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赘婿火热新书{一品赘婿}全章节

2020-09-12 16:45 · 新商盟

赵翔冲到车子前面,引擎盖上微微冒出了黑烟来,再看一眼车子里面,安全气囊已经张开,让白清羽大半个脑袋都埋了进去。

但是她还陷入到昏迷当中,整个人都趴在安全气囊上面。

看不出有什么外伤,赵翔使劲敲了敲车窗希望可以得到她的回应,但是白清羽却依然没有丝毫反应。

赵翔有些着急了,想要把车门给打开,可是在经过刚才那一幢之后,车门完全锁死了。

他连忙走到副驾驶那边,门也打不开,他只能猛地一用力,用自己的胳臂肘猛地朝着车窗撞了过去,车窗玻璃出现了龟裂的痕迹,一下并没有被撞破。

赵翔胳臂肘疼得厉害,但他咬着牙,又是连着撞了好几下,龟裂的痕迹越来越大,越来越密,赵翔的胳臂肘上都渗出了一些殷红的血迹,但他继续撞着。

好不容易吧车窗被撞破了,车锁系统依然卡死,根本打不开,赵翔赶紧探进了车窗,然后摇晃着白清羽的身体。

白清羽昏昏沉沉之间,似乎才有了反应,可是那种似醒非醒的样子,呢喃了两声,又是昏睡了过去。

赵翔只能又看了看车内的情况,还好这场车祸不算太严重,白清羽也没有被卡住手脚,如果是这样将白清羽拉出来的话,自己应该也是可以做到的。

这时候才有好心人凑了上来,看着赵翔一个人在那边急的满头大汗,有人从自己的车后备箱拿来了撬棍,与赵翔合力把车门给撬开,然后小心翼翼的将白清羽给抱了出来。

周围那些人还在七嘴八舌的说着,可是很快救护车的声音压过了其他所有人的动静,救护车一停下来,赵翔便抱着白清羽上了救护车。

那些医生倒是十分专业,看到人已经从车上被救下来了,几个医生护士连忙也跟着上了救护车,一番检查之后,才发现白清羽身上除了有几处淤青的痕迹之外,就并无其他的症状了,可是至于详细情况还是要去医院做一次检查才行,赵翔听了也才稍稍放心。

到了医院的时候,赵翔这才发现这医院好熟悉啊,不正是他母亲住的那家医院吗?

在白清羽昏迷的时候,赵翔便偷偷去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妈妈躺在病床上,正在看着一份报纸,报纸是护士今天送过来的,毕竟在这普通病房里面,连电视都没有,得自己给自己找些事情做,这才能打发时间。

可一看到赵翔抱着胳臂肘过来的时候,妈妈就立刻皱起眉来说道:“你这孩子是怎么呢?手受伤呢?”

作为妈妈,自然是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赵翔的,见到赵翔走路的姿势都不对,妈妈很快发现了端倪。

赵翔嘿嘿笑了笑,一边伸了伸胳臂说道:“我没事啊,妈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说完之后,赵翔便提着一袋子水果过去了,坐在病床旁边,妈妈微微皱眉,然后凑近了赵翔,微微翘起鼻子来闻了闻,忽然认真的说道:“你还骗我,身上都有一股子消毒水的气味,是不是摔伤呢?”

赵翔胳臂肘在撞玻璃的时候是受了一些伤,刚刚也有护士替自己做了包扎,可是没曾想那消毒水的气味还在身上,他妈妈一下子就闻出来了。

可赵翔不想让妈妈担心,说:“妈,这里是医院,到处都是消毒水的气味,可能是刚才我过来的时候,在哪里蹭到了吧。”

妈妈叹了一口气:“你这孩子也真是的,我不在家的时候,都不能好好照顾自己了。”

赵翔这才跟妈妈说起今天早上,自己按照妈妈昨天告诉自己的方法练了一下,结果发现练完之后,体内便多了一股气似得,很是舒畅。

妈妈倒是没觉得什么,只说若赵翔自己觉得这样练下去对身体好的话,那就多练练就成。

不过赵翔更关心的是母亲的身体才对,轻轻握住妈妈的手,然后默默运起体内的那股气来,想要将这股气灌入妈妈的身体当中去。

妈妈不知道赵翔在做些什么,只是感觉到有一股热流窜入到了自己的体内,而且她更关心自己的儿子,在片刻之后,就看到赵翔额头上开始冒汗。

这可是把妈妈又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小翔?你头上怎么冒这么多汗啊,是不是生病了?”

