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屁股撅起来再浪点强行 律动 液体噗嗤|女总裁的贴身教官

2020-09-12 16:41 · 新商盟

下马威

  提到这件事,林重脸上的神色凝重起来。

“最近我和若瑜的车子都被人动过手脚,至于是谁干的,我还在调查,目前还没查到什么头绪,但我敢肯定,对方绝不会善罢甘休。”

“林伯伯有什么怀疑的人么?比如商场上结仇的?或是生活上结怨的?”叶尘问道。

林重苦笑一声:“商场如战场,你要生存要发展就会侵占别人的利益,抢人财路如杀人父母,结仇的人太多了,短时间没办法辨别谁下的手,至于生活上,结怨应该没有。”

没有线索也就意味着敌暗我明,随时都有可能遇险。

“林伯伯有什么准备或是打算?”

“兵来将挡,水来土囤!这点手段,我还没放眼里……”林重语气中透着无比的自信,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什么风浪没遇到过,“我现在最担心的是若瑜太年轻没经验容易中招,所以,小叶啊,你可得替伯伯保安好若瑜,你的未来妻子。”

“伯伯放心吧,没人能在我面前伤得了她!”

“哈哈……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胆敢打林家的主意!”林重说话时,眼里闪过一抹狠辣之色,随后,他恢复常态,笑呵呵地说道:“为了便利你行事,只好委屈你给若瑜那丫头当一段时间的保镖,顺便再兼个集团保安部教官的身份,这样你在公司的时候可以畅通无阻,出去也能随时随地调动保安。至于晚上,你就在若瑜的别墅住,正好你们俩个多处处,磨合磨合感情。”

“……”叶尘一脸无语,身份的事就不说了,这未来岳父是是巴不得自己和林若瑜婚前发生点啥啊……

“就这么定了!”林重豪气地拍了板,“我马上安排人把任命通知下去,你在公司随便转转,顺便熟悉下保安部的人,有什么需求随时跟我说。”

未来老丈人都给安排到这份上了,叶尘能怎么办?只好点头答应了。

林重起身拍了拍叶尘的肩膀,一副重担压肩的意味,而后迈步出了办公室。

叶尘送林重出门后,转身回到办公桌前,准备找找林若瑜今天的行程表。

不知道动向,谈什么保护?

简单翻找了下,叶尘看到行程表三个大字,抽出纸张一看,结果看到上面写满了自己的名字,而且每个名字上都打着X号。

“还真是一枝带刺的玫瑰……”叶尘饶有意味地说道。

话音未落,办公室的门被人粗·暴的推开。

“姐,我订好的车就差打款了……”一个青年男子急匆地冲了过来,但当他看清屋里的人不是林若瑜时,愣了愣,“我姐呢?”

姐?叶尘立即知道眼前的男子是谁了,林若瑜的堂弟,“总裁不在。”

“你是谁?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林小海才反应过来。

“我?新来的。”

“哦……”林小海应了一声,语气有些担心地嘟囔道:“应该不会又耍我吧?我去找财务……”

小插曲过后,叶尘也出了办公室。

……

林氏集团总部在清河市寸土寸金的繁华商业区,整栋大厦二十五层,最高三层是集团高管们所在的楼层,其他二十二层按公司经营的行业分布,大大小小涉及三十多个领域。

叶尘从最高层逐层向下溜达,渐渐发现每层都有保安巡逻,侧面打了听下才知道,很早之前有人在集团闹事,事情还闹的挺大,从那后集团就配备了保安,只是最近不知什么原因又额外增加了一些人手。

看来,林氏集团一直不大安定啊!

叶尘在公司转了一会儿,手机接到了任命邮件,而后迈步朝保安部溜达了过去。

教官对于叶尘来说,完全是驾轻熟就的事,西伯利亚魔鬼训练营那群桀骜不驯杀人如麻的高手在他面前都乖的如同绵羊,更不用说这些未见过真血只练了个花拳绣腿的保安了。

此时,保安部所在的独·立三层小楼外,数十名保安精神抖擞的站成五排有模有样地练着擒拿和格挡招式,卖力的哼哈声整齐响亮,在外行看来,这支保安队称得上威猛无比,但在叶尘眼里,却和纸老虎没什么区别。

就在叶尘走到保安部大门前时,门卫做了个止步的手势,“这里是保安部,外人禁止入内。”

叶尘掏出手机把任命的邮件给门卫看了眼,后者立即挺胸收腹站了个标准军姿,抬手朝叶尘敬了个礼,大声喊道:“欢迎总教官!”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声音更是中气十足,叶尘满意地点了下头,“当过兵?”

