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契婚甜如蜜免费阅读/独家契婚甜如蜜火爆新书

2020-09-12 16:38 · 新商盟

“你神经病啊!”一从南宫出来,花月安就冲着颜顾贤大吼,“我真是受不了你了!你究竟想怎么样?想怎么样?我去死,好不好?我死了,你就不用这么处心积虑的伤害我了,是不是?”

颜顾贤黑着脸,像一个追命的杀手,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杀气。

花月安吼完,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叶少爷,求求你,放了我,好不好?”她仰头,泪水沾湿了长长的睫毛,嫩白的脸上带着不施粉黛的苍白,“我生的很悲催,活的很悲催,叶少爷,我真的已经很辛苦了,您这么伟大,高高的俯瞰一切,就不能放过您脚下的蝼蚁么?你不知道就算是蝼蚁也有喜怒哀乐的吗?”

颜顾贤眸子沉沉暗了下去,有那么一丝的怜悯划过,但很快便换了冰川一样的冷漠。他将花月安从地上拎起来,扔进车里,自己也钻了进来,招呼司机开车。

花月安还想说什么,却被颜顾贤生硬的“闭嘴”给打住了。

“你不要脸,我还要脸,你再嚷,休怪我不客气!我,颜顾贤,字典里没有‘怜香惜玉’这个词!何况,你也不是什么香玉!别这么卑下,让人看不起!”

冰冷的说完,颜顾贤便皱着眉,闭上了眼睛。

花月安双手托腮,任晶莹的泪珠滚滚滑下。是啊,她刚才竟然求这个魔鬼了,还摆出那么可怜、卑下的样子!想及此,她就恨不得划自己两刀!

都说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爱的极致,便是结婚。

可她花月安清楚,眼前这个魔鬼一样的男人,绝对不会给她所谓的爱情!

她也搞不清楚眼前这个人究竟想做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绝对不会让她好过!

颜顾贤带着花月安定制了一大批,是的,在花月安看来就是一大批高级服装。那些平日里她想都不敢想的品牌,一下子如同雪花一样的飘到眼前,让她觉得生活一下子就被这些奢侈的东西给搞的黑暗了。

古若尘曾经说过:男人疼女人的方式是舍得为她花钱,但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贪财。

其实,还有后半句,她不愿意回忆起来。

后半句是这样的:我,古若尘,愿意为喜欢的姑娘去死,因为我喜欢的姑娘,她不爱钱!

她花月安就是个不贪财的姑娘,可是没有人愿意那般的心疼她。

以前为了一块钱,她跟个小男孩打的头破血流,混得贪财的美名。

长大了,她才清楚,她不是贪财,而是想要生存。

当温饱得以解决,财,对她来讲就不是好东西了。

比如现在,她觉得压力很大,但还不敢反对,她没有发言权。

颜顾贤并不在乎设计师给花月安设计了什么样的衣服,他只负责大把大把的花钱而已。

有些人,以花钱为乐。

因为,他实在是无聊的没事可干。

回颜家别墅的路上,颜顾贤冰冷的看了花月安一眼:“很开心?”

花月安垂着眸,不点头也不摇头。

“不识抬举!”颜顾贤面色沉了沉,“不要假清高了,装纯给谁看?你当初不惜在我酒里下药也要接近我,不就是为了这个?”

花月安很苦很苦的笑了。

但她什么都没说,有些人已经可悲到只有钱了,就让他可悲去吧,她没有义务去救赎。

“你告诉我为什么啊?”颜顾贤怒了,冲上前掐住她的脖子,“古若尘给你的,我可以给,他给不了你的,我也可以给,为什么你非要这么贱的满脑子都是古若尘!”

“他什么都没给过我!”花月安嘲讽的笑着,一字一顿,字字如刀,割破的是她自己的心,“但他把我当人看!而你当我是畜生!”

“闭嘴!”颜顾贤怒,松开手,重重推了花月安一把。

花月安没站稳,一下被推出去很远,重重撞在书架上,架子上的古董花瓶一个不稳,摇摇晃晃摔了下来。

她只觉得头上一重,眼前一黑,便有温热的液体从头上滑下,氤氲了视线……

颜顾贤也没有想到这一推竟然有这么大威力,慌忙奔上前,拦腰扶住她,说出的话却是这样的:“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对不起,我会赔你的!”花月安忍着剧痛,捂住伤口,努力想推开颜顾贤。可他们之间的力量实在悬殊,她用尽全身力气,累的眼冒金星,对方纹丝不动。

“我说过,我会赔你的!我不会赖账!请你走开,好不好?”花月安吼。

“好!”颜顾贤松开手,眸子沾染了深不见底的忧郁,“你的账本上又多了八百万的欠账,你自己看着办!”

