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乱于心全集列表/回眸乱于心无删减

2020-09-12 16:55 · 新商盟

采访结束,安记者婉拒了唐老板的盛情,直接回了电视台。

“晶晶,你到我办公室来,我有话要和你谈谈。”

我知道他肯定要对我大发雷霆,本来想一走了之,等明天他怒气消了时再和他谈得。但是唐致中的话让我很生气,有种豁出去了的冲动。

吴摄像和王司机耸了耸肩膀,非常同情地看着我,一句话也不帮我说说,这两个就是没有感情的人,完全不把我当成团队里的一份子。

我推开门走了进去,直挺挺地站在他办公桌跟前,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

“晶晶,你找个椅子坐着,刚才也辛苦半天了,难道你不累吗?”

我依言坐了下来,微蹙着眉头。

“您有什么话快点说,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

安记者看着我满脸的不高兴,

“你今天为什么会和唐老板的女儿发生冲突?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很理智的人,思维清晰,可以控制自己情绪的人。当初选你就是看中这点。”

我的心情恶劣到了极点,

“我的导师让我选择老师时,我也是看中您锋利的视角,不畏强权敢于直言的作风。但是自从我做了您的学生后,一次也没有见到过您展现过风采,难道是您被时间磨得圆了不成?”

安记者的脸沉了下来,办公室里一片安静。

“你如果想离开我,现在还来得及。”

现在是明着赶我走了,我双手紧抓着椅子的扶手,再也没有了半分顾忌。

“我也想离开,无奈我还有当记者的梦想。想当初,我是学校里最好的一个,现在变成了最差的,我比他们更加努力,却没有半分收获。”

安记者老奸巨猾地看着我,

“想要红,就必须忍着。”

我很想对他吐口水,气急败坏地答道。

“我就怕没有红,却成了别人的食物。”

安记者见我敢顶嘴,没有怒气冲天,反而更加耐心地和我说着话。

“想当年我跟着老师坐了十年冷板凳,我还不是一样没有放弃,现在有哪个同学的成就高过我,没有那十年的磨练,就不会有现在的我。”

我冷哼了一声,不再掩藏我的锋芒。

“现在和从前不一样了,一年内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我没有您的雄心壮志,更没有想过要大红大紫,能做个正式记者就满足了。”

安记者不理会我的冷嘲热讽,

“你的导师跟我说过,你有做一个好记者的潜质,但是你没有经历过风浪,一副无心无肝的样子,怕你以后面临困境时,掌控不了方向,特意拜托我好好磨练磨练你。”

我很生气,猛地站了起来。

“我看您是怕我将来的风头盖过您,故意为难我的吧?还美名其曰照顾我,我老师也真是瞎了眼,怎么认识您这样的朋友的?”

安记者砰地拍了一下桌子。

“我今天好言好语和你说话,你就瞪鼻子上眼了,一点好歹都不知道,你问问跟过我的学生,哪个会超过半年?我有带学生的精力,不如找个好的题材,名利双收。”

我慢吞吞地坐回原位,不敢像刚才那么嚣张。

“您也没有教我什么?每次的新闻稿您都说我功力不够,没有看头,可是我写出来的文章投到报社那边,为啥人家主编就这么欣赏呢?”

安记者喝了口水,语气也平缓了下来。

“新闻和小说是两回事,不要以为你小说写得好,就是觉得新闻也会写得不错,隔行如隔山。不过我看你最近的新闻写得行云流水般,已经非常不错了。我一直在准备着一个采访方案,因为被采访人的拒绝,没有办法进展下去,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我心里盘算了一下,总算是个机会,就是失败了也不丢脸。

“我当然有,就是不知道您愿意不愿意给我?”

