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乱于心最新章节/回眸乱于心完结篇大结局

2020-09-12 16:49 · 新商盟

应城的夜非常静谧,地铁上的人都很安静,大家各自看着手机,我有些昏昏欲睡。

不知谁的电话铃声响起,打破了车厢里的安静,直到大家目光都扫向我,我才知道是我的电话,手忙脚乱的打开包包,翻出手机,见是景慧打过来的,我犹豫了片刻,电话铃声戛然而止。

我现在需要时间理清我的伤痛,景慧对我而言已经是奢侈品,我要好好想想我们的关系后,才能面对她的背叛,我的朋友不多,从初中一直到大学,不弃不离的只有程景慧一人,现在说她出卖了我,我真心不能接受。

到了我子湖区,我下了地铁,离家还有几公里的路程,我已经很熟悉这段路了,经历了昨晚的大起大落,我感觉自己变化很多,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实心眼的小姑娘了。

“晶晶,我总算等到你了。”

景慧像天神般出现在我面前,我有片刻的眩晕。

“我今天很累,心情也不好,需要休息。”

景慧很亲热的过来挽着我的手臂,

“我刚去你家了,和石伯母聊了一会儿你,听说你昨晚都没有回家,撒谎说是住我家里,不会是和昨晚的那个帅哥共度了一晚吧?”

我抽出手臂,尽量保持着和她的距离。

“这么说我母亲已经知道了我没有在你家过夜的事情?”

我只感觉头上的太阳穴疼得厉害,对景慧的忍耐也到了极限。

“我没有说,失恋最好的良药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看你今天已经恢复了正常,肯定和哪天的帅哥发展得不错,你的男人缘也太好了,走了旧的,立刻就遇到了一个更好的。哪里像我,真正的初恋都没有一个,全是想和我玩玩的。”

我的心略微好了一点,想绕过景慧回家,不想和她废话。

“晶晶,我们去前边咖啡馆坐坐,我有话想和你说。”

如果是换在以前,我是会很高兴的,现在我只想回家睡觉。

“我很累了,景慧,改天吧?”

景慧仿佛一点也没有看出了我的刻意冷淡。

“晶晶,我等不了,有件事压在我心里头,我日夜睡不着,你就让我说出来吧?否则我要崩溃了。”

看样子,我要是不听,景慧是不肯罢休的,

“有话就直说,有屁就放,我赶着回家。”

景慧扭动着双手,我心里跟明镜似的,看她为出卖我找个什么样借口?

“晶晶,我做了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能原谅我吗?”

我不做声,只是恶狠狠地盯着她,

“昨天你给我打电话之前,吴玫瑰找到我,要我把你带到美乐美去消费的话,我以后在哪里玩可以免费。我被堂哥带过去玩了一回,我就迷上了酒吧。可是你知道的,我的哪几个工资,根本消费不起,我想反正是喝酒,去美乐美也蛮不错的。”

我冷笑了几声,景慧好像也发现了我和平常很不一样。

“昨晚,要不是秦昆仑救我们,被糟蹋的不止是我,你一样也跑不脱。”

景慧突然就抽泣起来,眼泪哗哗的落了下来。

“我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都大半年了,我父亲丢下我和老妈,没有了任何消息,我妈现在处于半疯狂的状态,家里全靠我支持,我太累了。晶晶要是连你这个好朋友都没有了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坚持下去?”

我没有像往日一样去哄她,劝慰她。

“我怎么没有听你说起?”

景慧哽咽着,看样子十分的伤心难过。

“我那好意思说出来,老爸不仅人跑了,还留下了三十多万的债务,逼债的人每天上门找,我和我妈都不敢回家。你要是不信,可以去我家里的楼道里看看,墙上的字迹现在都还有。”

我本来很痛恨景慧的背叛,现在听她这么一说,心里有几分同情。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我想重新整理我们之间的关系。”

景慧非常地失望,伸出手来。

“晶晶,我就知道你是个睿智的,都怪我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才上了人家的当,这次教训让我终身难忘,幸好没有对你造成伤害,否则我一辈子都良心不安。”

“景慧,你怎么认识那个吴玫瑰的?”

