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销书籍排行榜/好看的小说推荐

2020-09-12 16:48 · 新商盟

白清羽不屑道:“少大言不惭了,你不就是图钱吗?嫌少我给你加到5000行了吧,这可是白领的月薪,三年后我一次性给你青春补偿费50万,咱们两清!前提条件是你不准出这个门!”

白清羽还真是豪,居然直接给自己三年买断的价格,虽然赵翔还是有些不爽,但是为了钱还是压下了怒火。

想到丈母娘那边极有可能挑唆是非,赵翔又写了句:“可是丈母娘嫌弃我在家不务正业,你说咋办?”

白清羽质疑道:“苏澜?不是吧,她明明告诉我是你自己觉得无聊,所以才出去找工作的,就你这身体,谁会要你,你竟然还敢去酒吧,怎么,有富婆兴趣迥异,喜欢你这口?”

说完,白清羽掏出手机,微信界面上竟然有赵翔在人才市场找工作的照片!

赵翔有苦难言,看来是苏澜故意安排人在人才市场门口等自己,然后拍下了自己进入黑格尔酒吧的场景。

外人不知道黑格尔酒吧什么来头,出入上流社会的白清羽自然一清二楚,当下把赵翔嘲笑了个够。

“我出去工作,不会给你丢人的。”赵翔央求道,虽然白清羽不讲理,但他希望女人念在夫妻之名上给自己条生路。

“你别给脸不要脸,拿了钱又跟老娘睡,腻歪了对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歪歪心思,你不就觉得当了个窝囊废男人吗?我告诉你,你天生就这样,一辈子也翻不了身,这就是命,你敢再提出门的事,就赔偿我十倍损失再解约!”

这真是狮子大开口,十倍,那可是一百万,赵翔没想到白清羽也是做买卖的好手,要起价毫不含糊,为了安抚对方,他只能示弱,“好,我做饭去了。”

在厨房中,压抑许久的赵翔忍不住留下了泪,男儿有泪不轻弹,但他心中的委屈无从诉说,自己活的根本不像个男人!

直到入睡,白清羽也没再跟赵翔说一句话。

赵翔的耳朵难得清闲,他估摸着十一点五十五分的时候,蹑手蹑脚离开了房间,径直走到了家中的楼台上。

是时候验证爷爷托梦的口诀了,汲天地交合月华,那不就是在午夜十分,沐浴月光吗?

午夜时分,赵翔将身体暴露在户外,被温柔的月华覆盖,身体突然有种说不出的畅快,之前的屈辱感荡然不存,有如新生般的痛快。

爷爷的口诀管用!至少能让人驱逐杂念,心情舒畅。

生怕错过第二句口诀那晨露,赵翔索性在阳台上盘坐起来,直到四点半的时候,猛然睁开双眼,他看到水仙花枝叶上的一滴晨露,一扫整夜不眠的疲倦,伸出舌头舔舐了进去。

晨露甘甜无比,入嘴便化,霎时间,赵翔只觉得周身无数个毛孔畅快无比,就像是洗过桑拿一般热汗如泉涌一般。

从怀中翻出爷爷那本旧书,翻开扉页,赵翔的眼睛都直了,“炼气法门,通气后唯赵家后人可浑然天成!”

这话的意思,无非就是只要打通体内的气脉,就能学得爷爷传下来的医术了!

赵翔激动无比,贪婪的翻阅着书内关于炼气养气用气的知识,不知不觉竟是看到了天亮。

当赵翔将书卷中的内容牢记于心时,身后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女声,“你发什么神经,一大早在露台挨冻?快做饭去。”

原来时间已经到了八点,赵翔已经耽误了平时的做饭时间。

看到赵翔浑身湿漉漉的邋遢样,白清羽厌恶的看了他一眼,说道:“算了,我出去吃,你收拾家务吧。”

待白清羽离开,赵翔按照书中的调气方式轻轻酝酿,果然感觉丹田发热,一股可以控制的气息肆意在体内游走,就像是开了闸一般汹涌澎湃,完全扫除了他一夜的倦意,而且让他精神倍爽!