“八百万?这么贵?一个破花瓶?”花月安已然顾不得头上的伤,她把自己卖了估计也不值八百万。

“是,元朝景德镇官窑青花瓷有价无市,保守估计八百万。”

“好!”她咬咬牙,“我会赔的。”

说完,站起身,颤颤巍巍的去拿包。心里还忍不住骂,妈的,这么值钱的东西不好好放好,放在这里,不会诚心算计她的吧?

她现在已经无比的佩服加崇拜陌陌了,竟然料到她会这么的惨不忍睹,提前给她准备好了药,跌打损伤的药!

她打开包,拿出白色的药瓶。这药的奇效,她已经见识过了,丝毫不怀疑。

涂好了药,突然发现,没有纱布。

身后,颜顾贤正心事重重的盯着她,盯的她脊背发凉。

算了,还是不要给这人借了。

她拿出纸巾,折叠了一下,按在脑袋上,长长舒口气,还好,那个花瓶不大,没有将她砸死。

“自尊比性命重要?”他突然不合时宜的说了这么句话。

花月安答:“尊严不重要,不值钱。”

颜顾贤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说出来,黑着脸上了楼梯,重重甩上了门。

花月安无力的坐在地上,终于坚持不住,沉沉睡了过去。

……

模模糊糊中感到一个宽大的怀抱将她拦腰抱起,她仿佛看到了湛蓝湛蓝的天空,一个明媚的笑脸毫无禁忌,跳跃着绝美的阳光。

她缩了缩身子,往里靠了靠,唇角绽出个美丽的笑:“小蓝……”

花月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睡在了一张宽大的双人床上,扭头可以看到窗外跳跃的阳光。

用一句话来总结她现在的状态:腰酸背痛腿抽筋,头昏脑涨眼发晕。

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到“哗”一声,眼睛又被红色覆盖了。

闻一闻,散发着浓烈的酒味。

是红酒,劈头盖脸的浇了她一头。

她莫名其妙的扭头,貌如天使的女子,叉着腰,凶神恶煞的盯着她。

作为八卦的小记者,她当然认得此人,这人就是本市莫市长的女儿,南宫影视公司的一姐——莫天然。

以前,她曾傻傻冲着这人的海报淌口水,觉得人能生的如此美丽,一定是将好几世的优点拿来集中使用了,来世一定不得好报。

可是,之后,她遇见了陌陌,突然明白,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原来并不是传说。

这陌陌一定前世遭了大劫难,下辈子还托生成禽兽,才能汇聚今世的璀璨珠玉。

当然,这里面有嫉妒的成分,却丝毫没有诅咒。

莫天然被花月安清淡的眉眼激怒了,冲上前一把撕扯住花月安的头发,“啪”“啪”的给花月安掌嘴:“贱人!竟然用这种方法勾引颜顾贤!贱人,看我不打死你!”

原来是吃酸醋呢!这醋吃的也太离谱了吧!

花月安全然忘记了疼,只是没来由的觉得可笑,伸手抓住莫天然的手,声音有些凄楚的酸痛:“不用你动手了,你的手娇贵,伤了就不好了。我这个贱人,自己处置就好了。”

说完,颤抖着从床上爬起来,牟足力气,冲着雪白的墙壁撞去,只听得一声巨响,花月安眼前一黑,软软倒了下去。

这样,所有的噩梦是不是便都结束了?

她这悲催的一生,终于宣告了终结,再也不用卑微的苟延残喘下去了。

她仿佛又看到了窗外烂漫的花海,看到了他们第一次相遇时的情景。

窗外的海棠花开的正好,阳光被层层叠叠的花瓣剪碎,斑斑点点的撒进窗户。春风混合着海棠的花香,氤氲着袅袅诗韵。

在这诗韵里,一个男孩子趴在窗上,背着光的脸略带着神秘,灿烂而明媚的笑打破了阳光的诅咒,让整个人变得神采奕奕、干净而纯粹。

有一瞬间,花月安有点失神。

这不是福利院的孩子,他跟他们有着最根本的区别,他们没有那种灿烂到可以拨开一切阴霾的笑,亦没有那干净到似乎不曾沾染一丝尘埃的双眸。

“你叫什么名字?”小男孩打破了沉默,“为什么看到你,我便感觉看到了自己?”

他说,看到她就好像看到了自己。

小小的心,陡然的升起莫名的悸动。

蓝少爷,果真,到了这一刻,我放不下的还是你。想着想着,已经有两线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滑落,蜿蜒爬向耳际。

这一次,她睡的够久,久到觉得似乎已经过了天长地久,梦中那个人霸道而嚣张的冲她吼:“畜生,你还欠我八百万块钱,不还清,我刨了你家祖坟!”

