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虐心言情豆瓣 很好看现代言情的小说

2020-09-12 16:59 · 新商盟

“你看看你,最近看起来都憔悴了。”沈沫沫看着她的脸连连摇头,随即拿出一瓶牛奶放在她面前:“这是你最爱喝的牛奶。”

还没等尹一萌做出任何的动作,一只好看的手横插过来,随即拿着牛奶直接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

沈沫沫气急败坏地看向对方,最后对上了顾子凉那张冷漠的脸。

沈沫沫站了起来拍着桌子:“你——”

“在我的店内,这个牌子的牛奶是违禁品。”

“难道客人喝牛奶还得经过你的同意?”

“她不是我的客人,是我的员工。我们公司也生产牛奶,既然在我这里上班,就得认同公司的产品。”

沈沫沫立即反击:“求同存异才能让自身的产品发展的更好。”

顾子凉霸气十足道:“怎么让公司的产品发展的更好,这是高层的事情,不是一个小员工的责任,她的责任就是遵守公司章程。”

“你这臭脾气,我终于知道当年萌萌为什么要羞辱你。”沈沫沫攻击道:“你这种穷窝里出来的凤凰男,现在有点事业就洋洋得意,你这辈子都摆脱不了穷酸的气息,野鸡永远都当不了凤凰!”

顾子凉并没有因为沈沫沫的抨击而感到任何的不悦,在他的心里,无关紧要的人说再多再狠的话,都不会让他难过分毫。

他不咸不淡地回道:“穷窝里的凤凰男凭借自己的努力有了一点事业,养尊处优的豪门大小姐有现成的资金和资源,到如今一事无成也就算了,还跑到我这种店来当泼妇,我不知道你们这些‘豪门流’哪来的优越感?”

被他这般讽刺,沈沫沫气得脸色发黑。

她刚起身,想辩驳几句却被尹一萌拉住了手。

“姐,借一步说话。”

话落,她把沈沫沫拉到储物室,两个人靠着墙,彼此对视而沉默。良久,沈沫沫才开口道:“顾子凉那么过分,你为什么不让我骂他?”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现在是他的员工,只要他的要求不过分,就应该执行。”

“你这与世无争的性格也太令人气愤了。”沈沫沫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你应该拿出当年的气势出来,从言语上压倒这个穷酸货。”

尹一萌低下头,额前的刘海滑了下来半遮她的眼睛,从她能看到的目光里,隐隐约约能瞅到闪烁的泪光。

久久,她怅然道:“当年,对顾子凉说的那些过分的话,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大的错事。”

沈沫沫试图说服她:“你只是用正当的方式来劝退一个癞蛤蟆。”

“每个人都有喜欢一个人的权利,当事者可以不接受,但不应该鄙夷。换位思考,我有喜欢许之深的权利,他可以不喜欢我,但不应该随意践踏我的自尊。那时候我太年轻,不懂得从别人的角度去考虑,做事自然也很鲁莽。”尹一萌咬了咬唇,半天又补充道:“而且,我也不是什么白天鹅,姐姐你才是,我不过是一个后来者。”

沈沫沫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但是她立刻缓和了过来,随即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别说这些丧气的话,在姐姐眼里,你永远都是顾子凉那种穷货高攀不起的白天鹅。”

尹一萌哑声道:“我什么都不求,只求许之深安然无恙。”

沈沫沫无言。

于是,这一场对话就这样结束。

之后,沈沫沫便走出了店内,临走时,她说:“双休你回家一趟,爸爸说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聊。”

尹一萌点头。

周末很快到来,走下出租车,尹一萌眯着眼抬头望向天空。

此时的天气异常炎热,因为身体发胖的太快,在高温天气下,她的脑袋总是昏昏沉沉的。

她下意识的垂头闭上双眸,静站了片刻后这才迈步向前走去。

眼前是一栋雄伟宽阔的豪华别墅,也是M市著名的富人区,压下心底沉重的感觉,她推开铁门走了进去。

富丽堂皇的客厅内,坐在真皮沙发上的沈杰看清来人是继女尹一萌后,放下手中的报纸说道:“回来了!”

尹一萌微笑着点头:“爸。”

“过来坐。”

尹一萌来到沈杰旁边的沙发坐下,她疑惑的开口:“我听姐说,您找我有事?”

沈杰端起茶几上的咖啡喝了一口,答非所问:“听说你在一家餐厅打工,负责人就是那个熊猫血的朋友?”

尹一萌不知道沈杰的意图,她的眼神微闪,想了很久才说:“是我主动要求还对方人情。”

沈杰放下咖啡杯挑了挑眉:“他救了许之深,我们还这份情也是应该的。不过你始终是我们沈家的二小姐,我们可以用金钱来补偿,为什么一定要当服务员?”