“报告教官,当过兵。”一脸憨厚的门卫大声回答道,洪亮的声音很快引起了正在训练的保安们的注意,唰唰唰,数十名保安都停下动作朝门口望了过来。

“好好站岗!”叶尘鼓励地拍了拍门卫的肩膀,迈步走进保安的训练区。

正在领队训练的魁梧大汉打量了眼叶尘,而后皮笑肉不笑迎了过去,“叶教官,可把你给盼来了。”

叶尘上前和魁梧大汉握了下手,但就在他要抽回手时却突然感觉到对方猛地用力地攥住。

有意思,这是要来个下马威啊!叶尘眉毛一挑,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同时手上也开始反击。

叶尘的反击不是直接用蛮力硬拼,而是在控制好力道时运起了一丝暗劲。

仅一下,魁梧大汉的脸色唰地由红变白,感觉右手握住了一把通红的烙铁,一股又疼又烫的感觉嗖地一下子贯穿了整条胳膊,很快半边身子都发麻起来。

咯吱咯吱……一阵指骨摩擦声响起。

魁梧大汉的额头立即绷起了青筋,皮笑肉不笑的脸上露出比哭还难看的表情,左手握住叶尘的手腕,用力的想要抽出自己的右手。

“叶,叶教官太热情了,大家伙欢迎新来的叶总教官。”魁梧大汉牙齿打着颤地说道。

叶尘哪里看不出魁梧大汉转移视线背后的示弱?他缓缓松开手放了魁梧大汉一马,倘若是在训练营挑衅他,他绝对毫无顾忌的重手废了对方,但在国内太暴戾了不大合适,不过叶尘也没惯着毛病,刚才那一下,估计魁梧大汉手得肿上个把月。

“各位好,我是叶尘,新来的教官。”叶尘转身朝列队的保安打了声招呼。

魁梧大汉急忙将青紫的右手缩到背后,看向叶尘的目光中即有股不愤又有一丝忌惮。

此时,队列中传出寥寥无几的掌声,保安们纷纷接头低耳的议论起来。

“这就是新来的教官?长的瘦不啦叽的,能有什么本事?”

“有没有本事,试试不就知道了。”

“咱们的副教官一脸的不服气,等着看好戏吧。”

“……”

魁梧大汉丝毫没有制止下面保安议论的意思,一副静看热闹的态度。

就在议论声渐大时,一个身板孔武有力的平头保安站出来高声道:“叶教官,公司创建保安部的时候制定了一个规矩,我们底层保安有向教官挑战的机会,如果赢了,职位对调,如果输了,任凭教官处置。”

“现在,我要向你挑战!”平头保安双眼泛着兴奋的光芒,信心十足。

一拳之威

  叶尘有些诧异,这个规矩有点意思。

“大力,叶教官初来乍到,你瞎起什么哄?”魁梧大汉板起脸训斥平头保安。

“刚来的怎么了?”平头保安梗着脖子嚷道:“副教官,咱们保安部的规矩写的清清楚楚,我有权力挑战,除非,叶教官想当缩头乌龟,那我没话可说……”

“叶教官,大力就是浑货,你别和他一般见识……”魁梧大汉嘴角带笑地说完,扭头训道:“大力,还不下去,胡闹。”

叶尘哪里看不出这两玩意儿故意拿话挤兑他应战,他背着手上前走了两步,扫视了眼大力,淡淡地说道:“你确定要挑战我?”

“确定!”

“好!”叶尘痛快地答应,“我尊重保安部的规矩,另外再加一条,要穿戴护具。”

这条新规矩如同滚油锅里泼进了一瓢水,瞬间炸了。

“带护具?这是怕被揍的鼻青脸肿太难看啊。”

“不好说,没准是怕伤着呢。”

“扯淡,怕伤着点到为止就好了,戴毛的护具?”

魁梧大汉脸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看向叶尘的目光中充满了不屑和鄙视。

练武之人的比试,不敢拳拳到肉,没底气,一个字“怂”!

“去穿护具吧,顺便给我也带一套来!”叶尘毫不在意保安的议论,一脸淡然地说道。

“我马上去!”大力兴奋地冲进保安部拎了两套护具就蹿了出来,一套递给叶尘,另一套迅速地穿在了身上。

叶尘拿过护具捏了两下,质量一般,拳套里面是棉子,腹背的护具是硬塑料,普通的摔摔打打还行,真要是比武,希望能禁受得住自己一拳吧。

简单的穿戴好护具,大力已经摆好了架式,准备随时开始挑战。

“叶教官准备好了吗?”

“来吧!”

大力练过散打,起手就是散打垫步,双脚不断地前后切换转变爆发角度,拳头抵在咽喉位置,即防护要害,又可以随时进攻。

而叶尘则是静静地站在原地,淡然地看着围着他转悠寻找防御漏洞的大力。

“哈!看拳!”大力突然大吼一声,猛地冲向叶尘,一记直拳来势又快又猛。

叶尘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一股庞大的气息猛然间冲天而起,刹那袭卷全场。

在那股狂涌的威压下,所有人都感觉呼息停滞了,脑中不由地浮现相同的感觉。

瘦若刁狼,势如猛虎!

