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必看小说有肉/7本值得熬夜看完的小说

2020-09-12 16:57 · 新商盟

颜顾贤将花月安搂在怀里,然后对着古若尘挑衅的说道:“月安啊,你难道忘记了昨天晚上我们?不要害羞,大胆的告诉你的上司,你到底是我的什么人?”

颜顾贤的气息扑面而来,花月安只感觉到压抑,她知道,颜顾贤在警告她!

古若尘看着花月安说道:“安安,你辞职是因为他?”

花月安尽力的堆出笑说道:“是啊,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所以就…”

“那你真的是不该瞒着我,我可是你的娘家人,你和颜总在一起,我当然是万分欣喜呢?只是不知道颜总是什么时候将我南宫的当红记者收入囊中的?”

古若尘嘴里虽然说着恭喜的话,但是颜顾贤知道此时此刻他已经气的不行!

“不早不晚,就是那天古总派月安来偷拍我的那天!要说我还需要感谢古总的一番撮合,不然,我和月安怎么可能进展如此的快,直接跨越爱情做了名副其实的夫妻!”

颜顾贤不停的刺激着古若尘,花月安已经煞白了脸色,这样的自己该怎么面对古若尘,她甚至不敢去看古若尘的表情!

她听见古若尘从牙缝里吐出话语来:“原来如此,安安啊,你竟然是这样的人呢!我之前竟然从来不知道你对颜总有这样的心思?不过也好,这么多年你跟着我,也的确没有去结交什么合适的人”

“颜总不错,你跟着他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古若尘的话说完,花月安已经颤抖到不行,如果不是颜顾贤扶着她,她可能现在已经瘫软在地上!

“既然如此,我就带着我的未婚妻先走一步了!”颜顾贤说完这句话看也不看古若尘,搂着花月安离开了!

等到二人到了车里,颜顾贤立刻粗鲁的将花月安扔进副驾驶,并说道:“怎么?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准备沉浸在古若尘深情地对望里了?花月安,我怎么不知道你是这么下贱的女人啊!”

“你管我?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颜顾贤,我告诉你,就算你囚禁了我的人,你也休想我这辈子对你有什么好感,你连我们家小古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花月安倔强的说道!

“很好!”颜顾贤说完这句话就把花月安拽到后排座位上,并把窗子关了起来!

“你干什么!”

花月安此时此刻被颜顾贤禁锢在身下,根本动弹不得,车子的空间狭小,花月安根本无法逃离!

花月安今天穿的是裙子,颜顾贤很快就得逞了,他说道:“既然你这么喜欢你们家小古,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想我这样的爱过你呢?嗯?”

颜顾贤嘴里的话语毫不客气,花月安只得承受他一次又一次,还是在南宫楼下!

花月安感觉到了诺大的羞辱,她知道颜顾贤是故意的,她就是故意要让自己难堪,让自己在古若尘的注视下,成为一文不值的女人

“颜顾贤,我恨你!”花月安咬牙切齿的说道!

“恨吧恨吧,越恨我就表示你越爱我!”颜顾贤坐在花月安的身上说道!

不知道要了多少次,花月安只觉得时间过了很久,颜顾贤发泄完了以后就开着车带着自己去了他的房间!

花月安从来没有想过要逃离,她知道她逃不掉,她的软肋被颜顾贤知道的清清楚楚,他有一万种方法折磨自己!

“乖乖待在这里!明天去拍婚纱照!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休想逃离!”颜顾贤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

其实颜顾贤也很懊恼,他恼火花月安的倔强和和不服输,更重要的是他讨厌听见花月安说任何有关于古若尘的每一个时刻!

因为她每一次提起古若尘的时候,她眼角的欢喜都历历在目,她眉眼俱笑,仿佛就是她的全世界!

他不知道该怎么让她留在他的身边,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那就结婚吧,反正总是需要一个结婚对象的,不然董事会那群人每天都拿这个说事!