赵翔赶紧摇了摇头,看母亲的样子,好像自己将气输入到妈妈的身体当中,并无多大作用一样。

看望了母亲之后,赵翔这才又回到了医院的五楼,这里是医院的SVIP病房,基本上在这里的病人都会有专人进行单独照顾,但是可以住进这里病房的人却不是很多。

赵翔走到了502病房,然后轻轻把门给退开了,本以为这个时间白清羽应该还被护士带着去做检查了才对,可是一推开门却发现她正坐在病床上,在那里一边剥着橘子吃。

瞧见有人开门了,她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见到赵翔两手空空的时候,便说道:“你把我都害成这幅模样了,怎么连一点水果也带?”

赵翔本是买了水果的,可是送给了自己的母亲,老婆没理由会比母亲更亲近啊,更何况自己和这个老婆根本没有什么感情。

赵翔走了进来,然后就像是个木头桩子似得杵在了那里,白清羽叹了口气,把橘子塞进了自己嘴里,一边吃着一边说:“聋子就是聋子!根本没法沟通。”

说着她把手机拿出来了,虽然医院有明文规定,有些重症病房是不允许使用手机的,但白清羽还没到那个地步。

“谢谢你,刚才我从护士那里知道了,是你把我送到医院里来的,不过我不会因为这样对你有太多的感激,因为害我进医院这件事情,你也有责任,所以咱们算是扯平了,如果你真的在家里坐不住,那就出去找份工作算了,不过我警告你,如果你敢跑了,我可是会买凶杀人的!”

看完消息之后,再抬头去看白清羽时,见她给了自己一个灿烂的微笑,说老实话吧,这个白清羽还真是个大美女来的,可是路子太野了,为了争家产,居然宁愿找一个聋哑人当老公,以她的条件来说,想要找一个爱自己爱到死心塌地的男人,简直是太容易了。

可是那种男人好找,但是不好甩啊。白清羽也只是想要获得遗产而已,如果因此而让某个男人开始对自己死缠烂打,她心里除了会感觉不舒服之外,更会把自己给恶心到。

而像赵翔这样,和自己原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双方从一开始就是金钱利用而已,目的就变得十分单纯了,等到事情结束以后,也能来个一刀两断互不相欠,这才是白清羽所乐于见到的。

看到白清羽发来的警告,赵翔感觉她的笑容下面像是藏了一把刀子,让自己有些不寒而栗。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情况还不算太坏,至少眼前这个野蛮任性的白清羽总算是同意让自己外出找工作这件实事。

唯一麻烦的就是自己现在也必须重新找工作了,可看着眼下还坐在病床上的白清羽,他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了。

“你……想要买些什么,或者吃些什么吗?我可以替你去买。”赵翔想着至少自己做点什么,会让他的心里好受一些。

白清羽脸上立刻露出有些意外的笑意来:“你要送我东西?是知道错了吗?”

“这……。”赵翔迟疑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如果你是要给我道歉的话,那给我买个lv的包包就行。”发完消息之后,白清羽眼神略带期待的瞧着赵翔。

赵翔虽然不知道lv的包包到底值多少钱,可也听说这牌子的包包都不便宜,起步价都至少是上万啊。

他立刻露出囊中羞涩的糗态来,白清羽以为他听不到,嘴上骂了他一句‘小气鬼’,回复道:“那你知道S市哪儿的烤地瓜最好吃吗?”

“不知道。”虽然地瓜这种小吃是比较普遍的东西,可赵翔平时也不怎么吃,至于哪儿的烤地瓜好吃,那就跟不清楚了。

“城北玉林大道附近,有一个老头每天下午就会推着三轮车在那里卖烤地瓜,我吃过几次,很不错的,你去买来给我,如果晚了,人就回去休息了。”

赵翔没有继续回复,而是把手机收起来,冲着白清羽点了点头,就答应了下来。

可当天下午的时候,赵翔别的事情也没做,直接就奔了城北,他在玉林大道附近转悠了整整三个小时,一直到黄昏时候都没发现这条街上有什么卖烤地瓜的老大爷。

跟人打听了才听说,城管局就坐落在那条街的附近,哪儿还有路边摊商贩会推着破三轮到那里卖东西啊。

赵翔还寻思着是不是白清羽记错了,回了趟医院,发现白清羽没在医院,就用微信问她此刻在什么地方,怎么没呆在医院里面。

结果几分钟之后,白清羽给了他一个偷笑的表情,后面还附上了文字:“我早就回家了,我要的烤地瓜买回来了吗?”

“没有。”赵翔给了一个简单的回答,也没解释太多。

“哼,算你还老实!”

赵翔看到这话似乎藏着什么,于是追问:“你知道我买不到地瓜?你也让人跟踪我?”