“一拳不倒,算我输。”叶尘的声音犹如洪钟大吕,清晰地传进所有人耳中。

随着声音的落地,叶尘快若闪电一拳轰向大力的胸口。

砰的一声闷响夹杂着硬塑料击碎声传出,刚刚还冲劲十足的大力整个人狂喷一口鲜血,倒飞了出去。

在场的众人都惊呆了,张大着嘴巴,满脸掩不住的呆愣之色。

什么情况?一拳把大力给打飞了?

众人看着摔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大力,慢慢认清了事实,僵硬地转动脖子看向叶尘,却看到叶尘带着的拳套早已被巨大的力道硬生生轰碎了一个洞,刚好露出他那刚劲有力的拳头。

这还是人吗?一拳之威,恐怖如斯!

要知道,拳套用的布料耐磨耐扯,并且里面填充的都是棉花,这得多大的力道才能一拳轰出个洞来?

保安们的脸上纷纷露出惊骇之色,额头更是唰地布满冷汗,而站在一旁的副教官,魁梧的身躯难以控制的颤抖起来。

“还有谁想挑战?”叶尘淡淡地问道。

没有人敢应答,这是挑战吗?这纯粹是作死啊!

“既然没有,那副教官,我做总教官的考核算是通过了吧?”叶尘饶有意味地看向身旁魁梧大汉。

“是是是,不不,您就是我们的总教官……”魁梧大汉连连点头,胳膊不断地抹着额外豆大的汗水。

“呆会儿找几个人把大力送医院,检查一下内脏,我收着力了,应该不会造成内出血。另外,你整理一下所有保安的详细资料,明天上班我要看,嗯,门卫的资料也整理进来。”叶尘朝魁梧大汉吩咐时,扭头瞄了眼站岗的憨厚门卫,他准备筛选一些人出来单独训练,以备不时之需。

“好的总教官,明天一早准备好。”副教官心有疑惑,但却是不敢问原由。

“天不早了,我还有事要办,但在走前,我送诸位两句话!”叶尘说道。

众人纷纷向前凑了凑,离得远的恨不得竖起耳朵。

“第一句是,你们太弱了,弱的我都提不起兴趣。明天我会给你们一份基础训练计划,一个月后,通过的留下,我会再提供新的训练计划,没通过的直接淘汰,我教的队里,没有弱者。”

保安们纷纷惭愧的低下头,确实太弱了。

“第二句是个忠告,教官可以挑战,但不容挑衅!”叶尘铿锵有力的声音,贯穿所有人的耳膜,震得众人耳朵嗡嗡作响。

可以挑战,不容挑衅!这是教官的尊严,也是不容践踏的铁律!

随着话音落地,叶尘转身离开保安部,留下一脸渴望,双眼泛着精光的保安。

……

晚上,林重给叶尘安排了一场接风宴,由于林若瑜没有参加,只有两个大老爷们干聊。

接风宴过后,林重把叶尘送到了林若瑜住的别墅,顺便还给他配了一把大门钥匙。

打开门,进了客厅,感应灯自动亮起。

叶尘环视了一圈,不得不说,再冷艳的美女住的地方也都难掩女人的天性,温馨、舒适,透着淡淡的香味。

保姆青姨早就接到林重的指示,知道叶尘是林家未来姑爷,态度非常热情,恭敬的让人有点不自在。

叶尘还不大习惯有保姆伺候,简单客套了几句就懒散地坐在沙发上,从随身背着的包里掏出了一个本子研究起来。

本子上内容不是笔记,而是加密的账目。

准确的说,是叶尘的师父给他的账本,共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师父欠别人的账,另一部分是别人欠师父的债。

在飞机上的时候,叶尘只草草看了几眼,现在仔细翻看了一遍,不由地感觉一阵阵脑仁疼。

账本上记录的人名,大部分他都不认识,找起来有多麻烦了就不用说了,而知道的那几个没一个是好惹的主儿。

“三年内把账都清完?MD,蛋疼……”叶尘一脸的苦相。

“姑爷,您刚才说哪疼?”一直在不远处等着伺候叶尘的青姨,突然出声问道。

“啊?”叶尘一脸尴尬,“没事,我好着呢,青姨你歇息去吧,不用管我。”

话音未落,林若瑜打开门走了进来。

“青姨,我回来了。”林若瑜迈着修长的美腿,边走边脱勒得她胸口发闷的职业外套。

然而,当撩起外套的她看到坐在客厅的叶尘时,整个人犹如受了惊吓的猫咪,汗毛根根立了起来。

相关文章:

【完结篇】殇情泪未眠小说在线免费/殇情泪未眠无删减

你的太大了老师坐不进去 你湿透了呢宝贝好涨

爸爸儿媳给你插的好爽 男朋友甜我下面好爽|花海

污到湿的黄文阅读:万能遥控器校花

与男票的污污日常*唇膏男长度多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