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夹得我好舒 服 宝贝别停继续|无敌魔婿

2020-09-12 16:59 · 新商盟

魔尊之威

  “你要干嘛?”吴小乔看张鹏飞将车子停在了赵天威家门口,再看他眸中杀气腾腾,质问道:“你是不是疯了?”

“别以为今天酒席上你打了赵天威,他没还手你就觉得可以再来打他。那是他冲着我吴家和我父亲的面子。没有我吴家,赵天威弄死你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吴小乔道。

话音一落,赵家的别墅门打开了,赵天威衣着光鲜的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四个穿着黑西装的保镖。

张鹏飞嘴角邪魅一笑,按了按喇叭。

正准备上车的赵天威回头看了看,就见张鹏飞从车上走了下来,身后还跟着吴小乔。

赵天威眼中疑惑李一闪而逝,看到张鹏飞眸中杀气腾腾,就知道他是来找茬儿的。赵天威情不自禁笑了出来,抱着肩膀看着赵天威道:“怎么?哑巴能开口说话了,想找我来谈谈心啊?”

“还是你觉得今天的事情对不起我,亲自赔礼道歉,将小乔拱手相赠?”赵天威掏了掏耳朵,漫不经心道。

吴小乔不想让张鹏飞和赵天威拼命,怒道:“赵天威,你给我闭嘴!”

张鹏飞望着赵天威,如看一只在老虎面前狂吠的恶犬。不禁扯着嘴角一阵轻蔑的微笑。

“你笑什么?”赵天威怒道。

张鹏飞笑容停止,大步流星的朝赵天威走来。

“疯了!疯了!”吴小乔不耐烦道:“没本事还爱强出头,让我吴家给你擦屁股!”

“新婚之夜不好好洞房,跑出来找死!”赵天威一脸笑意的盯着吴小乔,话锋一转吩咐几个保镖。“给我往死里打!”

几个保镖听到命令,对视一眼,都露出一阵轻蔑的笑。

身材这么单薄清瘦的对手,让他们四个一起上也太小瞧他们了。

四个人眼神交汇,一番挣扎之后选出来一个身材相对瘦小的保镖走上前,摇晃着脖子一阵骨头的响声。

他刚反应过来,张鹏飞一个箭步已经冲到了自己面前。这保镖往往后一退,拉开一步距离,攥紧拳头一个勾拳朝张鹏飞脸上打去。

下一秒。

一声闷哼!

那保镖捂着肚子跪在张鹏飞面前,显然是极为痛苦。

张鹏飞面无表情,一脚踩在保镖腿上,一阵骨裂之声,这条腿显然是废了。

只三秒钟的时间,一个训练有素的保镖就这么被废了!

赵天威难以置信的看着张鹏飞,看他如杀神一般朝自己走来,叫道:“还愣着干嘛?给我弄死他!”

三个保镖将张鹏飞团团围住,如临大敌!

张鹏飞扯了扯嘴角,一拳打在一个保镖胳膊上,那保镖的胳膊直接软趴趴的耷拉着。一个侧踹,将另一个保镖踢的倒飞出去几米远,直接落在了赵天威的跑车上,口吐鲜血不省人事。

第三个保镖看到这一幕已经吓傻了,大叫着想跑,结果被张鹏飞抓住之后单手高举,扔了出去。

三个训练有素的退伍特种兵,不到十秒钟时间!全部重伤倒地!

赵天威和吴小乔看到这一幕都吓傻了,他们万万没想到,以前懦弱的张鹏飞居然有如此强的战斗力,而且,如此残忍!

张鹏飞面无表情,如死神一般走到赵天威面前。

赵天威抓着头发,如见鬼魅一般看着张鹏飞,哇哇大叫。

“跪下!”张鹏飞舌绽春雷,一声大喝。

赵天威吓的扑通一声跪倒了地上。

张鹏飞五指张开放在赵天威头上,赵天威吓得瑟瑟发抖,片刻功夫,就闻到一股尿骚味。

赵天威居然吓尿了!