景慧抬头看着我,

“我每天给你说的我们公司的总监就是吴玫瑰。”

我抹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期期艾艾的问道,

“你没有骗我吧?”

景慧公司的总监据说是个海归,不仅办事能力强,而且很通人情明事理,是我和景慧一直膜拜的对象。

“要是一个陌生人找我,我肯定不会同意,怎么说我们的感情也这么深厚了?我几个月前就发现了陆子文和吴玫瑰的事情,我暗示过你无数次,你都替陆子文解释了,我想着你们有这么深厚的感情基础,也许陆子文是真爱你呢?所以我就没有说出来。”

看来渣男出轨这事,从来都是当事人最后一个知道。

“深爱个屁,他到现在都没有给我一个解释,也没有打过我的电话,纯粹就是玩弄我的感情,我的初恋和初吻都给了他。”

“算了,咱们大度些,不和渣男计较。陆子文工作的盛宇集团就是他自己家里的,你和他的差距太大了,听说集团董事长是他母亲,你肯定过不了她那一关,早结束,你还是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对象。”

我惊讶得合不拢嘴,

“他那么有钱,送我的礼物都是廉价货,看来我的人在他眼中也是廉价的。”

景慧安慰着我,

“你肯定会越来越好的,让陆子文见鬼去吧?我家晶晶这么的美丽动人,他真是眼瞎。”

我瘪了瘪嘴,自言自语道。

“你才眼瞎了,你那上司吴玫瑰才是气质高雅,富贵逼人,我算老几。”

景慧见我生气了,连忙安慰着我。

“都是我的错,小姐,请责罚我吧?”

她忽然来了一段黄梅曲。

我有些哭笑不得,

“那你干嘛还劝我买公寓来逼婚,这不是在害我吗?”

景慧长叹一口气,

“我还不是想让你用真心争取一个机会,我家里那么艰难都没有向你开口借钱,就是因为你的幸福比我欠钱更重要。”

我呆呆地看着景慧,心里感觉到了一丝温暖。

“你要是早告诉我真相,我肯定就会和他分手了,还争取什么啊!我是很喜欢钱,但是也不会为了钱飞蛾扑火吧?陆子文肯定是想在和吴玫瑰结婚前谈一次恋爱吧,我很不幸,便成了他的目标。”

我说这话时,心里仿佛被千刀万剐一样,我的全部真情都放在了陆子文身上。

景慧见我这么想得开,立刻转换了话题。

“昨天送我回家的小魏,我感觉很靠谱,比起我这些年认识的男生要好很多,可惜人家没有要我电话号码。晶晶,你能帮帮我吗?”

我回味过来,终于看清了景慧的真实面目,道歉是假,想接触美男是真,完全就是个见利忘义的家伙。

“我们和他们永远都不会有交集了,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我说得咬牙切齿,景慧慌忙摇着我的肩膀,

“透露点信息呗,你知道我家里现在急需要个男人,好男人我可不想放过,我没有你的资本,遇到个心仪的男人不容易。”

我冷冷地看着程景慧,

“不是我不帮你,是我也不认识人家。”

景慧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我不信,那开车的帅哥看你的眼神,我感觉有很多爱慕的成分,你要努力一下,肯定就会弄到手的。”

我用手指点了一下她的额头,

“喜欢个鬼,人家是有女朋友的人。我又一次被当成了小三,这个事情就此打住,我想彻底结束被小三的人生经历,我的工作眼看就要丢了,安记者已经准备换掉我了。”

景慧非常地失望,看着我愤怒的眼神。

“这事肯定和吴玫瑰有关,她和安记者关系非常不错,难怪你这两年都没有出头之日的,肯定是吴玫瑰在里面作怪。”

我的心寒到底,一副要吃了景慧的样子。

“你究竟是不是我好朋友?这么重要的信息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害我浪费了两年的时间,我现在有揍你的冲动,立刻消失在我面前。”