靠!这招果真管用,她忽的睁开了眼。

颜顾贤赤着双眸,叫嚣的如同困兽,见花月安醒来,猛然一脚踹在床上,吓得她差点又昏死过去。

“好啊,你有种!”颜顾贤咆哮着,“可惜了,就凭这小计俩就想唬住我?你疯了吧你!脑子有残,才会想到这种蠢办法!”

突然,他扑上前,眸光跟她只差寸许,他阴着脸,腾腾的杀气从眸中射出,“你想死,是不是?我偏不如你所愿!我偏要你好好活着,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折磨你,直到将你掏空!”

“为什么?”她突然问。

颜顾贤被问住了,脸黑了黑,募得松开手,转身大踏步走出病房,摔的房门震天。

花月安愣了愣,朝着窗外的阳光苦笑。

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呢?

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好多,她真是感慨自己竟然中了这么大个六合彩!

愣了不知道多久,房间的门轻轻打开了。

纤瘦的医生雪白的口罩遮住半张脸,只露出如星辰般璀璨的双眸,蝴蝶一样的长睫毛忽闪忽闪,闪的花月安有点眼晕。

医生垂着眸,手脚麻利的为花月安换药,动作轻盈的几乎感觉不到。

她盯着这双眼睛有些出神,这眼睛实在是眼熟,可是暂时想不起来。看来,她真的有点撞蒙了,脑子钝化了。

算了,想起来又如何呢,她现在这副凄凄惨惨的样子,最好大家都认不出来才好。

医生上完药,转身走了出去,脚步轻盈的像只精灵。

她躺在床上再次沉沉睡了下去。

颜顾贤从医院出来直奔了莫天然那里。

有些事,他并不是不知道。

譬如说,那天是莫天然给他下了药,不料花月安竟然跟着中招。为了不让自己犯更大的错误,他选择了花月安。

譬如说,昨天是莫天然趁她不在家,羞辱了花月安,导致花月安撞墙。虽然,他回去的时候,莫天然已经消失的不见了人影,但丝毫不影响他知道。

大踏步走进莫天然的房间,她正蹲在地上喝酒,看到颜顾贤,慌忙将酒瓶藏在身后,露出甜甜的笑容。

“阿臻,你来了。”

颜顾贤脸色很沉,眸光深不见底,英俊的脸仿佛冰雕,使得整个房间都充满了凉意。

他说:“我来是告诉你,花月安是我的女人,她要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来偿命!”

莫天然小鸟一样的立在房间,眼睛闪烁着委屈的泪花:“阿臻,原谅我,好不好?我当时也是没有办法,我的心里一直都……”

“闭嘴!”颜顾贤的脸色愈加阴沉,眸子渐渐染上赤色的光,“我没有时间跟着你一起道德沦丧!”

“阿臻……”

“闭嘴!不要叫我阿臻!”颜顾贤极其扭曲的笑了,如吐着信子的毒蛇,嘶嘶的俯视着眼前的女子,“其实,你真叫我为难呢,我至今不知道到底该唤你阿眉,还是该唤你小娘。”

听到这话,莫天然脸色死一样的苍白,她浑身颤抖着,扑上前拉住颜顾贤的衣袖:“阿臻,你不能这么羞辱我!我是爱你的,一直一直爱着你!”

“爱,又如何?不爱,又如何?”颜顾贤斜眯着眼睛,唇角挑着带着剧毒的笑容,“你想要的,我给不了,于是,你便攀上了高枝?”

“不是那样的,不是的!”莫天然拼命的摇头,精致的脸梨花带雨,讲述着楚楚可怜。

这样的美人,这样的表情,是个男人估计都招架不住。

可颜顾贤的脸依然冷的像冰山,非常嫌弃的扒开莫天然的手。刚扒开,莫天然再次紧紧抓了上去,这么往复了几次,颜顾贤怒了。

“莫天然,你要点脸,可不可以?!我,颜顾贤,跟你不是一路人!”

“那花月安又好到哪里去?她还不是爱着古若尘!”莫天然哭。

“松手!”颜顾贤的小宇宙爆发了,伸手再次去掰莫天然的手。

他黑着脸,丝毫不犹豫的将手指一根根掰开,莫天然的手这次抓的极紧,仿佛被固定住了,每掰开一根似乎都能听到她骨节“咯吱”的脆响。

最终,她招架不住,松开了手。

他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空荡荡的房间只有他的声音在飘渺。

他说:“花月安是我颜顾贤的女人,谁敢动她一根寒毛,我便教他生不如死!”

他颜顾贤的女人,只能让他一个人欺负!

“疯子!疯子!”房间里只剩下莫天然空荡的笑声回向,“颜顾贤,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

颜顾贤的脚步稍微迟疑了下,然后再次大踏步离开。

回到医院,他已经将所有的事情想好了,于是对花月安开诚布公。

他说:“你现在欠了我八百万,估计这辈子是还不上了。所以,钱债,肉偿!”