安记者满意地笑了,

“一个记者就要菱角分明,太过安静地人不适合做记者,你今天总算会生气了,我还以为你是个没有脾气的人。”

我心里暗暗骂着,要是早知道您需要我的反抗,我说什么都不会忍这么久。我差点要被逼成双重人格了,真是太累了。

“安老师,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您说的方案。”

安记者把今天录好的带子推给我,

“你让小吴教你把今天采访的带子做好后期剪辑,我要看到你的真正本事,才会把这些资料安心地教给你。”

想起唐致中的无情嘴脸,帮他编造神话骗应城的人,我一百个不情愿。

“对不起,安老师,这个视频我不会编辑。”

安记者的眼光犀利地看向我,

“你刚刚不是说需要机会的吗?怎么一会儿就退缩了。”

我紧紧咬着嘴唇,不想说出和唐致中的关系,一时找不出合适的理由,急得脑门冒汗。

“我·····。”

安记者有些不耐烦了,

“就这么决定了,想要独挑大梁,就必须一步一步来,高楼大厦也不是一日就能修好地。”

我依然很固执地拒绝了。

“我不想做,您还是安排我做别的事情吧?”

安记者本来在记事本上写着什么的,闻言停下笔来。

“你是不是和唐总的女儿有私人恩怨?你不是一向很安静的吗?唐总的女儿虽然有点小矫情,但也是个很善良的孩子。能告诉我原因吗?”

我顿时无语,

“我听说宏盛公司有三个月没有发工资了,所以对唐总的人品有怀疑,怕以后宏盛出了事,影响到安老师的声誉。”

终于想到了个好理由,希望可以躲过刚才的话题。

“我听小吴说你有个很帅气的男朋友,每次骑着自行车来接你,怎么最近没有来了,你是不是看上了唐欣的未婚夫?就移情别恋了。”

我的心又开始疼起来,陆子文是我心底的忧伤。我还以为和陆子文的恋爱很低调的,每次我们都不会在电视台见面,那吴摄像怎么会发现我的秘密?等会可要好好问问他。

“您要是这么说,我也不反对,她男朋友那么优秀,是女人都会喜欢。再说她也没有结婚,我不是还有机会吗?”

安记者见说中了我的心思,脸色微变。

“我和唐总虽然不认识,但他未来的女婿我见过一面,是恒天集团的接班人,你肯定入不了他家里人的眼。我听说对欣欣都不满意,嫌弃唐总家里是暴发户,所以拖了多年没有结婚,好在秦少执着,家里人才勉强同意他们,我看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我说这话本来就是为了气唐欣的,我刚刚被人给抛弃了,还没有疗好伤了,实在没有勇气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不试怎么知道呢?也许我真是人家的菜呢?”

安记者没有抬头,继续看着手中的备忘录。

“你的心也真够大的,如果不怕拒绝,你就试试看,到时候碰了一鼻子灰,可不许到我这里哭鼻子就行。不过,唐总的采访你必须编辑好,按时交给我。”

我见没有推辞地余地,

“那编辑的主旋律是什么?我可以自己决定吗?”

“可以,但不许离题万里。”

我不仅要离题万里,还要揭露他真正的人品,让安记者看唐致中的真面目。

“我出去了,您忙吧?”

我拿起桌上的视频就跑了出去,看见吴摄像和王司机都站在门边,低头看着手机。我知道他们肯定是偷听我和安记者的谈话,很是鄙视他们的小人行径。

“吴摄像,能否借一步说话。”

王司机很知趣的离开了。

“您是怎么知道我有个帅气的男朋友的?”

吴摄像不好意思的干笑了几声,

“很不巧,我总是在那个车站和我妻子碰面,见过你多次坐着人家的自行车走了。不过,最近我怎么没有看见你们成双成对,是不是分了?”

我很是鄙视他的八卦嘴,

“您知道就知道呗,干嘛要说给安记者听。”

我的话音刚落,安记者的头从办公室里伸了出来。

“我刚刚想了一下,唐总的编辑要以正能量为主,负面的东西都要剪辑掉。”

我有种抓狂的感觉,安记者的套路太深。

“我做不了,您还是找吴摄像帮您,他是这方面的精英。”

不等安记者发话,我就把视频塞进了吴摄像的手中,小跑着离开了安记者的办公室。

“你如果拒绝做的话,明天就不用来上班呢?什么时候想通,什么时候再过来?”

