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时光惹尘埃完整版/时光惹尘埃全集目录

2020-09-12 16:40 · 新商盟

他抬起手,想敲门,可是手举到半空中最终还是缩了回去,之后他转身回到书房。

而此时的尹一萌也听到了门外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她依靠在床头望着窗外的夜空,眼神充满了迷惘。

这一夜,两人谁都没有入眠。

清晨,阳光刺破云层,光线慢慢拉扯。

尹一萌顶着熊猫眼走向卫生间,站在镜子面前看着满是血丝的双眼跟乌黑的眼眶。许久,她进行了简单的洗漱后,找出墨镜戴上,然后将半夜打包好的行李提起开门走了出。

客厅内,顾子凉背对着尹一萌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看着报纸,左手依旧端着一杯红茶,画面还是那么该死的唯美。

“赶紧把早餐吃了!”

尹一萌拿着行李一愣,昨晚他们都吵成那样了,今天还有她的早餐?

发现没有回应,顾子凉转头看去,结果两人同时愣住……

因为他们全都不约而同的在家戴上墨镜。

镜面里,无暇顾及彼此怪异的顾子凉瞳孔猛地收紧,他迈步来到尹一萌面前,看着她手中的行李问道:“你什么意思?”

迫于顾子凉自动散发出的低气压,尹一萌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退。

她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故作镇定的开口:“我不想跟你吵架。”

顾子凉无视她的话,他随手扯过她手里的行李命令道:“吃完早餐赶紧跟我去上班!”

“啊?”看着手中的行李被人夺走,尹一萌满脸的发蒙。

把她的行李锁在自己卧室后,顾子凉站在门边沉默了许久。

平复好心情后,他下楼走向客厅,却发现她还呆呆的站在那:“你是想旷工吗?还不快吃!”

“你,我,唉!”不知怎么的,明明决定离职回家的尹一萌最终还是被顾子凉的霸道给奇迹镇压。

前往“等你来”餐厅的路上,尹一萌几次想摘下鼻梁上的墨镜都担心双眼的惊恐会吓到其他同事。

但不摘吧,自己跟着顾子凉这相同搭配算是怎么回事?

悄悄偷瞄驾驶室座的顾子凉,她真的是很好奇这人一没哭二没闹的,怎么大早上也学着自己戴墨镜了?

到达店面后,正要去换装的尹一萌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道温柔入心的嗓音:“萌萌?”

尹一萌心猛地抽紧,她有些不敢相信的转身,结果真如她猜测的那般:“学长,你怎么来这了?”

身材高挑,一身阿玛尼西装的许之深如沐春风的笑了笑,深邃的眸光不自觉地划过从办公室走出的顾子凉:“听说你在这里工作,所以想来看看是什么样的地方能让管理系的高材生这么感兴趣。”

尹一萌有些尴尬的推了推墨镜,嘴角泛起不自然的笑容。

“上午暂停营业,挂上牌子全都回去休息吧。”这时,尹一萌身后的顾子凉忽然对做事的员工们下达命令,大家面面相觑,虽然疑惑却也没说什么。

看看渐渐冷清的店面,顾子凉与许之深彼此不着痕迹的对视了一眼后,便推开店门头也没回的离开。

“这……”尹一萌指着瞬间空旷的餐厅,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请我坐坐吗?”

“啊,学长你随便坐。”尹一萌紧张的舔了舔有些干涸的嘴皮。

长相颇为俊美,气质高贵的许之深随意了打量了几眼“等你来”餐厅的环境后,选择了最角落的位置。

“就这吧,适合谈话。”

尹一萌一愣。

谈话?谈什么?

尹一萌倒了一杯柠檬水端给许之深:“学长。”

许之深放下手中的水杯,璀璨的黑眸直直凝视着面前身材又发胖了一圈的尹一萌。

似乎被他看的有些窘迫,尹一萌垂眸咳了咳:“学长,你不好好在家休息,怎么来这了?”