景慧被我的声音震住了,站起身来,连连后退。

“我从来没有想过吴玫瑰会害你,她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因为你说到工作,我才想起这个事情,你放心,我肯定会帮你搞定的,算是我对你做的补偿。”

“滚。”

我不想再听景慧的废话,见景慧边跑边回头看我,我也知道她和我一样都是可怜的女人,一步三摇晃地回了家。

远远地,我看见母亲的身影,在铺子门口来来回回地走动着。

“妈妈,我回来了。”

母亲抬起头来,

“你总算回来了,我担心得要命,你曹伯让我去找你,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你?幸好慧慧来了,我总算安心了点。”

我搂住母亲的肩膀,

“妈妈,我都二十四岁了,你要给我点空间才行。”

母亲拍着我的手,

“好好,女大不中留,我知道的,看隔壁的王妈妈家里,都添了孙子了,我好羡慕哦。”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捂着耳朵去了阁楼,我的心太累了。

我洗了个澡,顿时感觉很轻松,坐在矮桌前,打开电脑,开始写着小说,整个人沉静在小说中,忘记了时间和痛苦。

“晶晶,累了一天就不要写了,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我知道母亲已经关了店门,勉强地朝母亲笑了笑。

“这是我的爱好,写着小说我会感觉到无比的幸福。”

妈妈端了一盘葡萄上来,洗净了喂到我的嘴里。

“我今日买的葡萄很甜,你也尝尝,给你的大脑补充能量,以后写出更多好看的书来。”

我停下来,吃着母亲洗好的葡萄。

“妈妈,您真疼我,别总是这么宠着我,我离开您就没有办法活了。”

妈妈心满意足的笑了,

“你什么时候变得嘴这么甜了?不会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我本来还装着很高兴的样子,妈妈的一句话,让我的泪水奔涌而出。

“妈妈,我写小说写得太投入了,在为书中人哭,妈妈您看我是不是着了魔?”

找到这么好的理由,我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仿佛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出来。母亲轻拍着我的肩膀,细声细气地说道。

“给妈妈说说,你到底写的什么文章?会这么感动。”

我擦了擦泪水,哽咽道。

“我写的是一对男女相爱了5年,在没有任何变故的情况下,就突然分了手,那女主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心灰意冷,从此不相信爱情的故事。”

妈妈把一颗葡萄放进了自己嘴里,

“分分合合很正常的,你没有经历过爱情,真正优秀的爱情是互相成就,让伤你心的人肯定不是真的爱你。”

听着母亲平淡的语气,我有些意外。

“妈妈,您爱过吗?”

妈妈的脸变得惨白,半天没有一句话,我顿时感觉失言。

“妈妈,对不起,我不该问您这个。”

妈妈的脸色变得很严肃,凝视着我。

“晶晶,你也大学毕业了,有些事情你应该知道,我不想隐瞒你一辈子。”

我见妈妈的表情这么认真,有些不适应。

“妈妈,您有事就说呗,您的样子让我很有压力。”

妈妈眼里有泪光闪动,脸上苍白得厉害,情绪激动,半响才开口。

“你父亲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惊讶地站了起来,连退几步。

“妈妈,您不是一直跟左右邻居说您是死了丈夫,带我孤苦无助地生活着吗?”

妈妈别过头,偷偷地擦着眼泪。

“我是被你父亲给抛弃了的,如果这么说,别人的眼光我是无法承受的。你父亲在我心中已经死了,我这么说也没有错吧?”

我不自觉地点了点头,能理解母亲的痛苦,因为此刻我正经历着被抛弃的锥心之痛。

“妈妈,我不怪您,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您为什么不再找个人一起生活呢?”