“若不念你是吴小乔的同学,今天让你横尸当场!”张鹏飞居高临下,如九天之上仙人口吐谶语。

赵天威立刻磕头如捣蒜,口中胡乱说道:“我该死,我……我嘴贱,我不是人。”

赵天威实在是被张鹏飞刚才的残忍与实力吓的肝胆俱裂,等听到车子发动的响声之后,赵天威才敢慢慢抬起头。

看着张鹏飞车子离开,赵天威瘫坐在地上,惊惧的眼神慢慢变得怨毒起来。

“臭哑巴,扮猪吃老虎!不把你废了,老子就不叫赵天威!”

“张鹏飞,你到底有多少秘密是我们吴家不知道的?”车上,吴小乔怒气冲冲的质问道。

张鹏飞沉默不语。

吴小乔冷笑道:“好,真是好啊!我们吴家真是瞎了眼,我爷爷也瞎了眼,居然会相信一个骗子!”

话音刚落,吴小乔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手机,没好气的喂了一声。

“什么?”几秒之后,吴小乔惊讶道。

挂了电话,吴小乔急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催促道:“快!快去医院,冯姨告诉我,爸爸突发心脏病……”

张鹏飞一听吴峰病危,猛地调转车头,直奔滨海人民医院。

到了医院重症病房,冯艳和几个医生正在病房里。

吴小乔拉着医生紧张道:“李教授,我爸爸怎么样了?”

医院中医部主任李英亮摇了摇头道:“吴总去年刚做的心脏搭桥手术,本就不能受太大的刺激,前期保持的一直很好,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心脏骤停,现在……”

李英亮摇了摇头道:“回天乏术,还是尽快准备后事吧。”

吴小乔一听,顿时踉跄着后退了两步,眼泪簌簌的流了下来。

张鹏飞忙走到病床前,给奄奄一息的吴峰号脉,又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

“还有救!”

起死回生

  “你能救?”

刚才还乱糟糟的病房顿时安静了下来,众人都把目光落在陈继彪身上。

李英亮看张鹏飞是吴小乔带来的,皱眉问道:“请问你是?”

“我是吴峰的女婿张鹏飞。”张鹏飞沙哑的嗓音道。

不等李英亮说话,冯艳就抱着肩膀道:“哑巴会说话了,居然还会医术啊,真是了不起!”

“小乔,你爸爸都快病死了,你还把这丢人现眼的东西带来,是嫌你爸爸死的不够快是吧?他就是你气的!”冯艳话锋一转,开始埋怨起吴小乔来。

吴小乔眼泪簌簌的流着,指着张鹏飞道:“你这个骗子,你给我滚开,我不想再看到你。”

“不管你想不想看到我,我说能救便是能救!”张鹏飞早就知道吴家人对自己的态度,若不是吴峰对自己还算有些恩情,他万万不会去管他的死活。

“小小年纪,大言不惭!”李英亮皱眉道:“本省还没出过二十多岁的中医专家呢。”

“冯总,既然张先生说他能救,那这里也用不到我了,我就先出去了。”李英亮道。

冯艳忙拉着李英亮,解释道:“李教授您别生气,这个混账东西不懂规矩,我让他给你道歉!”

冯艳说完,怒视着张鹏飞道:“臭哑巴,跪下!”

“我凭什么跪下?”张鹏飞道。

“给李教授道歉!”冯艳怒道:“老吴就是你给气死的,现在还故意把李教授气走,是不是以为老吴死了这家产就是你的了?我告诉你,想都不要想,你一分钱都得不到。”

张鹏飞一阵冷笑。“时间不等人,你再说,爸爸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哼,既然张先生能救,那就请张先生起死回生吧!”李教授冷笑道:“也让我们开开眼界!”

冯艳还要再劝,吴小乔道:“张鹏飞,你救吧!”