许之深淡笑不语,修长的手指缓缓划过杯沿。

沉默了片刻后,他忽然开口:“在咱们谈话之前能把墨镜摘了吗?”

尹一萌身体一僵,放在腿上的双手猛地攥紧,她撇头道:“我昨晚眼睛好像有些发炎,所以今天……”

她话还未说完,许之深就起身来到她的面前,神情凝重的询问:“严重吗,我瞧瞧?”

感受着他所带来的温和香水气息,尹一萌脸颊瞬间爆红,她害怕自己的窘境会被发现,随即赶紧往后仰了仰。

可恰恰这个动作给了许之深机会,大手一抬当成扯下了她鼻梁上的墨镜。

“……”

“……”

两人都惊在原地。

最终还是许之深先回过神来:“你眼睛怎么回事,怎么全是血丝还肿成这样?你是哭了一晚上没闭眼吗?”

面对他一连串的问题,被心爱之人看到自己凄惨模样的尹一萌只觉得难堪而难忍。

尹一萌低下头,因为最不佳的状态在心上人面前一览无余,她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许之深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心里虽然关心,但是也没有自乱阵脚,而是依旧温和如细雨一般,他的手划过她的脸颊,很小心的避开她的眼角。

“疼吗?”

面对如此温柔似水的许之深,尹一萌根本招架不住,可是她强迫自己理智再理智。

“学长……”将许之深的手掌推开,尹一萌真的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让自己动摇,因为她能选择放弃已经很难了。

看着被她推开的双手,许之深眼底闪过一丝黯然,但转瞬即逝。刻意忽略掉心底的沉重,他回到位置上坐好。

“听说你要和季阳结婚,是真的吗?”

尹一萌听罢,小手紧紧攥在一起,她仰头直视着他,故作镇定:“是,我们要结婚了!”

许之深神情微变,随即轻笑出声:“我以为听到的是笑话,却没想到是真的。”

尹一萌抿紧开始不自觉发颤的嘴皮,强迫自己咧出微笑。

可这时,许之深却眼光笃定地看着她:“结婚是见高兴的事,为什么你会一副眼睛都差点哭瞎的模样?”

尹一萌微怔,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回击这场虚假的对话。

两人再一次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

久久,许之深再次说:“我从来都没听说过你们相爱,而且据我所知,季阳很喜欢沈沫沫,你们结婚?不觉得太过唐突吗?”

尹一萌垂下眼睑死死咬住唇畔,怎么都不愿意回答。

在许之深面前,她真的不想撒太多谎!

“萌萌,你是不是被谁威胁了?”不愿放弃的许之深再次轻声询问。

“萌萌,你是不是被谁威胁了?”不愿放弃的许之深再次轻声询问。

听见这话,尹一萌蓦地睁大双眼,怔怔愣地看着许之深:“你知道我不受任何人威胁的。”

许之深点头,是啊,自己认识她这么久,这丫头的性格看似柔软,但骨子里的傲气还真不是愿意服软的主。

尹一萌有些无法承受他脸上的落寞:“学长,我不知道是谁跟你说的这个消息,但我们能不讨论这个问题了吗?”

“那讨论什么?”许之深反问。

舔了舔唇角,她忍住心中酸涩的疼痛,她违心地说:“可以讨论你身体好些了没,讨论,讨论你什么时候准备恋爱。”

许之深的眸光忽然变得无比深邃而悠远,他严肃而认真地说:“萌萌,季阳跟我是好兄弟,他的感情状态我比谁都清楚,这小子就是一条没收心的野马,怎么可能会突然结婚?你们真的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吗?”