尹一萌在慌乱中编了一个借口:“因为……因为他的店刚好在急招服务员,当时情况危机,我也没多想,就毛遂自荐了。”

沈杰深深凝视着面前的身体突然发胖的继女,隐隐一叹而后话锋急转:“萌萌,你知道奶奶在中风前是最疼你的吧?”

闻言,尹一萌缓缓垂下眼睑:“我知道。”

奶奶,这个从一开始抵触她,到后来疼爱她,关心她的老人。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自己又怎么会否认呢。

“那你觉得季阳如何?”

“嗯?”尹一萌迅速抬头看向沈杰,是她的错觉吗?为什么今天他们父女两的谈话总有些模糊不清,主题不明?

沈杰咳了咳,眼神有些躲闪的望向四周:“上周我去医院看奶奶,提到你当服务员的这件事,要知道你是工商管理毕业的,刚出门校门就去做这种低端工作……”

舔了舔嘴皮,沈杰慢慢将目光对准尹一萌,一字一句地说道:“奶奶以前就心疼你,在她没中风能说话能行动的时候,跟我说过希望你长大后能跟跟季阳结婚,由他身后的豪美集团来当你最强悍的保护伞。”

轰!

尹一萌只觉得头皮猛地炸开。

结婚?季阳?保护?这一连串的问题将她的大脑通通堵塞,以至于后来她怎么离开的别墅,又怎么回到市中心的记忆,全都通通卡壳!

漫无目的来到一个公园,看见一处空旷的秋千后,她迈着有些发软的双腿走了过去。

尹一萌疲乏的坐在秋千上仰头望天,就这样久久的发愣,直到阳光将她的双眼刺痛,眼泪快要流出为止。

“萌萌,这几年季阳每天都往咱们家跑,次次都坐在你旁边,其实你心里是清楚的吧?”

“社会生活是很复杂的,现实可不像学校里面那么单纯,你看你才刚毕业就被人算计变成服务员,这简直就是打我们沈家的脸,爸可不忍心看着你受这种欺负!”

“你姐也说季阳这孩子不错,而且豪美集团正好跟咱们公司一直有业务往来,绝对的门当户对!”

“萌萌,这也是奶奶最大的心愿,她老人家希望你幸福……”

尹一萌痛苦的闭上双眸,清她脑海里汇总出来的这些话语里,最重要的两点就是豪美集团这条人脉以及奶奶的心愿!

从小的傲气让她忍住了眼泪,尹一萌起身深吸口气:“别慌,先去问奶奶!”

她捏紧手中的皮包,强压着内心的恐惧打车来到医院。

站在VIP病房外,尹一萌手指微颤的握着门把,明明轻轻就能转动的手柄此刻确如千斤重般让她动不了丝毫。

许久,尹一萌放下手臂,她靠在墙边难受地低着头,胸口处传来的阵阵刺痛时刻在提醒她,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她没有做梦。其实,她真的不敢去质问真相,害怕结果真如沈杰说的那般让她无从拒绝!

最终还是她粗壮的体格引来了护士的注意,无奈之下,尹一萌只能逼迫自己开门而入。

望着病床上头发花白,口带氧气罩的奶奶,她抿着嘴尽量咧出一抹笑容。

老太太看见尹一萌后,慈祥的眨了眨眼表示回应。

病房内的高级护工见状,很识趣的自己起身离开房间。

尹一萌理了理长发,坐在奶奶旁边,笑着开口:“奶奶,我来看你了!”

老太太高兴的眨了眨眼。

尹一萌有些失措,故意咳了咳将目光转向别处,确定能平复好心情后,这才与老太太目光对视:“奶奶,今天我爸找我说了些事,唔,我有点吓到了。所以想来问问您,我爸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

老太太眨眼表示让她问。

尹一萌深吸口气,直接询问最重要的一点:“听说您想让我跟季阳结婚?”

老太太目光慈爱的凝视着尹一萌,在她以为不会回答的时候,重重的眨了三次眼。

尹一萌见状,脸色瞬间苍白。

眨三次眼的含义在奶奶中风后,就代表了至高的决策。

尹一萌死死攥紧拳头,不甘心的继续追问:“是因为豪美集团吧?这两年经济越来越差,您想用联姻的方式让爸的产业能够一直都有倚靠,对吧!”

老太太静静的看着自己这个外来的孙女,没有眨眼,没有回答。

尹一萌舔了舔有些干涸的唇角,似乎对于这种沉默感到害怕:“难道奶奶你是真的喜欢季阳,希望我嫁给他?可是他跟姐姐的关系更好啊!!”