花月安感觉到微微疼痛,这个颜顾贤从来都不会怜香惜玉!她在颜顾贤的房子里找了医药箱,然后涂抹了一些药!

最近两天颜顾贤的频繁侵犯让花月安感到疲惫,她逃不掉却也没办法拿他怎么样!

可是顺从从来都不是她花月安的性格,她要做的是倔强,是反抗,是抗争到底!

她感觉有些饿,在颜顾贤的厨房里转悠了半天,却什么食物都没有发现,她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准备出门去买点吃的!

却发现自己根本出不去,索性就放弃了,她心想那就睡觉好了,睡着了就不会感觉到饿了,最近她越发嗜睡起来,她都觉得莫名其妙!

之前,跟着小古的时候,她都是随时待命,生害怕错过他的一个命令或者是什么,而现在,可能是因为离开了吧,竟然越发慵懒起来!

颜顾贤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睡在沙发上的花月安,竟然觉得无比的美好,似乎这个房子的确缺一个女主人!

他把吃的放下就去了公司,花月安醒过来的时候,看见一大堆的吃的,愣了一下,随即冷笑一声,颜顾贤的好心不过是怕自己饿死了,就没有办法折磨自己了吧!

花月安在颜顾贤的房子里待了几天,他都没有回来,花月安乐得清闲,反正颜顾贤买的吃的很多,够她吃半个月了!

住在颜顾贤的大房子里,享受着高级的VIP生活,如果不去想那些是是非非,花月安觉得这样的日子还是挺美好的!

某一天,花月安一如既往的沉浸在这样美好的生活里,突然她听见了门铃声,她以为是颜顾贤回来了!

嘴里嘟囔了一句:“你不是有钥匙吗?”

开门一看却发现是一个大波浪的美丽姑娘,她不解的问道:“你是?”

“不邀请我进来吗?”莫天然说道!

花月安不得不让开让她进来,莫天然进去以后就开始仔细观察颜顾贤的房间,然后对着花月安说道:“你是花月安?”

花月安点了点头,却依旧不解:“你是来找颜顾贤的?”

人总是对美丽的东西没有防备,她并不知道莫天然来者不善,她温柔的问句得到的却是响亮的一巴掌。

花月安被莫天然打的两耳冒金星,然后她听见莫天然说道:“就凭你也想勾引颜顾贤,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花月安正想反驳,却被迎面破了一杯红酒:“我告诉你你最好赶紧从这个房子离开,否则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花月安不知道怎么了,最近这些日子是个人都能对自己指手画脚,她立刻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颜顾贤会喜欢你这样的妖艳贱货?”

“怎么,是不是没有被颜顾贤睡心里特别不爽啊?不好意思,那家伙巴不得天天跟我在一起呢!”

“花月安,你无耻!”莫天然被花月安气的说道!

“我无耻又怎样,颜顾贤不是照样要和我结婚了,你算个什么东西!”花月安嗤笑一声说道!

她看着莫天然气急败坏的样子,突然心情大好,老虎不发威,把我花月安当软柿子拿捏啊!

莫天然呗花月安嚣张的模样气的不行,她推了一下花月安,然后说道:“花月安,你神气什么啊!”

没想到莫天然这么一推竟然将花月安推到了地上!花月安本来站在楼梯上,被这么一推硬生生的就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莫天然看着昏迷不醒的花月安吓了一跳,急急忙忙就跑掉了!

花月安在睡过去的那一刻就在想,如果能够这样死掉就好了,不用忍受颜顾贤的折磨,也不用去想那些是是非非。

如果老天给她一次机会她想她还是会爱上古若尘,只是这一次他一定不要爱的这样卑微,爱的这样懦弱。

花月安的眼睛已经开始慢慢挣不开了,她感觉她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她听见一个声音在她的耳边说话,她不知道是谁,却能听见他说的每一个字:“花月安,不许睡,我命令你醒过来!”

“你还没有赔偿我呢,我不许你死你就不许死!你休想逃离我,哪怕是以这种方式!王妈,快叫救护车!”

