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韵多水的老熟妇,全部给我吞下去h

2020-09-12 16:37 · 新商盟

梅姐那销魂的叫声从房间里传了出来,那声音如醉如痴,透露着强烈的不情愿和无奈的呻吟。

我爸对梅姐垂涎已久,自从妈妈去世后,梅姐就经常过来照顾我和父亲,从父亲的描述中,我得知,梅姐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只可惜,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眼睛就瞎了,梅姐长什么样子,我根本就看不到。

梅姐显然是不情愿的,她大声呼喊着我的名字,希望我能过去救她,可是,父亲的威严却让我望而却步。

且不说我看不见,就算能看见,我又能做什么呢?

仅仅是一门之隔,我就这么木讷地站在门口,听着梅姐那如泣如诉声音。

渐渐的,梅姐的反抗声越来越弱,而父亲那下贱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大,在动作着的同时,用言语不断的挑逗着梅姐。

很显然,梅姐已经麻木了,她像一具尸体一样躺在床上,除了偶尔呻吟一声之外,再无动作。

我内心愧疚的要死,回想着这些日子以来,梅姐对我的照顾,我感到了深深的歉意。

突然,我感觉自己眼角潮湿,伸手一摸,竟然流泪了!

我不知道我已经多久没有流过眼泪了,这突然的一幕,让我无比震惊。

我伸手揉搓着眼睛,擦拭掉眼泪,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奇迹发生了。

我竟然能看见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梅姐那修长的美腿,以及父亲那硕大的屁股。

我看清了梅姐的脸庞,果真如父亲所说的一样,梅姐美若天仙,她绝望地看着我,眼泪顺着眼角缓缓滑下。

父亲似乎也注意到了门外的我,转头看了一眼,随即嗤笑着跟梅姐说道:“他看不见的,这样也好,挺刺激!”

梅姐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就这样,任凭父亲蹂躏着,而我,则一直木讷的站在门口,就这么“欣赏”着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片刻之后,父亲躺在了床上,他点燃了一支烟,一脸满意地看着正在穿衣服的梅姐。

梅姐穿好衣服,就这么从我身边走过,碰了一下我的肩膀,就像是一阵风一样的离去。

梅姐生气了,但我不知道她生的是父亲的气,还是我的气,我看向父亲,父亲依旧吞云吐雾,好不自在。

懦弱的我,并不敢对父亲说些什么,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想着刚刚屋子里的那一幕,竟然不耻的想到了梅姐的身体,她真的太漂亮了,以至于我也有了无尽的幻想,如果能够跟梅姐来上一次,那该是多美妙的一件事情啊。

彭……

就在我遐想着的时候,外面的房门开了,我听到了警察的声音,还有父亲的叫喊声。

我知道,梅姐报警了。自始至终,我都不敢出去,就这么安静地呆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直到警察将父亲带走,房间里面重归平静。

不知不觉间,看着安静的房间,我慌了,我从未想过自己一个人生活,若是父亲走了,梅姐也不管我了,那我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人生?

咯吱……

就在我心慌意乱的时候,房间门开了,梅姐站在了房间门口,她穿着一身黑色镂空长裙,踩着高跟鞋,看上去性感到了极点。

我木讷地盯着她看着,她苦叹了一口气,走了过来,轻轻搂过了我的身躯,将我埋在了她的怀里,一股诱人的体香侵袭了我的全身。

“刘阳,你妈走的早,你爸……你爸又这样……从今以后,就让梅姐来照顾你吧。”

第2章:

梅姐的怀抱和关心的话语让我感受到了一丝丝的温暖,我轻轻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梅姐苦叹了一声,将我抱的更紧了一些,脑袋贴着梅姐那个柔软的地方,呼吸着她身上那诱人的香气,我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诱惑,不自觉的就起了反应,让我颇为尴尬。

梅姐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变化,她轻轻地松开了我,眼睛向我下面看了过去,微微皱着眉头,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好奇。

一瞬间,我就红了脸,但我还是假装看不见,说道:“梅姐,怎么了?”