安记者在后面大声喊着,我没有搭理他,做记者一直是我的梦想,可是看见唐致中对姐姐的万般宠爱。我忽然觉得自己的理想一文不值。

我现在思索着,如何接近秦昆仑?最重要的是怎么才能获得他的好感。不能不说唐欣不仅比我命好,运气也好很多,秦昆仑竟然是恒天集团的独生子,反正也被抛弃过了,不在乎再被抛弃一次,只要能打击唐致中,我觉得做什么都无所谓。

“晶晶,安记者说了,这件事情必须你做?要是我接了,他让我立刻走人,我上有老,下有小,失业不起啊!”

我真想撞墙啊!无力地把视频丢在我的办公桌上,自己给自己下了个早班,我要找个人说说话,才想到我发现除了程景慧和陆子文,竟然没有倾诉的对象。

我走在车水马龙的街上,一时不知道该到哪里去?在街上游荡了许久,我走到了一家熟悉的书店里,里面的书品种极多,是我最喜欢逛的书店之一。

看着走在我前面的男人,我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我没有看到他的正面,决定放弃猜想,拿了本我喜欢的书找了个空位坐下来,迫不及待地看着书。

“喝杯牛奶吧?我看你脸色很疲惫。”

我闻言抬起头来,先是惊讶,继而是狂喜。

毫不客气的拿起牛奶就喝起来,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

“味道不错,大叔您不上班,跑到书店来做什么?”

我漫不经心地看着秦昆仑,刚刚还想着怎么勾引他呢?没有想到这么快就碰见了,真是天赐良机。脑海里闪现了无数个勾引男人的情节,一时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比较好?

“我今天穿着比较年轻,别大叔大叔地喊,让我有心理障碍。”

我抱歉地冲他笑了笑。

“我已经习惯了,您也将就点吧?”

秦昆仑的脸很不自然,没有看我,低头看着手中的书。

“我刚好遇到了点难题,有些判断不了,出来走走换个思维。欣欣说心情不好,让我陪她购物,我不大喜欢在百货公司里溜达,就躲到这里来等她了。”

我心里高兴极了,知道秦昆仑不讨厌我,这是个良好的开始,我也不想真的和他有什么?只要可以惹怒唐欣,让她难过,我就觉得开心。

“绝世好男友,我就没有唐欣的运气好,能遇到大叔这么好的人。”

秦昆仑的脸更红了,

“你呢?不是在电视台上班吗?这个时候跑出来,难道是失业吗?”

我见他这么聪明,想着以后千万不要露陷,要是让他发现了我的目的,很难相像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您真是厉害,猜得这么准。我还不是托您女朋友的福气,弄得安老师不喜欢我,把我开除了,我刚刚失业,您女朋友肯定会很高兴的。”

秦昆仑笑着坐了下来,

“看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出现问题,都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怎么能怪到无辜的欣欣身上呢?”

我用手支着头,看着面前雍容淡定的秦昆仑。

“整整两年了,我还是个打杂的,工资拿得最低,做记者的套路我一点都不会,我现在正在考虑是不是要放弃做记者这行?”