颜顾贤一回来就看见躺在地上的花月安,他吓了一跳,整个人慌的不行,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只是害怕花月安就这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花月安再睡梦中梦见了一个小男孩,那个男孩子有着明亮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还有好看的酒窝!

他的身影和长大后的古若尘的身影重叠在一起,花月安情不自禁的呢喃道:“小古,小古,我喜欢你…”

颜顾贤没有想到花月安会突然出声,他惊喜于她的清醒,却在下一秒被她嘴里吐出来的话语气的要死!

“花月安,你想死是吧!我绝不答应,你以为你死了就可以解脱了,我告诉你,我就是要折磨你,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把古若尘搞得身败名裂!”颜顾贤对着花月安一字一句的说道!

花月安被这个声音吓到了,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不要,不要…”

她睁开眼睛看见了颜顾贤,也看见了自己的处境,她在洁白的房间里,这里是医院?

“我怎么了?我怎么在医院?”花月安不解的问道:“对了,那个女人?颜顾贤,有一个女人…”

“花月安,你长本事了,竟然寻死?我告诉你,你别妄想用这种方式逃离我!”颜顾贤冷冷的说道!

“我没有想要寻死,是有一个女人,她推了我…”

“你不用说了,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的,你看我怎么收拾古若尘,我会让南宫从此以后再这个世界消失!”

颜顾贤说完就要离开,花月安却突然一把拉住他:“为什么?颜顾贤,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颜顾贤被问住了,脸黑了黑,募得松开手,转身大踏步走出病房,摔的房门震天。

花月安愣了愣,朝着窗外的阳光苦笑。

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呢?

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好多,她真是感慨自己竟然中了这么大个六合彩!

愣了不知道多久,房间的门轻轻打开了。

纤瘦的医生雪白的口罩遮住半张脸,只露出如星辰般璀璨的双眸,蝴蝶一样的长睫毛忽闪忽闪,闪的花月安有点眼晕。

医生垂着眸,手脚麻利的为花月安换药,动作轻盈的几乎感觉不到。

花月安盯着这双眼睛有些出神,这眼睛实在是眼熟,可是暂时想不起来。

看来,她真的有点撞蒙了,脑子钝化了。算了,想起来又如何呢,她现在这副凄凄惨惨的样子,最好大家都认不出来才好。

医生上完药,转身走了出去,脚步轻盈的像只精灵。

花月安躺在床上再次沉沉睡了下去。颜顾贤从医院出来直奔了莫天然那里。

有些事,他并不是不知道。譬如说,那天是莫天然给他下了药,不料花月安竟然跟着中招。

可是他的女人哪怕他再怎么折磨,也不允许其他人动她一根手指头!

颜顾贤越想越生气,幸亏抢救的及时,不然花月安现在就是一缕鬼魂了!

莫天然,你给我等着!颜顾贤出了医院门就低咒一声!

再次醒来花月安发现,颜顾贤危险的一眯眼睛,花月安募得被这厮散发出的杀气震慑的抖了抖。

她不敢说话,唯恐哪句话说错了,再被这人残暴的折腾。

颜顾贤不言语,淬了冰的眸子,又冷又狂,狂肆的挥洒着目空一切的霸气。

她不得不承认,他长得很好看,比起古若尘那种阴柔的美,更具有男性的张力和狂野,所以,眼下,她就被他的气场给镇住了。

他在居高临下、目空一切的审视犯人,而犯罪的那个人正是她花月安!

“说吧!”他赏给她坦白从宽的机会。

“说什么?”她貌似有些不识时务。

“为什么挂电话?”他斜眯了眼睛,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仿佛会吃人的魔鬼,“你是不是觉得跟了我,很委屈?”

“手滑了。”

还能为什么?这个还用得着说,这种魔鬼的电话,除非脑子有病的人才会接。

“你很委屈?”