“太好了,我已经学会炼气了,下一步就是养气跟用气,到时候说不定可以帮母亲治病!”赵翔是孝子,第一时间想的还是母亲。

但是今天出门是个问题,赵翔思前想后,还是做好了早餐,敲响了丈母娘的房门。

昨天开始,苏澜就搬来家里,说是要享受天伦之乐,可心里的鬼主意谁有知道。

苏澜虽然是个寡妇,但是夜里回家向来很晚,而且一身酒气,让赵翔感觉这年轻的丈母娘并不是什么正经货色,搞不好就是为了白家的钱。

苏澜倒是醒了,正在梳妆台前打扮,虽然她不上班,每日却是出去跟各种达官贵人走动。

赵翔看过苏澜的朋友圈,尽是跟市里某大咖大亨的合照,而且苏澜还频繁抢C位占,果真是心机婊一枚。

苏澜瞅见是赵翔,漫不经写下一行字:“怎么还做饭呢,不是要找工作上班?还没找到?”

看苏澜装的很像,明明昨天就是她跟白清羽通风报信,搞的俩人误会,赵翔也开始故意犯傻,写了张纸条递上,“清羽不让我去啊,说顾家的男人才讨人喜欢。”

苏澜差点把漱口水吐出来,她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盯着赵翔,说道:“男人,就必须有事业心,你找到工作就去上班吧,我支持你,清羽那儿,我会替你解释。”

赵翔假装感恩戴德,收拾一番后快速离开,在小区外多转悠了一会儿才打车前往医院。

“呼,好险,苏澜不是好东西,肯定派人跟踪我了!”赵翔连续换了三次车才来到医院,跟做贼一样,好不容易甩开了尾巴。

估计苏澜又想找人拍照片给白清羽,但赵翔图的是能照顾母亲,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伺候好母亲起居,赵翔的手机突然响起,是黑格尔酒吧薛六发来短信,“我说小伙,咋第一天上班就旷工啊,当老子是猴耍呢!”

赵翔无奈,只能回了条短信,“老板,我坐公交去的,路不熟,马上就到!”

看来黑格尔酒吧这工作,自己必须得去,至少也要把今天应付完。

至于回家怎么跟白清羽解释,赵翔暂时毫无头绪。

三十分钟后……

赵翔穿着一身保洁服,在臭气熏天的男生宿舍门前,满脸无奈。

他依旧没能进入酒吧内部,别说客户,连酒吧里的男公关都没见到。

倒是闻到味了,酒吧后的一幢二层小楼,正是培训新公关的宿舍楼,里面却是脏乱的很,烟头满地臭袜子随地扔,甚至带着精斑的内裤随意的晾放,让赵翔看的有些怀疑人生。

这黑格尔酒吧招了些什么公关啊,不会是针对重口味客户招的特殊人才吧,就这素质估计长相不能强哪去。

提着扫把正准备大干一番,几声若有若无的娇吟,却吸引了赵翔的注意力。

楼道尽头,唯独一扇房门紧闭。

他蹑手蹑脚走到门口,将耳朵附在门上……“我就说他不靠谱,帮你找我哥帮忙,你不听。现在怎么办?”

于浅浅担忧的说道。

宴会都正式开始了,陈阳连个人影都没露!

这可愁坏了两女。

看着脸色苍白的向楠,于浅浅用力握着她的手:“再坚持一会,说不定他一会就到了。”

“到了,又能怎么样?他能比得过韩靖然吗?”

今天这场宴会就是向楠的父亲为韩靖然特地准备的。

在向楠的担忧中,重头戏来了。

不远处,韩靖然扫了一眼众人,傲然的对保镖说道:“去,把我带来的贺礼送上去。”

接到自家少爷的指令,保镖点头,抱着木质的盒子走到向国鑫面前:“向先生,这是我家少爷给您的礼物,请您看看是否喜欢。”

向国鑫微怔,顺着保镖的视线看向韩靖然,随即笑了笑,将保镖手里的盒子接了过去。

“好,我看看韩大少给向某准备了什么大礼。”

话语中,满是对韩靖然的欣赏之意。

周围宾客互相对视着,小声嘀咕。

都说韩家大少韩靖然喜欢向家小姐,现在看来,只怕不只是喜欢而已了。

向家是医学泰斗,韩家是商业巨子,这两家若是联姻……

装礼物的盒子是用上好的金丝楠木打造,单单是一个盒子便价值不菲,打开里面躺着一株人参和两朵灵芝。

人参的每根根茎都格外肥硕,光是成色就不下百年。而两朵灵芝,更是每个都足有成年男人手掌那么大。

“这……”

向国鑫眼睛一亮。

他虽然学的是西医,但对中医里的人参、灵芝,都还是有所了解的。

“向伯伯可还满意?”