秦昆仑扬起他那双好看的眼睛,鼓励着我。

“你不要太气馁,我当初做法医时,看见尸体我就吐了。现在可好,我脱下手套就可以吃饭,一点感觉都没有,你需要时间好好成长,我相信你将来肯定会是个好记者。”

我的心情好了很多,自从失去陆子文后,我感觉非常难过,好久没有听到赞美的语言了。

“也不是安老师想开除我,我今天去宏盛公司,看见您的女朋友无辜打了秘书三巴掌,我气不过,说了句真话,结果被安老师罚我反省。”

秦昆仑嘴角带着笑意,

“欣欣是个很温柔的女子,不会像你说的那样,上次是我应该提早给她报个备的,也不会造成哪天的误会。你要怪的话就怪我好了,我接受你的任何惩罚。”

我心里的无名火就上来了,想着要在秦昆仑面前留个好印象。我不敢造次,露出个很难看的微笑。

“那行,这是您自己说的,千万不要赖账。”

秦昆仑估计看到了我脸上的笑意。

“你生气就生气,强忍着对身体不好,我说得不对的地方可以沟通,大家才能看法一致。如果你喜欢这里的书,我可以买了送给你,补偿那天欣欣对你的无礼。”

我摇了摇头,才不会轻易原谅唐欣了,我要让她尝尝失去心爱男人的滋味才行。从包里拿出我的手机,递给秦昆仑。

“帮忙把您的电话输到我手机里,等我想好想要的东西,就打电话联系您。”

秦昆仑的笑意更浓了,我的心不由乱跳,美男的杀伤力太大。

“好,不过我工作时一般不会接电话,你可以给我微信留言,我看见后会及时回复的。”

我看着秦昆仑输电话的模样,那个电视剧里说认真的男人最好看,说得真对。我有种想亲吻秦昆仑的感觉,那滋味一定很美妙。

“小贱人,你真是无处不在,我的昆哥是你可以看的吗?”

唐欣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一把揪住我的头发。我本能地护着头,刚才就不应该发花痴,又被唐欣给看见了。不过也好,要的不就是这个效果吗?

“大叔,救命。”

我的声音很嗲,旁边看书的人都诧异地看着我们。秦昆仑早已扑过来抓住唐欣的手,面带不悦,声音也很严厉。

“欣欣,你误会了,我和晶晶是碰巧遇见的。”

唐欣不肯松手,凝视着秦昆仑。

“这巧遇也太多了,这个月已经是第二次了,我不相信。而且你还晶晶的叫着,多亲热。你要是喜欢了这个小妖精,我就成全你。”

秦昆仑搂住唐欣的身子,我的心里烦躁不安。

“我们认识有二十年了吧,我和她认识才几天?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你买了什么衣服?拿给我看看。”

唐欣松开了我的头发,去捡丢在地上的一大堆纸袋。

“昆哥,我还帮你买了几件,你穿着肯定好看。”

我整理好头发,想着又一次唐欣给欺负,心里极为不爽快。

“谁说的,爱上一个人怎么能用时间来判断呢?我感觉大叔已经对我情根深种,我也对他钦慕已久。”

唐欣捡衣服的手僵住了,我知道打中了她的七寸。

“你胡说八道做什么?没有事去别处玩玩。”

秦昆仑推着我的身子,使了个眼色,让我快点离开书店。我知道他的意思,可是就这么放过唐欣我不甘心。反手抱住秦昆仑的手臂,那好闻的男性柯尔蒙直冲我的脑门,我半真半假的说道,

“大叔,我对您可是一见倾心,我的身子您也看过了,而且我们还睡过一晚,您要对我负责任啊!”

唐欣把她的衣服包朝我砸了过来,我立刻躲在了秦昆仑的身后,那些东西全都砸在了他的身上,我心里有很多歉意,感觉伤害了无辜的他。

四周看热闹的人议论纷纷,

“好看的男人都花心,这是定律。”

“这两位女子长得挺不错的,这男人太有福气了。”

“现在真是世风而下,当小三还当得理直气壮的。”

秦昆仑抽出手臂,非常严肃地看着我。

“晶晶,我好心救了你,你不感谢我就算了,现在还在这里挑拨是非,你是不是要我报警,让警察来调查事情的真相,你才肯认错。”

没有想到秦昆仑的眼神这么厉害,我不敢看他。要是惹怒了他,我就不能实施我的计划了,不就是道个谦吗?有什么难的?