妈妈仿佛很无助,我使劲地拥抱着她。

“你爸爸是我的初恋,这么多年我也曾想过重新找个男人开始新的生活,可是我已经没有了爱的能力,又不想将就,尤其不希望你受到任何委屈。”

我的泪水止不住流了出来,

“妈妈,您真傻,其实我也需要父亲,哪怕不是亲生的我也想要一个。以前被同学欺负时,我多么希望父亲能为我出头,您也不问问我,就这么默默地为我牺牲着。”

妈妈松开我,手忙脚乱地帮我擦着眼泪。

“你这么喜欢父亲的话,我不反对你和你亲生父亲相认的,但是我不会原谅他,不管有什么理由我都不能谅解。”

妈妈的话中带着决绝,我猜想她当年受到的伤害肯定很大。

“妈妈,我不会认的,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有管过我,在我的记忆里从来没有他的任何残留,我会永远站在妈妈您这边的。”

妈妈的嘴张了几下,眼泪流得更凶了。

“你十岁时出过一次事故,病好后,你就忘记了从前。本来医生说只要花费时间,可以找回你的记忆,但是我想着你父亲已经离开了,找回来只怕更加痛苦,所以我就放弃了,幸好你长这么大,安然无事,不知道你会不会责怪妈妈的自私呢?”

我帮妈妈擦着眼泪,感觉到妈妈是那么的伟大,处处为我着想。

“妈妈,您就别说了,我为您感到骄傲,您看您女儿现在也长大了,虽然没有找到个好工作,但是您相信我,以后肯定会让您过上幸福的生活。”

我信誓旦旦地对妈妈承诺着,逗弄着她,她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晶晶,你的嘴像抹了蜜一样,妈妈也为你感到骄傲。不过,女人最大的幸福是找个好老公,你要睁大眼睛找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千万不要走妈妈的老路。如果有了合适地对象,你一定带回家给妈妈看看,千万不要自作主张。”

看着妈妈紧张的神情,我装着很高兴地样子。

“那是必须的,连我妈妈这关都过不了的话,我肯定不会考虑的。未来我还想和妈妈您一起生活了,如果他不同意的话,我是不会嫁的。”

妈妈轻轻地点了点我的额头,

“你别胡说八道,我是不想和你一起生活的。等你成家后,我就把杂货铺子关了,想四处走走。等走不动了,我就找个养老院安顿下来,那样的生活多有意思啊!”

我看着妈妈眼里的亮光,

“您也可以找个人陪着您一起慢慢变老,不要再为我牺牲了,除非您还想着我父亲,我就不勉强您呢?”

妈妈摇了摇头,

“你父亲的样子我都忘了,哪里还有想念?你原来姓唐,我和你父亲分开后就改了你的姓,要是你不愿意的话,也可以改回来。”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

“爸爸抛弃您后,有了家庭吗?他有孩子吗?”

妈妈见我这么问,仿佛极不愿意回忆过去。

“你爸爸在和我结婚前就有了个私生女,叫唐欣。后来再生没有生孩子,我就不知道了。”

我惊得合不拢嘴,难怪我第一次见唐欣时,就仿佛很熟悉的样子,她真是走了狗屎运,能找到这么好的男朋友。

“妈妈,我也要帮您找个好男人,让您也有人疼爱。”

妈妈有些羞涩地笑了,

“妈妈都一把年纪了,就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过几天就好,再说现在的社会变化这么快,我有些不适应,现在的生活,我觉得挺好的。”

我感觉妈妈还是渴望爱的,只是被伤害得太深,不敢接触感情了吧?

“妈妈,笑得甜一些。”

我用手机帮妈妈照了一张像,传到了电脑上。

“晶晶,你在做什么呢?”

我的手指在键盘上翻飞,

“我帮您弄了个征婚启事,希望帮您找个合适的伴侣,将来一起慢慢变老啊!”

妈妈有些无奈地笑了,

“将来要是你后爹不待见你,我看你怎么办?”

听着妈妈威胁的话语,我的心情也轻松了很多。

对陆子文的思念也减轻了很多,时间会慢慢让我忘记他的。回家后,我看了无数遍手机,只要他给我一个字,我立刻就原谅他。五年了我的世界里只有他,他突然消失了,让我感觉到非常不习惯。

“只要他对我妈妈好,对我怎么样都没有关系,再说啦,我肯定会想尽办法讨好他,您女儿这么可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呢?那岂不是我的失败?”

