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高质量甜宠文都市推荐/小说推荐现代言情高质量

2020-09-12 16:48 · 新商盟

雨,淅沥沥的下着。

窗户上氤氲着薄薄的雾气,让外面和里面的人都显得不真切。

尹一萌裹着单薄的大衣坐在沙发上,身上的雨水滴滴答答地往下落,将身下的垫子打湿。冷风从门缝里灌了进来,她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然后抬起手放在嘴边哈气,好让自己冻僵的手能恢复一点知觉。

许久,一个肥胖的阿姨走了出来,她斜睨尹一萌,声音冷冷的:“不好意思尹小姐,顾少说不想见你,你还是走吧。”

尹一萌站了起来,眼里蓄满了不甘的泪水,她哑声朝着里屋说:“顾子凉,以前是我对不起你,但是我求你暂时把我们的个人恩怨放在一边,你就当行善救救许之深,现在只有你的血能和他配型。”

“尹小姐!”阿姨提高了音量,声音带着浓郁的轻视:“你是聋子吗?我说了顾少不想见你。”

“你让我见他,一眼就好……”

还没等尹一萌的话说完,阿姨三两步上前,用非常粗暴的方式扭着她的手臂,要将她往外面赶。

尹一萌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被人这样对待她猛地推开对方,随后扬起头站直了身子,整个人都充满了不可靠近的倨傲之气,她一字一顿道:“我自己会走路,不需要你动手动脚。”

说着,她看也不看对方的表情,走得头也不回。

身后,传来阿姨嗤笑的声音:“不过是野鸡跳进了豪门,就以为自己真的是大小姐了,自己胖成大狗熊,还想占我们家顾少的便宜!”

尹一萌的身形顿了顿,她下意识的左手摸右手,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今天的自己又胖了一圈。

都说屋漏偏逢连夜雨,她的人生也一样的倒霉透顶,现在就连体重也跟自己过不去。

屋内,阿姨目送尹一萌胖到略显笨拙的背影,冷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忽而,一道修长的男性身影由远及近,他走到客厅中央望向窗外,窗内的水珠一点一点的往下滑落,把氤氲的雾气划成一道道扭曲的痕迹,通过这些斑驳的痕迹他隐约看到了尹一萌的影子,孤单、寂寥、无助……

顾子凉下意识的皱眉,他抿了抿嘴唇后,他条件反射般的向着门外走了几步,最后又理智地停住。

身后的阿姨喋喋不休道:“这种丑女人,还想巴结顾少,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顾子凉眉头拧起,他垂眸,幽深的眸光深如见不到底的大海,可是阿姨压根就没注意到他的表情,依旧用恶劣的语言攻击尹一萌。

许久,顾子凉沉沉地丢下这句话后,连伞也不拿就朝着门外走了出去:“明天自己去财务那里领工资和赔偿,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顾少——”

阿姨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惹得他不开心要解雇自己,难不成顾少并不讨厌尹一萌?

怎么可能呢,当年尹一萌那么羞辱顾少,他发誓这辈子见到她都会绕着走,从此他们多年都无交集,直到这几天,尹一萌三番五次不要脸的来倒贴,顾少依旧无动于衷、甚至连她的面也不见。

等她回过神的时候,顾子凉只身走进雨幕中,并朝着地下车库的方向走去。

雨越下越大,磅礴的雨水噼里啪啦地砸在地上合着污水往下水道的方向流淌。

尹一萌迈着沉重的步伐在雨中像个行尸走肉地往前走,雨打在她的脸上,水珠落进了衣领,凉得她寒颤不止。

走着走着,尹一萌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都栽在水里,浑浊的水溅在她脸上,她颓然地坐在地上,然后不管不顾地失声痛哭。

来来往往的人川流不息,谁也不愿意上前帮她一把,这时,马路对面迎面走来几个身材苗条的女人,她们走到尹一萌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里没有同情只有无尽的嘲笑和鄙夷。

“丑人多作怪,要哭也别在这里挡路呀!”

“这么胖的女人,就像是吹了气的气球,你说她能不能飞起来?”

“你开玩笑吧?这么大的吨位,估计十级大风也不能动摇她分毫!”远处,一辆豪车泊在路边,紧接着车窗往下降,一个面容俊朗的男人侧过头看向了重重的雨幕,深沉的目光穿过雨帘落在了尹一萌身上。

他静静地看着她,眸光毫无波澜,直到那些陌生的女人说出刺耳的话后,双眸似乎染上了一层阴霾。

良久,尹一萌哭累了便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地往前走。

经过短暂的迟疑后,顾子凉驱车向前,故意把车子开到了几个女人视线能看到的地方,而他停车的位置选在水位较高的洼地,纵使此刻的雨很大,但是他的豪车也尤为抢眼,几个女人瞧见之后不约而同地走上前。

其中一个女人弯下腰,故意凸显她傲人的上围,她嗲嗲地发声:“帅哥,今天雨下这么大,能不能搭个顺风车?”

