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新书】回眸乱于心小说全文完整版

2020-09-12 16:48 · 新商盟

半夜时分,我听见客厅里有响动,砰砰砰的声音很大。

连忙从床上溜下来,借着窗外微弱的月光,摸索着地上的秦昆仑,让他和我一起去客厅瞧瞧,谁知却扑了个空。

我更加不安,逡巡着房间,终于看到了门后面有根长棍,我紧握在手中,打开卧室的门,高声大喊道,

“都不许动,否则我会打人的。”

黑暗中传来秦昆仑那低沉的声音。

“你是想挨打吗?声音喊得这么大,快点把灯打开。”

我依言打开了客厅里的灯,两个健壮的男人被打翻在地,手上戴着手铐,客厅里一片狼藉,可见刚才的战况有多么激烈。秦昆仑用脚踩着他们,气喘吁吁。

“把手机给我,我要报警。”

我跑回卧室,在他枕头边找到手机,急忙走出来递给了他。

“秦法医,你就饶了我们一回吧?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们不知道是您的家,否则说什么也不会进来的。”

秦昆仑眯着他那双好看的眼睛,

“你们老大敢做,就要敢当,难道应城没有王法了吗?是他一个人说得算?我不给点教训,他还以为我是好欺负的。”

那两个陌生人把头转向我,

“美女,帮忙给你男人说句好话,放过我们,将来我们肯定会报答你的。”

我抱着双臂,冷冷地看着他们。

“我和你们不熟,你们不是想杀我吗?我要是还帮你们说话,我脑子没有坏掉吧?”

“美女,你误会了,我们只是想看看你们两个是不是睡在一张床上,刚才秦法医也说了,应城是有法律的,我们怎么敢随便杀人?”

我不再理睬他们,把身在靠在墙上,冷冷地看着他们。

“二哥,我说不要上来,你非要执行老大的命令,这下全完了。”

被压在最底下的黑衣男人苦着一张脸说道,

秦法医脚上用了些用力,身下的人发出了惨叫声。

“秦····”

我本来想让他不要折磨那两个人的,话到嘴边,我连忙打住,要是喊秦法医就露陷了。

“大叔,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估计一夜都没有睡,你别把人家的肋骨给踩断了。”

秦法医明显地颤抖了一下,估计是被我刚才撒娇的声音给恶心到了。

他松开了脚,把沙发上乱七八糟的东西丢到了地上,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注视地上的两个男人。

没有过多久,就有警察上门来,看见地上的两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秦法医,有人敢打您的注意,真是胆大包天。”

他和那些过来的警察仿佛很熟悉似的,相互开着玩笑。

“一定要挖地三尺,把他们的幕后主使人给我找出来。还有,你们看看他们身上有没有什么命案没有?给我查仔细点。”

“行,我们肯定要仔细审问,您有时间也可以过来旁听。”

“算了,我相信你们,给你们头说,他还欠我一顿早餐没有还呢?”

那些警察看着我穿着睡衣性感的样子,,

“您是秀色可餐,那有时间和我们头吃啊!”

众人狡黠地笑着离开了,留下我和秦昆仑无比尴尬地站在原地。

“回房睡觉吧?以后有人,你注意点,这么性感的睡衣会让人想入非非的。”

我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惊呼一声,胸前的睡衣折进了里面,露出雪白的半圆,我靠墙而站,里面的内裤肯定都被看到了。

“你怎么不早提醒我,现在都被人看光了。”

我迅速地跑进卧室,爬到床上,躲进被子里。

秦昆仑走了进来,随手关上门。

“我忙着抓贼,那有时间看你,贼都抓到了,你不回房睡觉,还在客厅里看热闹。要不是他们说起,我哪里会想到你还在旁边呢?”

我心里无比的沮丧,难怪那些男人进门就盯着我看的,那些眼光真是可怕。

秦昆仑打了个哈欠,

“饶人清梦,罪不可恕。天色还早,我们可以安逸的睡会儿。”

说完就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我再也没有了睡意,想着刚才露骨的姿势,我无比的后悔自己的粗心大意,连陆子文都没有看到的风景,结果被一群陌生的家伙给看光了。

我躺在床上想着陆子文,胸口疼得不能呼吸,爱情是个太伤人心的东西,我玩不起。我还准备和他一生一世的,怎么能说变心就变心呢?难道一开始就是个骗局吗?