妈妈揉了揉我的头发,

“妈妈的宝贝长大了,看来以后也不能把你当孩子看了。妈妈谢谢你,有你这么好的女儿,妈妈觉得所有的牺牲和努力都得到了回报。”

我回头了看了一眼妈妈,

“妈妈,我还有个好消息告诉您,您不是一直说我不靠谱的吗?我写的小说主编很欣赏,给我不菲的稿费,我已经贷款买了一套小公寓,哪天我们搬进去住吧?”

妈妈高兴极了,颤抖地抓着我手臂,

“我闺女这么有出息了,明天我要跟曹老头说说,把你的好消息告诉他,让他也高兴高兴。”

我的脸色变了,看着母亲欣喜的样子。

“您还是不要和他说,一个修鞋的糟老头,有什么值得您这么记挂的?”

妈妈讪讪地住了口,没有吭声。

“您以后可要和曹老头保持距离,您找谁都行,就是这曹老头不可以,要是以后我婆家知道我后爹是个修鞋的,我的脸往哪里搁?”

妈妈小声地辩解道,

“靠劳动赚钱光荣,既没有偷,又没有抢,凭啥看不起咱们?要是这样的亲家,不要也罢了。”

我回过头,扫视着妈妈的脸。

“您不会对那曹老头情根深种了吧?”

妈妈慌忙摆着手,

“没有的事,只是这么多年来,我们家受过曹老头不少恩惠,你的学费不够时,都是他给垫付的,家里的粗活累活都是人家帮忙做的,有一段时间铺子里的生意不好,也是他借了资金给我,才盘活的。”

我无言地看着妈妈,

“您说的话我都记住了,以后等我工作稳定了,绝对会经常买礼物送给曹老头,感谢他对咱们一直以来的照顾。或者用别的什么方式报答也行,总之要您嫁给他,我是不会同意的,浑身上下都有味道,脏死了。”

妈妈沉默了,我没有再说下去。

我继续专心的写着还没有完工的小说,希望这部也能被编辑看中就好了。那样的话我就不用天天受安记者的气,干脆回家写小说好了,说不定以后还会成为大作家的,心里这么想着,干劲十足。

最近安记者特别的烦躁,动不动就讥讽我。

我已经从郝梅梅哪里探到了消息,据说安记者没有获取人家的青睐,直接被PASS掉了,我也可以理解他的郁闷。装着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极力忍耐着他的刁难。

手机上陆子文的号码再也没有闪动过,比起刚开始时的痛苦,我已经淡定了许多。记者生涯随时都会结束的压力,减轻了我失恋的悲伤。

安记者轻敲着办公桌的桌面,我,吴摄像和王司机三人看着他,大气不敢粗,等候着他发出指令。

“我们今天去采访一个企业家,他是白手起家,经过十多年的发展,他的工厂现在是应城数一数二的。晶晶,这是他的资料,你可以先研究一下,给我做个采访的大纲。”

我接过安记者的资料,

“好,我立刻来做。”

安记者说完端着桌子上的咖啡离开了。

“小吴,我们不是一直采访的都是体制部门吗?什么时候换到企业这块呢?”

王司机有些奇怪地问着。

“你以为是肥肉吗?肯定是电视台谁的关系户,绝对是块难啃的骨头,安老师就是专门给人家收拾烂摊子的。”

吴摄像有些骄傲地回答着,

我低头看着手中的资料,被采访的对象叫唐致中,我的心拧成了一团,他不就是我的亲生父亲吗?看着照片上他那张在岁月沉淀中依然非常帅气的俊彦,难怪母亲会恋恋不忘的?唐欣和他长得非常像,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晶晶,我看你和采访对象有几分神似,如果不是知道你早就没有了父亲,我还以为你们是父女呢?”