“大叔,欣欣姐,我错了,大叔纯粹是为了救我,才会和刀疤发生冲突地,我和大叔一点关系也没有,只不过我为了气你,才这么说的。”

唐欣早已泪流满面,秦昆仑帮她擦着眼泪,两人之间极为亲密。我和陆子文从前也是这样吧?可是现在我孤身一人。

“小贱人,要是下次让我看见你和我的昆哥在一起,我绝不会饶你。”

我耸了耸肩膀,不自觉地回了一句。

“你最好把你的昆哥养在家里,不要让别的女人看见。你的昆哥虽然英俊潇洒,老娘我也没有放在眼里。我一不偷,二不抢,贱人也不是你可以喊的,请你嘴巴放干净点,还有你的话我统统不接受,请你自行收回。”

唐欣还要说什么?被秦昆仑给阻止了,我心里酸得厉害,挤开人群走出了书店。看来当小三也是个苦活,刚才众人的眼光我就承受不住。

我感觉肚子很饿,才发现手里空空的,包包和手机都丢在了书店。我心里大急,那两个人肯定不会给我收拾好,我刚才把他们给彻底得罪了。

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回书店碰碰运气。刚进门,就看见收银的小姑娘看着我。

“您是回来拿东西的吧?”

我的眼睛一亮,

“你帮我收起来了吗?多谢多谢。”

小姑娘答非所问,

“我真是佩服您的勇气,我也很喜欢大叔,可是我连开口和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多谢您帮我创造了这个机会,我和他说了好几句话。他嘱咐我,让您到景秀花园拿东西。”

“谢谢了。”

我落荒而逃地离开了书店。

景秀花园离这里很远,钱我可以不要,电话我却不能丢了,那是我和外界联系的唯一工具。看来秦昆仑肯定是要教育我,关键是我现在饿得连听话的力气都没有。

脚疼得厉害,我只有忍着,感觉到去景秀花园的路无比的漫长,路边店里不时传来的香味,让我更加的饥肠辘辘。

好不容易到了景秀花园楼下,向保安一打听,人家没有回来,我只好坐在大厅的台阶上等候着秦昆仑的归来。

看着脚上的水泡,我真是欲哭无泪,看来我的记者生涯要彻底结束了。

景秀花园的灯亮了起来。

我的腿脚发麻,想站起来脚疼得厉害,我看着脚上的水泡,闭上眼,准备用手挤破。

“等等,不要用手,会感染的。”

听到熟悉的声音,我满腔的怒火仿佛找到了发泄口。

“大叔,我已经很诚恳地道过谦了,你为什么会扣留我的东西?”

秦昆仑俯视着我的狼狈地模样,让我一时间无地自容。

“你是我见过最蠢的女人,我留了电话在书店,你不知道打个电话给我,我就觉得挺奇怪的,以为你不要你的东西了,正想丢掉了。”

我顾不着脚上的疼,赤着脚夺过我的包包。

“您是有钱人,瞧不起我的东西,我的全部家当都在里面。要是掉了一样,我都会找您赔的。”

我低头翻看包里的东西有没有遗失?秦昆仑猛地打横抱起我,我挣扎着,

“你干什么?赶快放下我。我的鞋还在那边呢?”

秦昆仑没有搭理我,依然抱着我向电梯走去。

“保安大哥,麻烦您帮我把台阶上的鞋给拿进来,我一会儿下来拿。”

保安闻言,立刻去了门外,我把脸埋在秦昆仑怀里,鼻腔里全是他身上的味道,我真的很留恋这个气味,双手不由得抱紧了他的腰。

“唐欣呢?怎么没有和您在一块呢?”

我的傻气又发作了,顺口问了一句。

“她回家了,你不会是走路来的吧?”

我模糊地答应了一声,想着自己走过来的漫长道路,我也很佩服自己。

“我没有钱,不走路还能怎么办?”