天已经蒙蒙亮了,我整理好睡衣,轻手轻脚地向客厅走去。

“你的身材很棒,估计会被警局里谈论一阵子。”

背后传来秦昆仑的声音,我吓得回头看了他一下,见他双目紧闭,一副睡得很沉的样子。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非常地抓狂。

想着冰箱里的美味,我的心思活络起来,多做点好吃的,带给安记者,说不定会对我另眼相看,愿意教我点东西。都两年了,我还是个助理记者,连一篇稿子都没有发过。

为了补贴我那可怜的收入,下班后在家里拼命的写小说,坚持了整整两年,终于有人肯出钱买我的稿子,我才会拥有一套小公寓。

我一边做着早餐,一边想着陆子文是何方神仙?家里肯定很有钱,他也许是在装穷考验我,感情凭的是心,怎么能伤害我对他的真心呢?

“你的手艺不错,做出来的东西真好吃。”

秦昆仑不知何时站在了我身后,品尝着我做好的早餐。

“喜欢就多吃点呗。”

我很自然地说了一句,等我关掉火,走进餐厅时,我悲催地发现,做得足足有五个人分量的早餐已经空空如也。

“秦法医,我还没有吃呢?您也太能吃了吧?”

秦昆仑擦着嘴,

“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做的早餐太美味了,我半夜激战了大半个小时,消耗了太多能量,刚好补充一下,非常好。”

我本来想说他太过份了,但一想到是人家的地盘,我便没有战斗力,到厨房里找了块面包,沾了点草莓酱,慢慢啃着。

“大叔,你刚刚不是睡了,这么快就醒了,是不是有事要做?”

秦昆仑抬头注视着我,

“我习惯了早起,每天都会锻炼一会儿身体,你吃完也可以回去了,反正我和刀疤也撕破了脸,大家都不用顾忌什么呢?”

秦法医这么帮我,让我有些过意不去。

“要是刀疤报复你怎么办?”

秦昆仑朝我招了招手,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地走到他身边。

“天有些凉,打着赤脚在家里走动,对你的身体不好。”

说完捡起地上两只毛茸茸的拖鞋,穿在我脚上,他的手掌是温热的,从我脚面上拂过,我浑身一阵颤抖,心底更有一丝异常的东西划过,我没有想到他会对一个陌生的女人如此好。

“我皮厚实,不怕冷,我妈妈常说我是在雪地里打过滚的孩子,怎么折腾都没有关系。身体非常健康,你就放心好了。”

我满不在乎地说着,想着陆子文从来没有这样对过我,心里的酸楚便增加了几分。他从茶几上的拿起一根烟,低声问着。

“你不介意我抽根烟吧?”

我很生气秦昆仑如此优秀,要是我的初恋是他改多好啊!

“我有烟雾过敏症。”

秦昆仑闻言,立刻灭掉了手中的香烟。

“我家欣欣很喜欢我抽烟,说这样才有男人味。”

我的心口仿佛被重击了一下,特别讨厌他欣欣长欣欣短的,难道不知道我是个刚刚受了伤的女人吗?

“大叔,抽烟对身体不好,您女朋友对您不够爱。”

秦昆仑笑了,真好看,我的心脏跳动得厉害。

“美乐美里面很复杂,一般人都不会去那里面的玩,你不觉得昨天的事情很是奇怪吗?特别是你的朋友景慧,见你和陌生人走,没有一点阻止你的意思?”

我低着头,感觉心里难受得更加厉害。

“景慧是我最好的闺蜜,每次总是她帮我,我们认识也有十来年了,都是知根知底的人,她肯定不会算计我,估计是她也没有进过酒吧,所以就胡乱带我进了美乐美吧?”