韩靖然微笑着走过来:“这株人参,虽没有千年,但也是差不了多久的。灵芝则是一个药农世代的传家宝,偶然被我遇到,便给向伯伯带来了。”

千年人参,和世代传家的灵芝。

如此大手笔,惊呆了前来祝寿的宾客。

一时之间,整个宴会除了两人的说话声,再无半点别的杂音。

“满意,满意。”

向国鑫连连点头,抬手拍了拍韩靖然的肩膀:“你这小子,最知道伯伯的心。”

随着这礼物的出现,所有人都一脸羡慕的看向向国鑫。

……

“少爷,咱们迟到了。”

“这还不都是因为你?要是我醒来的时候就走,咱们怎么可能迟到?”

酒店门口,面对管家老李的忧虑,陈阳不爽的松了松领带,满不在乎的说道。

“与其担忧既定事实,你还是想想咱们怎么进去吧。”

看着明显已经谢客的酒店,陈阳再次不爽的说道。

“少爷,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这要是换个地方,咱们迟到了,还真不好进去,肯定会失礼,但在这里完全不用担忧。”

“怎么说?”

“这是少爷您自家的产业啊,老爷早就划到了您的名下。”

正当老李和陈阳说话的时候,过来拦人的保镖,看到迟到的人是自家少爷,连忙让开了一条路,齐刷刷的鞠躬:“欢迎陈少莅临。”

老李看到领头的保镖,露出了赞许的表情。

“陈少,李管家,您二位今天来是?”领头的保镖疑惑的问道。

“找向楠。”

“您随我来。”

……

宴会上,众人听到是如此罕见的东西,都有大为震惊。

向国鑫见此,轻笑着扬起手。

能来参加宴会的,都是些见过大世面的,但纵然如此,韩靖然今天送的东西,也着实让他们震惊了一番。

就在这时,陈阳跟在一众保镖身后走了进来,引起了极大的轰动,破坏了韩靖然苦心营造好的氛围。

众人将目光纷纷投向了陈阳。

这来晚了,还能保镖开道,慢悠悠的走进来,着实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看他这个架势,明显的来者不善。

韩靖然脸色有些难看,同样脸色难看的还有向国鑫。

毕竟今天整个酒店都被向家包场了。

向国鑫不明白这菁华酒店在做什么,为何有人迟到不将人拦着外面,竟然还让人这样大摇大摆进来了。

还没等到向国鑫表达不满,早已经等的不耐烦的向楠骤然见到陈阳,眼前一亮。

“你怎么才来啊,人家等了你好久。”

正当所有人,好奇陈阳到底是何方神圣的时候,向楠快步上前,求救的抓着也的手,微微嘟着嘴巴不满的轻喃道。

“抱歉,是我不好。这不是第一次见伯父让我有些紧张吗?准备的东西一多就没顾上时间。亲爱的,为表歉意,今天整个宴会所有的花费免单,算是我的赔礼,你看这样你满意吗?”

陈阳的话一出瞬间引起轰动。

这姿态,俨然把酒店当成自己家的了。

看到这一幕,韩靖然微微眯了眯眼睛,扫了眼站在旁边的齐明。

齐家本就是依附韩家生存的,齐家人更是以韩家人马首是瞻。

如今有人跳出来跟韩靖然抢女人,齐明自然知道该怎么办。

齐明挤到人前,轻蔑的打量着陈阳:“不知道这位是,你当你是谁啊?先不说你出不出的起这宴会的费用,就说你这口气,还免单,当这酒店是你家的吗?”

齐明的话说出了众人的心生。

大家见过装的,没见过这么装的。

装也不看看地方,要是一般的酒店,陈阳这么说话自然没人觉得不妥,但是这菁华酒店可是陈家的产业。

陈阳如此说,除非他和陈家有关系,否则的话,就是在打陈家的脸了。

“介绍一下,我家少爷陈阳、陈振宇的独子。少爷说免单自然就免单,你有什么意见吗?”