尹一萌愣住,这么严肃冷峻的学长她从来没见过。

这个暗恋了七年却始终不敢告白,也舍不得放弃的男人,他说话的时候永远慢条斯理,无论遇到什么大风大浪,永远都是温柔的样子,而如今,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如此严肃的许之深。

记忆一下子回到了学生时代,那时候的许之深和顾子凉就像是两个极端,顾子凉喜欢穿一身黑色,而许之深却常常穿白衬衫,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少年。

夏天的时候,他坐在学校风景湖的凉亭上画画,而低年级的女生们喜欢围在一旁偷看他,也因为为了追随他,自己才学着画画,最后它变成了自己的一技之长。

可年少的时光永远都在回忆里,不论是寒冬还是酷暑,她都把这份暗恋的心思压住,这份孤单的爱恋在心底开出了花,却在现实里结不了果。

那年的白衣少年变成如今温文尔雅的男子,可是她却永远回不到第一次遇见他的夏天。

看着她松动的表情,许之深赶紧乘胜追击,抬手握住她的双肩,表情温柔地劝服道:“萌萌,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跟我说,婚姻不是儿戏,你不能拿它看玩笑,我们曾经约定过,谁有任何难题都要第一时间告诉对方,这样我们才能互相给彼此打气。”

身心疲惫的尹一萌最终还是妥协了:“爸爸说,奶奶之前就希望我跟季阳结婚。”

许之深不可置信的低呼道:“所以你是为了你奶奶才答应结婚?”

尹一萌闭上眼睛点了点头,她尽量克制住泪水的爆发,因为她真的不想将自己的脆弱让心爱的男人看见。

餐厅的应急通道内,靠在墙角的顾子凉把他们所有的对话都听在了耳里,他的唇角控制不住的微微倾斜,讥讽的笑容就这样慢慢显现。

他拼了命想知道的答案,许之深轻轻松松就能用问到,甚至还让尹一萌感动不已。

她的世界里,除了那个老太太,恐怕就只有许之深了吧……

抬手扯下脸上的墨镜,顾子凉满脸的疲惫,眼底的乌黑更是清晰可见。

昨晚失眠了一夜,因为无法忍受尹一萌突然结婚,他只能亲自去联系自己的情敌。

结果还算不错,忽略掉心底的不甘跟疼痛外,他知道了最原始的真相。

而另一边,尹一萌沉默地绞着手指,委屈的模样几次都惹得许之深异常的心疼,“萌萌,爱情是不能将就的,你确定要为了你奶奶而放弃自己的幸福?”

尹一萌撇头不去看他,她仰眸制止眼眶内蓄满的泪水,她嘴唇微颤的回答:“只要奶奶高兴,我就比谁都幸福。”

“你……”许之深无奈的看着尹一萌,“奶奶要是真心疼爱你,就不会让你结这场无爱荒唐的婚姻。你只要开口说明缘由,她老人家不会逼迫你的?萌萌,这是联姻,不是爱情!!”

尹一萌深吸口气,了然的回答:“我知道,但奶奶认定这会是我的幸福,所以我相信她。”也相信这不是继父策划的保命稻草。

听见这话,许之深心中扬起一抹悲哀:“所以不管我怎么劝说,你都会跟季阳结婚,对吗?”

尹一萌闭上眼睛不敢去看许之深失望的表情,因为她对自己的失望也多到无以复加。

许之深心疼的看着她,老半天才说:“如果注定是联姻,那跟我结婚吧。你应该知道,我爸是豪美集团的第一个股东,季阳他们家只是第二,而且季阳还有一个哥哥季臣商,你继父如果想要保护伞,我们家怎么都比季阳他们家靠谱而稳定!”

“……”

尹一萌当场不可置信的看着许之深,他怎么敢拿自己的婚姻跟自己胡闹?这样的帮助她一点都不想要!

她咬着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调整好了心情后,她故作轻松地说:“学长,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很好,我也知道你想帮我。但是……请不要开这种玩笑。”

因为,我是真的喜欢你,从里都没有把你当哥哥或者是学长。

许之深,那年夏天,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不可自拔地喜欢你,直到现在。

“萌萌,我没开玩笑。季阳的性格太桀骜,你把控不住他!”