“是。”

对待这件事上,花月安非常的坦诚。她就是很委屈,就是觉得自己很倒霉,碰到这么一个人渣、混球。她想,她一定是前世恶贯满盈,今生特来此地一游,全为还债。

“你委屈个屁!”颜顾贤彻底暴走了,眸子里燃着熊熊的火光,逼人的杀气瞬间冻结了整个房间,“你有什么好委屈的?我哪一点比不得那个败类!”

花月安腆着脸,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是,小女子三生有幸,阅人无数之后,终于有幸见到一畜生。”

“你!”颜顾贤忽的抬起巴掌,高高举起,却无力的耷拉下来。他怒目圆睁,暴戾、阴鸷的声音一字一顿,无比清晰的插入花月安的耳膜。

“好,你有种,看我不弄死你!待会儿,谁哭谁是王八蛋!”

“你的本事也就只会拿来对付女人!”花月安想刺激他。

可是颜顾贤阴笑了两声后,一把将她掀翻在地,饿狼一样的扑了上去。他在她的耳边冷笑:“男人的拳头自然是用来对付男人的,所以我不打你。但是你应该清楚,男人身上有东西是用来专门对付女人的。”

她闭了眼,没有挣扎,就像死了一样一动不动……

突然,他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他突然变了主意,他要让这死女人求着他。

她瞪着眼睛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将自己鄙视到脚底下。

花月安啊花月安,你真是个贱人,竟然渴求着那种人的玩弄,真是女人的耻辱!

可那种煎熬和不满依然不能散去,她起身裹了衬衣,去冲澡。

强忍着的泪水,终于能在水中悄无声息的滚出。

她真是三生有幸呢,碰到这么一个极品败类!这种概率简直比中五百万大奖的几率还小!

洗完澡,穿好衣服准备离开。

“不许走。”颜顾贤阴冷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带着霸道的恐吓,“你敢走出这个别墅,试试!”

“我没想走。”花月安冷笑。

走出房间,坐在院子的石阶上,仰头望天。

夏夜的天空算不上美,但好歹比心情美,晚风撩拨着她温柔的长发,绸缎般的顺滑。

有点冷,她抱起膝沉沉睡去,她太累了。

……

花月安万千的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被颜顾贤给踹起来的。

他一脚踹在木质的长椅上,害的她差点从椅子上滚下来。

他黑着脸吼道:“滚起来,谁让你在这里睡的!”

这丫的有病吧,她敢保证,她真的没有招惹到他,她只不过借用了一下院子里的长椅罢了!

无奈,花月安从椅子上滑下来,往花丛中缩了缩,抬头眼巴巴的望着颜顾贤:“我在这里,一定不会再用你的椅子了。”

颜顾贤的脸色更加阴沉,乌云压顶,随时可能卷起狂风暴雨。

花月安当真不知道自己哪里犯着他了,只好从花丛里挪出来,“好吧,花也是你的,这片地也是你的,你说让我滚到哪里去?提前说好,我不会飞,要不我滚出这里好了。”

“滚出去找古若尘?你休想!”颜顾贤暴怒着,眸子中折射着月亮的光晕,不仅没有增添温和,反而将那股子嚣张淋漓尽致的给扫了出来。

花月安真心觉得这个人不可理喻,真心懒得搭理,干脆坐在地上,抱着膝继续休息。

“被我猜中了?”他冷傲的问。

“颜先生,我想给你澄清两件事:第一,我有家;第二,古若尘只是我的上级。是的,我喜欢他,可这只是一厢情愿,他心心念着的是别人!为了那个人,他死里逃生好几回,请你不要用这么污秽的眼光去看别人。你自己污秽也就罢了,不要让别人跟着你一起污秽,没品,丢人!

相关文章:

(我的妻子和父亲)男友钻进我衣服里吸奶-揉胸亲奶揉下面视频

樱桃小口什么意思/男朋友那个在我那放了一晚上

情侣之间怎么玩水床视频——撞的舒不舒服

美艳护士把我夹得好爽-放荡的护士BD在线观看

啊好涨了在教室呢,你的太大了老师坐不进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