梅姐赶紧哦了一声,说道:“没事儿,我去给你收拾收拾东西,从今以后,就睡梅姐那里。”

说着话,梅姐就收拾起了我的柜子,我坐在床上,注意着梅姐身体上每一寸暴露的肌肤,对于我来说,梅姐就像是一个天仙一样,只是盯着她那修长的美腿看着,就已经有种忍不住的感觉了。

很快,她就收拾好了我的东西,打了包正准备带着我离开的时候,她突然看向了我,说道:“你身上的这身衣服,穿了多久了?”

我恍惚着想了想,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梅姐不等我说话,直接过来就帮我脱掉了上面的衣服,随即又顺手帮我脱掉了裤子。

当我光溜溜只穿着一条小内内站在梅姐面前的时候,我有些脸红了,梅姐顺手,下意识的就要帮我脱掉那已经有些脏乎乎的小内内的时候,她停了下来,似乎意识到我已经长大了,梅姐没有继续动作。

她看着我,犹豫了片刻,说道:“这个……你自己脱吧,新的我给你放床上了,你自己穿上。”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就看到梅姐走了出去。

脱下那条已经脏乎乎的小内内,我假装伸手在床上摩挲了片刻,准备换上那条新的小内内,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梅姐走了过来,她先是站在门口楞了一下,似乎是在犹豫着要不要走开,但是,她终究还是没有离开,就那么站在门口,似乎是在等我穿上一样。

我假装听到了声音,说道:“梅姐,你在么?”

“你穿好了么?”梅姐赶紧说道。

我赶紧将那条小内内穿上,然后说道:“穿好了,梅姐。”

梅姐这才走了进来,来到了我的身边,我拿过衣服,正准备要穿上的时候,梅姐突然说道:“先不要穿了,看你身上也好久没洗过澡了吧,我刚刚看了热水器,水是热的,帮你洗洗吧。”

说着话,梅姐就将拖鞋穿在了我的脚上,然后拽着我来到了洗手间里面。

刚一进去,梅姐就将高跟鞋脱了下来,她光着脚走在洗手间的地板上,然后又伸手将上衣给脱了下去。

她以为我看不到,所以显得很自然,可是,当我看到她光溜溜的上身只有那两个薄薄的罩子罩着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快要激动的晕过去了。

她的肌肤好白,身前那丰满的柔软十分的诱人,两边的丰满映衬着那完美的风景线,身材简直完美到了极点。

她丝毫没有注意到我的异常,伸手解开后面的拉链,汹涌的波涛瞬间狂放了起来,在我眼前晃动了起来。

我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脚步,却是一个不小心,在地上一滑,直接向着梅姐跌了过去。

“哎吆……”

我惨叫一声,膝盖上隐隐传来了痛感,但是,紧接着,当我发现我正抱着梅姐的双腿时,我再次愣住了。

修长的双腿是那么的性感,她的肌肤是那么的雪白,而这一刻,当我的手摩挲上去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条腿,不仅看着好看,摸起来,手感更是爽快。

第3章:

时间就好像骤然停止了一样,我沉浸在这样的一种感觉中无法自拔,梅姐却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她抓住了我的胳膊,将我拉了起来,然后又赶紧蹲下,伸手摸了摸我的膝盖,关心的看向了我,说道:“刘阳,你没摔坏吧?”

我摇了摇头,说道:“梅姐,没事儿的,没摔坏。”

梅姐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刘阳,你眼睛看不见,所以梅姐也就不避讳了,帮你搓澡可以,但是你可不准乘机碰梅姐的身体哦,那样的话,你就跟你那个禽兽爸爸没什么区别了。”

想到自己隐瞒了眼睛能够看见的事情,我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但此刻,我却不得不隐瞒下去,毕竟,我已经偷看了梅姐的身体,再无退路。

在我的面前,梅姐果真没有再避讳,她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个干干净净,就那么站在我的面前,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玉女一样,让人神往不已。

她看向了下面,说道:“梅姐知道你已经长大了,但是,只要你把梅姐当成一个姐姐,不要有胡乱的心思,梅姐跟你之间,就不会有避讳,你也一样,知道么?”