我口里虽然这样说着,心里却有个声音在说,不可能,看景慧那样子,肯定是个常常在酒吧里留恋的女人,和男人的沟通这么顺畅,绝对不是第一次进酒吧。

我使劲地摇了摇头,想打消心中的疑虑。

秦昆仑站了起来,

“但愿只是我的猜想而已,你以后凡事小心的点。我准备上班了,你如果想再睡会儿的话,也可以,记得把门锁好,钥匙放保安那里,我有时间会去拿的。”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接过他递给我的钥匙。

秦昆仑回了卧室一趟,出来时,已经是一身警服。他英姿勃勃的样子,让我有些移不开眼睛。这个欣欣真是好福气,找的男朋友不仅帅气,还这么忠心耿耿。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急忙收回视线,满脸通红,背过身去。

“我叫石晶晶,和妈妈住在子湖区,我妈妈开着一家杂货铺子,我的电话是····。”

秦昆仑打断了话语,

“我现在又不是审问你,你干嘛说那么多。”

门悄声无息地打开了,我转过身来的瞬间看见了一个身材修长,露着香肩的女人。她看见我穿着她的睡衣和拖鞋,惊讶不已。

“昆哥,她是谁?”

秦昆仑迟疑了片刻,那女子后面闪出了昨晚要砍我的刀疤,我不由得后退了几步,那人凶狠地模样让我胆战心惊。

“我的朋友。”

那女子,也就是秦昆仑的女朋友唐欣扔掉手中的包,大步朝我走过来。

“想勾引我男朋友,你还嫩了点。”

我昂起高高的胸脯,正想说我就有这个资本,脸上猝不及防的挨了一巴掌。我不服气地想要还回去,就听见胸口衣服撕裂的声音。

我本能的护住胸脯,幸亏里面穿了内衣。

“昨晚我和你男朋友快活了一晚,他说对你一点兴趣也没有?”

秦昆仑一掌就分开了我们,扯开身上的衣服裹住了我裸露的身子。

“刀疤,你赶紧给我闭眼,要是让我知道你看到了晶晶的身子,有你好看的。”

我被秦昆仑搂在怀里,他的身上的味道让我百转千回,直达心田。我偷偷看了那个凶狠的刀疤一眼,见他闭着眼睛,轻声说着,

“非礼勿视,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唐欣地眼泪直往下掉,

“昆哥,我那点不如这个女人,你才认识她多久,就这么护着。”

我把嘴唇贴在他的胸大肌上,用力吸着他衬衫上的味道,只见秦昆仑眉头紧皱,抱着我往卧室里走,眼角瞟了唐欣一眼。

“你跟我进来。”

那语气坚定,不容拒绝。

唐欣木木地跟在后面,走了进来。

秦昆仑放下我,转过身。

“我衣柜里有衬衣,你拿一件穿上。”

我看着唐欣敌视的目光,突然松开双手,所有的衣服都滑落下来,我故意扭动屁股,刺激着唐欣。果然不出所料,唐欣立刻就要冲过来打我。

“石晶晶,如果你敢再调皮的话,我就立刻剥光你的衣服,把你放到刀疤面前去。”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难道他有后视眼,能看到我做的动作?我认识他的时间虽短,但也知道他是个很信守承诺的人,立刻找了件他的白衬衣,套在身上,乖乖地站在窗边不做声了。

“欣欣,我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吗?”

唐欣已经哭花了妆,脸上红一块,黑一块的。

“从前没有发生过,可是这个小妖精说昨晚和你来真的了?”

秦昆仑从床头柜上拿了纸巾,轻轻擦着唐欣的脸。

“她要是说有了我的孩子,你也相信吗?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解释呢?”

唐欣听得秦昆仑这么说,身子就倒进了他怀里。我把目光转向了窗外,心里很是烦躁不安,各种情绪集中在一起,我感觉心里堵得慌。

“我知道你家里和军哥有交情,所以不是很想和他发生正面冲突,尽量想低调处理这件事,谁知道他这么嚣张,竟然派人进屋来。现在又带着你来捉奸,我可是要和他翻脸了。”

唐欣依然不肯服软。

“我不管,这个小妖精竟然睡在你卧室里?你怎么解释?”