秦昆仑的手掌很温暖,贴着我身子的地方让我感觉舒服无比,希望可以一直抱着我走下去就好了。从前陆子文就没有这么霸气地抱过我,每次总是温柔无比,没有男人的阳刚之气。

“这么多车,你可以让人家送你一程,我相信很多男人都是愿意的。”

我瘪了瘪嘴,

“要是有人吃我豆腐怎么办?”

秦昆仑看着我的眼神,让我很不自在,心跳得厉害。

“我估计那人最后只剩半条命了,你可不是好惹的主。”

我心里诽谤着秦昆仑,你的欣欣才是这样的人。

到了房间门口,秦昆仑小心翼翼地放下我,

“地下脏,小心弄破了水泡。”

我明显地感觉到了他的担心,这已经超越了男女之间的友情,心里暗暗高兴,我的把握越来越大。唐致中,你就等着为你的所做所为买单吧?

门开了,我故意抚着脑袋。

“大叔,我头晕。”

说完就要往地下倒去,如果秦昆仑对我无意的话,肯定不会全力赶过来扑救。我将狠狠地摔倒地上,我瞄到地上的大理石,心里哀叹一声。

谁知我却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秦昆仑躺在地上,稳稳地接住了我。我们两个人的脸在咫尺之间,闻得到对方的呼吸声音。

我低垂着双眼,不敢看他。我怕我会忍不住亲吻他的唇,妈妈说一个女孩子要矜持,可是在秦昆仑面前,我很想主动。

“你是不是饿了,我给你带了晚饭,不过现在恐怕吃不了呢?”

我的目光转向地上的饭菜,已经饿过了的胃感觉到万分痛疼,我翻身想站起来,我的唇不小心碰到了他的嘴唇,就那么短短的一秒钟而已,身上仿佛有股电流穿过。

“你家里冰箱里还有很多东西,简单的吃点就好。”

秦昆仑没有说话,抱着我进了去,关上房门,凝视了我片刻。我的脸已经红得像猪肝一样,期期艾艾地说道,

“刚才我不是有意亲您的,只是不小心。”

秦昆仑捧起我的脸,我以为他会亲吻我,心里一阵狂喜,难道这么快就成功了。我闭上眼,等待着销魂的那一刻。

只感觉到额头上被轻轻地吻了一下,身子落在了他的怀抱里,我开始剧烈地挣扎。

“大叔,我们才认识多久,一点也不了解您,我不想把自己随便地交付给一个男人。”

秦昆仑嘴角有了笑意,

“你的想法也太多了点,我只是想把你的脚给包扎一下。”

我感觉到耳根子都是红的。秦昆仑把我放在沙发上,我才恢复了正常。他把我的包包丢到门边的柜子上,用扫帚把门外地上的饭菜收拾干净。

他端来温水,帮我洗干净脚,感觉脚底阵阵酥麻传来,我的心狂跳不已,舔着干裂的嘴唇,眼睛有些发涩。从小到大,母亲忙于生计,从来没有人帮我洗脚。我十几岁时都开始干家务活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脚上的水泡已经被秦昆仑弄破,涂上一层药,包扎好了。

“你等会儿,我帮你弄点吃的。”

我看着秦昆仑的背影,能有个这样好的姐夫也不错,如果唐致中没有抛弃过我母亲的话。可惜,我必须对他下手,心里有了些犹豫。

“大叔,我来吧,您帮我找双拖鞋过来。”

秦昆仑没有回头,

“不行,那药是我一个师兄研制的,效果不错,等两个小时,你就可以下地走路了。”

没过多久,秦昆仑端来色香味俱全的饭菜。

“您做得很不错哦。”

我迫不及待地吃起饭来,感觉真是美味,秦昆仑睁大眼看着我,估计是我的吃相惊骇到他了,我也顾不了许多,反正也不想和他一生一世,所以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慢点吃,你的样子像饿死鬼。”

我吃饱喝足,放下手中的筷子,打着饱嗝。

“还不是托你的福,否则我怎么会饿到现在。”