老太太在听见尹一萌提到沈沫沫时,眼底迅速划过一抹失望的光芒。

只是可惜此刻的尹一萌大脑完全变成了浆糊,根本没有发现老太太的怪异。

发现自己奶奶依旧没有给予回应,再也坐不住的尹一萌起身走到窗边,看着空中的乌云,她烦躁的扒了扒头发:“奶奶,如果你什么都不想说明,那我再问您最后一个问题,您一定要回答我好吗?”

床上,一直没做回应的老太太终于眨了眨眼。

转身挡住光晕,尹一萌抿着唇努力维持着冷静:“让我跟季阳结婚,真是您的心愿?”

再次三次眨眼,这种至高无上的决策终于奠定了尹一萌心中的所有猜测。

尹一萌的唇角发颤的不自然抖动,眼底更是慢慢蓄出泪光。可惜她终究背对着光,因此老太太根本无法看清她面部的真实表情。

病床上,老太太不知何时也红了眼眶。随着泪滴的滑落,她重重的闭上了双眸,然后又缓缓睁开,眼底的真挚与疼惜让尹一萌无法违心的视而不见。

快要不能呼吸的尹一萌知道自己不能在待下去了,她克制住不停轻颤的身体,随后攥紧皮包冲出门外道:“我同意结婚!”

砰!

关上房门,尹一萌捂住双唇迅速跑进楼道内,没有任何想法,只想在窒息前能够畅快呼吸。

跑到楼顶后,看着空旷的环境,感受着呼啸的大风,所有坚强终于在这一刻彻底崩塌。

没有血色的脸颊慢慢扭曲,眼角的泪水最终还是无法克制的流下。

“……为什么什是我,为什么!!!”

尹一萌抱着冰冷的皮包跪在地上,她哭到身体抽搐,那种悲恸到极致的痛苦将她通通包围。

为了幸福,她尹一萌可以拒绝所有人的要求包括沈杰跟沈沫沫,可唯独奶奶不行!

虽然老太太一开始很讨厌抵触她,可自从妈妈去世后,用心疼爱自己,保护自己,让她能够在这个陌生的家庭里存活到现在的人,就只有奶奶一个人!!

尹一萌仰头大声尖叫发泄,那种憋屈的压抑让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许之深要怎么办?她要怎么办?她的爱情又要怎么办……

为什么,为什么这种强制的幸福要发生在自己身上?

难道所有的爱,都一定会建筑在无辜的伤害之上吗……

嚎啕大哭过后,知道不能改变真相的尹一萌顶着红肿的眼眶四处游走与空旷的街道。

中途,她接到了继父的电话。

看来是护工通知他自己去看过奶奶了。

尹一萌没有听清话筒内沈杰传出的话语,她只是心如死灰地说了句:“我同意跟季阳结婚!”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之后,她面无表情的招来出租车,当司机询问地点的时候,她发蒙了。

去哪?

坐在出租车内,她扭头看着窗外的霓虹,忽然发现偌大的城市根本就没有她可以落脚的小窝,或者等待她的灯火。

那找谁?找许之深吗?告知他自己终于要放弃这段多年的暗恋,然后让他高兴再也没有人会缠着他了?

透过出租车上的后视镜,看着身材臃肿的自己,尹一萌忍不住自嘲的轻笑。

看看,这么丑陋的大胖子马上就要嫁入豪门了,未婚丈夫还是一个超级有钱的大帅哥,对外人而言这是最奢侈的幸运不是吗?

嘲讽的笑容渐渐变得苦涩,尹一萌痛苦的闭上双眸,无视眼睛传来的酸涩感觉,她冷漠开口:“去火车站!”

顾子凉开车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半。

开门看着漆黑的客厅,他俊朗的眉头微微蹙起。

他大步跨开走向尹一萌所在的客房,推开房门里面却空无一人!

他疑惑的眯了眯眸,随即拿出手机拨打了尹一萌的电话。

五分钟后,电话一直都是无人接通的状态。

像是察觉到什么了一样,顾子凉烦躁的扯开领带,解掉衬衣的纽扣,低咒着冲出别墅。

呼啸的马达在夜色下尤为刺耳,刚到达沈家的别墅,就正好与夜场回来的沈沫沫撞个正着。

看清来人,沈沫沫让接送自己回来的朋友先行离开,然后迈着细长的高跟鞋走到顾子凉的车窗前,双臂环胸垂眸樱唇微勾:“哟,我没近视吧,看看这是谁来了?”

顾子凉表情冷漠地推开车门,他走下车,眼睛始终没有在她身上逗留,哪怕是一瞥的时间都没有。

“顾子凉!!”几次被他无视的沈沫沫当场怒吼起来。

这个该死的凤凰男,他还真把自己当块料了……

看着偌大的别墅,顾子凉声音暗哑的开口:“叫尹一萌出来。”

闻言,沈沫沫像是猜到什么似的,忽而轻笑出声。

沈沫沫冷哼着翻了个白眼,“你找我妹妹?我妹马上就要嫁到豪门了,她哪有时间跟你这种穷窝窝里的假凤凰勾勾搭搭?”