冯艳和李教授都被吴小乔这话惊到了。

冯艳怒道:“小乔,连你也疯了!”

“现在这情况你让我怎么办?眼睁睁看着爸爸心跳停止吗?”吴小乔哭着喊道。她心里想的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了,更何况,如今的张鹏飞有太多的神秘,太多的她不知道的事情。

先是开口说话,再是几招之内打败四个训练有素的保镖。他既然说能救父亲,何不让他一试?

“好,我不管了!你父亲有任何事情,我饶不了你们两个。”冯艳气呼呼的站到了一边。

张鹏飞一声冷笑,直接运起真气,三指点在病人胸口三处要穴,就看到心率仪器上的心率曲线慢慢曲折了起来。

“李医生,你快看!”一个护士惊道。

李英亮也是十分意外,再看张鹏飞的治疗方法,不由得惊愕莫名的看着他。

几分钟后,张鹏飞松了一口气,收回手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此刻,病人吴峰的心率已经安全恢复正常。

众人都是大惊,吴小乔一把推开张鹏飞,握住父亲吴峰的手,哭道:“爸,你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李英亮想起刚才自己的话,又是后悔又是羞愧的走到张鹏飞面前,诚恳道:“张先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如此奇迹,我……我为刚才的态度向你道歉,能否一起吃个饭,我还有许多事情不明白,想向您请教一下。”

张鹏飞瞥了一眼这个性格倨傲,但心眼还算不错的医生。暗道多个朋友多条路,李英亮这个级别的老中医早晚能用的着,他随口敷衍道:“有时间再约。”

“好的,随时恭候!”李英亮毕恭毕敬道,然后带着一众医生走了。

张鹏飞转过身,看了看已经睁开眼睛正目不转睛看着自己的吴峰。

“你们都出去。”吴峰说完,虚弱的指了指张鹏飞。“你留下。”

“爸……”吴小乔想再跟吴峰说几句话。

“出去!”

吴小乔无奈,只好和冯艳一起走出病房。

病房内,只剩下吴峰和张鹏飞二人。吴峰拍了拍床铺,示意张鹏飞坐下。

“你哑了十年,婚礼那天突然说话,现在又露了一手中医绝技救了我的性命!”吴峰看着张鹏飞,一字一句道:“你来我吴家到底有何目的?”

张鹏飞知道吴峰早晚会问,他也不想过多隐瞒。便道:“张家危难之际,我父母离散,是你收留了我。吴家所有人,只有你拿我当个人看,虽然少不了有些刁难,但也只是做给外人看的。你的恩情我都记在心中,至于小乔,既然已经成婚,我便会履行丈夫的责任,护她一世周全。至于其他……这涉及张家秘密,恕难奉告!”

张鹏飞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吴峰也没什么好说,只叹了口气摆摆手,让张鹏飞离开了。

出了重症病房,吴小乔抱着肩膀问道:“我爸和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张鹏飞头也不回。

吴小乔气呼呼的跟上张鹏飞,道:“张鹏飞,别以为你救了我爸就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了。”

张鹏飞一言不发,带着吴小乔回了家,下车的时候,张鹏飞叫住了吴小乔。

“呦,哑巴也会主动找人说话了?”吴小乔冷笑道。

“我和你的关系旁人不知道,你我最清楚。咱们约法三章,你要做什么事我不会管,我要做什么事也请你不要过问。”张鹏飞一字一句道。

“张鹏飞,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本小姐会管你的死活?”吴小乔怒道。

“那就好。”张鹏飞耸耸肩,丝毫没有生气。调转车头扬长而去。

张鹏飞坐在车里,天色擦黑,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他直接驱车去了古玩夜街

相关文章:

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上面和下面同时喂饱你

束缚憋尿穿乳胶紧身衣|丰满大乳少妇小说

大奖章基金,大奖章基金失败

颠簸的路车后座干/和狗狗做的经过

跟老公最好的朋友出轨:驾校里的女学员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