管家老李见惯了这种事情,自然知道现在可不能让少爷丢了面子,于是他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微微上前,态度谦和的向众人介绍道:“抱歉打扰各位,陈少受邀,特来为向先生祝寿。”

“我……”

听到老李的话,齐明才知道他这次强出头得罪了谁,瞬间愣在了原地。

同样愣住的还有韩靖然,以及在场的所有人。

陈家,陈振宇的独子,这身份……

陈振宇,三十年前忽然冒出来的人物,短短几年时间,将容城搅得一团乱,建立了他的商业王朝。

当时几大世家心有不甘,还曾联合起来针对过陈家,结果一夜之间全都破产,从此了无音讯。

之后便再也没人敢打陈家的主意,但陈振宇的身份着实神秘,就连黑市都调查不出他的信息。有小道传闻,说他之前是为国家做事的,国家为了补偿他,给予他极大的支持。

虽然无法证实真假,但陈振宇算是彻底站稳了脚,稳定、低调、持续的发展壮大。

陈家也嫌少在圈子里出现,但陈振宇这个名字,但凡是有点身份的人,都是知道的。

陈家人从不参加什么宴会,如今却出现在向国鑫的生日宴上。

想到这,周遭人看着向国鑫的眼神,多少都有些变了。

“向伯伯,晚辈来的突然,也没什么好东西准备。”

陈阳接过管家手里的礼物,无视了齐明,抬手揽着向楠的肩膀,走到向国鑫面前:“听说向伯伯喜欢收集字画,这是林风眠的真迹,送给您无聊的时候观赏。”

“林风眠的真迹……”

“这还叫没什么好东西准备……”

周遭又是一阵议论,全是关于林风眠生平的事迹,以及惊叹陈阳的大手笔。

韩靖然的脸一片铁青,藏在身后的手紧紧攥成拳头。

人参和灵芝确实稀少,但也不是真的无处可寻,只要花心思就能买到。但这林风眠的真迹,却是可遇不可求啊。

相比之下,谁高谁低,一眼便见分晓了。

“这……”

本来因为陈阳搅局脸色有些难看的向国鑫看着眼前的画卷,没有去接。

“心意到了就好,这东西伯伯可不能收,太贵重了。”向国鑫尴尬的说道。

“向伯伯,东西贵不贵重,要看您喜不喜欢。”

陈阳温顺的笑笑:“您不收,可是瞧不上晚辈送的礼物。”

若这都瞧不上,那普天之下,大概没什么东西能被他瞧得上了。

“向伯伯,您就收下吧,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他接着补充道。

话说的漂亮,又给了向国鑫极大的面子。

“好,你都如此说了,那伯伯便收下了。”

向国鑫笑着接过东西,亲自递到身后管家手里,还特意叮嘱要好生放着。

收下东西,向国鑫才好好打量陈阳,一表人才,器宇不凡,一看便知他日必定是人中龙凤。

他目光落在向楠身上,暗自责怪有这样的男朋友为何不早点说出来。

先前韩靖然帮了向国鑫不少忙,此时也不太好得罪。而这陈阳从出场到现在,保持这一贯的强势,显然也是因为不爽这宴会没有邀请他。

此时向国鑫简直一个头两个大。

“楠楠,你带陈阳四处转转吧。”

向国鑫勉强微笑着扬声说道:“诸位自便啊,向某照顾不周,还请见谅啊。”

“向先生哪里的话……”

围在身边的人散开了,向国鑫一脸歉意的看向韩靖然:“靖然啊,向伯伯要向你道个歉,伯伯真不知道楠楠这孩子竟然……”

“向伯伯言重了。”

韩靖然飞快的受了眸中的阴冷,轻笑摇摇头:“自由恋爱嘛,您不知道楠楠有男朋友这事怎么能怪您,不过我不会认输的。”

“好,有气度。”

向国鑫认真的端详了他片刻,朗声笑着道:“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你也去找楠楠吧,伯伯老了,得去休息会儿。”

“行,那我先过去。”

韩靖然本就着急向楠的情况,也顾不上跟向国鑫寒暄,丢下一句话,便追着向楠过去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向国鑫脸上全是笑意。