我轻轻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梅姐。”

梅姐微微笑了笑,随后没有再犹豫,伸手帮我脱掉了小内内。

也就是那一个瞬间,我感觉自己的脸都快要羞红了,因为能够清楚的看到梅姐的身体,我那儿早就起了反应,那昂扬挺立的样子,我自己都羞的内心忐忑,感觉血液快要引燃全身了一样。

梅姐楞了一下,似乎是有些惊讶,但仅仅是片刻后,她就笑了起来,说道:“都长这么大了啊,倒是梅姐小瞧你了。”

说着话,她赶紧将眼睛移开,打开浴霸,拿过搓澡巾便是帮我搓了起来。

我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梅姐的呼吸似乎有些粗重,她的心思也有些乱,搓着澡的时候,经常会搓着一个地方搓好久,等我说疼的时候,她才会反应过来,换到其他的地方去搓。

这种感觉让我内心之中的那股子邪火始终降不下来,我那儿也始终屹立不倒。

当我面向梅姐,在她帮我搓着前胸的时候,我就能够清晰的看到梅姐的身体了。

她的脸庞早已涨红,身体上那些敏感的地方似乎也在向我透露着一些信息,很显然,梅姐也有感觉了。

尤其是当我不小心低头看过去的时候,就更加的清楚了。

“刘阳?”

梅姐突然喊了我一声,随后,她下意识的伸手捂了捂自己的身体,我以为她发现我能看见了,正惊骇呢,她又像是松了口气一样,双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轻轻将我往前搂了搂。

“想什么呢?”梅姐说道。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在想……梅姐你年龄也不小了,就不想找个男朋友么,听我爸说,梅姐你长的很漂亮的。”

梅姐楞了楞,随即苦笑着看向了我,说道:“你爸骗你呢,梅姐其实不漂亮,而且年龄大了,哪个男孩子又能看上我呢?”

梅姐显然是在说谎,一瞬间,我就急了,立马说道:“不,梅姐,你骗人,你明明长的很漂亮,你是仙女!”

梅姐愣住了,盯着我看着,满脸的骇然,而我,也是立马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一时之间,竟是有些惊慌失措了。

第4章:

就在我以为梅姐发现我欺骗了她的时候,梅姐突然嗤笑了一声,说道:“如果你能看见就好了,可惜你看不见……”

她叹了一口气,继续帮我搓着身子。

我脑子里混乱一片,就这么安静的注视着梅姐,直到搓完了澡。

当天,我就跟着梅姐来到了梅姐家里,因为时间比较晚的缘故,我很快就睡了下来。

但是,这一夜,我满脑子的都是梅姐婀娜诱人的身体。

第二天一大早,就在我还沉浸在睡梦中的时候,梅姐就将我给揪了起来,她看着迷迷糊糊的我,很认真的说道:“刘阳,梅姐也不可能一辈子照顾你,你需要学个照顾自己的手艺,姐姐认识一个按摩店的老板,关系还挺不错的,如果你同意的话,姐姐就把你送过去,学学按摩,你看行么?”

现在的我,其实已经是一个正常人了,可是,对于不知道我已经复明的梅姐来说,按摩,却是我赖以生存的手艺。

犹豫片刻,为了不让梅姐怀疑我,我点了点头,说道:“行,梅姐,我去。”

当天下午,梅姐就带着我来到了一个高档会所里面。

一个穿着职业装的性感女人站在我的面前,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我。

“小伙子挺帅气啊,眼睛真的看不到么?”