王司机不知何时站在了我的身后,看着资料上的男人傻傻地来了一句。

我的心里非常难过,在应城生活了多年,一直都没有遇到,在我最落魄的时候,遇见了我最不想见的人,父亲对我而言是非常遥远和神秘的人。

“老王,你没有事到别处转转,不要影响了晶晶工作,这两天安记者心里不痛快,惹上他了我们都没有好果子吃。”

吴摄像推了王司机一下。

“没有关系的,采访大纲对我来说没有什么难度,无非就是那几个套路。”

王司机见没有他什么事,也端着茶杯走开了。

我不再犹豫,用极快地速度做好了提纲。我只是个小跟班,去了那里我们说不定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反正也不是去相认,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其实我心里还是很渴望见到父亲的,没有想到事情来得这么突然,我非常不安。

没有过多久,安记者就匆匆回来了,看着我做好的提纲,破例没有指责我,带着我们几个去了那家工厂。

一路上安记者都很沉默,我也闭嘴不言,车厢里的气氛显得非常压抑。宏盛有限公司几个大字出现在我们面前时,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一个秘书模样的女人早就等候在大门边,对我们笑得无比灿烂,领着我们去了老板办公室。

我提着吴摄像的大包走在最后,四下打量着宏盛公司,占地面积很大,里面的绿植到处都是,和一般的工厂很不一样,宿舍楼做得跟公寓似的,难怪人人都想到这里上班的?

秘书打开老板房间的那一刻,我的心还是很期待的。

唐致中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腰板挺直,身材保持得极好,温文尔雅,连一向清高的王司机也低头哈腰,一脸的讨好笑容。

而我的心里充满了恨意,他的日子过得这般逍遥,而我和母亲却挤在八平方不到的阁楼里生活着。

“久仰久仰,能见到安记者,真是我的荣幸。”

唐致中握着安记者的手,久久没有松开。

“幸会幸会,我也慕名您很久,没有想到宏盛会发展得这么好?唐老板经营有方,我以后要是失业了,就到您的公司来帮忙。”

秘书把我们安置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帮我们端来茶水。

“那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您要是能来给我指点指点,宏盛肯定会更上一层楼。”

我非常反感唐致中和安记者的虚伪,陪着王司机下楼搬采访用的东西去了。刚走到楼梯口,听见两个小姑娘嘀咕着。

“我们的工资都不发,已经拖了有三个月了,怎么会有钱请记者来采访的?听说还在爱琴海准备了一个大包间,这次花费肯定不少吧?”

“你别乱说,老板也有老板的考虑,肯定不会做无用功,这次也是宣传我们公司的好时机。工资肯定会发的,宏盛这么大,又不是只欠我们俩个人的工资,你就不要太担心呢?”

我和王司机对望了一眼,从她们身边擦身而过。

两个小姑娘看见我们,大吃一惊。我和王司机拿着东西上楼时,看见她们俩个一脸苍白的站在原地。

“记者,我们刚才是胡说八道的,希望你们不要放到采访中去。”

王司机笑了。

“我们只是打杂的,什么都没有听见?”

两个小姑娘欢天喜地的走了。

王司机友好的看了我一眼,

“大公司都如此,拖欠几个月工资很正常。”

我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

“不···按时发工资可以去劳动局投诉的,怎么能说正常呢?”

王司机很鄙视我的话,非常武断地对我说,

“你就是社会经验太少了,听我的没有错,多做事,少说话。”

我只好乖乖地闭住了嘴。

进门时,我发现唐致中看我的眼神很古怪,猜想着安记者跟他说了什么?我低着头,躲避着那道目光,怕心里的怨恨会暴露出来。

我默默地做着准备工作,架好摄像机的方位。

“这个小姑娘看着不错,非常勤快。”

唐致中对我很中肯的评价着,我有抽他的冲动,同样是你的女儿,唐欣是万般宠爱集一身,为何我却要做受气的实习记者?真是不公平啊!

“我徒弟,跟着我也有两年了,有成为大牌记者的潜质。”

我突然对安记者有了几分好感,在外人面前这么给我面子,真是不容易。

“唐老板,你看摄像机已经到位了,我们就采访开始吧?要是耽搁了您的正常工作,我就是宏盛公司的罪人了。”

唐致中非常淡定,笑容满面的答道,

“行。”

安记者把话筒伸到了唐致中面前,

“请问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创业的?”