顾子凉降下车窗,他带着温暖的微笑侧过头看向她们,当几个人瞅见他的脸后暗暗吃惊,原本礼节性的喊一声“帅哥”,谁知道里面的车主真帅得有些过分,而且他穿戴整齐,西服的边边角角都熨烫平整,似乎像是追求完美的处女座。

“好,但是这边不方便上车,我去前面调个头,请各位稍等。”

顾子凉依旧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就在她们窃喜时,他把车往前开,轮胎溅起的水花将她们的裤脚打湿,几个人不约而同地低头,当她们决定往后站一点的时候,已经调转车头的顾子凉往她们的方向一路飞驰,随即洼地的污水溅起了一人高,直接将她们洒成落水的母鸡。

而后,顾子凉没有按照之前的口头承诺停车,直接旁若无人地驾车离开,留下几个女人在后面跳脚骂着“骗子、烂男人”!

第二天,艳阳高照。

尹一萌急匆匆地到了医院后,很熟络地找到了重症室,隔着玻璃窗她看到许之深昏睡在床上,曾经俊美的脸此时此刻苍白如纸。

几天前,他健康的站在他面前,笑容温暖而明亮。

几天后,他躺在病床上不醒人事。

这一切来得太快,快得让她希翼着自己是在做梦。

她掐过自己无数次,那一阵阵钻心的痛无时无刻都在提醒着她,她活在现实世界里。

这几天,她一直活在深深的自责中。

如果当时她不让许之深送自己去学校,或许他就不会遭遇车祸。

如果当时她不贪恋跟他独处的那点时间,或许……

可是这世界,没有如果,也没有后悔药。发生过的事情不能逆转,已经变成现实的灾难,她只能痛苦地面对,彷徨而挣扎。

医生说,如果再找不到能跟他血液配型的人,他就没有任何生还的希望了。

尹一萌靠着墙缓缓地蹲了下来,眼泪在瞬间流了出来。

许之深……

就算是我死,我也不忍心看到你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她真的已经很努力想要挽救他的生命,只是这世间很多事情不是你努力了就一定能得到好的结局。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许之深。”

尹一萌双手捂着脸,哭得昏天暗地。

哭了许久,她双手撑在墙上慢慢站起来,因为蹲得时间太长,双腿早就麻了,那酸酸涨涨的感觉让她特别的难受。

理了理凌乱的心情后,尹一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低着头往外走。

一个小时后,她来到了顾子凉的别墅门口,她摁门铃后,开门的是一个陌生的小青年,二十左右长得高高瘦瘦的,昨晚讽刺她长得胖的阿姨连影子也看不到。

“请问,您是?”

尹一萌急切地问:“请问顾子凉在吗?”

青年想了一会才说:“顾少不在家。”

所有的希望都化为了泡影,失落的情绪一股脑儿地填满了尹一萌的心口。

“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尹一萌垂眼,长长的睫毛掩去了她眼底痛楚的眼神。

“我等他。”

随后,她站在外面从晌午等到中午,从中午等到晚上。从一开始的站着到中间的半蹲着,直到后来坐在冰冷的草地上。

不知不觉,天越来越黑,别墅四周的灯都亮了起来。

尹一萌双手抱着膝盖,她仰头看着夜空,此时星空浩瀚,而她却没有太多的心思欣赏,那些一闪一闪的星星折射在她眼里,似乎都变成了点点泪光,一如她此刻的心情。

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尹一萌冷得直打颤。

这时,小青年推开门走了出来,见她还在苦等,便善意地问:“你怎么还不走?”

“我等顾子凉。”

“顾少今晚不会回来。”

“那我就等到明天。”

青年没想到尹一萌居然这么固执,他愣了一会叹了口气,而后回屋并关上门。之后他走到二楼的书房门前,犹豫了片刻他敲门道:“顾少,她还没走。”

里面传来了轻微的响动,随后沉闷的声音传来:“为什么不让她进来坐着等?”

“您说如果有女人来找你,就让她站在外面不要理会。我看她从早上等到现在,也怪……怪可怜的。”

顾子凉没再应答。

他撩开窗帘的一角,眼睛往下看。

只见胖胖的尹一萌蜷缩在别墅区的绿化带,她仰头看着星空,眼里的泪光和星光交织在一起。

一个月前,她还是一个消瘦的姑娘,没想到现在变成一个虎背熊腰的女汉子,这段时间她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变成这副德行。

失恋能让一个人暴饮暴食在短时间内变胖,可她现在面临的不是失恋,而是面对初恋生命垂危的打击,巨大的精神压力也会让她暴瘦,她怎么就横向发展了?