她伸手在我眼前晃了两下,我平静地站着,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姐姐。”

职业装女人笑了起来,看向了梅姐,说道:“你这弟弟挺会说话的嘛,成,这人我要了,你今天不是还要去法院吗,就先过去吧,我带着你这弟弟。”

我心里一揪,自然知道梅姐去法院是我爸爸的事情,但是,现在的我,根本就不敢提,毕竟爸爸做了禽兽的事情,受到惩罚也是理所应当。

梅姐走后,这女人就带着我来到了一个办公室里面,刚一进去,她就坐在了办公桌前,点上了一支烟,修长的美腿轻轻搭在了桌子上,充满魅惑的看向了我。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白桦,你可以叫我华姐,既然来了我这里,那你就得做出效益来,要学按摩,首先就得了解穴位,我想知道,你对穴位,有没有什么认知?”

“了解一点。”我微微抿了抿嘴唇,还是有些紧张,因为很多的东西,其实都是妈妈在世的时候教给我的,妈妈去世之后,那些个东西,我已经荒废了好久了。

白桦有些惊讶,她站了起来,来到了我的身边,轻轻说道:“那你跟姐姐说说,髀关穴在哪里?”

我楞了一下,立马就意识到,白桦是在调戏我了,因为髀关穴有些特殊,比较靠近女人的私密部位,所以有些不好去说。

见我不说话,白桦笑了起来:“不知道么?”

我赶紧说道:“知……知道。”

白桦抓住了我的手,拉着我来到了沙发旁,她躺在了沙发上,随后说道:“那你给我按一下,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知道。”

我有些犹豫,白桦却已经抓着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小腹上,说道:“来吧,你试试。”

我暗暗咽了口唾沫,白桦的脸上带着一抹调笑,我甚至怀疑她是不是看上我了,但为了不引起怀疑,我还是从白桦的小腹往下开始比划了起来。

一般情况下,从小腹到髀关穴,就是两指的长度,所以我假装伸手比划了一下,然后就往那个地方按了过去。

当我的手放在髀关穴上的时候,白桦的脸上竟是露出了一丝丝的红晕,她轻轻笑着,说道:“找的很准么,来,按一下,让我看看你的力道如何。”

这是一个敏感的穴位,男人按上去都会有感觉,更何况是女人了,我有些犹豫,白桦却是抓住了我的手,说道:“按啊,你不按,我怎么知道你行不行啊?”

面对着白桦那坏坏的笑容,我心里也是紧张了起来,毕竟还只是一个小处男,面对着这种情景,难免有些激动,暗暗咽了一口唾沫,我正准备要按的时候,白桦突然取开了我的手。

她轻轻笑着,说道:“是因为隔着裙子,不好按么?那姐姐把裙子脱了吧。”

说着话,就在我的面前,白桦竟然将那包臀小短裙给脱掉了,粉红色的卡通内内露了出来,她躺在沙发上,性感妖娆。

第5章:

此时此刻,看着眼前妖艳的白桦,我已经彻底忍不住了,我那儿顿时起了反应,不过好在隔着裤子,白桦并没有发现。

她盯着我看着,再次抓住了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肚子上,说道:“来吧,姐姐可等着享受呢。”

说着话,白桦闭上了眼睛。

我轻轻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次找到了髀关穴,轻轻按了下去。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不敢用力按,只是轻轻按着,可白桦似乎是有些不满意,说道:“稍微用点力气嘛。”

我点了点头,随后就用了点力气,按了起来,这一次,白桦看上去比较满意了,她闭着眼睛,一副很是享受的模样,说道:“就这样,对,继续……”

我按照她的要求按着,另一只手也放了上去,在有腿上按了起来。不一会儿的时间,白桦竟然嘤咛一声,脸上泛起了潮红。

她睁开眼睛看向了我,似乎是在欣赏着我的模样一样。

“手法不错,换一个穴位吧,按不容穴。”

我身子一颤,手指滑了一下,竟是触碰到了白桦的神秘区域。

白桦也是跟着身子一颤,竟是享受的啊了一声。

我赶紧将手收了回来,急忙说道:“不好意思,我……我手滑了。”

白桦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没事儿,来试试不容穴。”

说着话,她又将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小腹上。

不容穴是在胸脯下面一点点的,几乎紧靠着胸脯,所以说也是相当的敏感。

她伸手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雪白的肌肤,看着那丰满的柔软,我暗暗咽了一口唾沫。

不过因为有了之前的事情,我现在倒不觉得有什么了,虽然我那儿的反应越来越强烈,但我也还是轻轻按了过去。

用同样的方法找到了不容穴,我只是轻轻按了几下,白桦就表现的很是享受了,她不经意间浪叫了一声,却丝毫不介意被我听到。

我继续按着,她突然就说道“能再上一点么?”