唐致中推了推眼镜,有些不自然地说道,

“我也算得上是白手起家,刚开始时,就是个小作坊,全靠我和妻子亲力亲为,每天都要工作十八个小时,当时资金不够,全靠东挪西移,才勉强维持厂里的正常运转。”

看着吴摄像充满敬佩的眼神,我心里极为难过,没有想到唐致中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谎话,骗得我外婆家里的一大笔钱逃跑了,还说是白手起家,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我悄悄地走出了办公室,站在走廊里。听见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

“你们是怎么搞得?我吩咐的事情还没有做好吗?”

“对不起,因为今天有记者来采访?我忙于接待他们,忘记了您的事情。”

“啪啪啪”。

我很好奇,拐个弯走到了秘书台前,看见面对我的秘书脸上有了三个清晰地手掌印。

我感觉很气愤,怎么能打人呢?

“对不起,唐小姐,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原来是唐欣来了,没有想到她看着很优雅的一个女子,怎么总爱抽人家的脸,想着我也被她打过,而且还被撕破了衣服,我的心里就有股无名火冒起。

“打人是犯法的。”

唐欣转过身,看见我。

“真是冤家路窄,你赶紧给我滚出宏盛公司,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她扫视着旁边的秘书,

“你们谁私自放她进来的?”

我冷笑了一声,

“唐小姐,请您弄清楚,我也不想来。无奈唐老板非要请我们过来,没有办法啊!”

唐欣哪里受得了我的冷言冷语,早已经跑到我面着,想抽我的脸,被秘书死死抱住,才没有打到我脸上。

“唐小姐,老板在接受专访,她是记者,您千万不要乱来。”

那秘书极为精明,马上就点破我的身份。

“离我的昆哥远点,要是让我知道你还在纠缠他,有你好看的。”

“昆哥昆哥的叫得这么亲热,他又不是你的私有物件,我偏偏就要去找他,只要他一日没有结婚,我都是有希望的,男欢女爱,各取所需。”

我看见秘书在后面对我狂使眼色,估计是怕我吃亏。被打过一次,我当时输在反应太慢,今日我对唐家的恨意早已经到了极点,不激起唐欣的怒火,难消我的心头之恨。

唐欣抓起手边的东西,使劲地朝我扔着。

“小妖精,你就是欠揍。今天在宏盛公司,我看谁还会帮着你。”

我躲避着唐欣扔过来的杂物,脸上满是笑容。

“这么好的男人放着不结婚,明摆着是想给大家竞争的机会嘛?”

唐欣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挣脱了秘书的手朝我直冲过来,我也不甘示弱,冲上了上去。心里想着就算做不成记者了,我今天也不能退让。

“欣欣,你这是在做什么?这位小姑娘是我的客人,你赶紧给我回家去。”

唐致中严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他的手紧紧抓住了我的肩膀,把我推到了墙边,我的头狠狠地撞在墙上,疼得我眼冒金花。

“对不起,唐欣被我宠坏了,希望你可以原谅她。”

我强忍住要落下的眼泪,心里暗暗发誓,以后绝不会放过他们。

唐欣顿时像焉了的茄子一样,没有了刚才的张牙舞爪。

“晶晶,你在干什么?不在旁边学习,到处乱跑惹是生非,是不是要我开除你?”

安记者的声音想炸雷一样在我耳边响起,我意识到犯了大错,想着两年来的隐忍,我默默地跟在他后面去了办公室。

“我只是看不惯她抽人家的脸,虽然是唐老板的公司,但人身自由权利是每个人都具备的,不能随便被侵犯。”

唐致中的脸色变得铁青,片刻后恢复了平静。

“晶晶说得对,回去后我会好好教训她的,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平时也舍不得说她,让她有点无法无天,还望你们不要到处说,以免影响了她的声誉。”

我心里冷笑着,我也是你女儿,你为何出手这么狠?

相关文章:

开了丫鬟小嫩苞经过 啊 cao死你个浪货,无敌医圣

和男神没话聊我来教你——死你个荡货h

男人在啃你胸的时候应该叫吗,老师不行我做不下去了小说

不主张儿童学拉丁舞/女朋友太瘦小进不去

少女大战猛男|他的手指推进樱桃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