秦昆仑一下子有些蒙了。

“我仅仅救了她而已,其它什么事也没有做?”

我鄙视地看了眼前的两个人,想起自己被接连小三的事情,有股怒火熊熊燃起。一把掀开床上乱七八糟的被子。

“你不晓得检查床上,有没有痕迹?。”

四道目光直射过来,让我感觉非常地不安。

“你这么内行?骗鬼去吧?”

唐欣仔细地检查了床上每一寸地方,发现没有任何异样,才放下心来。

“我总算在洛南大学读了几年书,基本的常识我还是有的,好吧?”

我发誓再也不想看见面前的两个人呢?逼着我说出了这么丑陋的话。推开门就走出了卧室,想到客房换回我的衣服。

见刀疤正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上,我捡起地上一只剩半边的杯子扔了过去。他顺手就接住了,讨好的干笑着,让我的腿不由得颤抖起来。

“你有气也不能朝我发,要怪就怪你太惹男人注目呢?”

我忽然感觉和刀疤说话很费力气,他完全就是厚颜无耻。我闪进了隔壁的客房里,穿上自己的衣服,然后用脚踩了踩那粉红色的枕头和被子。

“昆哥,你看她好无耻,竟然用脚踩我的被子和枕头。”

我听到唐欣的尖叫声时,才发现客房里的门已经被打开了,秦昆仑也站在门边。想着我刚才的行为,恐怕秦昆仑对我仅有的好感都荡然无存了。

“谁叫你污蔑我的?”

我不敢直视秦昆仑的目光,还是有些心虚。

“欣欣,我给你买套新的,这套咱们丢掉好了。”

说完不再看我一眼,拉着唐欣走开了。我心里沮丧之极,很无趣地跟在她们后面去了客厅。

唐欣拉着秦昆仑的手,

“军哥托我过来向你求个情,放了他的兄弟。”

刀疤早已没有了昨日的气势,

“秦法医,我错了,要打要骂随您。”

他一双鼓溜溜的眼睛不停地扫视着我的身体。

秦昆仑回头看了我一眼,依然漠视我的存在。

“要我饶了他们也行,但是有个条件?”

刀疤垂着脸,看样子恨不得要舔秦法医的脚。

“您说。”

秦昆仑走到沙发边,坦然坐下,唐欣立刻就挨着他坐了下来。

“我想知道昨晚的幕后指使人是谁?”

刀疤可怜怜兮兮的眨着眼,

“我听不明白你的意思?”

秦昆仑看了一眼旁边的唐欣,

“不是我不帮忙,是他不愿意要这个机会?我上班去了,剩下的事你处理吧?”

我吓坏了,他这么一走了之,我怎么办?

“军哥,你就说实话吧?我家昆哥最讨厌人家骗他的。”

刀疤不安得扫视着我,

“是吴家的宝贝女儿求我帮忙?听说是个很清纯的女子,我大哥极为感兴趣,就应允了这件事,谁知道这娘们那么泼辣,一下子就把我大哥给弄伤了,才会恼怒成羞的,让我们一定要好好教训她。”

我听了浑身冰凉,没有想到昨晚的反抗会引来这么多的麻烦。要是早知道大叔这么恶心,应该多踩几脚才行。

“我不认识什么姓吴的女子?”

我的话一出口,立刻就想到陆子文的青梅竹马吴玫瑰。

秦昆仑还是没有理睬我,我也很后悔刚才幼稚的行为。

“好吧?既然欣欣开口了,我就给她个面子,等会我去局里给他们说一声误会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军哥唯唯诺诺地从身上掏出一张卡,放在茶几上。

“秦法医,吴家给的钱,我孝敬给您,希望您能原谅我的无心之举。”

秦昆仑看着茶几上的卡,

“你赶紧给我拿走,否则就当我刚才的话没有说。”

我有些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我的朋友程景慧和这件事有关系吗?”