先前他想和韩家联姻,也就是因为他家的企业遇到了困难,科研经费这块不够。但他经营的医药公司,是为了造福人类,眼看着差一步,就能研究出抗癌药物了,怎么都不想就这么放弃。

而且,门当户对的,既能帮到公司,自家的独女将来也能有个依靠。

现在好了,这两个女婿的人选,都可以帮他完成这件事。剩下的,就看楠楠比较喜欢哪一个了。

这么想着,他心里更加满意了。

向楠本就不喜欢这种拘束的场面,听到爸爸说的话后,连忙拉着陈阳走到偏僻的角落坐下。

但向楠是宴会的主角,她走到哪里,哪里就是主场。

他们刚过去没多久,便被一群同龄人围住了。

“小楠,你不够意思啊,认识陈少之后也不给我们介绍下。”

李广帅端香槟凑到她对面坐下。

“对啊,不把我们当朋友。”

“什么事都要跟你们说?”

于浅浅刚过来,就听到这些富二代调侃自家闺蜜,当即冷了脸轻嗤道:“我怎么不知道,你们哥几个什么时候化身为居委会大妈了。”

“呵呵……”

李广帅被怼的挺尴尬,干笑摸摸鼻子:“浅浅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

陈阳靠在沙发椅背上,单手拦着向楠的胳膊,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耍宝。

“陈少,你跟小楠是怎么认识的,给我们说说呗。”

李广帅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陈阳:“小楠可是我们所有人心中的女神啊,你把女神勾搭跑了,怎么着也要让我们知道是怎么勾搭的。”

“呸,谁是你们女神了。”

向楠脸颊微红,啐了他一口不悦的说道。

她向来不会跟这些,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有过多接触,怎么就成了他们的女神了。

“楠楠不许这样。”

陈阳嘿嘿一笑,搂着向楠肩膀的手臂紧了紧,他好笑的捏了下向楠的脸颊:“女神被抢,他们已经够伤心了,你就别再戳他们心窝子了。”

“你也跟着贫。”

向楠的瞪了他一眼。

被他搂在怀里,呼吸间都是他身上混合着烟草的古龙水味道,触及到那双宠溺的眸子,她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

“我这哪是贫啊,分明是一片赤诚的真心。”

陈阳单手捂着胸口,灼灼的盯着她的眼睛说道。

“……”

于浅浅嘴角微抽,如果不是她陪着向楠去的租赁公司,还真有可能被陈阳的演技给骗了。

“卧槽,陈少不用这样吧。”

没套出话,反倒被塞了一嘴口粮,李广帅夸张的捧着心口:“老弟的心已经够疼了,这狗粮我不想吃!”

“那可由不得你。”

陈阳一个眼神丢过去,扬手在空中打了个响指后,随后取出一枚戒指,戒指上镶着颗鸽子蛋那么大的钻石。

“你……”

向楠整个人都愣住了,目光错愕的看着陈阳手中的这枚戒指。

女人都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她自然也是如此,但她也从不缺这些玩意。可……

她偷偷瞄了眼陈阳,触及到他含笑的眸子,莫名就觉得心里升起一丝异样的情愫。

“楠楠,送给你。”

陈阳握着她的手,替她将戒指带上:“从见到你的第一面起,我就在想着什么样的礼物,才配得上如此优秀的你,直到我看到这颗钻石……”

韩靖然刚过来就见到了如此肉麻的一幕,而向楠还一副小女人的娇羞模样,脸色又黑了几分。

他阴狠的瞪了眼陈阳,转身向外面走去:“去跟向伯伯说一声,我身体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管家老李一直在不近不远的地方守着陈阳,韩靖然所作所为,被他尽收眼底。

微微皱眉老李知道,这小子是要找事。

快步走到陈阳面前,老李低声提醒陈阳注意。

“没事。”

陈阳回头扫了眼门口方向,丝毫不在意的摆摆手:“李叔你就放心吧,这人上了年纪就该早点回去休息。”

相关文章:

交换俱乐部 贵妇_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极品透视小神医

男人丸睾痛怎么办|呱唧呱唧翻进翻出

小宝贝你腿都湿透了_大叔太凶猛一夜没出来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 能让我下面流水的黄文

浓浊肚子鼓起来灌满h——男生喜欢让我跪着口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