“你被耍了,傻瓜!我早就知道那条街上不可能有什么卖地瓜的老大爷,跟你提要求,就是想要看看你这人到底老不老实。”

被人怀疑了,赵翔心里面有些不是滋味,可是再一想,他心里又释然了,反正自己这三年是要和白清羽一起,她肯定也会想着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们本就互不了解,有了今次的试探之后,这种事情以后也会少发生了。

回到住处,才发现苏澜和白清羽正在客厅里正在谈话的样子。

一看到赵翔回来了,苏澜马上站起来,指着赵翔便骂:“你这个臭男人,口口声声的说着爱我们家清羽!可是你瞧瞧今天你就害的我们家清羽出了车祸!我问你,你接近我们家清羽是不是居心不良?你最好说清楚”

看样子苏澜是不肯善罢甘休了,走过去使劲推搡着赵翔,就是想要让赵翔生气。

白清羽赶忙上前,拽住了苏澜:“妈!我都给你说了,今天的事情也只是一场意外而已,况且我不是还好好的吗?赵翔和这件事情没关系,都是我自己开车不小心。”

苏澜眼神微微一瞥白清羽过来拉架,手中忽然一用力,看似无意却是有心的,猛然将白清羽朝着旁边的台灯使暗力推了一把。

白清羽身上有伤,她浑身都疼,苏澜暗中使劲这一下却是让她吃了亏,眼看着自己就要撞在台灯上了,赵翔这时候却赶忙上前,一手抱住了即将摔倒的白清羽,自己也有些趔趄。

苏澜稍微愣了一下,然后装出吃惊的模样,赶忙也凑过来询问白清羽有没有受伤。

赵翔将白清羽扶了起来,她摇了摇头说:“妈,我是真的没事,刚才你也看到了,为了拉我,自己也差点摔倒,可见他也是真的爱我的,你就不用担心我们之间的事情了。”

苏澜这才没说什么,只说自己是累了,要先去回房洗个澡。

客厅里只剩下了赵翔和白清羽,两人相互看了一眼,赵翔才用手机道:“刚才你妈好像是故意推了你。”

白清羽看了之后,到没什么意外的模样:“很正常,这个女人巴不得我早点死呢,还好你刚才机智,今天的事情才能这样蒙混过去,以后你也得长点心才行。”

赵翔也知道自己以后要怎么做了,这时候白清羽却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赵翔还傻站在那里,她却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被她一双眼睛盯得有些不自在,赵翔正要打手势问她想要做什么。

可是白清羽却直接拉住了他的手,赵翔脸红心脏也在加速,以为白清羽是不是想要拉着自己在客厅里,就继续演戏给苏澜看。

可结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白清羽只是撩开了他的袖子,看了看赵翔手臂上的伤痕,白清羽微微皱着眉说:“医院护士说是你把车窗撞开后,将我从里面拉出来的,还说你手臂受伤挺严重的,可我看也没什么啊。”

赵翔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臂上的伤痕,今天护士给他上药的时候,他还清楚记得自己胳臂肘这一块裂开了一道寸长的口子,当时给他上药的护士都在皱眉了。

可是现在一看那道伤疤,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这种事情就连照相自己都感觉到了意外,自己的伤口怎么会好的这么快,难倒是和今天早上自己初学练气的关系有关吗?

可才一天的功夫啊,伤口居然有了如此惊人的恢复速度,还是让赵翔赶到了意外。

正在这时候,赵翔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有人再给他发消息过来,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薛六的消息,看到这则消息时,赵翔有些喜出望外。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薛六只是告诉他炒他鱿鱼这件事情已经就这么算了,明天他可以回到酒吧那边上班去了。

白清羽见他在傻笑,凑过去一看,却又是板起脸来了,显见她对赵翔从酒吧认识的狐朋狗友都不感兴趣。

赵翔肚子饿的咕咕叫,现在已经是夜里八点钟了,可自己还没吃完饭呢,白清羽听到这怪声便让他自己去厨房做饭,不过不必做她那一份了。

一边嚼着面条,一边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又见到苏澜已经洗漱完毕了,从楼上走了下来,可是她打扮的很精致,身上还喷了香水,也不理睬赵翔,自顾自的朝着门口走去了,一看就知道,都这会儿功夫了,肯定是还和什么人又约会。

当天夜里,赵翔和白清羽都有伤在身,活春宫是肯定不会在今晚上演了,白清羽很早就睡在了床上,赵翔则是在洗漱之后,便将手机闹铃打开了,但为了在夜里不吵醒白清羽,他把手机调成了震动模式。