倏然,尹一萌扭头朝着他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他的手像是触电一般挪开,被撩开的窗帘合了起来,将外面的一切隔离出了自己的视野。

“顾子凉,我知道你在家。”下面传来了尹一萌哀哀的声音,这声音充满了悲伤和凄凉,却没有任何责怪的情绪:“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我也知道我曾经对你所做的一切,都不能用‘年少无知’来开脱。你恨我也是应该的,可是我希望你不要把这些情绪附加在许之深身上,他是无辜的。”

“现在,只有你能救许之深……”尹一萌的声音慢慢变得无比硬咽:“顾子凉,只要你愿意救他,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让我跪下来求你、让我给你做牛做马、让我……”

最终,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千言万语都变成了低低的哭泣声。

顾子凉的后背倚在桌角旁,他一手撑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抵着额头,整个人都陷入了沉思。

这一晚,两个人一夜无眠。

晨曦破空,天空泛起了暖黄的光芒。

等了一晚上的尹一萌连眼睛也不敢眨,生怕顾子凉在这瞬间跑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双好看而有力的手推开了门,穿着白色衬衫的顾子凉走了出来,他直直地站在门口,右手胳膊上搭着一件熨烫得体的西服,他冰冷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尹一萌,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

见到顾子凉,尹一萌艰难地起身,她一瘸一拐地走到他面前哑声道:“顾子凉,救救许之深。”

顾子凉的语气冰冷无情:“凭什么?”

“我……”

“尹一萌,你告诉我,我凭什么要流自己的血去救你的心上人?”

“顾子凉,你跟我的恩怨不应该牵扯到许之深,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什么也没做,做错事的人是我,不是他!你就行一次善好不好?”

“尹一萌……”顾子凉斜眼看着她,眼神满是不耐烦的意味:“你当年的高傲怎么就不见了?”

学生时代的尹一萌,笑容甜美眸光澄澈,这样的女孩本应该是天真无邪又单纯善良的,但是她保持善良的心但性格尤为高傲,你以为她很容易接近,但她总是不露痕迹的与你保持距离。

那时候,他们是同类人,他自然就被她身上的特质所吸引,因此用自己偏执而霸道的方式追求她,结果惹得对方反感,最好闹到决裂的地步。

现在,距离他们上一次说话,他已经不记得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如今,她变得不仅仅是身材和长相,还有他曾经欣赏过的性格。

尹一萌咬着唇,老半天她泪眼婆娑道:“当年的事,任你千刀万剐我也不会说一句话,只求你救一次许之深。”

“做梦。”

顾子凉冷硬地丢下这两个字后走得决然,不论尹一萌怎么哀求也无动于衷。

他宁愿看到那个百折不屈的尹一萌跟他争、跟他吵,也不想看到此时隐忍而卑微的她。

之后,吃了闭门羹的尹一萌只能悻悻回家。

到家后,她就见到沈沫沫正在吃豪华早餐,坐在她旁边的是豪美集团第二大股东的儿子季阳,他家境优越、长相出众,这几年每天早上都来家里吃早餐,且风雨无阻。

“姐,早。”

尹一萌打完招呼后,就要回屋休息。

沈沫沫猛地起身,动作快得把椅子都带倒在地,“萌萌,你昨晚去哪了?脸色这么差一定是饿了吧,过来吃早餐。”

季阳下意识地弯腰把椅子扶了起来,随后露出阳光般的笑容朝着尹一萌招手:“沫沫也给你准备了早餐。”

“我不饿。”

沈沫沫贴心地说:“你是去医院看许之深吧,姐知道你担心他的安危,但是也不能不吃饭呀,吃饱了才有力气,对不对。”

尹一萌看了看自己越来越粗的腰,还没等她说话,沈沫沫就把她拉到餐桌前,把早就备好的早餐推到她面前:“赶紧吃。”

沈沫沫过于热情,她都没办法推辞,只能坐下来用餐。一会儿,继父沈杰也下楼,这个男人五官看起来特别的刚正,他只是穿着很简单的家居服,可全身却散发着不怒自威的气势。

见到尹一萌提不起劲的模样,他立刻问:“萌萌,你还没说服那个……那个熊猫血朋友?”

沈沫沫勾起唇角冷笑不已,她从厨房里捣鼓了一会端着一杯牛奶往尹一萌手里塞:“萌萌,看你冷得……赶紧喝点牛奶暖暖身子。”

尹一萌低下头,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有几滴泪水落在了牛奶里:“顾子凉不愿意献血。”

“顾子凉是谁?”