我楞了楞,心里正不知所措呢,她突然就抓住了我的手,将我的手放在了上面,说道:“按这个……按这个舒服……”

第6章:

此刻的我,心里奔腾着一万匹草泥马,但是,说真的,这真的太爽了。

我没有犹豫,继续按了起来,心里也是相当的享受,可是,也就是这个时候,房间门开了,梅姐站在了门口,一脸骇然的盯着我们看着。

因为有开门声的缘故,所以我赶紧将手抽了回来,倒也没有引起白桦和梅姐的注意。

梅姐走了进来,看着白桦,有些不满:“你……你这是做什么?”

白桦不紧不慢地拿起衣服穿在身上,站了起来,说道:“哎呀,我的好姐姐,你急什么啊,这都是正常的,你以为那些贵妇为什么要找盲人来按摩,不就是怕被人看到模样,还想要爽快爽快么?我这是提前帮弟弟练练手,以便遇到顾客的时候,可以放开一些。”

梅姐有些愣住了,她显然不知道这里面的道道。

我像做错事儿的孩子一样,站在一旁,梅姐走了过来,说道:“刘阳,要是觉得不适应的话,咱就不学了。”

说着,梅姐就要带着我离开,我楞了楞,随后赶紧甩开了梅姐的手,说道:“没事儿的,梅姐,我……我愿意。”

说着话的时候,我也是羞红了脸,毕竟这事儿真不好开口。

梅姐楞了楞,随即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也行,你要是愿意,就留下来,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梅姐,做这个工作的时候,可不敢有不纯洁的想法,梅姐不希望你走你父亲的老路,知道么?”

一想到我父亲对梅姐做的事情,我心里就歉意满满,轻轻点了点头,我说道:“放心吧,梅姐,不会的。”

梅姐也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成,今天就先这样,跟我回去吧,明天再过来。”

说着话,梅姐就要带着我离开,白桦急了,说道:“你不是要去法院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梅姐摇了摇头,说道:“法院给我打电话了,说是改了时间,让我明天再过去。”

白桦楞了楞,随后不舍地看了我一眼,说道:“真败兴,你这弟弟手法还不错,我还没享受够呢。”

梅姐翻了个白眼:“你再这样,要是把我弟弟带坏了,找不到媳妇,你就给我弟弟当媳妇!”

白桦立马笑了起来:“没问题啊,你弟弟条件这么好,我肯定乐意嫁,到时候想偷个腥啥的,你弟弟都管不到,多好啊。”

我心里一阵恶寒,心想到时候找媳妇一定不能找这样的,虽然我现在能看见了,但也指不定这女人会给我戴多少顶绿帽呢。

回到家里,吃过晚饭后,梅姐就回自己的屋子里面去了,我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安静的待着,想着白天的事儿,突然就想去找梅姐聊聊天了。

穿好拖鞋,我来到了梅姐的房间门口,轻轻敲了下门,然后我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可是,就在我推开门进去的那一个瞬间,我愣住了,梅姐就那么光溜溜地躺在床上,手里还拿着一个玩具,正一脸享受地做着那羞羞的事情。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被塞胡萝卜是什么感觉|卫生间最长最激烈戏

我和合租女的双飞经历 和闺蜜一起双飞好爽

不许穿内裤进我的办公室——h文男女主在各种地方做

办公桌下含市长小说_公主与丫鬟百合

我吃了英语老师的胸&男朋友几个朋友一起上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