凌晨三点钟的时候,听到手机传来微微震动的声音,赵翔便爬了起来,而后走到阳台那边,采集晨露,继续用家传的方法练气。

昨天的时候他便感觉自己练气之后神采奕奕,今天又是感觉舒畅无比,好像自身的力气也增强了不少似得,现在虽然是深夜,可是他能清晰的分辨出那些藏着的草虫鸣叫声来自何方。

一直到早上七点钟,白清羽也起来了,见左右都瞧不着赵翔的身影,便出了房门,这才见到赵翔已经在厨房那边忙活着了。

给白清羽做了早餐之后,赵翔才出门回到了自己上班的地方。

酒吧一般都是九点钟上班,可是他八点半钟就到了,有些员工还在宿舍那边打着哈欠刚刚睡醒呢。

这地方比起昨天来更显脏乱了不少,赵翔却已经拿起了扫把,开始今天的工作,薛六见到这家伙倒也挺勤奋的,主动过来和他打了一声招呼。

九点快要到了的时候,很多员工都急急忙忙穿好了衣服,然后去前厅那边工作了,员工宿舍这边就变得很安静。

赵翔清扫了一边,才感觉这里比之前要舒服了许多,至少看上去像是个人住的地方了。

正感慨生活不易呢,却听到身后有人叫了自己一声:“赵翔?”

这个声音有几分熟悉,是昨天那个叫做马小明的小帅哥。

赵翔回过头去,在他面前自己不需要继续装聋作哑,只是看他的时候,这小子贼眉鼠眼的在冲自己发笑。

而在他的手里面还把玩着一枚硬币,只见到硬币在他的手背好像有了生命一样,来回活动着。

见无旁人,赵翔才说道:“是你啊,难倒你今天放假?居然还留在宿舍这边。”

马小明一副懒洋洋的模样说:“放假?这怎么可能呢,现在我可算是咱们公司的头牌了!要是放假一天,你知道公司会损失多少钱吗?而身为公司头牌,自然也有些特权才行啊。”

“我不知道,也不感兴趣。”赵翔对这人没什么好感,总觉得他是个表里不一的家伙。

手中扫把继续挥着,也不知是不是故意,把垃圾都扫到了马小明的跟前。

“唉唉唉!你扫地倒是看着一点人啊,别把我的衣服都给弄脏了。”一边抱怨着,他又抬头看向赵翔,脸上继续挂着恬不知耻的坏笑来说道:“赵翔,哥有个事情想要认真的问你,你到底是不是和我同行啊。”

“同行?”赵翔被这话问的挺想笑的:“你觉得我和你一样是鸭子吗?”

这话明显带刺,可马小明却一点也不生气的说道:“不可否认,我们公司内部的确有些家伙是在从事这方面的事情,可是我不同,虽然那些有钱的富婆和小姐们都很想包养老子,可是老子卖艺不卖身。”

“行行行,你贞烈行了吧,能请你别打扰我工作好吗?”赵翔又是挥起了扫帚,扬起了厚厚的尘土。

“唉!怎么说也是我礼李姐最后不炒你鱿鱼的,你能重新得到这份工作,那还得谢谢我呢,你怎么一点面子也不给我。”

赵翔一下子愣住了,仔细一问才清楚,原来是他昨天在那个领班李姐面前,替自己说了好话,李姐才答应让赵翔在这里继续工作的。

而马小明想要问清楚,赵翔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个老千啊,因为马小明这家伙除了是酒吧的头牌之外,他自认为自己也是个十分出色的老千。

“老千?就你?”看着马小明的模样,比自己帅气,但也比自己年纪大不了多少,老千这种职业他也只是听说过,却没真的见过。

赌场里肯定是有老千的,火车站可能也有老千,但是酒吧里会有老千?

赵翔觉得这不太可能啊,他说:“老千,那不就是骗子吗?你到这酒吧里来,难道是为了骗小姐睡的?”

马小明皱起眉来了:“你少瞧不起人了,说起来你可能都不相信,如果不是因为得罪了黑道的某个大哥,我能犯得着在这酒吧里苟且吗?”

赵翔说:“哦,就算你是老千好了,我和你也不是同行。”

马小明脸上立刻露出惊奇的神色来:“不可能啊,以昨天见面的那位小姐来看,以她的素质和身价怎么都不可能看上你这样的人啊,如果你不是用花言巧语骗的人家神魂颠倒了,以你这模样一辈子都不可能娶到这样一个老婆,我本来还以为你是千术高手呢,特意想要指教一下。”

其实连赵翔也只能干笑了一声,因为这其中的实情如果真的说出来,恐怕也会让人很难相信的。

“我真不是老千,你走吧,就当我们互不认识行吗?”

相关文章:

把逼坐进公公嘴里:无法被满足的肌肉帅狗

老师好爽好紧好大,无翼乌全彩之调教大全/超级邪少

老男人喜欢你的表现心理学_大学跟女朋友天天做

寡嫂赖上我 纵情秘史

口述疯狂互换的经历_撅起屁股用手扒开bl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