刀疤很客气地应付着我,

“无可奉告。”

我心里有一万头马奔腾而过,悄悄观察着秦法医的脸色,希望他能为我说一句话,唐欣看我的目光依然是鄙视。

“这样的钱你们也敢收,这完全是在害一个无辜的姑娘,如果出了事,你们可担待得起。”

刀疤立刻点头哈腰,媚态十足。

“秦法医批评得对,以后我不会赚这些昧着良心的钱了,谢谢您的提醒。”

他暗暗和唐欣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去房里拿件警服给我,我衣服上的扣子掉了,你等会帮我弄好,我现在要上班去了。”

唐欣屁颠屁颠地帮他拿来了警服,小心的侍候他穿好。

“还给我。”

秦昆仑朝我伸出了手,我立刻明白是要门钥匙。我不高兴地扔给他,一把破钥匙,谁稀罕呢?

“你还不走,准备今晚还在这里过夜吗?”

走到门边的秦昆仑朝我喊着,我立刻跑到门边,手忙脚乱地穿上高跟鞋,拿着我的包包,跟在秦昆仑的后面。

电梯来了,我没有动,他把脚伸出来,抵住要关上的门。

“快进来吧?难道你今天不上班吗?”

我打开手机一看,才知道今天是星期一,从昨天开始,我的生活一片混乱,想到安记者吩咐我的事情到现在一样没有做,我毫不犹豫地进了电梯。

“你也太小气了点,欣欣今天的表现很不错,好歹我也救了你,为了你我的名声尽毁。你应该感谢我才对?我怎么感觉好像欠了你很多一样。”

我刻意的把身子靠在离他最远的地方。

“表现好,她可是撕破了我的衣服,你把我全身都看遍了,当然说你女朋友好啦,真是一对奇葩,遇到你们算我倒霉。”

秦昆仑举起手来,我立刻把脸迎了上去。

“某人刚刚说了是警察,不能知法犯法的,你打我试试看?”

我恶狠狠地盯着他,把对他的好感都丢到九霄云外。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秦昆仑嘀咕了一句,不再搭理我。

我出了电梯们直奔马路,来来回回跑了几趟,我也没有坐上的士,看着时间一点点溜走,我心急如焚,星期一迟到意味着我和安记者要分道扬镳,以后电视台里任何人都不敢带我,我的记者生涯就此结束了。

“上车吧?这里的的士很难坐的,大家都有车。”

我看着秦昆仑那张英俊的脸,还是忍不住踢了一脚车子的轮胎,果断地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

“你坐后面去,这里是欣欣的专座,任何女人都不能坐。”

我看着手表,大声吼道,

“我要是迟到了,就会失去工作,拜托你快点。我是个要靠自己打拼的人,没有男人养我。”

秦昆仑估计是被我的气势雷到了,没有再坚持,开着车飞快的融入了车流中。

古语说得好,情场失意,职场得意,可是放在我身上一点都不灵验。

我急匆匆地赶到电视台时,还是迟到了三秒。

安记者在我面前跺着方步。

“石晶晶,你叫我说你什么好?天天迟到,跟我也有两年了吧?你会什么?”

我努力地鼓起一张笑脸,

“我会的事情很多,您想听哪方面的?”

安记者有些惊讶地看着我,没有想到一向沉默寡言的我会这么自信。

“说说看,让我听听?”

我瞄了一眼团队的吴摄像师和王司机。

“我知道各位的口味,预定饭菜我快速准确,话筒设备和摄像器材的修理我最精通,扛东西我跑得最快,你们谁能比得上我?”

安记者看了看身边的两个伙伴,带着几分无奈问我,

“你是来当记者的,还是来当小工的?”

我心里暗暗骂道,这也是我想问的,看着已经黑了脸的摄像大哥和司机大叔,我不敢直言,以后还要在电视台混,大家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我的梦想就是当一个优秀的记者。”

安记者紧盯着我,目光很锐利。

“以后要是传出去我安勇带出来的徒弟什么都不会,你叫我的脸往哪里搁?这样好了,你从今天开始,在办公室里整理资料,试着写写稿子,没事的时候拿着话筒练练胆量。过几天我考查一下,要是能通过,我就给你个机会。”

我瞥了瞥嘴,忍不住想骂他惨无人道,一点都不教我诀窍,嘴里却说,

“多谢安老师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

要是在昨天以前,我是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陆子文的背叛彻底打翻了我心里的执念,我再也不想和谁过一生一世了。

安记者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说,明显地愣了一下,带着他的两个死党走了。

我坐在办公桌前发着呆,谋划着我的将来。

“晶晶,你总算来了,我听到消息,电视台高层的女儿要下来实习,现在大家都抢着要她,尤其是安记者,抱怨你太笨,说你早就不想干了。我使劲打你的电话,你也不接,真是急死人呢?”