“你说什么!”听到尹一萌要结婚的消息,顾子凉冷冽的双眸里瞬间夹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愤怒。

看着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的男人,喜欢仗势欺人的沈沫沫也忍不住自动往后迈步。这就是为什么她不愿意和底层的垃圾交往,因为这些人大多都没素质和教养。

“顾子凉,要结婚的是尹一萌,你这么恐怖的看着我干嘛?有本事你找她去,啊……”因为紧张,后退时重心没踩好的沈沫沫高跟鞋一崴,当场往后倒去。因为是臀部落的地,那种钝痛让她疼得眼角含泪。

顾子凉俯下身子蹲在沈沫沫面前,深邃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她,表情忽然变得特别的温柔:“谁让她结婚的?”

沈沫沫看着面带笑容的顾子凉,心底却无端的发愣,因为她从这男人的眼底看到了暴虐。

她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沫,但垂下的眼睑迅速划过算计。

随即,她快速的说明了所有缘由:“爸爸得知萌萌做服务员后很生气,而且让她跟季阳结婚是奶奶没中风前的心愿,现在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爸爸就随口提了一下奶奶当年的心愿,萌萌一口就答应了。”

顾子凉皱眉,他缓缓起身眺望远方夜空,垂放在身侧的大掌狠狠攥成了拳:“让她出来见我。”

坐在地上的沈沫沫唇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她不在家,她中午就离开了。搞不好是在季阳……”

顾子凉一个斜眼,刚才温柔的模样被阴冷取代,他的目光犀利如刀,仿佛下一秒就会割过来一样。

“OK,别再用眼神吓唬人了,我帮你打电话给她。”

谁知道她拿出手机正准备拨号,就被旁边的顾子凉霸道夺走。

火车站。

站在人潮拥挤的出站口,尹一萌目光迷惘的看着四周。

年幼时,她就是跟着妈妈提着行囊从这里走出见到了沈杰这个继父,从而开始了她不一样的人生。

惊恐,胆怯,陌生,孤独……小时候那种让人发疯的情绪此刻再次将她侵袭。

大口的使劲呼吸,尹一萌明白她逃不了,也逃不掉。只要疼爱自己的奶奶还活着,她就必须让老人开心过完后半段的人生。

滴滴滴,皮包内的手机开始不停震动,她拿起一看,来电人是沈沫沫的。

她按下接听键:“姐。”

“……”

除了沉重的呼吸,尹一萌就再也听不到其他声响。

她疑惑的轻蹙秀眉:“姐?”

嘟……

电话当场就被挂断。

尹一萌疑惑的看着手机,是按错了吗?

她吐出一口郁气,只想安静呆着的她干脆径直关机,然后顺着火车站的出站口朝着售票处闲逛。

沈家别墅这边,听清手机内传来的火车轰鸣,跟周围吵闹的嘈杂声,顾子凉大概明白尹一萌此刻的所在位置。

将沈沫沫的手机丢还给她后,他迅速驱车离开。

看着呼啸而去的跑车,沈沫沫站在原地冷冷发笑。

砰的一声将掌心的手机狠狠摔打在地上,她沈沫沫是谁?怎么可能会用垃圾碰过的东西?

她的双眸紧紧眯起,这对狗男女还真是惹到她了,既然尹一萌那贱人这么喜欢勾勾搭搭,自己干嘛不成人之美?!

沈沫沫高傲的仰头,满脸算计的朝着别墅走去。

一辆红色的轿车在城市的高架桥上急速行驶,顾子凉打开车窗迎接着狂劲的冷风,他咬着牙关,死死攥紧手中的方向盘赶往火车站。

到达地点后,他没有时间寻找停车场,只能将车停靠在路边,他打开车门,小跑着四处张望。

看了一圈,没有瞧见熟悉的身影,于是他拿出手机给尹一萌拨打过去,结果语音提示对方的手机处于关机中。“该死!!”

顾子凉围绕火车站的中心地点仔细凝视四周,有好几次他都认错了人。

最后,他看着售票厅的大门,可始终都不敢迈步踏进,如果这里都没有她的话,那么……

可是他还是固执的认为尹一萌不会离开这里。

相关文章:

他说晚上蹭蹭我什么意思啊:回家湿哒哒什么意思

镜子对着床:把镜子遮住可以.强行破了小公主

拧着奶头调教|白丝长简脚交榨精小说

谈谈你们最多睡过几个男的;结婚当天被伴郎弄4小时

性细节描述,大尺度|别怕宝贝我会轻一点的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