花月安呆住了,这就是传说中无耻的节奏吗?她不是为钱能放弃一起的人!

还没等她回话,颜顾贤先开口了:“你为我生个孩子,我再给你两千万。很公平。”

花月安呆了好久才明白过现状,差点就骂人了。

“八百万,我会想办法还你,我不会为你生孩子。”她答。

“你没有选择,我会给你名分,等你稍微好点,我便娶你。”

“我宁愿去死!”

“我说了,你没有选择!”颜顾贤有点怒了,“我最讨厌听不懂人话的女人。”

“你说的是人话吗?”花月安反问。

“不管我说的是不是人话,你都必须听懂,因为你没得选择。”

说完,竟然坐下来为花月安削平果。

花月安只觉得世界玄幻了,只想有人上来踹她一脚,将她给踢醒。

“如果我不愿意,你会怎么样?”花月安试探性的问。

“我说过你没有选择。”颜顾贤黑着脸,语气坚定的不容置疑,“等有了孩子,我立马放你走。”

“无耻!”她骂。

“那又如何?”他现在需要个孩子。

“我不答应!”

“不要牵着不走,抽着走!”颜顾贤抬眸望着花月安,冰冷的眸子埋着深不见底的思绪,他一字一顿,很清晰,很坚定的告诉花月安这么一个事实,“我的耐心有限!你不想看着古若尘身败名裂、流落街头,大可以说不!而且,就算说了不,你的命运也无法改变!”

花月安被他说的浑身不自在,不由的打了个冷颤,朝着床角缩了缩,像只受伤的小猫。

颜顾贤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她。

花月安一把拍掉苹果,抢过水果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冰冷的说出两个字:“休想!”

颜顾贤蔑视的看了她一眼,极其云淡风轻:“你想死,也可以,等有了孩子再死。不然,你会死不瞑目的。死了,固然什么都不用去想了,可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放心,之后我会对你好的。”他邪魅的笑笑,伸出手摆在花月安的跟前,悠闲的命令,“拿来。”

花月安垂着眼睛,犹豫了。

“不要傲娇了。拿来。你应该不想我拿着这种东西去跟古若尘决斗吧,话说他那小身子板,估计不怎么硬朗。”他笑笑。

花月安想了想,缓缓的将水果刀放在他的手上,一行清泪滑落,说出自己最后的请求:“请答应我继续在南宫上班。”

颜顾贤顿了顿,乌黑的眼珠幽深幽深,良久,他点头。

“在我放你走之前,你不能跟其他男人有关系,不然我会杀人。”颜顾贤他有洁癖。

她默默点头。

“这样就好。”他送给她一个赞许的眼神,起身拍拍她的肩,“好好养伤,争取早日从我这混蛋的手中逃出去。”

这次她只剩下苦涩的笑。

还未等颜顾贤离开,花月安的手机便响了,她都不知道手机是什么时候拿来的,只好仰头问颜顾贤:“你帮我拿来的?”

颜顾贤摇头:“我恨不得把你手机从窗户扔下去。”

“奇怪了……”花月安嘟囔着接听了电话。

那边传来古若尘慵懒的声音:“哟,月安啊,婚前生活不要放纵哟,不然婚后就没意思了嘛!”

花月安的眼眶已经挤满了水花,强迫自己不哭,可声音还是没来由的哽咽:“知道了,少爷,你真喜欢拿人开玩笑。”

“是这样啊,月安,你两天没来,大家都很想念呐。大概这就是所谓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啥时候牵着老公,回来溜溜?”

“少爷……”

“你怎么了,月安?”古若尘的声音不再慵懒,而是换了果断的决然,“月安,你说话!南宫是你家,有什么不开心的,我们给你顶着!”

“没事了,我就是有点紧张啦,紧张。”花月安强自笑笑,“少爷,你也知道,我的脑容量不够,这爱情和婚姻来的太快,一下子有点不知所措。没经验,没经验嘛!”

“靠!月安啊,这个不能有啥经验的。话说,少爷我可是无比羡慕你啊,真是不知道你家嫂子跑哪去了,都要急死少爷了。不说了,少爷我准备准备再次找你家嫂子去!”

还没等花月安反应过来,古若尘已经挂断了电话。

颜顾贤抱臂倚在门框,送给花月安个难看的笑:“你就是把心肝肺啊都掏出来,人家不一定看得见!”

“用你管!”

“当然用我管,因为我是你男人!”

相关文章:

与男人握手感觉/我体验过的不同女人

(完整版):《甜心天降:顾少宠妻无节制》:(全文在线阅读)

完整版《日久生情:总裁,不许动》全文免费阅读

肚兜揉弄娇乳h*红酒倒在下面让男人喝

哥 不可以 放开我*小学妹大战老外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