尹一萌咽下一口唾沫,他忽然起身与许之深直直对视,看着他英俊迷人的脸庞,她忽然笑了,尽管笑容里满是苦涩的意味。

“学长,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你人很温柔,也明白你的善良。但就像你说的婚姻不是儿戏,为了帮我而牺牲掉你今后的幸福,抱歉我尹一萌做不到,也不会这么龌龊的拉住你跟我一起掉进深渊。”

深吸口气,她尽量不让自己身体发颤:“如果你真要帮我,那我唯一的要求就是:我结婚的那天,希望你别来!”因为我不想让自己拥有一丝想要逃跑飞奔的理由,也不想让你看见我违心的模样。

说完这些后,她转身拿起自己的皮包离开了餐厅。

尹一萌走后,许之深的身后忽然传来稳健的脚步声,他收敛好情绪转身看去:“全听到了?”

戴着墨镜的顾子凉冷冷回答:“跟你无关。”

看着他的打扮,许之深双眸微眯:“看你也带着墨镜,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为,你也一夜没睡。”

顾子凉墨镜下的黑眸死死盯紧许之深:“我是让你来问清情况,可不是让你来抢人的。”

许之深眸光淡定道:“看来你还喜欢着萌萌?”

他此刻的神情完全不是尹一萌面前那个温文尔雅的善良学长,眼底的深沉更是清晰可见。

顾子凉随意坐在位置上,双腿交叠:“既然真相我知道了,你就可以走了!”

谁知许之深根本没有离开的想法,他目光笃定的看着顾子凉:“我知道你有办法捣乱,需要我配合的,我都可以答应。”

听见这话,顾子凉的眉头皱起,神情确让人觉得不寒而栗:“许之深,我可没你想象的这么有心机,既然尹一萌说这是她奶奶的心愿,那我不但不会破坏这场婚姻,反而还会给予最高的支持,这答案你满意吗?”

许之深诧然地看着他:“你是认真的?”

顾子凉微微耸肩,一副“你说呢”的表情。

“顾子凉,如果你是真的还喜欢她,那就别让她跌进这场深渊里!”

双臂撑着桌面,顾子凉微微附身与许之深面面相觑,语调阴寒的说道:“没人会是一辈子的白痴!”

看着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稚嫩的男孩,许之深深刻的明白这个男人早已蜕变,变得深不可测。

无视许之深的打量,顾子凉冷冷扫了他一眼便起身走向吧台:“没事的话请你离开。”

看着顾子凉的身影,许之深若有所思了许久后,这才起身沉声道:“希望你不会为自己的决定后悔。”

顾子凉俊眸微眯,撇头回他:“这话应该比较适合你,借力打力不一定次次都会胜利。”

许之深神情一僵,但转瞬恢复:“谢谢。”随即便迈步离开。

当餐厅最终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顾子凉无力的坐在吧台前的椅子上,英俊的脸庞爬满了深深的悲凉。

他好不容易决定夺回的女人,此刻却终究成为了别人的新娘。

可笑的是,那个结婚的理由居然让他找到不丝毫反驳的办法。

长长的吐出一口郁气,他烦躁的掏出手机拨打给了尹一萌:“你人在哪?还不快回来上班?”

出租车上,靠在窗边迎着微风的尹一萌无力的回答:“抱歉,我爸突然找我有事,今天恐怕要请假了。”

不用询问,顾子凉也明白是什么事情,“回去可以,除了白开水任何饮料都不准喝,特别是牛奶!你已经胖成这样了,请考虑一下自身身材跟我们的工作服!”

尹一萌一听,无语的叹气:“明白了。”

挂掉电话后,她真是不能理解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些什么,打击她的身材就这么快乐?

手机忽然震动,她低头一看居然是他发来的短信:“我的员工是不允许工作时间外宿的,如果今晚不回来,小心你的行李被我火化!”