电视台编辑部的郝梅梅和我一样从来都是排挤的对象,我们两人同病相怜,算得上半个朋友。我打开手机一看,有很多未接电话,人不走运,喝口水都塞牙。

“我说他怎么突然想让我做记者的工作呢?原来是想赶走我,我怎么也侍候了他两年时间了,让我放弃当记者的梦想,休想。”

我使劲地拍着桌子,最近实在太倒霉了,没有一件事情让我开心。

“晶晶,我支持你,需要帮忙尽管开口,我最近在编辑部那边很努力,组长已经暗示可以给我转正了,你千万不要离开电视台,否则我一个人就太孤单了。”

我很冲动地抱着她,

“放心,我是打不死的小强,肯定不会离开。”

郝梅梅在我耳边轻声说,

“加油,我要回去了,你多保重。”

郝梅梅看了看四周,慌忙溜回编辑部去了。

我揉了揉酸疼的脚,脑海里飞快地转动着,作为记者的文笔我已经具备了,发现新闻的能力也有,唯一缺乏的就是当着摄像机的面,镇定自如的说话,我要找机会练习才行,现在时间紧迫,得赶紧实践才行。

隔壁组的大姐过来找安记者,看见我独自坐在电脑跟前打字,颇有些同情我,

“你的同期们都已经独挡一面了,你还在这里坐冷板凳,这运气也太差了点。我听你同学说,你的文采是他们最好的一个,可惜跟了安记者。”

我听出了她替我惋惜的味道,可是电视台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竞争也很残酷,我可不敢在外人面前说一句安记者的不是,要是传出去,等待我的就将是灭顶之灾。

“我跟着安记者学到了很多东西?不是有厚积薄发一词吗?我现在也是在等候着机遇,说不定将来我会成为最优秀的记者呢?”

大姐笑了,拍了拍我的肩膀。

“小小年纪,这么有志气,安记者的徒弟,就是与众不同,大姐等着你的好消息。”

我起身弯腰,毕恭毕敬。

“多谢大姐吉言。”

我心里暗骂着,都是些老狐狸。我可不是刚进来的实习生,可以随便任人捏圆捏扁的。等大姐离开后,我把安记者的所有新闻都调了出来,仔细浏览了一下,全都是中规中矩的新闻,没有值得人思考的内容。

我把自己写的新闻稿拿出来看了看,非常的诙谐幽默,生动有趣,可是都不能发出去,全成了我写小说的素材。

“晶晶,安记者刚才来电话,叫你半个小时内赶到武定门,说是人手少,忙不过来,中午的饭没有着落。”

我心里非常不高兴,还是回了一句话。

“好的,我立刻就去。”

我不是没有手机,直接打电话给我就好,要同事传话,是不是又想算计我,把我赶出他的团队,我怎么就这么不招男人喜欢呢?

等我赶到武定门时,安记者看见我就大发脾气。

“我要你半个下时赶到的,现在都几点呢?”

我很鄙视安记者的赤裸裸,笑意盈盈地说道,

“安老师,我接到电话是10点整,现在是10.25分,我提前了5分钟赶到,难道您不喜欢我早点过来。”

安记者的脸变得铁青,我们第一回合交锋,我完胜。

“中午饭你赶紧去筹备,台里就那么点费用,我们也没有别的要求,吃饱就行,那边的摄像机出了点问题,你得尽快修修,超过时间,人家就不会接受采访呢?到时候你负全责。”

我没有辩解,默默地接受了。

安记者给的那点钱连买盒饭都不够,还想吃饱,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幸好我认识附近一家餐馆的老板娘,长期在她家订饭,她见我嘴甜人乖巧,给了我个特别优惠的价格,每次才勉强过关。

吴摄像连头也不敢抬,我估计他是很内疚,长期是我扛着他的机器跟着他跑,再也找不到像我这么勤快的小姑娘了。

“你看看,机器老是卡带,我录的图像都没有呢?”

