

“哼,比那些没什么本事就知道滥竽充数的人强多了。”吴琳道。

吴山见众人如此说张鹏飞,不禁皱了皱眉头,他不相信唐大师看人的眼力会如此差劲儿。而且,从他一进来看张鹏飞的神态就猜测他绝对不像是家人所说那么不堪。

“鹏飞,现在你怎么说?”吴山问道。

张鹏飞不假思索道:“真的!”

“真是死鸭子嘴硬!我看你是哑巴时间久了,不说话能急死!”吴琳冷着脸道。

张鹏飞径直起身,拿过吴山手中那副画,直接摔到了地上。

内藏玄机

  众人皆是大惊,半晌才反应过来。

吴琳先骂道:“张鹏飞,你是不是神经病?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就敢撒野。”

吴琳女儿也附和道:“真是的,大家不过是给你提了一些中肯的意见,不让你以后再这么骗人,你至于恼羞成怒吗?”

吴小乔小婶儿忙跑过去拿起了画,指着张鹏飞道:“张鹏飞,这画多少钱你一分钱都不能少。”

张文峰忙去拉着小婶儿,宽慰道:“小舅妈,你别生气,张鹏飞也就是太年轻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拆穿西洋镜,心里有些不平衡是正常的。嗨,只是可惜了这幅画,本来还能卖个十几万的,现在……估计不值钱了。”

张文峰不说还好,他一说完吴小乔小婶儿更是恼恨张鹏飞。

连吴小乔的父亲吴峰这会儿也被张鹏飞的举动给弄蒙了,按理来说,张鹏飞不是这么冲动的人,怎么如此失态?

他厌恶的看了一眼张鹏飞,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吴山沉着脸道:“张鹏飞,你现在给我一个解释,要是没有的话,现在请你立刻出去。”

张鹏飞扯了扯嘴角,弯腰捡起画,从装裱的画轴中扣了一下,画轴的头上居然可以打开。张鹏飞从里面拿出一个卷着的画递给了唐金阳。

众人愣了一下,唐金阳看到张鹏飞打开画轴的举动之后大惊失色,忙接着卷着的画,小心翼翼的打开。

片刻之后,唐金阳口中喃喃道:“真迹,是真迹!这真迹居然会藏在画轴之中,实在是匪夷所思,匪夷所思。”

“唐大师,这……怎么回事?”吴山忙问道。

唐金阳拿着画道:“唐伯虎的仕女图真迹,这话上面还有祝枝山的题字,当真是不可多得的国宝,国宝啊!没想到老夫有生之年还能见到此真迹,实在是死而无憾!”

唐金阳越说越是激动,竟然朝着张鹏飞九十度弯腰鞠了一躬。“张先生,亏得老头子痴长这几十岁,竟然……竟然……请受老头子一拜。”

众人都是傻愣愣的看着这画风突变的画轴中画,唐金阳主动解释道:“画的装裱一般分为精装和简装,像画中画只是为了掩人耳目,但是像这种在画轴之中装上机括的,老头子还是第一次看到,没想到这国宝居然藏在这个地方。”

唐金阳连连摇头苦笑,对张鹏飞更是执弟子礼,一口一个张先生,赞不绝口。

刚刚还言语嘲讽张鹏飞的几个亲戚彻底偃旗息鼓,特别是刚刚还接受众人夸赞的张文峰,这下彻底被打脸,红着脸退到了一边,眼神怨毒的看着张鹏飞。

张鹏飞转过头,四目相对,扯了扯嘴角又不屑的转到了一边。

只这一个眼神,张文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心中对张鹏飞更是充满怨毒。他虽然没有出言嘲讽,但那不屑的眼神比打个十个巴掌还让自己难受,这说明张鹏飞压根儿没有将自己当成对手。

那刚才扮猪吃老虎,一言不发的任自己蹦跶,现在想起来多么可笑!

吴山小心翼翼的从唐金阳手中接过画,心脏激烈的跳动着。他望着张鹏飞,激动道:“鹏飞,叔叔店里还有许多藏品,你跟叔叔一起去店里看看。”

一个本来没太在意的画中居然暗藏玄机,那店里的珍品万一再有漏网之鱼?吴山心潮澎湃,恨不得搂着张鹏飞亲上几口。

张鹏飞正想推辞,吴山忙小声道:“傻孩子,这幅画是你给叔叔“捡”回来的,这画保守估计最少三千万,叔叔能亏待你吗?”

张鹏飞呵呵一笑,他还真没太在意那些佣金。

不过,他的推辞与谦虚在吴琳一家眼里看来却是故作清高,小婶儿阴阳怪气道:“都是一家人要什么佣金啊?张鹏飞是吴家的倒插门儿,吃我们的穿我们的,你有什么需要吩咐一声不就行了,他张鹏飞还能要钱?”

吴琳也附和道:“说得对,既然张鹏飞这么厉害,那你以后没事儿就带着他,说不定还能瞎猫碰见死耗子蒙对一个呢。”

吴山不满的看了两人一眼,唐金阳更是一阵摇头。

这时候,家里的保安突然打来座机电话,说道:“先生,外面有个大夫,自称是李英亮。”

“李教授?”吴峰一听,忙给接电话的阿姨吩咐道:“马上让李教授上来,不,我亲自去接。”

越是有钱越是惜命,经过那场大病,吴峰现在更是对大夫敬畏有加。

吴峰着急忙打开门,谁知道他刚打开门,李教授就满头大汗的冲了进来。“张先生,张先生。”

“李教授,你别着急,你要找谁?”吴峰道。

李英亮急的上气不接下气,指着张鹏飞道:“张先生,现在有个老者受伤,急需你的救治,请你务必马上跟我走一趟,晚了就来不及了!”

“对不起,我现在没空。”张鹏飞淡然道。

李英亮焦急道:“对方愿意出千万诊金,只求张先生能施妙手救他一命!”

“我说了,没空!”张鹏飞不假思索道。

几个亲戚看到这一幕更是目瞪口呆,这位李英亮教授他们认识,吴老爷子和吴峰有什么事都第一时间找他,简直是他们吴家的御用医生。

李英亮医术高超,更是行业权威,没想到却对张鹏飞如此恳求!

相关文章:

世界上最早的飞机,苏联人竟开发飞行坦克

攻往受里面放食物;疼不敢了主人我错了fm

被吸了一晚上的奶:白领性奴的耻辱生活

【无删减】杳杳思无依小说在线全文目录列表

婚礼上和前任打分手炮/男人为什么在乎第一次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