秦昆仑倒了杯牛奶端给我,

“女人多喝牛奶,对身体有好处,我们家一日三餐都有鲜奶,所以我家里很少有人生病,你看你,才饿了那么一小会儿,就要晕倒了。你把地址给我,我让那送牛奶的每天往你家里也送一份。”

我喝完牛奶,感觉肚子已经凸出来了。

“不用,我家里没有喝牛奶的习惯。”

人躺在沙发上,睡意袭上了我的心头。

秦昆仑把桌上的碗收拾干净,坐在另一头的小沙发上。

“晶晶,我已经决定和唐欣结婚了。”

我的睡意去了一半,人也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刚刚你亲吻我是什么意思?”

秦昆仑没有想到我会这么问,脸蹭得一下全红了。

“我····。”

我直视着秦昆仑,

“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唐欣也算是美丽动人了,你都不满意,明明知道我不是你的菜,就不该招惹我。”

秦昆仑搓着双手,低着头,不敢看我。

“我和欣欣认识很久了,一直就这么相处着,我以为这就是爱情。我认识你以后,感觉到心跳动厉害,见到你就很高兴,忍不住要关心你。我弄不清楚这是什么?唐欣等候我这么多年,是我该给她个交代的时候了,不管我的心如何?我都必须遵守我的承诺。”

我突然感觉到很好笑,真是倒霉,遇到地都是负心汉。

“那就恭喜你了,祝你们幸福。”

秦昆仑很惊讶的抬起头,眼神也暗淡下来。

“你一点都不介意。”

我突然笑出声来,虽然心里有些小失落。

“有什么好介意的,你又不是我男朋友,我们认识不过才个把月,也没有情深似海,干嘛要介意呢?”

秦昆仑的脸暗了下来。

“我送你回去吧,刚才我给你母亲打过电话,说你有事不回去吃饭了,她让你早点回去。你的脚感觉如何?我背你下楼吧?”

我皱着眉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你为什么要跟我母亲打电话的?我妈妈要是知道我跟一个即将要结婚的男人在一起,肯定会教训我的。”

秦昆仑也站了起来,轻声解释着。

“晶晶,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说我是你朋友。再说是你妈妈先打给我的,我没有主动打给她。”

我无力地拍了一下头,今晚回家妈妈肯定会审问我的。那天就不该占小便宜,拿秦昆仑的电话跟母亲联系。

“大叔,拜托以后不要接我妈妈的电话,更不要说有关我的任何话题,好吗?”

秦昆仑知道闯了祸,不停地点着头,他在我面前蹲了下来。

“快上来吧,地上凉,你的鞋还在楼下呢?”

我有些犹豫,听到他要和唐欣结婚的消息,我心里非常不痛快。我不是想骗取他的感情么?怎么会夹杂着真情在里面呢?

起身趴在秦昆仑的背上,把脸紧贴在他的脑袋后,亲了一下他的耳垂,我的心突突地乱跳,难道我是疯了吗?干嘛有这么大胆的举动。

他的耳根红了,没有任何拒绝的举动。我伸出一只手摸着他的唇,他把我的手指含在嘴中,轻轻地舔着我的指甲尖。我浑身犹如火烤着般,难受得厉害,身子忍不住在他的后背上摩擦着。他的双手托着我的腿,站了起来。

“我会和你母亲说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不会让你为难的。”

秦昆仑背着我朝门边走去,说话的声音很轻柔。

“大叔,您就别给我添乱了,到了巷子口,您就可以走了。以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永远都不要再见了。”

我说得很绝然,可是心里酸楚一片。

相关文章:

为什么男朋友刚要进去的时候很疼,开着水的水管塞进了我下面

王爷次次尽根捣入重重顶送——双皮奶by淮翼

啊好烫,好热:我要来了_瑶瑶/片段细腻

那时窗外开满花小说 顾槿妍贺南齐完本阅读

舌尖抵住 津液_把逼翻开让你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