我听他这么说,

“带子用的次数太多了,我看还是换盘新带子,我们组的经费都是很充足的,怎么总是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没有办法修。”

摄像大哥哭着脸,

“你是知道安老师的规矩,他说的话就是圣旨,要是违背了他的想法你我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我无语到极点,安记者不仅抠门,而且还很爱站小便宜,事事精打细算,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这是他常常挂在嘴边的话。

“录像的时间大约多久?”

“四十分钟左右?”

我倒着带子,在卡带前停住了。

“你可以试试几分钟,看看能不能用?”

摄像大哥试了一下,没有卡带的现象,高兴地冲我竖起了大拇指。

“晶晶,只要你跟着来,我们的心就安定了,这些琐碎的小事,只有你能解决。要是以后来了新人,谁也不会有你这个能力。”

我苦笑了一下,

“您就别夸我了,应城人才济济,将来比我厉害的人多得是,这些小事情永远不能让你成为一个好记者。”

摄像大哥拍了拍我的肩膀,

“离开安老师也许是你命运的转折点,我们都老了,你还有机会,一起切皆有可能。”

我无言的笑了笑,坐在柳树下,望着蔚蓝的天空,出了一会儿神。

在没有一部作品的前提下,我是不能离开安记者的,我必须做到他要求的,然后把机会拿到手,我在人来人往的武定门前,无声的练习着台词,希望有一天可以派上用场。

安记者听说我已经弄好了,慢腾腾地走了过来,我把调好音量的话筒递给了他。他一改刚才的疲态,侃侃而谈,声音非常的悦耳动听,谁能想到他会是个连手纸都很节约的男人。

我琢磨着他的样子,心里满是敬佩。说起专业,他是当之无愧的,从前我总是累得精疲力尽,常常忽略了他最精彩的内容。我也是太粗心了,总想着人家教我,其实,跟在他身边也是很好的学习机会。我在心里模仿着他的淡定从容,把他说过的话反复练习着。

“晶晶,饭安排好没有,我们都饿坏了,安老师吃完饭,还有个采访呢?”

我听见王司机的喊声,立刻就答应了。帮安老师把出镜的衣服换下来,放进车里,电话联系好老板娘,我们一行人就杀了过去。

饭菜的味道非常不错,荤菜极多,我吃了几口,悄悄走到前台,看着老板娘。

“我们的经费有限,您是知道的,超过了预算我可就没有钱付给您呢?”

老板娘笑了笑,刚才有个客人帮你付了钱,说是他请客,特意让我加了几个荤菜。

“您别开玩笑,我在应城就不认识几个人?更没有哪个人会为我付账。”

我脑海里有些短路,是谁这么好心?

“我见过为没有钱付账而发愁的,可没有见过有人帮忙付账了还发愁的。”

我紧盯着老板娘,

“付账的客人是男还是女?”

老板娘被我盯着有些发慌,

“那人说她姓吴。”

我狠狠地把饭菜嚼了几口,这个婆娘的便宜我就应该占,她害得我太惨烈了,所有的不好都是从见到她开始,我心里暗暗诅咒着她。

我回到餐桌前,大声地对安记者说,

“老板娘说安老师今天辛苦了,特意加的菜,犒劳一下您。”

安记者没有想到饭店的老板娘都知道他,极为得意。

“晶晶,你也要加油,将来的成就肯定比我高。”

我吃着饭,含糊地应着,有几滴泪珠落到了碗里,不知是心酸,还是感动?

相关文章:

【完本精选】我的爷爷是世界首富小说全文TXT免费

用内裤自我惩罚的方法|注射开塞露的惩罚

啊一个一个挤出来塞珠子*跪跨间尿液吞咽主人

象拔蚌可以办事吗_舌头在花缝来回滑

凶狠的捅开 宫口&拿起一块冰块缓缓推

文章标签