“幼稚。”

到达目的地后,尹一萌给了车前往别墅。

一开门,就发现沈沫沫居然也在,而她的旁边,依旧坐着每天早上都会准时出现在别墅吃早餐的季阳。

暗暗深吸口气,看来她继父把她找来就是讨论结婚的问题。

尹一萌带着沉闷的心情,跟所有人打了打招呼。

沈沫沫一见到她,立马拿起准备好的牛奶满脸笑容的走去:“萌萌,怎么大白天还带着墨镜?”

“这两天店比较忙,所以晚上没睡好眼睛有点怕光。”

沈沫沫其实根本不在乎这些,只不过顺势接话:“那种破店能有多忙?看看你脸色这么苍白,肯定是被那家伙欺负了吧?哼,真是个下贱的男人。快,喝点牛奶补补。”

尹一萌看着她手中的奶瓶,脑海里忽然响起顾子凉那毫无诚意的警告,鬼使神差的摇头拒绝:“谢谢,我今天喝过了。”

“哟,萌萌,这可是我今天特意让王妈去牧场给你打来的,我自己都舍不得喝呢,你跟那凤凰男待久了反而还嫌弃我的好意了!”

尹一萌有些头疼的叹气:“姐你看看我现在这身材,牛奶真是要少喝。”

“萌萌……”

“行了行了,你们姐妹两一直站在那堵门干嘛,萌萌你过来,季阳你也过来。”吃好早餐的沈杰顺势帮她解了围。

沈沫沫满脸愤怒的站在原地,手中的奶瓶都几乎快被她捏碎。

路过的她身边的季阳顺势的从她手中接过奶瓶,柔声地说道:“别跟萌萌置气,我去给她。”

瞥了一眼季阳,沈沫沫表情迅速划过一抹玩味:“真是要恭喜你了。”

季阳拿着奶瓶走向了尹一萌,然后坐在了她的身旁。

沈杰见状,满意地点了点头:“看来奶奶说的没错,你们这两个孩子都挺有心。”

沈沫沫走到对面坐好,勾唇轻笑:“是啊,怎么看都是‘郎才女貌’。”

季阳深深地看了一眼沈沫沫,撇头将奶瓶递给尹一萌:“这是你姐早早就给你准备的,别让她难过。”

感受着众人的视线,尹一萌即便再想拒绝,也明白此刻时机不对。

她接过奶瓶,放在掌心轻轻摩擦着。

沈沫沫见状,眼底划过阴狠:“萌萌,快喝啊,不然等会就不新鲜了。”

尹一萌笑了笑打算蒙混过关,然后看向沈杰准备找掩护:“爸,你今天找我来是有什么事?”

沈杰哈哈一笑:“还给我装糊涂呢,你们这不都坐在一起了?能不知道我要谈的内容?”

季阳跟尹一萌脸色同时微变。

沈沫沫攥紧拳头,故意扬起笑容:“爸,都这时候了你还打什么马虎眼,直接挑明说了呗。”

沈杰抬手宠溺的点了点沈沫沫:“你呀,就是嫉妒。看看你妹妹,这么快就找到良人托付了。你说你什么时候才能安定?”

季阳抬眸迅速看向沈沫沫,眼底的爱意几乎都要彭满而出……

沈沫沫不着痕迹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假笑着跺脚:“哎哟爸,你就别打击我了,今天的主角可不是我啊,对吧萌萌。你看这么高兴的日子,连我的好意都不肯接受了!”

说着这话的时候,她一对美眸死死盯紧尹一萌手中的奶瓶,心中暗骂这死丫头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喝?真是越来越贱了!

相关文章:

离而不分,张亮寇静还是第一个,甚至还真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男朋友喜欢在车里抱着坐他腿上|一直揉弄小豆豆按压会抖

再深一点好不好宝贝h 滛男乱女在阅读全文(逆袭之路)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 老汉玩丫头的小说-职场俏佳人

同时被两个男人轮流舔,强奷系列合集第140章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