沈杰疑惑了片刻后意识到“顾子凉”应该就是跟许之深血型相同的“熟人”。

前几天A大开学,许之深提议他送尹一萌上学,却没想到遇到了车祸,结果导致大动脉被割破失血过多而休克。

许之深被送进医院抢救后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他的血型是RH阴性血,俗称“熊猫血”,这类血型的人全世界都非常的少,血库的库存自然也就不足,所以在后续治疗上,如果再找不到跟许之深血型相同的人,他就会有生命危险。

沈杰得知后,在第一时间寻找库存,但是全国各大医院都没有RH阴性血库存,对外征集后虽然有人来献血,但因为种种因素不能使用,就在他急不可耐时,尹一萌想到了自己的“故友熟人”,他跟许之深一样是熊猫血。

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了,尹一萌似乎一无所获。

许久,沈杰忧虑重重道:“许之深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我也不敢通知许衡,到时候他要是责怪我,我们两家生意……”

尹一萌知道继父担心什么,许之深的爸爸许衡是豪美集团的第一股东,拥有庞大的资产,而且他还是继父最大的生意伙伴,这几年经济越来越差、生意也越来越不好做,继父的产业都靠许之深家的业务线在支撑,说到底,沈杰输不起这根人脉。

如果许衡把许之深的事故怪罪在继父头上,那两家生意上的往来也就断了。

而现在许之深出事,常年住在国外的许衡还不知情。如果在他不知情期间,救活许之深让他平安无事,这就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久久,尹一萌才开口:“爸,你别担心,我会说服顾子凉献血。”

话落,她将手里的牛奶一饮而尽,站在她后面的沈沫沫将这一抹尽收眼底。

她捏紧手指,指甲刺着她的手心。

她恶狠狠地想:尹一萌,他不是你爸爸,他是我爸爸,你有什么资格喊他爸爸。

沈沫沫表面上没表现出什么,但是她朝着外面走去,季阳瞧见后,赶紧跟在她身后。

出了屋子,沈沫沫来到了后院的花园,她脸上的笑容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充满了戾气的脸。她扯着树叶咬牙切齿道:“尹一萌,我曾经失去的东西,现在一点一点的从你身上讨回来!”

季阳抬手搂着沈沫沫的肩膀:“你看她现在胖成猪的样子,哪能跟你比。”说着,他又提醒道:“不过你做事要适可而止,折磨一个人就应该让她生不如死而不是简单的让一个人去死。”

沈沫沫双手揪着树叶,再气急败坏地丢在地上,她歇斯底里地喊着:“我就是要让她死,让她跟那个贱女人一样死得非常难看!”

季阳一听脸色瞬间黑如铁:“沫沫,以后这些话我不希望再听到,而且她和叔叔就在里面,万一被听到了怎么办?”

很快的,沈沫沫就恢复了理智,她知道自己失语了。

尹一萌站在一家名叫“等你来”的特色店门口,所谓的特色店,就是这家店主打文艺休闲,副做时尚的餐饮。

她踌躇了片刻后,便走了进去。

这家店一共三层,一层是读书、二层休闲、三层时尚用餐。店内的装修全部采用暖色系,进去的时候便如沐春风。

她顺着木制楼梯走到了三楼,只见主台上有不少的服务员来来回回的忙碌着,而在站在主台正中间的人便是顾子凉。

他穿着白衬衫,身上围着围裙,双手一刻也不闲着,正在做一道牛排西餐,他的动作娴熟而优雅,整个人眉目清和,跟往常那张冷漠的脸简直是相差千万里。

一群花痴坐在离主台最近的地方,大家含情脉脉的看着他,时不时会爆出“帅死了”、“秀色可餐”、“长得这么帅,哪怕菜做成猪食也是人间美味”之类的话。

尹一萌点了一杯咖啡和小份的披萨后,她找到最角落的地方坐下,她没有上前打扰顾子凉,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顾子凉坐镇了一个小时后,他便离开柜台,而尹一萌没有追上去,她坐在原位,一直不吃不喝等到了店快打烊也不愿意走。

因为有客人不愿意走,几个急着下班的店员把尹一萌围住,他们苦口婆心地劝说,但尹一萌什么话也不说,只是坐着。

最后劝不动,这些店员立刻来了火气,开始攻击他。

“你这个死胖子,一定是喜欢我们顾总,所以才赖着不走吧?”

“死胖子,你也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性,你给我们顾总提鞋都不配,丑人就应该自觉点。”

“就是,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出来恶心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面对她们的羞辱,尹一萌从始至终都没有辩驳一句。

相关文章:

干过的胖和瘦哪种女好_按摩棒塞着不准拿出来

从前面动插图前入 localhost|继女说我得太大了

女的去健身房请男私教,小妖精你胸好美好软

晚上睡觉流口涎是什么回事~给男人口的技巧步骤

大连医科大学贴吧 大连医科大学挂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